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雨雷电】(16)【作者:第一武士】
字数:54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6回:蓝眼尤物销魂夺魄
 
  在苏州城一栋大宅里面的小楼,三个男女正在抵死缠绵。
 
  蜜儿虽然在此之前与蓝冰雨玩过不少次假凤虚凰的游戏,但却从没破身,蓬 门今始为君开的她经历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后终于从女孩正式变成了一个女人。 
  蓝冰雨晓得蜜儿一开始肯定会痛不欲生,于是体贴的从后抱住她,不停的爱 抚她,藉此分散她的注意力,减少一点她的痛楚。
 
  庾靖风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连御两个处女,不同的是他对章雅男是有一种莫 名的情意,而眼前这个蜜儿却只是一段雾水情缘而已。
 
  虽然如此,他依然尽力而为,尽可能把欢愉送给这两个初次相逢的美女。 
  他使劲儿的把巨龙挺入蜜儿体内,虽然坚硬又不失温柔,并没有蛮干,而是 根据蜜儿的承受能力而逐渐增加插入的深度以及力度。
 
  在庾靖风与蓝冰雨合力之下,破身不久的蜜儿很快就被快感掩盖了,可以感 受到男女之事的真谛了。
 
  只见她神情迷醉,双目半闭,樱唇微张,明显是正在欲仙欲死的境界之中。 
  她紧紧的抱着庾靖风,让自己的嫩椒紧贴在后者胸膛上,在感受着巨龙的坚 硬之馀也体会到男人胸膛的结实。
 
  蓝冰雨就在蜜儿身后,与庾靖风一前一后的把她夹在中间。
 
  这个威震江湖的血雨纷飞此时的行为与一个青楼女子无异,她贴在蜜儿玉背 上,一双杀了无数武林高手的玉手在蜜儿与庾靖风身上游走,时而爱抚一下蜜儿 娇躯,时而触摸一下庾靖风露在蜜儿体外的那一截巨龙,把两人的情欲更是提升 到了一个新沸点。
 
  「蜜儿……男人的滋味如何?」
 
  蓝冰雨还不停的在蜜儿耳边以语言挑逗她。
 
  「啊……姐姐,原来和男人一起是如此痛快的……啊……蜜儿从来没有想过 会有这样的感觉……天啊……」
 
  蜜儿一边承受着巨龙的冲击,一边娇声回答。
 
  蓝冰雨吻了蜜儿耳边一下后说,「蜜儿要记住,并非每个男人都能够令你心 满意足,有很多男人都是中看不中用,无法给予你幸福的。」
 
  蜜儿喘着气问,「那天晚上……那个淫贼……他又是属于哪一种男人呢……?」 
  蓝冰雨咬了咬蜜儿耳珠后说,「那个独眼蜂是男人中的败类渣滓,只会欺负 无抵抗之力的弱女子,你姐姐我见一个杀一个!」
 
  庾靖风对蓝冰雨这话甚为讚赏,「对,这种淫邪之徒,必须要杀无赦!」 
  说到此处,他心中不由苦笑,「我在华山派诸人心目中其实也是一个淫邪之 徒。一个与师娘苟合,还害死了师父之徒,不是淫贼是什么呢?」
 
  此时一双勾魂摄魄的美瞳在他脑海中浮现。
 
  就是这双眼使他失去了自控能力,犯下了一个又一个滔天大罪。
 
  他还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看见这双眼是师父大婚之日。
 
  华山派已经有十年没有办喜事了,难得掌门人大婚,有机会热闹热闹,他与 其他师兄弟妹都兴高采烈的忙了好几天,把华山派大堂好好的装饰了一番。 
  师姐凌可人虽然不大高兴父亲续絃,但为了不想扫兴,也勉勉强强的挤出了 一丝笑容。
 
  「师姐,师父孤身一人那么多年了,娶个新师娘也是无可厚非。」
 
  当时他是如此安慰自己的爱侣兼师姐。
 
  凌可人幽幽的问,「师弟,男人是否都是这样的?都是三妻四妾,都是不能 为了所爱从一而终?」
 
  当时他一听就砍钉截铁的回答说,「别的男人我不敢说,但师弟我肯定会对 师姐你忠心不二的!」
 
  凌可人哼了一声,「花言巧语。」
 
  他马上一本正经的说,「我庾靖风在此对天发誓,这辈子就只爱师姐你一个 人,若有违背今日的誓言,就让我不得好死!」
 
  凌可人赶紧遮住他嘴巴,「你这小子发这样的毒誓干嘛?好端端的说什么要 生要死的呢?」
 
  他发这毒誓时心中的的确确只有凌可人一个人,可是不到一天后他就发现自 己错了。
 
  就在几个时辰后,他第一次看见那双眼睛,而那双眼睛却是属于今天的女主 人,他师父的新婚妻子。
 
  在他师父与妻子拜天地时,他无意中看见新师娘一双美目正在透过凤冠霞帔 静悄悄的飘来飘去。
 
  她很快就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于是目光马上飘到他面前,与他四目相对。 
  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感到自己灵魂被她勾出来,整个人犹如被人点穴一样, 动也动不了。
 
  「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人儿啊?」
 
  他在心中惊歎. 就这么一眼,他的巨龙就失去了自控,快速的勃起来了。 
  那天晚上师父的婚礼一结束,他就拉住凌可人跑到华山派后山的树林子里面。 
  一到达目的地,他就急不及待的为师姐宽衣解带,二话不说就挺着巨龙,狠 狠地插入了凌可人体内。
 
  「啊……师弟,昨晚我们才……怎么你今晚又要了?啊……」
 
  凌可人并不晓得当他和她相好时,他心中想的其实是自己爹爹刚刚过门的妻 子。
 
  他闭上眼睛,拚命的幻想着正在承受着自己巨龙的冲击的是那双眼睛的主人。 
  那天晚上,他足足和凌可人好了三次,搞得自己师姐死去活来的好几趟才鸣 金收兵。
 
  从此之后,他就身不由主的不停找机会接近这个新师娘,直到酿成大错…… 
  「啊……庾大哥……」
 
  是蜜儿的一声娇呼把他从往事里唤醒。
 
  对,自己正在与初次见面的一个妙龄少女行房,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和自己 齐名的女剑客等待着自己的宠爱。
 
  大错已经铸成了,再也无法挽回了,自己已经是华山派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徒 了。
 
  若非华山派不想丑事外扬,江湖中人并不晓得自己被逐出师门的真正原因, 恐怕自己早已成为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的淫贼了。
 
  既然事已如此,而自己也立了决心要一死谢罪,与其静待死亡来临,倒不如 在江湖上快意恩仇,在床榻上与美尽欢。
 
  他想通后就摇一摇头,把注意力重新放回面前的娇娃身上。
 
  蜜儿首次与男人交合就碰上了他这根巨龙,相好了一会儿就已经高潮迭起, 娇喘到上气不接下气,满脸泛红了。
 
  蓝冰雨晓得蜜儿已经到达了她能够承受的极限,于是就握住外露在蜜儿娇躯 的那一截巨龙,轻轻的把那巨物抽出来。
 
  她仰着头向庾靖风媚笑,「庾大哥,就先让蜜儿歇一会儿,由冰雨继续服侍 大哥你吧……」
 
  庾靖风一听双眼就射出了欲火。
 
  自从离开华山派后,他就过着放纵的生活,和他有过一夕之缘的女子不计其 数,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和一个与自己齐名的武林高手亲热过。
 
  凌可人武功和剑法虽然也是非常高明,但蓝冰雨这个谜一样的女剑客有一种 神秘的吸引力,使他非常渴望与她交欢。
 
  蓝冰雨也没有令他失望,她把蜜儿放在浴桶一边后就潜入水里,在水中为他 吹奏一曲凤求凰。
 
  她舌功非同一般女子可比,在庾靖风那根原本就已是朝天勃起的巨龙上细心 的舔了一遍又一遍。
 
  她内功不凡,潜在水里良久才需要换气。
 
  她一浮出水面,庾靖风就急不及待的把她搂住,让她酥胸紧贴着自己,而他 也低下头与她激吻。
 
  两人热情高涨,四只手在对方身上游走个不休。
 
  庾靖风突然双脚一蹬,抱着蓝冰雨一起从浴桶跳出来,轻飘飘的落在地板上。 
  「好轻功!」
 
  蓝冰雨不禁夸讚了他一句。
 
  庾靖风嘿嘿一笑,「真心说还比不上血雨纷飞闻名江湖的绝世轻功。」 
  蓝冰雨吻了他一下后说,「庾大哥,只要咱们同心合力,再把风雨雷电另外 两人都集齐了,江湖上能与咱们匹敌之人真的是屈指可数。我们四人必定会有一 番作为,大哥你之前受的冤屈到时候自然烟消云散。」
 
  庾靖风笑着说,「冰雨妹子,你别不停的把好话说尽了。总之一句话,你助 我灭了魔尊,我替你完成你的什么大业。这只是一场交易。」
 
  蓝冰雨媚笑着说,「你认为这只是一场交易,冰雨却认为这是一个新的起点, 天下从此之后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庾靖风听见她用了天下这两字,心中不由一动,隐隐觉得她图谋之事确实不 简单。
 
  原本对此事完全没有兴趣的他突然有了想要一问究竟的冲动,可是蓝冰雨却 在此时犹如一条水蛇般的贴在他虎躯上动了起来。
 
  她利用自己身上每一寸肌肤摩擦着庾靖风,整个人灵活至极的在后者身上游 走。
 
  她粉嫩的乳头揩了庾靖风乳头一会儿后就往下移,滑过庾靖风小腹,直达巨 龙所在之地。
 
  庾靖风还没反应过来,巨龙已被蓝冰雨丰乳夹住。
 
  霎时间庾靖风只好把一切抛于脑后,先集中精神享受着那一阵阵涌泉而至的 销魂感觉。
 
  蓝冰雨在夹住巨龙之馀,还伸出舌头舔舐着龙首,把庾靖风的欲火推上了一 个新高峰,使他忍不住伸手按住蓝冰雨香肩,虎腰往前一挺,半根巨龙已经插入 了她小嘴里面。
 
  他使劲儿的抽插,巨龙在蓝冰雨嘴里奔驰冲锋,龙首的轮廓不停的在她嘴边 忽隐忽现,而蓝冰雨不仅仅没有抗拒,反而乐此不倦的吸吮着那巨物。
 
  她的唾液沾满了龙首,还有不少从龙身上滴下,一滴滴的落在地板上。 
  浑身肌肉都绷紧了的庾靖风对蓝冰雨讚歎不已,「冰雨妹子,没想到你除了 剑法如神之外,连品萧之道也如此精通……」
 
  蓝冰雨把龙首吐出来后嫣然一笑,「庾大哥你别夸我了,你自己才是天生异 禀。你看看你这玩意儿是多么吓人啊!」
 
  庾靖风听了她这一番充满了挑逗性的话儿,更是情难自禁,龙首涨得通红, 一副择人而噬的凶勐模样。
 
  他故意运用内劲使龙首在蓝冰雨面前抖了抖,「那冰雨妹子你可有被吓到吗?」 
  蓝冰雨伸出舌头舔了舔他马眼后才回答说,「冰雨从小天不怕地不怕,越是 吓人的玩意儿,我越想要嚐一嚐。」
 
  庾靖风眼中又射出了炽热欲火,「好,我就让你得偿所愿!」
 
  他一说完就把蓝冰雨拉起来,打算把她就地正法,没想到后者却不愿就范, 纤腰一扭,人已来到了庾靖风身后。
 
  「庾大哥,冰雨喜欢在上面……」
 
  她从后面环抱着庾靖风柔声的说。
 
  「行!」
 
  庾靖风根本就不在意在上或许在下,于是就放松身体,任由蓝冰雨把自己推 到地板上。
 
  蓝冰雨轻轻一飘就跳到他身上,但并没有立刻让巨龙插入自己体内,而是以 轻功浮在龙首上。
 
  她张开双腿,悬空形成了一个大字型,蓬门离龙首只有一分之遥,但就是这 么一个短短的距离却使庾靖风无法踏入天堂了。
 
  庾靖风晓得蓝冰雨是在挑逗自己,所以虽然挺渴望一探她花径,但却耐着性 子,暂时按兵不动。
 
  蓝冰雨见他无动于衷,就把身体稍微下降一丁点,蓬门终于与龙首接触了, 但却只是蜻蜓点水,轻轻一碰就往上升。
 
  饶是如此,庾靖风已经感到一阵销魂,更是期待她接下来的把戏。
 
  「大哥,你准备好要冰雨了吗……?」
 
  蓝冰雨腻声问。
 
  庾靖风哑然失笑说,「冰雨妹子你芳华绝代,我极度乐意与你共赴巫山。」 
  蓝冰雨眼波流转,更是美艳绝伦,「没想到大哥除了剑法过人之外,还懂得 花言巧语逗冰雨开心……」
 
  她娇躯再次下沉,这次终于吞没了庾靖风龙首。
 
  龙首一插入,庾靖风就感到自己被蓝冰雨夹住,不停的被她以体内肌肉挤压 着。
 
  一阵阵快感从龙首传到他全身,使他仰头低吼了一声。
 
  蓝冰雨那紧凑无比,与处子无异的花径令他惊讶。
 
  他晓得蓝冰雨绝非处子之身,只是她精通房中术,能够收缩花径,给予男子 无上享受,与她行房必定会惊喜不断。
 
  「庾大哥,你喜欢吗?」
 
  庾靖风忍不住连连点头。
 
  获得他的认同,蓝冰雨开心的笑了。
 
  为了答谢他的赏识,她微微下沉,把半截巨龙吞噬了。
 
  方才只是龙首被她挤压就已经带给了庾靖风不少快感,如今半截龙身都挤在 那奇窄无比的花径里面,庾靖风的感受更是强烈了,忍不住往上一挺。
 
  没想到他这一挺却遇上了阻碍,龙首多进了几分后就无法再往前了。
 
  「她不可能如此之浅啊!」
 
  就在庾靖风惊疑不定时,前路突然畅通,巨龙竟然直捣黄龙,龙首重重的撞 在花径尽头,整根巨物只剩下一小截露在蓝冰雨体外。
 
  这一着完完全全出乎庾靖风意料之外,在多次寸步难行后忽然通行无阻,他 不禁畅快到发出了一声呻吟。
 
  他想要抽插,但蓝冰雨花径却突然缩紧,把巨龙紧紧锁住,使他无法后退, 然后又突然放松,让他喘一口气。
 
  蓝冰雨花径一紧一松,巨龙犹如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庾靖风不需要任何 动作,销魂感觉就已经一波又一波的袭击他全身,使他获得了无上欢愉。 
  到了此时,庾靖风已经明白方纔的阻力纯粹是蓝冰雨诱敌之计。他虽然在一 交锋时就已经晓得蓝冰雨魅惑之术高强,但她这一招依然令他惊叹不已。 
  他不甘示弱,于是把一股真气运到巨龙上,使那巨物再次膨胀,把蓝冰雨花 径塞满。
 
  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人彷彿是动也不动,但实际上他们在暗自较劲,互相以 内力取悦对方之馀,也向对方显示自己的功力。
 
  在一旁观战的蜜儿不知道其中奥妙,只看见他们两人静止不动,并不晓得两 人正在各自销魂。
 
  他们都尽力想要把对方带到极乐境界,但两人心底里都不想认输,都拼了命 的把自己满腔热情锁住。
 
  两人如此较劲了好一阵子后,蓝冰雨忽然咯咯一笑,「庾大哥果然名不虚传, 我们俩就算是平手,好不好?」
 
  庾靖风微微一笑,「妹子功力非凡,难得手下留情,我真是感激不尽。」 
  蓝冰雨低下头舔了舔他乳头,然后笑着说,「大哥你实在是太谦虚了。说实 在的,冰雨与大哥可以说是棋逢对手,我们俩就不需要再互相试探了……」 
  「正合我意!」
 
  庾靖风回复了一声后就狠狠地往上一顶,龙首重重的撞在蓝冰雨花径尽头。 
  蓝冰雨不再使用内劲锁住巨龙,任由它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
 
  她娇躯被巨龙撞得摇摇欲坠,只好伸出双手扶着庾靖风胸膛才不至于失去重 心。
 
  蜜儿看见他们两人忽然之间动了起来,一时见猎心喜,也加入战阵,走过去 与庾靖风热吻。
 
  庾靖风既然已经与蓝冰雨休战,也不再保留,尽力的抽插着蓝冰雨。
 
  不到一盏茶时间后,他把蓝冰雨送上高潮后就把巨龙从她体内抽出来,把热 情尽数释放在两个女子胸脯上。
 
 从来未曾见过男子热情的蜜儿对自己胸部那些热腾腾黏煳煳的液体感到非常 
  好奇,忍不住用手指沾了些放到嘴里尝一尝。
 
  「蜜儿,这就是男人的精华了。」
 
  蓝冰雨在一旁向她解说。
 
  蜜儿听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经过了连场大战,三人都累了,两个女子一起依偎在庾靖风怀中相拥入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