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R的故事】作者:lmz2985


  讲一个故事吧。此故事大部分是个人YY,既然是故事,自然也有真实与虚假的成分了,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

                一、

  我是个市政工人,这几年我们本地城市建设基本已完成。现在的我们接手的工程大多在外地,我自然这几年也就经常的出差。

  却偏偏赶上结婚一年,老婆自然是跟我闹上了无数次,每次电话联系我都是百般的讨好。我一般2个半月休息一次,一次15天。时间固定

  ,每次回家必定要给老婆稍上各种礼物,回到家对她千依百顺的以弥补自己刚结婚就要两地分居对她的所缺少的关爱。

  上次回家的时候老婆跟我说想要一个小宝宝陪着自己。说实话,老婆比我小6岁,在我心里总觉得她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现在她突然跟

  我说想要一个孩子自己当妈妈还真有些的感觉怪怪的。但反过来想一个女人独自生活,每天两点一线自然是寂寞的吧,如果有一个孩子代我陪着她,她就不会我经常的跟我闹了吧。

  听了她的话,我赶紧附和着,「好啊,其实我早就想要一个了。那我先去洗澡……」。老婆这个人要求比较多,也很爱干净,每次跟我做爱的时候都要求我洗澡,并且做爱的必须带避孕套,否则坚决不给我碰,连跟我接吻很少而且都是要我刷过牙才行。慢慢的我也养成了如果做爱先去洗澡的习惯,感觉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其实不怕大家笑话,现实中的我是一个比较木纳的人,不怎么会说话(同事对我的评价)我除了我老婆没跟别的女人做过爱,除了她我也没交过女朋友,所以我的性知识,除了A片就是听老婆了,我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每次做爱都在晚上,老婆跟我做爱总是要求我先关灯,而且她每次都钻了被子才脱衣服,到现在我都没正式看过她的裸体,也不知道是不是别的夫妻也是这样的,也不好意思去问别人,所以做爱的事一般都是听她的。老婆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后来有时她跟我说起那次的相亲经历——她那时刚刚失恋,又是临近过年,本想回老家去,但朋友母亲非叫她来见我。她说她看上我也是觉得我这个人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她不喜欢太张扬的人像她前男友。觉得事业有成男人就应该是我这个样子的……感情发展很顺利,交往不到半年我们就结婚了。实话说,我个人虽然算不上事业有成,但自己家有车有房,我每月收入2- 3万,就我们当地来说也算是比较不错的了。也许老婆真的喜欢踏实的我……老婆年轻漂亮,身材又好,能看上我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我也自然是对她百般的宠爱。

  这次我回家的休息的时候,老婆告诉我她怀孕了,已经3个月了,一直没有告诉我就是想给我个惊喜。心里话,我真的很高兴。我赶紧给自己的亲亲打电话,并且晚上大摆宴席。告诉大家这个喜讯。吃饭的时候,丈母娘要把女儿接回住。本来我妈说要把她接到他们那来照顾她的,但老婆非要回自己娘家,我自然不好说什么,就陪她一起到她家住了。其实老婆家的条件不是很好,在我们这临近城市的一个小村子里。老丈人为人又懒散(个人感觉)家里也不是很富裕。我多次提出要回城里,她就是不乐意。

  刚过完年,公司突然来了消息。我挂靠的一个小工地发生了事故,要我马上把自己的个人证件与资格证快递过去。公司进一步解决问题,如果有必要,我也要马上飞赴现场。证件什么的都在家里,自然不能在这里陪老婆了。

  正月初五一个人赶回了家(我们这里正月初五有剁小人包饺子一说)快递了个人资格证,一个人在家等公司的电话。因为不知道需不需我去现场,所以也不能去老婆家陪她。晚上的时候同宿舍的一个兄弟给我打了电话。我们那个时候住一个宿舍都是兄弟相称的。其实我们大学毕业后就没在联系了,不知道他怎么有了我的联系方式,但现在个人信息透露的这么厉害,想必要找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吧。毕竟出社会很多年,虽然不善言辞。但基本的客套话我还是会一些的,就礼貌的邀请他过来吃饭……想不到他一口答应。说也想我了……

  为了方便大家记忆就叫他R吧。

  上学的时候,R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对于他的印象是除了打架就是跟某女朋友去开房做爱。对于这种人我是挺讨厌的。但又会偷听他在熄灯后跟同宿舍的吹嘘他的花边经历,有时他也会单独跟我说他的开房经历,我往往是羡慕不已。与此人的交情也就是同宿舍的关系吧。毕竟我们也不是上学的时候了,既然他要来拜访我,我也不能冷落了人家。但也没必要请他去饭店吃喝……所以就叫了些外卖决定晚上跟他在家喝点小酒,也省的自己一个人无聊。

  不到半个小时R就来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R的到来我心里竟然有些许的紧张。R还是像大学的时候一样,说话流里流气的。而且说话很直白来讲看我也没带什么东西。就是想找个地方蹭个酒喝喝……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可能我是有一些怕他,对于邀请他的到来也是想证明自己出了学校混的不错,来在他面前显示自己一些优越感吧。可是当看到他的到来还是心跳的厉害。

  把他请到了客厅。可能毕竟是老同学了,感觉他到了别人家倒也自由的紧。鞋也不换的就进来了……其实我家也没有他那么大脚的拖鞋。他个头高大,足有一米8。8(他自己说的,在我看来还不抵有2米)。所以气势上我就输了一大头,(我不到175)。他见我一个人在家,就很讨厌的说,「大过年的自己在家,你也离婚拉?」(真是的,刚有了小孩子就这样诅咒我)「没有,没有!老婆回娘家去住了。」这时送外卖的也到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两个人坐定斟好酒。有一句没一句的对答着。其实大多是他问,我答。

  通过聊天,大约知道了一些他现在的事情(这些事也不是我问的,都是他自己一个人自顾自的讲,而我仿佛一个垃圾桶一样的接受着。大概的意思就是现在他和别人合伙放贷,因为和别人一起干的每年的大约收入50- 60万样子。因为老婆看他太严,他就离婚了,现在一个人单过(无父无母),过年了突然很失落,就想找个过去的「老」友聊聊天。电话翻来翻去,发现合适的也就是我……想不到我还算这个人的老朋友。真够讽刺的。

  本来的心情是七上八下的,但随着酒一杯一杯的下肚,心里的戒备心里也少了很多。就谈起自己的事情。他的回答:「想不到你这样的书呆子也能找到老婆,呵呵。开玩笑啊。」确实他人又高又帅的,也很聪明,很适合在当今这个社会混。
  「你这样给别人打工也不好,还是要自己干,过完年我就和他们拆伙,自己干一票大的。」放贷从非法转变到合法这几年确实有部分黑的东西在里面。他这个「干一票」总感觉匪气太重。

  「还没孩子」(老婆怀孕的事不愿意和这样的人讲)

  「我怎么没有孩子,你知道以前学校的X煜吗?他就替我养着一个呢,当然是他老婆跟我生的拉」X煜是也我们学校,当年他们喜欢混在一起。

  「他不知道呗,这样问我,是你傻呀还是他傻呀?哈哈」这个人也就是吹吹牛吧。

  从这里开始仿佛按了一个开关似的,他又开始跟我讲他的花花世界了:
  我跟你说,其实大家都是人,女的也有这个的需要。关键是你那有没有他们想要的。也不是钱这么简单。我就从来不花钱玩女人。花钱找小姐的都是你这样的,呵呵。咱玩的是良家,什么叫良家。就拿X煜他媳妇来说。他们结婚时,我一眼就看上了,那大屁股肯定好生养,从后面操你说底多舒服。那时他们走过来转桌敬酒。那女的一个眼神,我就知道这女的是个骚货,要上肯定有戏。他们蜜月回来故意找个几次机会跟他们夫妻相处,有一次我们一起去自驾游,晚上我就直接在他们帐篷里把那娘们办了。X煜去钓鱼了。一开始这娘们还假装不乐意,我把她按在那往下面一摸,早他妈的湿了。你说是不一个骚货?我按那就是一顿桶啊。带什么套啊!大家都是成年人,她不知道吃药?呵呵。就你这胆量。也干不了这个。后来几年玩了几次。但我就喜欢趴在后面捅。抓这那大肥屁股,使劲往两边掰。别提多有意思了。来给你看看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女人,没我想想中的那么诱惑,也不明白R是怎么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可以上的。不过这个女人的胯确实够宽的。女人半蹲着替一个孩子擦嘴。貌似就在本市的某游乐园里。看日期是2年前的了。

  「在外面别乱说话啊。」收起手机,他继续跟我讲他的辉煌战绩,被我看上的女人没一个跑的了的。你要知道,你要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要什么。其实说简单的还是各取所需……

  可能是他喝多了,说着说着他突然站了起来一把脱下裤子,一手抓这自己的东西。「你说,要是一个老娘们尝过咱这根鸡巴能不惦记着在多来几次吗?我还不是跟你吹,叫我弄过的老娘们都跟我说,回家再跟自己老公弄都没感觉了,弄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我。」

  实话说他这个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黑,具体形容的话,就好像玩的那种檀木手串的颜色吧。黑里透红,黑红黑红的透这一股子油性。因为坐的不远,能闻到很重的尿骚味道。我也借故起身去把窗帘拉上。「老三,你喝多了,你亮这个干什么?」(宿舍里他排老三)

  「我操?你不服!来来来,你把裤子脱了叫我看看你的鸡巴?」我的真的跟他没法比,首先是咱这个头,如果说他那个是188。我这个也就是100。心想这个要是跟个头成正比就好了。估计粗细也比我整整大了1圈。倒不是因为他的大家伙。首先从刚才的个人收入,身边的环境,对女人的态度上,气势上完全输给人家。他刚来的时候,我本来还打算跟他气势相当的来一场宾主相谈呢。看现在我们俩聊天这趋势,我的气势是一点一点的弱了下来。但还是想反击他。「行了,快装起来吧。老远就闻到一股味儿。」

  「呵呵,你还别说,有的小娘们就喜欢爷这味,一闻了就非要给我裹裹,把咱这味留在他们自己里面那~ ,你过来闻闻。」

  对于这样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行了,这房子冷,别冻着。」(老婆回娘家,临出门的时候我把暖气的结门关了)

  你还别说,我今天还真有些肚子疼,他看我关心他,也就不跟我计较了。收起家伙自己又坐了回去。「来来来,接着喝啊。」

  「我不行了,再喝我就醉了。」我酒量一般。而且老婆都不喜欢我喝酒,所以经常不喝,酒量就更是不好了。

  「你怕什么,醉就醉了吧,还怕我把你办了?放心,我对男人没兴趣,我又不是基佬。」

  看看时间居然将近零晨1点了。「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明天我单位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这个家伙快走吧,并且以后不要有来往。

  他扭过身子去看了看表,「我操,都1点了。要不我今天就住在你这吧!」这完全不是一个问句,绝对就是个命令句。

  可能我真的有些怕他吧,竟然违心的说,「行」。

                二、

  我住在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一间主卧,一个被我们改成了书房(完全是老婆的电脑房)。因为老婆怀孕了,一间被她擅自改成了婴儿房,以前的家具全被他扔掉了。为此我曾委婉的问过他,以后我们请人照顾她跟孩子。或者她父母来了住在哪里。她完全听不进去我的话,我对她这个人稍微的指责,她都是要发火的。一般还没到发火,我就不说什么了。我们两个的世界里,老婆一直都很强势的。可能她这次回娘家也是因为我提到了,她生孩子照顾她的人没地方住,她才非要回娘家住的吧,确实农村的房子很大。

  我就跟R说,要不我们俩都睡卧室吧。(其实家里的沙发还是挺大的,但我就是说不出口叫他睡沙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也没办法拉,你这还真不怎么大。」其实我这里挺大的,150平米。可能跟他家比要小吧。我打开卧室进去铺床了。R也跟里进来。R抬头看到我跟老婆的合影,明显的愣了一下。我的心里突然堵了一下。他明白我的心思:「放心,朋友妻不可欺嘛。」这家伙,X煜不算朋友啊?心想,我可不能把我老婆叫这个家伙看上了。「这都是化妆加后期处理的。」我赶忙从柜子里拿出被褥,铺床。R站在我身后,看我麻利的铺着被褥。这种感觉就像,一个老公看自己的小媳妇给自己铺床一样……

  「你要不要洗一洗再睡啊?」「不用了。」

  我早就养成了睡觉刷牙的习惯,要是不刷牙还真的睡不着。就闪身出了卧室。隐约的听到后面的R说,「……么巧呢。」声音很小,也不是很清楚,也就没太在意。

  简单洗漱完,我回到了卧室,看R已经躺下,玩起了手机。心中很是不高兴,因为R用的是老婆的被子。家里就常用两床被子,加上时间额比较晚了。我就没去拿新的。我本来故意把老婆的被子放到里面,本来依我对他这个人的感觉,他比较懒的,应该不喜欢在里面睡。谁成想,他却睡在了里面。「我肚子有点疼,看这粉色的比较厚,就睡里面了,没事吧?」我又能说什么呢,灰溜溜的钻进了自己绿色的被子里。不过明显的感觉到了R好像不怎么困了,不像刚才,看到时间到了零晨1点的时候,脸上显现出来的疲态。现在的他好像有那么一丝的兴奋。「既然睡了你的了,那也给你看看我的私人珍藏吧。」

  他递过他的手机给我。「这些都是我这些年的留念」。划过手机屏幕,一张张的图片。本来我挺困的了,但看到这些,也慢慢的有一点兴奋。对于他睡我老婆的被子的不愉快,也随着照片一张张的翻过了。

  照片中的女人们脸部都经过了处理。R的话,出来玩总是要有道的。各种背景,各种姿势,各种长短头发的女人,身材胖瘦不一,有的性感撩人,也有身材一般的。照片的主线都是那檀木色的大黑家伙。因为都在交合中,这勃起的东西显得特别的粗壮。回头想想,我洗漱的时候,R可能就是在看这些。回来的时候能看到老婆的被子里鼓起了老大一块。什么样的内裤能有这么好的松紧力,这个家伙肯定在我老婆的被子里面没穿内裤的裸睡……

  我一张张的翻,R默默的在一旁看着。看到一张没什么特别的照片上的时候,R突然开口,「停一下,你看这娘们身材怎么样」照片上是一个宾馆的床上,一个娇小的女人。脸部也是经过处理的,盘着头,角度的问题看不出实际头发的长短,女人单腿跪在R的身上,另一条腿半蹲着踩在R的身侧,一只手拽着身上仅有的丁字裤露出下体,自己身子后仰,一只手从身子后面紧紧的握着R大家伙,R的龟头已经末入女人的身体里面了,女人阴唇被撑很红很薄。看样子是正要坐下去,好把那檀木家伙坐到身体里面去。姿势很淫荡,但确实没什么特别的,身材在这些照片中也不是最好的。不过确实也算很好了。

  「就是这个小娘们,闻着我的味,就想给我裹鸡巴」他一边说脸上还泛起了阴阴的笑容。看来叫我停下也是为了向我证明他吃饭的时候说的话吧。此张照片的下一张,是女人阴部的特写,还是上个女人此时的阴茎已经全根没入女人的阴道里了。这张已经没用手拽着丁字裤了,黑色的丁字裤松垮的歪在一边,女人和R的交合处满是白色的泡沫。「这小娘们叫我操舒服了,一开始还不适应我的大鸡吧呢,看现在,整根操进去了那水多的,没多插两下,就都变成了白沫。也蔫在我身上了。我看她没劲了就把她按在侧面来一顿重炮轰炸。这娘们不耐操,一会儿竟昏了过了过去。」再看下一张,女人仰躺在那里,因为脸部受过处理,看不到表情,R一只手抓着她的两只手,大黑家伙正在女人的阴道里面。「我正射小B儿呢。」看他也是没有戴着避孕套。「她有男朋友吗,你这样射她里面?」「哈哈,这个小娘们都结婚了。不过那个时候刚结婚半年。就逗她结婚的时候是处女吗?她跟我说在她老公之前还有一个男朋友,是他的初恋,第一次便宜了那小子。感觉上跟我挺像的,不过没我鸡巴大,也没我爷们。其实我也知道小婊子是叫我操美了!」下一张是一个女人给R口交的照片,只看到一个阴茎的根部,其实女人是没法子整根含进去这大东西的,只是面部处理的太严重了。「这时谁给做的面部处理啊?」「就是这个小娘们,就是刚才那个。」

  R的手机里面每个女人都只有一张照片,不过这个女人却有好多。刚想问他。他自己就讲了,「知道为什么就这个娘们的照片多吗?因为过年前我还跟哥们跟这个小婊子3P过呢,现在也没断,只不过听她说她老公要回家,所以暂时不能陪我玩。」

  「他老公不在家里住吗?也是在外地工作」我为什么要说也@@

  「是一个国企职工,常年出差」听到他的话,我的心里好像突然被什么捏了一下。R见我脸上的表情不对,跟着就说到「好像叫什么华北石油6公司吧。」看来是我想多了……其实中国的石油公司确实有人常年在外国,怪不得被人戴绿帽子。他们跟我们不一样,我们一般出不太远,都是周边的城市建设工程,开车的话一两个小时就能回来,不过我确实也太不浪漫了,从来都不懂得给老婆来个惊喜什么的,看到这个女的真是给我一个警示,做事不能太刻板了,否则头上要绿啊。

  R说:「跟这个是在QQ上认识的。那时这个小婊子跟我说,自从结婚也没跟她老公做过几次,她老公也不行,年纪比她大,又不懂得浪漫。除了挣钱还算可以的,其他的可以说一无是处。我一看这娘们有戏,就慢慢的引她说她老公的不满。不过开始的时候这女的傲气的很,还跟我玩若即若离这手段,我就喜欢挑战难度。都是老中医还跟我开这老方子,就被我连哄带勾聊着玩,咱也不着急。拉她进一个同城聚会的群。去年6。1群主组织过「儿童节」聚会。嗨这种群就是那种有理由要聚会,没理由也要聚会的一帮人。那些小娘们,是寂寞也好,空虚也好。但大多是些怕事的一对一的见面还是挺麻烦的,百十号人的一块玩,又是白天过儿童节。这个女的空间里有她的照片我一到没一会儿就找到她了。说实话,咱这气质,直接就把她拿下了。」我心说就你这流氓样,也还真有女的喜欢。
  他接着说:「晚上人走的差不多,剩下那些看对眼的,就一起去KTV唱歌。这小娘们自然是没走了。在游乐场的时候,我就拿鸡巴轻轻顶过她的肚皮一两次。估计这小娘们也想尝尝我这大鸡巴。连唱带喝的,我看勾的也差不多了,直接把这小逼拉到厕所里。开干,先按那叫她给我裹裹鸡巴,这小婊子看到我的鸡巴眼都直了,却还说好大的味。都到这会儿了,我也就不装了,直接就往嘴里桶啊。这小娘们嘴上嫌味儿大,可是这又叼上不撒嘴了。从上到下,把我鸡巴舔了遍,那鸡巴湿的。这小婊子活儿(口交有的地方叫口活)还不错,还能深喉。没几个女的能把我这鸡巴含的那么深的。就这点我也觉得能多玩这娘们几次。你说是吧?」听着他的话,突然想起自己的老婆来,老婆太爱干净了,从来不给我含一下。倒是我每次做爱都要学着A片的样子给老婆好好的亲亲下面,不过确实有些尿骚味和酸味。

  「看她叼的这么卖力气,我也要表扬一下呗,就说了句,宝贝你太会裹了,她到给我来了句,『舒服吗,舒服的话就给我也亲亲下面吧。』我一听就火了,老子操过这么多的逼,还没给哪个舔过逼的。一个大嘴巴子过去,快点转过去好好撅着,我该操逼了。她愣了一下,就马上乖乖的趴在厕所便器上面。鸡巴被她舔的也湿,直接就插里面了。以前我跟别人操逼的时候,也都湿的,不过都是慢慢进。但这次有点生气,叫我给她舔!俩手屁股上一按,直接顶到头儿。实话说我还有点疼的。不过她比我更疼。不过我哪管她去。连扇屁股再操逼,这娘们都叫变音了。没想到没一会儿这娘们竟然尿了。真够奇葩的吧。还挺热乎。我看她尿了,气也消了。就慢慢的一下一下不紧不慢的操。看她叫的也不那么恶心了。一会儿这娘们就高潮,逼里一个劲儿的动。我也顶不住了,使劲捏住她的屁股鸡巴顶到逼芯舒舒服服的射里面了。再看这娘们竟然撅那不动了。逼还死命的夹着我的鸡巴。夹的我还挺舒服,我也就不想拔出去,咱这鸡巴,软下来也她插的紧紧的。就这么插着玩她的胸。没玩一会儿,你猜怎么着,操完逼就想尿尿。我看反正也是在厕所里直接就这娘们逼里尿了。这一尿啊,这贱货又高潮了在那抽抽上。逼里又开始蠕动起来,这么尿尿比射还过瘾。以后每次和这娘们开房的时候,我都要喝很多的水,不为别的就为了好好的尿她,哈哈。」我想这家伙可真够变态的,这女的也是,看身材年龄也不大,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这不就跟个供男人尿尿的便器一样吗?又是结了婚的人,要是她老公也跟我一样喜欢给她舔……日,这女人真不要脸啊。

  虽然也替这个女人不值,但确实很听得我也挺兴奋,阴茎都勃起了,真想见见这个便器女的样子啊。就问他。「现在这个女的呢?」

  「别提了,这女的回家保胎去了。这女的就这么叫我操上瘾了,3天两头的找我操逼,越不拿她当人,她越舒服。知道什么是各取所需了吧?她就是个贱货,你就不能拿她当人。什么灌肠操屁眼啊,捆绑窒息啊,反正都玩过了。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一两个月就腻了。我就叫上X煜跟我们一起玩3P,她敢不乐意。毕竟人家无偿为我养儿子,咱明的暗的怎么也要表示表示吧。」我看这个X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起玩了几次,X煜也知道这个女的是个抖M了。这X煜鬼点子多,就出主意怎么虐这娘们。不叫这娘们吃避孕药,什么时候是危险期什么时候来跟我们玩,不为别的就为了看看是我的精子有活力还是他的有活力,其实这傻逼哪知道儿子都不是自己的。这女的也还真乐意。活该被人射尿。」

  你们这么玩,那他老公知道了怎么解决,还不去法院告你们啊,在咱们这3P可是违法的啊。

  「你不知道,X煜就跟这女的说,叫她跟她老公先做爱,然后在吃事后药算好了日子,过了药效再来找我们。前后差不了两天,最后无论孩子是我们俩谁的,都叫她老公替我们养……你是不知道,这女的说,自从结婚就没跟她老公无套做过。」真是个可怜的男人啊,自己的女人跟自己带套做,跟别人却要尿在里面。他都不如我,为了要孩子我还射在老婆里面几次呢,唉石油人出国是挣钱,但挣完钱都替别人养孩子了还挣个什么劲啊……

  后面手机里有一段视频,但看不到女的脸,女人后腰上有一片黑色的鸡巴花纹身。「你叫她纹的?」

  「不是,她那初恋男友纹的,她现在这样也是她那初恋造成的……」

                三、

  早上被R的打电话声音吵醒,他正在房厅里打电话,「我特妈的也挺意外的,我也不知道……想不到你老公……,真是无巧……书。你回来吧,就因为……更想操你了。对% ……就在你们那操你啊……不叫X煜……。」

  看来R正在和他的小情人打电话呢,听的不太清楚,本想偷偷的过去听听,这时我的电话响了。「喂,什么有人把情况捅到报社去了,行,行,行。我马上就过去,下午的飞机,好的。好的,我知道,我知道。大巴站集合。好的好的。
  听到我的电话声,R也回到了房间。「哥们,我公司上有个紧急的事需要我人过去处理,我这也不能留你了。」

  可能是因为听到我工作上的窘境,R意味深长的冲我笑着。「没事,咱哥俩以后还长这呢……」来不及收拾房间,我和R离开了我的家。

  连续忙了2两天,上下打理关系,终于把事情压了下去,也算是基本解决了吧。带着一身的疲惫拧开了家的房门。一进门头皮麻了一下,老婆回来了……卧室,房间,床,被子。被子里的鸡巴味。我的脑子里一下的空白了。「宝宝,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跟我提前说一声?你要想回来我去接你多好呢?」

  老婆脸色有些憔悴,「你回来拉,家里有个表亲要来市里办事。我身体又不舒服,就跟这他的车回来了,我也刚到家。才洗过澡,就准备睡了。」我的思路慢慢的正常了些,「噢,才回来。那天我走的急卧室里有点乱我还没收拾。你在休息一会儿,我去收拾吧。」

  「不用了,你看,你我都这么晚才回来,卧室就别收拾了,我们睡了吧。」好巧不巧的老婆今天特别温柔。可是想到卧室的样子,一会儿她肯定是要发火的,现在的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到底一会儿应该怎么哄她……但很意外,老婆好像真的累了,也不问自己的被子为什么乱糟糟的放在床上,径直走到床边,拉过被子把自己整个盖在里面,再从里面探出个小脑袋来。随后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扔了出来。我有些心虚的问到:「老婆这房间里是不是有什么怪味啊?」「没有啊。」仿佛是不愿意理我似的,老婆又把头盖在了被子里面。唉逃过一劫啊。为了讨好她我准备赶紧去洗澡。正要走出卧室,老婆从被子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别洗了,我突然想做爱呢。你关上灯过来嘛……」老婆肯定是感冒了,要不放在以前,我一进门她就会说,你快去洗澡吧,满身的臭汗味。女人都是敏感的嘛,怪得不她今天闻不到被子里面的味道呢。

  其实我也特别想,尤其是前两天听了R的故事。但想到她刚怀孕,就有些不忍,「为了肚子里的宝宝,要不算了吧。」她有些生气:你到底操不操?」这一句操马上把我的欲火点燃了,仿佛老婆和R故事里面的女人重合了一般……我立马关上灯走过去拉开了被子,一股尿骚的鸡巴味

  铺面而来……

                 完

  —————————————————————————————————————————————————

  小弟第一次发文,纯碎意义上的个人YY文。为了能达到剧情上的合理,添加了很多不必要的东西。其实在这之前也删除了很多的废话和大段的肉戏(可能里面还有与剧情无关的废话)。目的就是为里能叫别人有一个想象的空间。并且也没对里面人物的样貌穿着进行详细描写,目的也是同样的(好吧,我承认自己描写了半天都达不到自己心目中的要求)。本来想先注册个帐号再发的,因为毕竟在论坛里混了好久,看了好多好文。这么多年才发一次,也不知道下次是猴年马月了。其实剧情里面的很多都很挺贴近我的现实……其实也挺矛盾的。自己的文笔不好,发出来肯定是要被大家笑话的。就当小弟在此博大家一笑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