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森之千手】(09)【作者:muhaha111】
字数:61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到达
 
  加藤断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身为火之国大名次子,他不想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断少爷』,而是想成为大 名继承人,将来成为大名之后,横扫天下。
 
  但这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的母亲不过是一个无权无势的侍女,被大名 弄大了肚子以后才给了一个侧室的名份,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和正宗贵族出身的 大名夫人所生的儿子、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斗法,一定会死得很惨,所以,他看 上了木叶,想要成为火影,从而获得和兄长一较高下的本钱。
 
  而想要成为火影,身下这个女人就显得格外重要,无论是她的身份,还是她 的家族。
 
  加藤断看着趴在自己身前的金发美女,腰部不停的耸动着,肉棒在美女两腿 之间的蜜缝中不停的快速抽插着,丝毫没有技巧可言,同时双手左右开弓,在两 瓣臀瓣上用力的拍打着,每一下都用尽全力,将美女的肥大的屁股打得红肿不堪。 
  美女不仅没有躲避,反而将红肿的屁股翘得更高了,轻轻的摇晃着,尖叫声 一浪高过一浪,浪叫道:「啊——老公——你打得人家好舒服——啊——用力— —打死小骚货吧——」
 
  「好你个贱人,别叫我老公,我身上流着高贵的加藤氏的鲜血,你这个贱人 有什么资格做我的老婆?你就是个妓女、婊子,只配做我的性奴,等老子操腻了, 就拿去笼络权贵,最后就和公狗一起关在笼子里——」加藤断满脸狰狞,不仅手 上力道丝毫不减,言语上还不停的羞辱着胯下美女,尽情释放着这些年心中所积 累的黑暗的一面。
 
  但金发美女不仅没有抵触,反而更加骚浪了,身体轻轻的颤抖着,肉体和精 神上的双重打击让她更加刺激,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拼命的浪叫道:「我就是 个妓女——我就是个婊子——啊——我是主人的性奴——主人——用力操死奴儿 吧——啊——奴儿的身体都由主人说了算——主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 
  「贱货,老子要射了,接好了,一滴都不准流出来——」加藤断双眼通红, 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作最后的冲刺,不多时,一股股精液喷射而出,尽数射 入金发美女的体内。
 
  两人静静的躺在行军床上,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整座大帐之内只剩下两人 急促的呼吸声。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平时性格绝对强悍的纲手,在床上竟然有受虐 狂的潜质,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阴阳平衡?」加藤断看着躺在自己胸口的金发美女, 一阵恍惚。
 
  「看什么呢?」金发美女,也就是纲手突然抬起眼睛,问道。
 
  从加藤断的位置看去,纲手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被征服的小母狗,眼神中透出 无尽的崇拜和训服,心中顿时生出无限豪情,不由暗道:「能让性格出了名火爆 的纲手乖得像只小母狗一样,恐怕也只有我加藤断了,哼哼,下一个就是木叶, 再下一个就是火之国,最后就是整个天下……」
 
  「问你呢。」纲手见加藤断只对看自己看却不说话,不由轻轻拍了一下。 
  加藤断回过神来,知道暂时还不能得罪纲手,脱口道:「你真美。」
 
  「哼哼,那是当然。」纲手倒是不像别的女人那样羞涩,反而一脸得意的哼 道。
 
  加藤断见哄好了纲手,趁着她高兴,直入正题道:「对了,这次我奉门炎老 师的命令过来助战,听说是团藏大人要求的,而且点名要我过来,说是有个非常 重要的任务必须是我才能完成,你知道是什么任务吗?」
 
  「是吗?这我倒是没听团藏那家伙提过。」纲手随口道,然后似乎又想到了 什么一样,冷哼一声离开了加藤断的怀抱,坐起来道。「哼,我还以为你是专门 过来看我的,原来是有任务在身啊。」
 
  加藤断心中叫苦,只得坐了起来,从背后搂住纲手的娇躯,哄道:「别生气 嘛,其实就算没有这趟任务,过两天我也会找个借口过来的,实在是太想你了, 我连做任务都没什么心思了。」
 
  纲手心中受用,却板着脸哼道:「我才不信,你这个任务狂人做的任务数量 都快赶上白牙了,依我看,是刚好看我在这里,才顺便过来睡老娘一次的吧。」 
  「天地良心,我要是骗你,就叫我三天之内死无葬身之地。」加藤断赶紧发 了个毒誓,为了快速积累声望,他确实是在疯狂的接任务,但他却知道此时是打 死也不能承认的。
 
  果然,纲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得意道:「这还差不多。」
 
  「呼——」加藤断松了口气,悄悄地擦了把冷汗。
 
  源溯一行又前进了两天,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由团藏坐阵的木叶忍者大营。 两天来也遇到了几股小规模的攻击,朔茂没有再出手,而是由源溯三人代劳,不 仅得到了第一次真正的战斗,而且收获了不少的实战经验。
 
  到达营地后,护送任务正式结束,便与前越他们分道扬镳。
 
  朔茂对一位前来迎接的忍者吩咐了两句,又转头对源溯三人道:「我还有些 事要见见团藏大人,你们先下去休息吧,他会带你们过去。」
 
  说完自顾自的向中军大账走去。
 
  来到门前,让账前守卫进去通知一声,不一会,守卫便走了出来,作了个 『请』的姿势道:「大人,请——」
 
  朔茂也不客气,径直走了进去,只见大账主位上坐着一个矮瘦的中年人,小 半个身体被绷带紧紧缠住,包括一只眼睛和整个右手,此人正是木叶村火影辅佐, 志村团藏。
 
  「朔茂来了。」团藏随口说了句,声音却是极具威严。
 
  「参见大人。」朔茂行礼道。
 
  团藏心中受用,也不废话,直接问道:「猿飞这次让你过来,不会真的只是 护送军需的吧?」
 
  「三代大人让属下完成任务以后,就以公开身份留下来听从团藏大人的调遣。」 朔茂如实道,虽然他声音平静,但内心却极为忐忑,眼前之人在火影大人心中的 份量比自己怕是重多了,甚至一句话都有可能影响到火影大人的决策。
 
  「看来猿飞是选定了你来接任火影了。」团藏略一思索,竟是直接说了出来。 
  这话朔茂怎么回答都不妥,因此只能闭口不答。团藏自然看出了朔茂的难处, 也不为难他,又道:「你带来的那三个下忍怎么办?那三个小家伙虽然实力不怎 么样,但来头极大,万一出了什么问题猿飞那老东西不会又要我来背黑锅吧?」 
  「请大人放心,三代大人交代过,任务完成以后,就让他们自己回去,以他 们三人的实力,就算碰到上忍,一心想逃的话问题不大。」朔茂赶紧解释道,至 于团藏骂火影『老东西』的话,他也就当没听见了。
 
  团藏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我看这样吧,砂忍那边已经快撑不住了,你 去那边加把火,尽量把他们打到谈判桌上去,然后再集中兵力干掉岩忍。」 
  「是,大人。」朔茂恭声道,却不退下。
 
  团藏一愣,问道:「嗯?还有事?」
 
  朔茂一阵为难,咬咬牙道:「三代大人说『家国不可混为一谈』。」
 
  团藏听完,狠狠一拍桌子,骂道:「老东西,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果然又要 我替你背黑锅。」
 
  「如果没有别的事,那属下就先退下了。」朔茂自然不想在这里找晦气,不 等团藏发话,主动退了出去。
 
  「哎,这个黑锅,看来我是背定了。」团藏见朔茂想溜,也没为难他,看着 朔茂的背影自语道。
 
  火影的这道命令其实意思很简单,家国不可混为一谈,意思就是火影和大名 不能成为一家人,要不然国事就变成家事了,很明显指的就是加藤断了。 
  虽然火影的命令没传过来之前,他已经这么做了,但命令过来后,还是令他 极度不爽,没有这道命令他这么做,就是大公无私,一心一意为木叶计,有了这 道命令,再怎么大公无私都成了背锅侠了。
 
  团藏不由暗道:「加藤断呀加藤断,村子里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久经阵仗 的老狐狸,你的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偏偏你自己总是天真的认为一切尽在掌握 之中,像你这样的情况若能安份一些,以后接替门炎成为高层参谋也不是不可能, 为什么偏偏要有这种想法?」
 
  「世人都说我团藏心狠手辣,可他们却不知道猿飞那老东西才是吃人不吐骨 头的饿狼,他之所以放任你,不过是想榨干你的剩余价值罢了,现在战争也快打 完了,你的价值也不大了,所以就用你这条命来给村子多争取一些利益吧。」 
  「让村子的不稳定因素为村子博取最大利益,再利用我来除掉不稳定因素, 而他自己却高高的坐在火影的宝座上,扮演着一幅老好人模样,末了流下两滴鳄 鱼眼泪,难怪当年能击败我成为火影,我输得不冤啊。」
 
  虽然心里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但团藏还是对旁边的根部成员道:「加藤断 到了没有?算日子也差不多了。」
 
  那根部成员道:「刚到没多久,现在正和纲手大人在一起,估计用不了多久 就会来拜见老师了。」
 
  根部由团藏一手成立,成员也是由他一手调教,所以根部成员一般都称其为 『老师』或『教官』。
 
  团藏听完,不由哼哼道:「他以为控制了纲手,就能控制整个千手一族吗? 哼哼,来村子这么多年连千手一族权力分配结构都没搞清楚,真是可悲。」 
  那根部成员道:「千手一族在村子里本来就低调,一般人很难察觉得到,而 门炎大人顾忌着千手一族的实力,估计也不会告诉他这些,想法天真了些也不足 为奇。」
 
  团藏点点头道:「去,叫他来见我。」
 
  「是。」那根部成员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加藤断在根部成员的带领下走了进来,行礼道:「团藏大人,加藤 断前来报到。」
 
  「哦,小断来了。」团藏放下手中的情报,抬起头来道。
 
  因加藤断身份特殊,又是村子高层之一的门炎的徒弟,所以他并不像别人那 样害怕团藏,笑道:「大人最近可好?老师让我代他向大人问好。」
 
  平时甚是威严的团藏此时也放下了架子,笑道:「门炎倒是有心了,对了, 门炎怎么样?他身体向来不好,别累坏了。」
 
  「老师一切安好,有劳大人挂记了。」加藤断如实答道。
 
  客套完了,团藏也不再啰嗦,直入正题道:「我这次找你来,主要是因为你 的『灵化之术』。」
 
  「哦?请大人吩咐。」加藤断见团藏谈起正事,马上恭声道。
 
  团藏道:「雨忍为了将我们五大国赶出雨之国,一直在研究怎样提取山椒鱼 的毒素在战场上大面积释放,从最近的情报来看,可能快要成功了,所以我希望 你能去刺探一下,如果是真的,就尽量毁掉它。」
 
  「原来如此,大人放心,此事包在我的身上。」加藤断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 来。
 
  灵化之术,是通来灵魂离体来刺探情报或攻击别人,但别人却根本攻击不到 没有身体的灵魂。
 
  团藏又道:「你也不要大意,雨忍首领山椒鱼半藏向来行踪神秘,虽然我们 的情报说他不在这边,但也说不准。」
 
  「大人放心,不管是谁,想要杀灵化状态的我,根本就不可能。」加藤断信 心满满。
 
  团藏这才点点头,挥挥手示意加藤断下去。
 
  「那我就先告退了。」加藤断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加藤断的背影,团藏暗道:「哼哼,半藏那条通灵兽的毒可是能毒到灵 魂的,要不然就凭他半藏又怎么可能和猿飞那老东西并称两大巅峰强者。」 
  团藏一招手,对着黑暗处走出的一个根部成员道:「去给半藏报个信……」 
  源溯三人来到营帐之中,尚未站稳,宇智波启就大喊大叫起来。
 
  「你们什么意思?让我这个宇智波一族第一天才住这种破营帐?还是八个人 住一座,太可恶了。」不仅是宇智波启,就连香彩也是一脸愤愤的表情。 
  她是女孩子,若是八个女生住一起,她倒能接受,但战时哪有那么多讲究, 都是男女混住的。
 
  迎接他们的那位中忍一脸尴尬,只得解释道:「三位,现在物资紧张,我们 实在是腾不出多余的帐篷了。」
 
  「没关系,我们就住这了,你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我们再找你。」宇智波启 尚未开口,源溯便抢先道,其实他也不习惯这种臭哄哄的帐篷,但能同时恶心一 下另外二人,他也就无所谓了。
 
  「那就好,那就好。」那中忍见状,赶紧开溜。
 
  待账中只剩下源溯三人时,宇智波启才一脸揶揄道:「源溯君,没想到这种 连猪都不愿意住的地方你竟然受得了,难道你们千手一族平日里就住在这种地方?」
 
  源溯也懒得理会他,把行李放在行军床上,抬脚就往外走。
 
  香彩这时插嘴道:「源溯君,你要去哪?朔茂老师等会可能会来给我们下达 下一行动的指示呢。」
 
  「刚才在营地附近发现有条河,我去洗个澡,快一个星期没洗了,身上难受 死了。」源溯头也不回的道。
 
  他不说还好,一说出来原来就有些洁癖的香彩顿时也觉得全身难受,但她一 个女孩子又不好意思跟源溯一起洗,心里一阵踟蹰。
 
  「我也去。」宇智波启就没那么多顾忌了,放下行李跟了上去。
 
  香彩见源溯二人都去了,咬咬牙也跟了上去。
 
  来到河边,源溯丝毫没有顾忌有女孩子在场,脱得光洁溜溜,『噗通』一声 跳了下去,宇智波启有些不好意思,只脱了上半身,也跟了下去。
 
  香彩见源溯脱光,俏脸红了红,一跺脚就朝上游走去,在不远处找到一座大 石,躲到大石背后打开了白眼,这才伸出脑袋警告道:「你们两个要是敢偷看, 本小姐挖了你们的眼睛。」
 
  源溯就当没听见了,自顾自在河水中畅游着,宇智波启则是冷哼一声,以表 示自己不屑于做这种龌龊事,但眼睛却时不时的瞟了过去。
 
  没多久源溯游到宇智波启的旁边,见宇智波眼神闪烁,哪还不知道他心里所 想,笑道:「启君,你就不想过去瞧瞧?以启君你的实力,真被发现了她又能拿 你怎么样?」
 
  宇智波启傲然道:「我当然不怕,不过以她那小身板,还入不了我的眼。」 
  「那我就不客气了。」源溯画风一转,突然嘿嘿一笑道,说完双手伸入水中 感受着,突然「水遁,水眼之术」
 
  这是一个C级水遁忍术,控制水中小型生物代替自己的眼睛,用以侦查情报。 
  一条被源溯控制的小鱼跃出水面,扑腾两下尾巴落入水中,欢快的朝着上游 游了过去。
 
  源溯瞟了眼宇智波启,也不说话,闭上眼睛,手作结印状,将视角切换到了 游鱼的身上。
 
  「真不该把话说得太绝了,这家伙怎么尽会一些鸡鸣狗盗的术。」宇智波启 老脸一阵抽搐,后悔不该死要面子活受罪。
 
  小鱼游到香彩附近,就潜进了河底,以免被香彩发现,些时香彩正一丝不挂 的坐在河水中,弯着腰清洗着头发,两腿微微分开,露出了一条粉红色的缝隙, 周边已微微长出了一些绒毛,小胸脯也像两个荷包蛋一样,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这丫头的身材还真是没看头,就这胸,玖辛奈都比她大了不知多少,就更 别提奶牛一样的雨薇了。」源溯心中品头论足着。
 
  「要不,干脆……反正这丫头也不是什么好人,一路上不停的挑拨离间,就 当是利息了。」源溯正打算解除忍术,突然又打算恶作剧一下,便控制着小鱼朝 着香彩两腿之间游了过去。
 
  只见小鱼在离香彩不远处突然一个加速,猛的冲了过去,在香彩两腿间的嫩 缝上狠狠的撞了一下,又猛的一窜,张口在一颗不算太明显的小豆豆上用力一咬 「啊——」香彩突然大声尖叫起来,那声音也不知是惊恐还是欢快。
 
  「香彩,出什么事了?」源溯这边高声问道,手上动作也不慢,一个结印 「水遁,瞬水」
 
  其实就是水瞬身之术,眨眼间就来到了大石旁边,毫不客气的把脑袋伸了过 去,虽然是自己自导自演,但此刻也有些呆住了。
 
  只见香彩此时正一脸惊恐的站在水中,一丝不挂,双手护在胸前,而在河面 上方的两腿根部,一只小鱼正咬住两腿间的某个部位死死不肯松口,一只鱼尾还 不停的摆动着。
 
  「香彩,小心这鱼有毒,我来帮你检查一下。」源溯成心恶心香彩,一脸大 义凛然,一幅要靠近的样子。
 
  宇智波启见源溯正在一饱眼福,心里极度不平衡,也就间接性失忆的忘记了 刚才的话,偷偷摸摸的跑了过来。
 
  香彩也是事发突然,有些懵了而已,此时反应过来,一把拔掉小鱼,小手狠 狠一捏,结束了小鱼罪恶的生命,对着源溯恶狠狠的道:「滚。」
 
  源溯一脸着急的样子,坚持道:「我还是帮你检查一下吧,免得有什么后患。」 
  「柔拳——」香彩怒极,不再顾忌身体被源溯看光,一拳狠狠的打了过来。 
  源溯见状不妙,身子一缩,躲进了大石后面,而恰在此时,宇智波启鬼鬼祟 祟的脑袋伸了出来。
 
  「香彩,怎么了?」宇智波启刚刚说完,还没来得及看,就被香彩一拳正中 鼻梁。
 
  「啊——」宇智波启一头栽倒在河水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