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莲花携鹤飞】(18)【作者:黑色小妖】
字数:159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 黑色小妖的悲孽人生
 
  宽大的石室中,石室中桌椅俱全,两张石床,李晓兰双手抱膝依偎在左侧石 床上,倾国倾城的容颜却神思恍惚,似有无限的心事。
 
  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坐在另一张石床上,黑色小妖笑道:「这天魔宫确实神 秘,居然是在山腹溶洞之中,怪不得这么多年来无人知晓。」
 
  东方妞儿道:「小妖姐,你怎么知道天魔宫是在溶洞之中?」
 
  黑色小妖道:「我的傻妹妹,你看这石壁,虽然很多人工修成的痕迹,但是 若要人工修成如此规模的宫室,要多少人力财力,阴无极又不是九五之君,他哪 来的那些钱财,这里以前肯定是天然的溶洞,他们不过是略加修饰罢了。」说完 看了一眼李晓兰,见她满面冰霜,黑色小妖抬腿来到李晓兰的床边,微笑着坐在 床沿上,说道:「李姑娘还在为那白毛夫人说的话烦心吗?」
 
  李晓兰看了一眼黑色小妖漠然说道「没有,只是在思考,人的命真的都是上 天注定的吗?为何出身不同,在江湖上的地位也不同?有些人一出生就受尽了武 林同道的敬重,而有些人便会受尽了别人的冷眼、歧视,即使她是如何的善良, 如何的慈悲心肠,但是身上的污渍却是永远也洗涤不尽的。」
 
  东方妞儿接口道:「李姐姐的母亲乃是受万人敬重的莲花夫人,当年雁荡山 大战,莲花夫人力挽狂澜,被世人视为救世之主,怎么也会发这样的感慨,我以 为只有我们这些出身下贱的人才会这样想,不过我爹曾说过,人活着不是为了别 人怎么看而活,而是为了自己而活,管他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只要活的自由,色 所色,喜所喜,无牵无挂,岂不是更潇洒。」
 
  李晓兰默默念叨:「色所色,喜所喜……那东方姑娘就没有喜欢的人吗?万 一你喜欢的人鄙视你的出身,你又该怎么办?」
 
  东方妞儿吐舌道:「这个我倒是没想过,不过我不会喜欢上鄙视我的人,岂 不是自寻烦恼。」
 
  黑色小妖似是有所感,伸出玉手搭在李晓兰的香肩上柔声说道:「东方姑娘 说的不无道理,事如春梦了无痕,何苦招惹梦中人。这个道理李姑娘应该懂得」 
  李晓兰美目迷离:「事如春梦了无痕,何苦招惹梦中人……」良久后莞尔一 笑,「杉杉……小妖姑娘,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东方妞儿接口道:「李姐姐,我们都中了那十位迷魂散的毒,武功尽失,为 什么你没有中毒啊,还整治了那西恶公冶宏,想想公冶宏那欲哭无泪,咬牙切齿 的神色就好笑,格格」
 
  李晓兰说道:「我自幼就服食莲花玉露,每日一滴,早已百毒不侵,区区十 位迷魂散能奈我何,对了,小妖姑娘,东方姑娘,你们把莲花玉露藏在哪里了, 拿出来先解了毒再说。」
 
  东方妞儿秀面一红,在床上背过身去,伸手进胯下衣内,摸出了一整瓶的莲 花玉露,斜眼瞄了一下李晓兰,羞红着脸对黑色小妖说道:「小妖姐,你的不用 拿出来了,我有一整瓶呢,用我这个就够了。」
 
  黑色小妖吃惊的说道:「妞儿妹妹,你藏在哪里了?居然藏了一整瓶没被公 冶宏搜出来?」
 
  东方妞儿光着脚跳下床,在黑色小妖耳边嘀咕了一句,黑色小妖破颜失笑: 「亏你想的出来,不过我藏得比你的更绝……格格」,说完蹲在地上,手伸向屁 股后衣裤内,只见她秀面潮红,微一用力,站起身来,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小瓶, 比李晓兰给的那个碧绿瓷瓶要小上一些,东方妞儿在她手上的小瓶上闻了闻,一 股刺鼻的气味,袭面而来,东方妞儿连忙皓腕连挥,附膻逐臭,失声说道:「小 妖姐你不是把它插在屁眼里了吧?怎么这么臭。」
 
  黑色小妖霞飞双颊,低语道:「我怕路上被他们奸淫,所以没有像你那样藏 在私处,所以就……」
 
  东方妞儿娇笑道:「你还真藏在屁眼里了啊,难道这一路上你没有便便?不 过还是小妖姐聪明,万一在路上他们对我们起淫心,我的解药就暴露了。」 
  黑色小妖喵了一下李晓兰,见李晓兰眼笑眉舒的盯着她们俩,黑色小妖羞赧 的说道:「我便便的时候就拿出来,便完了在塞回去,不过最近两天都没排便了, 所以味道才大些……」。
 
  李晓兰看着陶情适性的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心下倏然,浅笑道:「你们先 把玉露喝了吧,以免变生意外,记住只能服用一滴,绝不能多饮。」
 
  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每人将莲花玉露饮用了一滴,只见东方妞儿看着手中的 莲花玉露踌躇的说道:「这剩下的,藏在哪里可好呢?」
 
  黑色小妖笑道:「这房间这么大,哪里都可以藏,我料他们绝不会搜查他们 这里,而且咱们以后的饭菜肯定还会有十位迷魂散,藏在身上不安全。」
 
  东方妞儿觉得黑色小妖说的很有道理,二女便在屋内的犄角旮旯到处查看, 她们刚刚将莲花玉露藏起,只听门口传来开锁声,二女连忙坐在床上,只见石门 打开,东凶段无非,西恶公冶宏一起走了进来,公冶宏愁眉锁眼的巡视着三女, 指着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道:「你们两个跟老夫出来。」
 
  大步走到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身前,也不管她们愿意不愿意,拉着她们就走 出了石室,东凶段无非端详了一下对他们不肖一顾,明眸善睐、英姿飒爽却又冷 若冰霜的李晓兰,心道:如此雍容华贵倾城倾国的尤物,却犹如盛开的娇艳玫瑰, 只能观摩,而不能生吞活剥,段无非无比的郁闷,真想不顾阴无极的命令,上前 撕碎她的衣服爆肏她一顿,但他还不敢公然违抗阴无极的命令,只能惘然若失的 付之一叹,转身而去。
 
  另一间石室内,蓝宇和奶兜兜分床而坐,石室一角,点燃着一支火烛,强烈 松油气味卜鼻袭人,但烛光却十分幽淡,照的满室一片昏黄。
 
  奶兜兜嘟着嘴说道:「都怪那李晓兰,走的那么快,不然我就不会和小妖姐 妞儿妹妹分开了,无聊死了。」
 
  孤男寡女相处一室,有甚多不便之处,蓝宇也感到很窘迫,心中也很烦躁, 若是走快几步也有可能和李晓兰关在一起,蓝宇一想起李晓兰那盈盈秋水的眼睛, 高华冷艳的风姿,心中就会一阵涟漪,思绪凌乱。蓝宇晃了晃头,心道:我这是 在胡思乱想什么,和谁关在一起还不都是一样,还是先解了毒,恢复功力再说, 于是伸手将藏在头发内的油纸袋拿出,用牙一咬,撕开一个口子,仰首喝了进去。 
  「喂喂喂……你喝的是莲花玉露吗?你怎么都喝了,李晓兰嘱咐过只能喝一 滴的……」奶兜兜惊叫道。
 
  蓝宇大惊,突然想起了李晓兰的千叮万嘱,刚才心绪紊乱居然将足有五滴的 莲花玉液一饮而尽,惊悸不安的看着膛目结舌的奶兜兜,蓝宇期期艾艾的说道: 「这莲花玉露喝多了会怎样,你可听李姑娘说起?」
 
  奶兜兜拿出莲花玉露饮了一滴,皱着眉喃喃道:「我怎么知道,她又没和我 说。」
 
  稍时,蓝宇只觉得周身血脉加速,小腹中热气上腾,一霎时欲念顿生,竟自 无法克制。奶兜兜怕他有失,来到他身边说道:「你觉得怎么样,莲花玉露喝多 了莫非会拉肚子不成?」,只见蓝宇玉面泛红,直透顶门,星目中放射出万缕情 焰,他紧咬着牙齿,全身发颤,奶兜兜急道:「你这是怎么了?」
 
  蓝宇面红颈赤,额头都青筋暴起:「你……离我远点……这东西喝多了…… 似乎变成催情媚药……我现在欲火焚身……」
 
  奶兜兜杏目看去只见蓝宇双颊艳红似火,胯下高高隆起,还在那强运真气, 试图压制体内汹涌的欲念,奶兜兜急道:「你这样不行啊……」。蓝宇神志已经 有些模糊,发狂的大喝一声用力向旁边的石壁撞去,他已失去了镇静和思索的能 力,用头撞击石壁,只想发泄他充塞胸中的欲火,奶兜兜以为他要自尽,一把将 他拉住,只见他嘴角都被自己咬破流着血,奶兜兜心急如焚,摸出一块绢帕,擦 拭着他脸上的鲜血,触手火烫,却被他一把甩开,微弱的说道:「你快离我远些, 我……快顶不住了……」
 
  奶兜兜不想这莲花玉露多饮后居然变成如此霸道的春药,慌手慌脚的自己脱 起了衣服,边脱边说道:「这样烈性的媚药,你还顶什么顶啊,若不和女人干一 下,恐怕你性命都难保,我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肏我一下就能解去媚毒,何必 受如此的折磨。」
 
  蓝宇听她一说,昏乱的神智暂时一清,他呆望了奶兜兜一阵,却见奶兜兜已 脱了溜光,忽的惊叫一声,纵身而起,向石壁撞去。奶兜兜不自觉地探出右手, 迅快的抓住蓝宇的左腕,用力向怀中一带。在药力发作之后,蓝宇已无法运集真 气,奶兜兜在憎急下,那一带之势,力量又是异常强大,蓝宇被她硬生生拉了回 来。却听他大叫道:「放开我……我不能对不起三宝兄弟。」,原来在蓝天别府 住的几天,顽钝固执的蓝宇却和风趣横生的三宝和尚产生了深厚的友谊,此时让 他和三宝的妻子行鱼水之事,他如何能干。
 
  奶兜兜见他如此时候了还在顾及三宝和尚,心中感慨,正人侠士就是不同, 宁愿身死也不会毁了别人名节,心中对蓝宇敬佩无比,但此时已不容多想,奶兜 兜急切的叫到:「如此急不暇择的时候,哪管那么多,再说我担保三宝不会怪你 就是。」玉手一伸就去解蓝宇的衣衫,皓腕碰到蓝宇的胸膛,蓝宇双眼冒火盯着 奶兜兜美丽绝伦的嗣体,肌肤一相亲,蓝宇那一丝清醒神智顿时化为乌有,完全 失去了控制,他脸泛红晕,双眼喷火,全身上迸出来丝丝热气,两臂环张,直扑 过去,他早已被药力迷失人性,欲焰狂热高烧,已到了忘我之境,奶兜兜又存了 献身相救之心,她只是本能地微一侧身,立即被蓝宇攫擒怀中,一甩手扔到床上, 神志模糊的蓝宇慌乱的褪去衣裳,迅速的趴在奶兜兜身上,怒吼的鸡巴在奶兜兜 胯下乱怼,却找不到门径。奶兜兜心中暗笑,想不到这家伙真是个小处男,玉手 一伸将他慌不择路的鸡巴对准小屄,只听蓝宇怒吼一声,大鸡巴跐溜一下便插了 进去,粗浓的喘着气,开始畅快的抽插起来。
 
  奶兜兜被他肏了急促的喘息着,蓝宇竭力的耸动着腰身,没有任何花巧,用 最原始的体位发泄着最原始的欲望,鸡巴在奶兜兜体内奋勇冲杀,肉体碰撞,发 出『噼啪』的响声。
 
  那昏昏欲睡的火烛终于然到了尽头,原本昏黄的石室,突然陷入黑暗,只能 听见奶兜兜不停的娇喘,和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蓝宇不知肏了多久,龟头传来 一阵酥麻感,将鸡巴尽根捅入奶兜兜屄内,两具身躯贴得紧紧的,随着蓝宇的低 吼,大量精液射入奶兜兜的子宫。蓝宇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睾丸不停的缩涨,人 生的第一泡精液川流不停的注入奶兜兜的身体,奶兜兜也发出一声愉悦的淫叫, 尾音拖得长长的,带着一点颤抖,她居然被相当于强奸似的肏干,肏出了高潮。 
  蓝宇射完之后,鸡巴并没有拔出来,因为它依然的坚硬如铁胀得生疼,奶兜 兜也感觉到了,他射过的鸡巴居然未有一点疲软的迹象,依然在屄里顽固不化, 见蓝宇眉头深锁双目紧闭,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奶兜兜被他压的有些吃力,双手 略一用力想推开他,却不想她这一用力不但未将蓝宇推开,她会阴自然的一收缩, 胯下小屄一夹,蓝宇的鸡巴像突然受到刺激似的,又开始大力的抽动起来。肏得 奶兜兜又开始浪叫连连:「啊……啊……你怎么能连肏啊……这么肏……要肏死 人啊……」
 
  神志不清的蓝宇哪听得进去她的叫喊,嘴里大喝着,鸡巴『劈哩啪啦』像大 炮般不停地轰炸着奶兜兜的屄门,轰得她的屄门一阵泛滥,好像要被肏爆一般。 
  『哇!哇!哇!』奶兜兜不停地惊呼,被蓝宇压的气都要喘不出来,只好搂 着蓝宇的身子大力的一翻,将他骑在身下,她已服了莲花玉露功力尽复,被药力 迷乱了本性的蓝宇哪是她的对手,虽然被奶兜兜骑在身下,但动作一直就没停过, 双手抱着奶兜兜的娇臀,闭着眼奋力的向上狂顶。
 
  本就是荡妇淫娃的奶兜兜也被蓝宇肏出了兴致,闭着双目,露出一种似乎非 常享受的样子,雪白丰腴的屁股也开始摇摆,研磨!奶兜兜的呼吸开始慢慢的沉 重了起来,很快,她便不再只单纯的满足於扭动腰身所带来的快感,她开始大力 的上下起伏着,彷彿是骑在马上的女骑士,那麼的健美和英勇。『啪啪』雪白的 大腿和屁股与蓝宇肚皮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鸡巴将她屄里精液不停的挤出,留 在蓝宇的阴毛上,二人的交合处白乎乎的一片。奶兜兜下体与跨间的碰撞所带来 的快感,让她发出充满了快乐的声音:「啊……哦……哦……唔哦……『。 
  一个淫娃荡妇,一个身中媚毒的魁梧威猛汉子,一场盘肠大战,二人足足肏 了两个时辰,蓝宇连射的三次,坚硬的鸡巴才略见疲软,昏头昏脑的抱着奶兜兜 沉沉睡去。
 
  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莫名其妙的被公冶宏带了出来,进入甬道,左拐右拐的 带进另一个石室,石室里四根巨大的火烛将石室照耀的纤毫毕现,段无非也跟了 进来,只听段无非虐笑道:「两个小婊子,老夫叫你们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两 位陪老夫乐呵乐呵,我想两位该不会拒绝吧。」
 
  黑色小妖其实早就心知肚明,却故意绷着脸说道:「你凭什么说我们姐妹不 会拒绝啊」
 
  暴躁的公冶宏大声喝道:「还装你妈的屄啊,今日老夫本来就是去搜身的, 是你们自己挺着奶子让老夫摸,本来就是贱屄,还装什么清高。」
 
  黑色小妖被他一语道破淫贱的本性,反而搔头弄姿的嫣然一笑:「舟车并行 连续走了六七天的路,小妹这心里啊确实有些荡漾,既然你们知道了我们姐妹是 贱屄淫娃,那就陪你们玩玩,不过你们这把年纪不知道能不能满足的了我们姐妹, 咯咯咯」
 
  东方妞儿这一路上守着李晓兰和蓝宇两个循规蹈矩的家伙,那么多天未尝肉 味,心里早就瘙痒难耐,也浪笑道:「就是,别搞的我们姐妹欲念刚起,你们这 俩老家伙就卸甲丢盔,扫了兴致,格格」
 
  段无非淫笑道:「哈哈哈,两个小骚婊,老夫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公冶宏却没有段无非那么沉着,一把拽住黑色小妖的头发,将她强行按到胯 间,口中大叫道:「墨迹你妈的屄,贱婊子,来给老子舔鸡巴。」解开裤带,拿 出鸡巴就插进了黑色小妖的嘴里。抱着她的俏首,猛烈地肏着她的小嘴,肏得黑 色小妖『呜呜』的悲鸣,美丽的秀发在公冶宏的胯下荡着温柔的波浪。
 
  妞儿见姐姐被公冶宏爆肏着小嘴,心中不爽,上前就去拉她,对公冶宏咤喝 道:「你怎么那么粗鲁,舔鸡巴就舔鸡巴,又不是不给你舔,那么暴力干嘛。」 
  黑色小妖被她一拉,嘴巴脱离了公冶宏的鸡巴,娇喘着骚媚的说道:「妞儿 妹妹,没事,姐姐就喜欢这样的粗暴汉子。」说完下贱的将公冶宏的双手扶在自 己脑袋上,擅口一张,又把他的鸡巴纳入嘴里,吞吐起来。如此暴力的口交,黑 色小妖在销魂山庄内早就习以为常,所以并不在意。
 
  公冶宏抱着黑色小妖的头大鸡巴狠肏着,哈哈大笑道:「她自己下贱,这可 就怨不得老夫了,哈哈」
 
  妞儿热脸贴个冷屁股,气呼呼在黑色小妖撅着的屁股上用力的一拍,嘲骂了 一句:「肏你妈的贱屄姐姐,肏死你我也不管了。」转身来到段无非身前,见段 无非已经脱了裤子坐在床沿,大鸡巴朝天笑眯眯的看着她,妞儿六七天没见到鸡 巴,早已欲望横流,蹲在段无非胯前,饕口馋舌的看着大鸡巴,媚惑的说道: 「老家伙,你想怎么干?」
 
  段无非阴笑着说道:「姑娘想怎么干呢?」
 
  东方妞儿在他的鸡巴上一弹,嘲笑道:「你个大老爷们,肏个屄还要听女人 的意见啊,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呗。」
 
  老奸巨滑的段无非笑道:「既然姑娘如此胸襟,那老夫就不客气喽。」说完 双手箍着妞儿的头,粗大的鸡巴粗暴地往前一挺,『唔……』妞儿一声惊呼还没 来得及喊,就被大屌狠干进小嘴。直插进喉咙,妞儿美目圆挣,双手乱颤,却被 段无非死死的按在胯间。半响后段无非才松开双手,妞儿吐出鸡巴,大口的喘着 粗气,「咳…咳…刚才我差点要咬你…老鸡巴灯,你想干死我啊……」
 
  段无非淫笑道:「姑娘不是说老夫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嘛?老夫见你姐姐如此 的耐肏,想来姑娘也不差到哪去,才狠肏了一下,若是姑娘力有未逮,那老夫温 柔些就是。」
 
  妞儿回头看了下黑色小妖,只见黑色小妖的嘴巴被大鸡巴撑成正圆形,水嫩 性感的嘴唇撑得薄薄的,好似一层粉红色的鸡巴套子般箍着公冶宏硕大的鸡巴, 公冶宏正抓着她的头颅,扯着她的头发,粗腰挺动,啪啪的大力的肏着她的小嘴, 肏的她呜呜呻吟。
 
  胸无城府却逞强好胜的东方妞儿,怎甘落后,娇叫道:「谁力有未逮,你想 怎么肏就怎么肏就是,本姑娘怕你不成。」说完嘴一张,将大鸡巴含入嘴里,只 见大鸡巴慢慢地消失在她的口中,深深地插到了她的喉中。要强的妞儿居然自己 给段无非来了个深喉。
 
  段无非眯着眼享受着妞儿的口舌服务,心道:小婊子,和我斗,你还嫩点, 哈哈,心里乐开了花。
 
  妞儿深喉后,头由缓而快地套动起来。「唏溜……唏溜……」,同时伸出一 只手套动段无非的鸡巴,又伸出一只手将自己的衣衫脱下,片刻后那洁白如玉, 光滑动人的美妙身姿,巧夺天工的迷人酮体映入段无非眼帘。段无非为这美妙的 躯体而惊叹不已,如此尤物却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间,优哉游哉的享受着妞儿的口 舌服务。
 
  妞儿慢慢地舔着他的龟头,用舌头在上面划着圈,不时将段无非流出的淫液 卷入自己的口中,随着口水一起吃到肚子里。同时舌头又慢慢的向他的鸡巴滑动, 舔得段无非的鸡巴上口水横流,她还不嫌羞耻的舔到了他的睾丸,将睾丸整个纳 入口中,娇笑着逗弄他的睾丸。骚媚的呓语道:「我的舌功如何?可比我姐姐差?」 
  段无非现在简直爽翻了,叉着大腿,坐在床上,双手后撑,极尽享受…… 
  「哈哈……小婊子确实不错……用舌头舔……对……啊……好爽……对,再 往下……」
 
  妞儿慢慢地舔到了他的会阴,双手将段无非的大腿高高举起,探出嫩舌…妞 儿抬起头,邀功似的媚眼地看着段无非,段无非用期待热切的眼神在鼓励着她, 于是妞儿又低下头,舔起段无非的屁眼……
 
  「哦……」段无非呻吟着,很明显他要乐昏了。妞儿舔了一会屁眼,重新将 段无非的鸡巴吞入口中,段无非好像也忍受不住,抓住妞儿的头,同时抬起下身, 配合妞儿的套动,飞快的将鸡巴在妞儿的口内钻进钻出,就好像肏屄一样。 
  另一边,公冶宏抱着黑色小妖的头颅,疯狂的肏干,股沟小腹,猛烈的撞击 着黑色小妖绝美的容颜,撞得她的俏脸似乎塌陷进了公冶宏的肚子,粗暴暴力, 啪啪啪,激烈的冲击声,冲击着黑色小妖一头柔亮的秀发荡起一波又一波柔软的 波浪。
 
  公冶宏完全把她的嘴当成了屄在肏,黑色小妖就像个便器任由公冶宏粗鲁在 发泄。还为了让公冶宏插得更爽,黑色小妖渐渐的扬起头颅,让公冶宏骑在她的 俏脸上,鸡巴可以自上而下,更深的进入她口嘴舌喉。只见公冶宏四肢撑地,骑 在黑色小妖的脸上,屁股高高的抬起,快速的肏着她。
 
  而黑色小妖跪坐在地上,仰着笑脸,让自己的下巴和脖子自己成一条线,最 大的程度开放着自己的空腔,喉咙。公冶宏的鸡巴在她的喉咙中进进出出,甚至 能看见黑色小妖美颈喉结的地方,一个高高的鼓起,上下上下,快速的滑动,让 她这个美丽的少女,长了个男人般粗大的「喉结」。
 
  公冶宏大力的骑坐在她的脸上,大鸡巴每次从上而下,带着半个身子的重力 狠狠的撞在她的脸上,每次都撞的她俏脸下沉,脖子也好像被他肏的弯折,折断 一般。
 
  「肏你妈的贱婊子……真好肏……真抗肏」。
 
  渐渐的黑色小妖的小嘴已经不能满足他大鸡巴的火热,公冶宏抬起身将鸡巴 拔出,命令道:「母狗,脱了衣服,像狗似的撅起屁股,老子要肏你的狗屄。」 
  黑色小妖急促的喘息着,但下体早已痒得难耐,十分听话的脱去衣服,黑色 小妖在销魂山庄被人叫了几年的母狗,让她以母狗自居早就司空见惯,只见黑色 小妖当真像狗似的崛起大屁股,淫叫道:「母狗撅好了,来肏母狗的狗屄吧。」 
  公冶宏在后面看着黑色小妖肥圆雪白的大屁股,光润无比,不带一点杂色, 臀缝间粉嫩的骚屄淫水泛滥,诱人之极,大龟头在她肥嫩的屁蛋儿上敲了几下, 便下身一挺,大鸡巴连根没入,紧接着就是一阵勇猛的插弄。
 
  黑色小妖也骚浪的挺动着大屁股,配合着他的肏干,头发摆来摆去,俏脸上 风情万种,真是美极了!
 
  公冶宏大力地前后抽送「肏你妈的母狗,这大屁股真他妈好看,老子肏死你 这大屁股母狗……肏你妈的屄……」
 
  黑色小妖也被他肏的淫叫连连:「肏……肏死……母狗……肏母狗的……下 贱的大屁股……」
 
  段无非还在享受妞儿的口舌服务,见公冶宏已经肏上了,也站起身来,将妞 儿扭头掉过,也像黑色小妖一样像狗似的高高撅起翘臀,大鸡巴对准小屄,噗呲 一声就肏了进去。
 
  东方妞儿一声浪叫「哎哟……肏死我了……你轻点……哦……使劲啊……」 
  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两姐妹被东凶西恶爆肏的叫床声不断,就像是在比赛一 样,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浪过一声。
 
  东凶西恶粗俗的叫骂着:「肏你妈的贱狗,婊子养的贱屄,老子肏死你这大 屁股母狗……」
 
  「肏……这小屁股……真他妈的爽……我肏……我肏……」
 
  「啊……肏死我吧……啊……妞儿妹妹……姐姐好爽……」
 
  「啊……小妖姐……妹妹也爽……憋了七八天了……终于肏爽了……」
 
  「哈哈,真是一对狗屄姐妹,天生的鸡巴套子」东凶西恶边肏还边鄙视嘲笑 着二女的下贱。
 
  东凶西恶大肆干着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肏得她们臀浪翻滚,『啪啪啪』直 响。
 
  东凶西恶将一泡精液射进黑色小妖和妞儿的骚屄后,便将她们带了回来。段 无非将她们送到门口奸笑道:「你们先休息一下,一会再带你们去另一个地方爽 爽」说完便关门上锁,转身离去。
 
  东方妞儿回到石室后,噗通一下就栽倒在床上,呢喃道:「还要肏啊……屄 都肏麻了……」忽然想起了什么李晓兰还在屋内,连忙住口不语,躺在床上不停 的喘息着。黑色小妖急急忙忙的蹲在马桶上『噗噗』的排泄着。李晓兰凝视着被 肏的飘然若仙的二女,朝黑色小妖嫣然一笑,轻声说道:「小妖姑娘,你过来一 下。」
 
  黑色小妖草草的擦了下屁股,春风满面的来到李晓兰的床上,只见李晓兰突 然吹熄了火烛,东方妞儿躺在床上不解的嚷嚷道:「干嘛吹灯啊。」
 
  却听黑色小妖婉言道:「不小心……弄灭了……马上姐姐在点着啊……」 
  东方妞儿只听一阵窸窸窣窣的脱衣之声和黑色小妖粗重的喘息声,还有细微 的『啧啧』之声,东方妞儿起身坐起,问道:「小妖姐,李姐姐,你们干什么呢?」 
  黑色小妖断断续续的说道:「没……没干什么啊……」
 
  东方妞儿迷迷糊糊糊的弄不清状况,惘然的站起身,摸出火折子,摸索着找 到火烛,将它从新点燃了起来,只见李晓兰和黑色小妖,慌乱的整理着凌乱的衣 衫,东方妞儿疑惑的说道::「你们干什么呢……」
 
  黑色小妖微红着脸笑盈盈的说道:「没干什么」起身就拉着东方妞儿回到床 上,噗通一下便一起躺在了床上,黑色小妖在妞儿耳边细语了几句,东方妞儿轻 声说道:「李姐姐好还没睡呢,再说灯还亮着……怎么可以……」
 
  黑色小妖瞄了一眼李晓兰只见李晓兰躺在床上,背对着她们,便又在妞儿耳 边说了几句,妞儿靠着墙坐在床上,侧眼看了一下李晓兰,羞红着脸说道:「那 好吧」。说完便小心翼翼的解开裤带,褪去裤子,伸手将一旁的薄被盖在身上, 黑色小妖手一掀便钻进了薄被内,掰开妞儿的小屄,贪婪的舔舐着,妞儿的小屄 被东凶西恶肏的泥泞不堪,骚哄哄的淫水连同小屄里的精液被黑色小妖舔的干干 净净,一起吃进了肚里。
 
  黑色小妖吃了个满嘴飘香,钻出薄被外,意犹未尽的吧唧了下嘴唇,轻笑道: 「这味道好几天都没尝过了……」
 
  妞儿小声的说道:「骚姐姐,刚刚被肏完,居然这么快又开始发骚,嘻嘻, 真是大贱屄一个。」
 
  黑色小妖嬉笑着伸手就挠东方妞儿的胳肢窝:「姐姐是大贱屄,你就是小贱 屄……嘻嘻」,妞儿也不甘示弱去挠她的胳肢窝,二女就像一对久未重逢的恋人, 嬉笑疯闹着。
 
  正在这时,门口段无非又走了进来,二女只见段无非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你们两个小贱屄,再出来一个,去伺候一下老夫的朋友,你俩谁去?」
 
  黑色小妖欢欣踊跃的站起说道:「我去……」
 
  段无非诡异的一笑,说道:「看来还是你这个小骚屄下贱,好,走吧。」 
  黑色小妖欢欣雀跃的在东方妞儿脸上吧嗒亲了一口,笑道:「姐姐再去爽爽, 你先睡,姐姐回来后搂着你睡。」
 
  妞儿娇笑着说道:「大贱屄,去吧,让他们肏死你个大贱屄。嘻嘻」
 
  黑色小妖兴奋的跟在段无非身后,不久工夫便来到另一石室内,石室看起来 布置得相当豪华,但仔细一看,显得很庸俗,就像一个女人的脸上用脂粉堆砌出 来的外表。石室内一张豪华软榻,榻上依偎着一个全身上下,精赤条条,一丝不 挂的奇丑肥胖,面刺花纹的中年女子,段无非对那胖女人说道:「蛇夫人,老夫 给你带来个下贱的婊子,可以好好的玩乐一番。」。
 
  黑色小妖一听脑瓜轰然一鸣,暗自讨道:我他妈这是什么命啊,刚才她们俩 都被大鸡巴肏的舒舒服服,怎么轮到我却要来伺候如此丑陋肥胖的女人,黑色小 妖盯着那肥胖女人,双拳紧握,心道:叫我去服饰这么个怪物还不如翻破脸和他 们大战一场,转而一想,如今其余之人都被锁在石室内,真的动起手来只有自己 在外边,如何是高手如云的天魔宫众人的对手,再说搞不好还要坏了营救蓝啸天 的大事。黑色小妖想到这里紧握的粉拳慢慢的松开,心道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丑胖女人挪动着她那肥大屁股,慢慢坐起身来。用母鸭般的声音说道:「段 先生真是心细,有秀色珍馐,还想着贱妾,贱妾多谢段先生了。」
 
  段无非笑道:「蛇夫人与老夫都是为阴宫主效力,有好东西老夫怎能独食, 蛇夫人慢慢享用,老夫告辞了。」说完转身在黑色小妖屁股上一拍,笑道:「贱 屄,伺候好夫人。哈哈」大步离去。
 
  黑色小妖努目撑眉的狠瞪了一眼段无非,但段无非却未看见。只听那丑胖的 蛇夫人用母鸭般的声音说道:「小贱屄,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
 
  黑色小妖细看了一下那蛇夫人,只见这蛇夫人实在是丑的要命,扫帚眉,三 角眼,蒜头鼻于,血盆嘴!这副尊容,再加上脸上还刺着花纹实在是丑得吓人, 而那蛇夫人的娇躯,更为奇胖,胸前垂吊着两只麵粉袋般的巨大乳房,两颗乳头, 竟如龙眼大小,色泽深紫近黑,但一身皮肉,却又白又细。看的黑色小妖胃肠翻 涌,险些吐了出来,耸眉瞪眼的说道:「我叫黑色小妖,从襄阳来。」
 
  蛇夫人道:「噢……可是从襄阳的蓝天别府来的?」
 
  黑色小妖道:「是啊,就是从蓝天别府来的。」
 
  只见人影一幌,那位蛇夫人,从床上飞身纵起,飘落在黑色小妖的面前。她 这一纵之势带着一股微风,竟有一股难闻无比的狐骚气息,向黑色小妖扑鼻而来, 并扯开母鸭般的嗓音问道:「银剑神尼玉灵子是你什么人?」
 
  黑色小妖强忍着腥臊的狐臭味,心道:这胖女人居然提起玉灵子,莫非她和 玉灵子有什么关系不成,慌不择言的说道:「玉灵子是我阿姨,我是她外甥女。」 
  蛇夫人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那极为难听的笑声,听得黑色小妖汗毛竖起,脊 骨发冷,只见蛇夫人瞋目切齿恶狠狠的笑道:「玉灵子啊,玉灵子,老娘杀不了 你,今天却让老娘逮到你的外甥女,哈哈哈哈」
 
  黑色小妖怛然失色,原来这蛇夫人居然和玉灵子有大仇,自己冒失的一句话 却替奶兜兜背了这么个黑锅,她知道无论此时她怎么解释,蛇夫人也不会相信她 不是玉灵子的外甥女,况且假如她知道奶兜兜才是玉灵子的外甥女后,还不知她 怎么折磨奶兜兜呢,自己和奶兜兜姐妹情深,怎能忍心叫妹妹来承受她的折磨, 于是凄凄喏喏的说道:「夫人和玉灵子有仇?」
 
  蛇夫人撇着三角眼,咧着那张血盘大嘴,怒愤的说道:「我叫蛇赛花,我的 亲妹妹就是惨死在玉灵子的银剑之下,叫我怎么不恨她。上天怜我,居然将玉灵 子的外甥女给我送了过来,哈哈,贱屄给我跪下。」原来这蛇赛花就是当年雁荡 山大战,曾用一双毒刀大战玉灵子,身穿蛇鳞的南蛮胖妇,她的妹妹被玉灵子一 剑洞穿,命丧雁荡,而她却随着被废的阴无极回到了天魔宫。
 
  黑色小妖不知道这个丑陋的胖女人要如何的折磨她,而此时此刻却别无他法, 含垢忍辱的跪了下来,忍气吞声的轻声说道:「夫人,冤有头债有主,你的妹妹 被玉灵子杀死,你该找她报仇才是,将愤怒发泄在贱妾身上,不是英雄所为。」 
  蛇夫人一把抓住黑色小妖的秀发,冷笑道:「老娘知道冤有头债有主,不会 要了你的性命就是,不过老娘也不是什么英雄,要看你的表现如何才行,咯咯咯」 拖着黑色小妖的头发就把她拉到了床边。蛇夫人在床上一坐,将两只水桶般的肥 腿,左右大分,露出黑茸茸,紫艳艳,水汪汪的紫色大屄。
 
  黑色小妖跪在床边,强忍着蛇赛花满身的狐骚臭味,美目圆挣注视着面前散 发着腥臊异味的紫黑的大屄,粉拳紧握,暗中运集功力,心道:如是此时突下杀 手,那蛇赛花绝无还手之力,必能一击致命,可就这么把她杀了,如何才能闯得 出去却是个问题,况且她这一生连个蚂蚁都没踩死过,这偌大一个活人让她痛下 杀手,她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此时却听蛇赛花沙哑的叫到:「舔……」 
  黑色小妖进退为难,不知如何是好,让她痛下杀手她还顾虑重重,可眼前这 腥臊的紫色大屄却也实在是难下口舌。
 
  蛇赛花见她欲拒还休的神色,大骂道:「肏你妈的,贱货,给我舔……」 
  黑色小妖被她这一骂,居然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对着那黑紫色大屄就舔了 下去。蛇赛花扯着公鸭嗓哈哈笑道:「肏你妈的,真是个下贱的贱货……对……往里舔……舔老娘的大屄……」
 
  黑色小妖越舔越卖力,居然完全的将嘴贴着蛇赛花的肮脏黑屄上,舌头轻而 易举的就全伸了进去,黑色小妖舔着腥臭的骚屄,脑袋里浑浑噩噩的想着,自己 下贱自己是知道的,却怎么下贱到如此程度,舔这腥臭的黑屄居然胯下也湿润了 起来,而且对这腥臭的味道,似乎不那么排斥了,骨子里的淫贱程度居然连自己 都感到可耻。
 
  蛇赛花分泌物的骚味,残留尿渍的臭味,再加上那一身的狐骚,交织在黑色 小妖的鼻中,直接冲入了她的大脑,催生出她身体的淫欲,使她卖力的舔着蛇赛 花的大肥屄,同时双手自然的脱起了衣服……
 
  蛇赛花死死的按着黑色小妖的头,让她紧贴在自己的肥屄上,见她自己脱光 衣服,撅着雪白浑圆的娇美屁股,屁股上一颗小红痣格外的鲜艳,蛇赛花看着黑 色小妖完美无暇的娇躯,玉乳纤腰、美腿雪臀,蛇赛花妒意陡起,大胖手一挥在 黑色小妖的翘臀上啪啪啪一阵猛拍,黑色小妖闷在蛇赛花腥臊的胯间,呜呜的呻 吟,屁股被一个其丑无比的肥胖女人抽打,她身体却不自主的扭动了起来,像狗 似的摇晃着屁股,骚屄处更加湿润,隐隐还有少许的骚水顺着大腿流了下去。 
  蛇赛花伸出手指抠进黑色小妖的骚屄内,忽然大笑起来,扯着公鸭嗓说道: 「真是个下贱的杂种,给老娘舔臭屄居然也能流出这多淫水……」。说完拖着水 桶腿站到了床上,拽着黑色小妖的头发就把她號了上来,将黑色小妖仰面放倒, 大肥屁股一蹲,就骑坐在黑色小妖的脸上,手指抠着黑色小妖的骚屄大叫道: 「给老娘好好的舔,肏你妈的贱杂种。」
 
  黑色小妖被巨大的屁股骑在脸上,整个脑袋都被夹在肥大的屁股中间,面前 黑压压什么也看不到,只能伸着舌头乱舔。
 
  蛇赛花骑在黑色小妖的脸上,大屁股连耸,用大黑逼在黑色小妖的脸上乱磨, 磨得黑色小妖嘴鼻眼脸全是骚水,黑色小妖只能无助的闭着眼,伸着舌头默默的 承受。而胯下小屄也不知是被蛇赛花抠的,还是被蛇赛花如此的作践搞的淫水横 飞。
 
  蛇赛花用大肥屄在黑色小妖的脸上磨了一会后,又用更加恶臭的大屁眼子在 黑色小妖的脸上磨了起来,黑色小妖被一团肥肉夹着脸面,已经喘不过气来,幸 亏她练过闭气功,灵巧的舌头在蛇赛花股间乱转,也不管是骚屄还是臭屁眼一顿 乱舔。自己心里都叫骂着自己:肏你妈的黑色小妖,真是天生的下贱货,被如此 丑陋的肥女作践,居然也能欲仙欲死,销魂蚀骨,而且还用闭气功承受着这母猪 的羞辱,学会这登峰造极的武功,难道就是为了被人玩弄的嘛,黑色小妖想着想 着眼角默默的流下了泪水,心中呐喊着: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如此的淫贱 ……
 
  蛇赛花被她舔的舒爽无比,大肥屁股停坐在黑色小妖的脸上,大臭屁眼子正 对着黑色小妖的嘴,叫骂道:「贱屄,舌头伸进去,舔老娘的屁眼子……肏你妈 的」
 
  黑色小妖此时已完全忘却了反抗,逆来顺受的伸出舌头,用力的一顶,便顺 利的伸进蛇赛花的臭屁眼子里,灵巧的舌头在蛇赛花的臭屁眼子里搅动,舔弄。 
  蛇赛花爽的像一只巨大青蛙般哇哇的大叫,大肥肚子一阵蠕动「噗……」一 声,一个超长大屁直接放在了黑色小妖的嘴里。黑色小妖被这臭气熏天的大屁呛 得秀面憋得通红,闭气功瞬间被破。黑色小妖双手奋力的拍打着蛇赛花的大肥屁 股,在窒息的边缘挣扎,此时的她完全忘了自己身负绝世武功,哀鸣的想到:若 蛇赛花在不抬起屁股,她就可能窒息而死了,想不到自己一生才过二十几载,却 被这母猪的大屁股给坐死了,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可怜又可笑。
 
  蛇赛花在黑色小妖垂死挣扎之际,慢慢抬起了大屁股,黑色小妖大叫一声: 「憋死我了……」娇喘如牛。
 
  蛇赛花看着黑色小妖别憋得通红的俏脸,嘲笑道:「肏你妈的,你长的漂亮 又如何,还不是被老娘骑在屁股下,哈哈。」
 
  黑色小妖娇喘着,眯着眼看着这母猪般丑陋的肥胖女人,突然觉得她可爱起 来,她是不是因为长相肥胖丑陋也会时常的自卑呢,她会不会在比她漂亮百倍的 女人面前而无地自容呢,转而又想到了自己,从一个千人肏万人骑的骚屄里生出 来,让她在众多正人侠士面前无比的自卑,脑中却突然浮现娇稚无邪,如一株摇 颤在风下雨中洁白海棠的周晓航来,是那么的干净纯洁,黑色小妖摇晃了下脑袋, 让它不再胡思乱想,大喘一口气,看着对她满脸鄙视的蛇赛花,又觉得她不但有 些可爱,而且更多的可怜,便坦然的说道:「蛇夫人,我现在就是你的下贱母狗, 你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吧。」
 
  蛇赛花像乌鸦般的一阵嘎嘎大笑。说道:「贱婊子,你是我见过最下贱的母 狗,哈哈哈」说完又转身骑在黑色小妖的脸上,双手號着黑色小妖的秀发,用大 臭屄又在黑色小妖的脸上荡摩起来,黑色小妖这次却真心实意的伸出玉舌,细心 的舔起蛇赛花的大臭屄。
 
  蛇赛花像个肥猪般在在黑色小妖的脑袋上乱颤,口中还不停的哇哇大叫,黑 色小妖感到她的大肥屄在剧烈不停的痉挛,知道她马上要高潮了,舌头旋转着钻 向蛇赛花的肥屄深处,把她的高潮硬生生钻了出来,蛇赛花大吼一声,双手拼命 的拽着黑色小妖的头发,大肥屄一阵收缩,大量体液渗出,汇聚成高潮汹涌的阴 精喷洒而出,直接喷进了黑色小妖的嘴里。黑色小妖喉咙鼓动将蛇赛花腥臊的阴 精一滴不剩的喝进肚子里。
 
  高潮过后的蛇赛花抬起来肥大的屁股,看着满脸淫汤的黑色小妖笑骂道: 「肏你妈的,真是个好婊子,玉灵子怎么会有你这么下贱的外甥女,想那玉灵子 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哈哈哈」说道玉灵子蛇赛花又不由得恨从心来,突然止住笑 声,原本带着笑意的大胖脸,突然凶相毕露,狠毒的看着黑色小妖,冷冷的说道: 「小婊子虽然伺候的老娘很舒服,但是老娘还没玩够,今天老娘要好好的玩玩你 这玉灵子的外甥女」
 
  黑色小妖看着面色不善的蛇赛花,惶恐不安的说道:「夫人还想怎么玩我… …?」
 
  蛇赛花冷笑一声,拽着黑色小妖的双臂,也不知在哪拿出了一捆绳索,将黑 色小妖的双手绑在床头两侧,又将黑色小妖的玉腿拉起,压在身上也绑在床头的 两侧,黑色小妖骚屄和屁眼朝天,胆战心惊的说道:「夫人想怎么玩我,我让你 玩就是,何必绑着我。」
 
  蛇赛花撅着大屁股对着黑色小妖的脸放了个臭屁,起身说道:「老娘的玩法, 不绑着你怕你不从,咯咯咯」说完就下床而去,片刻后只见蛇赛花一只手拿着个 漏斗,一只手拿着一根像是动物的肠子晒干了似的东西跳上床来。
 
  黑色小妖呼吸者蛇赛花恶臭的屁味,局促不安的看着蛇赛花,只见蛇赛花将 漏斗慢慢的插进自己的屁眼里,坚硬的漏斗咀插得她有些疼痛,蛇赛花将漏斗嘴 全部插进黑色小妖的屁眼后,大肥屁股一跨,骑在黑色小妖的屁股上,掰开大肥 屄,一股浓黄的尿液激洒而出,顺着漏斗淌进黑色小妖的屁眼里,一大泡腥臊的 尿液一滴不剩的全部流进了黑色小妖的屁眼。
 
  蛇赛花拔出漏斗,将那肠状的东西干硬的一端插进黑色小妖的屁眼里,另一 端插进黑色小妖的嘴里,迅速的拿出胶带将黑色小妖的嘴缠了个结实。蛇赛花看 着玉目圆挣却动弹不得的黑色小妖,扯着铜锣大嗓哈哈大笑,似乎十分满意自己 的杰作。
 
  黑色小妖的肚子被蛇赛花的一泡黄尿灌得圆鼓鼓的,胀的难受,强烈的便意 使她无助的摇晃着脑袋,正在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蛇赛花光着大肥腚狂笑着 走下床去,片刻后黑色小妖只听门口,一声骚媚入骨的语声传来:「吆……蛇夫 人这是遇到什么高兴事了啊,大老远就能听到你的笑声。」
 
  听蛇赛花说道:「白夫人,蓝公主来的正好,看看我的杰作,哈哈哈」
 
  只见蛇赛花带着千夫白毛夫人,和千夫蓝毛公主母女二人走了进来,白毛夫 人一见黑色小妖被绑成这样大笑道:「吆……这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博古 通今的黑色小妖吗,怎么变成这副摸样了,哈哈哈」
 
  蓝毛公主也娇笑道:「这是干什么啊,怎么屁眼和嘴连在一起了啊,哈哈」 
  黑色小妖一见居然是在船上曾经嘲笑过她的那对母女,顿时一阵无地自容之 感,闭上眼睛强忍着便意。
 
  蛇赛花扯着乌鸦嗓大笑道:「我给这小贱人的的屁眼里尿了泡尿,她要是想 拉就直接顺着这根马肠直接拉到自己的嘴里,你们说好玩不好玩,哈哈哈。」 
  白毛夫人和蓝毛公主母女一听,顿时捧腹大笑起来。蓝毛公主眼泪都笑了出 来,大笑道:「让她一起吃蛇夫人的尿和自己的屎,哈哈哈,亏夫人能想出这么 好玩的招数,哈哈哈」
 
  黑色小妖承受着三个变态女人无情的嘲笑,可肚子里的便意越来越浓,已到 了忍耐的极限,正在这时,那可恶的蓝毛公主伸出手在她肚子上用力的一压,黑 色小妖再也忍耐不住,肛门括约肌一放,大便迅速失禁,只见那干瘪的马肠立时 鼓胀起来,从屁眼的一端一直向前鼓胀着,霎那间就鼓到了黑色小妖的胸前,黑 色小妖瞪大着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那马肠鼓胀到了嘴边,就在马肠鼓胀到嘴边的 一瞬间,只见黑色小妖面容一阵扭曲,夸张的摇动着脑袋,四肢乱颤拽的大床都 晃动不已。
 
  站在地下的蛇赛花和千夫母女捧腹大笑,却见那连接黑色小妖屁眼和嘴的一 段马肠一直鼓胀着,根本就没有干瘪收缩的迹象,黑色小妖脑里一片空白,双眼 无神的盯着棚顶,不由自主的喉咙鼓动吞咽着嘴里的东西,凄凉的潸然泪下,泪 流不止。
 
  也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的三女停止了笑声,蛇赛花解开了黑色小妖身上的绳 索和胶带,抽出了插在黑色小妖屁眼和嘴里的马肠,看着色若死灰的黑色小妖, 一种报仇后的快感袭上蛇赛花的心头,蛇赛花对着黑色小妖笑道:「小贱屄,老 娘的尿好喝吗?看你喝的不亦悦乎啊,居然一滴都没洒出来,哈哈哈」
 
  黑色小妖呆呆的望着蛇赛花丑陋的面容,凄然的一笑,却未说话。蛇赛花见 她不答话,拽着她的头发就把她拉起,将她的脑袋按在屁股后边,噗……又一个 大屁蹦在了黑色小妖的脸上,只看的地上的母女二人大笑不止。
 
  千夫蓝毛公主娇笑着说道:「这贱屄真好玩,我也要玩,格格」
 
  蛇赛花一听拽着黑色小妖的头发,就把她拉到地上来,扯着乌鸦嗓笑道: 「蓝公主,你想玩就玩,这杂种婊子好玩的很呢。」
 
  黑色小妖被蛇赛花拽着跪在地上,只见蓝毛公主褪去裤子,露出蓝色阴毛的 骚屄,黑色小妖心道原来这蓝毛公主真的是蓝毛,那白毛夫人不言而喻,屄毛肯 定是白色的,蓝毛公主一把拽住黑色小妖的头发,使她仰面朝天,小屄对着黑色 小妖的脸,一股尿液激射而出,喷的黑色小妖满脸都是,黑色小妖默默承受着这 极度羞辱的尿浴,蓝毛公主尿完,她的母亲白毛夫人也不甘示弱的褪去裤子,尿 了黑色小妖一脸的骚尿。
 
  黑色小妖回到石室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进屋后便蹲在马桶前一阵呕吐, 她呕吐的声音将床上的李晓兰惊醒了,李晓兰睁着朦胧睡眼说道:「小妖,你这 是怎么了。」
 
  黑色小妖吐完之后,拿出绢帕擦了下嘴,一下扑到李晓兰的床上,抱着李晓 兰就痛哭起来,声音极轻的说道:「杉杉姐,她们都是畜生……太变态了……呜 呜呜……」
 
  『李晓兰』也怕惊醒东方妞儿,关切的小声说道:「到底是怎么了?」
 
  黑色小妖梨花带雨的泣着说道:「段无非把我送给了一个其丑无比,像个肥 猪似的女人,那女人不但在我嘴里放屁,还让我喝尿吃屎……呜呜呜呜」
 
  『李晓兰』愤然的说道:「那你怎么不反抗啊……」
 
  黑色小妖哭泣着道:「我原来想反抗来着,可又怕坏了大事,所以……」 
  『李晓兰』抚慰着哭的极度可怜的黑色小妖,怒不可遏的说道:「这帮天杀 的杂碎,等夫人来后,咱们就大开杀戒,杀光这帮畜生。」
 
  黑色小妖突然止住哭声,小声叫骂道:「别提我妈那个贱屄了,本来这次我 是叫她来帮忙的,可那贱屄就知道整天的挨肏,害的我受此奇耻大辱……呜呜… …」说完又抱着『李晓兰』的大腿呜呜咽咽的痛哭起来。
 
  『李晓兰』笑着安慰道:「好了不哭,不哭了,等回去咱们一起收拾你妈那 贱屄,让她给你当马骑,在用黄瓜插她屁眼,给你报仇雪恨」
 
  黑色小妖一听破涕为笑的说道:「我要在她嘴里拉屎,叫她也尝尝吃屎的味 道……」
 
  『李晓兰』见她面露笑意,便插科打诨的笑道:「对,咱们一起在她嘴里拉 屎,嘻嘻,不过咱们还是换过来吧,不然明天你与蓝啸天见面,以黑色小妖的身 份不好说话。
 
  黑色小妖梗咽着说了句:「嗯。」
 
               第十八章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5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