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14)【作者:青楼小七】
字数:756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
 
  「你说…你是魅魔?」阿易神色迷茫地问道,身前的奈姆在他眼里已经有点 像一个「怪物」了,那对不大不小的黑色翅膀,带着骨刺的黑色尾巴,头上还顶 着两个棕黄色的羚羊样的角,这实在是太古怪了些。
 
  「嗯…嗯……」奈姆此时已经从极乐的余韵里清醒,低着脑袋掰着自己的手 指支吾道。
 
  她还是一只幼年魅魔,稍微受点伤或者经历什么刺激就会很难维持人形,刚 刚的绝顶高潮对她而言就是最巨大的刺激,魔族的外形瞬间显露无遗。
 
  「可是…魅魔是什么啊?」阿易挠着脑袋继续问道。
 
  奈姆见他什么都不懂,也就懒得解释了,扇了扇翅膀,支起身子作势要走。 
  阿易连忙拉住她的小手,急切道:「嗯?奈姆…你要走么?」
 
  奈姆发出不满的哼哼声,依依不舍地望了望阿易,瞥着嘴道:「当然要走啊, 我又打不过你,魅术也对你没效,现在你看到我的本来样子了,我还留在这儿干 什么?」过去偶尔有人类见到她的本相之后,都会吓得哭天喊地,没完没了地逃, 她觉得阿易肯定也会这么怕她,这样就没法继续吃到他的精液了,索性早点儿离 开,去别处找食物。
 
  「为什么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就要走呢?再多留一会儿吧,我…我还想 …还想继续和你亲热……」阿易疑惑问道,然后就微笑着伸手挽过了奈姆那张白 净可爱的小脸,在她那凉凉滑滑的脸蛋上啄吻起来。
 
  这回轮到奈姆摸不着头脑了,她推开阿易的嘴唇,大睁着眼睛疑问道:「你 …你不怕…不怕我?」
 
  「诶?不怕啊,我怎么会怕你呢……」阿易微笑着捏了捏奈姆的脸颊,接着 就摸上了她头上那对两指长的羚羊角,「虽然有翅膀,有角,看着是挺奇怪的, 不过奈姆这么可爱,这些也无所谓了呢。」
 
  奈姆听得有些飘飘然,一双樱色的眸子转了一转,便打定了主意,再度扑进 阿易怀里像只小奶猫似的蹭来蹭去,娇声道:「这样啊…那…那我就再陪你一会 儿好了……」然而心里却暗想道,眼前这个蠢家伙,看来只是实力不错,脑子却 呆得要命,这样都不怕她,自己可以放心大胆地把他的精气全给榨干了。
 
  「对了,奈姆,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呢?」刚才 光顾着用她的胴体发泄了,到现在阿易才想起来问这些事。
 
  「觅食啊,我正好到这个村子来找东西吃,然后就闻到一种很亲切的味道, 沿着味道我就找到你了。」她很自然地道。
 
  两人都不知道,当时阿易已经正在魔化,属于最上位魔族的独特血脉苏醒过 来,像王者召唤子民一样散发出专属于他的魔族气息,奈姆完全是出于本能被召 唤而来。
 
  「觅食?我的…我的精液?」阿易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奈姆点了点头,伸手握住阿易那依旧坚挺的大肉棒,像是要准备接下来的食 物,一边满脸兴奋地撸动一边给阿易解释,她现在对阿易大为看轻,觉得这么呆 的人,告诉他一点什么也不碍事,便洋洋洒洒地说了起来。
 
  照她所说,她们魅魔一族在魔族中算是一群异类,不嗜血不嗜杀,只吸收其 他种族生灵的精气作为食物,一般雄性魅魔会去狩猎各族女性,吸取她们的阴液, 雌性魅魔则相反,只以成年男性的精液为食。
 
  阿易听得目瞪口呆,完全没料到世界上还有这种稀奇古怪的种族,不过也总 算明白过来,奈姆为什么一直那么痴迷于自己射出的白浆,原来只是对食物的渴 求而已。
 
  「那…奈姆,你家住在哪呢…这么晚出来…觅食,你家人不管你的么?」阿 易嘶嘶吸着凉气,现在奈姆一边给他撸动鸡巴,一边舔吃着他右边的乳头,让他 舒爽得非常!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欲火,想要再多了解一点这个小姑娘。
 
  奈姆听了,突然停下来动作,面色黯然地道:「我…我没有家了,很久以前, 我的父母就死了,我现在就是到处游荡,走到哪算哪的……」
 
  阿易的眼前顿时模糊起来,他万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和自己一样是孤儿,他几 乎能切身感受到奈姆的无依无靠和哀伤悲苦,这些他也都曾完整地经历过,此时 他心里一点儿旖旎的心思都没了,把奈姆紧紧搂在怀里,柔声道:「奈姆…既然 …既然你没地方可去的话,以后…以后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奈姆被阿易突然的温柔弄得有些恍惚,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她嘴角弯起好看 的弧度,继续上下套弄阿易的肉棒,娇声道:「好啊好啊,和你在一起也可以, 不过…你得先喂饱我才行……」
 
  她此时心里阵阵冷笑,觉得这个人类真是傻得可怜,她每次狩猎觅食,对方 被她吸上小半夜就会精气耗尽而死,等她把这个人也榨得干干净净,自然会去别 处找食物,现在这个人要和她一直在一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怕阿易真的畏惧她把她赶走,奈姆也就没有多说,只是柔媚地侍奉着阿 易的身体,想要尽快再榨出一些精液来,阿易却是满面欢喜,无比宠溺地亲了亲 奈姆的脸蛋,笑道:「放心,一定让你吃个饱……」说着就把奈姆按倒在了床上, 欺身压上,扶着鸡巴就往她的两腿间凑。
 
  「诶?你…你干什么…你…你快停下……」奈姆意识到阿易又要蹂躏自己, 连忙慌张求饶道。
 
  「用手弄的话…太慢了,这样快一些的……」阿易挺了挺腰,鸡巴便一插到 底,插得两人同时发出极度愉悦的叫声,他喘着粗气笑道,「奈姆…放心…这次 我会记得…会射给你喝的……」
 
  「你…你这…唔嗯……」奈姆刚想呵斥阿易两句,就被阿易堵住了双唇,只 能有气无力地发出嗯嗯的鼻音。
 
  房间内迅速回荡起激烈的摇床声和肉体相撞的的声音,夹杂着男女浑浊的喘 息,持续一夜之久……
 
  …………………………
 
  次日清晨,蓝葵倦容满面地推门而出,去屋外的水井处打水梳洗一番后才觉 得头脑清醒了一些,昨晚她前思后想,瞻前顾后,居然硬是循环徘徊拖到了天亮, 起来之后看见阿易房间的门窗关得好好地,知道昨晚没有异变,一颗心才稍微放 松了些。
 
  然而她走到阿易门前,打算敲门叫他起床准备上路时,却听见里面传来各种 奇怪的声响……
 
  此时阿易正一脸惬意地靠坐在床边,奈姆正趴在他的身下,两手抓着自己的 一对丰乳,把他的鸡巴紧紧地夹在中间,十分卖力地上下揉动,嘴里含着他的龟 头和小部分肉茎,一下一下地用力嘬吸着。
 
  「呼…奈姆…你的奶子…真棒啊…又大又软…夹得我好舒服啊……」阿易忍 不住嬉笑着赞美道,尽管已经鏖战了整整一夜,绝强的体能令他还是龙精虎猛地, 看着自己那根粗壮的肉茎被奈姆的两团雪白肉球伺候着,他心里简直舒爽透了! 
  奈姆听了,眉梢眼角笑意更浓,缓缓地把小嘴上移,啵地一声吐出龟头,让 阿易爽了个激灵,差点儿就要喷射出来。
 
  「你…你喜欢就好了…我…我可以天天给你…这么夹的……」她两手搓动得 更勤了,托着两只有些变形的玉乳上下甩动,阿易的眼睛都快看花了,只见她低 下脑袋,无比痴迷依恋地用脸蛋在阿易的龟头上磨来磨去,温驯道,「我决定了 …以后…以后就跟定你了……」
 
  魅魔的体能和普通人类女性没有大的差别,但毕竟是魔族,恢复能力极强, 昨晚她和阿易不知疲倦地交媾,至少做了十次以上,度过最初的不适应之后,她 已经完全沉溺于和阿易的欢好之中。
 
  更重要的是,每次阿易即将射精的时候,都特意抽出鸡巴把精液全数灌进她 的小嘴里,她一晚上下来已经吃得心满意足,但阿易却完全没露出疲态,甚至连 每一次射出的精液量都丝毫没有减少,这让她万分惊喜,而且阿易的精气极为与 众不同,给她一种难以割舍的美妙感觉,似乎对她的身体补益非常大,她稍微考 虑了一会儿,就愉快地做出决定,以后要留在阿易这个无限量粮仓的身边。 
  「嗯嗯,那…那奈姆,你以后…叫我哥哥好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阿易 摸着奈姆的一头洋红色长发微笑道,他见奈姆长得这么水嫩,个子又娇小,忍不 住想把她当做妹妹看待。
 
  「好,哥…哥哥……」奈姆任由阿易摸着自己的脑袋,脆生生地喊了一句, 直喊得阿易浑身发酥,简直恨不能把她捧在掌心宠爱,「我叫你哥哥了,你以后 可得好好养着我…唔……」奈姆正说着,突然不自觉地捂着嘴打了个饱嗝,昨晚 她实在是吃得太多了,平常她就算把一个男人榨取到死也没法吃到那么多那么浓 的精华,现在陡然一下享用了一整夜,她都有点儿撑着了。
 
  阿易忍不住笑出声来,奈姆顿时羞红了脸,不依地伸手捶他的小腹,让他不 许笑,阿易却钳住了她的小手,捏着她的小脸蛋宠溺道:「不笑了不笑了,看来 奈姆昨晚吃得很饱呢,你放心,以后哥哥会每天都喂饱你,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
 
  奈姆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一脸满足地朝阿易飞了个媚眼,轻哼道:「这还 差不多…笨哥哥……」说完她就伸出小舌,在马眼上来回勾舔,虽然现在她已经 有些吃不下了,不过为了讨好阿易,她还是乖巧地继续侍奉着那根肉茎。
 
  「小奈姆,我又想要了呢,让我……」阿易正嬉笑着想把奈姆压在床上,突 然感觉到身后多了一股惊人的寒气。
 
  他四肢僵硬地缓缓转过身去,就看到蓝葵不知何时已经走进门来,正摆着一 副足以吓得他魂飞魄散的脸色,看向他和奈姆……
 
  「说说吧,你害死过多少人?」蓝葵眼都没抬一下,只是用念力把奈姆扼制 在半空中,那声音就像潜伏着猛兽的深潭,看似平静无波澜,内里却隐藏杀机。 
  「我…我…那个……」奈姆十分为难的样子,她真的很怕阿易知道她的恶行, 蓝葵却没什么耐心,念力渐渐收紧,她顿时疼得哀嚎起来,「啊啊啊啊!疼!疼! 我说…我说就是了…我…大概…害死过…几十个人吧…你…你快放手啊……」 
  阿易在一旁的角落里坐立不安,看着奈姆那副痛苦的样子他也心如刀绞,刚 想向主人求情,一对上蓝葵那双能冰封千里的湛蓝色眼睛,立刻又萎软下去,他 对蓝葵的驯服已经深入灵魂,根本不敢随便忤逆,只能待在一边忧心。
 
  「到底是魔物,害了这么多人,我怎么能留你?」蓝葵凝重道,一手已经开 始结印,转眼间,三颗不断旋转的血红色火球便出现在她掌中。
 
  阿易此时再也没法冷静了,他能感受到那三颗火球的威力,奈姆那么柔弱, 一旦被击中必死无疑,他立即冲到奈姆面前,把她护在身后,无比恳切地哀求蓝 葵道:「主人,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杀奈姆?为什么?」
 
  「她是害人的魔物,作恶多端,当然要除掉。」蓝葵皱眉道,她现在心情极 度恶劣,一想到这只魅魔把阿易缠了一宿,她就气得想杀人。
 
  「她…她以前是害过人,可是…可是她还这么小,而且她以后会跟着我,我 会好好管住她,不会让她再作恶的!」阿易面色变了变,但还是急切道,刚才听 奈姆亲口说害死过几十个人,明明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竟然能这样凶 残,让他有些心惊胆战,但他已经有些真正地喜欢上这个妹妹了,无论如何也不 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杀啊。
 
  「蠢材,她是魔族,看着年幼,真实年龄也许已经好几十岁了,还小什么小? 而且…你还想让她跟着你?你不怕她把你的精气吸干?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 道,真是又蠢又色……」蓝葵怒极反笑,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没好气地骂道。 
  阿易又是一阵震惊,扭头看向奈姆那张幼嫩得让人心疼的俏脸,怎么也难以 相信她已经好几十岁了,不过也没多纠结,现在还是保住奈姆的性命最重要,他 依旧对着蓝葵哀求道:「可是主人,昨天…昨天我和奈姆…亲热了一晚上…她也 没把我怎么样啊…她只会一点点精神攻击,身体也很弱,害不了我的,求求你了 …放过她吧……」
 
  蓝葵听了这话,怒火更是烧到眉心,暗想难怪昨晚阿易并没再出现异变,原 来是找这只魅魔发泄了一晚上,她此时恨不得马上一巴掌把阿易扇到屋外去,但 突然想起了什么,咬着贝齿犹豫着问道:「你…你…你这么护着她,你…很喜欢 她么?」
 
  「诶?是…是啊,我很喜欢她,主人…放了她吧……」阿易很自然地说道, 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蓝葵突然就觉得胸口被猛捶了一下,想杀人的心气劲也被一股莫名的疲惫冲 散,三颗火球已经消弭,她懒懒地把手一挥,奈姆就落到了地上,阿易连忙过去 抱着她问东问西,这让蓝葵看得更是从里到外地不自在,转身就离开了这间屋子。 
  「咳…咳…哥…哥哥…你…你主人…好凶啊…太可怕了……」奈姆咳嗽了几 声,带着哭腔惶惶道,似乎还是惊魂未定,刚才蓝葵手上那三枚火球,把她吓得 到现在还是脸色苍白。
 
  阿易看着她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样子,心疼极了,轻轻拍着她的背脊安慰 道:「没事…没事的,我主人她…她只是偶尔会发火而已,主人是很好的人,奈 姆…你不用担心…我会慢慢劝主人,劝她对你改观的……」他摸了摸奈姆的脑袋, 凝重道,「不过,你以后…要跟着我的话,也要听话才行,不能再去害人了,记 住了么?」
 
  「嗯嗯…记…记住了…我以后,只吸哥哥的精气就够了,不会…不会再去找 别的食物…哥哥……」奈姆把个小脑袋晃个不停,连连保证道,接着就用力搂住 阿易的腰背,紧贴着他的胸膛,似乎想找到一点儿依靠,阿易也就把她整个人揉 进自己怀里,慢慢地亲吻安抚。
 
  蓝葵此时正呆坐在院子里的一条长椅上,无意识地踢着双腿,眼神空洞地扯 着自己的鬓发,面上时而愤怒,时而惆怅,时而自嘲一笑,时而紧咬银牙像是在 做什么决断,那张总是冷冰冰的绝色面容正变幻着无数种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咦?恩人,您在这儿干嘛呢?」蔚玛提着一个竹篮从大门外进来,看见蓝 葵在这儿古里古怪地坐着,忍不住问道。
 
  蓝葵立刻恢复正色,悠悠然站起,淡淡答道:「没干嘛,在等阿易洗漱收拾, 准备上路……」她一瞥眼,就看见蔚玛身后还跟着一位陌生的少女,那少女看着 不过二十出头,穿着一身白底明黄边的笼织法袍,头上束着一根杏草色的发带, 乌黑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披到背后,肩上挎着一个小小的杂布袋子,很有一种朴素 简洁的美感,容貌温婉皮肤白皙,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里光芒清澈,让人看着很 是舒心,然而就这么一个文静秀气的小姑娘,偏偏身材成熟得可怕,胸前的两团 媚肉把衣服高高撑起,纤细可握的腰肢下,臀部也是浑圆饱满得让人垂涎,一件 普通的法袍,硬是被她的胴体撑得无限惹火。
 
  「这位是……」蓝葵感受到她身上隐隐散发出的光明气息,不禁问道。
 
  蔚玛便挽着那少女的胳膊,笑道:「这是瑞琳姐姐,是翠息城里的一位牧师。」 说着又向那少女介绍蓝葵,说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其实这个称呼让蓝葵很不好 意思,只能微微讪笑,颔首示意。
 
  瑞琳也微笑着向她问好,蓝葵确认了她的牧师身份之后,神色就变了变,问 道:「瑞琳小姐,恕我冒昧,您是翠息城里的牧师,不知道您是否认识某位恕灵 牧师级别的高阶牧师呢?」恕灵牧师按等阶划分等同于骑士职业的大地骑士级别, 据芙梅尔所说,牧师只有到达这一等阶,才能使用大净化术解除某些诅咒,蓝葵 看出了这小姑娘只有奥金级牧师的魔力修为,几乎不值一哂,但她毕竟是翠息城 中牧师群体的一员,就想从她嘴里打探些情报。
 
  「嗯?恕灵牧师的话…我的老师,正是一位恕灵牧师,您为什么要问这个呢? 您有什么需要求助的么?」瑞琳关切道。
 
  蓝葵见事情正巧,就简单地说了说自己遭受诅咒之力侵蚀的事,希望能请她 的老师为自己用大净化术解除诅咒,瑞琳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为她引见,一切水道 渠成,但聊了几句,瑞琳就说自己还要去村里其他人家进行义诊,希望蓝葵稍等 片刻,蓝葵自然客客气气地答应下来,等瑞琳离开之后,她就一步一停地走进了 阿易房里。
 
  她一进门就看见阿易正抱着那只赤身裸体的魅魔,柔声细语地安慰着,一股 无名火又涌上心头,随手从空间袋里拿出了一套自己的衣服,扔给奈姆,满是嫌 弃地道:「穿上,以后要和我们同行,不穿衣服像什么样子。」
 
  经过一番考量,她总算勉强接受了奈姆,毕竟自己还不能献身给阿易,他的 魔性又愈演愈烈,的确不能继续压制他的渴求了,而且蓝葵仔细想过之后发现, 阿易的情况是不能向牧师求助的,以他之前的那种状态,一旦高阶牧师为他诊治 或者探察他的身体,很有可能发现他的魔族化,到时候他就是众矢之的,没有人 会愿意帮助一个魔物的。
 
  奈姆接下衣服,似乎不怎么想穿,但是迫于蓝葵的威慑,只能缩手缩脚地把 那套内衣和裙子穿上。
 
  「阿易,过来。」蓝葵命令道,阿易就立刻撇下奈姆,走到她跟前。
 
  「主人,你同意奈姆跟着我们了?」阿易见蓝葵给奈姆衣服穿,暗想主人已 经接受了奈姆,不禁满怀感激地望着蓝葵,恨不能扑上去抱着她亲两口才痛快, 「谢谢主人,主人…对我真好…我实在…实在太喜欢主人了……」
 
  从他瘫痪时候起,每天都会对着蓝葵说喜欢,时刻想要把自己的爱意表达给 蓝葵知道,动不动就会说出「『主人最好了』,『主人你怎么这么好看啊』, 『我最喜欢的就是主人你了』」之类的话,蓝葵每次听着都面无表情,但事后都 会在阿易看不见的地方一个人偷偷地甜着,阿易说让她陪着睡觉她就会用暴力招 呼,但阿易说这些话她都只是软绵绵地骂阿易两句,说他轻浮无礼,一点儿阻止 他的意思也没有。
 
  现在阿易又这么直白地向她诉衷情,她心里的烦闷怨忿瞬间消散了不少,面 色也好看了一些,但还是冷哼一声,眼神轻蔑地道:「少自作多情了,我允许她 留下,可不是为了你,我是要留她为我所用。」
 
  魅魔通常都有三项与生俱来的天赋,魅术、隐身和神形虚化,前两项天赋倒 不算稀奇,修为较高的法师都能轻易对付,但神形虚化却是极为罕见的能力,只 要魅魔愿意,他们能将形体完全虚化成灵魂样,从而穿透一切有形的物质,奈姆 就是利用这项天赋,悄无声息地进到阿易房里,而成年魅魔更是能穿越所有的法 术屏障,至今各国仍有不少势力专门派人抓捕魅魔,然后逼迫其利用神形虚化的 天赋为自己窃取宝物或情报,无论怎样森严的防备,对于成年魅魔来说都是形同 虚设。
 
  蓝葵向阿易简单解释了一下魅魔的本事,阿易就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惊讶 于奈姆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能力。
 
  奈姆却瞥了瞥嘴,穿好胸衣和内裤之后,不满道:「我只听哥哥的话,他让 我做什么,我才会去……」蓝葵只是剐了她一眼,简单地「嗯」了一声,她就又 吓得气势低迷了,犹豫了一下,还是瑟缩着顺从道,「也…也听你的…也听你的 ……」
 
  「哼。」蓝葵更加不屑,回过眼来对阿易警告道:「不过,你听好了,这是 最后一次,以后,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黏上来要跟着你,直接赶走,不许带 在身边,看得我心烦。」
 
  奈姆见她把自己说成乱七八糟的女人,气得吹眉瞪眼地,但想了想,还是没 敢发作,只能自己一个人生闷气,阿易更是不敢违逆,连声答应下来,这才总算 让蓝葵心里舒畅些。
 
  快到正午的时候,瑞琳终于回到了蔚玛家里,蓝葵和阿易也已经收拾停当, 便向蔚玛一家三口道了别,准备和瑞琳一起前往翠息郡城。
 
  然而阿易一见到瑞琳,整个人立刻就变得不对劲了,这姑娘的脸蛋好看暂且 不说,身材实在是好得太过火了,在阿易的印象里,也只有他母亲艾莉有这样一 对抓人眼球的巨乳,此时和瑞琳打了个招呼自我介绍一番后,他的眼睛就一直没 从那片圆润的凸起上挪开过。
 
  瑞琳也没好到哪去,阿易刚一出现在她眼前,她眼里就放出光来,阿易微笑 着向她介绍自己之后,她就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脸颊上泛起红晕,仿佛从没经 历过人事,眼前这个英俊的少年只是伫立在那儿,举手投足就轻易勾动她的春心。 
  蓝葵看着这两人在那儿眉来眼去,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小模样,不动声色地 用念力扇了阿易一个耳光,瑞琳看见阿易莫名其妙就往边上倒去,正惊讶间,蓝 葵就平静道:「时候不早了,瑞琳小姐,咱们还是早点动身吧。」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