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全球情欲病毒】(06-07)【作者:rex1206】
字数:81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牡丹花学运女王刘芳安
 
  刘芳安就读铭传大学大众传播学系三年级,在病毒发作的第一天,看到新闻 报导的她,便觉得这个议题非常适合做为学运的内容。因此还不到第二天,刘芳 安便马上串连校内的学运社团,接着在串连各大专院校的学运社团,同时在脸书 上串连集会行动。
 
  随着事件的扩大,有着愈来愈多的人注意到病毒发作的事件,而刘芳安的脸 书纷专就像是滚雪球般按讚的人数愈来愈多,而且答应参加这个周末的学运游行 的人数也从原本数百人,短短不到三天就有十万人次打算参加。
 
  最让刘芳安感到骄傲的便是台湾的学运速度领先全球,在刘芳安发起学运活 动后的三十六个小时候美国的大学生第二个发起了学运,而在此之后各国的学运 也如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毕竟病毒的发作是全球性的事件,哪个国家如今发 生了什么事情,都会比往常还要更加来放大检视。
 
  由於刘芳安是全球第一个发起学运的人,因此也受到了诸如CNN、BBC、 法新社等等国际知名的媒体採访,一时让发起活动的刘芳安有些飘飘然起来。 
  而刘芳安也因为外型亮丽,台湾好事的媒体便称之为「牡丹花女王」、「牡 丹花女神」
 
  这一天是周六的下午,刘芳安站在立法院门口搭起的台子上,看着台下数万 的参加者,心中不禁感到激动。手上拿着准备许久的稿子,在清了清喉咙后,便 对着麦克风开始演讲了起来。
 
  「首先,我要感谢你们这此参加此次牡丹花学运的人,你们让我知道台湾人 的力量,让我知道,如果我们遇到了什么危机,一定会在最快的时内集结起来, 向政府发出人民的声音。」
 
  刘芳安那铿锵有力的字句每一句都深深的打动着与会着的心灵,而大家的情 绪便这样被刘芳安感染的变得极为抗奋,但刘芳安的讲稿讲不到一半,刘芳安变 觉得自己的身子突然发热,然后就不受控制了。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刘芳安又怎 么会不知道这就是病毒发作的特徵之一。
 
  这时,在会场的几万人只听见「碰!」「碰!」两声。
 
  原来是刘芳安和主持人庄浚宇手上的麦克风双双掉在木台上碰撞所发出的声 响。而音控组也适的的将声音关去。
 
  这个时候,在现场直播的新闻媒体也纷纷意识到不对,开始停止了直播。而 收到讯号的警方也是从外围将人群开始疏散。但仅管如此,短时间内几万人可能 无法这么快的疏散完毕。
 
  病毒可不管现场的状况,便直接控制刘芳安将身上的衣服脱去。而刘芳安可 能也变成始上在最多人面前裸身的女人了,而原本站在木台边缘的庄浚宇也双眼 迷茫的走向刘芳安。
 
  只见庄浚宇小心翼翼地靠近,走到一步之遥时便不再进,庄浚宇将手伸出, 把刘芳安最后的一丝衣带轻巧地挑掉。而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雪白修长、皮肤光 滑细嫩的绝色少女,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呈现在数万人的眼前,若非刘芳安是在病 毒的控制之下,可能连自杀的心都有了,但是此刻的刘芳安却像是不知道数万的 目光都在她的身上似,还向身旁的庄浚宇搔首弄姿,显然此刻的刘芳安真的是无 力抗拒了。
 
  庄浚宇见眼前佳丽如此娇弱,身为男人岂有不多加宠幸之理?更何况在病毒 的控制下他就算是不想强上眼前的美丽少女恐怕也是不行呢!只不过美中不足的 是现在有那么多人围观,虽然警察已经疏散了一部份的人,不过对於数万参加集 会的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刘芳安只觉浑身酥软无力累倒了极点,别说逃离或抗拒,就连根手指也难动 弹。
 
  三月份正是初春的时节,此刻冷寒的北风正不断的在立法院的门口括起。刘 芳安在演讲的时候穿着厚外套还不觉得有什么。而此刻的她身上不着一丝片缕, 在冷冽的北风吹拂之下,只见刘芳安的娇躯簌簌地发着抖,想要抗拒却怎么也抗 拒不了病毒的控制。在如此寒冷的情况下,刘芳安竟在心底有着些许的期待,也 许当身后的男人和自己开始做那事之后,身子才可以温暖些吧。
 
  突然,刘芳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难道还真的愿意当做女优在那么 多人面前表演交配?刚刚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刘芳安对自己的想法感到一阵害 羞。而这个时候,又是一阵北风吹来,吹得刘芳安瘦弱的娇躯又是一次无法自我 的颤抖着,这个时候的刘芳安才悲哀的想到,就算自己不想当女优表演交配给数 万人观赏,这结果又有何不同?还不是无法挣脱病毒的控制?还不如早早做完早 早结束,此时的刘芳安已经任命了。
 
  庄浚宇此时正上下其手大施挑逗淫戏,而刘芳安美目紧闭,两行清泪不由落 下,可发软发颤的身子,却以抵抗不住男人充满火热的手那无所不及的抚摸。 
  庄浚宇手段着实火热,刘芳安虽是心有不愿,但肉体的本能哪里是芳心所能 抗拒?刘芳安身体那情欲的本能已被挑起,愈来愈抗不住男人的爱抚,那本能的 渴求却无法掩饰。此时在警察的疏散下,台下已经只剩下数千人,而这此人也发 现刘芳安虽是在病毒的控制下,身体却还是本能的渴求着男人的爱抚,因此这些 人不禁低声细语着向旁边的人讨论着刘芳安的本能反应。
 
  「没想到牡丹花女王是如何的淫荡,在万人面前被奸淫还可以动情。」「我 以前真是看错牡丹花女王了,现在我再也不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了。」「还说希 望挣取女性同胞的福利,我看她根本就是期待着身体里的病毒快点发作吧,这个 淫荡的女人。」
 
  台下的批评声不断的传来,让刘芳安听得非常的难受。难到自己就愿意这样 吗,可是和男友分手多年,自己的身子早已极度渴望男人的爱抚,在病毒发作后 身体有这样的反应无可后非,这和是不是在人群面前完全没有一点关系啊。但刘 芳安现在可是有口难言,不管刘芳安做出如何解释,只会让情况更加的恶化。更 何况,刘芳安在病毒的控制下,还无法开口解释呢!
 
  渐渐的,身子在寒风之中随着庄浚宇的魔手起舞发热发烫,无论哪处肌肤, 被他抚触之时都是一般热火传了进来,火热的情欲令刘芳安身子不由阵阵发热, 那透骨的寒气一丝丝地被驱赶了出来,尤其当一对浑圆柔软的美峰被他捧在手里 恣意疼怜之时,体内的烈火犹如火上加油一般,蓬地烧了起来,烧透了刘芳安脑 海,灼得她神智迷糊,差点没晕了过去。
 
  手中抚揉着刘芳安前凸后翘、说也说不出有多么美艳的裸胴,庄浚宇虽是几 番尝试,但刘芳安任他膝盖怎么顶挺,就是打不开刘芳安玉腿的紧夹,但他也不 急;虽见刘芳安柳眉紧皱、眼角含泪,一副不愿屈服却无法抗拒的可怜模样,胯 下肉棒不由更挺,但刘芳安那娇嫩的肌肤、曼妙的曲线、既青春可人又成熟妩媚 的胴体,在在都令人爱不释手。
 
  庄浚宇俯下身去,双手托住刘芳安娇翘的雪臀,感觉着她的肉感紧实,还不 忘吻住她饱挺媚人的美峰,一左一右地吸吮舔舐起来。
 
  庄浚宇这般施为可就苦了刘芳安,她虽是不愿变得如此,但此时的身子敏感 已极,若庄浚宇一上来便雨暴风狂的强抽猛插,或许她还能忍得住,但这般温柔 诱引之下,心中虽是恨意愈深,噁心之间愈是想要呕吐出来,打从心底想要抗拒 他所施加的手段,但身子却是愈见酥软。
 
  庄浚宇直扣要害,那火辣的手段令刘芳安护守的本能渐渐败退,幽谷之中渐 渐溢出了湿润,令玉腿愈来愈难紧夹,终於在庄浚宇再一次的叩关之中,玉腿给 他硬是破开了一条缝儿。
 
  好不容易将刘芳安仙关门开启,庄浚宇这等风月老手岂会放过良机?他一声 沉哼,那硬挺到发疼的肉棒向上一顶,已刺入了微启的玉腿之间,那难以想像的 火烫竟似比自己的前男友还有粗大,已然情迷意乱的刘芳安哪里经受得住? 
  她一声娇吟,身子一僵,逆流而上的肉棒却是勇猛地令她玉腿一点一点地分 开,沁出的蜜汁也愈来愈多,从涓滴的小溪渐渐变成了汹涌的河流,等到庄浚宇 肉棒顶到幽谷口时,灼烫的刺激令刘芳安上身一弓,蓓蕾在他口中又挺了半分, 一双玉腿再也遮掩不住,幽谷已全然暴露在他的攻击之下,只待庄浚宇上马刺入, 便是一场云雨野合。
 
  虽说被迫得如此,但刘芳安在心中暗自比较,便觉庄浚宇的手段终不若前男 友的高明,刘芳安便是欲火焚身,也不像被前男友玩弄时那般身心酥茫、无可自 拔,也不知是否芳心还有抗拒的缘故,想到被庄浚宇这般玩弄,心中只欲作呕的 她轻咬银牙,摇了摇头,强撑着否认了下来,美目虽是紧闭、泪水却是不断,怎 么也不肯就此崩溃臣服。
 
  没想到刘芳安到此刻能还撑持着理性,庄浚宇虽不由暗自称奇,这女子竟有 如此定力,即便欲火焚身、那幽谷早已准备好接受自己的插入了,还能没被欲火 冲昏了头脑。
 
  在万人之前野合虽是刺激,却也令人有种不想忍耐、尽情奔放的冲动,庄浚 宇轻轻地在刘芳安傲挺的乳上咬了一口,令刘芳安不由娇声呻吟,又媚又甜的令 人为之销魂。
 
  胯下肉棒一挺,已然攻入了刘芳安幽谷之中,直觉幽谷紧凑嫩滑,虽是柔嫩 缩紧一如处子,夹吸之间却充满了成熟老辣的劲道,当真酥的人心都麻了三分。 
  庄浚宇不由沉哼,双手托紧刘芳安隆臀,把她压紧树上,肉棒一下接着一下, 火辣刺激地向上插入,虽是紧凑狭窄,仍是勉力全根而入,尽力攻入最幽秘的深 处。
 
  一边不留情面的挞伐着刘芳安的理智,一边肉棒勇猛地直透深处,下下攻上 重点、次次施尽全力,庄浚宇手上决不放松,将刘芳安压紧演讲台边,空出的双 手正好享受着迷人娇媚的曼妙胴体,所到之处无不诱起一波波的淫风浪雨。他绞 尽脑汁,他所能用上的手段一点不留地用在刘芳安身上,再也不肯保留。
 
  本已被他勾起了本能淫欲,刘芳安虽是心痛若死,想抗拒又想呕吐的厌恶感 盘旋在心头,但体内淫功之威比想像中还要强烈,迫她向那淫欲臣服,待到庄浚 宇的嘴又一次咬在乳上,又痛又爽的令刘芳安心花怒放之时,她终於再也忍不住, 一双玉手环到了庄浚宇头上,压着他的头埋到自己胸前,更为火辣刺激的玩弄她 的美峰,一双玉腿大大分开,好方便那肉棒尽情地偷香窃玉,直觉幽谷被他干的 爽利,火辣的快意直透胸臆。
 
  庄浚宇的每一次抽插,都令幽谷泄出霪霪雨露,美得令刘芳安忘形,唯一能 做的就是咬紧银牙不让满溢在胸的快美脱口而出,可鼻中却不住透出诱人的鼻音, 泪流满面却难抑本能情动,那欲迎还拒的诱惑令庄浚宇的攻势愈发勇猛了。 
  见这美女容姿艳丽,娇躯每一寸透的都是露骨的诱惑,虽说强自忍耐,但蹙 眉苦忍的模样反而令男人更加涌现征服蹂躏的冲动;幽谷之中夹缀吮吸的感觉火 辣辣的满是劲道,酥的庄浚宇连背脊都麻了,只觉得肉棒上头似被无数张小嘴吸 吮、被无数根香舌舔舐,酥麻的滋味真令他有股发泄的冲动。
 
  庄浚宇快活之余不由暗凛,这女子还真生了个无比诱人的美好肉体,简直就 像生来就要沉迷於男女云雨欢合一般,此刻那淒然强忍的模样更让他难以忍受。 庄浚宇本还打算用些数浅一深的淫技,好好享受眼前美女火热的肉体,现下庄浚 宇根本管不了这些了!他喉里猛出哼声,肉棒不住冲刺,愈干愈深,愈突愈猛, 在那幽谷之中大逞淫威。
 
  被庄浚宇这样冲击,刘芳安只觉心痛欲碎,偏偏身体却似背叛了自己一般, 无比欢快地承受着庄浚宇的冲击,肉棒竟似已渐渐触及敏感花心,那美妙的滋味 令肉体本能地缠紧了入侵者,不住向其献媚邀宠,火烫的刺激愈来愈近敏感之处, 竟令刘芳安颇有种一泄如注的冲动。
 
  刘芳安咬紧银牙,忍耐着想要泄身的滋味,眼角清泪沁然,拚命努力的想要 抢回身体的控制权,可是全世界都没有任何人成功在病毒的手中夺回身子的控制 权,刘芳安又怎么可能特例,当然刘芳安所有的努力都只是徒然罢了。但更让刘 芳安羞愤欲绝的是,在她拚命的反抗之下,病毒却不知感应错误还是怎么,刘芳 安只感觉自己愈是低抗,自己的幽谷便更加的紧吸,令庄浚宇喘息得愈发的急了, 颇有种想要射精的感觉,而刘芳安自己承受的快感也愈益强大,花心在庄浚宇的 刺激下愈来愈酥麻了。
 
  终於在一波高过一波的刺激之中,庄浚宇受不住那种夹缀缠绵的滋味,首先 败下阵来,只听得庄浚宇一声虎吼,一股酥透身心的快感席卷而来,令庄浚宇整 个人都麻了,一股热精火烫强劲地射了出来,似是再也忍不住般激射而出,灼的 刘芳安花心阵阵酥爽,终於也泄出阴精。
 
  而那酥腻麻人的阴精泡住肉棒的顶端之时,强烈的快意之令庄浚宇差点没昏 了过去,不由自主地搂进了泻身后软绵无力的刘芳安,肉棒紧紧抵住深处,欢快 的喘息间竟又射了一发,火烫的精液带着阵阵热力,直烘的刘芳安子宫与花心等 处,烫得她身心皆酥,终於忍不住哼叫出声,倒在平台上一动也不动。
 
               □□□□
 
  新闻报导对於今天的事件总是以「最幸运与最不幸的女人」来描述刘芳安, 为什么说刘芳安是最幸运的女人呢?因为刘芳安在发作的时候只有主持人一个男 的站她一起站在台上,而刘芳安半径十公尺内的男人全部都在台下,而病毒控制 下的男人似乎不懂得如何爬楼梯上到台上,因此一直到刘芳安病毒停止发作后, 那些台下的男人一个也没有上台。也因为这个原因,让刘芳安成为全世界第一个 女人发病后只有和一个男人做爱。
 
  因为病毒只有在女人半径十公尺有超过十个男人的情况下才会发病,少於这 个数字的话则是一直不会发病,所以目前为止只要是发病过的女人,都至少会同 时跟十个男人做爱过。而刘芳安的例子出来后,便让全世界的人看到了一丝曙光, 也许只要把女生关在笼子里,然后撑到发病结束,这样就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 
  至於为什说刘芳安是最不幸的女人呢,因为她是在集会的时候发病的,所以 在人数最多的时候,有超过一万人在关注刘芳安和庄浚宇做爱的过程,这也是世 界上人数最多的一次。
 
  经过了这一次的事件之后,还没有发病过的女人在参加集会之前都一定会非 常谨慎的考虑,因为如果一但在集会的时候发病,那丢脸的程度绝对比正常情况 下发病还要严重个百倍千倍。
 
               □□□□
 
  刘芳安在医院检查没什么事情后,就马上又回到牡丹花学运的现场,刘芳安 现在也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反正自己早就发病过了,也不可能再发病一次。所以 刘芳安马上又回到了现场,但她却没脸再上台了,所以只打算在台下当个支持者。 
  但,悲剧还是发生了,刘芳安又再一次的发病,而这一次刘芳安的半径二十 公尺的男人全部也都受到了病毒的控制和刘芳安交配了起来。
 
  要知到参加集会的人密度有多高,而且几乎所有的女性在第二天都不敢参加 集会了,所以刘芳安半径二十公尺的几乎都是男人。超过一千平方公尺的范围内 有着将近千名男人都在刘芳安的体内留下了自己宝贵的子孙,那场面何止浩大! 觉对超乎了人类的想像。
 
  而这件事发生后,那些正在实验笼子试验的机构纷纷停下了自己的试验,病 毒再一次证明自己不是好糊弄的,如果最后没有超过十个男人在身体内留下精子 的话,还是会发病第二次,而这一次的范围还会再加大两倍。
 
  这也造就了刘芳安完完全全的悲剧,在一天内和近千名男子做爱,应该又是 另一个人类史上的记录。
 
            第七章学生会长白筱筑
 
  白筱筑是国立台中教育大学谘商与应用心理学系的大三学生,她在这次的学 生会长选举中胜出,成为中教大的学生会会长。
 
  白筱筑处理事情非常出色,一丝不苟的做事态度加上出众的领导能力。而且 白筱筑本身也是一位容貌出众的少女,一头乌黑的秀发永远又黑又直,虽然对不 熟稀的人种是板着一张脸,但是学生会内的人却知道,只有和白筱筑混熟了后, 就会发现白筱筑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在学生会内,就不知道有多少的学弟和学长们,都偷偷的仰慕着白筱筑。 
  在中教大学生会的金费之中,除了学生们每年固定缴交的学生会费之外,最 重要的就是一年一度的校园园游会。
 
  校园园游会交由学生会主办是中教大的传统(纯属唬烂,作者君不读那), 场地的归划,店铺的划位,活动的流程等等都由学生会一手策划。虽然事情繁多 非常複杂,但是那些店铺的租会都将成为学生会的金费来源,而且经过这一连串 的策划后,对每个学生会成员的能力都有着巨大的提升。
 
               □□□□
 
  在一家餐厅的包厢内,白筱筑正和舞台的供应场商洽谈场地使用费的事情。 这是白筱筑最不喜欢的工作,但却是不得不作的工作。在她看来,两间公司之间 如果有业务往来,应该就用公文来往即可,如果要讨论什么事项,那么便来一场 正式的谈判即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谈论园游会中的舞台问题。 
  白筱筑看着对面的蔡霁轩蔡老闆,眉头不禁皱了皱。年轻的蔡老闆说不上帅, 可是也不虽看。但也许是当上老闆整天喝酒应酬的缘故,才四十出头岁,肚子就 大的跟什么一样,白筱筑都怀疑蔡霁轩能不能用走的走完操场一圈。
 
  而且人胖没有关系,重点是蔡霁轩看她的眼神总是充满了不怀好意。眼睛里 那充满淫秽的思想,又怎么能瞒得住心思细腻的白筱筑呢。而且在和蔡老问应酬 的期间,蔡老问一直用各种理由想要让自己喝酒,其中的不怀好意又怎能不让人 发觉呢?
 
  还好此行不只自己出来,还有学生会另外三男一女,连自己总共五人。也因 为总共五人的关系,所以蔡老闆也不太好强行动手。而白筱筑也常常巧妙的将酒 推给了在场的大一大二学弟。
 
  快到尾声的时候,蔡老闆也许是真的喝醉了也许是装的。总之,蔡霁轩便手 上端着一杯酒,绕过桌子走向白筱筑。到达白筱筑的面前的时候,蔡霁轩开口说 道:「说吧,白小姐,要我开多少价,你才愿意睡到我的床上?」
 
  虽然听到蔡老闆如此不甚的话,白筱筑还是只能强忍着怒火的说道:「蔡老 闆,您喝醉了,说什么我听不懂。」
 
  「别装了,」蔡霁轩的声音明显加大了几分:「你这种外表的人怎么可能到 现在还没有尝试过那种事,我看你早就被不知道多少人上过了吧?」
 
  听到这句话,白筱筑真的生气了,於是开口说道:「蔡老闆,说话请给我放 尊重点,不然明天过后我们就在法院见。」
 
  「呦,小女娃儿很厉害嘛!」蔡霁轩露出了不屑的态度说道:「这不是事实 吗?你看看我只是挑拨了几句,你的下面恐怕早就湿了吧!」蔡霁轩说完后,竟 然还伸出手,想要确任看看白筱筑的下体是不是真的湿了。
 
  看到蔡霁轩不但口出秽言,甚至还动手了,白筱筑生气的把蔡霁轩的手拨向 一旁。而中教大学生会的三个男性也纷纷站起,以随时出手保护白筱筑。
 
  但就在这个时候,白筱筑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动不了,而且还自己主动脱衣, 白筱筑又哪能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
 
  一滴泪珠从白筱筑那充满不甘的清秀脸庞上滑落,让人看了更加的不舍。 
  白筱筑突觉得纤腰上头一双粗糙的大手箍了上来,背后那人动作好快,一上 来便挟住了自己纤腰,还不住摸索,也不知是恰到好处还是对方有意,竟不知触 着了哪个连白筱筑自己都不知道的敏感穴位,令她娇躯登时一酥,力气顿消。白 筱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病毒的控制停止了,自己也一样连反抗也反抗不了,没想 到洁身自好的她,最后却成了淫色老闆的囊中之物,她甚至来不及喝骂叫喊,一 根火烫的肉棒已恶狠狠地顶了过来,在她雪臀处一下下火烫的戳刺,不一会儿已 寻到了路径,硬是刺穿了白筱筑幽谷,强行进入了白筱筑的娇躯之中。
 
  蔡霁轩毫无前戏地攻入了白筱筑娇躯,让白筱筑的大脑瞬间当机,完全无法 思考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筱筑只觉的自己的下体就像是炸裂开来,产生的无穷无尽的疼痛,一种白 筱筑这辈子都没有过的疼痛。这个时候的白筱筑甚至想到,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 想到自己将自己的处女膜戳破,或者找个温柔的男子献出自己的第一次,也比这 样不明不白的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粗爆的对待还来的好吧。就算是用最轻缓的速度 撑破那层膜,也会产生无比的疼痛,更何况被一个连肉棒上都是肥肉的男人,连 前戏都没做,就将他那根肥厚粗大的肉棒强行塞入自己那还未开发的乾燥小穴, 然后一插到底。
 
  白筱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阴道流出来的血,是那宝贵处女膜破掉的血液,还 是阴道由於太乾燥而被肉棒磨破皮产生的血液?
 
  白筱筑不知道,白筱筑只知道现在的下体火辣辣的疼痛,就像是用数十根针 不停的刺着自己的下体那般的疼痛,痛到白筱筑浑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白筱筑受到了病毒的控制,虽然万般的疼痛,但却无法予以反抗,只能被蔡 霁轩的大手压得上身低伏,雪臀高挺,任他为所欲为。
 
  蔡霁轩干得一会,白筱筑的惊惧这才歇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愤 怒和悲切。
 
  她可不是淫荡女子,虽然有着出色的外表,但是有追求的她,不知道拒绝了 多少优秀男子的追求,连中教大的校草和校男篮队长也被自己拒绝了。因为白筱 筑知道如果交了男朋友之后,自己可能就无法全力的追逐自己的梦想了。所以白 筱筑这辈子还没有交过男朋友,更不要说有床上的牲验了,而现在,却因为病毒 发作的缘故,一个不慎之下被蔡霁轩给强奸了!
 
  偏生体内敏感的肉体在病毒的控制下已然动情,蔡霁轩干的虽猛,一点也没 怜花惜玉的感觉,幽谷的痛楚却是愈来愈轻微,渐渐的,白筱筑甚至已轻开始感 到了快感,那感觉令白筱筑不由得脸红心跳,快感和羞愤两相夹攻着她的芳心, 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