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同人續】善良的美人妻】(1~6)作者:1044423947(意淫者的){2014/05/06更新}
【同人續】善良的美人妻
 
字数:8218
 同人續寫:1044423947(意淫者的)
 2014/03/27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好了,可惜一直看不到續集,儘管我文筆不是很好,在語法上還有很多錯誤,畢 竟這不是我的專長,只是興趣,希望大家不要罵我就好。還有希望大家把色文和 現實扯到一起,每個男人或多或少都有後宮夢,我名都是取的,意淫者的;要是 大家喜歡,我還會繼續寫下去,後面可能口味會重很多,謝謝大家了。
 *********************************** 
                第一章
 
  因為我工作上的失誤直接造成了近千萬的損失,我不但要賠償公司的損失, 還可能有牢獄之災,主要是我賠償不了,最後我和雪兒選擇了離婚,這樣我還可 以保存一半的家產,結果是房子歸雪兒,其它的股票、基金、存款,全部做了賠 償,即使這樣我還是被判了兩年。
 
  雪兒的肚子已經四個月了,因為身體的原因,只好申請了停薪留職,這下老 乞丐可樂瘋了。可憐我在裡面吃苦,老乞丐卻每天抱著我美麗的老婆睡覺,不單 給他生孩子,還要照顧他的生活,以前骨瘦如柴的老乞丐開始變得強壯,性要求 也變得沒有節制,大白天在家的雪兒被老乞丐強迫換上了情趣內衣,說這樣穿著 真是好看,雪兒性格本就軟弱,再說有了他的孩子,在很多方面就遷就他了。 
  現在,在客廳裡,老乞丐一雙粗糙的老手撫摸著雪兒的乳房,因為隔著情趣 內衣帶來的絲綢感讓老乞丐小弟弟一下子就了立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懷孕 的關係,雪兒的身體也變得敏感起來,不由得「啊……」的呻吟叫了出來。老乞 丐一把就將雪兒推倒在沙發上,把那挺立的肉棒一下子就肏了進去,碩大的龜頭 一下子就突破了宮頸,「啊……」強烈的刺激感讓他差點噴發,雪兒也刺激得哆 嗦起來,緊緊地抱著老乞丐。
 
  老乞丐停了一下,開始快速的抽動起來,雪兒在他快速的抽動中刺激得哆嗦 起來,雙腿緊緊地夾著老乞丐的屁股。「啊……」又一波的快感來臨,雪兒忘情 地吻上了老乞丐臭烘烘的嘴巴,舌頭和老乞丐糾纏在了一起,雪兒在不知不覺中 對他有了一絲絲愛意。
 
  終於老乞丐到了發射的邊緣,一雙手拼命地抓著雪兒雪白的乳房,「啊…… 射了……」乳房被抓得變了形狀,雪兒卻在這種暴虐的發射中來了前所未有的高 潮。久久的二人從激情的熱吻中慢慢地消退下來,老乞丐卻沒有把他那醜陋的東 西拿出來,卻是抱著雪兒躺在沙發上,雪兒也默默的躺在他的懷中。
 
  以前因為彼此都有工作,性愛當作了一種任務,女人是需要性愛的滋潤的, 現在雪兒感覺老乞丐把全部的身心都給了自己,不由得感覺到了一種幸福,尤其 是懷了他的孩子,現在雪兒準備全身心的接受老乞丐。
 
  雪兒深情的吻了一下老乞丐,說:「現在我已離婚了,孩子也是你的,只要 你是真心對我好,我們明天就去登記結婚。」老乞丐高興得把嘴巴啃在雪兒的臉 上,雪兒被他的鬍子刺得連忙說:「老公,等下帶你去剪頭髮、鬍子,好好的整 理一下,明天我們就去登記。」老乞丐忙說:「老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第二天兩人去做了登記,現在我是徹徹底底失去了我美麗的老婆。
 
  轉眼又是四個月過去了,這些日子裡,雪兒盡職的做著老乞丐的老婆,後面 一個月怕影響孩子,雪兒為了滿足老乞丐每天都要的性愛,給老乞丐做了口交。 老乞丐自從體會了雪兒給他口交後,深深的愛上了口交的感覺,興趣來了,不管 是在哪裡,把老婆拖到他身邊,把雪兒的頭按在他胯下,雪兒無奈地把他醜陋的 東西掏出來,接著放入口中頭前前後後擺動起來。
 
  老乞丐興奮得「嗷嗷」直叫,雙手抱著雪兒的頭死命地抽動,二十五公分的 陽具撞擊著雪兒的喉嚨。終於在他暴力的捅戳下,突破了雪兒的喉嚨,進入了雪 兒的食道,每次的抽送都帶出黃色的胃液。在雪兒緊窄的喉嚨中,老乞丐終於把 他的精液全部射入雪兒的胃中。
 
                (待續)
 


                第二章
 
  現在老乞丐在這些日子裡開始學會了上網,其實他還是挺聰明的,儘管只是 小學水平,沒有用兩個月的時間基本都會了,這些天他開始會找一些AV片看, 甚至強迫雪兒和他一起看。在AV片的影響下他開始有了暴虐傾向,吃飯時,老 乞丐把雪兒按在桌子下面給他口交,還必須是深喉的那種,在看AV的時候也必 須給他口交,每次還讓雪兒全部吃下去。
 
  因為快生了,老乞丐在看A片的時候發現可以肛交,對雪兒說:「老婆,你 看看裡面可以肏屁眼,你的處女給了別人,我要你把屁眼給老公。」現在的雪兒 對老乞丐基本是拒絕不了:「老公,你要老婆就給你,可是你要輕點啊!」 
  老乞丐興奮的把雪兒翻過來讓她把屁股對著自己,吐了一點口水在屁眼上, 用他25公分的肉棒抵在了屁眼上,用力一抵:「啊……進去了,好緊啊!」雪 兒屁眼一陣疼痛,老乞丐可不管雪兒的感受,開始快速的肏了起來:「啊……真 是太舒服了!」
 
  雪兒在這種快速的肏幹中竟有了快感,屁眼裡面還分泌了腸液,這樣肏起來 更加順利了:「老公,肏屁眼也會高潮啊!好舒服……」雪兒忘情的叫了起來。 在雪兒的鼓勵下,老乞丐肏得更有勁了,終於老乞丐把他的精液全部發射到了雪 兒的眼中。
 
  從這天開始,老乞丐至少要在雪兒的屁眼裡發射兩次,吃飯口交三次,晚上 看A片至少還要在雪兒的口裡發射至少兩次。在這樣的日子裡,雪兒也變得性慾 高漲起來,開始口交完全只是為了滿足老乞丐的性慾,可是現在每次當那25公 分的大肉棒穿過喉嚨,帶給她一種充實的感覺,在食道的抽送中給了她一種莫名 的快感,肛門的突破讓她愛上了肉棒在肛門穿刺的感覺。
 
  雪兒的肛門還可以在穿刺中分泌腸液,經常在這種變態的性交中頭腦變得一 片空白,越來越享受這種變態的性交方式。吃飯的時候現在不用老乞丐提醒,雪 兒也會老實的鑽到桌子下面給他做口交服務,每次拉完屎她都會在衛生間給自己 清理屁股,好方便老乞丐給自己肛交。現在雪兒發現自己可能有被虐的傾向,不 是每個女人都可以接受肛交和深喉交的,可是自己就發現肛交的快感甚至超過了 性交。
 
  老乞丐現在的日子過得可以說和神仙沒有區別,剛剛吃完晚飯,享受了雪兒 深喉的侍候,在雪兒包裡面拿了五百元放口袋裡,哼著小曲去附近的公園遛達遛 達。現在已經7點多了,天也黑了下來,在經過一個假山時看見幾個18歲左右 的少年在那裡說話。
 
  「剛哥,你上次給的藥物太好用了,以前那個婊子我追求她,她還把我寫給 她的情書貼在黑板上,讓老師直接找了我媽媽,大罵我一頓。上次在你這裡買了 一點藥,給她吃了以後,現在對我說的話就是聖旨,剛哥再賣點給我吧!我昨天 看見她媽媽了,天啊!不是騙你,太他媽漂亮了,我一定要來個母女控,想想都 讓我雞巴硬得快爆炸了。」
 
  「行,拿一千元來,東西給你,還有一個條件是下次必須帶來給我肏肏。」 
  「沒問題的。」少年從口袋裡拿出一千元給了那叫剛哥的,還說:「現在我 可是不缺錢花,那婊子為了討好我去做了援交妹,還騙我是找家裡拿的錢,等我 玩厭了她們母女就讓她們幫我專門賺錢去。」
 
  剛哥把東西給他後,那個人快速的離開了,老乞丐一聽還有這麼好的東西, 儘管小雪現在對他是百依百順,但這麼漂亮的老婆始終是讓人放心不了啊!他連 忙走到剛哥面前,結結巴巴的對他說:「小兄弟,那種東西可以賣點給我嗎?」 
  叫剛哥的說:「可以是可以,你我不認識,價錢又是不同的,三千賣一份, 要就拿錢來。你這種老東西也不可能騙到什麼好貨色,我就當是做慈善事業可憐 可憐你。」
 
  「我沒有這麼多錢啊!」老乞丐連忙把身上的五百塊拿出來說:「我身上一 共就五百,要不我下次再給你好不好?」
 
  「不行,少一分錢都不要想拿。」
 
  老乞丐連忙說:「那你等我十分鐘,我回家拿好不好?」剛哥說:「好吧, 要去趕快的。」老乞丐像飛的一般向家裡跑去。
 
  雪兒正在打掃衛生,看見老乞丐回來說:「老公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老 乞丐沒有理她,飛快的跑到房間從包裡速度拿了二千五百元,飛一樣跑了出去, 找剛哥拿了東西又要了他的電話,便興沖沖地回家去了。
 
                (待續)
 



                第三章
 
  老乞丐找了個機會把藥給雪兒吃了,本來雪兒在心裡對老乞丐就有了愛意, 盡管大部份原因是因為有了他的孩子,還有在性生活上從他那裡得到了以前得不 得的滿足,現在因為吃了藥以後,老乞丐在她心裡的位置已經沒有人可以替代。 
  老乞丐不愛乾凈,雪兒為了改變老乞丐邋遢猥瑣的形象,每天用身體給老乞 丐洗澡,為了給老乞丐買衣服,盡管家裡面還有以前老公的,但是兩人的體型不 符,雪兒變賣了自己所有的首飾。現在可以說,雪兒已經把身體包括靈魂全部給 了他。
 
  可老乞丐心裡是怎麼想的呢?一直自卑的他以前在農村的時候就倍受欺凌, 心理有些扭曲,在他的世界裡雪兒就是他的財產,是他生兒育女的工具,老婆就 是用來侍候老公的。不知是不是老天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本來就不是在一個世 界的兩個人竟然結合在了一起。
 
  很快的,雪兒誕下了一個男孩,老乞丐破天荒的盡心盡力地照顧著雪兒兩母 子,可能兒子喚醒了老乞丐父親的天性吧!雪兒看在眼裡感動得雙目盈眶:「老 公,你給孩子取個名字吧!還有孩子要上戶口,要不孩子的戶口在城裡和我一起 吧!」
 
  老乞丐一聽,臉一下變了顏色:「不行,孩子是我王家的,上戶口必須回去 上,等孩子滿月我們就回老家。」雪兒現在對老乞丐的話已經不會抗拒,連忙答 應了。
 
  雪兒的父母親聽說生了孩子,趕快趕到了醫院,當看見老乞丐的時候隨口問 了一句:「這位老先生是……」老乞丐抬頭挺胸自豪的說:「我是她的老公,也 是孩子的爹。」
 
  雪兒的母親罵道:「憑你配得上我雪兒嗎?趕快離開這裡,要不我要叫保安 了。」
 
  「媽,他真的是我老公,而且孩子也確實是他的。有些事今後我會告訴你們 的,現在他對我很好,我也感覺很幸福。」
 
  「怎麼會這樣?你怎麼會看上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而且還是這麼猥瑣。」 
  雪兒說:「媽,有些事一下子和你們說不清楚。媽你看看你外孫,你看他多 可愛啊!」雪兒她媽急忙從雪兒懷裡抱過孩子看著小傢伙:「老頭子快來看,這 小傢伙多可愛。」雪兒他爸連忙過來逗弄著小傢伙,開心得不得了。
 
  一個月很快過去了,雪兒在這些日子給父母說了他和老乞丐的事情,在事實 面前,父母也只好接受現實。在知道雪兒的經濟狀況以後,母親還偷偷給了雪兒 五萬塊,可是後面發生的事情連她也沒有想到,到後面連她也在老乞丐的胯下承 歡,給他生了兩個女兒。
 
  雪兒和老乞丐準備明天就回老乞丐的老家,誰也想不到的是,這次去老乞丐 老家徹底改變了她一生,在那個封閉落後的山村,過了兩年多暗無天日的日子。 在經過了火車的長途跋涉,到了貴州的一個小縣城,再走了一天的山路、坐了兩 次船才到了老乞丐的村子。現在老乞丐可以說是衣錦還鄉,老乞丐找了他一個遠 房親戚住了下來,大方的給了人家一千元,把他親戚笑得口都合不攏,你要知道 在這裡一千相當一家一年的收入。
 
  其他村裡面的人聽說老乞丐發財了,還帶回來一個畫裡面一樣的老婆還給他 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都趕過來看老乞丐的老婆,當見到雪兒的那一刻起, 讓他們知道了什麼是仙女下凡。
 
  第二天老乞丐帶著老婆去了村長家,村長昨天就聽說老乞丐帶回來了一個仙 女,今天一見,那雙眼睛就沒有辦法從雪兒的身上移開。
 
  老乞丐結結巴巴的對村長說:「村長,幫忙給我娃上戶口要怎麼辦啊?」 
  「這個事情不好辦啊,你離開這些年,你的戶口都銷了。」
 
  這話要是說給你們聽那簡直就是一個笑話,可是在那種封閉落後的地方這就 不是笑話。村長就是他們那裡的土皇帝,他說銷了就是銷了。
 
  老乞丐急了,忙說:「有什麼辦法沒有?」
 
  村長把淫穢的目光從雪兒身上暫時移開,一本正經的道:「辦法是有的,我 開一個介紹信,你拿到鄉政府去找找人,送點禮,應該還是可以解決的。還有一 個事情忘記和你說了,你以前偷看我老婆洗澡,以前你跑了,現在你應該說說怎 麼解決這個問題,其實我要求也不高,賠償一萬就行了,要是沒有,你自己考慮 後果。」
 
  「村長,你當時不是打斷了我一條腿嗎,怎麼還不算完啊?」
 
  「放屁,一條腿就解決問題了?要是不給錢,你看著辦。」
 
  雪兒看老乞丐嚇得臉都白了,忙說:「村長,我們給錢,可是我們身上沒有 這麼多現金,明天我們去城裡取了給你。」
 
  「不行,你留下,王二山去取錢,什麼時候拿錢來了你才能回去,現在二山 子你可以滾了!」話說完給了老乞丐一腳。
 
  可憐的老乞丐本來找了一個漂亮的老婆,又有了兒子,想回家來顯擺顯擺, 沒有想到回家第二天就是這種結果。雪兒連忙抓住老乞丐說:「老公,帶我離開 這裡。」
 
  老乞丐回過頭看了村長,無奈的對雪兒說:「我去拿了錢,馬上帶你回去。 你把卡給我,我兩三天就回來了。」雪兒把卡給了老乞丐,老乞丐急急忙忙的走 了。
 
  村長看見老乞丐走了,連忙叫道:「老婆,趕快出來。」不一會從外面進來 一個胖女人,說:「孩子他爹,有什麼事?」
 
  「這個女人差我一萬,我現在有點事要辦,你把她帶去房間關起來,等我回 來再說。」話說完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可憐的老乞丐做夢也沒有想到,村長叫了兩個人在路上搶了他身上所有的錢 和卡,還打了他一個半死。
 
  村長處理完事情,心急火燎的趕回家,打開關雪兒的房間,把門關上:「美 人,我來了。」猴急的向雪兒撲去,雪兒抱著孩子急忙閃開。村長一個耳光惡狠 狠的打在雪兒臉上:「你要是不從了我,我把這個小雜種拿去餵狗!」
 
  雪兒一下子軟了下來,村長順勢把雪兒摟在懷裡,一雙手撫摸著雪兒碩大的 乳房,雪兒掙扎著:「不要啊,讓我把孩子放下吧!」村長讓雪兒把孩子放在了 床上,猴急的脫掉雪兒的衣服,一對雪白的乳房蹦了出來,村長忙把一張臭烘烘 的嘴巴含住雪兒的乳頭吸吮起來,一雙臭手撫摸著雪兒的下體。
 
  「天啊!太舒服了,城裡的女人就是不一樣,怎麼就讓二山給幹了。」村長 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下,肉棒急速膨脹。「忍不住了,太舒服了。」村長把雪兒推 倒在床,屁股朝他,把肉棒對準洞口,腰部一用力,肉棒全部肏了進去。
 
  「啊……太舒服了,現在就是讓我死我也滿足了。」話說完,開始快速的肏 幹起來。在村長的肏幹中,雪兒可恥地發現自己的陰道開始分泌大量愛液,在快 速的抽送中發出「咕咕」的水聲,雙臉變得陀紅,雙眼也變得迷離,不自覺的屁 股向後挺動,口裡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
 
  終於,在這樣強烈的刺激下,村長死命地挺了幾下,發射在雪兒的子宮中, 可他那粗大的肉棒卻沒有軟下來,龜頭還卡在子宮裡面。村長無力的趴在雪兒身 上,一隻手揉捏著雪兒的乳房,就這樣靜靜的趴了五分鐘,肉棒才軟了下來。 
  村長拔出濕漉漉的肉棒,把雪兒扳過來,對準她的櫻桃小嘴說:「幫忙舔乾 凈。」雪兒無奈地把村長的肉棒含進口中舔吸起來,不一會就清理得乾乾凈凈。 村長看著這麼漂亮的美女在自己胯下舔吸著肉棒,強烈的慾火一下子又升騰了起 來,肉棒一下子又變得雄赳赳起來,雙手抱著雪兒的頭開始在雪兒的口裡開始抽 送:「太他媽舒服了!」
 
  肉棒一下下頂著雪兒的喉嚨,終於在這種暴虐的抽送中插進了雪兒的喉嚨。 村長感覺肉棒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間,雪兒緊窄的喉嚨包裹住了抽送的龜頭,喉 嚨不自主的產生蠕動,強烈的刺激讓村長沒有堅持五分鐘就一洩如注,村長死命 地抱著雪兒的頭朝自己的胯下按下去,雪兒呼吸不了,掙扎著推開了村長,長長 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村長休息了兩分鐘,讓雪兒幫忙他舔乾凈肉棒滿意的離開了,把門又關了起 來。
 
  從這天起,雪兒做了村長的性奴。
 
                (待續)
 

***********************************   這章開始,口味會越來越重口,不喜歡的就不用看了,色文畢竟只是一種意 淫,千萬不要和現實聯繫在一起。同好者可以在裡面給我一些建議,畢竟集思廣 益。這幾天休息,更新比較快一點,明天開始就沒有這麼多時間了,要是有人支 持的話,盡量一個星期一更吧!
 *********************************** 
                第四章
 
  老乞丐拖著快散了架的身體回到了村子,在親戚家休息了兩天,現在他感覺 除了絕望就是絕望,所有的錢全部讓人搶了,自己美麗的妻子現在肯定被村長肏 了,現在的他又回到了過去一無所有的境地,他不甘心。老乞丐狠了下心,朝村 長家走去。
 
  剛來到村長家,就聽見裡面傳出女人驚天動地的叫床聲,只見自己美麗的老 婆正忘情地騎在村長的身上,上下套動著村長的肉棒,雙眼迷離,雙臉佗紅,雪 白的屁股忘情地扭動:「啊……我還要,我要肉棒棒……」同時屁股拼命地上下 起伏,村長被雪兒瘋狂的套動爽得嗷嗷直叫:「啊……不行了,這娘們太會弄, 早知道就不要用那個給母豬發情的獸藥了。」
 
  緊接著村長的屁股死命地向上挺動,把億萬的精華射進雪兒的子宮,可是雪 兒並沒有滿足,把濕漉漉的肉棒拉出來,雙手急切的捧著村長的肉棒,緊接著把 濕漉漉的肉棒含進口中忘情地吸吮。老乞丐看到這裡已經到了暴走的邊緣,衝上 去把村長推翻在地,雪兒去拼命地追逐著村長的肉棒:「我要肉棒棒,我要肉棒 棒……」
 
  村長站了起來,一把推開雪兒,對老乞丐拳打腳踢起來:「叫你推我,叫你 推我……」老乞丐被打得在地上翻滾。
 
  村長罵道:「不就是幹了你老婆嘛,你他媽想找死啊?」老乞丐不知道從哪 來的勇氣,抱著村長的大腿哀求道:「村長,把我老婆還給我好嗎?我給你做牛 做馬都可以……」
 
  「錢拿了嗎?把錢拿來,帶你老婆回去。」
 
  「村長,我的錢被人搶了,你先讓我帶回去,我想辦法盡快把錢給你。」 
  村長一腳踢開老乞丐:「滾!什麼時候拿錢來了再說。還有,你老婆在我這 裡一個月要付三百塊生活費。」老乞丐急了,苦苦哀求著。
 
  雪兒這時爬了過來抱著村長的大腿,雙眼迷離的說:「我要肉棒棒,我要肉 棒棒……」嘴巴同時朝村長的肉棒追逐過去。看來村長給雪兒吃的獸用春藥相當 厲害,村長已經發洩四次了,還是沒有滿足雪兒的慾望,可村長實在是不行了。 
  村長推開雪兒,對老乞丐說:「你自己看看,是你老婆要求我幹她的,現在 我要讓我家的大黑幹你淫賤的老婆。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去院子裡把我家大黑 牽來肏你老婆,我就答應讓你今後在我家給我幹活,表現好還可以讓你幹幹你老 婆,順便照顧你那個小雜種,要是不答應,我就弄死你的小雜種,打斷你雙腿, 你應該知道在這裡我就是弄死你也沒有任何事情。」
 
  老乞丐是真的怕了,本來膽子就小的他連忙說:「我去,我去。」急忙連滾 帶爬的走了出去。村長又拿了一瓶藥出來,老乞丐這時把大黑牽了進來,村長把 一塊肉放了點藥,餵給大黑吃了,不一會,大黑狂燥了起來,雪兒還在那裡喃喃 的叫著:「我要肉棒棒……」
 
  「去,把大黑牽過去讓你老婆給牠肏。」
 
  老乞丐得得瑟瑟的把大黑牽到雪兒身邊,大黑在春藥的作用下,肉棒已經從 包皮裡面露了出來,紅紅的龜頭還滴著分泌物。雪兒已經徹徹底底迷失,看見一 根紅紅的大肉棒,急切的把嘴巴湊過去,一口就把大黑的肉棒含進了口中,以狂 暴的方式吸吮著散發熱氣的狗鞭,「好吃,我還要……」雪兒還把狗鞭死命地往 口中納入。
 
  村長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下,肉棒在急速的膨脹,走過去把雪兒從狗腹下拉出 來,把肉棒一下子就肏進雪兒的口中,雙手抱著雪兒的頭,把雪兒的口當作陰道 一樣肏了起來,同時對老乞丐說:「趕快把大黑的屌放進你老婆的臭屄裡面。」 
  老乞丐用雙手把大黑扶到雪兒的後背,大黑正狂燥的挺動著屁股,老乞丐扶 著狗屌對準了雪兒濕漉漉的陰道,手一鬆,肉棒就全部滑了進去。大黑感覺到肉 棒進入了一個溫暖的肉洞,馬上快速的抽動起來。
 
  「啊……好舒服啊!肉棒棒肏得老婆真舒服……老公用力,啊……高潮了! 啊……頂到花心了……」雪兒在大黑強烈的肏幹中退出口裡的肉棒,忘情地叫浪 著,迎接她的就是村長的肉棒又無情地幹進她的喉嚨,雪兒卻用雙手抱緊了他的 屁股,讓肉棒能更深的插進自己的喉嚨。
 
  一種被征服的感覺讓雪兒又一次來了高潮:「要死了,升天了,肉棒棒肏得 雪兒好舒服!啊……我還要,雪兒願意一輩子讓肉棒棒肏……」大黑也到了發射 邊緣,狗鞭根部的肉球徹底膨脹,全部肏進了雪兒的肉洞,卡住了雪兒的陰道。 
  大黑從雪兒身上爬了下來,變成了屁股對屁股的姿式,一股股熱熱的狗精在 雪兒的子宮中肆無忌憚地發射,滾燙的狗精撞擊著雪兒的子宮,雪兒被滾燙的熱 精燙得渾身抽搐。口中粗大的肉棒在喉管中的抽插讓她頭腦一片空白,高潮一波 又一波的襲擊著雪兒。
 
  老乞丐也在這種強烈的人獸變態交中被刺激得肉棒簡直快要爆炸,用雙手快 速的套動肉棒,接著,一股熱精像機關槍一樣發射在雪兒的後背。村長也在雪兒 的喉管中發射了今天的第五次熱精,讓他快虛脫了,雙腿無力。
 
  狗射精是要很長時間的,雪兒還和大黑連在一起,陰道還夾著狗鞭收縮著, 好像要榨乾大黑所有的熱精。在經過了半個小時的勾尾,大黑的肉球終於軟了下 來,只聽見「啵」的一聲退出了雪兒的陰道,雪兒也在連續的高潮中無力的暈了 過去。
 
  「老東西,過來把你老婆裡面的狗精吸出來,我可不想幹有狗精的臭屄。今 後這就是你的工作,如果表現好的話,會先讓你狗老哥肏你老婆然後再到你肏, 讓你們兩兄弟的精液不分彼此。呵呵,還必須是你的狗兄弟先肏。」
 
  老乞丐無奈地把嘴巴湊上雪兒的陰戶,把狗精全部吸進口中。
 
  「好了,現在把你老婆抱去那房間,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准肏你老婆,明天開 始給我幹農活。你看我對你多好,給你一家有吃有住,還要費力幹你老婆,你要 報答我知道嗎?呵呵,好好收拾一下,我去村裡有點事辦,昨天村裡有很多老光 棍找我說要幹幹你老婆,傾家蕩產都願意,看來要好好商量商量,呵呵。晚上我 回來,把你老婆送去我房間暖被窩。你以前不是喜歡我老婆嗎?等下我讓她從今 天起陪你睡覺,那個黃臉婆現在讓我提不起一點興趣,給你了,開心吧?」說完 後,村長滿臉笑容的揚長而去。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tgod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忘记时间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