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暴露女友】(1-2) 作者:狂蜂浪蝶
字数:9270


                暴露女友

2014/08/23僅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一)涼夏春宵(上)

  「我真的以為妳已經回去了,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先走。」

  「少騙人!賤女人!」

  錯綜複雜的小巷子裡有四個人,在炎熱的大太陽底下,兩名少女吵得不可開交,身著黃色襯衫的少女對著另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少女怒吼,住家前兩名老人家正在看報紙聽收音機,突如其來的爭吵聲將他們吸引過去,紛紛探頭想一窺究竟。

  「是真的!妳相信我,我們是好朋友。」

  「誰跟妳是朋友!是朋友的話,妳才不會放我一個人在那!」

  「妳這樣我好害怕……」

  「妳會怕?有他保護妳也會怕!?」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妳不用知道!」

  兩名少女的爭吵似乎平息,但身著黃色襯衫的少女低著頭,想用自己的短髮掩飾臉上的淚痕,另一名少女見狀伸出右手想安慰,但短髮少女突然抬起頭一把將她推開,少女跌坐在地上看著對方,臉上的表情似乎也要流淚。

  「雖然分開了……但我們還是好朋友……」

  「紗,到底發生什麼事?」

  「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留著短髮的少女拋下一句話便轉頭離開,頭也不回的轉出小巷。跌坐在地上的少女默默起身,無神的站在那。兩名老人家眼看沒了戲又做起自己的事,聽著收音機的老人拍了拍自己膝蓋說:「你聽聽這個。」

  「你說這個啊?我剛看完。」老人手上的報紙寫著斗大的標題:「SARS非典型肺炎疫情擴大。」

     ***    ***    ***    ***

  摺起手上報紙想著當初事發經過,那個事件改變了我的想法,也改變了女友的想法,坐在桌旁滑手機的女友偷看了我一眼,說:「在想什麼啊?」

  「沒有啊,今天不是要開會嗎?」我轉移話題,眼睛卻是盯著女友赤裸的上身,女友狐疑的看了一眼沒答話,繼續吃早餐。

  「嘿嘿,沒有啦,在想前天的事。」

  「還敢笑!都是你!」

  女友惦記著前天寶妹來借住的事,因為房門不知什麼原因沒關上,隔天女友和寶妹一起出門上班,走出大門寶妹就問:「昨天很刺激齁?」害的女友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只能傻笑,犀利的寶妹也不放過女友,還一直追問旺伯跟黃先生是誰,搞得女友最後假裝生氣才讓寶妹停止發問。

  「好啦~~別氣了。」我假裝安慰女友,臉上卻帶著濃濃笑意。「哼!不說了!」女友看出我的輕浮,拿起手機轉身進房。

  看著女友的背影,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內褲穿在身上。各位看官的另一半不知會不會也這樣?在家很隨便,出門卻很端莊,有時也不管門窗是否有關好,晃著兩個奶子就在家走來走去。

  「叮~~」我例行性的下樓等女友,剛走出電梯門,迎面而來就是旺伯期待的眼神,「早啊,旺伯,身體好點了嗎?」我說。

  「好多了好多了,多虧珮瑜幫我按了按。」我看是多虧珮瑜的奶頭讓你血液循環良好吧?說完,旺伯對著我笑了笑,便看著手機朝管理室走去。雖說女友的奶頭跟社區裡部份鄰居關係良好,但卻沒有人敢做出更進一步舉動。

  『怎麼這麼久?』在機車上已經熄掉一根菸的我看著手錶想著,這小姐又不知道在幹嘛。本想走回樓上催女友快點,但在走過管理室時瞄了一眼,幹!難怪旺伯今天沒出來等女友。社區裡大約有1X隻監視器,本來使用一台電視分割成十六個子畫面,但現在監視器將其中一個畫面放大成全螢幕。我拐了個彎偷偷走到旺伯背後,中間隔了辦公桌跟一扇窗,跟著旺伯一起欣賞。

  不用說,監視畫面裡的一位女性就是我女友珮瑜,今天她穿了和上次一樣的牛仔裙,上身則是一件露鎖骨的灰色V領,她正彎著腰在延長開門的電梯內撿拾垃圾,而在她旁邊的男性就是上回將女友內褲及奶頭盡收眼底的黃先生。我心想不妙啊,女友今天的穿著跟上次沒什麼兩樣,牛仔裙一樣短,但是上衣卻是我特別買給她的。

  幹!他一定是故意將垃圾袋弄破。畫面裡女友彎著腰將垃圾一個一個交給黃先生,黃先生雖也一起彎腰撿,動作卻明顯慢許多,看得出目光角度沒離開過女友胸前。各位看官看了(註1)就懂,女友的V領跟相片中的樣式幾乎90%相同,原本胸前就不高了,再加上以前的大號奶罩,監視畫面雖然看不到,但我想黃先生的雙眼一定死盯著。

  這時女友向外站在電梯門中央,一手扶著門邊想把滾出門外的垃圾撿起,卻沒想到身後的黃先生竟從口袋拿出手機往她裙下一伸。幹!短短幾秒看也知道,黃先生上次看不夠,這次竟然動歪腦筋偷拍女友裙底,連旺伯也坐直身驅緊盯著螢幕。但驚訝歸驚訝,沒想到黃先生放著女友露出的整顆奶頭不拍,竟然只拍內褲,真是有夠笨。

  本以為黃先生會因為有監視器在而收手,但沒想到他在接過女友手中的垃圾後,又趁女友轉頭回去的瞬間再次把手機伸到女友裙下。幹他媽的,短短幾秒透過監視器看別人偷拍自己女友裙底還真不是滋味,就好像女友在眼前被強姦,自己卻束手無策一樣。

  這時女友已經站直身軀,電梯門已關上,黃先生也向女友道謝完,不過就在女友轉過頭後,黃先生開始自顧自的欣賞手機裡的照片。本想說沒戲看,正準備離開的我,被黃先生的舉動硬生生拉住。

  監視器裡的黃先生頓了一下,隨後竟然拿起手機像示威般的對著監視鏡頭炫耀。幹!不會吧,這兩個混蛋該不會早已聯手了吧?在鏡頭前的手機雖然是黑白畫面,有點模糊,卻還是清楚看得出這是一張裙底照,而女友今天穿的好像是黑色內褲,不像上次一樣的透明,但怎麼隱隱約約看到女友整個屁股?

  電梯開門後,黃先生早已回復正常,還有說有笑的走在女友身邊,旺伯也將監視器轉回十六格畫面走出管理室,我則假裝剛走過來一樣。

  「簡小姐,那晚上就拜託妳囉!」

  「怎麼了,凱叔,怎麼在拜託人家?」

  「沒有啦,旺伯,你上次不是說要佈置社區會議室嗎?我打算找簡小姐一起來幫忙。」

  「喔喔喔!對對對!我都忘了。」旺伯拍拍頭著急的說,一臉淫笑看著珮瑜又看看凱叔。

  這兩個老傢伙肯定是在計劃「下一步」,自從珮瑜搬過來一起住的這些日子裡,雖說不少春光都被左右鄰居看到,但眼下這兩個混蛋卻讓我特別不安。一個藉機裝病拉長女友走光時間,一個除了欣賞還會紀錄下來,要是再這樣讓女友過度暴露,哪怕自己女友小穴不保,更怕的是這兩個色狼夥同其他鄰居一起輪姦女友。身為男友擔心是擔心,但期待女友「出事」的心理卻遠遠勝過道德感,雖說珮瑜也不是第一次被別的男人強插就是了,而幕後推手就是自己。

  「先這樣囉,要遲到了。」珮瑜露出她的招牌微笑點點頭,隨後便快步走向我。不等我問話,女友邊走就邊自顧自的說,原來黃先生叫凱叔,還誇他雖然很色,但剛剛電梯內一直跟她道謝,謝到女友都不好意思。

  幹!這笨蛋,人家是在謝妳的奶頭露給他看,感謝妳毫無神經的讓他拍裙底以供他往後慢慢欣賞,不過就是多謝了幾次,女友就認為凱叔人其實很好。我身為男友雖然沒說出來,但其實心裡很不是滋味,雖說自己也愛女友走光,但珮瑜這種想法根本危機四伏。

  「風,怎麼了?」女友問道,已經準備催油門的我沒回話,女友也知道我有點生氣。我也不管女友短裙下的風光,任由女友跨坐上來敞開的裙底正對著旺伯和凱叔,站在管理室外的兩人眼睛似乎要掉出來一樣,跨坐上來的過程一秒都沒放過,還不時竊竊私語對著手機比手畫腳。

  任由女友一路上一直問,我都沉默不語,即使到了公車站牌前,雖然沒見到上次那四位工人,但取而代之是兩位穿著制服的學生妹。女友雖然注意到那兩位學生妹,也知道如果直接跨下來,裙底免不了又要見人,但為了讓我「消氣」,女友緊貼在耳邊說:「後面有人在看欸!裙子這麼短,要怎麼下車?」女友講完直接對著兩位學生妹大腿一抬……

  幹!原本我還在為了女友跟凱叔的事情生氣,聽到女友在耳邊挑逗之後火氣全消,再加上女友一跨,裙下的神秘地帶伴隨著驚呼聲出現,讓我老二一跳。
  「哇!妳有沒有看到?」

  「她好色喔!都不遮!」

  「好變態!妳敢嗎?」

  哈哈哈,女友真體貼,故意給別人看,不過露個內褲就嚇到人家,可惜是女生,如果是男的話,說不定還能聽到意淫女友的對話。但女友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靠在我身邊彎了腰輕輕說:「不要氣了~~人家……下面都被後面的妹妹看到了。」我回頭想看那個學生妹,不看還好,一看才發現女友微微向前傾的胸前露出了灰色V領下穿奶罩也擋不住的乳頭。

  幹!差點就在帽子裡噴鼻血,女友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將胸前兩粒草莓透過陽光完全裸露,而且身旁經過的機車也發現女友的春光,紛紛放慢速度欣賞,只有女友一個人不曉得自己的奶頭從被社區鄰居看光,到現在升級成在路上大方供民眾觀賞。

  常聽到「道歉時露出胸部是常識」,現在看到女友如此有「誠意」的道歉,連乳頭也一併放送給路人,頓時怒氣全轉到老二上,這樣怎麼還能繼續生氣?
  「好啦!妳快去吧!」我跟著旁邊一位停下來觀賞的騎士一起目送女友的乳頭消失在V領下,騎士對著在黑鏡面下的我笑笑後,一臉色樣的騎走,我則推開帽上的鏡片對女友眨眨眼。

  「妳在跟誰點頭?」

  「好像是賴師傅,剛剛停在你旁邊。」

  「啊!?妳說老闆兒子?」

  幹他媽的!女友口中的賴師傅是老闆的二兒子,常仗著自己是老闆兒子到處定人,很少來公司,就算來了也是打屁聊天混時間,難怪我沒認出來。這傢伙出了名的色,辦公室裡的女職員都有被騷擾的經驗,還曾經因此跟離職員工鬧上法院,聽女友說只看過幾次之後就沒再出現。

  「快遲到了,去吧!」女友笑了笑便走向公司,我也趕緊找了車位把車停好走進公司。

  這頭色狼久久沒出現,一出現就看到女友的奶頭,要是他發現珮瑜就是自己老爸公司的員工,說不定天天跟在她身邊藉機欣賞春光。

  女友為了今天下午的廠商會議忙進忙出,都快中午了根本沒時間傳Line聊天。一直胡思亂想也不是辦法,為了看好女友,我找了機會到現場去,才推開辦公室大門,差點被迎面而來的娜姐撞上。

  「嚇我一跳!娜姐找我有事嗎?」

  「我才被你嚇到!沒有啦!」

  「想說你知不知道賴胖回來了?」娜姐看看左右小聲的說。我點點頭,推開門讓娜姐進去辦公室。

  門都還沒關上,娜姐就露出八卦的表情:「就是……那個……」

  「也不是認識一兩天了,有話就直說吧~~娜姐!」

  「哎呦……好啦!就是那個簡珮瑜啊……」

  「妳該不會又要說她的衣服吧?」

  直接被我猜到的娜姐狂點頭。其實娜姐想說什麼我心裡也有個底,不過也因為整個公司只有寶妹知道我跟珮瑜的關係,所以還是得裝傻。而辦公室除了寶妹以外,剩下的女性就只剩老闆娘,想也知道娜姐不敢講,要是害得女友被開除她也過意不去。

  可想而知,娜姐除了說女友的乳頭又被不少人視姦之外,賴胖一到公司幾乎就跟在她旁邊,避免哪天出了事情,為了珮瑜好,一直遊說叫我去提醒,因為我看起來最正直,哈哈!殊不知我才是幕後功臣。雖然她也告訴寶妹過,但她總是半故意半開玩笑的說:「她就喜歡給別人看啊!」到最後也不了了之。

  聽娜姐講完後,我便決定不下去現場,嘿嘿,滿肚子壞水的我決定讓賴胖多點時間欣賞女友的身體,畢竟賴胖都知道女友在這了,為了還他以前一個人情,我就將計就計吧!

  到了下班時間我才到現場對女友使眼色(意思就是我先去牽車),看著珮瑜忙碌的身影心有點不捨,畢竟女友在公司這麼拼,做男友的卻三不五時想把她裸露給同事看,真是王八蛋。

  等沒多久,遠遠就看到女友走出公司,身旁跟了賴胖跟一位師傅,似乎正在聊天,聊了一下,女友怕我被看到還特地送他們進去才過來。

  「在聊什麼?」我問。

  「嘿嘿~~賴胖跟黑仔師傅說今天的會議很成功!」

  「是喔,那接到單子了嗎?」

  「還沒啊~~不過賴胖說,都是我的功勞,等單子確定下來,要找我跟一些師傅去慶功!」

  幹他媽的!什麼功勞?我看那些廠商都盯著妳的奶子吧!雖然不放心女友說的「慶功」,但還是有一絲期待,畢竟賴胖好像只邀請女友一個女性去。

  「等時間確定再說吧!上車!」

  怪了,停好車一看,旺伯那色老頭竟然沒等女友下班,本想說他早上沒看清楚女友的內褲,下班要好好慰勞他一下,真是枉費我一般好意。回到家洗澡完吃飽飯,我便回房開始和網友D3,珮瑜進房後不知道在背後幹嘛。

  「欸!什麼時候要教我騎車?」

  「騎車?等妳神經沒這麼大條的時候。」

  「哎呦,讓我練練看嘛~~每次都不要。」

  「好啦,不然星期日好了,反正也沒有約。」

  說完回頭一看,珮瑜一絲不掛正抬著腿穿內褲,小穴和奶頭正對著我。幹他媽的,雖然女友的裸體天天都在看,但正在專心D3的當下還是嚇了一跳,不小心對著麥克風脫口而出:「妳幹嘛脫光!?」

  「誰脫光?」

  「剛才是誰說話?」

  「誰啊~~」

  網友頓時七嘴八舌的從耳機詢問,想當然我不會放過讓這些網友意淫女友的機會,嘿嘿,不過還是要等女友出門之後。

  「之前不是說要跟我去運動麼?」女友說。

  「我在忙……」

  「忙什麼!又是打遊戲!」

  「好啦~~妳快去,星期日再帶妳練車。」

  女友盧不過,只好一個人默默換上被我偷換過的衣服。嘿嘿,偷偷看著不知情的女友換上那身輕便衣服,老二也不自覺得硬了。女友穿上後露出了些微屁股蛋,而且兩邊微笑線一覽無遺,幹他媽的,有夠淫。珮瑜只要在熱身時彎點腰,褲管拉高露出一半屁股都不是問題,而且穿這件短褲就不能穿太大的內褲,不然就算只是走路或是有個高低差,內褲都可能跑出來。

  而且各位看官都知道,那種運動小短褲,腿稍微一開就能看到內褲,再加上這個色男友恨不得把女友內褲露給全世界的人看,就在一次女友洗澡的同時,色慾薰心的我偷偷拿了針線改造她的運動褲。

  怎麼說改造?這短褲褲襠下的褲管大概有2-3公分,說短也還好,但經過我將最低點兩邊縫合後,不管開哪隻腳,內褲一定清楚露出,更別說又補了幾針把褲管稍微拉高。幹!想到這我又硬了,而且女友每次都不穿奶罩去運動,說是穿了跑起來不舒服,媽的,邊跑奶子邊跳,乳頭越磨越硬,內褲又時不時露出,這就是我不想跟女友去運動的原因……到最後都是我跑不動。

  「我出門囉!哼!」

  「那是我女友啦!」女友前腳才出去,我就開始挑逗網友,當然大家不停地追問:為什麼脫光?剛剛在辦事喔?這麼快就進入主題搞得我哭笑不得,我還是喜歡慢慢來的啊!

  「她在家都這樣,有時候只穿一件內褲,有時候乾脆脫光光。」

  「幹!風董你好幸福!」

  「有什麼好幸福,你們女友在家不會這樣嗎?」

  「我交過的是沒有啦!而且我現在單身啊,不要搞得我慾火焚身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邊聊邊打遊戲。這些都是跟了我好幾年的網友,因為從以前開始我就非常「照顧」他們,不管是遊戲還是現實,有時花台幣在遊戲裡面逞兇鬥狠當老大,有時舉辦網聚吃吃喝喝,除了照顧他們的嘴,有時也會順便照顧他們的老二……這則是另一篇故事。

  「嘿嘿,風董!什麼時候再出來聚聚啊?」

  「你在想什麼我會不知道嗎?沒這麼多妹妹啦!」

  「哀~~就只能靠你了,我好懷念以前那個筱熙~~」

  「對啊,身材好又會搖,而且奶超大的,雖然。」

  「我還記得第一次脫她衣服的時候都沒反抗,風董幹進去後才在喊不要。」
  「哈哈,對,喊得大家受不了一起撲上去。」

  媽的,這群色狼還記得,幹!可是我比你們還清楚,因為影片檔就在我這,每次都要瞞著女友回味又怕被發現,實在很痛苦。

  「而且被我們弄過好幾次還敢跟我們出來,分明就是來找幹的。」

  「人家都被你們上了,還嫌。」

  「嘿嘿,風董說得對,什麼時候還有別的貨色?」

  「媽的,你以為在叫小姐喔?說有就有。」

  「哈哈,風董別在意,要是找不到小姐,可以把你女友推出來啊!」

  「對對對!我們都沒看過你女友呢!」

  「他媽的,是看還是幹?」

  幹!這群混蛋動歪腦筋動到珮瑜身上,雖然有點興奮,但以前荒唐的過去讓我不太敢亂搞,深怕一不小心就無法自拔。

  「不然找個時間去風董家坐坐啊?」

  「對啊,記得叫你親愛的不要穿衣服喔!哈哈哈!」

  「欠揍了你們,還不快打王。」

  不知道過了多久,看看時間,我整個人頓時清醒,女友已經出門兩小時還沒回家,照理說平常只運動一小時的女友早該到家了。這時腦海裡突然浮現出旺伯跟凱叔的身影,女友該不會被他們兩個在管理室搞上了?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掛上耳麥、拿了手機就往樓下去。

  夜幕低垂的中庭有點涼意,我慢慢推開管理室的門,鬆了一口氣,因為裡面空無一人,看了看四週,旺伯也不在附近。我本想離開去找女友,卻被桌上的手機吸引目光,這外型不就是早上凱叔在電梯裡拿的?偷窺的欲望萌生,想知道凱叔把女友的裙底拍得如何。

  我嘗試著依稀記得凱叔的解碼順序,「叮叮」,打開後順利進入桌面,快速的找到相簿,迫不及待的點開。幹!這縮圖就是這張,點開後我傻眼了十幾秒。
  幹他媽的,難怪我從監視器偷看的時候好像看到珮瑜的整個屁股。之前說過女友偶爾都會特地為我準備驚喜,但沒想到一早就沒穿內褲,而且直接看手機,整個小穴清清楚楚,因為雙腿開開的,所以光線很充足

  做男友的看到這些照片越來越緊張,女友可以說間接的三點全露給旺伯跟凱叔看。放下手機帶上門走回中庭,本想走去女友常去的小學找人,但……女友會不會根本沒踏出去過,說不定在她經過管理室的時候就被帶走,現在不一定在哪個看過女友走光的人家裡享受車輪戰……

  幹!想到這又差點噴鼻血,真恨自己沒有偷跟女友出門,不然現在說不定就能觀賞女友掙扎抵抗的身體被幾個大男人輪流抽插。

  「嘰~~嘰~~」已經十點了,我本想回家拿手機直接撥給女友,但突然寧靜的中庭傳來桌椅拖行的聲音。走過微風吹過的小樹叢,我往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奇怪,都幾點了,在地下室的社區會議室還有人?

  我像是腦袋突然醒了一樣,幹!完全忘光,早上凱叔說要女友幫忙佈置會議室的,八九不離十,珮瑜現在一定在那邊。懷著坎坷不安又有點興奮的心,我向地下室走去。

  好不容易安靜的推開鐵拉門,才發現怎麼下面一片漆黑,該不會沒人吧?但剛剛的聲音就是從這邊傳來的。不死心的我繼續往下走,不過才走到一半……
  「啊……不要……快停啦……呀……」

  幹!雖然悶悶的不清楚,但很確定這是珮瑜的聲音。他媽的,這兩個混蛋真的聯手幹了女友,而且不知道已經搞了多久。我用最輕的腳步走到地下一樓,緊貼在這木板隔間的牆壁上。

  「啊啊……不要啦……人家不要了……嗯~~」

  一連串的呻吟讓我忍不住把手伸進褲子裡,光聽聲音就能想像珮瑜現在被幹到拼命搖頭,而且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下,女友怕黑叫得更激烈。

  「唔……大哥……放過我……啊~~」

  「呼……放過妳?懶叫都進去了,還放過妳?」

  「不要……在這裡……會有人來……啊……」

  「看到也好,一起搞妳!」

  他媽的!女友怕被人看到還要求換地方,我看乾脆換到他家好了,夠隱密還能多叫些人來。

  「啊啊……人家不要……這裡就好……嗯嗯~~」

  「那就給我好好搖!」

  「啪啪啪……」女友似乎換了最愛的姿勢,讓男人從後面大力衝撞,撞擊屁股的聲響在這地下室格外清晰。真是騷貨,被強姦也要用自己最愛的方式,果不其然,女友的呻吟開始夾雜著大量水聲。

  「唧唧……唧唧……」

  趁著水聲大響,我偷偷推開窗戶一瞄,幹!結果不是旺伯也不是凱叔,穿過窗戶的微光照在珮瑜幾乎全裸的身體上,男人發現有光線照入,雙眼雖然死盯著窗口,但下半身的抽插卻沒停過,看似還更賣力。

  女友赤裸的下半身只剩一條白色內褲捲曲在左大腿上,上半身的小可愛掛在腰上,赤裸的奶子前一雙大手不停搓揉乳峰。珮瑜緊抓講台,任由那位不知名的男人狠狠抽插,女友雙乳不停晃動,奶頭更硬硬挺起。

  「叫妳搖就搖,真他媽的乖。」

  「啊啊……誰叫你……強姦我……快點……快……啊啊……幹我喔~~」
  媽的!女友不知道被他搞了多久,已經開始胡亂說話。只見珮瑜推開男人的手,自己揉著奶子,腰部自動前後搖擺配合,男人看到女友整個放開了,幹得更加賣力。

  「啊啊……不要……嗯啊……老公……嗯……救我~~啊啊……人家……啊啊……被強姦……」

  幹!女友在別人強姦她的時候自己玩起角色扮演,根本就像妓女,被人壓在胯下操還不夠,還把平時跟我玩的遊戲拿出來,真不知道是姦得不夠爽,還是女友真的太淫。

  「呼~~妳老公喜歡看妳被強姦?」

  「對……對……啊……嗯啊……」

  「那他要是知道,一定很開心!」

  他媽的,這男人也跟女友玩起來。突然被說中自己的心聲,躲在外頭的我差點射出來,自己是很愛女友偶爾走走光、露露點,但這種被別人壓在胯下操的機會已經等了半年。

  「臭婊子!我要每天強姦妳!」

  「不要強姦……嗯啊~~」

  「媽的,難得出差……啊……」男人雙手緊抓女友的肩膀做最後衝刺,每插一下,女友就叫一聲。

  「不要……啊啊……拿出來……快……拔……不要啊~~」

  隨著珮瑜最後的聲嘶力竭,男人也緊抱女友的腰,把肉棒內滾燙的精液全射進女友體內。女友全身無力的趴在桌上,射精後的男人沒浪費一分一秒,拔出後隨即蹲在還在晃動的乳房下,仰著頭張開大嘴含住一邊乳頭。

  「啊……還來……」

  「南部都沒有這種貨色,夠爽!」

  女友想推開男人的頭,但誰知才剛推開,雙手無力又整個被壓回去。奶頭又回到嘴裡的男人這次一把將女友拉下,只見跌坐在地板上的女友毫無動作,雙腿分開,裸露的小穴緩緩流出白色液體,男人見機不可失又張口含住乳頭,一把推倒女友。

  幹他媽的,女友沒有任何抵抗,只是雙手摀著臉喘氣讓男人品嚐乳頭。這時男人一腳跨壓在女友肚子上,一手直接摸上小穴,感覺不對的女友這時才反應過來,雖然想抵抗,但高潮未退的身體卻不聽使喚。

  「啊啊……啊……不要……」

  身為男友眼看另一半即將被姦淫第二次,本想出手救人,但還沒射精的狀態下,性慾戰勝一切,於是決定袖手旁觀,好好觀賞剛剛沒看到的「前戲」。
  只見男人挖了小穴片刻後,坐起身體將半勃起的老二抵在女友嘴上,女友緊閉雙唇搖著頭,秀髮凌亂散落在男人大腿上。見女友不肯就範,男人便一把從後腦強推著,半勃起的老二緩緩消失在女友口中,一寸一寸直到整根進入,男人才發出一聲低吼。

  「喔~~好吃嗎?」

  「唔……唔嗯……」含著肉棒的女友只能發出含糊的聲音。

  男人一手挖著小穴,一手抓著女友秀髮幫自己口交,兩條幾乎全裸的肉蟲在陰暗的室內不斷發出淫蕩的聲響,被強姦的受害者男友不但不出手相救,更躲在一旁觀賞女友的掙扎。

  「噗哈……哈……別……唔……」

  男人將老二拔出給女友喘口氣,但又趁女友想說話之餘將肉棒狠狠塞回去,男人心滿意足的看著女友,隨後便望向窗戶開口:「嘿嘿,小伙子別看了,我知道你看很久了。我都幹她兩回了,這貨色不好找,一起來吧!」

  沒想到男人突然對我說話,而且本以為女友只被幹一次,但想不到男人已經足足射了兩次。看著女友晃著大奶幫人口交,男人又挖著女友滿是精液的小穴,雙重刺激下我也對著牆壁狠狠射出。

  「唧~~」一聲尖銳的聲響喚醒在地下室的三人,隨後傳來的腳步聲更讀出不只一人。由於位置不對,我趕緊躲到底層樓梯下方的陰暗處,在裡面的男人也發現異樣,弄出一堆聲響後從另一個出口離開。

  「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沒有啊,是樓上電視太大聲吧?」

  是旺伯和凱叔,兩人緩緩走下樓梯還夾雜著塑膠袋摩擦的聲響。看著影子越來越近,我不禁猛冒冷汗,要是被發現躲在這裡可是百口莫辯,但更擔心的是珮瑜,要是女友沒來得及離開,一絲不掛的身體加上滿是精液的小穴,不用說,女友今晚要再加碼一場輪姦戲。

  「這誰的褲子?」

  「拿來,我聞聞。」

  「死老頭你真變態。」

  「不信你聞,香香的還有點汗味。」

  幹他媽的,這兩個竟然輪流聞女友的短褲,但現在不是聞的時候,女友如果還在裡面,可要給我點回報。

  「該不會有人在這邊玩四腳獸吧?」

  「快進去看看!」

  「唧~~」被推開的木門發出陳年噪音,兩人丟下的袋子滾出膠帶、彩帶、彩球、鉛字筆等佈置室內的道具。凱叔迫不及待的進去,過了幾秒後會議室的燈全被打開,躲在樓梯下的我看不到裡面情況,只聽見兩人傳來驚呼聲,隨後便是跑步的聲音……

  雖然看不到,但我能想像應該是女友來不及跑出,兩人開燈後看到女友全裸的背影,小可愛還沒來得及拉回去,捲曲的白色內褲依然卡在大腿上,光溜溜的屁股根若隱若現的小穴對著旺伯和凱叔,而女友也在回頭查看的同時把胸前兩粒奶頭一起送給他們。

  被兩人認出是珮瑜之後的跑步聲……應該會變追逐……想到這,我剛射精的老二又慢慢變硬了。

                (待續)

===================================  後記:非常感謝不知名的版主幫忙排版,小弟雖然在站內爬了許多排版文,但研究許久還是沒辦法排得很好,此篇又要勞煩版主了。

[ 本帖最后由 枫希月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