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有女如烟】(05)作者:花香裙中
字数:5691


              5章早餐征服

  第二天一早,楚云飞故意光着身子,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出现在客厅,令正在准备早餐,不知道昨夜如何沟通,竟然好似闺蜜般亲密的柳如烟和于金菲目瞪口呆。

  因为,楚云飞的内裤极为紧身,将里面因为晨勃而更加硕大粗壮的阳具完全勾勒了出来。并且,因为心怀不轨的邪念,楚云飞心中竟然有种暴露癖的快感,是的阳具在内裤中激动不已,昂扬弹跳,犹如一条毒龙一般。

  「无耻!下流!」柳如烟娇羞喝骂。尽管她与楚云飞早就有过数十次的亲密交合,可是少女依然没有将内心的矜持放下,反而在有了于金菲强行介入两人之间后,更加羞涩起来。

  「变态!流氓!」于金菲绝没有柳如烟的羞涩,而是指着楚云飞破口大骂。
  虽然她早已确定自己对这个男生的感情,也早就做好了将自己献给对方的准备,可是上次的失败,以及对于当时楚云飞那犹如暴龙一般恐怖的阳具,在心里留下的浓重阴影,反而是这个少女对献身楚云飞产生无比强烈的恐惧,更有极度深藏的渴望。这种极为矛盾的纠结使得她对楚云飞总是怒目以对。

  「你们再说一句,我就连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都脱掉!然后……哼哼!」楚云飞一点都没有被喝骂羞耻的觉悟,反而得意洋洋的用一双充满贪婪欲望的色眼,不停的在两女的胸前与双腿之间扫视。实在是她们早起穿的睡裙太过撩人。
  柳如烟穿着淡绿色连体式的无袖吊带长裙,大片的后背与白皙的胸肉露出,长裙也仅仅刚刚盖住她那翘挺的臀部,一双修长白嫩的长腿几乎完全露出,让楚云飞不禁回想起裙下那无尽销魂的美丽花心。

  于金菲则穿着一身分体式粉红色短裙,上衣仅仅只有一根如蚕丝般的细带挂在脖子后面,胸前只有两片巴掌大小的布料面前掩盖住她那挺拔的酥胸,其他地方都是透明的蕾丝将她的前胸遮住,后背则是完全裸露。再往下看,于金菲那浑圆的酥臀上的短裙,就像是挂在她的腰部一样,堪堪被她呈现S星的腰臀交际处的软肉挡住。而短裙只有巴掌宽,仅仅只挡住了于金菲的阴部和她圆臀的下半截,将些许纤细的阴毛还是深邃的臀沟都漏了出来。

  竟然是真空半裸装,这完全是在撩拨楚云飞那一直强行压抑的兽欲啊!
  楚云飞内裤的阳具更加硕大坚硬起来!

  「好了,我们赶紧吃早饭吧,一会还要去看厂房的选址。马上就要开学了,我们可没多少时间浪费了!」还是于金菲知道不能强顶着眼前这个已经做好吃定自己两人的色男,否则他要是发起狂来将自己强奸一顿,自己哭都没地方。尤其于金菲暗恨,柳如烟肯定十分享受这种强奸,自己可还是没破身的处女啊!虽然现在楚云飞没有吃药陷入疯魔状态的狂暴,可现在看他内裤中尺寸同样硕大粗长的阳具轮廓,于金菲就很想痛哭一场!

  作为怀春少女,于金菲可不是那些只有矜持羞涩的同龄少女,对于男女性事有着无比强烈的羞涩与耻辱感,轻易不敢谈论甚至去想。于金菲刚刚性发育时就学会了自慰,到如今可以说除了没有抽插式的自慰,什么自慰方式都尝试过。在她闺房的秘密衣柜中,藏身无数她喜欢的女用情趣道具。甚至于金菲还经常将这些情趣道具放在内裤里,在上课的时候随时享受那种舒爽销魂的快感。

  「好啊!不过,我的手昨晚受伤了,不能自己吃饭,你们谁来喂我啊?」楚云飞知道虽然两女早已对自己倾心,甚至是死心塌地,柳如烟更是将她的身心完全献给自己,任凭蹂躏,可是他更清楚少女的脆弱感情。越是这个时候就越得尊重她们,否则就会使她们对自己产生负面感觉,如果逐渐积累甚至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感情伤痕。

  于是楚云飞开始耍赖。

  「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快让我看看!」柳如烟到底比于金菲更加在乎这个男生,立刻担心的就要跑过去检查。

  「如烟,你怎么这么傻?这个混蛋怎么可能受伤?就是受伤也是昨晚他自己寂寞难耐自作自受。不用理他,我们管他死活,吃不了饿死算了!」于金菲一把拉住柳如烟,娇颜上满是鄙夷的嘲笑。

  虽然如此,可是等到早餐准备好开吃之时,柳如烟还是心疼自己的爱郎,不让他动手,而是坐到他身边一口一口的喂他吃,气的餐桌对面的于金菲咬牙切齿,在餐桌底下不停用一双粉嫩的美脚踢踹楚云飞。而后者一点都没有受伤的痛苦,反而很享受这种香艳的偷袭。甚至好几次,楚云飞抓住机会用两条腿将于金菲的一只脚夹住令她不得挣脱,享受少女肌肤与自己最亲密的接触。令于金菲羞恼不已,娇俏的脸上绯红一片,嘴上不敢说怕柳如烟嘲笑,只能大口大口的吞吃早餐,仿佛是在咬楚云飞解恨。

  当楚云飞又一次将于金菲的美腿夹住,利用餐桌桌角的掩护,一把抓住她的美脚开始轻柔抚摸时,于金菲顿时浑身酥软起来。然后,当楚云飞将她的美脚放到自己的内裤上,准备尝试下这只美脚的味道时。被于金菲羞恼的狠狠踹了一下。
  「啊!」楚云飞顿时痛得放开了那只美脚,双手捂住胯下,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云飞,你怎么了?肚子痛了么?」柳如烟立刻放下饭碗,低头查看。
  「如烟,不是,是内裤勒的大宝贝太疼了,我有点受不了了。」楚云飞忽然灵机一动说道。

  「啊!快让我看看,千万别勒出问题啊!」柳如烟可是知道这根宝贝的珍贵和其中的妙处,当下也顾不得羞涩与于金菲的怒目以对,赶紧伸手将楚云飞那根狰狞弹跳的阳具从内裤中拨了出来,仔细的查看。

  而楚云飞则一脸的得意洋洋看着于金菲,一副终于能够在你们面前完全赤裸的胜利姿态。

  接下来,柳如烟心疼爱郎的宝贝,让楚云飞将内裤脱掉,就那样赤裸的坐在于金菲对面,粗长的阳具将硕大的龟头顶在餐桌之上,看的于金菲很想一口将它咬下来吃掉。

  「啊!好难受,好难受!我都忍了一晚上,这该怎么办呢?」挺着昂扬阳具,赤裸面对两女的阴谋得逞,楚云飞的心思飞快的转动起来,仅仅吃了两口饭之后,又开始叫苦。

  「哼!忍不了自己解决去!再不行就拿刀砍了做午餐吃!」于金菲恶狠狠的说道。

  「如烟,你给我摸摸好不好?」楚云飞一副可怜的样子看着柳如烟,少女很心疼爱郎,却被于金菲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不知道两女之间达成了什么样的攻守同盟。

  「那这样,如烟,你做到我身上,让我抱着你我就能感觉好点。」楚云飞知道无法赢得同情,开始曲线救国。

  这下,柳如烟犹如求情般看着于金菲,后者怒其不争狠狠瞪了她一眼不再理会。

  于是,柳如烟便抬起修长白皙的长腿跨坐在楚云飞身上。楚云飞调整姿势侧坐,好方便柳如烟继续喂他吃饭,一双大手不安分的悄悄放到少女的大腿上抚摸撩拨,最后慢慢伸进了少女的睡裙中,肆意揉搓两瓣翘挺的圆臀。

  柳如烟强忍着爱郎的轻薄,努力保持镇静给他喂饭。但是,楚云飞却变本加厉,将手指伸进了少女纤薄的内裤之中,用指尖不停的在少女的花心外围勾画。
  令柳如烟花心溢满春水,黏滑湿润,泥泞不堪。

  接下来,楚云飞将柳如烟的圆臀向自己小腹移动,然后偷偷用自己粗长的阳具拨开少女的内裤,缓缓将硕大的龟头陷入少女的花心之中。

  「啊!」柳如烟再也无法忍住花心中传来的销魂之感,将手中的饭碗扔到餐桌上,搂住楚云飞的肩膀低声呻吟起来。

  「一对奸夫淫妇,光天化日之下,正吃着早饭就敢做出如此不堪入目的丑事!
  真是侮辱我的眼睛!「于金菲看着柳如烟没有坚守她们的攻守同盟,如此轻易的就被楚云飞攻陷,再次失身于他,顿时羞怒不已,破口大骂。不过,与此同时,于金菲的双腿紧紧绞在一起,小腹不停的收缩用力。因为,她无法抑制自己的花心也开始溢满粘液,一种从未有过的极度空虚自花心中传来,令她心神不安。尤其是,不知为何,于金菲此时竟然很想将柳如烟从楚云飞的身上推下去,换成自己任凭那根恐怖罪恶该死的阳具肆意征伐。

  楚云飞知道上次于金菲没有为自己完成献身壮举,心中一直耿耿于怀,又因为少女的矜持与柳如烟的存在,无法再跟自己亲近,于是就想用这种白日宣淫的行动刺激她,令她无法自持。只要于金菲还爱自己,只要她不离开,那么剩下的就是自己与柳如烟的行动到底能够这个倔强的少女坚持多久的问题。

  事已至此,什么遮羞布都不必存在,忍耐一夜的欲望此刻终于再次进入柳如烟那温润紧窄的花心之中,极为强烈的快感令楚云飞不由得低吼一声,三两下就将少女身上的睡裙内裤剥掉。然后将她放到餐桌上,当着于金菲的面开始凶狠的肏干身下的少女。

  「好大!好硬!好长!」柳如烟通过花心的触感,顿时觉察出爱郎的阳具与之前的不同。原本就紧窄的花心似乎要被撑爆了一般。尤其是,每当楚云飞将整个阳具深深插入花心时,柳如烟都感觉自己彷佛被刺穿了身体一样!

  而楚云飞,这时也深切体会到自己服用了那份配方之后的惊人效果。阳具竟然变得比原来粗长了一截,并且坚硬持久的犹如真正的钢铁。连续疯狂的抽插了数百下都没有丝毫疲软的感觉,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于是,楚云飞更加深信自己的猜测,认为自己无意中调制成功的药方,真的跟自己在一本古书中查到的那个药方极为相似。

  接下来,于金菲在极度难耐的性欲中,近距离亲身观赏了一次真正的性爱表演。表演的双方,一个是自己深爱的男人,一个是自己最大的情敌。

  半个小时之后,柳如烟再也无法忍受住爱郎的肏干,凄厉的惨叫一声,浑身抽搐着昏死过去。少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之中。

  但是楚云飞却依然没有喷射。当他将自己的阳具从少女体内缓缓拔出,轻柔而爱恋的抱起柳如烟将她放到沙发上躺好休息时。于金菲看的心中嫉恨不已,恨不能与之替换。

  「金菲,你看老公我还没有射出来,你是不是也学学如烟那样善解人意,帮帮老公呢?」放好了柳如烟,楚云飞挺着依旧昂扬坚硬的硕大阳具,来到了于金菲面前,一双充满欲火的贪婪眼睛,肆无忌惮的扫视着少女。

  「你是谁老公?别给我乱叫!我管你去死!赶紧穿衣服去,不然姑奶奶我阉了你!」于金菲大怒,起身就要逃进卧室。她害怕自己无法坚持,更害怕楚云飞此刻强奸自己而无法拒绝。

  「哼!不识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于金菲,看来老公我是太宠爱你了,让你如此放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树立一条家法,那就是,当老公的宝贝挺起来时,你们两个人都要尽心的伺候老公,直到老公舒服了才行!」楚云飞怎么会放过于金菲,好不容易才制造了这么一个暧昧而令少女没有抗拒的场景,他怎么会浪费如此机会。所以他一把将于金菲抱住。

  「不!别!云飞!我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再给我点时间好么?让我准备好了你再……你再……要我好么?」被楚云飞强有力的双臂环抱,他身上那浓烈的阳刚气息,以及男人独有的性感,令于金菲浑身酥软,再也无法强装出原来的样子,瘫软在楚云飞怀里,嘤嘤的求饶。

  「哼!怕了吧?刚才的强横哪里去了?想要求饶也行,不过老公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你。我要仔细检查一下,没有经过老公同意,你是不是偷偷流水了?如果有的话,老公可要为你舔干净哟!」楚云飞并没有打算这一次就将于金菲收入胯下,他不是个滥情的人,也不是个只想肏干女人的渣男。原本他以为自己这一生只会和柳如烟相伴,可是上次的事情令他也知晓了于金菲对自己的爱意,在那种情况下都能冒死为自己献身,楚云飞不是铁石心肠。对于这种深爱自己的女人,他绝不会放过。

  所以,楚云飞要一点点的剥去于金菲的防护,一点点将她融化,更要一点点将她和柳如烟两女亲密的融合在一起,他要他们三个人共享这一生的幸福!
  于是,楚云飞淫笑着将于金菲抱起来平放在桌子上,扯掉巴掌大的短裙,露出里面不着丝缕的神秘花心。

  于金菲的阴毛极为稀少,就像一片短小的羽毛一般覆盖在她的阴户上。她的外阴呈淡红色,仿佛两块奶油般夹住里面粉红的小阴唇。而此刻,只露出些许的小阴唇上,不停的向外溢出粘稠透明的液体。一股淡淡的馨香传入楚云飞的鼻腔,令他沉醉痴迷。

  「金菲,你的花心好美!你的花蜜好香!我要好好品尝一下!」楚云飞呢喃呓语着,被眼前的美肉吸引的不由自主俯下头,伸出舌尖舔了上去。

  香甜,腻滑,回味无穷!与柳如烟的爱液完全不同!

  楚云飞不由得想起了另一个少女的花心美味。

  「啊!」被爱郎的舌尖轻扫自己的花心,于金菲再也忍耐不住那种宛如电击般的快感,不由得低声呻吟起来。

  这声音传到楚云飞耳中,就像是鼓励他一般,更像是销魂魔音一样,点燃他心中对于这个少女郁积了许久的欲望,开始疯狂的舔舐起少女的满是花蜜的花心。
  于金菲的呻吟与柳如烟的呻吟完全不同,柳如烟的呻吟更加矜持一些,就像是欲拒还迎,总是想压抑阻止自己的羞人叫声,令人听起来意犹未尽,更加刺激心中的欲火。于金菲的呻吟则是毫不掩饰,完全由心中释放,自己怎么舒服就怎么叫出来,像是一匹纵横草原的野马一样。

  忽然,楚云飞想到一句被篡改了的名言。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就像女人没有两朵相同的花心!

  舔完于金菲花心外面的花蜜,楚云飞开始用舌尖伸进她那粉嫩的小阴唇中间,向里面探索少女最神秘的所在。

  感觉着一条湿滑炙热的软肉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刺入自己的花心,于金菲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芳心被一点一点破开一样,激动的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心跳犹如敲鼓一般。一阵阵彷佛晕厥一般的快感从她的花心直冲脑际,令她欲死又活,痛苦的爽快无比。

  终于,当楚云飞的整条舌头都伸进少女的神秘花心中时,于金菲感觉自己实在无法忍耐,整个人开始崩溃起来。她的赤裸娇躯就像一条上岸窒息的美人鱼一样,不停的剧烈颤抖抽搐,双眼翻白,浑身香汗淋漓。尤其是,她的花心中忽然喷射出一股粘稠浓密的花蜜,全部涌入楚云飞的嘴巴里,令他吃的酣畅淋漓。
  于金菲在楚云飞的舔舐下,竟然达到了她自慰多年从未有过的高潮!

  楚云飞知道自己不能在继续侵犯少女,赶紧将于金菲花心里外的花蜜舔舐干净,起身轻轻将她抱起来,与柳如烟并排放到沙发上休息。

  直到这时,于金菲的高潮抽搐才停下来,陷入了深度的昏迷熟睡中。

  楚云飞挺着依旧坚硬如铁的硕大阳具坐在两女身边,轻柔的为她们擦干净身上的汗渍,用手缓缓的爱抚着少女温软的娇躯,体会着两人不同的惊人销魂之处,陷入了幸福的痴迷中。

  得此两女,夫复何求啊!

  楚云飞不由得心生感慨!

  「我一定要把烟菲功能饮料做起来,给这两个深爱我我也深爱的女人一个幸福的人生!」原本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清晨,楚云飞重新征伐了柳如烟,又将于金菲征服于自己的舌尖下,他可以尽情的享受此刻两女高潮时的征服感!

  可是,就在这时,紧闭的屋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