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香山玉踪】(续:欲乱边尘)(04)【作者:lucylaw】
字数:116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北国的春夜,永远比不上江南那么温柔。但这凛冽的寒风,却和屋中的柔情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老亘客栈中这场夫妻之间即将到来的夫妻欢好显得更加的 淫靡。
 
  宋莫言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苏希娇缓慢解着自己的衣带,此时他心中充满 了期盼,因为妻子将给他上演一场血脉贲张的淫戏。然而就在这情欲迸发的时候, 门外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两人的温存打破。
 
  「宋先生,苏女侠,小的有要事求见。」宋莫言听出了这声音是那个客栈老 板的声音,立即头大如斗,只好先披着衣服下床打开了房门。
 
  「大…大事不好了…」这个五短身材的老板,一手扶着门,一遍气喘吁吁地 说道。
 
  「怎么了?」
 
  「张康中毒了…」
 
  又有毒案,宋莫言立即紧张起来。昨天他们才去了百草山庄,今天就发生了 这事情,着实让人感到有些意外。而中毒的人,偏偏有是那个在昨天的拜山一事 上,表现的最为友好的张康。两人几番交谈,倒是有几分忘年之交的感觉,当下 急忙问道。
 
  「可有生命危险吗?」
 
  「不知道,发现的及时,我们门主用银针镇住了毒性,所以暂时先保住了性 命。」
 
  老板的话,让宋莫言心头松了一口大气,但转念又觉得不对,于是又问道: 「这么说来,张康与之前的蒋铁青中的不是同一种毒?」因为这千日醉一旦毒发, 神仙都救不了。
 
  果然,一旁的苏希娇听了二人的对话,插嘴说到:「相公,如果是千日醉, 一旦毒法起来,人从毒发到死亡不到半柱香功夫,而且金石之术很难抑制毒性, 我想张前辈的毒,并不是千日醉。」
 
  「是否是千日醉小的不知,只是刚才山庄的人说,是雷副庄主要请二位星夜 去毒发现场查看一下,小的为二位备好了马车,剩下的就一概不知了。」
 
  宋莫言知道,雷绍裘让人来找他的目的,是要让他帮忙查看现场中毒的情况, 有没有异常。此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苏希娇,曾经钻研医理多年。尤其是在 霍青玉的指点的那两年里,在解毒方面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可以说,此时的苏 希娇,对于毒素的理解,并不亚于当代任何一名宗师。于是缓缓说道:「既然如 此,那我们就去山庄看看吧。」
 
  「且慢,我也戴上我的银针吧。」苏希娇明白宋莫言心中所想,这是夫妻两 多年建立的默契。她的话,让宋莫言心中的焦虑慢慢放宽了一些。
 
  从老亘客栈到百草山庄着实还有一些距离,即使是快马加鞭也要跑上半个时 辰。两人依偎着坐在漆黑的马车里,听着外面有规律的车轮和地板石板磕碰的声 音,宋莫言心中难以言喻的不安还是没有散去,但苏希娇却好像并不太担心,也 许在她眼里,只要张康没死,她就有办法吧。
 
  宋莫言轻轻抚摸着苏希娇的脊背,自己的这个妻子,一向是冰雪聪明。所以 平时宋莫言对她可谓是千依百顺,此时的爱抚,温柔而有节奏。然而不同的是, 这个平常经常做的下意识的动作,却不知怎的,竟然让苏希娇的身体慢慢变热起 来。
 
  「相公,」苏希娇翻了翻柔软的身姿,低着嗓子突然在宋莫言的耳朵边呢喃 道:「我给你看刚才没有看到的好不好?」
 
  苏希娇的话把宋莫言吓了一跳,要知道,此时两人就在一辆飞驰的马车里。 前面赶车的车夫随时都可能进来。然而当他作出反应的时候,苏希娇却竟然小手 一翻,就这样将束在腰间的衣带解开了。
 
  宋莫言万万也没想到,今晚的苏希娇为何如此大胆。虽然平日里苏希娇在床 第方面并不保守,但也绝不是这般大胆。有好几次两人露宿野外,宋莫言想要在 那山高路远的密林深处和苏希娇来场野合,都被苏希娇拒绝了。更不用说像现在 这样,在一个飞驰的马车里上演这样的春宫大戏。
 
  「娘子,你…」宋莫言的话还没说话,却被苏希娇伸过来的一根手指按在了 嘴边,女人低声的说到:「相公且小声一些,莫要惊动了车夫。」
 
  恍神间,苏希娇已经将袍服解开了,露出了袍服里的一层薄薄的纱衣。宋莫 言知道,苏希娇喜欢在束胸内衣和袍服之间加一层纱衣,而此时这层薄薄的纱衣, 借着透过马车帘子窜进来的几丝月光,竟然显出一阵烟笼寒水月笼沙的效果。 
  「娘子,小心一些。」宋莫言见女人情动,尤其是女人此时娇媚的样子,只 觉得本来已经松软的下体一下子又变的坚硬无比。于是并没有阻止女人的动作, 而是小心地把一侧的马车的帘子拉了拉。
 
  「嘘…相公切莫作声,只需安静观看便可。」说罢,苏希娇移身来到马车的 一旁,正对着宋莫言坐下。
 
  一束细腻的月光,轻柔地抚上了苏希娇束胸处露出来的一抹细腻入微的乳肉, 让宋莫言下体一下子的前所未有的发热,但苏希娇接下来的动作更是大胆,纤细 的小手,竟然解开了下身的亵裤,就这样探了进去。
 
  马蹄飞驰,车外的马车夫知道山庄此时有大事发生,于是不断地鞭笞着骏马, 即使在寒风中被冻德瑟瑟发抖也顾不上。但他不知道,如果此时他倘若一回头, 将头探进后面的帐幔之中,就能看到一幅让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情景。
 
  此时的苏希娇已经浑身酥软,几乎是玉体横陈一样倚靠在马车的车壁上,纤 细的手指依然飞速地在下体碾磨。虽然手指依然在不知疲倦的运动,但此时女人 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些因为激情的颤抖而僵硬了。随时可能被人撞见的那种紧张感, 让今晚的女人更加兴奋,在极乐宫被撩起的那种变态的情欲,在此刻肆无忌惮地 在这个小小的马车空间里宣泄。
 
  宋莫言同样兴奋的看着妻子的动作,他甚至觉得此时彼此的身体,比起他们 交合时的快感更要来得强烈。他已经不需要再暗示苏希娇抚摸自己的双乳供他取 乐了,因为此时的女人好像懂得他的内心似的,已经隔着酥胸,不断地揉捏着自 己的双乳,手上的劲道竟然比起他平日里的爱抚要重很多。
 
  平日里,宋莫言对苏希娇的爱抚,就像是抚摸一张精致的古琴一样,但此时 苏希娇的手,却如同是用力捏着陶土一样的力道,让自己的双乳在手中不断的变 形。
 
  异样的快感,不断刺激着宋莫言的神经。突然,宋莫言只觉得下身一麻,心 道不好,急忙从裤子里掏出了那根早已经十分坚硬的下体,几乎是同一时刻,一 股白浊的阳精从他的体内喷射而出,滴在了马车地板上温暖的地毯上。
 
  而就在同一时刻,苏希娇也将手从衣内抽出,浑身更加猛烈地颤抖着,就像 是被雷击一样,歪歪斜斜地倒在马车里,浑身无力地瘫软在了粘着宋莫言阳精的 马车的地毯上。
 
  「两位贵客,山庄到了。」
 
  当马车夫把二人从马车上请下来的时候,二人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一股混 杂着阳精气息的空气冲出了马车,却迅速地被寒风吞噬,避免了两人的尴尬。两 人默默地牵着手,似乎把刚才的温情当成了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温暖。但他们不知 道,也许,这样的激情,正是将他们慢慢卷向地狱的开始。
 
  午夜的百草山庄更加幽静,只有偶尔的几只从南边回来的大雁,发出一阵阵 的声音,其他的一切,连同张康炼药的药庐一起在内,都了无声音。然而就当他 们接近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哀嚎。二人立即辨 认出,这一声哀嚎来自张康,哀嚎之中似乎有无尽的痛苦,就像是身在地狱里的 人发出来的异样。?。
 
  果然,当二人踏进房间的时候,立即看见张康在病榻上痛苦地挣扎着,两边 的一群人乱成一团,雷绍裘,潇湘子等人站在一旁,而姬月娥正要往张康的穴道 上施针。
 
  「且慢!」见到姬月娥下针的穴道,苏希娇急忙叫住了姬月娥,然后一个箭 步上前,扣住了张康的脉搏。
 
  苏希娇的动作,让周围的人很是差异,宋莫言却向众人客气道:「各位,抱 歉,内子在医理的造诣颇为深厚,请各位放心。」众人之中还有不认识宋莫言夫 妇的人,听了身边的人相互的介绍,这才将信将疑地看着两人。
 
  但这边的苏希娇却没有理会众人,言语间,已经连续在张康的几处脉搏出连 连按压,然后又在张康的眼睑,耳根,足心处查看了一阵,才停了下来。对身边 的仆人说道:「麻烦给我找十个茶杯,一些艾草,没有的话普通的干燥的手纸也 行,然后再拿来打量的清水来。要快!」仆人见到苏希娇的命令还有迟疑,却听 见姬月娥厉声说道:「还不快照着苏女侠的要求做。」
 
  不一刻,仆人取来了茶杯,艾草,清水等物,苏希娇令人将张康放平,将茶 杯中放入艾草点燃,然后迅速扣在了张康的前胸的几处大穴,再将张康的双足放 到在清水中。待到这一切完毕,转头对一旁的潇湘子说:「前辈功力深厚,请以 至柔内力探张前辈的阳维,阴维两道脉络。切记,倘若内息阻塞,切不可运劲冲 穴,一脉不通,则换另外一脉,如此往复。」
 
  潇湘子依言,将双手扣在了张康的左肩,他研习的寒冰真气本就是至阴至柔 的功夫,此刻运起来,内力更加精纯,顺着阳维的脉络,将内息注入张康的体内。 可是不到片刻,果然如同苏希娇所言,内息就像是遇到了一个瓶塞一样流不过去。 于是当下,就换到了阴维脉继续注入内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潇湘子终于觉得内息通畅,已经打通了张康的两条脉络, 当他抬起头时,才发现苏希娇不断地在张康的双足上按摩,而张康双足所浸泡的 水,竟然变得血红。
 
  「将水盆端走,换两盆清水来。」然后又对潇湘子说,前辈请再探一次,这 一次换阴跷,阳跷两脉。潇湘子依言,又运起内息注入了张康的体内,而这一次, 张康筋脉的阻塞已经少的多了。不消一刻,又打通了两条经脉。
 
  两人如此往复,直到最后打通任督二脉的时候,张康脚下的水盆已经变得清 澈了。苏希娇站了起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替张康除去了胸前的茶杯,然 后才长长的苏了一口气。
 
  「苏女侠神迹,奴家佩服。」姬月娥说道。在众人之中,属她最通医理,她 恰才看见苏希娇的一连串动作,知道她是以火灼冷激之法控制住毒性的发作,然 后用至柔的内息,将张康的毒素缓慢逼出。眼瞧着这最后一盆水已经没有了颜色, 说明张康的毒素已经逼出了一大半,剩下的,自然就是服用一些清理解毒的药汤 就好。
 
  「小女子刚才在张前辈的眼睑,耳根,足心检查,知道他中的乃是寒蝉之毒, 这种毒虽然性烈,但却不会入骨,倘若以金石之法用之,只能镇压毒性,而不能 驱除毒性,毒素每发作一次,就会加重一分,再发作两次,及时神仙也救不了了。 这种寒蝉之毒,只能已内息诱导慢慢逼出,除此,别无他法。」说罢,笑靥如画 地结果了宋莫言递过来的一杯茶,大大地喝了一口,才对潇湘子说道:「前辈今 次消耗甚巨,还请回去歇息调养了吧。」
 
  张康的一众门人虽然平日里与潇湘子一门不睦,但今日潇湘子毕竟出手相助 解毒,又因此消耗甚巨,当下众人也不敢乖巧,只连声向潇湘子道谢,但没想到 潇湘子却哼了一身,并不搭理众人,一言不发,扭头离开了小屋。
 
  经过这一番折腾,天空已经泛出鱼肚白,见到张康呼吸均匀,众人这才放下 心来。这时,雷绍裘走到二人面前,说道:「多亏今天女侠出手相救,百草山庄 上下感激不尽,劳烦二位一宿,十分愧疚,在下已经吩咐下人为二人准备了上宾 的住所,请二位先休息一番。」
 
  「分内之事,岂敢道劳。」宋莫言说道:「关于张前辈中毒的细节,还是等 张前辈清醒之后说吧。」
 
  雷绍裘点了点头道:「自从上次二位前来探访,在下已经对二位心向往之, 而经过了今日之事,两位已经是我百草山庄的恩人,不如二位今日起便搬到山庄 来住,也好让百草山庄上下有机会一尽地主之谊。」
 
  见宋莫言二人还有些犹豫,姬月娥也笑着说道:「我那小店,虽然也不算粗 鄙,但毕竟不如这山庄方便,况且我想,二位对我山庄的事,定然也十分感兴趣 吧。不如小女子让人将二位的行李去过来吧。」
 
  其实刚才雷绍裘提出要他们搬到山庄的时候,宋莫言就觉得这是了解山庄的 好机会,但转念又是一想,这样也就等于完全处于了百草山庄的监视中了,所以 心里尚且有些犹豫。
 
  却听见雷绍裘突然小声道:「待张康事了,还有一件更加麻烦的事情,可能 需要拜托下二位,所以,后面山庄上下还有更多的叨扰的地方。」
 
  见雷绍裘如此说,宋莫言二人只好答应,在这百草山庄住下。虽然心中隐隐 觉得,这件事情会越来越麻烦,但宋莫言觉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遍先答应 了两人的请求。
 
  当从百草山庄的雍容华贵的床榻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躺在床 上的宋莫言,仔细打量着这房间的装饰细节,这百草山庄虽然只是个江湖门派, 但从这房间可以看出,这建造之人心中颇有几分雅骨。
 
  「少爷,夫人,两位醒了,奴婢这就伺候二位更衣。」当两人从床上坐起身 来的时候,两个婢女从门外推开房间进来,怯生生地说道。
 
  这两个婢女一人穿红,一人着绿,均是面容姣好,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子,苏 希娇见了那穿红衣的女子,突然脸上一红,原来这红衣女子,就是之前过三关的 时候,那个在潇湘子的小屋内,被苏希娇用双指戏弄的那个女子。
 
  好在宋莫言当时因为尴尬,并没有认真看这个女子的相貌,所以此时他却没 有认出那个女子,只是说道:「不劳二位姑娘,在下自己更衣就好。」他说此话 本事好意,但却见那两个女子立即跪了下去,绿衣的那个女子紧张地说道:「如 果少爷夫人对我二人有何不满,只请说出就好。副庄主让我二人来来服侍少爷和 夫人,倘若我们就此回去,定然会被副庄主责罚的。」
 
  像他们这种婢女,在山庄没有地位,说白了,大多数就是一个佣人加性奴的 角色,所以宋莫言也没有为难他们,只好答应,问道:「敢问两位姑娘芳名。」 
  那红衣少女立即答道:「回少爷的话,小女子叫珊儿,我身边这位叫柳儿, 以后就由我们二人伺候少爷和夫人。」说着,又从一侧拿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说道: 「今晨二位疲惫,未及洗浴就就寝了,因此副庄主已经吩咐下人已经为二人准备 了沐浴香汤和换洗衣服,请二位先沐浴更衣再到山庄用膳。」
 
  不得不说,这珊儿和柳儿在山庄定然受过严格的训练,每一个步骤动作都十 分得体,二人伺候夫妻两人沐浴更衣,待到二人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焕然 一新了。这还是苏希娇头一回穿这种塞北风格的外衣,比起江南的宽袍大袖,这 种塞北风格的衣物更加贴身,行动更加方便,而同时也更好地勾勒出了苏希娇的 身材。
 
  在珊儿和柳儿替二人梳妆的时候,宋莫言已经从他们二人口中了解到了百草 山庄更多的消息,自从蒋铁青死后,虽然他的弟弟蒋铁生继承了蒋铁青的掌故职 位,但因为蒋铁生武功低下,且在山庄里名望不高,所以已经很多蒋门的事情是 由蒋铁青的遗孀来操持。
 
  目前的百草山庄来说,实力最强的是潇湘子一门,他们人手众多,甚至连宗 家的人力也比不上。本来张康一门的实力也十分强劲,但估计因为此次中毒,张 康一门的能力也要大打折扣了。
 
  不过宋莫言也并没有问太多,这珊儿和柳儿的身份让他始终有一丝顾虑。他 们二人都是潇湘子的门下,虽然只是普通的侍婢,但潇湘子主动推荐他们来服侍 二人的举动,还是让他们多留了一个心眼。
 
  收拾完毕后,珊儿引着二人去到了聚义厅用膳。此时的聚义厅并没有他们想 象中热闹,只有雷绍裘和几个山庄长老寥寥数人,空荡荡的大殿中,似乎揭示着 这个山庄表面平静下的暗涌。宋莫言二人看了看那个象征着山庄最高权力的宗主 的座椅,似乎已经有些陈旧了。这个雷斌,以前坐在这椅子上面又是什么样子的 呢?
 
  晚宴是雷绍裘和几个庄里的长老作陪,潇湘子晚上不用膳食所以缺席,而姬 月娥有事赶回客栈了。其实宋莫言心里明白,这山庄内已经划分为多党,这潇湘 子本来就是实力最强的一派,如今看着架势,姬月娥和潇湘子似乎已经暗中结盟 了,这么一来,估计即使是雷斌身体无恙,估计也镇压不下去这股力量了。 
  「晚膳可用得满意?」
 
  「非常好,感谢雷副庄主的盛情,不知张前辈目前的情况如何?」
 
  「张大哥现在情况稳定,正在休息中,刚才侍婢来报,说他情况良好,张大 哥的事多亏两位出手,百草山庄上下感恩戴德。」
 
  「雷副庄主客气了,」宋莫言说到:「不知道现在是否方便,带我们再去探 望一下张前辈。」
 
  苏希娇也道:「不错,我也想再替张前辈号号脉。」
 
  「如此,便有劳了。」
 
  经历过这一次中毒事件后,张康的气色差了很多,见到三人前来,想要挣扎 着坐起来,却又被苏希娇急忙给按了回去。
 
  「张前辈切莫起身,此时你身上毒素刚去,不宜剧烈运动。」苏希娇一边说 着,一边在他的脉搏上检查着他的脉象。此时虽然是已无大碍,但张康的内力却 损耗严重,脉搏之间空空如也。
 
  「这次的事情是真的麻烦二位了。」张康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强颜欢笑地说 道:「自二位第一次拜访百草山庄的时候,老头子就对两位一见如故,而经历了 昨夜之事,再下更是对二位感恩戴德,如果二位不嫌弃,以后我们就以兄弟相称, 这前辈的称呼,以后便不要再出口了。」
 
  宋莫言明白,此时虽然张康说的轻松,但他此时心头的压力可不小。眼下山 庄风云际会,稍有差池,影响的可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眼下见张康刚才的一番话 言语真切,况且他也对张康的豁达早有好感,于是便说道:「张大哥如此,小弟 自当遵从。」然后顿了顿又说道:「不知这次张大哥为何中毒,能否将中毒前的 经过说给小弟。」
 
  苏希娇插嘴道:「张大哥此时身体虚弱,不宜说话太多。还是等过几天再来 探访吧。」
 
  没想到张康却靠回床上,摆了摆手说到:「无妨,要说我中毒的需教从我百 草山庄进来的形势说起,这一段故事,还请雷副庄主替老夫讲吧,二位已经是老 妇生死之交,我们就不必隐瞒了。」
 
  雷绍裘说道:「张大哥且安心,就由在下替张大哥说吧。」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先告诉宋先生,庄主其实当时患着这失心疯, 并非单独因为情绪失控所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自己也吞下了自己炼制的鹧 鸪红所致。」
 
  「哦?」
 
  「当日庄主发现自己的妻子有不忠之事,失手打死自己发妻后,一时心灰意 冷,竟然当众拿出了自己炼制的剧毒鹧鸪红服下。须知这鹧鸪红是庄主自己亲自 炼制的剧毒药物,闭关之时,庄主一共炼制了四份,其中一份用在了试毒,两份 用在了退敌上面,而最后一份,则被他自己服下。」
 
  「然而庄主却没有毒杀。」
 
  「不错,当发现庄主服下毒药后,我联手四大掌故一起动手,用内力强行将 他体内的毒素逼出了一大半,再加上庄主自己本来内功深厚,这才避免了生命危 险。尽管如此,但残留的毒素依然让庄主神志失常,我们遍访名医,但也终究没 有结果,这才出此下策,将庄主囚禁在了山庄的地窖中。」
 
  「从那以后,原本在庄主治下欣欣向荣的山庄便开始四分五裂,几个宗族之 间明争暗斗,内忧外患之下,山庄其实这两年已经将元气消耗殆尽了,表面上北 境第一强大的门派,其实已经只剩下一副空壳子了。再加上如今事和平时期,江 湖也风平浪静,所以山庄赖以生存的药物营销也收到了很大的影响,若不是靠着 豹韬卫的订单和一些名门大派的特贡,山庄的经济,就要陷入寒冬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很多人都视下一任的庄主禅让为救命稻草。但庄主 已经心智混乱,即使等到两年后,也很难有正常的禅让仪式进行。于是,庄里就 有一些人,利用这个时机兴风作浪,拉帮结派,妄想在此之前提前左右下一任庄 主的禅让仪式。」
 
  「雷副庄主说的是潇湘子?」宋莫言问道。
 
  「不错,」张康接话道:「这几年,潇湘子一门发展得十分迅速,他们本来 人多势众,现在又和山庄财力最雄厚的姬月娥一门结为联盟。原本,靠着雷副庄 主,我,加上蒋铁青老弟的联手,还能勉强镇得住这两个人。但此时蒋老弟已经 身遭不测,而我也丧失了战斗力,没有一段时间,恢复不了元气。所以此时此刻, 在这山庄之内,已经没有人镇得住潇湘子和姬月娥了。」张康说完,和雷绍裘一 样,都是一脸难色。
 
  「如此说来,昨日姬月娥替张大哥解毒的时候,犯下的错误,有没有可能是 在故意而为,意在借刀杀人,除掉大哥?」宋莫言见两人有些压抑,便转换话题 道。
 
  「说不准,但倘若故意如此,那暴露的风险太大了,我觉得恐怕未必吧。」 张康说道。
 
  「可是昨天,张大哥中毒的时候,潇湘子不是鼎力相助了吗?」苏希娇问道。 
  「苏女侠有所不知,这就是潇湘子的高明之处了。」雷绍裘说道:「这潇湘 子,虽然性情古怪,且有很多怪异的举动,但为人确实城府极深。这么多年,他 的实力一直被很多人所忌惮,倘若有什么不谨慎的,早还被别人抓住把柄了。所 以昨天那种场合,对于他来说,倘若不全力以赴,以宋先生和苏女侠的机敏,定 然可以发现其中的端倪。所以即使是真元受损,他也要出手相救以缄众人之口。」 
  「既然如此,那说这潇湘子心怀不轨,又有何凭据吗?」宋莫言问道。
 
  「这是一年以前的一件事情吧,那日,我邀请张大哥一起,炼制一味驱除练 功人体内的火毒的药物,这种药物是给那些火毒攻心的人用的,其实是有毒的, 用的是这以毒攻毒之法。然而就在那一日,我和张大哥却发现,这炼药的原材料 中的一味,竟然丢失了不少。」
 
  「这种材料就是雪山寒蝉,也就是老夫身上所中之毒。」雷绍裘说道:「当 下我和雷副庄主发现了药材失窃后,立即命令封锁山庄搜查窃贼。我们搜遍了山 庄,却找不到窃贼的踪迹,但我们却找到了一个线索,在药庐的后面的灌木丛中, 我们发现了潇湘子衣服上的丝线。这种湖州的丝线,只有潇湘子门下才喜欢穿, 虽然我们曾拿这个询问过潇湘子,但这个并不是什么有力的证据,便也不了了之。」 
  「咳…咳…」张康咳嗽了几下,插嘴说到:「接下来便由我来说吧,我昨日 上午喝往常一眼,却药庐熬制一些强身健体的药物。这两年,山庄人员锐减,尤 其是那些有经验的药师,死的死,走的走,所以老夫这两年也亲自熬药,我本谨 慎,且下毒经验丰富,所以一般的下毒手法也奈何不了我,但昨天,凶手竟然将 毒药涂在了我熬药的铜壶的壶把内侧,我虽然每天都会清洗铜壶,却不会经常擦 拭铜壶把手,他们也是利用了这一点的,让我在炼药之后,大汗淋漓的状态下, 手掌的汗珠融化了壶把上的毒素,顺着毛孔进入了我体内。」
 
  「知道张大哥的这些细节的,想必是山庄里的人吧。」宋莫言道。
 
  「不错,这便是我邀请两位在庄上留下的原因。」雷绍裘突然站起身正色道: 「宋先生,你精通断案,是江湖上著名的神捕,雷某不才,想请先生查出这隐藏 在山中背后的势力,替这几件毒杀案件解开真相。」
 
  宋莫言见雷绍裘语气严肃,心中微微一愣。但转念又想了想,这山庄似乎和 张二的命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说不定自己在山庄的同时,能解开这千日醉的 命案。所以便也站起来说拱手答应到:「雷副庄主言重了,小弟此次前来北境, 就是要从这张二哥的命案为切入点,找出北地这一系列的毒杀案的凶手,目前虽 然不确定贵山庄在整个案件中的角色,但我料想这几日之事,与张二哥的命案有 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查出真凶,替山庄讨还公道,也是我的分内之事。」 
  「还有一件事,恐怕更加复杂棘手。」雷绍裘转头,对苏希娇说道:「苏女 侠昨日一展神技,让雷某五体投地。虽然此时鄙庄主已经中毒多年,恐怕毒已入 骨髓,但还是想请夫人试试,看能否解开庄主身上的毒性,让庄主能够回复心智, 解开这山庄的困局。」
 
  这边,张康也努力挣扎起来,说道:「雷副庄主所言极是,此时如果有谁能 真正解开这百草山庄的困局,只有庄主一人。况且这千日醉之毒的炼制方法,庄 上也只有庄主一人知道,倘若能够让庄主回复心智,这命案定然也有很大的进展。」 
  其实那日在地窖中见到雷斌的时候,苏希娇已经从他的面色看出他已经是毒 入膏肓,恐怕就算是神农再世,也是束手无策。但此时见二人说起此事,她也明 白显然事关重大,如果这雷斌能够恢复神智,那定然对案件有很大的帮助。除此 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自学医有成以来她一向没有被什么问题所难倒。
 
  此时的大局形势,再加上她好胜的天性,让苏希娇心中升起一股挑战困难的 冲动,当下沉吟了片刻说道:「既然二位大哥相求,小女子自当尽力而为,但庄 主之毒已经日积月累很深了,恐怕结果会让二位失望。」
 
  「夫人肯出手相助,已经是让山庄感激不尽了,只当一试吧。」雷绍裘见苏 希娇答应,脸上立即变得兴高采烈。
 
  「既然如此,」苏希娇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现在就烦请雷副庄主引 路,我去替雷庄主把把脉,也好让张大哥好好静养一下,对了,我昨日留下的清 理毒素的汤药,大哥每日两次,请按时服用。」
 
  「多谢弟妹,庄中大事,便要劳烦二位了。」
 
  当二人再次见到雷斌的时候,雷斌正躺在稻草堆上沉睡着,比起上次的匆忙, 这一次宋莫言可以更加仔细地打量了这个昔日叱咤风云的人物。令人好奇的是, 雷斌看上去与雷绍裘虽然身型颇为相似,但五官缺不同,雷绍裘的面貌并不粗犷, 但雷斌的脸却英朗。虽然此时雷斌虎落平阳,蓬头垢面的像个乞丐,但依然一脸 的豪气。
 
  这边的苏希娇小心翼翼地检查着雷斌的耳根,足心,然后又轻轻扣住了他的 脉搏,面色凝重地号了很久的脉搏。雷绍裘,宋莫言二人屏息凝神地看着苏希娇 的动作,地窖中的气氛凝结到了极点。
 
  雷斌身体已经极度的羸弱,加上失心疯后常年的醉酒和缺少练功,让雷斌的 脉搏十分的虚弱,眼见用普通的号脉的方式查不出来究竟,苏希娇当下暗暗运动 内息,想要用真气探脉的方法,注真气入雷斌身体。
 
  然而就在苏希娇刚把真气注入雷斌身体的一刹那,突然从雷斌的体内生出一 股强烈的反弹之劲,一下子将苏希娇的手震开。这是习武之人的自然反应,虽然 此时他身体虚弱,但这护体真气却是依然存在于他的奇经八脉。于是雷斌突然睁 开了眼睛,击出奔雷一掌,往苏希娇拍去。
 
  苏希娇虽然武功不弱,但雷斌这一掌却夹杂着风雷,来得甚是强劲。眼见避 无可避,就要打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突然斜刺里伸出一掌,与雷斌手掌重重一击, 「砰」地一声,内息激荡处,竟然将地上的灰尘扬起。
 
  就在同一时刻,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一把把她从那里拉开。
 
  惊魂未定的苏希娇看着眼前的一切,刚才就在电光火石见,雷绍裘和宋莫言 同时出手,雷绍裘双掌齐出,接住了这雷霆一击,而另外一边的宋莫言,利用这 个空档,急忙把苏希娇拉开了危险区域。
 
  被惊动的雷斌,此时就像是一只老虎一样不断挣扎,若不是身上那几根粗大 的铁链,此刻恐怕没人能够治得住雷斌。
 
  「各位,快退出地窖。」雷绍裘双脚运力,急忙往后面退去,宋莫言也急忙 拉着苏希娇,闪身退出了地窖。等出了地道,众人在感觉到雷斌给他们的压力, 重重的出了几口大气。
 
  那日的交锋,宋莫言已经领教过雷绍裘的功力,但此时见雷斌在极度虚弱的 情况下击出一掌,还是在双手捆绑了沉重的铁链的情况下,这一掌依然震得雷绍 裘双臂微微颤抖,这功力的深厚可谓骇人听闻。
 
  「雷副庄主,你的双手没事吧。」苏希娇问道,却见雷绍裘面色难看,似乎 胸中气血翻涌,调息了好一会儿才放松下来。
 
  「两位,这就是庄主的实力。」雷绍裘言语之中,比起对大哥的自豪,更多 的是一丝丝的恐惧。即使是在当前,这雷斌的实力还是让他颇为忌惮。
 
  一旁如释重负宋莫言,此时心中突然想到一事,面色凝重道:「倘若如此, 内子在庄主的治疗过程中,会遇到极大的困难,这可如何是好?」
 
  雷绍裘想了想,说道:「鄙庄上可以配置麻沸散…」
 
  「不可,」雷绍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希娇打断了:「麻沸散虽然可以麻 醉,但会极大改变人体的状态,内息,血脉都会因为用药而变化,这些改变对解 毒来说是大忌。刚才我替庄主号脉,庄主的毒已经攻入肌肤,渗入血脉,要想解 毒,需要很长的时间,倘若这个阶段不能气血运行自如,那是无法将体内的残毒 逼出的。」
 
  「如此,那怎生是好?」雷绍裘一筹莫展道。
 
  苏希娇想了想,说道:「我有一法,或者可行。」
 
  宋莫言心有灵犀,说道:「娘子说言,可是使用七星海棠?」
 
  苏希娇点了点头,这七星海棠乃是极为厉害的迷药,这种迷药无色无味,中 了迷药的人几乎就像是睡觉一般。因为厉害,加上制作十分困难,所以这种药极 为名贵,即使是百草山庄也不曾有这种迷药,只有皇宫大内才会有这样的迷药用 户皇帝狩猎及禁宫安全保障。不过幸好的是,宋莫言二人的座师蒲心兰,可是当 今圣上面前的红人,可以随时进入深宫内院的六扇门总捕头,有她的帮助,这弄 一点七星海棠也是不难。
 
  「我这就修书,请师傅用飞鸽送一点七星海棠来。」宋莫言道。
 
  「嗯,不需太多,一钱足够。」苏希娇又转头对雷副庄主帮忙。
 
  「夫人请讲,不必客气。」
 
  「第一,明日让庄主多进饮食,在饮食中暗加一些斑蝥粉,然后将他的呕吐 物收集一些封存好。第二,将山庄中的解毒药物准备充足,我要尝试一下调制解 毒的药物。第三,这鹧鸪红属于风毒,将山庄中能够找到的风毒的配置和解药的 资料给我准备一下,还忘副庄主不要有门户之见。」
 
  雷绍裘立道:「岂敢,夫人但有需求,在下定当遵从。」
 
  「如此,从明日起,查案的事情,就有劳相公了,我从明日开始,便开始研 究解毒的方法。」但又缓缓说道:「雷庄主的毒实在太深,刚才号脉虽然觉得有 所头绪,但结果仍然未知,为防打草惊蛇,还请雷副庄主对此时保密。」
 
  因为白天休息了一整天,所以即使现在已经到了二更,宋莫言二人依然没有 困意,回到房间的二人,斜躺在床塌上闲聊着。
 
  「这雷庄主的毒,娘子可有把握?」
 
  「目前只有三成吧,毕竟中毒太深了。」
 
  「要是霍师父在就好了,你们二人联手,我估计至少有五成的把握。」
 
  「这不好说,这风毒是五毒中最难解的一种,一旦进入血液,就会立即附着 在整个人身体内。」
 
  「嗯,尽力而为吧。」
 
  「相公明日有和计划?」苏希娇问道。
 
  「我想,应该去定州刑狱司走走了。」宋莫言道:「刚才我问了问雷绍裘, 这越境采药的队伍要回来了,我估摸着,也是时候去见见那个定州刑狱司的总捕 头了。」
 
  「这定州刑狱司的总捕头胡万一我不曾见过,不知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几年前我倒是有过一面之缘,为人精明沉稳,是个老捕头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胡捕头的名字,甚是有趣。」苏希娇笑着说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