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沉沦的妈妈】(1-3)作者:Hey

沉沦的妈妈

 

 字数:5505
 

  出场人物:王玉娟,中央财经老师,教经济学金希,王玉娟的领导,50岁 ,偏瘦。朱酒,王玉娟老公小风的领导。张某某,邻居老头。
 本人xx,学生。
    我的妈妈叫王玉娟,在中央财经大学教经济学,像传统的大学老师一样,一年到头的工作
 就是顺着课程表走,加之她性格保守,在家也就读读书,看看韩剧,工作生活安 稳没压力。不过虽然生活安稳,老妈身材却没有发福的迹象,165的高挑身材 ,36C的胸还是傲立不垂,虽然不算惊艳,长期教书生涯养就的温婉熟女气质 ,也使得一些老不修们暗咽口水……
 
  一次偶然的机会,邻居张叔因为一点小事来我家,却撞见了刚洗完澡的老妈 ,当时老妈围着一块浴巾,露出半个酥胸,顿时把张叔惊艳的说话支支吾吾,不 一会一旁的我隐约看到了,张叔不停偷瞄老妈的胸部,暗咽口水。后来几天他又 趁老爸出门来找老妈聊天,虽然因为我在家未能成行,却令我怀疑老妈的故意暴 露,又揣测着老张的不良心思,隐隐兴奋不已,仿佛看到了老妈的奶子在张叔的 淫爪抓住,辗转呻吟的样子。
 
  当然,我也明白,以老妈的保守性格,假如没有意外,我只能不停地意淫下 去,但是我的一次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为老妈引来了几个淫魔,从此老妈酥胸 彻底沦为了他们的玩物……
 
*********************************** 
                第一章
 
  偶然之邻居老张看过妈妈和邻居老张两次超色的经历之后,我总是念念不忘 ,在心里把幻想老张趁我和爸爸不在,强迫老妈成功,每每想到端庄贤淑的老妈 被张叔粗暴的抓住乳房,肆意上下其手,粗野的插入,每次都在这样的幻想里痛 快的射出来。却没奢望过能够梦想成真。
 
  这天我下楼去买点东西,走到门口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下意识没有开门, 眼睛凑到猫眼上往外看,只见是张叔从外面回来了。没有急着开门,反而往我家 门口张望着,还试着推了下我家门,这个老色鬼又在打什么注意呢?
 
  或许是长久压抑的感觉在作祟,一刹那我忽然有了个暴露老妈的计划,于是 我推开门,顺势锁紧门栓,这样门就不会自己锁上了,掏出手机,装作和老爸打 电话的样子。
 
  「啊,爸,你晚上不回来了,那不等你了啊。」我一边说着一边看张叔已经 在装模做样的开门了,看着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哦,我知道了,我会跟妈妈说一声的,我要去同学家呢,看来妈妈要自己 在家了……」
 
  我编着瞎话观察着老张,发现听到妈妈自己在家时,他的开门的手明显抖了 一下,就这一下,隐藏的邪恶意味差点让我瞬间硬起来。
 
  挂掉电话,我装作匆忙下楼了,其实没有走远,就在楼下听着风声,知道爸 爸今晚有应酬,估计要晚回,我隐隐盼着会发生点什么,张叔色心是大大的,色 胆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可我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楼上有什么动作,鬼鬼祟祟的样子反而让其他上楼的 邻居莫名其妙,搞得我一阵紧张,这个老张真心扶不起啊……
 
  半个小时后,大概七点半的样子,终于听到了开门声,我偷偷看了一样,没 错,老张鬼鬼祟祟的,左看右看,听到没什么声响后,对着我家门举起又放下, 似乎犹豫不决的,这时他发现门一下开了,因为我故意没关好,反而把他吓了一 跳。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走了进去。
 
  又等了一会,发现张叔没有出来的意思,我受不了下半生的鼓动,蹑手蹑脚 的把耳朵凑在门上,悄悄听着……
 
  今天的洗澡水有点热了,冲的妈妈感觉有点燥燥的,儿子和老公都不在家, 她也放纵了点。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力道不由自主加大了些,向乳房和小穴摸 去,不禁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结婚这么多年,作为一个老师,为人师表妈妈做的很成功,学生评价很不错 ,生活也相夫教子,低调平实,想到这里她摸着自己的乳房,轻轻揉着,36C 的乳房,尽管乳晕黑了不少,却没有多少下垂的迹象,尽管用文胸束着,还是能 感觉出很有料。想着今天上课时那个帅气的男生看她的眼神,她隐隐有点羞涩, 又有些骄傲,毕竟这个岁数还能吸引年纪轻轻的半大小子,怎么能不开心? 
  虽然这是想想,她的手却感觉到小穴里有黏黏的液体流出来,手上更用力的 揉着阴核,「哦……」仿佛找到了放松的渠道,妈妈的声音渐渐大了些。
 
  这时妈妈眼睛余光闪过门口,看到一个黑影在门口闪动了一下,顿时有些慌 乱,毕竟刚才的放纵还是隐隐感觉有点难堪。
 
  「谁,小风么?」门口没有回答,妈妈更慌乱了,草草擦了下身子,浴室只 拿了吊带衫和短睡裤,匆匆穿上就出来了。
 
  一出门就看到,老张在门口,正要走,妈妈吃了一吓,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老张也很尴尬的讪笑着说:「我家的电压有点问题,要来问问你们,赶上你不 方便呢,不好意思!」妈妈明显感觉他说话时悄悄咽了口吐沫。
 
  这时的妈妈,头发明显没擦干,蓬松的乱垂着,黄色的吊带衫有点,里面的 宽松棉质胸罩根本罩不住胸前的风景,因为匆忙没戴好,小半个白皙的乳房都鼓 在外面,小腹的肉也没有突出的样子,不肥不瘦,有种让人摸一把的冲动。下身 的小睡裤就更糗大了,可能没来得及穿内裤,睡裤紧贴着皮肤,轻夹在两腿交合 处,胯部明显能感觉鼓鼓的,隐约能看到阴户的弧线陷下去,修长的腿,刚出浴 显得吹弹可破的皮肤……
 
  「唔,要不你坐会吧……」妈妈明显没从这一见面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客气 了一句。她明显感觉老张喘气更粗了,强咽了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 
  「唔,那……那就打扰了。」
 
  说着张叔顺势坐在了沙发上,老妈明显没想到自己客气下,老张就这么留下 了,只好拿出茶杯泡茶,这一俯身,老张连呼吸都停了,一股透着熟女气息的弧 线紧紧扼住了他的咽喉,胸前的两团肉不停在眼前晃动,颇丰实的臀部正好侧对 着他。
 
  「额,王……不……妹子,别客气,我坐坐就走。」老张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了,接过茶杯时不知是不是故意,手抖了一下,恰好把水洒在了妈妈手上。 
  「啊!」妈妈惨叫一声,老张慌得放下茶杯,却没放稳,反而溅到自己的裤 子上,大概吃疼,他一下站了起来,对妈妈说,妹子,还好吧?
 
  只见妈妈捂着手,嘴巴微张着,好似没听到老张的话,她愕然望着老张的胯 下,张叔的胯下已经支起了小帐篷,可能刚才就硬了,一直在硬撑着,这一站起 来就立竿见影了。
 
  顺着妈妈的视线,老张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反而胆子更大了些,顺势上 前抓住妈妈的手,「没烫伤吧?」
 
  妈妈触电一样想缩回来,却没抽动,「嗯……没事,没事了,张哥,你…… 」妈妈可怜楚楚的样子更刺激了张叔,他另一只手按在妈妈的肩膀上,想把妈妈 按在沙发上,妈妈吓得急忙往后一缩,却正好绊倒在沙发上,张叔顺势走上前, 手已经隔着衣服抓在了乳房上,用力揉起来。
 
  「哎呀……不……不要……张哥你做什么?」
 
  妈妈一边躲着张叔吻在自己唇上的嘴,一边喊着。在扭扯之间身上的吊带衫 已经被卷在了胸前,暴露出红色的棉质胸罩和光滑迷人的小腹,妈妈已经惊恐的 叫不出声来。
 
  「妹子,不,玉娟,你就帮帮我吧,我太喜欢你了……」
 
  说着老张一边隔着胸罩揉弄绵软温润的乳房,更进一步反手撕开了胸罩的锁 扣,一对玉乳瞬间得到了解放,弹了出来,因为躺着的缘故,妈妈的乳房摊着, 有点紫色的乳头翘翘的,因为刚洗完澡,散发着香波的味道。
 
  老张眼睛都看直了,「娟,你这奶子太美了!」说着一只手抓住妈妈的乳房 ,嘴巴在另一个上开始狂亲。
 
  「呀……哦唔唔……不要啊……」妈妈摇着头想摆脱,看着被张叔揉捏的有 点变形的乳房,另一个乳房传来一阵阵麻痒,估计张叔经验也是颇为丰富的,舌 头力道正好的舔着乳晕突起的颗粒,舔的妈妈感到脑海中一阵晕眩,又有点屈辱 ,娇媚的双眼已是泪水迷离,双手也渐渐的没了力气……
 
  失去漂亮乳罩呵护的软绵绵娇颤的乳房在张叔臭嘴的追逐下扭来荡去,被连 舔带摸的乳头含羞无奈的俏立起来,虽然是被强迫,但在性这一方面男女一样, 女人或许含蓄,但燥热的反映同样会涌出。
 
  失去抵抗的妈妈轻咬着贝齿,无法阻止张叔舔吻着妈妈乳房的的节奏,张叔 急切的把妈妈的吊带裙一把拉掉脱了下来,这样妈妈的上身就完全暴露在了张叔 的身下,张叔的目光已经没有了平时的正常,完全是一副淫邪的摸样。他紧紧盯 着妈妈的小腹,有点下褪的小睡裤,竟然在边缘露出几根阴毛,腹部半隐半透的 媚景挑起了兽欲,紧盯着两腿窄的睡裤,张叔猝然伸手便朝我妈妈的小腹摸去。 
  「哎呀……不……我要叫救命了!」妈妈无力的呼救,这对张叔丝毫没有用 。
 
  「娟娟,你是个人民教师,被人发现这样总归不好吧,就从了我吧。」张叔 胆子也越大了,甚至开始威胁妈妈了。
 
  「啊……」张叔的手把玩着妈妈微翘的臀部,向下沿漂亮的股缝伸进妈妈的 跨下,从裆部粗鲁扯下妈妈的小睡裤,发现已经湿哒哒的了。
 
  「唔,娟娟,你也心动了么。」张叔把睡裤放在鼻子上闻着。
 
  「你……你无耻!」妈妈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
 
  张叔搂着妈妈的纤腰,将昏软的妈妈掀翻在沙发上,手指已经插进了妈妈淫 水泛滥的小穴里。
 
  「玉娟,你的小屄又湿又滑……看来平时老公没有满足你啊,那就让我帮帮 你吧。」张叔下流的在妈妈的耳边说着,耳边的下流的言语使得妈妈满脸通红, 不知如何对应的紧闭双眼猛力的摇头,抗拒着张叔的猥亵。
 
  「啊……诶呀……不要……」张叔迅速的脱下裤子,露出黝黑的肉棒,妈妈 明显吃了一吓,看张叔平时挺文弱的样子,下身的肉棒却明显更出位些,比爸爸 的粗长了不少,而且上面的青筋暴露着,虽然因为年纪,瞧的不高,却胜在雄伟 。当黝黑的肉棒顶在细嫩的小腹上时,使迷乱无力的妈妈不由的感到惊慌和害怕 !
 
  「玉娟,这些日子我出去找小姐都有点力不从心了,但一想到你我就觉得又 雄风依旧了。娟,你太迷人了!」
 
  「玉娟我要进去了!」张叔喘着粗气,提起妈妈的脚踝,用阴茎顶弄着被推 倒在沙发上的白嫩小腹,妈妈虽然紧张屈辱,下身的小穴因为本能却已经洪水泛 滥了,乌黑的阴毛被淫水泡的耷拉在阴唇上,两瓣湿润的蚌唇呈现深红色,被张 叔的肉棒暴力粗野的顶开……
 
  这时,妈妈双腿已被张叔有力的两手分了开来,阴部彻底暴露了出来,此刻 的妈妈,头发披肩,俏脸绯红,下身赤裸,淫态诱人,张叔再也忍不住了,他握 住自己怒挺起来的肉棒,对准仰卧在沙发上的妈妈狠狠插入。
 
  「哎呀……好痛……不要……呜……」紧窄的阴户虽然有淫水的润滑,但因 为肉棒粗大,撕裂般的痛楚,使得全身颤抖面容惨白。
 
  粗大坚硬的肉棒顺着湿热的肉穴重重地插了进去,顺利地一插到底!妈妈感 到自己隐秘湿热的小穴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 感和酸涨感令妈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妈妈的屁股 要往后缩,可张叔的双手立刻死死地抱住了妈妈的屁股,使妈无法逃脱,接着就 是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妈温暖紧密的肉穴里重重地抽插起来!
 
  张叔已经兴奋得飘飘欲仙,他感到妈妈紧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 ,这样的快感是从小姐松软的小穴里无法得到的,加上妈突然地挣扎和反抗,屁 股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张叔的快感,张叔死死地抱住妈妈竭力挣扎摇摆着的饱 满的屁股,奋力地抽插奸淫起来。
 
  在张叔狂暴粗鲁的奸淫下,端庄妩媚的妈妈最后几乎是毫无反抗地任凭他奸 淫着,在妈丰满赤裸的身体上大肆发泄着。
 
  「啊……啊……不要……好痛……」妈妈已经分不清是舒服还是痛苦,满眼 喊着泪水,反复的说着这几句话。
 
  软软的沙发上,妈妈娇嫩丰满的肉体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一对丰满的乳 房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
 
  张叔似乎特别钟情妈妈的乳房,一边抽插一边像面团揉捏着妈妈的乳房,手 指在乳头上轻轻地捻着,不时俯下身轻咬一下乳头,搞得妈妈不时重重的哼一声 。
 
  后来,妈妈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干脆紧闭着双目,像个死人似的任由张 叔糟蹋着,屋里只有张叔下身和妈妈急促的撞击声,还有妈妈发出嗯嗯的喘气声 。
 
  似乎觉得这个动作不过瘾,张叔扶着妈妈的腰部把她拉过来,他起身坐在沙 发上,拉起妈妈让妈坐在自己的跨上,妈妈见事已至此,只想快快结束这场噩梦 ,脸红似火地站起来,任由他拉着分开丰满的大腿,坐在他的鸡巴上,两个人重 新连成了一体,白嫩的乳房跳跃着,张叔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着,双手环抱着妈 妈丰盈的屁股,妈妈怕躺后跌倒,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臂环抱住他的脖子,张叔似 乎要射了,不由加快了抽插速度。
 
  「求求你,轻一点,我受不了了。啊……啊……轻一点,不要……啊……不 ……要……啦……呜……呜……」。妈妈的哀求和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妈妈的肥 臀左右摇摆,像是要摆脱肉棒猛烈的抽插。但妈的屁股扭得越厉害,换来的只是 更加猛烈的攻击。「啊……啊……啊……停下呀……啊啊啊……呜……喔……啊 ……」
 
  「玉娟……玉娟,我要射了。」老张从嗓子里喊出这句话后,猛的把肉棒从 妈妈的小穴里拔出来,妈妈把扔在了沙发上,张叔把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了妈妈 的酥胸上,顿时像沐浴乳一样散落在妈妈白嫩的胸脯上。
 
  妈妈已经没有了力气,眼睛半闭着,软软的瘫在沙发上,无力的看着这一切 的发生。张叔射完之后满足的看着妈妈,抚摸着妈妈射满精液的乳房,直到把精 液均匀的涂抹在妈妈的胸脯上。
 
  紧接着掏出手机,调到拍摄模式,咔嚓咔嚓几声惊醒了妈妈,「不要,张哥 ,别这样,这次我认了,你传出去我怎么做人,呜呜……」妈妈忽然有了力气, 双手挥动着要抢手机。
 
  「妹子,别怪我,我一时冲动做了这事,总是怕的,照片我不会传出去,但 我怕你报警啊!」
 
  说着,张叔穿好衣服,把妈妈抱进卧室,盖好被子,草草清理下沙发就离开 了。只留下妈妈在被窝里无声的留着泪……
 
  四十分钟,我耳朵在门口已经听出了端倪,这段时间我手在裤子里已经射了 两次……我把妈妈推向了深渊,还为强奸者看门望风……妈妈知道了,应该会觉 得养儿有过吧……
 
  或许连老张也没有想到,他用来防身保命的几张照片,终于还是泄露出去了 ,又为妈妈引来几条意想不到的恶狼,当然这是后话。
 
[ 本帖最后由 忘记时间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林子口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