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媚骨淫妻】(04)作者:mypzyk
字数:7389


            (四)酣暢的交歡(上)
  等我偷偷地把車停在一個前所未有的角落,然後小心翼翼地來到自家所住的那層樓時,時間已經是絕對的上午了,文慧應該不在家,而葉哥更沒有必要在家裏呆著。站在葉哥家門口,我取出他郵遞給我的鑰匙,打開了他的房子。

  屋內應該的確沒人,我沒有脫下鞋子,而是拿出賓館房間的手紙擦了擦鞋底,然後進屋。大步流星地直接走向臥室,那裏肯定是案件發生地。

  葉哥的臥室內,被子已經被疊好了,就是不知是葉哥的活還是文慧做的了。我朝四周看了看,眼睛立刻定格在垃圾桶上面了。

  垃圾桶裏套著黑色的袋子,在色差作用下,那一堆白色的手紙自然是無比明顯。我捏出其中一張瞅了瞅,包括它在內,所有的手紙都是用過的,明顯都擦拭過精液。

  頓時,一種強烈的激動湧上我的心頭。

  很顯然,文慧肯定是已經被葉哥內射過了,不然不會是手紙而應該是避孕套才對。然後,看桶裏手紙的這個數量,內射也好,顏射也好什麽也好,差不多得有個三四發了。

  盯著眼前裝滿手紙的垃圾桶,再看看旁邊已經收拾整齊的床,我頓時嘿嘿笑了起來,心中更是非常激動。

  看來,文慧昨天晚上真的是和葉哥酣暢淋漓地做了一次,也不知道他們究竟都用了什麽體位,但想必文慧對葉哥的雞巴肯定非常滿意吧,至少,葉哥可是親自給我發信息說,他對文慧非常滿意呢

   這是第一天,接下來還有六天呢,如果文慧每天晚上都要被葉哥操幹這麽多次,而且都有內射的話,那起碼也得是七次。

  我親愛的老婆啊,當你的淫穴被葉哥雞巴深深地插入到底,肆意侵犯,然後被精液毫不客氣地灌滿時,你是怎麽呻吟的?

    我朝周圍瞅了瞅,沒再發現什麽特殊的東西,對葉哥家翻箱倒櫃畢竟不太好,我現在是回到了自己屋裏。當然,在進了家後,我也對環境好好勘察了一番,結論就是沒什麽值得註意的。

  但其他的行動自然也有,針孔攝像機不止只有已安放的那兩個而已,這一回,我又取出了一個來到葉哥的臥室裏,然後,在他的床頭頂部安放了一個。
  哈哈,我是天才!

    搜索到現在這程度也就這樣了,然後我就去健身房慢跑去了,等到中午的時候才給文慧掛去一個電話。

  「親愛的,你這是在吃火鍋呢還是吃法國大餐呢?」

  「上海的小滋小味,我點了三粒紅燒肉和一個獅子頭,怎麽樣,饞不饞?」
  「紅燒肉,你這是還嫌自己身上肉不夠多嗎?」

  如此說著,我倒也覺得,如果是嬌妻的乳房和屁股肉更多一些,那當然是多多益善了。

  「哪有啊,就三粒而已。對了,老公,現在很閑?」

  「嗯,這會兒沒什麽事,我正在走廊散步呢。對了,慧慧,昨晚睡得好嗎?」

  「很好啊,睡得可香了。呵呵,你不在,我就睡得格外香」

  「嗯,可不是麽,一個人獨占一張大床,使勁兒在床上滾哈。」

  「呵呵哪有哪有,我睡覺當然老實得很了」

  三言兩語後便結束通話,顯然文慧現在還在外面,但我不合適這就立刻給葉哥打電話,因為他現在說不定就在文慧身邊的。

  所以,我還是又給他發了條信息過去。

  【文慧和你吃飯呢?】

    一會兒之後,葉哥的消息過來了。

  【你想多了,我沒和她在一起。】

  我嘿嘿笑了笑,又發過去一條。

  【你知道她和誰出去了?】

    一會兒,葉哥回復。

  【今早告我和閨蜜。】

  下午到底還是去了一趟公司,考慮到文慧現在畢竟只是個年輕至極的家庭婦女,應該不會對我的公司感興趣,所以我也沒必要躲成那樣。到了公司後,我自然得處理許許多多的公務,直到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才從寫字樓裏走出來。
  看了下手表,現在應該不是和文慧通話的合適時間,但又不能太晚了,太晚了她就該和葉哥滾床單去了,想了想,我還是先去上一次的咖啡館待會兒吧。
  「先生,您的咖啡。」

  又是同一個服務員,那個身材嬌小、眼睛大大、粗眉毛的美少女,我恍惚了一下,這女孩似乎和近幾年新出的一個叫佳苗的女優很像呢。

  忍不住,我開口調戲道。

  「小妹,有益達嗎?」

  結果,這女孩先是有些驚愕地眨了眨眼,然後俏皮地笑了。

  「有炫邁,要嗎?」

  「…………還真有?」

  「有,要嗎?」

  「也成…………」

  所以,我就一邊嚼著炫邁一邊喝起了咖啡,感覺好傻的樣子。

  聽著咖啡館裏的音樂,一直到下午五點鐘的時候,看了好一會兒電子書的我才撥通了文慧的電話。

  「餵,老公,現在不忙了?」

  「嗯,正休息呢,慧慧,回家了嗎?」

  「沒呢,我今晚差不多……差不多七點到家吧,呵呵,你晚飯吃什麽?」
  我想了想,嗯,自己應該正出差呢。

  「別提了,會場安排的夥食難吃得要命,親愛的,回家後你可得給我做頓美味才行哦。」

  「沒問題喲,說吧,想吃什麽,我現在就給你準備上」

  「我去,那都得餿了吧?」

  「可不是麽,正好多上上廁所,清清你肚子裏那對壞水兒。呵呵索虙,我掛了啊。」

  「誒,好嘞。」

  掛了電話後,看看表,這也真是該吃晚飯的時候了。

  不過再過幾小時,文慧就又要和葉哥滾床單了,而我這一次肯定得去偷窺,想到此處,真是沒什麽胃口。等到好不容易把食物咽下肚後,忍著嘔吐的沖動喝下幾大口水,我開車準備返回家裏。

  時間,六點半。

  在一個隱蔽的位置停好車,進入電梯,上樓,然後我當然是進了葉哥的房子。

  雖然是復試公寓,但葉哥和文慧的戰場就是一樓的那間主臥,走進屋裏後,我左瞅右瞅,最後把目標鎖定在臥床側面靠墻的大衣櫃上。

  默默地等待中,我先給葉哥發去一條消息。

  【我就在衣櫃裏,好好表演吧。】

  過不多時,葉哥的回信也到了。

  【準備擼一晚上吧。】

  靜靜地靠著玄關閉目養神,當我終於聽到走廊裏傳來文慧高跟鞋那熟悉的腳步聲時,我躡手躡腳地趕緊跑進臥室,然後進入衣櫃,然後關上櫃門,只留下一道縫隙。

  片刻之後,開門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而葉哥和文慧說笑的聲音更是傳到了我的耳朵裏。

  「往哪兒摸呢?」

  嬌笑的文慧應該正在脫鞋,然後很快的,臥室的門就被打開了。

  今天的文慧穿著一條黑色的連衣裙,蓬松的裙擺沒過大腿位於膝蓋上方,胸前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勉強可見乳溝。她光著腳走到床前,然後舒服地躺了下來。

  我就在衣櫃裏,距離床邊只有半米的距離,距離文慧,也就是一米多遠罷了。在如此咫尺的空間內,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嬌妻身上的一切細節。

  黑色秀發經過明顯的打理,美麗嫵媚的面龐上帶著疲憊後瞬間放松時特有的表情,平躺在床上,飽滿的胸部正好是一個凸起的山丘,高聳但尚未入雲,卻自然更有一番小風景。黑裙在腰部收束,然後在下方是蓬蓬裙,小腿白皙動人,美足上塗抹著性感的紅色亮甲,當真是誘人無比。

  緊接著,葉哥就走進屋了,他還是衣冠整齊,他坐到床頭,一邊脫去褲子,一邊回首對文慧說道。

  「文慧,怎麽一進屋就躺下了?」

  床上,我的嬌妻慵懶地伸展了一下四肢,當葉哥把襯衫脫去的時候,她順手在葉哥的後背上摸了一把。

  「休息一下,葉哥,我躺會兒。」

  看來,兩人都知道進屋後第一件事是幹什麽,所以文慧才先說一句躺會。
  呼,這還真有點約炮的感覺呢。

  除去衣服的葉哥露出健美的身材,雖然不是肌肉大漢,但明顯能看到臂膀和腿上結實的肉塊,此時此刻,內褲自然是支起了帳篷,高高地頂著內褲,他貌似漫不經心地掃了眼我呆的衣櫃,然後對文慧說道。

  「累了的話,我給你按摩一下?」

  說著,他的手已經摸上了文慧的胸部,沒有直接伸進領口中,隔著夏裙單薄的衣料,他輕柔地摸著文慧那兩顆豐滿的肉彈。

  只是幾下,文慧便立刻嬌哼了幾聲。

  「這就是你的按摩?」

  纖細的小腿搭上葉哥的身子,雪白的腳掌順著他的胸膛一路滑到內褲上,文慧用她的美足踩住葉哥的肉棒,輕輕往下按去。

  「那這就是……我的按摩了?」

  就在這近在咫尺的位置,我美麗的妻子躺在床上,伸出那條美腿,將塗抹著紅色亮甲的美足踩到葉哥內褲的帳篷上輕輕踏著。而葉哥已經把手伸到文慧的領口內,突破胸罩的保護,抓揉地享受起文慧乳房的手感來。

  衣櫃內,我一邊興奮地套弄著雞巴,一邊看著嬌妻在眼前一米遠的位置出軌。衣櫃外,沒有葉哥要求,文慧就自己用腳趾掀開了他的內褲,然後,直接用那柔軟的腳掌輕柔地踩著葉哥的肉棒。

  她媚媚地看著葉哥,嘴裏發出喘息,一只手摸著他結實的胸膛,一只手伸進衣領內和葉哥一起揉奶子。

  「弟妹,你真的好美,而且你知道嗎,現在的你,看上去真的是,好、好妖艷呢。」

  當文慧的一只手還在摸著他的胸膛時,葉哥閑著的另一只手順著她的小腿摸著,然後掀起了文慧的短裙,一直掀到了腰部。在他面前,在我面前,將文慧穿著的一條藍色的三角蕾絲內褲露出來了。

  「誰讓我,回來的路上就又開始不對勁了呢葉哥……濕了,摸摸……」
  文慧裙子向下拉,把豐滿誘人的乳房露了出來,雪一般白皙,被藍色的蕾絲胸罩托著,顫巍巍得白得花眼。但沒幾下子,胸罩就被葉哥的大手脫去了,那兩顆豐滿的乳房頓時被他完全掌握了起來。而葉哥另一只手也摸上了文慧的內褲,在她的襠部輕輕揉了起來。

  文慧的腳掌在葉哥的雞巴上輕輕踩著,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硬挺的棒身被她白嫩的腳掌踩平,嬌妻紅嫩的指甲蓋時不時會頂一下葉哥的肉楞,而圓潤的腳趾更是不斷點在他的龜頭上。

  沒讓我失望,在葉哥的玩弄下,她很快就將自己的雙腿完全分了開來,右腿幾乎都要碰到衣櫃了。

  「葉哥,我真的……很好奇……」

  那兩顆球一般的乳房被葉哥不斷握在手裏揉著,那飽滿的淫穴也在被葉哥的手指撫摸著,從我的方向看去,嬌妻那伸向衣櫃的美足正十分興奮地舒展著腳趾,我只需要一伸手就能碰到。而她則杏眼迷離地掀開內褲的襠部,好讓葉哥可以更仔細地撫慰自己。

  「你的肉棒……為什麽……總是那麽厲害……又硬……有大……又燙……」
  「好寶貝,讓我嘗嘗你的大奶子吧,來,把胸挺一下。」

  葉哥低下頭來,不斷舔著嬌妻勃起的乳頭,並直接把整個臉貼了上去。文慧輕哼著把腿分得更開了,拉著葉哥的手不斷在她的陰唇撫摸著。她不斷呻吟著挺動胸部和下體,而葉哥更幹脆就把手指插進她的淫穴裏,開始抽送了起來。
  左腳沒法繼續踩壓葉哥的肉棒了,她轉而把那東西握在手裏套弄起來,嬌妻的手掌完全握住葉哥的雞巴卻還無法完全覆蓋,她緩慢地擼動著給葉哥打著手槍,她的淫穴被葉哥不斷抽送著,內褲被脫下了一條腿,掛在左腳上晃蕩不已,胸罩更是早早就被扔到了地板上。

  我年輕的的少嬌妻被身強體健的男子摟在懷裏,乳房被肆意揉捏,淫穴被任意挑弄,她呻吟著昂起腦袋,裙子完全堆積在腰部,豐滿的屁股和乳房都在被玩弄著。

  「啊……啊……好舒服……小穴好爽吶……插我快插我葉哥……我想要你……把你的……把你的那個插進來吧」

  衣櫃內,我在快速地套弄著自己的雞巴。就在眼前,我心愛的妻子正被另一個男人肆意玩弄她發情的媚肉之軀。

  在葉哥熟練的動作下,淫蕩的水聲不斷從下體響起,大量粘稠的淫液被葉哥的手指攪了出來。葉哥正一邊揉著她的奶子一邊舔著乳頭,同時又用手撩撥著淫穴,聽到文慧的呻吟,他把手指從淫穴裏抽了出來,在文慧的乳房上摸了一下,然後說道。

  「好慧慧,操你之前,先給我潤滑一下唄。」

  潤滑一下?

    就在我理解了這句話的意思時,文慧也言傳身教地告訴我了。

  她用69式向葉哥撅起屁股,低頭含住他的雞巴開始吞吐了起來,而葉哥也捧住嬌妻豐滿的肥臀,不斷開始舔著她的淫穴。葉哥的雞巴著實不小,文慧只能把一半吞到口裏,烏魯烏魯地,滋滋作響地吸允著。從我這裏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嬌妻幾乎可是說是很享受被葉哥舔屄的滋味,而她吞吐葉哥雞巴的媚態更是讓我大喘著套弄。

  吞吐著肉棒的嬌妻完全沒有說話的余地,只能不斷發出各種誘人至極的呻吟聲。葉哥的手不斷揉著她豐滿的肥臀,毫不客氣地在她的大腿和小腹上來回撫摸著,肆意享受著我的妻子下身每一處肌膚的誘人之處。享受嬌妻豐臀的彈性,享受嬌妻大腿的豐滿,享受嬌妻美鮑的多汁,甚至也在享受嬌妻口活的濕潤。
  「啊葉哥快操我……快使勁來操我吧……我想要你……我想要你好好
地操我……」

  「寶貝……寶貝快給我含……哦……先讓我射一炮再說……哦哦……對對……快射了……你快點……你在快點!」

  一聽只要葉哥射一次就會操自己,文慧不斷高速聳動著腦袋來吞吐著葉哥的肉棒。很快,當葉哥忽的一挺腰時,文慧立刻把他的肉棒吐了出來。

  緊接著,自己彈跳起來的肉棒噗哧噗哧地射出了兩道濃稠的白漿,第一股射到了避之不及的文慧粉嫩的俏臉上,第二股射到了她擡起遮面的手背上。

  「你、葉哥……啊葉哥快操我……」

  似乎剛要為自己被精液弄臟身體而責怪,但葉哥靈活的舌頭舔得嬌妻渾身嬌顫不已,自然就把話都憋了回去。

  葉哥呵呵笑了笑,拍了拍文慧的屁股,向我呆的衣櫃方向眨了眨眼,然後又朝著文慧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你先手淫一下給我看看吧,你葉哥我才剛射過,得稍微刺激一下。」
  說完,他還朝我這裏又眨了眨眼。

  「嗯」

  文慧趴在床上,回首,撅著嘴,很不高興地瞅了葉哥一眼,卻是說道。
  「快……快來吧……我知道你根本沒軟……趕緊來……趕緊快來操我……」
  躲在衣櫃裏,我差點為文慧的這句話把精液射出來,一邊撅著自己水光瑩瑩的大屁股,一邊撅著嘴讓人來操自己,當欲火來臨時,精蟲上腦的當真不止男人啊!

   「我真的要操了?」

  葉哥又朝衣櫃的方向眨了眨眼,我更是眨了眨眼,雖然他肯定看不見。
  衣櫃外,就在我面前一米多遠的咫尺距離,葉哥刻意讓嬌妻擺出一個能讓我看到淫穴的角度。他黝黑善良的肉棒並沒有戴著套子,龜頭在嬌妻的陰唇上輕輕蹭著,然後,緩緩地,將龜頭插入嬌妻的陰道內。

  「嗯」

  被插入了,被葉哥真刀實槍插入淫穴的嬌妻頓時發出一道響亮的呻吟。
  在我偷偷的註視下,葉哥的雞巴慢慢地把文慧的淫穴撐開,兩片粉色的陰唇向兩邊打開,一股股透明汁液流出,隨著葉哥的雞巴越來越深入,陰唇分得更開,淫液流淌得也更多了。

  「呼……弟妹,你這小屄……真是不一般啊,裏面又濕又緊,真讓我爽死了!」

  用手抱著嬌妻豐滿的肉臀,葉哥的兩顆大拇指將她的陰唇向兩邊扒開,連帶著緊湊的肛門都有些變形。當他把自己碩大的雞巴完全插到我妻子的淫穴裏後,他的手輕輕在嬌妻的大屁股上不斷摸著,典型是在享受嬌妻豐臀的觸感。

  被插入了,文慧的淫穴被葉哥沒有戴套地插入了,法律上,屬於我的妻子身上最寶貴的一處秘境,此刻已經被另一個優秀男人的生殖器,用最原始也是最徹底的方式侵犯了。

  葉哥,不用客氣,請你隨意侵犯我嬌妻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並永遠留下你的痕跡。

  化身種馬的葉哥開始在趴伏著的嬌妻身上緩慢抽送起自己男性的象征,把它不斷全身沒入嬌妻濕潤的洞口內,看得出來,他很享受這一過程,每一次插入都緩慢得讓我足以擼動到射精,每一次拔出都夠文慧全身不停地顫抖。

  不是簡單的泄欲,他的雞巴在仔細品嘗嬌妻肉穴的美妙滋味,更是在讓嬌妻深切地記住,被丈夫外第一個男人插入時,那種奇異又刺激的快感是多麽的讓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慧慧,小寶貝……」

  葉哥緩慢地抽送著肉棒,並不斷在嬌妻的耳旁低語著。

  「比起你丈夫,和我做愛的滋味怎麽樣?」

  在他的身下,嬌妻正不斷為全身的快感顫抖著,葉哥的雞巴不斷在她的淫穴裏緩慢抽送,這種柔和卻深入的刺激讓她不斷發出低沈的呻吟。

  在聽了葉哥的問題後,她開口時的聲音不斷拖著銷魂的長吟。

  「舒服…………你的那個……好大……比我丈夫的要大……嗯……全都被撐滿了……小穴的……最裏面都被……插到了……嗯……你再用力些……我還想要……」

  葉哥的動作稍微快了些,黝黑粗硬的雞巴在嬌妻的淫穴裏噗哧噗哧地抽送著,嬌妻俯著身子,那對豐滿的乳球不斷隨著身體的聳動搖擺著。

  「我的……那個什麽?」

  葉哥就像一個惡魔,當他不斷侵犯著嬌妻時,我清楚地看到一股股發光的粘液在他雞巴上閃閃發亮。

  「你的……雞巴……請你……把你的……雞巴……插得……插到我……插到最裏面……我……啊……啊……需要你、的、大雞巴……啊啊……已經……頂到最裏面……我的、你的……操我……我要……我好想要……」

  葉哥的雞巴不緊不慢地按照節湊操幹著嬌妻的淫穴,劈劈啪啪的響聲簡直可以用來合成音樂。

  聽著嬌妻斷斷續續的對話,我隨時隨地都能射出來。

  「慧慧,我很想知道,你丈夫知道你這麽騷嗎?」

  葉哥的雞巴噗哧噗哧地在文慧的肉屄裏不斷操幹,粗黑的肉棒裏像是有根肉筋,快速地在被撐開的兩片陰唇間插進抽出,卵蛋更是不停在下方甩動著。
  「呃……不、嗯嗯……不知道……嗯哼……別、別和他說……啊……我老公……會、會不……不要我的……哦哦……我要……嗯哼……葉哥……我要、要大雞巴……嗯哼……操深一些……啊啊……再深一些……」

  此時,文慧被被葉哥雞巴從淫穴中擠出的液體已經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而我則躲在衣櫃裏,聽著嬌妻羞澀卻又不斷求歡的呻吟,只顧不斷擼動著自己的雞巴。

  由於天氣本來就比較熱,屋內的兩人身上都已經布滿了香汗,葉哥在文慧淫穴裏出入不已的肉棒上更是油光水滑。

  「來,屁股撅得再高一些,這樣可以插得更深。」

  拍打著嬌妻的翹臀,葉哥身子站了起來,雞巴卻依舊進退有序地品嘗著嬌妻的穴肉。他讓文慧的腦袋深深頂在床單上,屁股盡可能高挺,雙腿盡量收緊,讓她的胸部和大腿盡可能靠近。在這種狀態下,正被操幹得蕩漾不已的文慧幾乎是完全配合地完成了,讓她的豐臀幾乎九十度角地高高翹起。

  「哦……太緊了……嗯……這姿勢就是不一樣……又是濕又緊……爽死了」

  叉開腿,葉哥直接就是持著雞巴朝文慧的屁股上坐下去了,坐下去,那雞巴一次次深深地搗著她的淫穴。雞巴飛速的進出著她的身體,葉哥同時還不斷用語言刺激著文慧,這樣的刺激對文慧實在是相當大,她奮力的扭著雪白的身體,全身不斷顫抖著,那兩顆飽滿的乳房更是不停亂甩。

  如此激烈的抽插下,文慧沒幾下子就立刻高潮了,雪白的身體激烈的抽搐著,一陣陣淫液猛地從淫穴中噴了出來。

  受到劇烈的刺激,葉哥也是猛地朝文慧肥碩的屁股上一坐,雞巴完全沒入,一聲悶哼,全身一抖。

  「射、射進去了!」

  兩人同時高潮了!

    就在我眼前一米多遠的位置上,在文慧的陰唇外翻的淫穴裏,葉哥的大雞巴在裏面一下下抖動,從幾乎垂直的角度,白濁濃稠的精液全灌到了文慧的淫穴裏。而文慧的高潮卻又不同凡響,一次次噴出的愛液又把精液從兩人結合的縫隙中擠出。一股股淫液和精液混合著,不斷從兩人交合的位置流出。

  一個人躲在衣櫃裏,全身一抖,我也忍不住把一管精液射了出來。

[ 本帖最后由 wj522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3 版主排版,金币减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