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血月妖姬】(序-02)【作者:gggggg000】
字数:87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
 
  如同血一样鲜红的月。
 
  繁华喧嚣的城市,闪耀的霓虹灯,夜色下,歌舞升平,一片盛世。
 
  然而,在那灯光无法企及之处,黑暗正慢慢地蔓延开来。
 
  今夜的月亮格外的红,格外的大。呐,读者,你知道吗?今晚是罗马尼亚纪 刚好第一百个血月,也是人界,神界与魔界有史以来距离最近的一夜。
 
  根据罗马尼亚历法的解释,人界,魔界与神界是分离的三条平行线,唯一的 门,是三界分别拥有的月亮。每三十天,将会出现一次满月,即三界之门完全打 开;约每五十年,将会出现一次血月,由于三界的距离接近并相互影响,月亮的 颜色将变得血红,并必将造成一次大的危机。上一次的血月发生在1962年, 古巴核导弹危机,核战争一触即发;再上一次血月,发生在1914年,导致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晚上8点,K市西城区,一座因为淘汰旧工业而面临废弃的城市,借助废弃 的工业区与落后的安保系统,这里是犯罪的温床。同时,由于年轻人的离去,这 座城市正逐渐衰老,人口老龄化提高,人口密度下降,经济衰退,财政吃紧,大 概几十年后,这座城市将从地球上消失吧。
 
  一位约二十岁的女子,右手提着购物袋,哼着小调,走在居民区的小径上。 她是隔壁城市的大学生,但是每周六晚上,她都会来到这座城市陪奶奶。 
  路上几盏本来就不够明亮的路灯,由于电压不稳无规律地闪烁着。突然,从 隔壁灌木丛中冲出来三个黑影。
 
  女子刚想叫出来,嘴就被捂住了。同时,肚子上被狠狠地挨了一拳,脖子上, 似乎被什么很尖而且冰凉的东西抵住了。
 
  手伸进了衣服兜里,钱包、手机都被拿了出来。
 
  「妈的,才他妈的八十块钱。老大,怎么办?」搜出财物的男人向左手捂住 女子嘴右手拿刀的男人问到。
 
  「等等,老大,我看这小妞长得不错,特别是那对奶子。干脆咱哥几爽击发, 然后卖到夜总会去。」
 
  「你他娘真是天才!」为首的男人笑到,左手松开了女子的嘴,伸进了女子 的衣服里。
 
  「啊!~~~~」女子叫了出来。
 
  「艹!」男人想重新捂住女子的嘴,慌乱中,刀划过了女子的脖子。
 
  「老大,脖……脖子。」
 
  男子收回手,手上全是献血。
 
  「哗啦」刀掉在了石板路上。
 
  失去了支撑,女子也倒了下去。购物袋里的包子滚了出来,还冒着热气。 
  「完了,杀人了。」作为老大的男人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双目无神地望 着月亮,嘴里重复着「完了……完了……」
 
  「老大怎么办?」小喽啰男人问道。
 
  没有回答。
 
  「跑吧。」另一个男人转过身。
 
  「往哪跑呀?」
 
  没有回答。
 
  「你他娘说个方案呀。」
 
  还是没有回答。
 
  「你他娘怎么了?」男人骂道,转过身,瞳孔猛烈收缩起来。
 
  绯红的月影中,一位少女正站在一只「大鸟」的身上。她身穿黑色的洋装, 一阵风吹过,银色的头发与黑色的系发带飘舞起来。少女红色的双眼,正盯着地 面上的三个男人。
 
  少女举起右手,突然从她身后展开一双黑色的翅膀。少女一跃而下,又靠着 翅膀轻巧地降落在男人们面前约十米处。
 
  「小姑娘,那个……」
 
  少女没有理会,她举起右手,将手掌面向男人们:「藐视他人生命的灵魂哟 ……」
 
  一个蓝色发光的圆环出现在男人们脚下,光环开始旋转起来,一些看不懂的 文字被慢慢书写在光环中。
 
  「喂,喂,这是什么鬼玩意。」一个男人说到,并抬腿准备走出这光环,然 而腿就像黏在地上一样无法移动。
 
  「充满邪念,充满罪恶……」少女继续咏唱着,四周开始刮起风来,树叶漫 天飞舞。
 
  「喂喂喂,小姑娘,别呀。」
 
  「在地狱中反思,永远地停留在地狱最底层吧,永远,永远地接受灵魂的惩 罚吧。」
 
  蓝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居民区,如同爆炸一般,将附近的几栋楼的玻璃整得 粉碎。当光芒过后,地上净是一堆破裂的人体组件。
 
  「你……你是?」一块粘着上半身的脑袋说道。
 
  「莉莉丝,来自魔界黑夜的公主哦。」少女转过身,翅膀挥动带来一阵强风, 消失得无影无踪。
 
               1-血月
 
  西城区某旧式居民区,案发地点,警灯闪烁着,居民已被告知「煤气管道人 为发生爆炸,并有再次爆炸的危险」而疏散,整个小区都被拉上了警戒线。 
  「该死」张警官猛的吸了口烟。
 
  在K市西城区干了二十年刑事案的他,早已见惯了各种杀人案件,但眼前的 场景还是让他不禁吸了口凉气。
 
  石板路上,旁边的草丛里,树干上,树梢尖,到处都挂着粉碎的肉末和阴森 的白骨碎片。
 
  旁边新入刑警队的小李,已经呕吐出来。新入队的小王,已经吓得腿软,瘫 坐在警车旁边。
 
  张警官蹲在一块地上的尸体旁,确切说是碎肉,甚至完全无法分辨出是什么 的身体组织。他带上橡胶手套,捡起其中一块。
 
  「小李,还有小王,刚入队就碰上这种恶性事件,真是对不住了。但是没办 法,咱西城区警力不足,你也知道这次我们全部出动,也就不过这么几车二十来 人。外部的警戒线都是靠协警和城管部门负责的。好了,来搭把手,把密封袋拿 来。」张警官说着,开始与同事们检查起尸体。
 
  女子身体算是完整,脖子上有刀伤,伤口特征与地上发现的小刀吻合,可以 判定为是死于刀伤,小刀上的指纹检测结果,与数据库里的一位本地无业青年吻 合。
 
  旁边拼凑出来的三堆碎肉,死相就难看多了。身体被分割成了成千上万个小 块,组织已经被撕裂得不成样子,与其说是拼凑在一起,倒不如说是按照人体体 积大小堆成的三个肉堆,因为完全无法分辨出组织原先的样子,甚至在一个堆了 还混杂了大量来自其他尸体的组织。
 
  不过,现场的一个疑点是,地面上除了女子所在的地方,没有任何血迹。虽 然存在这些组织可能是来自与放干了血的牲畜,但是现场唯一能识别出的骨头碎 片却表明,这些都是人体组织,至少这里有三幅男青年的骨架。
 
  「帮我查一下最近的失踪记录,看看是不是弃尸。」
 
  「老张,有,但是都是风俗店的女性,也没用来自隔壁城市的报告。」 
  「该死!」张警官又点燃一根烟,继续研究起来地上的男性尸体。
 
  没有血,破碎的组织。张警官突然想到一个他每次看电影都会买的东西。 
  爆米花。
 
  在打开炉子的一瞬间,高温下玉米内部的高压突然释放,让整颗玉米炸裂开 了。
 
  难道?
 
  是血液被瞬间加热成蒸汽,产生的高压将人体组织炸得粉碎?
 
  这个观点能解释为什么地面没有血迹,也能解释为什么人体组织会被撕裂为 成千上万个小块。
 
  究竟是怎样的技术才能将人体内的血液瞬间加热成蒸汽,作案者又是怀着什 么样的心情做出的如此残忍之事。
 
  张警官再次倒吸了一股凉气,嘴里的烟掉了下来。
 
  「烫!」
 
  「没事吧,老张」
 
  「没,」张警官用手揉了揉被烟头烫到的肚子说道:「通知市局,让他们准 备今晚进行尸体化验,最高优先度,特急。」
 
  「好了,大伙,把尸体收集起来。」张警官提高了音量。
 
  「三个男性尸体怎么办?」
 
  「找个大桶装起来,送市局。女性送回局里,通知亲属,亲属要问就说嫌犯 跑了。都仔细点,别遗忘旁边什么角落里面的尸体部分。」
 
  首都A市,特种技术研究所地下秘密指挥中心。
 
  「两个小时前发生的空间震荡波波源找到了。」
 
  「在哪?」站在大厅中央高台上的中年男性说道,绿色的军装与肩上四颗星 星表示,他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
 
  这里是血月应对中心。上上次血月,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人类在战后反 思到,必须成立一个国际化的组织以应对血月对人界造成的影响。上一次血月, 即古巴导弹危机,在血月应对中心的努力下,人类成功化解了危机。这一次,血 月应对中心,又该如何,才能转危为安呢?
 
  「投影在大屏幕上了,是K市西城区。」
 
  「有任何当时的记录吗?」
 
  「正在查找」
 
  大厅内,灯火通明,工作人员的手飞速敲打着键盘,文件与数据流快速地通 过各个终端。
 
  「当时上空有一颗气象卫星,卫星扫描的红外图解析出来了,有一个极强的 红外源。」
 
  「只有一个?古巴导弹危机检测到同时发出了好几十个红外源。」
 
  「是的,只有一个,但是请看这一段频谱图。」
 
  「放出来。」
 
  屏幕上放出来了一段约两秒的录像,先是一个小小的光点,逐渐变亮后突然 放大到约一百米半径,接下来,整个光圈内部都被点亮,然后逐渐熄灭。 
  「K市发生了什么?有资料吗?」
 
  「网络上有市民在讨论煤气爆炸,警局有杀人案件的报告。」
 
  「也就是说发生了爆炸了」
 
  「是的,煤气支线管道爆炸级别的爆炸,影响范围不过百米。」
 
  「搞什么鬼,就这点动静?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空间震荡。」大厅正中央的 男人一拳捶在桌上「正在再次分析数据库。」
 
  「等等,刚才的影像有问题。」另一个操作员说道,「请把影像的第5到2 0帧分别放出来。」
 
  「照他说的做。」
 
  十六幅图片被放了出来,瞬间,大厅里充满了惊叫声。
 
  从第5到第9帧,光点亮度快速增加,之后一直到16帧光点亮度都达到了 屏幕的最大亮度,之后,光点又暗淡了下来。
 
  「请将亮度的一导与二导放出来,以整个视频为区间,并请只使用前16帧 的数据计算出能量级别」
 
 
  「图形放出来了,但是计算器崩溃了,即使是使用了256位数据,估计的 能量等级是大于一哈斯凯焦耳,也就是无限。」
 
 
  「天哪!」
 
  「卧槽!」
 
  「完了!」
 
  整个指挥大厅充满了绝望的叹息。
 
  或许这就是世界末日前夕吧。
 
  「咳」站在大厅中央的男人咳了一声,四周立刻安静下来。
 
  「至少目前判定时,对方没有完全毁灭世界的想法。」
 
  这一句,无疑给在场所有人打了一针安定剂。
 
  「现在上空有没有可供使用的卫星。」
 
  「有,但是传回的数据表示现场只有处理尸体的警局。」
 
  「收集所有摄像头,不管是监控,还是手机,找到这个震荡源的图像。」 
  「报告,两小时前有监控摄像头拍到这样的照片。」
 
  「处理一下,放出来。」
 
  「是」
 
  屏幕上,一位少女的图像。
 
  银色飞舞的长发,黑色的蝴蝶结发带。
 
  红色的,如同血色的,却又带一股淡淡忧伤的双眸。
 
  黑色的哥特萝莉长裙,背后是大大的蝴蝶结。
 
  「只是一位少女?」
 
  继续往下看,少女的脚下,是一只成年人体型的鸟。
 
  不对,应该说,是一位翼人。在准确一些的话,是长着黑色翅膀的堕天使。 
  能以天使为仆,相比少女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但是一想起少女所能发出的能量,大厅中年人还是不禁背上留出一股冷汗。 
  「真的只是一位少女吗?」
 
              2-废旧仓库
 
  与一桥之隔的没落的西城区相比,K市东城区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十年前规划的高新技术开发区为这座城市带来了不少收益,海岸线也吸引了大量 游客。
 
  「接本台最新消息,西城区由于煤气管道老化与纵火事件发生爆炸,伤者现 已紧急送往医院。明火现已扑灭,有关部门正在积极调查。但为了防止余火复燃 并在此引发爆炸,在此消防部门提醒广大市民不要接近此区域。下面来看本台记 者的现场报道。」
 
  K市东城区滨海路某酒店顶楼套房,莉莉丝慵懒地斜躺在沙发上。褪去华丽 的长裙,此时她身着黑色的紧身胸衣,胸前的白兔虽然还尚未发育成熟,但是在 胸衣的衬托下呼之欲出。纤细的蜂腰,似乎只要一使劲就会折断,让人忍不住想 保护起来。黑色丝质带着绯红色装饰蝴蝶结的胖次,将神秘的花园遮掩起来。修 长的双腿上是一双50D的黑色丝袜,四根细细的连接蕾丝袜边与胸衣的吊袜带 透露出一股工口的气息。
 
  沙发下,一位身材高大魁梧,身穿黑色西装的男性平躺着。他叫杰克,是堕 天使的后裔,也是魔界公主莉莉丝的贴身护卫兼管家。莉莉丝双脚轻轻地踩在杰 克的胸膛上,杰克则是一脸满足的样子,双手轻轻地按摩着莉莉丝的小腿肚。 
  「这个叫电视的大板子真是有意思呢,附近居然感受不到魔法的气息。」虽 然是无聊的新闻,但是少女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第一次来人界的她,对于 人界的各种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
 
  「莉莉丝殿下,这是人类发明的一种使用电的法术,只不过不需要咏唱,使 用者也不需要会使用魔法。」
 
  「你对人类很了解呢,杰克。」「谢谢莉莉丝殿下夸奖,我只是五十年前来 人界办过一些事,也就对人界有了些了解。当时这个叫做电视的法术道具还不是 很成熟,只有一个颜色,而且很大。没想到人类进步这么快,看来我们得加快速 度了。」
 
  「呢,杰克,我想出去一趟。」
 
  「莉莉丝殿下,这么晚了不需要休息吗?昨晚第一次在人界这种缺少魔力源 的地方使用魔法应该还没有恢复吧。」
 
  「不用,人界挺有意思的,我想出去看看,而且也不会怎么使用魔力的。」 
  「请让我准备一下。」
 
  「不用了,杰克,我一个人就好。」
 
  「那请一定小心,接下来我会准备好晚餐,如果有需要请立刻通知我,莉莉 丝殿下。」杰克为莉莉丝穿上裙摆蓬蓬的洋装与靴子,鞠躬目送莉莉丝离开房间。 
  杰克带不需要担心莉莉丝的安全问题,莉莉丝完全有能力保护自己。虽然人 界缺少魔力源,但是以莉莉丝几乎无限的魔力储存,倒不如说杰克需要担心一下 这座城市的安全。莉莉丝走后,杰克便开始整理起此次来到人界的计划。 
  漫步在海边,凉爽的海风轻柔地拂过莉莉丝的脸颊。莉莉丝银白色的长发, 和洋装上轻柔的丝带也随着这风轻轻地飘舞着。
 
  现在是晚上七点,天色渐渐昏暗,但是海滩上还是有不少游客在嬉戏,多数 是带着小孩的家庭。
 
  莉莉丝很喜欢这样的场面,与魔界那终日血红色让人压抑的天空不同,这里 的海滩让她能感觉到一份宁静。最主要的是,魔界根本没有海洋,虽然杰克以前 想她讲述过海洋的样子,但是现在真正看到后,还是让莉莉丝感到十分惊讶。 
  莉莉丝眺望着远方的天际线,黄昏下海洋被染成深紫色,几艘货轮缓缓地向 着港口驶去。虽然距港口很远,看不太清港口里面的状况,但是通过缓缓移动的 大型龙门吊,还是能知道港口的繁忙程度。
 
  人类真是了不起,没有魔力的他们居然学会了使用这种工具来弥补自己天生 的缺失。或许,正是因为没有魔力才使得人类的智力远高于魔界与神界的居民吧。 莉莉丝不禁在心中称赞道。
 
  忽然,前面飘来一股诱人的香味,原来是一座小吃木屋。
 
  「小妹妹,要吃点什么吗?」
 
  虽然莉莉丝是高中生的年纪了,不过体型一直是萝莉状态,或许是因为在魔 界讲究王室婚礼,导致莉莉丝无法长高吧。
 
  说起来,因为刚来到人界有些不适应因此睡了一整天,现在才感觉有点饿。 
  莉莉丝指了指店招牌上的奶油热狗。
 
  「好呢!给你的热狗。」
 
  莉莉丝接过热狗,含在口中。她用尖利的虎牙轻轻地咬破热狗的外皮,内部 热乎乎的奶油满满地流了出来,充满了莉莉丝小小的嘴巴。热乎乎的奶油甜甜的, 让莉莉丝很喜欢。
 
  「一共三块钱。」
 
  三块钱?三是量词,但是什么是块?什么是钱?
 
  对于第一次来到人界的莉莉丝来说,她根本不知道人界的东西需要用钱来衡 量。确切说,对于从小养尊处优的她来说,根本就没有钱这种概念。
 
  「嗯……」
 
  「喂,小姑娘,付钱呀。」老板有点不耐烦了。
 
  「嗯……」莉莉丝有点害怕,她感觉不知所措。
 
  「难道是外国人听不懂我说的?」老板看了看莉莉丝银色的头发,说道。 
  「啊,真抱歉,这是我亲戚家的孩子,她刚过来不适应。三块钱对吧,马上。」 
  莉莉丝正想召唤杰克,突然来了一位挺着啤酒肚,满脸胡子茬的中年男子帮 她付了钱。
 
  为什么要帮我付钱?还有我不认识你呀。
 
  中年男子付了钱后便拉着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的莉莉丝要走。
 
  莉莉丝本就萝莉体型,再加上魔界人奇怪的轻质体质,中年男子很容易就拉 走了莉莉丝,并将她带上了一辆轿车后座。
 
  汽车飞快地离开了海滨,并驶过了连接东西城区的大桥。
 
  「嗯……那个,请问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杰克在哪?」
 
  「哦,我是杰克的朋友,他有事让我来接你。」
 
  「杰克是在准备这次过来的资料吗?」
 
  「嗯,是的。」中年男子转过头,漏出猥琐的一笑。
 
  「哦……好。我们现在要去哪?」莉莉丝似乎还没有发现自己被绑架了的事 实,确切说,魔界皇宫三千近卫军守护下的她根本不知道何为绑架。
 
  「一会就到了。」
 
  汽车在一座废弃的工厂库房门前停了下来。
 
  中年男人走下车并锁住了车门。他打开了库房大门,然后又返回打开了莉莉 丝身旁的车门。
 
  「下来吧。跟我走。」
 
  莉莉丝照办,她跟随中年男人走进了仓库。
 
  中年男人打开了灯。
 
  仓库里很乱,四周堆放着大量的工业废弃零件和外卖盒子。库房深处还有几 个空的用于大型犬的金属栅栏笼,其中几个还盖着厚厚的毯子,看不见里面有什 么东西。房间里,似乎能听见小孩子微微的哭泣声。
 
  「进去」中年男子打开了一个笼子的门。
 
  莉莉丝看了看笼子,摇摇头。
 
  「我让你进去。」
 
  「不」
 
  「我看你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吧。」中年男人有点火,他卷起袖子,一拳 朝莉莉丝打过来。
 
  莉莉丝后退一步,中年男子扑了空。这让他很是恼怒,但是为了面子又不想 承认自己扑空了,于是,他说道:「要不是为了卖个好价钱,就一拳打……」 
  中年男子转过头,瞬间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少女此时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她的身后伸出巨大的黑色翅膀,头上 也长出角来。
 
  「怪……怪物……」
 
  中年男子向着门的方向跑去。
 
  「轰隆」就在男子要跑出仓库时,门被关上了。紧接着,又是「啪嚓」一道 火花,门的控制器冒出来一股黑烟。
 
  中年男子「哐铛」一声撞在金属制的卷帘门上。
 
  莉莉丝慢慢地向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走去。
 
  「别……别过来……」
 
  莉莉丝继续向前走着。
 
  中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指向莉莉丝:「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与黑社会做人口交易,带枪是活命的基础。虽然火拼肯定战不过大组织,但 是又把枪至少能增加让自己离开的筹码。
 
  莉莉丝继续向前走着。
 
  中年男子的手剧烈颤抖着,「啪」的一声,子弹底火被激发了。
 
  子弹没有打中莉莉丝,倒是从她的头发边擦过,切断了几丝银发。
 
  剧烈的后坐力让极度紧张的中年男子手一抖,枪掉在了地上。
 
  莉莉丝走到中年男子身前,一只脚踩在了他的小腹上。脚下却突然传来了向 上的力。
 
  「真是和父王一样呢。」莉莉丝笑了笑,纯真的笑容就如同天使:「处决前 让我好好玩玩吧。」
 
  莉莉丝双手一挥,中年男子的衣服便爆炸开去。虽然中年男子已经吓傻了, 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但是下半身却抬头挺胸。
 
  莉莉丝的鞋跟竖直踩在了中年男子下半身的末端,然后她开始慢慢地将重心 转移到踩着中年男子的脚上。
 
  由于压力,中年男子的下半身开始慢慢倾斜。莉莉丝轻轻一挥手,中年男子 的下半身周围出现了一个圆柱体一样的泛着微微蓝光的魔法屏障,如同壳一样包 裹着中年男人的下身。此时中年男人的下半身,就如同被堵住的注射器里面的空 气一样,被渐渐地压缩着。
 
  中年男人的下半身渐渐变短,变粗,颜色也变得越来越黑。在末端,一些晶 莹剔透的液体开始慢慢被挤压出来。
 
  莉莉丝已经抬起了另外一只脚,她的所有重力都落在了中年男子的下半身上。 中年男子此时泪流满面,他嘶哑地叫着,不过他的声音已经被莉莉丝的魔法剥夺 了。
 
  莉莉丝今天穿的靴子跟并不细,有大拇指一样粗。但是在这液体的润滑效果, 加上强大的压力的帮助下,莉莉丝的靴跟狠狠地向着中年男子下身的开口挤压着。 莉莉丝将自己的重量增加了一倍,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压力施加上来,她的鞋跟 突破了中年男子下身末端的开口,贯穿而下,直到莉莉丝的脚掌踩到了中年男子 的小腹。
 
  莉莉丝用另一只脚开始玩弄起中年男子下身的两颗小球。她使用了一些基础 的魅魔的法术,这些都是在魔界作为良家妇女需要掌握的招式。很快,中年男子 的两颗小球变开始肿胀起来,此时,他下体的细胞正在疯狂地消耗着他的生命力, 并将一切可用的物质都进行原子级别的重组,最后转换为小蝌蚪。
 
  中年男子下体的袋子越鼓越大,身体却渐渐地枯萎最后变成干瘦的皮囊,连 啤酒肚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后,中年男子下身的袋子股得有西瓜那么大,薄薄 的皮似乎轻轻一碰就会像过度充气的氢气球预火一样炸裂开来。
 
  「差不多了呢。」莉莉丝收起翅膀,拔出了插在中年男子下体里的鞋跟,撤 去了魔法并向旁边一闪。
 
  就如同决堤的洪水,大量白色的粘稠的液体从中年男子下身奔涌而出。在压 力的作用下,最远的飞溅了有近十米远,不少还挂在了仓库的天花板上。房间里 瞬间充满了恶心的味道,莉莉丝不禁打了个干呕。
 
  「哐啷」一声,仓库的卷帘门被一股怪力撕裂开。原来是杰克,他感受到了 莉莉丝正受到危险,但是因为莉莉丝没有发出信号,他也无法精确定位,直到莉 莉丝开始使用魔法,杰克才能通过魔力场感应到莉莉丝的具体位置。
 
  杰克跪拜在莉莉丝身前:「莉莉丝殿下,没能在第一时间赶来是我的罪过, 请莉莉丝殿下惩罚。」
 
  「嘛,没事。话说杰克,今天感觉魔力的使用要习惯多了,也不会像昨天那 样在开始时失去控制。」莉莉丝摸了摸杰克的头。
 
  「莉莉丝殿下,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回吧。」
 
  「呢,杰克,我感觉那边的笼子里有人呢。」
 
  杰克走到笼子前,掀开了上面的毯子。果然,笼子里关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 大概七八岁的样子,男孩在哭泣,女孩已经昏迷。应该是被拐来正在等待出手的 小孩吧。
 
  「呢,杰克,怎么办呢?」
 
  「我去发动那个叫做汽车的东西,」杰克走到中年男人身旁,在衣服碎片里 找到车钥匙:「还请莉莉丝殿下对他们用恢复魔法与忘却魔法。删掉他们被拐这 一段的记忆,然后送到一个叫做警察局的地方就好。」
 
  「那么这个中年男人呢?」
 
  「估计会好久没人注意到,最后被蛆虫吃到只剩下骨头吧。」
 
  「那样也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