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三生三世】
三生三世


  「唉……」她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两下,伴着一声叹息,又低下头去。我静静地注视着她,已经习惯了她每日的长吁短叹。

  「你说,」她忽然回过头,粼粼河水在她苍白的面容上眩目的荡漾着。「我还能见到他吗?」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迷惘又寂寞。我摇了摇头,就如同她第一次问我这个问题时一样。

  「唉……」又是一声轻叹,她再次归于沉寂,呆呆的望着河水,一动不动。
  「既然见不到,何必再等下去呢?」我问。

  她似乎有些诧异,「你问我?」

  我哑然,这姑娘果然有些痴了。她散乱的瞳孔重新聚焦起来,迷起眼睛看着我,歪着头。

  「因为我们约好的,三生三世。」她伸出三个指头,在我面前晃了晃了。
  「你们见不到了,三生三世也见不到。」我忍不住提醒她。她的眼眸中泛起一阵雾气,眉头深锁,一双芊芊玉指绞得关节发白。

  「所以我在这里等他,我们会想出办法的。」她执着的样子,让人心疼。
  「何必呢,过你自己的日子吧。」我徒劳的劝慰着,她果然充耳不闻。
  又是一日。远处传来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很快被惊醒了。他又来了,不过不是她的他。

  她轻轻地颤抖着,跪了下来,泪水涟涟。「再给我三天时间,求求您,再给我三天时间。」

  他没有说话,左手扳起她的脸颊,右手伸进她的衣襟……她认命的闭上眼睛,睫毛上一片晶莹。河畔上。他熟练的退下她的亵衣,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还是颤抖着,呜咽着,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角。可我无能为力。

  他喘息着,将她翻来覆去,一只手攀上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向她的双腿深处。她忽然僵硬起来,头拼命的向后仰着,脖子勾勒出一条诱惑的曲线,露出了洁白的胸脯。他用嘴含住她的乳头,贪婪的吮吸着,另一只粉红娇媚的红豆则傲然挺立起来。

  「你喜欢的,对不对?」他沙哑着喉咙问着。

  她披头散发,双目涣散。他的手指灵巧的游走,一寸一寸,缓缓伸进她的桃源入口,有节奏的来回拨弄着。她闷哼一声,抓着我衣角的双手紧出了汗来。他还是耐心的重复同样的动作,直到她喉咙深处的呻吟变成了和他手上节奏一致的喘息。好一会儿,他停下动作,将手指拿到面前,上面晶莹的粘液让他轻笑了起来。

  他把手指放到她的眼前,戏虐道:「你看,这是你的,你的淫液。」终于,她空洞的眼里又滴出一滴泪来。

  毫无预兆,他蛮横的分开她的双腿,拔出自己股间的利器,直刺花心。她猛的抬起腰来,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张开嘴,却像是被人摘了声音,无声无息。他畅快的抽插着,撞击着她身体最柔嫩的地方,而她,则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摇摆。蜜穴深处的溪流被他挤压出来,流到了股间,又滴落到我的衣角上。两个洁白的躯体交织在一起,身下连绵不绝的火红花儿映衬着他们的身体越发妖异。
  「你喜欢的是不是,是不是?」他每问一句,腰下的动作就加重一分。
  她的眉痛苦的绞在一起,脸色愈发苍白,「痛……不要……」她终于发出了声音。

  或许是她的求饶激怒了他的神经,他突然红了眼睛。他更加疯狂的抽送起来,起初的耐心荡然无存,她腿间的蜜唇被一次次粗暴的翻出又刺入。她咬着嘴唇,咬出血来,冷汗淋淋。不知过了多久,他低吼一声,紧紧抱住她的身体,仿佛要将她镶入自己的胸膛似的。

  片刻,一切终归平静。他站起来,理好衣衫,冷冷道:「三天,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再来找你。」

  她仍然赤身裸体的躺在那里,眼睛瞪着前方,双腿间,乳白色的粘液缓缓溢出。而他,则头也不回的离去。我无可奈何的看着一切发生,就和往常一样。一会儿,她终于清醒,挣扎着坐起来,默默的穿好衣裙。

  「你这是何苦。」我叹道。她恍惚着望向我,脸上的泪痕还未全干。

  「你说什么?」她问。

  「你这是何苦,何必委身求鬼差,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投胎去吧。」
  她摇了摇头,「喝了孟婆汤,我就不记得他了。」

  「不记得就不记得了,你们本来就没有缘分了。」

  「所以我要在这里等他,等他来了,我们一定会想出办法来世相认。」她重复着她的话。

  我莫名有些恼怒:「当年,你们殉情而死,却不愿忘记彼此去投胎,在奈何桥上站了五百年……流下的眼泪让忘川河泛滥,惹怒了阎王……你们已经被诅咒生生世世不会再见,难道你忘了吗?」

  她的睫毛又抖动了一下,「我知道……是你让我记起前世……」

  「既然知道,难道你认为你们可以于天斗吗?」

  她的眼神忽然清晰起来,波澜不惊。「我们约好的,三生三世。」

  我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半晌,她突然问我:「下一世,人都是干干净净出生的吗?」

  「当然。」我回答。

  她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清纯不可方物,却让我心中隐忍一痛。可惜,我不过是一片伫立在黄泉路上的火红花儿……除了指引死去的人们通向幽冥之狱外,我别无长处。

  「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她歪着头问我。

  「曼珠沙华」,我回答,「也可以叫我彼岸花。」她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奈何桥,路途遥,一步三里任逍遥;忘川河,千年舍,人面不识徒奈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