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暗黑魔法师手记】(全)作者:不详
暗黑魔法师手记


字数:2.8万

                前传

        一、魔杖ace(Aceofwands)

  我叫法米特?修?卡穆,是一名暗黑魔法师。也许你曾经听说过我的名字,唔,是的,我就是那个被称为「史上最好色的魔法师」的法米特。但有什么办法呢?这个外号实在是太响亮了,而且它也是半个事实。就像很多人知道的那样,我的职业并不隶属于通常人们所知道的暗黑魔法师四大系的分类。我是一名淫术魔法师。

  就因为这,不管我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我都不能见容于民众。更加可恶的是,就连从来都同样被普通人视为恶魔之帮凶们的暗黑魔法师协会,也绝不肯接纳我。协会主席巴尔夫严词拒绝我的理由是我的私生活过于糜烂。真见鬼!那个整天和僵尸与骷髅打交道的老家伙,又什么时候成了礼教的卫道士了?是妒忌我的力量和艳遇吧?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不过是一群躲在暗处翻弄骸骨的家伙们,很高明么?我才不稀罕和他们为伍呢。力量和美色,我要多少有多少,除了别人的肯定……

  就像现在,我又完成了一份冒险,圣王的戒指正戴在我左手的无名指上,可我只感到一阵疲劳。我有时也会想,如果我不是魔法师,不不,至少不是淫术魔法师,那我的生活又会变成怎样?

  我是一个孤儿,抚养我长大的是一个魔头,因为他常常因为自己的名字被用来让夜晚不想安睡的小孩子止哭而烦恼,他说那是对他名誉的诬蔑,而他只是自认比较有钱。总会有数不清的被称谓什么什么英雄或是什么什么之勇者的人要来打倒他。他们成三成五的结着队,为了各式各样的理由向我的童年靠近。

  他说他有一天在城堡外面散步的时候拣到了我,因为怕我被狼吃了,所以才将我带回了他的城堡。我有些疑心他的目的是否是为了增加些部属。这附近所有的野狼都是他的部属。但无论如何,我后来就叫他作父亲。

  六岁那年我开始学习剑术。我的老师是一个十分特异的骷髅,有三只手,握着三把剑。他说他叫剑魔,我觉得何必浪费如此好的名字?

  简单些,不如就叫剑骷髅,缩写成S也容易记忆。但他的剑的玩得不错,他教给我他的得意技「三段斩」,这是他在宰了无数个剑客后琢磨出来的玩艺,他很得意的告诉我只要我用心学也准能用这招来宰掉几个。

  但他最后放弃了,我把他的剑弄成三段,挥第三下时劈上了石头。于是他只能去告诉父亲,说我不是块习剑的材料。父亲没有生气,只是让我改习了弓箭。对这们可以躲在远端偷偷杀人的技术我一度学得很用心,教我的那个大马猴也很有信心将他的必杀技「五支射」教给我。那是一次发射五支箭的技术,然后我又换了老师,那五只箭中有三支插在了老师的身上,一支射穿了窗子,最后一支则打碎了一个很贵重的花瓶。

  棍棒、斧、枪、体术……我在六年里涉猎了几乎所有的武术,但最后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理由而被迫放弃了,父亲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我没有做战士的天赋。但是父亲没有放弃,他的城堡里不可以有吃白饭的人。所以十二岁那年,我开始学习各类的魔法。

  当然,父亲的手下是不可能有白魔法师的,有的只是各类黑魔法师。黑魔术要求施术者具有强壮的肉体,以抵抗强大的攻击型法术给施术者带来的反噬。显然,这样的修习除了一身的伤痕外最后什么都没能留给我。倒是城堡中因此发生过几次不知原因的火灾和爆炸。我一见死人就会呕吐的体质也使我不得不远离亡灵魔法。

  所以十六岁那年,可怜的我一事无成,依然只能在城堡里吃吃白食,看看其他人和外来的英雄们斗来斗去。终于,父亲失去了耐心,他把我叫了去很遗憾的告诉我,他只能给我最后一个机会了,他拿出一本很旧的黄皮小本丢给我,并告诉我说那里面记载的是一种失传了已经很久的暗黑魔法,它的来源威力修习方法以及其他的背景情况也没有人知道。

  一个人研究魔法总是很危险,所以我也许会死,但我若是再像现在这样,唯一的下场也只能是去做亡灵魔法师的魔法来源。父亲说他会命令手下给我必要的帮助。答谢了父亲的慷慨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那就是后来改变了我一生的「淫术魔法书」。

         二、魔杖2(Twoofwands)

  也许是因为我早就觉得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一直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自己死亡通告而已。所以我根本没有多想首页的警句只是一笑就翻了过去。我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看了三天三夜。淫术魔法来源于生物的能量本源性,是利用一种被称为LIBIDO的能量来攻击的魔法。

  这乍看上去很好,因为这种直接从物质本源提取的能量往往会比较强大,而且可以从自身和敌人那里开发出来的力量不会有场合的限制。可是这同时意味着一旦控制不好,魔法的反噬也会很危险,学过魔法的人都知道,这世界上的能量是守恒的。对敌人施放的法术也会当然的对施术者造成同样的打击。

  只是因为魔法师们习惯了和该种能量打交道,反应较小而已,就像研究毒药的人总是有较好的抗毒力一样,火系魔法师总是会习惯待在较热的地方以增强自己的耐热力,而暗黑魔法师通常见不得强光。当然,即便如此魔法师们还是往往都拥有强壮的体魄以忍耐他人不能想象的痛苦。强大法术反噬所造成的危险后果的例子在魔法史上绝非仅有的,即便施术者是十分强大的魔法师。淫术魔法的反噬威力、反噬方式如何我实在不清楚,就像我根本不了解什么是「性」,什么是「LIBIDO」一样。

  魔法书上没有告诉我这一点,只是复杂的介绍了对性能源的各种使用方法,只是在术的末尾处有两页纸上画着各种意思难明的手势和姿势,而且大部分都是两个人形。我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不过推测起来大概是关于双人合击魔法。想到这,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对我日后最常用的两页。「不行,光光是这样看看书,不懂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我越想越对自己没有信心,我必须出去试着去找一些实践的机会。最起码,我还得了解一下到底什么是性?什么是淫术?

  「警报声?」我听到了一阵难听的叫喊声,繁忙的幸运女神似乎终于开始眷顾起我这个被遗忘在那个被称为不幸的阴暗角落的人。我生平第一次喜欢上了这刺耳的调子。

  父亲是不许学业未成的人去应战的,因为那只会白白送死罢了,而更重要的是,那样会给那些英雄们增长不必要的经验而使他们变的更强大。

  但这次受袭却正好给了我一个实践的可能,我推开了紧封的门,信步向门口走了过去。今次的入侵者是一个四人标准组合,即有战士、魔法师、僧侣、骑士组成,进可攻,退可守的阵形。他们嘴里高叫着:「受死吧,魔头!」一路向前冲着。应该承认的是他们还是有一定实力的,配合也显然不像那些临时凑成的杂牌军般生疏。但对于城堡中那些久经战阵的卫兵而言,这点实力实在还是很不够看。

  当先的那个骑士是一个长的挺俊俏的年青人,有着华丽的剑法和速度。
  「他冲的太快了。」我不禁在心里咕哝了一句,果然他没能看出骷髅兵的诱敌而被巧妙的和主队分割了开来。旋而迅速地被三个骷髅兵合围住劈成了肉浆。
  「哥哥!」队伍中的那个僧侣悲呼了一声,迅速的唱出了复活咒文。

  「是个女的?」我一愣,「复活咒文充其量也不过是可以使大创口迅速愈合罢了,哪能真的让肉浆重新变回人呢?」我在心底嘲笑着。复活咒文当然没有显效,但由于分精神去唱这种极耗精神和注意力的咒文,原先覆盖在他们周围的神圣结界的能力明显的降低了。这下暗黑的卫兵们一下子都涌了进去,战士和魔法师立刻就变成了和他们的同伴骑士先生一样的东西。

  「住手,」我大叫,「把那个僧侣留给我,她是我研究魔法的资材。」眼看好不容易到手的机会就要重新变成了泡影,我不禁有些着急。

  「照他说的去做。」发声的是我曾经的剑术老师「剑魔」,他接到过父亲的指示要配合我的行动。

  「啊,谢谢你,老师。」我慢慢的走了过去,骷髅兵们纷纷垂下了兵器给我让道。那个僧侣显然还没有从闭目等死的状态下恢复过来。她只是惊愕的站在那里,或许她在诧异怎么会有人类混杂在魔鬼之间吧。我一把拉起她的手,把她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三、圣杯7(Sevenofcups)

  我让她坐在我的床上,那是我的屋中唯一可以坐的地方,一切的装饰品都需要掠夺而来,这是规矩。

  「哦……你好!」我木讷着打招呼,心里不知几千遍的正咒骂着自己何必对自己锅里的鱼那么有礼貌。我想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像足了第一次与人相亲的毛头小伙,当然,就年龄和经验而言,两者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出我的意料,她没有丝毫回答我的意思。

  「哦,不介意我知道你的名字吧?」我的言语多少流露出了些无奈的成分。
  「介意!」回答倒是意外的干脆。她突然抬起头来直面我。我这才有机会看清面前这个彻底被幸运女神遗弃的女孩。

  在饱览众多绝色美女之后的现在想来,她的容貌也许早已不足以让我动心。尤其是刚经历了一场战斗并在战斗中惨丧亲朋。她的脸上有些灰尘而原本水色的大眼睛因为哭泣过而显得有些肿,但也因此平填了几分楚楚的怜爱感。

  「哦……那就算了。」她直盯着我的样子多少有点让我胆怯。如果人的眼神能够杀人,我想我一定已经被她千刀万剐过无数次了。「要不要喝点水?」我觉得她的情绪过于激动。

  「你要拿我怎么办?杀了我?杀了我吧!让我和哥哥、罗依、卡尔他们一起去死。」根本无视于我的话,她追问道。

  「哦?死?暂时应该是不可以啦。因为你死的话我就麻烦了。」我想自己当时陪话的样子一定很傻。

  「哎?为什么?」她的眼神顿时变得惊异。「恶魔!你准备拿我干什么?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加入你们这群恶魔中间的!」

  「什么吗!完全会错了意。只是想利用你来做我的一个实验罢了。」我叹了口气,不由得很怀疑她刚才是不是因为过于沉浸在丧兄之痛中而完全忽略了我和父亲的对话。

  「恶魔!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她愤怒的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啊,谢谢。」我就像在人类世界里被夸奖为骑士一样习惯的回答。「不过如果你不合作的话,恐怕我实在很难办。因为搞不好,我也会因此被人杀掉。所以,就算是求求你也好。一定要帮我啦!」也许是被她的口气压倒,一直很担心自己命运的我也根本没发觉事情的主动权似乎根本就不在对方的手上而习惯的使用了自己过去最常用的口气哀求。

  她显然愣了一下,不过精神恢复的很快:「你们杀了哥哥、罗依、卡尔!」她的语调变得似乎要哭出来了:「恶魔!你们这些恶魔!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啊?这样啊。」我开始发愁起来:「可是?是你们先冲进来不顾三七二十一的见人就杀呀!」我放弃了寻找那个原本就不存在的杯子,忍不住说道。
  「那是因为你们是恶魔呀!」她大喊着。

  「哎?」我不禁苦笑了一下。

  「你们这些鱼肉附近居民的家伙!」她显然很不满意我的反应,大声反驳道。
  「喔?你看见了?你被抢了?」倒不是相信城堡中的魔物会老实温顺到不去伤害人,我只是奇怪居然还有人类敢居住在方圆五十英里以内。

  自打我有记忆开始,就没有听说过城堡附近有如此另类到想与魔共舞的。而且依我所想,魔物们似乎也不该有那么大胆子单独跑老远去满足一把杀欲,城堡的防御就该够他们忙乱的了。

  「我们过来的时候看到一路的骸骨和尸体。」我突然发现她微嗔的样子十分动人。「噢!那些都是实验魔法的失败作品。」

  我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不信,连忙补充道:「原料都是来自和你们一样自称正义的入侵者。」有一群优秀的亡灵魔法师在,大部分还是都成为了城堡中的绝对战力骷髅和僵尸的。

  「哈!看吧,果然你们杀了那么多人!」

  「啊!我们也常常哀悼那些在抵抗贪图我们城堡中宝物的贪婪的入侵者时所献身的魔物们。」谁杀的人比较多并不代表着被杀者的正义性更多。但事到临头能够领悟的人自然不多。

  「什么吗!你难道说我们是为了贪图你们的宝物来的!」

  「不然,那又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拯救遭受你们粗暴对待的人们!」

  「拜托。这句话好像是应该由我们来向你们说才对吧?整天吵吵嚷嚷的来进攻的不是你们么?把人家的家门无情的破坏然后又冲进别人家里不问理由,不问是非的大屠杀的不也是你们么?把自己杀死的可怜魔物们身上的遗物一扫而空,在别人家里翻箱倒柜大肆掠夺的还是你们吧?如此闹得别人不得安宄,连死人身上的东西也不肯放过的行为还振振有词的冠以正义之名并堂而皇之一再重复且好此不疲。还真是伟大呢。」

  其实我从没认为魔物们代表的就是正义。英雄们为了各种目的来打倒魔物,而魔物们也的因此来满足自己的杀欲并靠搜刮死难外来者身上的东西来致富。
  父亲日渐扩展的财宝房让我深深觉得这只是一个互惠关系,大家各取所需罢了。而且在魔物中,实力代表了一切也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是也许因为那个时刻,我对将她强行抓来这么个举动实在是存着不少非正义感,所以才会不自主的努力反驳以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吧?

  她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呜……」的一声突然终于痛哭了起来。虽然她的眼圈一直很红的要下雨,我还是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面前这个大哭着的女孩子才好。

  「啊……真麻烦呀……这就是被称为女人的古怪动物嘛?」我很疑惑的想。因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只是呆呆的看着她。可是当事人似乎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越哭越大声起来。

      四、钱币7(Sevenofpentacles)

  对女人,有的时候实在不必说得太多。尤其是麻烦的女人。当时我还并没有这样的觉悟,只是实在被对方哭烦了。我懒得再说话,只是整个人靠了上去。她突然停止了哭泣。

  「你……你要干什么……?」

  「你的名字?」我的口气中带了一点不容反驳的语气。

  「米丽……米丽?科斯塔。」

  「噢,挺不错的名字嘛。」我漫不经心的回应着,心里盘算着下面该做些什么?

  我突然感到一阵泄气。

  不管怎么说,我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而已,身边有的也尽是些不解风情的家伙们,整天就只知道冲啊杀啊的,该怎么样对待女孩子,也只是在魔法书上才刚刚知晓一点。

  一般而言,召唤魔法没有被法术反噬的危险,就算召唤出来了我应付不了的东西,我也完全可以拜托给城堡内警卫的战力们。所以我一早决定实验首先从召唤淫兽的法术。按照书上面的步骤,第一步温柔的对女孩子说话,好像我已经弄砸了,但效果似乎还不错,剩下的就该是……脱光她们的衣服,但为什么要这样?我有些莫名的害怕,她会唰我一个巴掌吗?不,就算这样,应该也不会很痛的,我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不过事已至此,退缩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你……」我索性将整个身体都靠了过去。

  「你……要做什么?……」米丽颤抖着问我。我想她一定很后悔自己所选择的职业。僧侣是不会任何攻击性魔法的,连防御性的都善乏可陈,而对她这个半调子的低级僧侣来说,脱离了足以依靠的战士一族,她实在和砧板上的肉没有多大区别。

  三两下功夫我将她身上沾泄着鲜血和污垢的衣服脱下。露出了内在雪白娇嫩的丰满肉体。「撒旦呀!」我不禁暗暗吞下了口口水。米丽标准的少女胴体实在就像是恶魔的赏赐一样,令一个处男无比激动。而此时的米丽也许是因为害怕过度,只会蜷缩在那里打颤,丝毫没有给我的动作带来任何麻烦。

  我鼓起勇气用一只手开始轻轻抚摩起米丽凝脂般的动人肌肤,那因为年青与常运动的关系显得细腻而有弹性。

  「真是撒旦王的艺术品呀!」我在心里暗赞。

  但是,依照魔法书这还是前序工作呀。我的手于是开始向她的乳房靠近,米丽的乳房小巧而挺拔。突如其来的刺激就像乍然唤醒了战栗中的少女的理智,米丽的右手似乎终于想起来向我的左脸飞来,可只是让我更从容的抓住她的手贴向了我的脸。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始轻轻咬啮起来。米丽的小手那样柔软无力。这实在是不适用于打人的。而米丽的慌乱也很明显的在我之上。

  即便只是增加了手指的刺激,米丽显然也无法再坦然承受了。她娇呼的声音就像是在邀请我的侵犯一般,我兴奋的将全身压了上去,手指开始不断揉捏米丽的乳尖,那已经足够坚硬了。另一只手则不安分的在米丽身上继续游动。

  突然米丽大叫了一声,吓得我慌乱的连忙用自己的嘴捂上。那是我第一次与人接吻,噢,不,那会又有什么东西不是第一次呢?

  我不断挑逗着米丽的舌头,甚至以今日身经百战的角度来看过于粗鲁,但我那时只是纯粹的按照魔法书的教导而已。所幸米丽也没有计较这些,她只是不断含糊不清的呻吟着,扭动着被我压住的肉体。

  两人肉体因此更紧密的起来,也更加速了彼此的快感。一刹间,我的小腹间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热流无法控制的升了上来。自己下半身的一部分开始膨胀,似乎像在渴求什么,并在期待渲泄和爆发一般。虽然没有人教,我还是在那刹那意识到,这就是性冲动。少女美妙的身体第一次让我体会到了LIBIDO的力量是多么的巨大。

  是时候了吧?残存的理智不断的告诉我。依照魔法书的记载,我努力平稳着自己的呼吸与声调,低声吟唱起来:「古老的性欲的精灵们啊,我以法米特?修?卡穆的名义与你们签订契约,我将毕生服从于性爱的冲动并为你们提供性欲的能量。所以借于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出来吧,淫兽!」

  第一次施展淫术并召唤出来的淫兽,无论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不能与今日的比较,但毕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做什么事情居然成功了。兴奋的感觉更甚至一时超越了肉体正得到的刺激。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只淫兽的模样:那是一只大约像个桌子般大小的事物,有着十几条触角,嗯!就像是个大号的章鱼,但却没有了那个令人做呕的头。于我眼里它还是挺可爱的。它突然出现在我身旁,黏液弄得到处都是。

  那是一个错误。淫兽是一种极其强大的生物,它具有十分强大的性欲和做爱能力,以致于即便是现在我都是很谨慎的在使用它们。那时候其实只要召唤一两条增进气氛的小淫虫就可以了。这种蚯蚓般的小动物到处乱钻的特性可以给女性更多重更深的刺激。但无知与急功好利的心情最终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损失。
  这突如其来的生物看的出着实吓了米丽一大跳。但还没能等米丽反应过来,淫兽就已经发挥了其多且长的触手将米丽紧紧的围住,并体贴的接触着米丽的性感带。那种抚摸技巧在当时的我的眼里是那样的神奇。而女人身上也居然有那么多地方会令她感到快感。

  米丽像一条大蛇般,在淫兽的触手下死命的翻转着,不肯做片刻的停息。显然,那是一只十分有经验的淫兽,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前戏充分,技巧丰富。米丽渐渐的只剩下喘气的劲了,她的脸像熟透的苹果般娇艳,迷人的小嘴里也早已吐不出完整的音节,只能勉强分辨出大概是个「我」的音,至于「我什么」则没有人知道。

  诧异于我的性欲不仅没有因为召唤了淫兽而变得枯竭,反而却越发高涨,我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以几何级数向外膨胀。我的身体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燥热难当,这让我从工作的成就中回到了对性欲的渴望。

  我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妄想拉开淫兽让自己剑至履及的干上那么一场。但淫兽和米丽结合的紧密程度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而且就凭我那瘦弱的身体也实在是很难找到可以用武的地方。

  我丧失理智般拼命的将淫兽往外扯,而身体也竭力向着米丽的肉体靠近。我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会是什么,但那只是一种本能在驱使我。米丽美丽的肉体在我的眼前被淫兽肆意的把玩着,不停顿的娇喘是那样的迷惑着我的心智。也许是我的举动终于有了效果,或者也许是其他原因,我被淫兽一把卷了进去。

  这样可以使我更加近的观察到米丽粉红色的花蕊被淫兽用三根触手交替进出把玩着。淫兽其余的触手则无差别的向米丽身上每一个可以钻入的地方攻击,米丽叫嚷着,洞穴中不断的流下白颜色的液体,这些液体被淫兽用触手弄的她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我的呼吸从来没有像此刻那样的紧,理智也从来没有像此刻那样混乱。

  就这样,什么东西将我下半身勃起的东西解放了出来,我意识到那有可能是淫兽的触手。我拼命想从中挣脱,但那只是无用功而已,我被两只手一般的东西弄的十分的舒服,不知不觉中我似乎射出了什么东西。我的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然后我的意识背叛了我。我终于昏了过去。

        五、魔杖3(Threeofwands)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扔在房屋的一角。显然,淫兽对我并不感多少兴趣,干完了它要干的事情就无情的把我抛弃了,就像是面对着一次性厕所。不过我也实在没有心情去怪责它的无情和始乱终弃。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要我来做。
  我看见了米丽。

  我不再回想她当时的模样,那实在不利于我的食欲。她依然处在淫兽的触手间被上下抚摸着,身上尽是淫水的痕迹,湿漉漉的半反着光。她的下体鲜红的像是用鲜血泄成,一条条的青肿控诉着我召唤出来淫兽是那么不懂得怜香惜玉。
  淫兽的一只触手在米丽的嘴里进进出出,可米丽却已不能再表示她究竟是喜欢还是厌恶这种感觉了,她瞪得几乎将要裂出眼眶的眸子失去了丝毫的光彩,她可怖的表情和肢体被任意摆布出来的非人的动作和形状都清楚的告诉了我一件事情——米丽她死了!

  她被淫兽玩弄死了!我是第一次发现自己久居的房间居然是那样的恐怖,一个令人恶心的怪物用它那多而长的触手在无止境的玩弄着一具几个小时前还是美少女的人的尸体。胃中应该是被叫做食物的东西顿时集体叛逃出我的身体,酸苦的液体从我的嘴里泄到地上,我大叫着冲出了那间屋子,将我身后那个依然兴致不减的做着自己的游戏的怪物和它的玩具留了下来。

  事后父亲很生气的对我说,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一个男人在离开一间屋子的时候忘记锁门,那是很没家教的表现,会成为被其他各类Keeper嘲笑的把柄。

  那年父亲没有拿到The?Best?Castle?Keeper?OfThe?World奖,连The?Best?Educator奖都欠奉,我不知道那和我的粗心大意有没有关系。

  那是一个意外,淫兽不被封印是不会停止它的行为的,可是那时候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虽然也许我们都应该羡慕淫兽那种无休无止的干劲。请原谅我在这之后的一些叙述上的不清楚,那之后很多东西我都实在是忘了。我只知道那年我十六岁,那天我得到了我此后需十年才能累计的悔恨。我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才开始重新振作起来的。也许是清洁工向父亲展示了我的成果,就是那个依然缠着死尸的淫兽。

  父亲很满意于我在短时间内的表现,三、四天的学习就能使用强力的召唤魔法,比较于我或是任何人在其他魔法领域方面的进展是相当的惊人吧。为了处理那个我留在屋子里的淫兽,城堡防卫部队似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虽然这责任在我,但父亲的满意还是溢于言表。

  我受到了平生第一次的褒奖。父亲很得意的称赞我的天赋。并一力承诺给予我充足的后勤补给包括任何需要的实验材料。我顺便要求增配住房也得到了父亲难得的爽快应诺。

  作为一个普通而且是新进的研究生,能比那些老资格的教授级魔法师和各类教习武艺魔法的老讲师们更快的增配得住房难免受人红眼,当然我有是因为自己的课题较新且特别的自觉,所以也不敢猖狂,推掉了各类讲座和研讨会,整天只是乖乖的呆在寝室里等着一线的战士们给我送研究材料来。可是,本来会在外面抛头露面的冒险的女性就不多,大部分的所谓女性冒险家只是为了吊个金龟婿而出来罢了,她们是不会真的去冒险的。

  那些爱出风头和赶时髦的也不会真的在那些困难的地方冒险。

  而最后一种头脑简单迷恋那些偶像冒险家和崇拜英雄的小女生,倒是也会出来,甚至不畏惧危险,只是被缠上的冒险者,若是偶像派的,那也只会带着她们去各处旅游玩玩罢了,他们自己也绝不来像父亲的城堡这样的地方的;而真正冒险家又会很聪明的婉拒这些麻烦。

  这是日后我在外面行走时的亲身体会,但当时我并不知晓,怪责着找材料的人怎么总是需要那么长时间才能给我送些无法利用的研究材料。她们实在太老或是太丑以至于我不得不用各种借口婉拒。挑食是人类的专利,就连整日与世上最丑的怪物们为伍又没见过什么女人的小鬼也一样。

  而时间就在我的无聊中不断地度过,我周围的闲言碎语也愈来愈多。为了尽量降低父亲对我研究进展的不满,我只得将责任悉力归咎于他那些手下的办事不力。正当我连自己也开始不相信我的借口并且怀疑自己被扫地出门的日子已然将在眼前的时候,我的生命正准备正式翻开新的一页。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圣骑士 金币 +8 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