您的位置:首页  »  【淫欲女教师之阴谋】(肉体的引诱)作者:不详
淫欲女教师之阴谋
 

 字数:30437字



 


  「道雄,老师布置的作业汉字听写做完以后。今天的补习就完啦!」洋子将 写好的题目摆在道雄的面前,将香烟刁在嘴上,点着了火。
 
  当家庭教师虽无乐趣可言,但堂堂的一个大学女学生难道去当浴室按摩女郎 吗?而且洋子觉得在石田卓造的家里干得挺开心,她真想再干下去……再说,现 在还是中学二年级学生的道雄,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总有一天……
 
  洋子将烟雾喷向敞开着窗户外面,正在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而正在集中精 力准备听写的道雄,即突然问洋子:「老师,你跟我的爸爸好像有点什么吧?」 
  道雄那少年人清澈的膛孔凝视着洋子:「我看见了呀,这次到伊豆的别墅时, 我看见老师在爸爸的房间,很像一条狗一样」
 
  「道雄,你不要乱说,这种事你再说第二次,老师就不会饶恕你!」洋子慌 忙揉灭了烟头,在少年道雄的大腿上柠了一下。
 
  「啊,痛呀!」道雄惨叫了一声,抚媚地扫了一眼年纪大过自己的老师。 
  「老师,大人都会做那种事吗?」道雄又问。
 
  那种事?这个小孩到底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呀?洋子再一次回想起自己在石田 卓造家里被人性骚扰的那一天的事。一定要想个办法,封实这个少年的嘴巴,否 则,自己的计划就会成为泡影!
 

              三人共处一室
 
  今年五月间的几天休假,三岛洋子是与石田的家人一同在伊豆半岛的别墅度 过的。
 
  「若洋子老师没有特别的约会的话,你也跟我们家一起渡假吧!对督促道雄 复习功课也方便,若是让他放假大玩特玩的话,以后赶功课可麻烦啦!」 
  石田夫人育子也邀洋子一同渡假,洋子觉得自己也没有安排如何度过这个漫 长假期,她便立即决定一同前往伊豆别墅了。
 
  而道雄说的像狗一样的事,是到达伊豆别墅第三天下午发生的。
 
  那天石田夫人跟来到附近别墅的一班有闲太太们约好去打网球,然后,从午 间开始举行一个酒会。
 
  洋子这时正在石田别墅内督促道雄复习功课。石田太太这时给洋子挂来了电 话:「我们有一部很有趣、的录影带,大家想在一起欣赏一下,恐怕我回家会很 迟,雪柜内有很多菜,你和道雄两人喜欢吃什么,就自己煮着吃吧!」
 
  石田夫人也是放任惯了的女性,她满不在乎地交代洋子。
 
  「我与道雄吃什么都无所谓,要给你丈夫要煮什么呀?」洋子反问石田夫人。 
  「他呀,跟朋友去打高尔夫球了,我想他会在俱乐部吃晚饭吧,这个月我会 多给你小费,家里的事请你多加照料,哈哈!我现在正在看电视录影带,真好看 呀!」
 
  石田夫人育子说这番语时,还笑得非常淫荡,笑完以后,育子就挂断电话了。 
  可是,育子的丈夫石田卓造偏偏这天晚上打算在家里吃饭,很早他就回来了。 身为家庭教师的洋子虽然没有责任要替卓造去煮饭,但是石田太太说了会给多点 打赏,她也就忙开了,又是烧肉,又是切菜,在别墅内表现得特别勤快。 
  「你是个家庭老师,可是连这些家事也要你做,真是对不起啦!育子也真麻 烦,到别墅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过好家庭生活嘛,这难道不是常识之内的事吗?」 
  卓造饮着洋子给他的冷冻啤酒,一面对太太发着牢骚。可是这个中年男人的 眼睛紧盯着洋子的运动恤衫和迷你短裙,看起来与她年轻的手臂和大腿特别密贴, 因而卓造发太太的牢骚时,似乎依然是很开心的吻。
 
  他看着洋子裙子底下粗壮的大腿,顿时发生奇想,他想到家庭教师的裙底风 光,以及大腿之间的体香,卓造暗自偷笑了,育子这家伙不来也好呀,他在心里 对自己说。
 
  「太太们好久没有聚在一起啦,你的夫人要迟些才回来,刚才她来电话了。」 洋子告诉卓造。
 
  「真拿她没有办法,这婆娘们!」卓造外表装得很愤慨,立即起身,与洋子 并肩而立,开始帮手煮饭烧菜。
 
  卓造这时更加想入非非了:他与育子在新婚的日子里,也是如此这般亲密地 在亡起煮饭烧菜。那时的育子对自己有一份新鲜感,每晚要同他造爱三、四次, 可是现在心情不同了,来到别墅三天,才试过一次……
 
  「啊,热水有啦,你若想在饭前冲凉,就快点去冲吧!」洋子很高兴地告诉 卓造。
 
  「谢谢你啦,你为我想得真周到!」
 
  卓造感到洋子真是个机灵的女子,他那被酒精润湿的眼睛温柔地扫了洋子一 眼,便飘飘然地进了浴室了。
 

              开始有所行动
 
  这天晚上,道雄感到好久没有开胃过,令他食欲大增,一面吃饭,一面聊天。 道雄的话题也似乎特别多,可是他又怕身为人子,不要在父亲说错了话,又有点 害羞吧,一吃完饭道雄就借故要进房间看巨人比赛的电视,他很快就回到自己的 房间了。
 
  卓造饭后,开始不停地饮威士忌。洋子见他能喝,也就很开心地陪着他饮, 饮了好久,两人都没有离开饭堂。卓造也感到有个年青的家庭女教师陪着自己饮 酒聊天,比到酒巴去找陪酒女郎更有风情,更能引发自己奇妙的性兴奋。那怕醉 得开始胡言乱语,他的酒还在不停地饮着。
 
  「洋子小姐的嘴唇,饮过酒后,显得格外性感,我想同你接吻啦!」
 
  卓造起身要从架子上取来新的酒瓶时,他对洋子说。当然,他觉得即使被洋 子拒绝,也算是酒后失言而已,也是算间之事,这个中年男人是很有心计的。 
  可是洋子自己也已醉薰薰地,有点芳心荡漾了。再加上她正好赶上月事要来 的前夕,也可以说是在特殊条件下的生理反应,她便快嘴快舌地对卓造说:「叔 叔,你醉得满脸通红啦,看来更有男子气概,我我都有点害怕啦。」
 
  卓造听罢这话,立即将手搭在家庭教师的肩膀上,而道雄就在这时,连门也 不敲一声,他推开门探着头来对父亲说:「呀,爸爸,妈妈今晚会在朋友家里过 夜,她刚才打电话来我的房间,叫我告诉你是吗?我特意早些赶回家,你妈也太 不像话啦。她不回来也没有办法啦,我与老师聊天后就睡,你先去睡吧!」卓造 对儿子吩咐道。
 
  刚才卓造与洋子勾肩搭背的情景,道雄也看得一清二楚了。卓造放心地抚摸 着自己的胸前,很和蔼地送道雄回到睡房。然后再回到饭厅来,他脸颊淡淡一笑, 太太不回家更好,自己可以跟这位性感的女教师搞一次冒险性的恋爱。
 
  洋子站在洗碗槽边,开始清洁用过的碗碟,卓造更加大胆地凝视着家庭教师 洋子的蜂腰。
 
  「老师,刚才我真是失礼啦……」卓造一面说,一面对着面红耳赤的洋子的 脖子、耳边呼出他的热气。
 
  「唔!」洋子甜蜜地呻吟了一声。耳边被男人吹着热热的气息,她全身也按 捺不住兴旧起来。一个中年男人,当然最了解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洋子虽然 感到身边的男人可憎,但看来还是擦出了爱火。这是跟月经要来的前夕一种动物 性的本能的情感吧,加上她也有点酒意。
 
  卓造很快觉察到洋子的心理状态,他强行抱住了洋子。
 
  「你想做什么呀,请放开我!」洋子的智慧,到底不想让卓造占到便宜,用 力地挣脱开他的手臂。
 
  但是,卓造的手腕依然接住她的蜂腰,一个中年男人是很懂得哄骗年青女子 的。他决不致於让洋子哭出声来。
 
  「有事我会负责,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喜欢你啦!」卓造兴奋地尖着嗓子 说,他的另一只手,立即揉摸着洋子那年青而丰满的乳房。
 
  「唔,停手啦……」洋子用力推开男人摸着乳房的手,但还是带着甜蜜的语 气说。摸着乳房的新鲜的刺激,卓造腿间的肉棒立即勃起,这个厚颜无耻的中年 男人,将他的肉棒隔着裤子顶住洋子的大腿。
 
  「对你的太太说一声可以吗?我要很多钱呀!」洋子顿时变成了个恶女子, 她带着警告的语气说。
 
  「不要紧,决不会令你为难!」卓造话还没说完,就抱起洋子的身体,让她 躺在梳化上,且骑在她的身上。这个锻炼得肌肉结卖、英伟的男人,洋子被他抱 到梳化上的一瞬间,立即意兴阑珊起来。
 
  「我要呼叫啦,到时道雄也会起身走来……」洋子为了防止自己便宜地被男 人玩弄,再次威胁卓造。
 
  「我相信你不会呼喊啦!」卓造附在洋子的耳边细声地说,这时,他依然伸 出淫魔般的手,不停地抚摸着洋子的乳房。
 
  「啊!」洋子短促地呻吟一声,她反抗的动作也不激烈了。
 
  卓造巧妙地抓住这一机会,将他的摩手伸进洋子的黑色运动衫内,然后一气 摸向洋子的乳罩,抓住她的乳房。
 
  洋子那敏感的乳房,像一个充满气体皮球,既硬又有弱性,尖突的乳头向上 挺起,引发着男人的情欲。卓造立即吸住她的乳头,且将牙齿轻轻地咬。 
  「痛,痛呀!粗暴的男人,讨厌!」洋子说。而卓造依然咬住她的乳头,且 将右手伸向洋子的下半身,毫不客气地将手指摸向她的耻部,而他的左手则拉下 她迷你短裙的拉。这位女大学生的雪白底裤一露出,卓造的手立即滑进底裤里面 了……
 

               肉体的引诱
 
  洋子的乳房果然与太太育子的不同,连底裤的颜色也不同卓造胡思乱想起来 了。与育子在一起时,最吸引自己的是总是喷过香水粉红色或黑色的底裤,有时 育子也会穿紫色的底裤,但论性感,则决不如洋子。
 
  而这位洋子的纯白色的底裤才最能搔动男人卓造趁自己太太不在家,玩弄、 抚摸着洋子耻丘上柔软的耻毛,手指开始试探那已经湿滑的部位。
 
  「唔,舒服。」洋子不由得躬着身体,拚命自我抑制。她觉得自己的身价不 仅是一个家庭教师,要卖得比家庭教师高得多的价钱,若任由男人这样玩弄,岂 非表示自己同意这个男人的行为,而很蚀底吗?
 
  她已经有过与男人性爱的经验,她已知道性爱的快乐为何事,她很愤恨自己 的身体这么易於兴奋。若不表明自己的态度可不行工洋子决定要顺水推舟,对卓 雄来个弄虚作假。
 
  「喉,停手!因怕被道雄听见,我一直忍住不敢大叫,但是我是已有恋人的 女子呀!」洋子边说边夹紧自己结贾而丰满的大腿,不想让卓雄继续毛手毛脚。 若是同年龄的男子,听到洋子这句话,瞬间就会知难而退,表现出胆怯的纯情, 但是这个中年的攻击,反而更加激烈起来。
 
  「是呀!像你这么迷人的美女,不会没有一两个恋人的!所以,我们俩只能 偷偷摸摸尽欢一夜……」卓造的手被她的大腿夹着,不能随便玩弄洋子的神密部 位,他下一个手段是,是利用双手沿着洋子雪白的臀部,扯脱她的短裙与内裤, 就像剥香蕉皮似地往下扯脱。
 
  他的手法非常高明,趁着洋子的注意力集中在夹紧的大腿上,一下子将她的 下身脱光了。
 
  虽然被海边的阳光曝晒过,而洋子那三角底裤遮住的部位,还是像雪白的石 膏一样,显露在卓造的跟前。
 
  而倒置三角形的耻丘上、生气勃勃的黑色的耻毛,也与育子褐黄色的耻毛大 不相同「啊,我真爱你,你要我怎样做,我都会答应……」卓造的鼻子哼着,将 脸埋向洋子的神密部位。他立即闻到一股比别个女人强烈的像芝士的骚味。他的 太太育子也许太过空闲了吧,总喜欢用香皂去洗下身,或者喷上香水,他很久没 有闻过这种发自动物腿间的腥臭了。
 
  「啊,好呀!这是青春气息的骚味!」卓造的鼻子好像麻木了似地,他那高 高的鼻子在洋子的神秘部位嗅了又嗅。这个既有地位又有名誉的大男人,看来就 像一条狗伏在女人的腿间,洋子看在眼里,她的下体感到又湿又热了。
 
  「不行呀!这样顺从他,就不是强奸,而是通奸了!」洋子想到这里,她像 要驱赶掉自身的性兴旧,立即扭动着腰肢开始挣扎。她故意将身上一扭动,她那 神圣腿间使立即张开了。
 
  卓造一见到她那块芳草地,他那根肉棒立即勃起硬直到达顶点,他开始解开 自己的裤带。
 
  「喂,洋子,你也看看我这根东西吧!」他像小孩似地甜言蜜语,脱去长裤 及内裤,那根耻毛弯曲、奇型怪状的巨炮像示威似地展现在洋子的跟前。 
  「你卑鄙下流!」洋子像要呕吐似地,猛一转身背向着卓造。但是那根正在 流出透明液体的阳具,给她留下难以抹去的印象。
 
  她那年青男友的肉棒还带点粉红色,有时潜是包皮的样子,可是这个中年男 人的肉棒似是戴着一顶黑帽,大得怕人。
 
  若是被它插了进去,恐怕受不了吧,她真不想再看到这插丑怪的东西,便再 度转过身去,背向着男人。一对丰满的美臀高高地隆起,一弹一弹像要逃离似的。 
  卓造反而被洋子背面下半身吸引住了。
 
  他一压向那丰满的臀部,他的肉棒也更加膨「啊,多么可爱呀!我已经忍不 住啦!」
 
  卓造尽量地将她抱得紧紧地,且握住她的一对乳房,且将自己的肉棒用力地 顶住洋子那年青的臀部。
 
  「啊,你不要动我!」洋子那浑身发热的肉体,想要作出最后的反抗,只好 将被男人紧紧抱着的身子,缩成一团。她这么一扭动、挣扎,上衣与乳罩也被卓 造扯脱了。全身一丝不挂地赤裸着。
 
  中年男人粗糙的双手,尽情地玩弄着那一封乳房,令到洋子的乳房一起一伏。 
  「啊,已经……受不了啦!」洋子终於挡不住快感的冲突,说了一句真心话。 
  卓造与此同时,也将手伸向她的腿间,拨开黑色的芳草,抚摸着那道肉缝。 
  「啊,叔叔,够啦。真粗鲁!」卓造似乎看透了洋子突然兴奋地呻吟,她话 中那妖艳、淫荡的意味,便加快了手指揉摸的动作,微妙地从左到右,从右到左 不停地旋转着指尖。
 
  「啊,已经忍受不了啦!」洋子不由得激烈地摆动着腰肢。卓造随着洋子腰 肢扭动的钧律,手指也更加深入的插进。而另一只手则巧妙地拨开她的臀部肌肉。 
  「啊,停……停手啦!」洋子已意识到男人正在抚弄她的肛门,突然大叫起 来。
 
  洋子这时已被弄得芳心荡漾,令她思绪万千。她想:好呀,我要伪装处女之 身吧,要这个咸湿而有钱的中年男人,要他付出相当的代价。只要像演戏似地技 巧,让他知道处女之身受到了侵犯。
 
  「啊,你流了很多爱液啦……真多……」卓造并不知道洋子快要来月经了, 他只是准备将自己自动勃起的阳具插入洋子的下体但是,这时卓造已向往了很久 的洋子那新鲜肉缝,突然流出了鲜红的液状物体。
 
  「啊!你……?」卓造突然惊叫起来。
 
  「是呀!叔叔,我是处女之身呀!你那手指下流的动作夺去我的处女贞操啦。 我悔恨得很!」洋子说完,带着颓丧的表情伏在梳化上。一对肥大的臀部似是要 故意搔动男人的情欲似的,一抖一抖地摇晃着。
 
  「真对不起,我会负责任……」卓造细声地说着,一面开始盘算到底要付出 多少代价,才能在今生今世、将跟前既有魅力又年青的女子据为己有。
 
  他觉得自己的妻子育子又肥又淫乱,若能将穿着牛仔裤或短裙,连一块赘肉 也没有的洋子弄到手,那怕卖掉自己心爱的西德名车也是在所不惜的。
 
  因此,再次将勃起的巨炮藏进了腿间,他突然起身从他的西装口袋掏出了钱 包,急忙将五万日元的纸币放在洋子的面前。
 
  「你虽然是不想要金钱的女子,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吧!」 
  「甚么意思呀!就这么一点钱,你不要当我是蠢人,请你不要小看我。」 
  洋子以轻蔑的眼神瞪着卓造。而中年男人的卓造,到底也是个在商言商的人, 他也有其顽固的想法。他觉得现在的女大学生,讲的都是钱,你洋子来当家庭教 师也不是为了钱吗?若是穷到走投无路时,到浴室去当按摩女郎,五万元也会默 然接受的。
 
  「处女的代价,等我调查以后再给你,现在我将身上的零用钱给你,你就当 作我还没给钱吧!」卓造以认真的表情哀求着。
 
  「那末,这五万元就当作浴室的特别服务费吗?」洋子说这话时,依然注视 着男人那根勃起的肉棒。
 
  「你那样斤斤计较我有点为难,但从经济观念来说,也是无可非议的!因此, 只要你能好好地安抚我一下,我识做,决不会亏待你。」
 
  卓造本来以为不行了,洋子不会答应他的要求。可是洋子即突然点了一下头 说:「我不同意与你发生肉体关系,但是我可以抚慰一下你这个「小弟弟」,不 过,我是个贫穷的家庭教师,当然,你应当给我钱啦!」
 
  洋子坐起身,将卓造放在她面前的钞票塞进自己脱下的短裙的口袋内,然后 她那雪白的手指伸进卓雄的腿间;「叔叔,你给了我这些钱,我现在就报答你呀!」
 
  洋子说着,便将那根勃起的肉棒含进了嘴里,她那留着短短发型的头摇晃了 二、三下,终於开始激烈地滑动自己的嘴唇。
 
  「唔,你虽然是个处女,这样的动作是从哪里学会的呀?」卓造并不知道时 下的大学生有关这方面的性知识,是非常丰富了。
 
  他挺着腰身,一面像野兽一样呻吟,一面间她。
 
  洋子并不答话,只管托住卓造的臀部,替他吹萧。肉棒也在不断地伸长。 
  「等,等一会儿!多替我含一会呀,让我享受一下!」意外刺激的快感,令 到卓造全身发抖,他「唔,唔唔」地呻吟着,很快就到达了高潮。
 

              为钱出卖肉体
 
  此后,洋子思忖着:只要卓造的太太不在家时,洋子与他就会发生肉体关系。 
  洋子好像听到道雄在楼梯上经过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她总是害怕道雄会泄 露天机。而每次做爱,都可以要卓造付钱。若是不想办法封住道雄的嘴巴,可是 件麻烦的事情。现在的洋子,找到了一个重要的财源,她不想见财化水。 
  「道雄君,我不知你有没有看到呀,我跟你爸爸那种事,绝对不能对你母亲 说。我会好好地报答你,让你像狗一样来嗅我的好东西……」
 
  洋子说完,便坐在椅子上,掀开了自己的裙子。
 
  道雄的跟前,露出了洋子那刺眼的,雪白的底裤。
 
  洋子对着这个吞水的少年,引诱似地张开了自己的双腿。
 
  「老师,你是让我们爸爸那样来嗅你那个部位吗?老师,我真想呀!」道雄 说。
 
  「不要用手呀,绝对不准摸呀!你跟爸爸不同,你还是一头小狗呀!」洋子 背靠在椅子上,挺着腰肢,尽量分开那丰满的大腿。
 
  底裤很小,又像杂技演员一样叉开了大腿,像丝线一样柔软的阴毛露在外面。 少年道雄一看见,就着迷似的,他跪在地上,将鼻子挨近洋子的腿间,用一种出 神入化的表情,嗅了再嗅,露出的阴毛刺得他的鼻子痒痒的。
 
  「道雄,好香吗?」洋子间这个已经入迷,大声喘气的少年。
 
  「唔,好像芝士曲奇饼一样!」少年回答。
 
  洋子看见他腿间的东西硬得像石块一样了。洋子因而将双腿张得更大,将耻 骨高高地挺起,擦向他的脸颊。少年的鼻端已经顶住洋子核心部位的裂缝了。 
  「啊,老师,你这里真香啊!」少年喘着粗气大声地说,且用手去摸洋子的 底裤。
 
  「不准摸呀,道雄工你是小狗呀,要学小狗的动作,就不能用手呀!」 
  「不过,老师,我也忍不住呀!」少年道雄喘着气说,抬头看着洋子。 
  但是,洋子决不答应,她立即起身,夹紧了双腿,坚决地拒绝。
 
  「今天温习功课,学小狗的动作都到这里结束。只要你不对你妈说,对谁也 不说的话,今后,有时间再继缤吧,知道吗?」洋子说。
 
  少年道雄只好点头同意。只要听老师的话,今后还是可以继绩学小狗的他想。 
  但是,这天晚上,他想起老师美丽的脸孔,想起那大腿间淫荡的部位,想起 那奇异的香味,他不由得伸手到自己的腿间,握住那根东西,拚命地自慰…… 

              成熟肉体的芳香
 
  暑假到了。不过,洋子没有回到自己的故乡。她留在东京做暑期工以及到图 书馆看书。她讨厌回到家里时,听到父母亲向她的哥哥达也发牢骚。
 
  洋子的娘家是个富农,在当地当了数代村长。到了她哥哥的时代,农业也进 行机械化了,而她的父亲不同意搞这些新的名堂,哥哥与父亲大助之间经常争吵 不休。哥哥达也主张用土地作担保,贷款一亿日元用来建造温室。但思想保守的 父亲,对哥哥这种做法始终不能默然接受。
 
  但是,尽管洋子不想呆在家里,但是到了农村扫墓祭祖的日子,在农村长大 的她,还是不能不回故乡一趟。洋子将几天要用的衣服、书本,塞进了旅行袋, 在临开车之前,才跳上新干线的列车。
 
  两小时之后,洋子步田丰桥车站,哥哥达也已经在车站等着接他了。
 
  「你到了要回来的早上才打电话给我,实在太过份啦!我也有很多杂事要安 排呀!最糟的事是,为了你洋子,我要背负一辈子的债务!」
 
  达也装腔作势戴着一幅太阳眼镜,笑嘻嘻地说。
 
  「这些事,你快些忘记吧!你与光子小姐的事进展顺利吧。」洋子问。 
  「还算可以啦。」达也说。
 
  他有空闲时总是到田园中间的一间快餐店去看书,现住他就像漫画杂志的主 人公一样带领着洋子向停车场的一辆白色座驾走去。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kaisuisei金币 +16发帖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