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魔大都市】(全)
淫魔大都市


排版:zlyl
字数:48204字
TXT包:



             第一章赤月夜之天使

  「呀啊啊!」少女的惨叫声响彻新东京的暗夜,使我不由得停下脚踏车,回头一望。

  「达夫!去为我买东西!」当母亲叫我出去,就在骑脚踏车到药房的途中。
  那天晚上……

  我见到了超乎想像的可怕景象。

  从少女的声音判断,她目前的遭遇可能很糟,可是我也极为恐慌,无法前去帮助她。

  双脚就像被地面吸住一样,动都不能动。

  五个凶恶的男人,正在追赶着一位可爱的少女。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少女被露着奸虐目光的男人围住的样子,映入我的眼帘。

  「哈啊!哈啊!哈啊……」

  害怕到极点的少女,上气不接下气的想逃入小巷,但四周却被几个大男人毫不留情地阻挡着。

  「救我……救命……」

  少女像是十七岁左右的高中生,身上穿着迷你裙及水手服。

  晃动的迷你裙下,是一双穿着白色袜子的细瘦大腿。

  一个男人拾起少女掉落的书包,翻出她的学生证看了一般后,高兴的叫道:
  「哎呀!是应兰学园的千金小姐耶!好久没娴秸恻N高级的了!叫做美里小姐是吧?」

  应兰学园,不就是我的学校吗?

  相对于我这种吊车尾考上的苯男生,学校的女孩子们,每个都长得又聪明又可爱,千金小姐更是特别多。

  她好像是二年B班的光山美里……

  她是去年校庆时,获选为MISS应兰第二名的女孩。

  我拼命睁大眼睛确认。

  没错,是光山美里!

  「得去救她!」我热血沸腾,紧握的拳头不禁更加用力。

  「至少要为她做些什么!」可是我却畏惧得不敢走向前。

  我放眼四周,想寻找能充当武器的东西,但是什么也没有。

  新东京近年来变得越来越科技化,而且笼罩在一层世纪末的空气中。

  贫富差距明显扩大,杀人事件层出不穷,政府及警察都无法进入的无法治地带日益增多。

  这里,就是禁止进入的无法治地带之一。

  她一定是因为天色太暗,急着赶回家,才抄近路的。

  这些男人,似乎是专门负责驱逐恶魔恶灵,惩治幻化成人类之野兽的魔导师们其中的下级人员。

  女孩已恐惧得发不出任何声音。

  「如是逃不掉的啦!老老实实的让我们摆布吧!」

  男人们果然是最近到处可见的魔导师。

  他们的胸前,镶着一个魔导师象征的菱形徽章。

  「嘿嘿嘿!我要让你知道,这种地方不是小女生可以来的!」

  「不要!不要过来!!」美里眼中含着泪,鼓起勇气试着抵抗。

  但是,五个魔导师却联手一齐撕裂美里的制服。

  「噫哈哈哈哈……」

  「不、不要!住手!」

  美里拼命的抵抗,但男人们似乎是当成游戏在享乐。

  美里的水手服粗暴地被撕裂。

  「唔畦!真是太棒了!」

  破烂的制服中露出的身体,是超乎她年龄的成熟。

  乳房沉甸甸地被男人握住。

  肤色白皙透明得令人惊奇。

  如同捏挤软糖般,男人用力搓揉乳房,使美里不为发出哀嚎。

  「呜呜!叫,叫啊……」

  她的脸颊因心中的羞耻而涨红,在一旁偷窥的我,股间却不禁火热的勃起。
  美里的裸体,真是太眩目了。

  她摇动的洁白乳房,被男人们争先恐后的用舌头来回舔舐。

  「受不了了!这胸部真棒!」

  「啊,啧喷啧……」

  粉红色的小乳头,被男人吸吮得全是唾液。

  「啊啊啊……不行……」

  男人们的舌头来回一撩一撩地舐,使美里的乳头产生震颤的反应。

  「啊啊!不要!拜托你,不要。」

  男人的舌头,翻搅着美里粉红色的小乳头。

  「不行!啊啊!哈啊、哈啊……」

  男人似乎不能满足于光粗暴地吸吮美里胸部,随即,他用力的扯下精致蕾丝边的白色内裤。

  美里被压住不能动弹,只得眼睁睁地任由耻毛稀疏的裂缝暴露在男人面前。
  「这小洞看起来真美味哪!受不了了!」

  一个男人由后方架住美里的肩膀,另外两人同时吸吮她两边的乳头。

  「啊,不行……啊啊……」

  然后,另一个男人用手指翻开美里的秘贝,舌头伸进去撩拨。

  「呀!啊,啊嗯……」

  哔啾哔啾的淫猥水声回响在小巷内,不知何时,我的手也已握住了高耸勃起的钢棒。

  「啊,啊啊……不要……」

  从美里被大眎成M字型的双腿间裂缝中,滴下了甜美的蜜汁。

  流出的汁液,已无法分辨是男人的唾液,还是美里的黏液了。

  「拜托……请、请你,不要这样!唔唔唔……」

  「这次的还是处女耶!可是看看,才第一次被舐,就爽得发抖了!」

  舔着美运秘贝的男人一说完,另一个男人马上拉下长裤的拉链,掏出赤黑跳动的钢棒。

  「用嘴巴含进去!」

  「不、不要!」

  美里拼命闭紧嘴摇头抵抗,但是男人抓住她长长的头发,硬把头压至股间,一口气将耸立的钢棒,伸进可要的玫瑰色双唇内。

  「啊咕!呜咕!呜嗯……」

  「叫啊,真舒服!好久没玩过这么正点的女人了!」

  男人推动着腰部,肉棒在美里的双唇内抽插,美里的唾液,似乎喜悦地由含着肉棒的唇内流下,我的股间也坚硬得快要涨破了。

  「哈啊!哈啊!哈啊!」所谓的理性,早已烟消云散。

  脑中甘美麻痹,即将与肉棒共同爆发。

  「嗯咕!嗯嗯……呜呜呜……」

  美里的眼泪,从赤红的脸颊上滚落。

  粗大的肉棒在嘴中穿刺,连呼吸都很困难。

  「马上就让你更舒服!脚给我张开一点!」

  刚才还如痴如醉地舔着美里秘贝中蜜汁的男人说道。

  美里再次拼命用力抵抗,想把脚合起来。

  「啊,不要……唔咕,那里……不能进去!」

  美里吐出口中的肉棒并且大叫,但男人毫不理会。

  「我要让你永远忘不了我们……」

  男人把高翘的肉棒,对准美里小小的粉红色秘贝,一口气插进去。

  「噫呀 ̄痛痛、好痛啊……不要呀!!」美里痛苦得大声喘息。

  「啊啊,呜噫……」额头冒出热汗。

  男人看到美里的样子,更加兴奋地激烈推动腰干,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怎么样?舒服吧!」

  「好、好痛……呜呜……」

  美里的痛苦呻吟,似乎使男人更加兴奋,男人紧紧的抱住美里纤细的腰部。
  「啊啊啊啊……请,住手……」

  每当男人激烈突刺,美里丰满而微翘的乳房,就噗噜噗噜地用力摇动。
  「啊啊啊……不要!!」

  美里的下半身被抱住,身体向后弓起,头部抓住地面。

  「湿成这样,就算是第一次也能顺利插进去哪!呼呼呼……紧得真舒服!」
  虽然隔得很远,也能清楚看见男人的肉棒发着淫猥的声音,在美里的秘壶内进进出出。

  男人快速摇动腰部,撞击美里的秘贝。

  「啊,唔唔……嗯嗯嗯……」

  每一抽插,美里的处女鲜血,就跟着男人的肉棒流出来。

  「啊啊,呜咕……嗯咕……」

  美里不但嘴里含着肉棒,秘贝被插入钢棒,身体也被男人们的体液及唾液弄得全身湿黏黏的。

  「嗯咕,嗯咕……哈啊,哈啊……」

  即使被强奸,美里的身体仍产生了女性本能的反应,秘贝中哔啾哔啾地溢出黏液。

  「啊啊……嗯咕,唔咕……」

  「竟然湿成这样,有快感了对吧!」

  「不、才没……啊!」

  男人更深入的插进美里的秘壶内。

  「我要疯狂的插到射精为止,你觉悟吧!」

  男人一说完,立刻将美里拉到他的上方。

  「呀啊!啊,啊啊……」

  手脚趴在地面上,小小的秘贝从下方被男人的肉棒插至根部。

  男人强烈的向上突刺美里纤瘦的身体。

  「啊啊……请你,不要……」

  美里弹力美妙的洁白乳房也一直晃动不停。

  「唔噫……饶,饶了我……」

  英里初经人事的小小裂缝,是不是会被搞坏。

  这时,我突然产生这种怪异的想法,大概是因为美里的秘贝太窄小,而男人的肉棒太过赤黑坚挺了吧。

  「呀啊!嗯咕,呜呜……」

  美里发出痛苦又无奈的喘息声,一旁的男人好像受不了,由后方抱住美里可爱的臀部。

  男人的手,滑进美里丰腴的股沟内。

  「哇塞!冻未条了!我来通通这里!」

  男人将屹立的钢棒,抵在美里高翘的臀部裂缝上,瞄准了淡茶色的花蕊。
  「不、不要!那里是……啊!啊啊!!」

  男人把坚挺膨胀的肉棒,一口气突刺进淡褐色的肛门内,美里猛烈弓起白皙的背部。

  「呀啊啊啊!啊呜……」

  两个洞口同时遭到侵入,美里已接近昏厥,可是,别的男人仍然继续将钢棒塞进美里的嘴中。

  「这里还空着嘛!」咕一声,赤黑的刚棒就要进美里的唇内。

  「嗯咕,嗯咕,嗯咕……」

  美里难过的含着男人的肉棒,没多久,男人的背部猛然僵直。

  看得出来,男人的赤黑肉棒上冒出租大的血管。

  美里仍然痛苦的被迫吞进肉棒。

  「唔唔……受不了了!给我全部喝进去!呜呜……」

  男人在美里嘴里,咕衔咕衔的射精出来。

  「呜咕咕咕!唔嗯……」

  无法承载的多量精液,从美里小小的唇中溢出。

  「呜咕……咕嘟……」

  「哦,我也……嗯哼?受不了了!全都都给你吧!呜呜」

  躺在下方,被美里跨坐着的男人,也难受的呻吟着。

  「不、不要!不要在那里……不行!啊啊!!」

  美里摇着腰抵抗,可是反而替男人扣下高潮的板机,男人全身痉挛,滚烫的精液全注入美里的秘壶之内。

  「呀啊……噫呀!」

  大量的白浊精液,由美里的秘贝中垂流出来,沿着大腿流下。

  同时,抽插肛门的男人,也舒服得达到高潮。

  「呜唔……哦哦哦哦……」

  几乎被美里后仰的洁白背部覆盖住的男人,也将大量精液喷进美里体内。
  多量的白浊精液,缓缓地由淡褐色的花蕾中溢出。

  美里的全身,满布着男人们的精液。

  「拜、拜托,饶了我……我已经……」

  「你别做梦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美里的抗拒毫无作用,男人们一个接一个的玷污着美里。

  「叫啊,叫啊……」

  男人抽离,但美里仍然无法动弹,只能趴在地上,上半身已支持不住,只有臀部向外突出。

  沾满男人精液及自己黏液的秘唇,也完全向外露出。

  「嘻嘻嘻……让你再痛快一点!嘻嘻嘻……我们也还没爽够呢!」

  男人们龇牙咧嘴地大声狂笑。

  突然间,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定住。

  原本我以为不过是下级魔导师的男人们,舌头忽然暴长,眼睛向外突出。
  片刻间,男人们化为妖怪。

  「那、那些人,原来是怪物……」

  新东京最近连续发生了多起怪异事件。

  由于发生了许多被不寻常方式所杀害的事件,于是,街头巷尾流传着「妖怪出现」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传闻。

  我感到双膝正不停地打颤。

  脚就像被钉住般,不管是逃离现场或前去救助美里都没办法。

  原先胀痛勃起的股间,现在也已开始萎缩。

  「呀啊啊!怪物!!」

  美里运动着僵硬的身体,拼命想逃离,但一下子就被丑陋的怪物们抓住了。
  「会让你更爽的!」美里的脸上,比刚才更苍白。

  「噫呀呀!救我!!」

  美里身上全祼,只穿着袜子,死命地在地上爬动,想要逃开。

  我全身发抖,呆立在原地。

  「他是逃不掉的!让我吸取你美味的内生性蛋白吧!嘻嘻嘻嘻嘻嘻……」
  妖怪们抓着美里的脚,以像蛇一样的肉棒,突刺入刚刚才失去处女的秘壶,再次强奸美里。

  「啊咕!啊,呜呜……」

  「嘻嘻嘻……怎么样?很爽吧!爽的话就给我分泌很多的内生性蛋白出来」
  痛苦的美里,全身能称为洞的地方,全被怪物陆续以恶心的肉棒塞满。
  怪物们蜿蜒扭曲的大肉棒,每在美里的秘壶内出入,美里的秘壶就流出白色的发泡黏液。

  「噫呀呀呀!呜呜呜……」

  和我的肉棒不断缩小正好相反,美里产生了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反应。

  「啊、啊啊……哈啊、哈啊……」

  美里的眼睛里虽然流露出抵抗的神色,却也明显的渐渐地产生快感。

  连小小的花瓣,都发出了咕啾咕啾的淫猥水声。

  「噫……噫呀,啊啊……」

  这是一幅少女遭到怪兽凌虐的可怕景象。

  可是……

  美里竟在怪物的淫威下得到快感……」

  美里的秘贝中,演出了哔啾哔啾的黏液……

  我的脑海运浮现出这种无聊的想法,但转瞬间就被打断。

  「嗯,差不多可以了,给我你的蛋白质吧!」

  一个怪物这么说的同时,从其他怪物的口中,也爬出了彷佛阴茎般的黏膜怪虫。

  怪物们想要得到人类在达到快感时,脑里渗出的内生性蛋白价,因此不断侵犯美里。

  「呀啊啊啊叫、救命。」美里看得呆若木鸡,无力逃跑。

  「拜托!谁来救我!!」

  「唔呼呼呼……我要享用了!」

  就在怪物们喜悦地把怪虫伸进美里嘴里时——

  「等一下!」大楼的上方,突然传来声音。

  抬头一看,上面站着一个长发摇曳,身穿大衣的美少女。

  「你这小鬼想干什么……唔哼哼哼……」

  怪物们望着美少女,日中发出奸笑。

  她的头上戴着个子,似乎使怪物们误以为她是少年。

  「也乖乖地献出你的蛋白质吧!呜噫噫噫……」

  美少女从大楼跳下,怪物们离开美里的身体,纷纷转向她。

  她拿掉帽子,脱掉大衣的身上,穿着性感的黑色皮制内衣裤。

  为挺的乳房及全身的肌肤,颜色晶莹透明。

  可是,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如此美丽的少女呢?」

  冷酷的眼神,加上窈窕的胴体。

  完美的曲线,修长得令人心跳。

  「我可不会轻易的让你们这些混蛋玩弄哦!」

  「哦,原来是女人啊!那更好!」

  丑陋的妖怪们一齐扑向那不可思议的美少女。

  「好像很可口嘛!呜叽叽叽……」

  他们的嘴角垂着涎,像蜘蛛一样在地上乱窜,口中吐出阴茎状的长虫,准备袭向美少女。

  但是,那美少女却冷酷地笑着对他们说:

  「既然是妖怪,就用妖怪的方式来处置好了!」

  「什么!!非好好舐舔你的身体不可。」

  「有本事就来吧!不听话的孩子是要狠狠地处罚的。」

  美少女轻巧地闪过扑来的怪物,抓住怪物的手腕,轻松的砍下他们的手脚。
  「哇啊啊!!」

  「呜嘎嘎嘎!!」怪物们失去手脚,流出绿色的血液。

  「嘎啊啊啊!!」很快地,怪物们已被击溃。

  「咕叽叽叽叽!!」淫魔们的眼珠也散落一地,不断滚动着。

  「唉,真是的……不堪一击嘛!」

  「可、可恶!你觉悟吧!!」

  扑过来的最后一支,被美少女抬腿抓住身体,无法动弹。

  「知道我是谁吗?」

  说着说着,指甲开始变得长而锐利,冷笑的嘴角中,利牙闪闪发光。

  「你、你难道是……」

  手脚被制住的怪物脸上,唰一声变得铁青。

  美少女的牙齿更加尖锐地发光。

  「没错!我就是你们的克星——吸血鬼!」

  一说完,美少女眼睛灿燃一闪,手掌中聚满青光的能量。

  周围也全为黄色火焰所包围。

  「想舔我,还早个十亿万年呢!」

  「咕呀呀呀!!」

  青光的能量瞬间炸开,卷起一阵巨大爆风,妖魔的身体被爆风吞噬,只留下四分五裂的残肢。

  激动且兴奋得颤抖的我,只能盯着她的侧面看。

  可是,现代还会有吸血鬼吗?

  「你一直躲在那边吗?」她毫无表情的转头对我说道。

  我回答不出话来。

  「算了!对方是淫魔,躲起来也是难免的。」

  说完后,她很快地消失在新东京的暗夜之中。

  我有如大要初醒,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呆在当地。

  只有一轮皎洁的明月,斜斜挂在天空。

             第二章三人的咕啾

  工作告一段落的美那,回家后就先走进浴室中。

  与淫魔战斗的美那,细致的肌肤上冒着涔涔的汗水。

  脱下站在祼体上的黑色皮制内衣裤后,弹性特佳的丰满乳房跃然蹦出。
  身体每一摇动,吊钟型的高挺胸部就随之噗噜弹跳。

  转开莲蓬头的开关,热水即在苗条的洁白祼体上反弹流下。

  舒服的感觉,不禁使美那的身体摇晃起来。

  上升的热气,也让淡玫瑰色的双唇泛红。

  「唔,工作后冲个澡,真是舒服……」

  美那一边让水由头上淋下,一边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

  「刚才那些妖魔,到底躲藏在哪里?」美那伸了个懒腰。

  粉红色的小乳头也挺了起来。

  「算了,别想了!现在只想舒服的流流汗……」

  这时,浴室中突然响起一个可爱的声音。

  「美那姐姐,你在舒服什么呢?」

  同样为吸血鬼一族,美那的乾妹妹。爱音,身上全祼,手里拿着海绵,突然走进浴室。

  爱音非常倾慕美那,是个温柔乐天的可爱小女生。

  「他要干嘛?」美那被爱音做了一眺,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因为爱音还算是个小孩子。

  「爱音想帮疲倦的美那姐姐擦擦背嘛!」

  美那连忙摇摇手。「不、不用了啦!啊……」

  爱音不理美那,迳自由业那的背后,以沾满肥皂泡沫的手,温柔地搓揉着美那的胸部并捏弄乳头。

  「啊,爱音,不要……那里,又不是背后……」

  美那的小乳头渐渐坚硬起来。

  「哎呀,有什么关系嘛!」

  在爱音的爱抚下,美那开始颤抖,连推开她都没力气。

  「啊,啊啊……」

  充满蒸气的浴室中,美那弹性美妙的乳房噗噜噗噜地跳动。

  「啊啊,啊啊啊……」修长的白皙背部,也自然的往后仰。

  「美那姐姐的奶奶,果然比背部还疲劳呢!那么,就让我来使奶奶更舒服吧!」
  爱音说完后,双手更加用力的搓揉着美那的乳房,并把粉红色的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轻轻的转动。

  爱音边吸美那的乳头,边用牙齿轻轻地咬。

  「嗯,牙齿坚硬的触感真好!」

  「爱音……不、不行!啊!!」

  爱音开始用力吸着美那的乳头,发出啾啾的声音。

  美那的小乳头已沾满爱音的唾液。

  「你要……做什么……」满是唾液的乳头,快速地高挺起来。

  「美那姐姐真是的!已经这么湿了,还在说这种话!」

  要音彷佛很兴奋,她轻轻用手指掬取美那花瓣中流出的蜜汁。

  「啊,啊啊……」

  「感度真棒!!」

  她用手指拨开美那的秘贝,滑进中指,秘贝中流出黏液,响起哔啾哔啾的声音。

  黏液沿着大腿流下来。

  「啊啊!那里不行!啊、啊啊……」

  美那的秘贝更突出,背部更加向后弓起。

  「接下来,是小洞里的马杀鸡!」

  爱音的手指深入秘贝的最深处,花瓣随之完全张开。

  「嗯啊……啊啊!!」美那难受得直喘气。

  洁白的祼体羞涩泛红。

  爱音的手指,将美那的秘贝分得更开。

  「哈啊……嗯啊,嗯啊,啊……」

  「嗯嗯,好像很好吃哪!」

  爱音将手指从美那的秘贝中抽出,上面挂着黏液的丝线。

  「爱音……哈啊、哈啊……」爱音品尝美味似的吸吮着?SC

  「爱音也受不了了!好想舐美那姐姐的肉洞哦!」

  美那仰躺在地上,秘贝被爱音以手指分得更开,并伸入舌头,哔啾哔啾地吸吮着。

  「啊啊……爱音!」

  「美那姐姐的这里真是好吃!」

  爱音的舌头撩开美那的花瓣,仔细的来回拨动。

  卷起的舌头,侵入秘壼最深处。

  「啊啊!哈啊、哈啊……」

  美那的花瓣内发出淫猥蜜液的滋滋水声,在浴室内不停回响。

  「啊、爱音……不要……啊!!」

  美那口里虽这么说,可是秘贝却持续流出甘美蜜汁。

  黏液不断不断滴落,乳头也已羞红膨胀。

  美那的背部更加后仰,忍受不住舒服的感觉,她将莲蓬头紧紧握住。

  「哈啊……啊啊啊……」美那不由自主的摇动着臀部。

  「啊,美那姐姐洪水泛滥了耶!怎么舔都舔不完哪!」

  爱音困扰的说着。

  「所以,我说不要……啊!!」

  美那想叫爱音停下来,但爱音毫不理会。

  「哇塞!越舔越多!」

  「那、那是……不是的……啊!」

  「爱音欣喜地继续舐吸美那的蜜液。

  美那的整个臀部都往外突出,粉红色的秘贝张着大口。

  「不过,美那姐姐好像舒服得快死了呢!爱音好高兴哦!」

  爱音高兴得咯略笑。

  「那、那是……你……啊!」美那边颤抖边说。

  「可是,未免也太湿了,让爱音来弄干净……」

  爱音把莲蓬头的水量开得更大,让水强劲地喷出。

  「来吧,姐姐!屁屁再抬高一点!」

  说完后,爱音将莲蓬头紧贴住美那秘贝上的小珍珠。

  「啊啊……这、这个太……啊、啊……」美那的身体猛然一震。

  「唔,虽然用水冲了,黏黏滑滑的液体还是一直流出来而伤脑筋!」

  美那洁白织瘦的背部更加后仰,嘴里难受的喘气。

  「啊、啊!啊啊……」

  秘贝上小小的颗粒逐渐充血,迅速赤红勃起。

  「黏稠稠的蜜汁,流掉太可惜了!」

  爱音边把莲蓬头贴紧秘贝上的珍珠,边将舌头伸进去。

  「啊、啊啊……」美那的身体抬得更高。

  不只花心被强劲水流冲击,秘贝被舔吸,爱音另一支手的指头,也边拨弄着蜜壶,边进行激烈的活塞运动。

  「姐姐的这里,真是非常滑溜呀!」

  「不、不行……爱音,这样我会……」

  美那潺潺流出的黏液,在爱音手指的抽括下,开始变白发泡。

  「要去了吗?美那姐姐!」爱音手指更用力,动作更快。

  「爱音……不、不行了……」

  美那秘壶最深处的粗糙肉壁,被爱音用力将指尖弯曲成ㄑ宇型

  不断摩擦。

  「这里,好像是美那姐姐的G点哪!」

  「啊哈啊啊啊啊啊啊……」

  美那已无力抵抗,只能难受的喘息及呻吟

  「啊啊,已经……不、不行了……」

  美那的身体一阵痉挛,顿时失去力量,躺倒在磁砖上。

  小小的裂缝,不断颤动着。

  「嗯嗯,太棒了!美那姐姐的这里,真是好吃!」

  爱音还舍不得将舌头从美那痉挛的裂缝中抽出来。

  「我……我也……不、不行了……想要……」

  这时,浴室的门,喀嚓一声又被打开。

  是爱音的妹妹——暗音。

  暗音懵懵懂懂地站在那儿。

  暗音和爱音的个性截然相反,是个沉默寡言的女孩。

  可是,她所有的行动,几乎都和爱音在一起。

  美那看到暗音,心想终于得救了,于是转头向着门口。

  「啊,暗音!你、你来了……啊啊!」

  暗音茫然的站着。

  「帮我把这家伙……把爱音……教训一下……啊啊!」

  美那难受的对暗音说着:直到这时,爱音才把舌头从美那的花瓣中抽出。
  「嗯唔……」爱音的舌上,仍挂着美那的黏液。

  「呀啊,暗音!你怎么了?」

  暗音一言不发。

  「暗音,给她一点教训……」暗音走近爱音。

  「啊,暗音……」

  「就是这样!暗音,交给你了!」美那恳求着。

  但是,暗音却无声无息地取出一支扭动的巨大紫色电动阳具。

  爱音窃笑了一下。

  「呀……」美那的脸一下子僵住。

  「暗音!干得好!!」爱音高兴得嘻嘻笑了出来。

  「来吧!我们一起让美那姐姐升天吧!」

  暗音无声的微笑了一下。

  「噫呀……啊啊啊啊……」电动阳具向秘壶内侵入。

  巨大的马达声回响在浴室中,电动阳具在秘壶内弯曲扭转。

  呜噫噫噫……

  「啊啊!嗯啊!嗯啊!嗯啊……啊啊啊」

  可是,电动阳具却是插进暗音自己的秘壶内。

  「哎哟!暗音真是的!原来是为自己准备的……」

  爱音在一旁啧啧叫道。

  「啊,嗯啊……啊啊……」

  电动阳具在秘壶内来回翻搅,暗音舒服得口水几乎要滴下来。

  「啊啊……要泄了!」

  暗音捏弄着自己的乳头,沉沉溺于自慰之中。

  外表土气的暗音脱掉衣服后,露出的也是丰满的完美身材。

  而且,她有着葫芦般的美妙曲线。

  「暗音!要泄了吗?」

  「叫啊,啊啊……快要,去了!」

  暗音更用力的以电动阳具搅弄自己的秘贝,白色肌肤上泛起淡淡的玫瑰红。
  「啊啊啊,要去了……」

  「那么,我也来帮个小忙……」爱音微笑着站起来。

  爱音将暗音的乳头含在嘴里转动,哔啾哔啾的淫猥水声在浴室中回响着。
  暗音大声哀嚎。「去了……啊啊啊啊啊」

  美那不耐烦地喃喃自语。「真受不了这两个……」

  爱音回头望着美那,随即不怀好意的微笑。

  「美那姐姐,你也来试试吧!」

  「呀!?」美那听了,身体不禁一阵抖动。

  明显的看得出来,她身上又渗出汗珠。

  「会很舒服的唷!」美那不断向后退。

  「不、不用了!已经够了!爱音!!」

  「不要这样说嘛!暗音,你说是不是?」暗音果决地点点头。

  两人一齐靠近美那。

  暗音手中的巨大紫色电动阳具,发出低吼声。

  美那的脸色变得铁青。

  「住、住手!!」

  美那的惨叫声,响彻夜晚的街道……」

  三个人都住在美那的公寓中,这是一间装饰得很有女孩味道的可爱房子。
  淡粉红色的地毯上,放置着柔软的沙发。

  宽敞的房间中,唯一显得突兀的,是一幅赤月高挂荒野的书了,旁边写着奇怪文字的这幅画,是属于美那她们吸血鬼一族的

  文物。

  美那看着那幅画。,叹了一口气。

  「唉,最近和淫魔有关的事件真多……」

  美那将大浴巾裹在身上,倒进沙发。

  暗音还在一旁,用舌头舐着犹如自己分身般的紫色电动阳具了

  「真的耶!这个礼拜已经发生了四件……不、五件了耶!」

  爱音边舔着冰淇淋,边转头向美那说道。

  「这么多……!?」

  美那正觉得惊讶之时,电视开始播送今天的新闻。

  (今天凌晨时分,在小巷内发现男性五人残破、无法辨识的尸首……警方以杀人事件处理……)

  美那盯着电视书面。

  「美那姐姐的那里有血的味道嘛!吸血鬼当然抗拒不了这种味道啊!」
  爱音兴奋的舐着嘴唇说道,暗音也抽动鼻子嗅着血味,朝美那伸长了舌头。
  「他们,给我差不多一点!」美那围好浴巾,厌恶地站起来。

  「让我们舔一下就好……」爱音撒娇似的向美那恳求。

  「真是的!一天到晚光想舔别人!」

  「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吸到活人的血了嘛!」

  暗音也无精打采地垂下肩膀。

  「美那姐姐……」爱音与暗音可怜兮兮的望着美那。

  「吸活人的血,是吸血鬼的宿命……」爱音哭丧着脸。

  「啊啊,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好吧,我们去吸点活血好了!」

  美那一说完,爱音和暗音见立刻高兴得跳起来。

  「哇!新鲜的活血最好喝了!!」

  爱音和暗音两人手牵手,手舞足蹈的跳动着。

  「好事不宜迟!」

  「走吧!」美那似乎也兴致勃勃。

  「黑暗之力,宿于吾身,赋予我野兽之形体!!」

  随着美那的咒语,三人的身体轻飘飘地往上浮,顷刻间,美那、爱音和暗音都变成了蝙蝠。

  「爱音!暗音!我们走了!」

  「是的!!」

  爱音精神奕奕地回答,三支蝙蝠振动翅膀,飞翔在黑暗的夜空中。

              第三章化留魔

  高地上耸立着一座石造的古城,与新东京的街道遥遥相对。

  远无边际的黑云满布天空,使得眺望这儿的人,都不禁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与恐惧之中。

  城主叫做卡尔马。

  他是淫魔王的直系子孙。

  淫魔以大量饮用抽取自人类在得到高度快感时(特别是性交),脑中产生的内生性蛋白质,藉以维持精力。

  从他纤细而俊酷的侧面来看,没人会发现他的真正身份。

  「卡尔马大王!今天的结果出来了。」

  「唔……」

  一位穿着紧陷入股间的皮制内裤的女仆,走到他面前。

  从漆皮的胸罩外,也能看出乳头已坚挺勃起。

  她的脸庞细削而匀称,嘴上涂着鲜红的口红,看起来相当精明干练。

  「卡尔马大王,这个……」

  女仆走到卡尔马面前,递出手上捧着的水晶球,卡尔马伸手接过,另一手伸向女仆下体的裂缝。

  「一切都顺利吗?」

  「好像是的……嗯唔!」

  卡尔马用手中的小刀,割断陷入女仆裂缝内的内裤。

  「卡、卡尔马大王……」

  阴毛早已被剃除干净。

  女仆张开双腿,摆出任凭卡尔马摆布的姿??

  「啊啊……」

  光是暴露在卡尔马的眼前,女仆丰腴的肉缝中,就已被发出美妙香味的黏液濡湿。

  卡尔马的中指,插入女仆裸露的炽热肉缝。

  「啊啊,啊……」

  秘贝立刻发出哔啾哔啾的水声,将卡尔马的中指吸进去。

  「咕呼呼呼……」

  卡尔马露出奸虐的笑容,将中指向更深处侵入。

  湿黏的肉壁,整个裹住卡尔马的中指。

  「啊啊啊……啊啊……」女仆娇甜的喘息,膝盖不停的打颤。

  「脚为我打开一点!」

  卡尔马发着命令,并用手掌在女仆的丰臀上重重打了两下,女仆马上用两手撑住桌子,双腿张到最大。

  被卡尔马拍击处立刻泛红,在洁白的臀部上隆起。

  「哈啊……哈啊,哈啊……」

  透明的秘贝蜜汁不停的滴下。

  「卡、卡尔马大王……我……啊啊!」

  女仆抵受不住快感的冲击,自己拉起黑色的漆皮胸罩,用手捏弄着赤红坚挺的乳头。

  「呜……啊,噫啊……」

  卡尔马用两根手指,更加深入的侵入女仆的秘壶中,女仆全身颤抖着,把头抵在桌上,将沾满黏液的秘贝朝卡尔马挺出。

  「哈啊……卡、卡尔马大王……」

  「哼哼,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吧?」

  卡尔马轻蔑地问着女仆,女仆二话不说,立刻在卡尔马面前跪下,从他的双腿间掏出两根肉棒。

  「没错!唔咕咕咕……」两根肉棒自行来回扭转着,女仆将其中一根含进嘴里。

  「嗯咕,嗯唔唔唔……」

  女仆凝神的由根部往上,仔细的吸吮着卡尔马的肉棒,舌头一撩一撩地舔着龟头。

  很快地,卡尔马的肉棒,已被女仆的唾液沾满。

  「吸另外一根!」

  卡尔马命令女仆,女仆立刻将嘴贴上另一边肉棒。

  女仆缩起脸颊强力向上吸起,又沉下喉咙,似要把肉棒吞没。

  女仆痛苦的喘息着。

  「嗯咕,呜唔……」

  她的左手,轻柔而体贴地握住另一根肉棒,上下滑动。

  「技巧不错嘛!赛依美,我会考虑让你负责管理水晶的!」

  「嗯嗯,唔咕……谢谢您……哈啊,哈啊……」

  女仆的脸上被卡尔马的分泌液,及自己的唾液弄得滑滑黏黏的,还是继续努力的吹吸。

  每当重覆上下吸吮粗大肉棒时,女仆的嘴边就会流出唾液。

  卡尔马也回应了女仆的兴奋,他紧绷起血管,让手指涨大成为阳具状,噗滋一声插进女仆的秘贝之中。

  「噫呀……啊,唔啊啊!!」

  透明的黏液如山洪暴发,从女仆火热的肉缝中源源流出。

  「啊,啊嗯嗯啊……噫呀……」

  女仆的身体,因强烈的快感而颤抖着。

  「已经,差不多了……」

  卡尔马说完后站起身,由背后抱住女仆。

  他拿起旁边的细皮鞭,痛快地鞭击在女仆多肉的臀部上。

  哔咻……哔咻……

  皮鞭在女仆的臀肉上,不断留下肿起的红色鞭痕。

  「啊啊……卡尔马大王……」

  受到卡尔马鞭打的女仆,竟欢喜得弓起背部。

  「啊啊!啊啊啊……」

  女仆将双腿张得更开,火热的眼神朦胧的望着卡尔马。

  「哼哼,还不说吗?」女仆的脸颊涨得通红。

  「卡、卡尔马大王……请将肉棒……插到我的……肉洞里面……」

  「哼……」

  卡尔马冷酷的笑着,瞄准女仆的秘贝后,噗滋一声将一根肉棒插进花穴内。
  女仆的火烫肉壁溢出蜜汁,哔啾哔啾地将卡尔马的肉棒吞入。

  「啊,噫啊啊啊 ̄」

  也许是女仆的秘壶太紧了,当卡尔马每一强力突刺时,整个房间都响起嘎叽嗄叽的声音。

  肉唇吞进肉棒,张着几乎要破裂的大嘴。

  「唔唔……卡尔马大王,啊啊……」

  这时,从女仆的口中,爬出了一条张着湿答答的黏液,状如阴茎的淫幼虫。
  「你也变成我们的同伴了……呼呼呼……」

  「啊……谢谢您的,大恩大德……卡尔马大王……」

  卡尔马以可怕的力量,将肉棒激烈撞进女仆的秘贝中。

  「啊啊,卡尔马大王的……肉棒……插到……里面了……啊啊啊!!」
  快速抽插的肉棒,直达女仆秘壶的最深处。

  「啊啊啊啊!!哈啊,哈啊……」

  肉棒急遽转动,沾满女仆的黏液噗滋地推送。

  「啊,噫啊啊啊……」

  「还有另外一根,要怎么办呢?」

  不待卡尔马把话说完,女仆就喘息着回答。

  「卡尔马大王……另一根肉棒……也请插入……赛依美的淫乱小穴内……」
  卡尔马将另一根阴茎,转至臀部间的淡茶色花蕊前。

  「呼呼呼……」

  「噫呀呀 ̄呜呜……」

  女仆的身体,就像触电一样,变得瘫软无力。

  卡尔马的两支肉棒,在女仆扩张得快裂开的秘唇,及淡茶色花蕊中抽插扭转着,哔啾哔啾的淫猥水声响彻云霄。

  透明的黏液一沿着大腿流下,马上又滚滚涌出。

  「啊啊……哈啊……」

  「唔呼呼呼……给我流多一点!」

  卡尔马让淫猥的黏液滴到水晶上。

  「看见了……」

  水晶中映照出卡尔马的丁级淫魔们,正在街上强奸女孩子,吸取内生性蛋白质的情景。

  「哈哈哈哈哈!!一切都照着我的计划进行哪!!」

  淫魔们平时化身为人类,メ范鱝接近女孩子,等有机会再加以侵犯。

  「我要征服全世界,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哈哈哈哈……」

  淫魔们以强奸为手段,用口中吐出的淫幼虫,吸取女孩脑中的快感中枢分泌出的内生性蛋白质。

  然后,将蛋白质献出来给卡尔马。

  「嗯哼!?」卡尔马的瞳孔,忽然闪出现利如刀锋的光芒。

  水晶中,掠过数杀淫魔的、美那凄厉的视线。

  卡尔马停止推送动作。

  「这是……可恶!!」卡尔马怒发冲冠。

  「她、她是最近……啊啊啊……处处阻挠我们的人……名叫紫优美那……」
  卡尔马的眼睛闪烁了一下。「紫优……美那……」

  水晶接着映照出美那痛宰淫魔后,露出冷笑的侧面。

  「哼!」美那微笑的嘴角,露出尖锐的撩牙。

  卡尔马猛然一震。

  「这女人……难道……」卡尔马的脸色阴沉起来。

  与卡尔马身体连结着的女仆颤抖着,自己摇动腰部。

  「不可能……那个种族应该已经灭亡了……」

  「卡、卡尔马大王……请……不要停……下来」

  状似中毒患者的女仆,边呻吟边在水晶上滴下黏液。

  水晶中仍然映照出不断杀死卡尔马的走狗淫魇,气势凌厉的美那。

  她的攻击方式,是吸血鬼运用的手法。

  「这种力量……这种攻击……」

  卡尔马的眼睛怒睁,瞳孔放出红色的冷光。

  「可恶的家伙……!!」

  「呜嘎……」

  只见卡尔马的钢棒体积瞬间暴涨,女仆一声哀嚎,身体居然由秘壶支撑着悬浮在空中。

  秘贝与淡褐色的花蕊都破裂开来,渗出丝丝鲜血。

  「竟敢阻挠我!?」

  「呀啊啊!大、大王,饶了我……」

  女仆的肉缝里血液不断流出,使得水晶放射出鲜红的光芒。

  「难道……会是吸血鬼……的幸存者!?」

  卡尔马的火红瞳孔,闪出毛骨悚然的冷光。

  「卡尔马大王,新的奴隶要如何处置呢?」

  直到卡尔马的心腹赛鲁曼开口,卡尔马才从沉思中回到现实。

  他与赛鲁曼共同走在古城内长长的石廊中,这里是淫魔们盘踞的巢穴。
  「啊啊啊……哈啊……」

  乳头被淫魔们吸吮,身上每一处洞穴,被粗大的肉棒插遍的女人们,多得数不清。

  「噫呀……啊啊啊……」

  「嗯咕……啊啊……」

  「啊啊……哈啊……」

  女人们的呻吟及喘息声,在石壁间不断回响。

  在遭受强奸时,女人在淫魔的淫威下,分泌出大量的内生性蛋白,然后自己也会变成淫魔。

  「呼呼呼呼呼……真是美妙的景象……」卡尔马歪歪嘴角。

  「卡尔马大王,那么……」赛鲁曼点点头。

  赛鲁曼也是个拥有清秀脸孔,毫无一丝淫魔神色的美少年。

  手中掌握着仅次于卡尔马的大权。

  是大王的有力心腹。

  他得到卡尔马绝大的信赖。

  在漫长石头尽头处的房间中,一个女人双手双脚都被麻绳捆绑朝外拉开,身体也被绑住,吊离地面。

  宛如监狱的房间内,只有微弱的蜡烛光线,蕴酿着彷佛调教室的妖异气氛。
  「卡、卡尔马大王……请饶过我……唔唔……」

  女人甩着长发拼命恳求。

  麻绳深陷进女人的肌肤中,发出嘎叽嘎叽的声音。

  「啊啊……」

  女人的耻毛已被剃除,裂缝也被麻绳毫不留情地嵌进。

  「赛鲁曼,这女人的调教进行得怎么样了?」

  卡尔马一问,赛鲁曼立刻举起皮鞭,抽着女人的身体。

             哔咻……劈啪……

  皮鞭发出痛快的低吼。

  「哈啊……」没多久,女人的身体已满布着鲜红的肿痕。

  「还不知道能不能用……」

  「唔……」卡尔马嘴角抽动,弹了一下手指。

  「我要马上就能使用的……」淫魔们从调教室的暗处出现。

  男女共七人的淫魔,并排在卡尔马身后。

  「卡尔马大王,您叫我们吗?」

  淫幼虫由他们的口中爬出,格外显得他们的丑陋。

  「抽出这女人的蛋白质,我要她立刻就能使用!」

  淫魔们咧开嘴笑了。

  「不、不要!救命!!」女人不断用力挣扎,麻绳却捆得越紧。

  「卡尔马大王!拜、拜托您不要……」

  「让她舒服一点!哼哼……」卡尔马点燃了一根雪茄。

  「不、不要……」女人哭泣哀号。

  满是赤红肿痕的身上,火烫得泛红。

  「要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卡尔马一说完,就转身背向淫魔们。

  「啊……」这时,女人突然失去意识,软趴趴地垂吊着。

  「神圣的淫魔,是不能顶撞的……」

  卡尔马将雪茄塞进了女人的裂缝中。

  秘贝传来有点烧焦的臭味。

  卡尔马将雪茄丢掉,头也不回的离开。

  「呜鸣呜……卡尔马大王……」雪茄上沾满女人湿黏黏的汁液。

  调教室中,开始展开肉体的狂宴。

  「给我醒过来!!呜叽叽叽叽……」

  「你马上会变成卡尔马大王的卑贱仆人……」

  淫魔们露出邪恶的笑容。

  「啊,啊啊啊!!」绳索被解开了。

  这意味着,她即将成为淫魔的粮食。

  「噫呀……哈啊……」

  乳头被淫魔吸吮,身上所有能称为洞穴的地方,以及小小的香唇,都被淫魔们的肉棒塞满。

  「啊啊啊……噫噫……」

  空气被淫魔的精液,及女人的体液弄得湿湿黏黏的,这里已化为淫魔的淫乱盛宴会场。

  「呜呜唔唔……哈啊……」

  「咿咿……嗯啊啊……」

  女人大开的秘唇被淫魔的肉棒满满塞入,当肉棒往外抽离时,秘唇也向外翻开。

  从里面流出了湿糊糊的黏液。

  淫魔们陆续现身,女人开始掉入狂乱肉欲的深渊。

  「啊啊……啊……」

  「再来……用力……」女人的眼神,已渐陶醉在淫魔的淫力之中。

  当女人因淫魔的魔力而开始得到快感时,卡尔马正在更深处的房间内,思考着也许是幸存的吸血鬼美那的事。

  那深不可测的可怕力量……嘴角闪烁的撩牙……

  「要想办法……把她收拾掉……」卡尔马坐进椅子中喃喃自语。

  「唔唔……啊啊啊……」

  卡尔马将自己深深埋进由一群裸体女人所架成的椅子中,瞳孔开始放出诡异的光芒。

  「我要……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卡尔马的怒吼声,响过了整条石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