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为奴为夫为魔王】(26)【作者:青楼小七】
字数:72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六章
 
  还没来得及多看两眼那富丽堂皇的王宫景象,阿易就被带到了一座宫殿内, 尤伊公主正高坐在大殿中央的主座上,左右客席则各有一位中年男子,其中一位 是骑士打扮,一身轻甲没有光泽,看上去相当沉重,他本人长得有些粗犷,浓密 的胡茬像一排钢刺一样,须发虽然斑白,但精神矍铄,眉宇间透着一股冷冽的肃 杀之气,另一位则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华贵法袍,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正一脸不 耐地摩挲着手里的一颗水晶球。
 
  尤伊见到阿易,不禁露出一丝喜色,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躺在床上翻来 覆去地睡不着,情不自禁地想着自己这个小奴隶,现在见到阿易,才觉得心里安 稳了一些,笑着向他招了招手,阿易走到跟前行礼之后,她就指着阿易对左右两 人道:「两位,这就是我向你们说过的那位魔武双修的天才,他叫阿易。」随即 指向那位骑士打扮的男人,对阿易道,「阿易,这位是皇家骑士团的七位副团长 之一,鄂维副团长,他可是天空骑士级别的强者,以后就由他来指导你,在骑士 之道上进行修炼,你快拜师行礼吧。」
 
  阿易连忙听命下拜,口称老师,那鄂维哈哈一笑,点了点头,算是认下了阿 易这个弟子。
 
  尤伊又指向另一人道:「这位是皇家魔导院的科利菲先生,法王级别的顶尖 法师,以后就由他来指引你精研魔法,行礼吧。」
 
  阿易起身之后,没有再拜伏行礼,反而有些为难地道:「公主…我…教我魔 法的老师…他…他曾说过,不许我拜别人为师,去学习别人的法术,说是…怕别 人把我教坏……」他几乎大字不识一个,要是跟着这个法王一学岂不是全都露了 馅,蓝葵就教了他一套说辞。
 
  那科利菲一听就来了脾气,横眉冷眼道:「可笑!小子,你那老师是什么来 头?以老夫之能,还能比他教得差?」
 
  「法神……」阿易不明所以地吐出两个字。
 
  科利菲一听就愣在了原地,尤伊和鄂维也是惊得合不拢嘴,法神的确有着远 超法王的权威,定下这样的规矩也无可厚非,但科利尔此时有些下不来台,他满 面疑云地追问道:「法神?什么法神?听公主说你是飞炎帝国的人,飞炎帝国法 神就那么几位,老夫全都认识,你是谁的弟子?」
 
  「我老师不让我透露他的姓名,科利菲先生还是别问了,否则被我老师知道 了,他会生气的。」阿易照着蓝葵的话一字不差地说道。
 
  科利菲顿时气结,可又不敢真的冒着得罪法神的风险继续逼问阿易,只好胀 红着脸地对着公主尴尬道:「老夫有负公主所托,恐怕收不下这个弟子了,告辞!」 说着就怒气冲冲地起身离席。
 
  而他经过阿易身边的时候,一双明黄色的眼睛冲着阿易瞪了一眼,但他忽然 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面露不可思议之色,随即强压心中的惊涛骇 浪,故作镇静地冷哼一声,离开了宫殿……「主人,他那么年轻,为什么自称 『老夫』啊?」阿易在心里好奇道。
 
  「他看上去才三十多岁,实际上应该已经七八十岁了,只不过用了驻颜术, 加上一些魔药延缓机体衰老,这才能保持壮年的容貌、声音和身体机能,不过这 种方法耗资巨大,普通法师可是享受不到的……」蓝葵淡淡地道。
 
  「这么神奇?那…那主人你…今年多大岁数了呢?」阿易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猜。」蓝葵神秘地说道,但她立刻就察觉到了阿易的想法。
 
  「呼…主人不会也是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婆吧?可主人的样子明明那么年轻, 那么嫩,怎么会……」
 
  蓝葵被「老太婆」这个称呼戳中痛处,当即就想操控阿易的身体扇他一个耳 光,然而尤伊却问起了阿易关于他老师的事,蓝葵只好暂时搁置怒火,教阿易应 答。
 
  和之前一样,阿易坚决不透露自己所谓老师的半点信息,只说师命难违,尤 伊也就没有多追究,当她问起阿易,他老师现在不在流源城,他该找谁学习更高 阶的魔法时,阿易则说自己从飞炎城去往河罗郡城,本来就打算先主修两年的骑 士,他已经给老师送了封书信过去,请他两年之后来流源城相聚,到时候再继续 教授自己。
 
  尤伊点了点头,似乎是接受了阿易的想法,便让鄂维带着阿易出去授业了, 阿易离开王宫时,一个侍女追了上来,凑到他耳边低声叮嘱,说是公主让他修炼 结束后,立刻来王宫,随后就迅速离开了,阿易不禁心头一喜,走起路来脚步都 轻了三分。
 
  鄂维带着阿易去了自己的府邸,在他府中一个小校场内,为了摸清阿易的功 底,他决定今天先做几番测试,他先是站着不动,让阿易全力来攻,并且让他不 用顾忌,随意使用武器,阿易就取出了破晓,毫不客气地发起一次又一次凌厉的 攻击,但都被鄂维轻描淡写地化解,他甚至无法碰触到鄂维的甲胄,而鄂维只用 一双手掌就能轻易地拨开他的剑刃,他一边挡下阿易的攻击,一边指出他的不足 和长处,那一针见血的点评让阿易全都牢牢记在心里,并且在下一次的进攻中稍 加改进,渐渐地,他已经能稍微蹭到一下鄂维的手臂,而猛攻一个时辰之后,他 终于第一次划到了鄂维的甲胄,只不过那身甲胄极为坚固,连道白痕都没划出来, 更谈不上击伤鄂维,可鄂维直接就愣在了原地。
 
  他被阿易那远超常人的领悟力和战斗天赋所惊艳,豪迈爽朗地大笑出声,感 叹自己发现了一个绝世奇才,走到阿易身边,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易被拍得 差点儿摔倒,听着鄂维那直截了当的夸赞,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鄂维鼓励了他 几句之后,就开始下一步的测试……
 
  一整天下来,阿易虽然累得够呛,但是收获也十分可观,鄂维对他的力量、 速度、反应、战技、机变、胆略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详细深入的考校,越是考验 越是满意,阿易的出色天资令他叹为观止,甚至还断言,阿易以后的成就会远超 自己,辛苦磨炼一天之后,鄂维慷慨地把自己身上的甲胄送给了阿易,算是拜师 的见面礼,阿易十分感激地收下了,这套甲胄的坚韧程度他深有体会,此时得到 这样的馈赠,不禁对自己这位豪迈洒脱的老师更加崇敬。
 
  阿易离开鄂维的府邸之后,就直奔王宫而去,到了宫门口之后就向守卫出示 令牌,那些守卫似乎早被公主吩咐过了,一见到令牌就忙不迭地进宫通报,没一 会儿就有两个侍从过来,领着阿易去了一座宫室,宫室内已经备好了餐桌,几十 道珍馐佳肴迅速摆上,几个仆人正在里间往一个小型浴池内倾倒热水,阿易用过 晚餐之后就进了浴池沐浴,然后就满心疑惑地裹上了侍从递来的一件纯白浴袍, 在侍从的带领下,往公主的寝宫而去。
 
  进了公主寝宫之后,那徐徐缭绕的清香和清一色的淡粉色陈设让阿易觉得有 些像在梦里,周围的事物都有些不真实,而最为梦幻的还是那穿着一身莹白色薄 纱睡衣的尤伊,她此时坐在床边,整个人仿若披着云雾的仙女,让阿易看得如痴 如醉,跪拜行礼都忘了。
 
  尤伊看着阿易那副呆呆的模样,心里既得意又好笑,而他此时穿着那身纯白 浴袍,配上那张青涩的面庞,简直像只懵懂的小白羊似的,这让尤伊忍不住舔了 舔嘴唇,一刻也不想等待,当即让所有侍女全都退下,然后娇笑着抬起小脚对着 阿易晃了晃,阿易就十分自觉地跪在地上,朝着她爬了过来,然后捧住那两只冰 肌雪滑的玉足,细心地舔舐起来。
 
  「易奴,今天练得怎么样?鄂维副团长还尽心么?」尤伊宠溺地揉了揉阿易 的头发,笑问道。
 
  「唔…主人…老师他很尽心,他今天对我做了很多测试,结果都很满意,还 说我以后…会比他更强,临走的时候,还把他的甲胄送给了我…唔……」阿易一 边忘情地舔吃那两只美足,一边恭敬地回话道。
 
  尤伊面露喜色,鼓励地拍了拍阿易的脑袋,笑道:「不错不错,易奴可得好 好跟着这位老师学呢……」鄂维能有如此评价,阿易以后的成就极有可能会是神 圣骑士,这让尤伊很是欣喜,可被阿易舔弄了一会儿之后,她觉得两腿间已经有 些按捺不住了,便摸了摸阿易的脑袋道,「好了易奴,先别舔了,今天主人给你 点儿小奖励吧……」
 
  阿易停下了口舌,满怀期待地望着尤伊,只见尤伊从床边的一个小匣子里拿 出了一个水晶瓶,瓶中有些淡红色的液体,她递给阿易道:「喝了它。」
 
  阿易也不管那是什么,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尤伊见了满意地点了点头,自 己这个小奴隶的确很温驯,但随即面上泛起浓浓的酡红,她给阿易喝下的是男性 专用的避孕药,药效可以维持一个月,现在她可以毫无顾忌地用小穴享用这个小 奴隶的极品肉棒了。
 
  阿易喝完之后,尤伊就让他为自己宽衣,他兴奋得双手抖个不停,好不容易 才把尤伊脱得只剩一条内裤了,尤伊却坏笑着让他停手,然后让他自己脱了衣服 上床躺好。尤伊的大床足可以容纳七八个人,而且柔软异常,还有一股甜甜的淡 香,阿易一躺上去就不想起来了,可是鸡巴却早已「起床」,正对着尤伊一颤一 颤地,既像是示威又像是在勾引尤伊赶紧过来尝尝。
 
  尤伊咽了咽口水,把那条淡紫色的花边内裤缓缓褪下,脱到脚边时,她顽皮 地把脚一踢,就把那条内裤踢到了阿易脸上,那专属于尤伊的性器气味和少女体 香让阿易的欲火更加旺盛,忍不住用内裤蒙住口鼻,大口大口地闻吸着上面的气 息和少许的蜜汁。
 
  尤伊见阿易那么痴迷于自己的内裤,更是心花怒放,踩了踩阿易的鸡巴,得 意地笑道:「贱奴,连主人的内裤都那么喜欢,你真是太淫贱了。」说着,她就 缓缓坐在了阿易的大腿上,然后挪动屁股往阿易的鸡巴上凑,两人的性器贴和在 一起之后,鸡巴上的火热和强有力的筋脉搏动让她的脸色越发羞红,忍不住用蜜 穴抵住鸡巴挤来挤去,「易奴…主人今天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用你淫贱的性器来 服侍主人,还不快感谢主人?」
 
  阿易只觉有两片湿湿热热的嘴唇在不断亲吻自己的鸡巴,下体已经被打湿了 一片,听了尤伊的话,不禁激动万分地问道:「主人…你是说…我可以插进…插 进主人的小屄里面么?」
 
  尤伊一听不禁更加性奋,可还是面露不悦,狠狠拍了一下阿易的龟头,然而 阿易的鸡巴此时怒勃钢硬,她拍了一下都没把鸡巴拍动,又羞又怒道:「放肆! 谁许你说这些下流话的?你只是个卑微的奴隶,这是主人给你机会让你服侍,你 还想…还想……插主人?真是尊卑不分……」
 
  阿易连忙认错,满面愧疚地道:「是…是…易奴知错了,易奴…谢谢主人, 求主人,让易奴服侍您吧……」
 
  尤伊这才消了怒气,笑着哼了一声,便再不迟疑,抬起屁股,扶着阿易的鸡 巴对准了自己的小穴口,那粗大坚硬的龟头让她又爱又怕,在两片阴唇间磨了半 天后,才深吸口气,开始把那根壮硕非常的肉茎往自己体内塞去。
 
  「啊…啊…太…太粗了啊…易奴…你这个淫贱的奴隶…肉棒也…也这么淫贱 …长得这么大…真是的…唔…唔……」尤伊皱着秀眉,娇蛮地辱骂着阿易,屁股 缓缓下沉,那从未有过的被塞得满满胀胀的快感令她发出阵阵酥人筋骨的呻吟, 阿易只觉自己的鸡巴被无数细小的嫩肉往外挤压,也舒服得哼哼唧唧地,捂住内 裤一个劲地吸。当他的鸡巴插到尤伊的花心时,尤伊的呻吟声陡然高昂了许多。 
  「啊…哦…恩…到…到最深处了…好棒…你的淫贱肉棒…怎么…这么长…易 奴…你真是…太惹人爱了…坏奴隶…哦……」尤伊满面春情地对着阿易骂骂咧咧, 随后就不自觉地开始缓缓扭动纤腰,让那根雄伟的鸡巴在她的小穴里面旋转研磨。 
  阿易有些难以忍耐,也开始往上挺腰,顶肏着尤伊的小嫩穴,谁知刚顶了两 下,尤伊就急切地拍了拍他的胸口,撅起小嘴发怒道:「停…停下!贱奴,不许 动!你…你只是个奴隶,是我的…我的玩物罢了,竟敢这样冒犯主人…不许动!」 阿易只好听话地停下了腰臀的动作,尤伊扭了几下之后,似乎想寻求更大的刺激, 就扶住阿易的肚子,开始缓缓抬起屁股然后猛地压下,让阿易的鸡巴一下子顶到 她的花心深处,瞬间她爽得尖叫出声,尝到这种妙不可言的滋味以后,她就继续 用这种方式享受起来,渐渐地,她的屁股越摇越快,起落幅度越来越大,浪叫声 也越来越放荡娇媚,两人的结合处已经一片水渍。
 
  「哦…哦…易奴…易奴…你的肉棒…居然又…又变大了…被主人这样玩弄… 是不是高兴得不得了啊?呵呵…唔…恩…易奴…可以哦…主人今天…特许你…把 你的脏东西…射在主人的身体里…你应该…唔…忍不住了吧…是不是很想射啊… 嘻嘻…下贱的易奴…呼…啊……」尤伊十分得意地在阿易耳边调笑道,她和男人 性交时永远都是这种女上位,而且从来都不让对方动弹,她要绝对的主导权,这 会让她有一种自己在奸淫对方的异样快感,而此时看着这个小奴隶被自己玩弄得 面色通红,粗喘不止,更是让她万分满足,柔软的小屁股像两片白团扇似的上下 摇摆,放肆地吞吐着阿易的鸡巴。
 
  阿易此时已经神思飘飞,他看着那仙女似的绝色美人在自己身上一起一伏, 一想到这尊贵的公主殿下正在用她的小蜜穴套弄着自己的鸡巴,阿易简直幸福得 快要晕了过去,然而恍惚之间,那头蔚蓝色的长发随着尤伊的动作飞扬散乱,让 阿易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的主人,蓝葵同样拥有这样一头瀑布般的蓝色长发,这 让阿易无法克制地开始幻想,幻想此时在自己身上的不是尤伊公主,而是自己的 主人……
 
  没一会儿,阿易还没射精,尤伊自己反倒被插得即将高潮,「唔…哦…哦… 易奴…易奴…坏家伙…坏肉棒…你的下流肉棒…好厉害…我…我不行了…要被… 被你这个贱奴…弄到泄了…易奴…易奴…哦…啊啊啊啊……」她猛地抱紧了阿易, 全身狂颤着泄出了大量的阴精,有些绵软地伏在了阿易的胸口,那张妖冶动人的 俏脸上尽是满足和欢愉,嬉笑着玩弄起阿易的两粒粉色的乳头。
 
  「我…我把主人…干得高潮了?」阿易有些失神地呢喃道,在他眼里,身前 的尤伊已经变成了自己主人的模样,和自己主人亲热还把主人干到高潮,这让他 兴奋至极!胸口剧烈起伏,仿佛随时都会爆发。
 
  「恩?又说这些下流话…看来我非得再……」尤伊虽然听着这些淫靡的话语 很是性奋,但还是忍不住想要教训阿易,正准备先抽他几鞭子再继续享受,阿易 却猛地一个翻身,将她反压在身下,一口吻在了她的樱唇上,尤伊从不和男人接 吻,如今被阿易强吻,立刻惊慌地抵触起来,一边吐出阿易的口舌,一边在他身 上乱抓乱打,可是阿易不疼不痒地,依旧状若癫狂地将唇舌向尤伊口中紧贴,费 了一番力气,他终于唇舌并用撬开了尤伊的两行贝齿,然后就将舌头伸进了尤伊 嘴里胡乱搅动起来,那温热湿滑且满是阿易气息的舌条突然侵入,令尤伊芳心大 乱,羞怒交加,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办好,只能用那双柔弱的纤手无力地推搡 着阿易的胸膛,任由阿易贪婪地索取着她唇齿间的美味。
 
  吻了小半天,阿易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了口舌,尤伊却仍半张着檀口娇喘不止, 那张潮红浓郁的玉面上说不清是喜是怒,忽然,她用尽全力扬起手来扇了阿易一 个耳光,颤声呵斥道:「你…你…你竟敢…如此无礼…你这贱奴…我…我一定要 …重罚你……」
 
  阿易已经意乱情迷了,尤伊在他眼里已经变成了他的主人蓝葵,他像头野兽 一样发出低低的吼声,满脸通红地望着尤伊,含糊不清道:「主人…我…我好喜 欢你…很久之前…我…我就已经喜欢上主人了…主人…我好想…和你在一起…主 人……」他眼神里充满了狂热,说了几句之后,他就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炽烈的情 欲,又一次朝着尤伊扑了上去,粗暴地吻上了她的香唇,开始比之前更加热切地 索取着尤伊的唇舌。
 
  尤伊听了阿易那直白诚恳的情话,心里也不禁一阵阵地欢喜,此时被他再度 强吻,抵触的心思消了不少,反而不自觉地开始伸出舌头和他纠缠起来,那前所 未有的甜蜜感觉让她逐渐沉醉,可正当她准备原谅阿易的无礼冒犯时,阿易竟然 伸手搂过她的屁股,扛起她的两条粉腿,开始前后挺腰肏弄她的蜜穴!
 
  「啊…啊…你…你疯了!竟敢这样…对待主人…啊…恩…你…你是不是活腻 了!啊…啊…慢…慢点儿…你这贱奴…大胆…呜…呜……」阿易像没听见似的, 依旧用足力气狠狠抽插她的小嫩穴,尤伊从没被男人这样凶猛地肏干过,巨大的 羞耻和屈辱感让她怒喝出声,但是阿易已经陷入了近乎痴狂的状态,和主人的亲 热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现在他兴奋得无与伦比,只知道挺动鸡巴,将满心浓浓 的情思发泄到主人的小屄里,其他的事情完全不管不顾了。
 
  「来人…来人啊…快来人…啊…啊…小贱奴…你这…小贱奴……」尤伊拼命 地呼喊求助,但是之前为了尽情和阿易快活,怕自己的呻吟声被人听到,她把侍 女都赶到殿外去了,此时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一边软弱无力地捶打着阿 易,一边不依地怒声辱骂他,「你这禽兽…小混蛋…唔…下流胚子…竟敢…竟敢 这样羞辱我…哦…哦…你…你死定了…我…一定要杀了…啊…你…你轻点儿…我 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这渣滓…呜…呜……」
 
  阿易干着干着就又忍不住吻上了尤伊的香唇,上下两张小嘴被一齐攻击,那 如潮如浪的快感一波一波地侵蚀着尤伊的理智和自尊,渐渐地,阿易那根狂突猛 进的大肉棒让她有些禁受不住了,辱骂声渐渐变成舒爽的呻吟,她原本死命地克 制着自己的呻吟声,但是阿易压着她的屁股猛干不止,那根雄壮至极的鸡巴像击 鼓似的击打着她的花心,每一下都准确地点中她的敏感点,粗大的龟头狠狠地刮 蹭着她小穴内的娇嫩肉壁,从未有过的巨大快感和刺激让她完全忍耐不住,而且 阿易越肏越快,越肏越深,几乎要插进她的子宫里去,最终她还是忍不住放纵自 己的肉欲,开始淫呼浪叫,甚至主动把屁股往上顶靠,配合着阿易的抽插,同时 口舌也不再抵抗,放开身子享受阿易带给她的绝妙快美。
 
  「主人…我…我好爱你…啊…我要射了…主人…主人……」阿易一边语无伦 次地呼喊着,一边像捣浆似的捣插着尤伊的小嫩穴,因为插得太快太猛,尤伊的 蜜穴口已经被挤出了大片蜜汁和白沫,又捣了几十下之后,阿易才噗啾噗啾地在 尤伊体内大肆喷射,一想到自己在主人的体内射精,阿易恨不能永远这样喷射下 去,根本舍不得停下,无数的滚烫白浆涌进了尤伊的子宫深处,也让她嘤嘤尖叫 着再次达到了高潮……
 
  然而两人刚刚高潮结束,尤伊浑身疲软几乎虚脱,阿易连气都没喘上几口就 抱着她的小屁股继续开干,这回真是把尤伊吓得花容失色,再也维持不住公主的 骄傲和自尊,带着哭腔哀求道:「不…不可以…我…我刚刚才高潮过…求求你… 不要继续了…哎哟…啊…啊…你…你这个小混蛋…竟敢…啊…哦…我…不行了… 又…又要来了…易奴…啊…啊啊啊啊……」
 
  蓝葵看着阿易把尤伊当成了自己,在那儿按着她疯狂地发泄对自己的情欲, 心里百感交集,可又不好出手打断,只好默默地在阿易体内沉思……
 
  阿易抱着尤伊射了三次左右,因为每一次他都恨不能把自己的一切射进主人 体内,加上浓郁的情思配合,射了三次之后,以阿易身体之强也不禁有些虚弱, 他一下子躺在了已经被干得昏迷的尤伊身上,主人的身体让他倍加安心,很快就 沉沉睡去。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