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茗烟传】(1-10)作者:coldrocky

                茗烟传

字数:74799
下载次数: 63






                引子

  虽说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正是那:运退黄金失色,时来黑铁生光。

  看官且看,那贾史王薛四家家道败尽,乃自取之祸。不过有道是恩怨分明,做孽的,自当受苦受难;那行善的,怎会得无妄之灾呢?原来其中还另有故事。
  有道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切祸福,自作自受。

  话说京师近郊,有一叶姓商贾之家,父亲常年在外,一年不得见一次面。家中有一独子,因不及起名,就叫叶子。此子到聪明伶俐,虽上过两年书,因家中没有向上之念,也就歇了。至此更是无人管束,成日里疯玩。

  十岁那年,其父时来运转,倒赚了千金回家,虽说财不外露,三个族叔到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不料塞翁失马,焉知非富。才刚进家门三五天,身上沾染的时疫就发作了,连妻子也染上了。这个病甚是凶险,三位族叔乘机上门,名为探视照顾,实欲霸占家产。开始还是偷偷摸摸,后来干脆是明目张胆,翻箱倒柜。可怜鹊巢鸠占,把个叶子倒逼的流落街头。不上两日,夫妻双双病亡。三为族叔只忙着你争我夺,那有空管殡葬之事。叶子到颇有决断,卖身葬父母。恰巧贾府的宝玉宝二爷要一个伴读书童,见叶子清秀伶俐,便买了回来,取名茗烟,倒算脱出苦海。

  那宝玉见茗烟聪明伶俐,不仅让他照料院外的书房,外面跑腿的事也都由茗烟打理,更为了方便,禀明王夫人,让茗烟住在了怡红院外的一间小屋内。宝玉待人随便,不管丫头小姐,只喜姐姐妹妹的乱叫,带的茗烟也姐姐妹妹的混叫,茗烟聪明伶俐,又颇讨人喜欢,故大家也到不太跟他计较。

             一、茗烟初明闺中事

  「茗烟!茗烟……」只见一个俏丽的姑娘一阵风一样地冲进了茗烟的屋子,揪着茗烟的耳朵就往屋外跑。

  「啊!饶命啊!饶命啊!晴雯姐姐,你就不能轻一点!哎哟哟,好疼啊!」
  晴雯放开了茗烟的耳朵,插着腰说:「都这么晚了,还赖着不起来,二爷叫你呢!下次再让我看到,非揭了你的皮不可!」

  「好了好了好了,我这就去。」茗烟捂着耳朵一溜烟往厢房跑去。

***********************************
  茗烟?!嘻嘻,对,那是我。我是宝二爷的书童。我不仅照料二爷院外的书房,二爷外面跑腿的事都是我打理的。二爷身边的事就是几个大丫鬟照料的,象袭人、麝月、秋纹,对了还有刚才的晴雯。晴雯姐姐是怡红院里最漂亮的,虽然脾气有些躁,嘴也象刀子一样,不过我觉得她是刀子嘴豆腐心,至少,至少她还从来没有揭过我的皮呢!

  作者在一旁道:「行了行了,你都是主角了,还怕没表现的时候啊?快闭嘴!」
  茗烟:「不行!你总是把我当符号一样摆弄来摆弄去,又不顾我的感受,当然要多讲两句!」

  「我可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少年哟!咳咳,至少最开始是,后来就被这个变态的作者命人玷污了!我好惨啊!嗷!不要打我!」


  茗烟又冒出了一个头:「最后说一句,宝二爷是个没大没小的主,脂粉堆里姐姐妹妹的乱叫,带的我也姐姐妹妹的混叫,还好她们都和我关系不错,到也不太跟我计较。嗷!又打我!」


***********************************
  「二爷,我来了,有什么事?」

  「茗烟,准备车马,我们去薛大爷家。」宝玉一边整理着衣物,一边对茗烟说。

  「哦,二爷,可是昨儿个说的赏戏啊?」

  「对,你到还惦记着嘛!」宝玉笑着说道。

  「好啊!我马上去!」茗烟忙忙往外跑。

  「哎,你可照料点二爷,别喝太多酒,也别乱跑啊!」袭人忙嘱咐茗烟道。
  「知道了,袭人姐姐你放心吧!」茗烟人已经跑到院外了。

  宝玉和茗烟正往院外走,经过稻香村时,不期遇到了李纨。宝玉忙问安道:「嫂子可好?」

  李纨笑着回道:「好好好……对了,二爷休走,嫂子有话要说。」

  宝玉停步问道:「嫂子有何事?」

  李纨道:「最近凤姐病了,家中大小事物都要我和探春照料,我实在没空照看兰儿了。可是身边的几个丫头都不中用,嫂子实在不放心,想求二爷白天照看照看兰儿,顺便也教他读书写字,莫耽误了他。」

  宝玉最近忙着和几家的公子饮酒看戏,赏花评词,哪愿意被李纨拘住,可又不好推托,想了一想,说道:「嫂子,最近宝玉时常不在家,难以把贾兰照料周全。不如这样,我叫茗烟每天来照料贾兰,若我有空闲,便来教贾兰读书写字如何?」

  李纨上下打量了清秀伶俐的茗烟一番,笑着说:「那也好,茗烟你明日辰时来稻香村吧。」说完便离去了。

  「二爷,我不行啊!我要走了,你可就没人照顾了啊!」茗烟刚反应过来,就忙对宝玉说。

  「去去去,我身边还有李贵嘛!」宝玉笑着对茗烟说,「你就别想了,好好照顾贾兰,如果珠大嫂子满意,我就放你几天假如何?」

  「那好啊!谢谢二爷!」茗烟挠挠头皮,笑着说,「二爷,我们还是赶快到薛大爷那里去看戏吧!」

  第二日辰时,茗烟到了稻香村,李纨吩咐了几下便离去了。那贾兰才五岁,还未到上学堂的年纪,正是最顽皮的时候。不过茗烟也不过十五岁,少年心性,到很快和贾兰打成一片。未到晌午,厨房便已送来午饭,这二人更是狼吞虎咽,刹那间便吃完午饭。贾兰毕竟年幼,又玩了一上午,此时便要睡觉。

  贾兰对茗烟说道:「茗烟哥哥,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茗烟说:「不好吧?我是下人呀,怎能和少爷一起睡啊?」

  贾兰拉着茗烟的手说:「没关系啦……你和别人不一样啊!再说我没人陪就睡不着啊!求求你啦……」

  「好吧好吧!你可别闹啊!」茗烟无法,便陪贾兰一起上床睡觉。

  闹了一早上,茗烟也乏了,看贾兰睡着,便给他盖好了薄被,自己也迷糊过去了。

  刚过小半个时辰,茗烟便醒了。他刚准备下床,忽然听到一阵轻柔的脚步声传来。此时下床已经来不及了,茗烟忙闭上眼睛装睡。

  只听那人走到床边,便轻轻地撩起帐子。茗烟闻到一股幽香入鼻,就偷偷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李纨——她定是放心不下,中午便抽空回来一看。只见李纨弯下腰来,两手越过茗烟,轻轻给贾兰掖了掖被角,又爱怜地抚摸了一下贾兰的小脸蛋,直起腰来顺便扫视了一下茗烟。

  「啊!」李纨忽然叫了一声,又连忙用手捂住了嘴。茗烟正傻呆呆地偷看着李纨,听到叫声还以为李纨发现自己偷看,忙闭上眼睛,却半晌没有动静。又偷偷一看,双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也差点叫了一声。

  原来此时正值盛夏,茗烟上身赤裸,下身也仅有一条短裤,此时又刚睡醒,小弟弟已经高高撑起一顶帐篷了。李纨盯着这顶帐篷,脸上觉得像火烧一样,呼吸也急促起来。茗烟只见李纨丰满的胸脯急速的起伏着,过了一会李纨一只手按住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逃离了贾兰的房间。

  当夜,两人都没睡好。

  茗烟想起那尴尬的场面,到现在都还觉得丢人。他想:「明天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大奶奶看到那般尴尬的场面了,我可丢不起这个人。」想着想着脑海中又浮现出李纨红红的双脸和那丰满的胸脯起伏的样子。「原来李纨姐姐长的那么漂亮啊!」茗烟想到此,心猿意马起来。茗烟直到迷糊过去,脑海中还是反复浮现着那对隐藏在衣服下李纨的丰满的奶子。

  李纨也一样,常年寡居让她如干柴一般;平时还好,自己解决解决也就过去了,今日碰上了茗烟这把烈火,干柴上也就不免开始冒出青烟了。翻来覆去的她在迷迷糊糊中摆脱不去脑海中茗烟下面那高耸的帐篷的样子,渴望着帐篷下那根不知有多么粗壮的肉棒。

  第二日中午,李纨本不愿意回去,但不放心兰儿的她还是回去了。茗烟也本不愿再在兰少爷的床上睡,无奈贾兰不放;又不愿脱得只剩一条短裤,无奈天气实在太热。在心中一种莫名的悸动中,他又摆出了和昨天一样的姿势,不过胡思乱想的他却始终没有睡着。

  忽然一阵脚步声又从门口传来,「来了!」茗烟想道,赶忙闭上眼睛放松全身——除了小弟弟。茗烟听着脚步声,觉得和昨天的脚步声相比似乎多了一点迟疑。

  只见李纨走到床边,撩起帐子看了一下兰儿,便偷偷的开始观察起茗烟来。
  十五岁的茗烟还未发育完全,略显单薄的身体却让李纨怀念起刚成婚时的同样单薄的贾珠,裤中风光虽然没有昨天醒目,让李纨没有起一丝疑心,却让她多了分遐想。

  虽然有些心理准备,李纨的脸还是越来越红了。她觉得自己这把干柴在茗烟这堆烈火旁烤得越长,浑身的青烟就冒得就越厉害。李纨看了一会茗烟,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力,直把自己往茗烟身上推。幸好,一股羞耻之心油然涌出,把自己缓了一缓,李纨忙掉头跑开了。

  茗烟见李纨的眼睛向自己的脸上看来,忙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偷偷看李纨,发现她今天胸脯的起伏没有昨天的大,脸也没有昨天的红。突然李纨吸了一口气,似乎有点紧张,转身逃走了。

  在李纨离开后,茗烟坐起身,有些失望地轻轻拍打着自己小弟弟的头,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差劲?软绵绵的,比昨天差多了。你看人家李纨姐姐对你都不满意。」

  这天晚上茗烟睡的很好——他要养精蓄锐,再现鸡鸡雄风。不过李纨却始终没法平复心中的欲火,开始了自慰。

  李纨一只手抓住自己白嫩而硕大的乳房,使劲地掐揉着;另一只手抚摸着花瓣,快速地摩擦着。

  「啊……啊……哦……哦……嗯……嗯……」

  李纨闷哼着,往常她能很快地获得高潮,今天高潮却迟迟不来。在自己的抚摸下,李纨觉得乳房象是要炸开似的,胀得让她难受,阴道也感觉更空虚了。她一手摸向了硬梆梆但是十分敏感的乳头;另一手把一根手指伸入了阴道,似乎要填补那无尽的空虚。

  「啊……啊……啊……」

  李纨的脑海中贾珠的影像慢慢变成了茗烟,又从茗烟变成了贾珠,两个人似乎合二为一了。李纨喊叫声也变了。

  「啊……相公快点来干我啊……快啊!纨儿受不了了!茗烟!我要你的鸡巴!
  我要你的鸡巴来干我啊……嗯,好粗好长啊!「

  贾珠的面容渐渐在李纨的脑海中淡去,那坚挺的帐篷又浮现在她的心头。没有直接看到茗烟的小弟弟,反而给李纨以更多的想象。

  「啊!我要!我要我要……」

  李纨的双乳已经变得红彤彤了,下面也湿的一塌糊涂。阴道中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三根了。李纨突然觉得子宫内一阵痉挛,一股爱液飙射而出——她终于高潮了。

  第三日中午,茗烟又假寐而待,养精蓄锐后的小弟弟,帐篷撑的特别高。终于李纨又走到了床边,只见她仔细看了看茗烟,又想了想,轻轻抱起贾兰,飘然而去。茗烟先是吃惊,然后十分沮丧,心想以后大概再没有机会看到李纨了。
  茗烟刚想起来,忽然又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李纨安置好了贾兰,又奔茗烟床前而去。她再次看见茗烟高高的帐篷,只觉得欲火如焚,阴道中奇痒无比。

  李纨解开外衣,又褪去了小衣,赤裸的爬上床去。她还怕惊醒茗烟,轻轻拉下茗烟的短裤,只见一根赤红粗大的阴茎从裤中弹出,越发显得坚挺无比。
  李纨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了,一手握住阴茎,缓缓便欲将它套入已泛滥成灾的小穴中去。刚进了半个龟头,茗烟便忍不住了,突然抓住李纨纤细的腰身,翻身过来,反把李纨压在身下,用力一捅,全根尽没在李纨的阴道中。

  「啊……」

  两人同时呼出一声,都觉得如登仙境。茗烟发现李纨的下面窄小温暖,肉棒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不过他的注意力被李纨那对白皙的乳房吸引过去了,两眼死死地盯着,口水似乎都要流下来了。

  他的禄山之爪紧紧握住了那肥美的山丘,觉得全身热血沸腾。茗烟的双手没有就此停下来,他使出了浑身解术,抓、握、揉、捏之下,李纨的双乳在他的手中变幻着形状。茗烟的嘴也没有休息,只见他一会用舌头舔,一会用牙齿轻咬着李纨已经变得坚硬的乳头。

  「啊……啊……啊!」李纨顺着茗烟咬乳头的节奏呻吟着,双手更是紧紧抱住茗烟的脑袋。

  茗烟的嘴在李纨的乳房上留下一滩口水之后,又直奔李纨红润丰满的双唇而去。茗烟流连忘返于李纨甜美的小口和柔软灵活的香舌之间,双手则不停的照料着李纨白嫩硕大的双乳。

  过了一会,气喘吁吁的李纨推开茗烟的嘴,说:「下面,下面快动啊!」
  茗烟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几乎本末倒置了,李纨丰满柔软的双乳和甜美的小嘴几乎让自己忘了下面那紧紧握住自己肉棒的小穴了。

  茗烟开始在李纨的阴道中抽插着,强烈的快感从肉棒上传来,茗烟开始加快进出的速度,但是李纨柔软的双乳无法提供有力的支持,茗烟只好略带遗憾地把自己的双手从乳房移到了李纨的纤腰上。不过随着茗烟的抽插,李纨的双乳就在茗烟的面前不停的晃动着,看的茗烟是兽性大发,用上全身的力气在李纨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啊!相公……啊!茗烟你好厉害啊……啊!好粗好长啊!」

  李纨随着茗烟的抽插,呻吟声越来越高。而阴道中爱液犹如泉涌,润滑着茗烟的肉棒,也随之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吼……」

  大约在几十下之后,茗烟初次上阵的肉棒终于顶不住了,他狠狠地把肉棒插入了阴道的最深处,精关大开,浓稠而滚烫的童子精都深深注入了李纨的子宫之中。李纨被热乎乎的精液一烫,顿时也达到了高潮,「啊……」随着一声尖叫,一股阴精迸射而出。

  达到高潮的二人闭着眼睛,搂抱在一起,享受着这绝顶的快感。一会两人又同时睁开双眼,李纨脸一红,在茗烟耳边说道,「我守了五年寡,没想到今天却失身于你,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啊!」

  茗烟笑嘻嘻地说:「李纨姐姐,你放心吧!不如我们再来一次?」说着就把脑袋往李纨的双乳间钻。

  「别闹了,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李纨推开茗烟的脑袋说。看着茗烟始终盯着自己的乳房,李纨轻轻一笑,说:「你怎么老惦记着我的小妹妹啊?」
  「我就是喜欢嘛!谁要她又软又大呀!简直太美了!」

  李纨这时已经穿好衣物,听到此言,心里美滋滋的,又和茗烟吻了一下。李纨脸一红,对茗烟说:「明天中午我再来。」便忙忙离去了。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