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红尘侠侣】(03)【作者:zma810】
字数:54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放开那个女孩
 
  张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虽然心里向往着那个神秘又有趣的江湖, 但他怎么看眼前的这个姑娘都不是一个正经的武林高手,尤其当她说出极乐门三 个字的时候,张风的直觉告诉他这可不像一个名门正派会起的名字。
 
  果然,那姑娘见张风没有话说,开始介绍起了自身的来历与极乐门的关系, 「为师姓秋,叫水心,这是我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师祖给我起的名字,为师也是现 任的极乐门掌门人,只是现在却回不了极乐门去,这里面的事情日后再跟你慢慢 细说,迟早我会让那贱人永不超生不得好死。」
 
  张风见秋水心咬牙切齿的模样,猜她在极乐门肯定有一个大仇人,现在回不 去了,那她这所谓的掌门人也不过是名不副实,张风不禁心想她收了自己做徒弟 该不是让自己去帮她杀了那个口中的贱人吧。
 
  如此一想张风更加觉得这个极乐门万万不能加入了,一进去就是你死我活的 争权局面,还只是自己和秋水心两人势单力薄去抢掌门,非把性命搭上不可。 
  张风一边听着秋水心说的话,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找个时机赶紧溜之大吉为 是,「本门既然叫极乐门,所追求的就是极乐升仙的境界,由男女之事进而追求 武道上的突破,这与佛家的欢喜禅实乃殊途同归,只是世人不解本门的真意,误 以为邪魔歪道的居多,可惜可惜。」
 
  秋水心连叹三口气,像是一个受了极大委屈才华不为世人所欣赏的落魄书生, 但张风自认为自己是聪明的,才不会受了她的骗,「果然是邪派,听名字就不是 好鸟,还想骗我,装的可真像,亏得我聪明。」
 
  秋水心语重心长地告诉张风说:「为师曾经立誓一定要光大我极乐门,让天 底下那些自诩为名门正派的人知道他们的见识是多么的肤浅,到底谁是邪谁是正, 自有公论,如果我有生之年完不成这项壮举,以后就要靠你了,风儿。」 
  张风听她唤自己的名字这么亲热,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听着一个十六七 岁的小姑娘像长辈似的叫自己名字,这种感觉真是奇怪。
 
  张风虽然心里并不承认刚才秋水心的收徒仪式,也没兴趣真的加入了极乐门, 但看秋水心望着自己的眼神,倒是带着几分温柔,不像刚才那么凶狠,张风的胆 子也大了一些,装作开玩笑似的说道:「嘿,我们极乐门确实厉害,只是在外人 面前叫您师父,是不是有些奇怪呢。」
 
  张风先夸了这个所谓的极乐门一番,再把真正的心里话说出来。
 
  没想到秋水心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寒意,张风暗 悔自己多嘴,恐怕她要动手打人了,但秋水心也只是在一刹那间眼神出现了变动, 继而又恢复如初,很是开心地笑了笑说:「你是不是说为师的年纪比你小,你叫 我师父让人觉得奇怪。」
 
  张风很想点头,但心里又怕她生气,不敢点头,但摇头又说不通,左右为难 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武学一道达者为先,岂不知老子曾拜三岁稚童为师,更何况我的年纪可比 你大得多。」
 
  这最后一句话吓得张风差点下巴脱臼,他忍不住又细细地打量了秋水心上下 一番,不放过一丝一毫地打量着她,张风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会 比自己还大,他有些半信半疑。
 
  秋水心猜不到张风心里的那些小心思,还自管自己说道:「这就是本门心法 的神妙之处,能使人返老还童长生不老,只要你乖乖的听为师的话,日后的成就 无可限量。」
 
  能不能长身不老这一点张风是不清楚了,但起码真的能返老还童是看得见的, 这么说来这笔买卖可是不亏,张风一下又焕发精神,先前的颓废和郁闷一扫而空, 自己真是走大运,学到这么厉害的武功,以后可要回去让大伙好好瞧瞧。 
  「我现在就开始传授你本门的一些入门心法,至于刚才所说的极乐飞仙为师 细想了一下,你毫无根基的情况下修炼进展缓慢不说,日后的成就也终究有限, 先打好基础比什么都重要。先传你这篇吸纳法你好好听着。」
 
  秋水心一字一句默默地念着一篇口诀,张风听着十分的拗口,想要询问里面 的含义,但看秋水心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只好先记着再说。
 
  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秋水心才算把这篇基础的吸纳法口诀背完,她说道: 「本门的武功总领大概可包含为海纳百川、取而用之这八个字。」
 
  张风挠挠头,迷惑不解的样子被秋水心瞧在眼里,她说道:「还有什么不明 白的吗?」
 
  张风腼腆地笑了笑,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师父,你说的海纳百川我好像明 白点,但取而用之是什么意思,自己拿自己的东西来用吗?那还怎么海纳百川, 不是终有一日会枯竭的吗?」
 
  秋水心先是十分诧异地看了看张风,而后大笑起来,又摇了摇头,样子十分 的奇怪,她说道:「我倒是没想到你的悟性会这么高,可惜可惜。」
 
  张风奇怪了,他说道:「可惜什么。」
 
  秋水心显然不愿意告诉他答案,岔开了话题说道:「你说的不错,如果是自 己取了自己的东西来用,那当然会有衰竭的一天,所以本门的武功旨在取敌人之 力而为己用,那么便可以做到前面的海纳百川,而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了。」 
  张风听了她的这番解释,脸上浮现出犹豫的神色,秋水心淡淡地问他道: 「你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张风看了她一眼,犹豫着是不是该说出来,被秋水心一瞪之后,再不敢隐瞒, 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心里的想法:「拿别人的东西总是不好的吧。」
 
  张风虽然是个孤儿,又在厄境穷困中生长起来,但他却难得能保持一颗善心 和正义感,别人的东西绝不去偷去拿,对着秋水心刚才的解释实在有违自己平日 做人的原则。
 
  秋水心的眼内又是一闪而过的凶狠,但语调却十分的轻柔,开导着张风说道: 「你说的不错,但对于那些大奸大恶的人我们还要讲这些道义吗,我们将他的功 力吸走,既维护了一方百姓的安全又为武林解决了一个大害,岂不是两全其美。」 
  张风点点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倒不失为一个好的练功办法。
 
  「我们极乐门平时都是做些锄强扶弱的好事,只是方法比较霸道,外人看来 我们就是邪魔外道,所以江湖中人对我们极乐门的误会实在是太深,你的祖师净 恶子为了化解别派对我们的偏见,在有生之年都一直积极联系各门派,奈何他们 对我们的误解实在太深,日后你见了那些人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泄露身份,免 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张风点点头记着秋水心的教训,秋水心忽然眉头一皱摸着胸口咳嗽起来,张 风尽管心里不是真想当她是师父的,但也少了不要关心这个小姑娘,「秋……师 父你没事吧。」
 
  秋水心又是咳了一阵,摇摇手说:「你过来,我教你套运功的法门,你跟我 一起练,能帮师父疗伤。」
 
  周行逢照着秋水心的吩咐和讲解开始自行修炼起来,秋水心看着差不多了, 让他将手掌向外平推,两人的手掌互相抵触着,瞬间一股暖气由秋水心的手掌游 到了张风的手掌上,又绕着他的身子上下环绕了一圈,最后又重新归于秋水心身 上。
 
 只是暖气过走一股寒气又照着刚才的路线从秋水心的手掌上转移到了张风身 
  上,这一回这寒气可没再回到秋水心身上去了,它最后躲到了张风的肚子附 近,一开始张风觉得冷极了,慢慢地过了一会儿也就没那么冷了。
 
  如此周而复始,张风不知道了外面的时间流逝,只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寒气一 分一分地增加。
 
  若他睁开眼睛就可看到秋水心的面色已经开始出现好转,可他自己却额头滴 汗,还是冷汗。
 
  两人这样练功到了半夜鸟儿都不啼叫的时候,忽然秋水心睁开了眼睛,警觉 地叫了一声:「有人来了!」
 
  张风如梦初醒,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后背全都湿透了,他回头看看,一片的黑 暗什么东西也没有,但他知道秋水心的功夫厉害,一定不会听错。
 
  「是那两个恶人吗?」
 
  「不清楚,先藏起来再说。」
 
  两人急急忙忙找着可以躲藏的地方,但这个破庙总共就那么大,能藏人的地 方实在没有,最后还是在张风的提醒下两人一起躲到了那尊关帝神像后面去。 
  张风两人刚藏好了身子,庙外面就走进来两个人,因为太黑的缘故,张风看 得不是很清楚,凭感觉不是白眉老头和黑衣人两人。
 
  黑暗中响起一把好听的女人声音,「师兄这地方好黑呀。」
 
  「师妹别怕有我在呢,我们就先在这休息一晚吧,附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 去了。」
 
  另一个声音是一个成熟的男人的声音,那男的掏出火石找了一些杂草和破木 椅子点起了火,瞬间整个破庙都亮堂了,张风一下就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个江湖 人士打扮的小姑娘和一个青衣持剑的男子,小姑娘看起来也不过十六岁左右的样 子,样子还十分的青涩,但隐约已经能够看出美人胚子的模样,那男子皮肤较黑, 眼睛总在她师妹身上晃荡。
 
  「师兄,我们这次去华山,师父让我们送个东西过去,又不告诉我们盒子里 面装的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你知道吗?」
 
  「师父也没跟我说,只是说这件东西至关重要,一定要在华山派谢掌门三天 后的大寿之前送到,既然是贺礼自然是十分贵重的,要不然不是丢了我们长阳门 的威风吗?」
 
  两人又聊起了这几天下山的所见所闻和好玩的东西,说起了滔滔不绝。 
  这两个人青年的侠客正是长阳门的三弟子石归海和小师妹纪容,两人的谈话 一字不漏地都听在了张风和秋水心的耳朵里,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什么坏人,张 风想着是不是就这样出去打个招呼,要不然一直躲在后面也怪难受的。
 
  可看秋水心的手势还要再躲一阵不可,「师妹柴火快烧完了,你再去捡些木 头回来,就那边。」
 
  纪容走到了破庙的一角在地上捡了些没有的木头和破布一类的,就在这时张 风吓了一跳,因为他看到那个石归海偷偷地从衣服里面拿出了一个药瓶,迅速地 打开来将里面的药粉撒在了干粮上。
 
  又回头看了师妹纪容一眼,发现她还在那里捡柴火,将药瓶藏好后,纪容也 回到了身边,舔了新木头后火烧的更旺了,照着石归海的脸通红通红的,他拿出 那份干粮对纪容说道:「师妹吃些东西我们就快休息吧。赶了一天的路了,肚子 肯定饿了。」
 
  纪容没有多想,拿起了石归海递来的那份干粮,小嘴一张开始吃了起来,张 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身边的秋水心也看见了发生的事情,嘴 角冷笑着十分不屑地摇摇头。
 
  纪容吃了几口干粮,发现自己开始有些头晕,「师兄我的头好像有点晕。」 
  「肯定是你赶路太累了,你躺下先休息吧。」
 
  纪容不疑有他,晕晕乎乎地走到刚才收拾好的一处地方,靠着柱子就要睡着 了。
 
  石归海一个人在火堆前坐着,过了好一会儿,他听见了纪容传来的均匀的呼 吸声,他尝试着呼叫纪容的名字,「师妹,师妹,你睡着了吗,纪容师妹。」 
  纪容只是很安稳地睡着,没有一点动静,看样子睡得很熟。
 
  石归海的喉咙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口水,他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纪容的身边,蹲 下身来试探地摇晃了她几下,见她仍然未醒,石归海嘴角的笑意无限地扩大,他 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张风见着他开始一点一点地脱起了纪容的衣服,张风就是 再傻也明白过来了,这个衣冠楚楚的师兄原来真实的面目是这样的禽兽,他刚才 在干粮上放的东西一定是蒙汗药一类的药物。
 
  此时石归海已经将纪容的衣服脱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那件遮羞的小肚兜, 看得石归海食指大动,就连神像后面的张风也一样面红耳赤。
 
  张风心想自己是不是要出去阻止这个禽兽继续下去,但他一点武功不会,出 去了肯定会被那个坏人杀死,而这个新拜的便宜师父也是重伤未愈,又是一个女 孩子,到时候别救人不成,又再搭进去一个。
 
  正在犹豫间,石归海连那最后的一件肚兜都给脱掉了,浑身赤裸的少女就展 现在他的面前,石归海就像饿狼见了肥肉,眼睛里都要冒光了。
 
  「师妹,你知道我想你想的都要发疯了吗,师父这个偏心的老家伙,竟然要 把你许配给大师兄,那我算什么,凭什么是大师兄得到你,我哪里比他差了,师 父就是偏心,我就是要得到你,大师兄他休想,你是我的。」
 
  张风实在没想到原来一个门派里面还有这么复杂的男女纠葛,这个不知名的 大师兄算是被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自己将来有了师妹师姐的时候,希望不要 出现这样的事情,张风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开始慢慢地接受极乐门门人的这一事实。 
  石归海显然是花丛老手,他一边亲吻地纪容的嘴唇,一边揉搓着她的小奶子, 纪容尽管中了蒙汗药,但身体的敏感又让她不自觉地开始呻吟,那一声轻似耳语 的呢喃闻在石归海的耳边更加地刺激了他男性的神经,他的动作开始粗鲁起来, 揉着胸脯的大手看得出来十分的用力了。
 
  纪容的奶子不断地在他的手掌之下变换着形状,两人的身体开始升温,整间 破庙里所有人的体温都在上升,张风也不能例外,而秋水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闭上眼睛,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但她起伏不定的胸口却出卖了她。
 
  石归海已经是箭在弦上了,他急急忙忙地脱了自己的衣服裤子,一边又把纪 容的裤子也脱了,两条笔直又瘦长的大腿引得石归海惊呼连连,他早就知道小师 妹的身材很好,但也没想到原来是这么的好,他的双手抱着那双腿不住地抚弄, 那圆润笔直的大腿在他看来就像是一块温润的宝玉,怎么摸都嫌不够。
 
  张风眼看着他就要做到最后一步了,他的裤子脱了那个姑娘的裤子也已经脱 了,他心里实在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心想着自己既然已经踏入江湖了,那 么自己就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侠,这个时候怎么能够做缩头乌龟呢。
 
  张风大喝一声突然从神像背后跳了出去,就连一边的秋水心都吓了一跳,更 别说刚想要干活的石归海了,抱着衣服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等他看清楚了张风 的样子,又问他:「你是谁,躲在后面多久了。」
 
  张海回答他说:「你这个禽兽,别管我待了多久,你干的那些事情我全都看 见了,真是没想到长阳门竟然出了你这样的败类。」
 
  石归海吓了一跳,他心里的杀机暴起,这个人非杀不可,他看见了太多的事 情了,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
 
  石归海冷静下来以后,稍微把衣服穿上,眼睛开始飘忽不定,突然大喊了一 声:「你看那是什么?」
 
  张风转头看去,只是当他转过头的时候石归海的剑也到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