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雨雷电】(11)【作者:第一武士】
字数:60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1回:慕容四姝梅兰竹菊
 
  已经日高三丈了,庾靖风才从宿醉中醒过来。
 
  自从那天他在古庙中被那个黑衣剑客暗算后,他就每晚都喝得半醉半醒才入 眠,特意为暗杀者制造机会。
 
  他反正是不想活了,所以根本就不介意有人要暗杀自己。
 
  他只不过不想死得不明不白,更不想死了也不晓得是谁下的手。
 
  所以他故意喝到半醉,以此引诱当天晚上那黑衣剑客再次出手,两人一决高 下。
 
  他今天是被古庙外面的一阵絃乐吵醒的。
 
  他皱一皱眉头,心想会是谁在如此一个偏僻的古庙外奏乐呢?他原本是不想 理睬的,可是转念一想,这些絃乐肯定是冲着自己而来的,不然无缘无故怎么会 有人到此演奏呢?既然人家已经找上门了,那就不如乾脆利落一点,走出去看一 个究竟吧!于是庾靖风伸一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后就爬起来了。
 
  他依然穿着那件髒兮兮的袍子,只不过比之前更加破烂不堪了。
 
  他一推开古庙大门就嗅到了一阵鲜花味。
 
  他定睛一看,赫然发现原本的荒芜之地已经堆满了鲜花,变得鸟语花香。 
  四个身披薄纱,奏着乐曲的妙龄少女一看见庾靖风就放下乐器迎上去,一起 向他福了一福,「公子爷,请沐浴更衣。」
 
  其中两个少女也不待他回答就自把自为的走到他身边,一左一右的为他宽衣。 
  庾靖风已是生无可恋,也不惧其中有诈,就由得她们把自己身上仅有的破袍 子脱下,露出了他精壮的身躯。
 
  他此时也看见了放置在古庙前面不远处,正在冒着热气,足以容纳四五人, 约有四五尺高的一个大浴桶。
 
  那两个少女并没有把他袍子脱了后就收手,反而还娇笑着为他解开腰带,为 他把身上最后一件遮掩物也脱下。
 
  当她们亲眼目睹庾靖风双腿之间那巨龙时,两人都目瞪口呆,忍不住掩嘴惊 呼。
 
  另外两个在一边旁观的少女听见了同伴的惊呼后,也马上跑过去看个究竟。 
  看了之后,那两个少女也异口同声的发出了娇羞无限的低呼。
 
  她们四人毕竟是出自名门,惊讶后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她们四人环肥燕瘦俱全,全都是双十年华,当中一个长有一双丹凤眼的少女 向庾靖风再福了一福,「慕容家梅兰竹菊失礼了,小婢慕容梅在此向公子爷告个 罪。」
 
  庾靖风双眉一抬,「慕容家?就是那个慕容家?」
 
  那丹凤眼少女慕容梅微微一笑,「就是那个慕容家,江湖上独一无二的慕容 世家。」
 
  庾靖风心想,「慕容世家名震江湖,高手如云。虽然在数年前因为与东瀛刀 客宫本颖结怨而死伤了好几个高手,但依然是人才济济,绝对不可小觑。」 
  慕容梅向庾靖风又再甜甜一笑,「公子爷,就让我们姐妹四人服侍您沐浴更 衣吧!」
 
  庾靖风摇头说,「庾某乃是山野闲人,受不起四位姑娘的招待。四位远道而 来,绝非为了服侍庾某沐浴更衣而已,不妨道明来意,好使庾某安心。」 
  慕容梅伸手牵着庾靖风大手,「我们主人稍后到了会与公子爷您详谈。公子 爷何不一边沐浴一边等呢?」
 
  另一个长得娇小玲珑的少女把一盘糕点呈上,「公子爷,您一早起来,恐怕 尚未用早点,不如先嚐嚐小婢慕容兰亲手做的一些小点?」
 
  庾靖风低头一看,那盘子满是林林总总的苏式糕点,枣泥麻饼马蹄糕乌米糕 松花饼等等,应有尽有。
 
  他虽然是一心寻死,但在未死之前,依然要满足口腹之欲,面对着这些美味 小食,不禁吞了口水。
 
  梅兰竹菊四人冰雪聪明,甚懂观貌察色,一看见庾靖风的神情就晓得他心动 了。
 
  慕容兰赶紧拿起一块乌米糕送到庾靖风嘴前,「公子爷,这乌米糕是小婢拿 手绝活之一,您就赏脸尝一尝吧!」
 
  另外两个少女也靠在庾靖风左右双肩,娇声嗲气的说,「公子爷……我们兰 兰姐做的糕点真的是不同凡响的,您就尝一口吧……」
 
  庾靖风上一顿饭是昨天中午,到了黄昏时就不停的喝酒,直到醉醺醺了就倒 头大睡,根本就没有用膳,到了此刻早已飢渴难耐,若不是他内力深厚,恐怕早 已饿晕了。
 
  如今香喷喷的乌米糕就在面前,面对着这诱惑,他也不推辞了,一口就把它 吞下去。
 
  四女看见他终于肯吃糕点都纷纷眉开眼笑。
 
  慕容兰指着另外两个女孩说,「公子爷,这两位是我们的三妹慕容竹和慕容 菊。」
 
  那慕容竹一张圆脸,笑起来时甜滋滋的非常讨喜,而慕容菊嘴唇边上有一粒 美人痣,为她添加了一份娇媚。
 
  两人一起把庾靖风往那大浴桶拉过去,「恭请公子爷沐浴!」
 
  庾靖风心想既然自己已经把糕点吃下去了,也没有必要再推辞了,于是就由 得那她们把自己带到那浴桶前面。
 
  慕容梅伸手进去试一试水温后娇笑着说,「公子爷,这水温真的是恰到好处, 您请下去吧!」
 
  庾靖风轻轻一跃,人已落在水里,而且并没有引起波澜,一身绝世轻功展露 无遗。
 
  他一入水,慕容竹和慕容菊两人也随着他下去。
 
  两人身上只穿着薄纱,一沾上了水,纱布就紧贴着她们娇躯,身上曲线马上 毕露。
 
  庾靖风与她们两人近在咫尺,可以清楚看见她们湿身后胸前的两点绯红。 
  他刚酒醒不久,正是一个男人情欲最高涨的时刻,巨龙不禁微微勃起来了。 
  浴桶里的水清可见底,竹菊双姝一眼就瞧到了庾靖风身体上的变化。
 
  两人拿起浴布,一前一后的开始为庾靖风擦身体。
 
  走到庾靖风背后的是那个有美人痣的慕容菊,她一只手为庾靖风擦背,另一 只手就在水中轻轻的抚摸着他身体。
 
  在庾靖风身前的慕容竹为他擦胸膛之馀,玉指也不停的搓着他乳头。
 
  在双姝合力之下,庾靖风那巨龙很快就抬头了,在水中雄姿英发。
 
  竹菊两人把庾靖风在水中盘马弯弓的雄姿看得一清二楚了,但两人深懂引诱 之术,并没有立刻直取那巨龙,而只是继续抚摸着庾靖风身躯而已。
 
  站在浴桶旁边的梅兰双姝也没有闲着,慕容兰含着一块马蹄糕送到庾靖风嘴 前,后者开口把糕点吞下时自然而然就与她四唇相贴,吻在一块儿去了;而慕容 梅就贴着庾靖风耳边腻声说,「公子爷,你就放松一下,及时行乐吧……」 
  庾靖风嘴巴被慕容兰佔据了,也回答不了慕容梅。
 
  他心想慕容家一出手就是以美人计来讨好自己,看来必定是有求于他。 
  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逃不了,既然避无可避,那不如尽情享受美人恩。 
  他一想通了就伸手抓住慕容梅玉臂,微微使劲一拉,慕容梅整个人就贴在浴 桶上了。
 
  慕容梅身材高挑,酥胸刚好就在浴桶上面,庾靖风大手一伸就隔着薄纱把她 右乳抓住。
 
  慕容梅乳房落在庾靖风手里,马上娇嗔,「公子爷,你坏……」
 
  庾靖风正在忙着与慕容兰激吻,也不理睬她,那只魔手还变本加厉,乾脆伸 入她纱衣里面,与她右乳直接接触。
 
  在庾靖风的爱抚下,慕容梅的乳头很快就硬起来了,使她忍不住发出了几声 呻吟。
 
  在庾靖风搓揉着慕容梅乳房时,竹菊双姝也改变战略了,慕容菊突然把双峰 贴在庾靖风虎背上,同时玉手也从他双腿之间穿过,一把抓住他那两粒睾丸。 
  庾靖风感到睾丸一紧的时候,巨龙也落在慕容竹的手里了,她们两人很有默 契的一同出手,一前一后的把庾靖风掌控住。
 
  正在与庾靖风激吻中的慕容兰也把手放在他胸膛上,不停的爱抚着他乳头。 
  一时之间,慕容四姝同心合力把庾靖风的欲望燃烧起来。
 
  慕容梅在庾靖风耳边继续腻声说,「公子爷……你想我们姐妹们如何服侍你 尽管开口……」
 
  庾靖风嘴巴还被慕容兰佔据着,他也不说话,只是虎腰一挺,巨龙就在慕容 竹手中奔驰了起来。
 
  慕容竹明白他的意思,马上双手齐出,用力握住那巨龙。
 
  她虽然用了两双手,但还是无法完完全全的握住巨龙,龙首依然露在她手掌 外,确实非一般凡品可及。
 
  站在庾靖风身后的慕容菊突然潜到水里,玉手继续把玩着他睾丸之馀,还埋 首于他双股之间,伸出舌头在水中舔舐着他股隙。
 
  庾靖风没有预料到慕容菊会有此招,不禁虎躯一震,巨龙更是膨胀到了一个 慕容竹掌几乎握不住的地步。
 
  慕容竹不由惊呼了,「公子爷……你太雄壮了……」
 
  庾靖风嘿嘿一笑,忽然虎臂一使劲,把正在与他激吻中的慕容兰举起来,把 她双腿放在自己肩膀上。
 
  他同时伸手一抓,慕容兰身上的薄纱就此离身而去。
 
  她身上除了那薄纱之外就别无他物,一身粉嫩的胴体马上暴露无遗。
 
  她双腿之间的幽谷就在庾靖风面前,一股幽香扑面而来,使得庾靖风忍不住 一头冲上去,先尽情嗅了嗅那女儿香,然后才把舌尖伸进慕容兰幽谷中。 
  「啊……公子爷啊……」
 
  慕容兰浑身剧震,若不是她及时抱住庾靖风头部,恐怕早已掉到地上了。 
  她的叫声是如此的销魂荡魄,至于另外三个少女听了后都不禁心旌摇曳,恨 不得把慕容兰取而代之。
 
  慕容竹咬一咬牙后也潜入水里。
 
  她面对着庾靖风巨龙,二话不说就张嘴把那巨物吞噬。
 
  可是那巨龙并非凡品,她虽然已经尽量张大嘴巴了,但依然只是吞下了龙首 那一小截。
 
  纵然如此,在她努力吸吮之下,一阵阵快感还是侵袭了庾靖风全身,使得他 不由自主的与慕容兰幽谷分开,然后仰头虎啸几声。
 
  虎啸方止,庾靖风就一挺后腰,硬生生的把半截巨龙塞入慕容竹小嘴里。 
  被那巨物如此一插,慕容竹忍不住在水中轻咳了起来,引起了一大堆泡沫从 水里升起。
 
  庾靖风也晓得不该操之过急,于是马上把抽插的幅度减少,慕容竹才有了喘 一口气的机会。
 
  庾靖风双手往水里一探,抓住了慕容竹双腿。
 
  他伸手往上一拉,慕容竹纤腰就被拉成一个弧形,双腿离水而出,除了上半 身之外,整个娇躯都浮出水面了。
 
  庾靖风把坐在自己肩膀上的慕容兰往身后一甩,伊人就往下坠。
 
  庾靖风当然不会由得慕容兰就此落在地上如此大煞风景。
 
  他及时反手抓住慕容兰脚跟,然后把它搭在自己肩膀上,慕容兰就以这个倒 挂金钟的姿势挂在他肩上,而慕容竹同时也已到了他面前。
 
  他双手用力一撕,慕容竹身上的薄纱立刻四分五裂,于是来到他面前的是慕 容竹赤裸裸的幽谷了。
 
  庾靖风把慕容竹双腿掰开,仔细的观赏了她那神秘的幽谷。
 
  只见她那幽谷花草丰盛,但都被修剪的整整齐,而且和慕容兰一样,她那幽 谷同样也是芬香扑面,使庾靖风把持不住了,立刻在她双腿之间埋头苦干。 
  他舌头在慕容竹幽谷里深入浅出,伊人如受电击,浑身颤抖,但依然尽责的 在水中吞嚥着他那巨龙。
 
  庾靖风舔了慕容竹好一阵子后才放手,任由她下半身掉回水中。
 
  他随即把倒挂在自己肩膀上的慕容兰往上一拉,把这慕容四姝中的老二重新 放回原位,再次坐在他肩膀上。
 
  他同时虎腰一缩,把巨龙从慕容竹嘴中抽出来。
 
  慕容四姝知道他准备和她们其中一人真崮销魂了,每人都心如鹿撞,不晓得 他会先选中谁。
 
  「会不会是我?我含了他那么久,应该对我印象最深……」
 
  慕容竹是如此想的。
 
  「他又再把我放在他肩膀上,接下来会不会把我放在他那玩意上呢?」 
  慕容兰同样是渴望能够一尝那巨龙。
 
  「方纔我一舔他股隙,他就兴奋不已。他会不会因此选我呢?」
 
  在庾靖风身后的慕容菊也在胡思乱想。
 
  「他玩了我乳房一会儿后就忙着应付三个妹妹了。估计不会是我吧?」 
  慕容梅还在患得患失中,玉手突然一紧,已被庾靖风拉进浴桶里面去,刚好 就落在庾靖风与慕容竹之间。
 
  慕容梅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庾靖风首选,还在惊喜交集之际,薄纱已被庾靖风 脱下。
 
  慕容梅一身玉肌冰肤,一双小巧玲珑的乳房沾了水后更是犹如出水芙蓉,真 的是我见犹怜。
 
  只可惜坐在庾靖风肩膀上的慕容兰挡住了他的视线,令他无法一睹芳容,只 好以手感弥补,一双大手在慕容梅一下水时就佔领了她双乳。
 
  他同时也虎腰一挺,巨龙就此贴在慕容梅小腹上了。
 
  慕容梅感到一根铁石般坚硬的巨物贴在自己小腹上。
 
  她也不做作,一手抓住那巨物,先套弄了好几下后就往自己幽谷里插。 
  庾靖风有了她带路,龙首终于插入了幽谷。
 
  一旦插入,他就察觉到面前的乃是一条羊肠小道,龙首虽然插入了,但后续 的路却只能一分一毫的往前走。
 
  「啊……公子爷,您温柔点……」
 
  慕容梅被巨龙侵入,整个人既畅快又痛苦,恨不得巨龙赶紧塞满自己,但又 担心承受不起,只好娇声哀求。
 
  庾靖风也晓得不可乱冲,于是进两步退一步的逐渐深入她那幽谷。
 
  巨龙每进一步,慕容梅就娇呼一声。
 
  在前进了几步后,前路逐渐顺畅,庾靖风趁机勐然挺进,半截巨龙总算成功 插入。
 
  「公子爷啊……天啊……小婢被你塞满了……」
 
  慕容梅呼天抢地般的大喊大叫,一双玉腿也盘在庾靖风虎腰上。
 
  她三个姐妹听了都脸红耳赤,纷纷心痒难耐,期待着庾靖风的巨龙入侵。 
  依然待在庾靖风背后的慕容菊乾脆潜入水中,趴在他双脚之间,把他那两粒 睾丸一口吞下。
 
  站在慕容梅后面的慕容竹也伸手穿过自己姐妹腋下,抚摸着庾靖风胸膛,加 倍刺激着他的情欲。
 
  庾靖风自己除了使劲儿的抽插着慕容梅之馀,也再次舔舐着坐在他肩膀上的 慕容兰。
 
  五人连成一线,苏州城外古庙这荒野之地因此变得活色生香。
 
  庾靖风抽插了慕容梅一阵子后就转换目标,双手一举,把她提起来,巨龙与 她分开之后就朝着在她身后的慕容竹一插。
 
  慕容竹还没回过神来,巨龙已登门,大喜之馀赶紧抓住那巨物,同时她自己 下身也迎上去,没有多费周章就与巨龙结合在一起。
 
  她的花径与慕容梅大相迳庭,虽然并非羊肠小道,但也是一条窄路,而且比 常人浅,庾靖风一插就到底。
 
  「公子爷……小婢快没命了……」
 
  慕容竹哪受得了如此重击,整个人因此绷紧了,俏脸上也冒出了汗珠。 
  庾靖风是插入后才知晓她是如此的窄和浅,于是赶紧道个歉,「姑娘莫怪, 是庾某唐突了。」
 
  他怕会引起更加多的痛楚,所以把动作都暂时停住。
 
  没想到慕容竹很快就适应了巨龙的硕大,感到的不再是痛楚而是快感了。 
  她满心期待着庾靖风后续的冲刺,没想到那人却动也不动,犹如木头人般站 着。
 
  她多等了一会儿后依然没看见庾靖风有所动作,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厚着脸皮 开口说,「公子爷啊,你可以动一动了,只要你不是太粗暴就行了……」 
  说到此处,她的一张脸已是落霞般通红。
 
  被她一提,庾靖风才醒悟了。
 
  正所谓恭敬不如从命,庾靖风立刻重新开始了那抽插的动作,只是添加了好 几分柔情,龙首并没有横冲直撞,而是逐步逐步的前进,碰上了花径尽头后还扭 了扭臀部,以不同的角度给予慕容竹不同的摩擦,使她更是情难自控,只好拼了 命的咬住下唇,以免发出一些羞人的呻吟,但她一脸的春意已经把她实际感受尽 数泄露了。
 
  庾靖风见她已经渐入佳境,于是就把抽插的速度加快,而她也受之如贻,使 他更是放心了。
 
  夹在两人之间的慕容梅此时依然把双腿盘在庾靖风腰间,一双美乳紧贴着他 胸膛。
 
  庾靖风每一次抽插,两个娇娃的身躯都受到了冲击,以致浴桶里波涛汹涌, 还把地面也弄湿了。
 
  之前尝到了甜头的慕容梅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于是不停的扭动着娇躯,以自 己酥胸摩擦着庾靖风胸膛。
 
  庾靖风晓得她心意,于是多插了慕容竹几下后就抽身而出,龙首往上一顶, 回到了慕容梅体内。
 
  这次轮到慕容竹不甘愿了,伸手套住露在自己姐妹体外的那一截龙身,在庾 靖风抽插的过程中为他增加了一些快感。
 
  庾靖风插了慕容梅几十下后又再回到慕容竹体内,如此往来复返好几次后他 终于露出了欲仙欲死的神情,看来快要到达极乐的巅峰了。
 
  就在此刻,一个黄衣男子飘然而至,手上一把利剑,悄然无声的往贴在庾靖 风身后的慕容菊刺过去。
 
  他这一剑来势汹汹,若是命中,少不免会穿透慕容菊娇躯,直达庾靖风后心 要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