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从猜疑不快到证实理解再到共同快乐】(全)作者:不详
从猜疑不快到证实理解再到共同快乐
 

 排版:tim118
 字数:53500字
下载次数: 427



 


                (序)
 
  如今,婚外恋、白领情缘、办公室里的恋情很多很多,特别是人的观念的转 变,想避免杜绝几乎是不可能。怎么办呢?总不能家家都离婚,个个都独身吧。 
  好的办法,就是相互不要把对方只看做自己的私有财产,而是应当多用爱心 去理解,以对方的快乐为快乐,以伴侣的幸福为幸福。这样的话,也许都会得到 更多的欢乐,这样要比总活在痛苦仇恨中要好的多。
 
  妻子李晓是个聪明美丽的职业女性,我们从结婚到现在一直是相亲相爱。结 婚快四年的时候,我发现她开始经常回家很晚,每次回来也能感觉出她的兴奋神 情。开始的时候只以为她是为工作顺利而开心。
 
  一次从她衣服不整,感觉出她可能有了外遇,痛苦与伤心一度也充满了的心 田,同时也伴随着另类的兴奋与无名的刺激。
 
  大约一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证实了我的猜疑。而这时的我,在经 历了痛苦、兴奋,伤心、刺激的磨砺后,已经可能以理解的心去原谅她了。 
  我们做了很多的沟通,了解了她的一些心理想法。之后,她快乐在我与她的 情人之间,我则快乐在她与她的情人之间(她一直也没告诉她的情人我知道他们 的事)。
 
  后来,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与那个情人基本上断了来往,那段甜蜜的婚外恋 情也就成了她生活中幸福的回忆了。
 
  再后来,她在网上交上了网友,与网友的恋情给她的又是一种不同的快乐。 
  而这时的我,也不再满足于只听她诉说跟别人做爱的刺激,而是一心想亲眼 看看她跟别人做爱的场面。
 
  在经过一般努力后,她接受了我的一个朋友,三个人的历程让她享受到了从 来没有的欢愉与享受,我从中也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与快乐。
 
  放开了的妻子学会了对性爱的享受,也理解了我们的爱不只是个人的享受, 于是,我们又开始了与朋友的交换和多人的游戏。理解与宽容,让我们都知道了 什么是责任,什么是真爱,让我们摆脱了相互猜忌的痛苦与恨意。理解与宽容, 也让妻子在爱的滋润下变的更加娇艳美丽。
 
  这就是我们经过的历程,也是我们得到了更多快乐的秘诀。经过妻子的同意, 我把我们的经历写出来,当中很少有对性爱的细致描写,原因是我们都不太想把 我们的经历让大家只误作色情小说来看待,而是想让更多的朋友从中找到更多的 快乐而不是痛苦,让更多的夫妻不再猜忌、仇恨,而是更多地享受生活。
 
               (一)猜疑
 
  结婚已经近十年了,妻子李晓也由当时羞涩的少女变成了成熟的少妇。
 
  婚后的生活一直是很温馨,很幸福,特别是第三年上有了宝宝以后,欢乐更 是充满了家庭。也可能是我们的爱全都投入到了宝宝的身上,不管是她还是我, 对性的事也都要的淡了不少。有宝宝前,我们最多两三天就会要一次,有了宝宝 后,一个月也就一到两次了。尽管不多,我们感觉还是很相爱,很幸福。
 
  宝宝慢慢地长大,侍弄孩子的工作也逐渐轻了。孩子到了三岁,便送给了父 母照看。家里由忙忙碌碌热热闹闹一下子变又回了二人世界,这时的二人世界, 虽然依旧是那么温馨,可是,感觉上却缺少了激情,总感觉有些空空的。
 
  由于家庭的负担不重,我们在工作上也都很认真、很努力。我的事业发展的 很顺,在单位也比较受重用。她在单位里工作积极,能力也不错,在同事中人缘 很好。由于人缘好,人长的漂亮(妻子高164,有了宝宝后长了近五公斤,到 了差不多105斤了),气质也很不错,所以在单位里很受同事的喜爱。只是, 妻的眼光比较高,虽然跟同事们处的都不错,可能真的看上眼、瞧的起的也并不 多,算是有些清高吧。
 
  由于她的清高和我对我自己的自信,我一直也是很放心的,心想我的妻子肯 定不会有外遇。
 
  而这一信念的变化是从前年初开始的。妻在一个银行基层分理处工作,由于 工作上的努力,已经成了单位里的骨干,工作也由前台接柜转成了室内主管兼管 信贷,基本上就相当于分理处里的副主任了。信贷是比较吃香的工作,自从做了 成了骨干后,她平时的应酬也多了起来的。开始的时候,她晚上八、九点钟就回 来了,而且也喝的很少。从那年的三四月份,她明显的回来要晚,而且很多时候 有些微醺。因为我在外面应酬的事情也很多,很能理解在酒桌上被劝酒的无奈。 
  每次看到她回来后的样子,真是又爱怜又心疼,也就更加温存地对她。
 
  五月末的一天,她十点半才回来,一进门,脸儿红红粉粉的。我扶着她吻她 的时候,环抱在她背上的手感觉她的乳罩的扣子竟然是错了两圈扣到一起的,这 肯定是什么时候解开过而又匆忙扣上的。为什么要解开?疑问冒上我的脑子。她 还沉浸微微的醉意中,也没感觉出我有什么变化(也许我真的也没表现出什么)。 我很快扶她到了床上,为她脱下职业套裙。当看到她扣错的乳罩,心里突然想到, 会不会是跟她一起喝酒的人趁她喝醉了,偷占了她的便宜?转而一想,不会的, 因为她还没到喝的什么不知道的程度。难道是她同意的?想着的时候,我爱抚她 的手摸到了她的秘处,而摸到那里的时候,脑子里无疑像是响了一声惊雷:那里 完完全全地湿透了!这之前,她肯定是有过别的事,那里很可能有别的人进去过, 最起码也是受到了很热烈的爱抚。
 
  心中装着这些乱乱的想法,我服侍她睡下,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是谁? 
  谁能让她看上?她的客户?同事?他们做什么了?怎么做的?她不爱我了? 
  那天晚上,我的脑子里里一直带着这些问题。然而,自己也奇怪的是,每当 想起这些事的时候,每当脑子里浮现出她在别人的爱抚下蠕动着身体,在别人的 身下轻声地呻吟的时候,原来那种伤心、气愤渐渐地变谈,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与 刺激,甚至真的希望看到她跟别人在我面前做爱。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次她晚上回来,我都要「检查」她的身体,这「检查」 只有我知道,表面上只是我对她的爱抚与饥渴。在这些「检查」,她差不多有一 半的时间,那里会有不正常的温湿。每当「检查」出这些情况以后,我渴望看到 她跟别人做爱的想法越来越厉害,心里那种兴奋也越来越刺激着我。不过,那只 是一种想象,没有证据,也不敢冒然再做些什么。
 
               (二)证实
 
  六月底的一天,单位通知我到省城开会。因为时间要近一个周,需要准备一 些换冼的衣物,在家里我是属于很不称职的那种丈夫,什么东西也都不知道在哪 里。我提前跟她说了,她给我准备了全部的东西,心很细,有点像送孩子出远门。 第二天我来到单位,准备要车出发的时候,办公室小陈告诉说上面来通知了,由 于非典,上面有令,不让集中开会,省厅的会议改为电话会议推迟召开。
 
  到了中午,单位有市里客人来,我陪客一直喝到下午三点多,喝完了以后, 又玩了一会儿牌。快五点的时候,我送走客人,感觉酒劲有些上顶,加上中午没 休息,于是就让司机送我回家。
 
  回到家里,轻轻推开虚掩着的卧室房门,呈现在眼前的是让我吃惊而又兴奋 的一幕,妻子一丝不挂地侧卧在床上,可能是睡着了,对我的进屋一点也不有反 应。我知道,妻是没有裸睡的习惯的,那怕是晚上跟我做完,也要穿上内裤才能 睡着。再看屋里的其它,更是让我血脉贲涨,床上的被子、床单、枕头乱的一片 狼籍,床单上湿湿的两大块,床上床下还有三四团擦试过的卫生纸。也许是这之 前已经有了太多的想象,也许是心理上早有了思想准备,也许这根本上就是我所 盼望已久的一幕,这时我的,没有一点痛苦,没有一点伤心,而是心跳加快,一 种莫名的兴奋与激动充满了心田。我轻轻地走上前,细细地端详着可爱的娇妻。 
  她美目轻阖,双颊酡红,分不清是爱后的余韵还是微微的酒意,也许是二者 皆有。这就是我的爱妻,忍不住我想是哪个男人这么有艳福,能被我的妻子所爱; 眼前想象起刚才她是怎么跟那个男的做爱的,也还是这么文静,还是会做出些别 的什么……?
 
  我转下床来,捡起地上的湿湿的纸团,放到鼻子上闻闻,随着那种男人精液 的味道,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刺激感冲上脑子,两腿和双手也开始抖动起来,呼吸 也急促起来,简直像是我在偷情的那样紧张。再到床上,摸摸那湿的地方,还很 湿,一定是刚完事不长时间,那湿湿的还没有有干涸的迹象。当抬头的时候,妻 子的秘穴就在眼前了。由于她是侧身卧着,看不到她的前面,阴毛上的水液虽然 已经干了,可是秘穴里仍像是有不知道是精液还是爱液在渗出。我的手颤抖着, 轻轻摸上她的秘处,稍稍分开阴唇,用手指轻轻地向里试探,里面则更是滑润。 
  我忍不住就在那儿抚弄起来,渐渐地像是忘了当时的情形,变成了像是我们 平时做爱前的爱抚。一会儿,也许是我的手弄的劲大了点,妻子动了动身体,轻 声说:「别弄了,让我再睡会儿……」
 
  刚说完,可能是意识突然清醒,马上转过身,还惊出了一句:「谁?!」 
  当看清是我的时候,很紧张地问:「你不是开会去了吗?」
 
  「想你了呀,离不开你,所以就回来了。」我有点开玩笑地逗着她说。看到 她那显的惊恐不安的神情,心中又涌起老大的忍,说:「闹非典,不让集中开会 了。」
 
  她可能是对我的平静也感觉吃惊,呆呆地看了我几秒钟,眼圈一红,呐呐地 说:「我对不起你……」
 
  「别这么说,我没怪你,也许是我不好。」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真的 是不忍再埋怨她什么,而是轻轻地把她拥到怀里。
 
  「是我不好,我不对,你打我、骂我吧,只求你,别和我离婚。」她的声音 里带着哭腔。
 
  「怎么会呢,我爱你呢,怎么会打你。我要的是开心的你,快乐的你。」这 时的我,心中全没有了怨恨,满心里全是爱怜。
 
  她偎依在我的怀里,轻轻地抽泣。
 
  「是他欺负你?」虽然早就知道她不会是被强奸的,我还是有些故意地问。 
  她在我的怀里,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你是爱上他了?不爱我了吗?」
 
  她又轻轻地摇着头。
 
  「他是谁?」我开始想起我要问的事了。
 
  她还是轻轻摇着头。
 
  「为什么?你还是爱他的吧,要不,为什么要保密。我爱你,你这样,我不 怪你的,可是,你不要骗我才好。」我耐心地劝着她,急于想揭开心里谜。 
  她还是摇着头,说你别问了。我当然不会放弃,在经过一般努力地地劝说后, 她才对我说:「我告诉了你,你不要去打他,行么?」
 
  我点了点头。
 
  「你也不要告诉我爸妈,要不他们会很上火……也不要让我弟妹们知道,他 们知道了会瞧不起我的……」她一连串地提出了几个要求。
 
  「你放心,我爱你,我不会让你难堪让你为难的。」我宽慰着她。
 
  「张伟。」妻子终于吐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张伟?!」她说出这个名字,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
 
  张伟是她们分理处的主任,住在我们相邻的那梯,年龄大概三十五、六,个 子不高,长象也是极其平常,在他们分理处里,比他年轻、比他潇洒、比他帅气 的有的是,几乎是个男的就比他好,做梦也没有想到妻子会跟他。转尔一想,她 回家来谈起的最多的是他,说他有才气、有能力、有事业心,工作上几乎无所不 能、无所不会,细想起来,每当说起的时候,她的眼神里隐约有种异样的闪光。 
  这时我才明白,她看上他的不是他的外表,而是他的内涵,这不也正是她平 时很向往的那种吗?这不正符合了她对男人的要求吗?特别是对妻子这种眼光高 傲的女人,仅靠外表是征服不了的。
 
  「你爱他吗?」这时的我,语气里带了些许的酸意。
 
  「不知道。」妻子轻声地回道。
 
  「那他爱你吗?」
 
  「应当是的。」妻子的声音很低。
 
  「他会娶你不会呢?」
 
  「不会!他有家,他不会的。」妻子这次的回答倒是很肯定。
 
  「那你会嫁给他吗?」
 
  「不会!我最爱的是你,还爱孩子,我不会离开你的,也不会离开家。」妻 子在回答的时候,手突然搂上我的腰,紧紧地抱上了我。
 
  「那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我略带不解地问。因为在我的 心目中,妻子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而且如果只是因为性上的放荡,也绝不会找 张伟那样的男人。
 
  「我也说不清,反正我们两个人常在一起,在工作上我们一直互相配合的很 好,特别是后来,我们经常单独在一起商量工作什么的,我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 他也很热心地帮我,久而久之,就感觉喜欢上了对方了,后来的事就这样了。」 
  听着妻子的解释,我慢慢明白了他们之间的事情,这就那种常见的办公室恋 情,有些人也称为白领情结。在机关事业的白领层里,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太多太 多。许多单位里都会传言出某男跟某女好了,某单位的谁谁又搞婚外恋离婚了, 等等,这样的事,其实早就屡见不鲜了,只是出发生在我的向上,让我的感觉还 是难以置信。
 
  「你不生气了好吗?求你不要生气,你要生气,就打我、骂我,我也是该打 该骂的,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吧。我们再也不会了,我保证再也不会了。」看我好 久没有声音,妻子又对我说道。
 
  「没有,我真的没有生气。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有事的。」于是我把如何发 现她的内衣扣子系错,如何在她回来晚了的时候「检查」她的身体的事都说了出 来。
 
  「是吗?那你为什么从来也没说过什么,也没说埋怨过我回家晚让我早回家 什么的。」妻子的话语里略带了惊诧。
 
  「因为我爱你,我希望你快乐,我喜欢看你回来那种开心的样子、那种快乐 的表情,我不希望我们出现什么隔阂,出现什么尴尬,我要的是快快乐乐的你, 因为我爱你!」我捧起她的脸,在她的脸上不停地吻着。当然,我把我那种后来 不断想象她跟别人做爱,不断希望真的看她跟别人做爱的想法暂时隐瞒了起来。 
  她很是感动,也热烈地回吻着我,断断续续地说:「好老公,我对不起你,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再也不会了……」
 
  我们再一次紧紧地拥抱,再一次深深地亲吻。我的下面早已坚挺起来,不断 地顶碰着她的小腹。我亲吻着她的乳房,手爱抚到她的秘处,在她的耳边轻轻地 说:「我想要你了,行吗?」
 
  在这样时候,又有我的大度,恐怕任何女人也不会拒绝了。
 
  「我下去洗洗。」她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说道。
 
  「不用了,我现在就要,我等不及了。」我也说不清当时出现的是什么想法, 反正是一下子想到那里面可能还有张伟的精液在里面,立刻又是一阵兴奋无比。 
  「不要,我先洗洗,那里脏呢。」她低声地说道。
 
  「怎么会脏呢,你那里已经湿了,我喜欢。」刺激的心理使我一再地坚持: 「你的我都喜欢,我不管,我就是要现在要你。」
 
  「里面有他出的那个……」妻子脸儿红红的,蚊嘤似的说道。
 
  这句话对我简直象一剂催化剂,我急忙把妻向上放平,上到她的身上。她见 我这样急了,也就不再坚持,很自然很主动地分开双腿迎接着我。借着她下体的 湿滑,我很容易就进入她的体内。而就在我进入的瞬间,她随着一声「唔」的轻 吟,突然身体绷紧,双手也抚上我的腰问,紧紧地搂着我。
 
  「???」这是她快高潮才会有的动作呀,平时我们刚开始进去的时候,她 都是会轻抚我的背部,身体配合我的动作,最少要过五、六分钟以后才会出现这 高潮的前奏。
 
  平时我在开始的时候,也会从缓抽轻插开始,由缓到急、由轻到重,慢慢地 把她送向高潮。而这次由于从我进家开始就有了那种刺激兴奋的心理,这时的我 也似箭在弦上,看到她的样子,更是大起大落地动了起来。就在我进出了还不到 二十个来回,她就全身痉挛,口中发出「唔唔喔喔」含糊不清的呻吟,双手更是 死死地抱紧了我。随着她下体一阵阵的抽搐,我也完成了这一生中第一次这么奇 特的做爱。
 
  我伏在她的身上粗粗地喘着气,她稍事休息,便温柔地轻抚我的头发,美目 微闭,口内呐呐地说:「真好……真好……」
 
  就这样休息了一会,我翻下她的身体,我们两轻轻地拥在一起,我问:「好 么?」
 
  「好!好的特别好。」她所说的好,有时候说的就是高潮。
 
  「我感觉到了。今天怎么这么快?」
 
  「我也不知道,你一进来的时候我就像是要好呢。」她说完了还没忘记表扬 我一句:「你今天也很好嘛。」
 
  「是吗?你是不是想到张伟了才好的这么快呢。」我说着我的猜想。
 
  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呆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不高兴 呢?是我做错了,你打我骂我我都接受,可是,你不要瞧不起我,用这样的话来 糟践我好吗?」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爱你的。你看我是瞧不起你了吗?我是在糟践你吗?」 我赶忙解释着说。看着她闭着眼睛不再吭声,我又说:「我是想怎么让你快乐, 让你高兴。一点儿也没有你想的那样,你还不信吗?」
 
  「我信,可是,我们不会再有了,你也不要再提了好吗?」她幽幽地求着我。 
  「好好,听你的,我不再提了。」看她像是真的不希望我再提这事儿,怕伤 到她的心,我只好答应着她。
 
  接下来,她象小猫一样,温顺地依偎在我怀里,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微微的鼾 声。
 
  我呢,却久久难以入睡,眼前浮现的总是她跟张伟做爱的场景。他们做爱的 时候,她也会象跟我一样温顺吗?她也会紧抱他吗?她会主动吗?她会给他亲那 里吗?她也会这样高潮吗?她高潮的时候也会那样呻吟吗?张伟呢?也给温柔地 亲她的乳房,亲她的下面吗?他的东西伟岸吗?进去的时候两个人是什么样的感 觉?在这些胡思乱想的过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睡了过去。
 
  也许是我的醉意重了些,晚饭是她轻轻起来做好了才叫我起来吃的。吃饭的 时候,我们相对而坐,她更多地却是低着头,就象做了错事的孩子。晚饭后,我 们一起看了会儿电视,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醒来,她还在甜睡中,她的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眼角 却还留着淡淡的泪痕。看着她漂亮的面容,想着她平时对我的温柔,一股股爱恋 在我心中再次涌起:「这就是我爱的女人,我一定要让她快乐,永远不让她伤心。 只要是她喜欢的,我就会让她去喜欢,只要是她感觉是享受的,我就会让她去享 受,因为,我爱她!」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不再让我提他们的事,我也不敢再说什么。开始的时候, 她还是有抹不去的愧疚感,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渐渐地没有了尴尬,她 也慢慢地从内疚和歉意中解脱了出来。这当中,她外出应酬的不再那么晚,每次 都是能推就推,实在推有掉的,也都在吃过饭以后就早早回来了,日子仿佛又回 到了原来平静。
 
  然而,这平静对我来讲却象缺了什么?具体缺了什么自己也说不清。虽然是 平静,可是,他们一起的事却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脑海,想象他们做爱在我的心中 反而是越来越多,有时候真的很想跟她说让他们再做一次。
 
  这样平静地过了有一个月,七月底的一天晚上,她在傍晚的时候早早地打电 话告诉我晚上有客户。跟往常一样,她不回家吃饭的时候,我晚上就约了几个哥 们一起聚会。吃过饭又混闹一阵,回到家里就快十点了。
 
  回到家里,按常规这个时间她应当已经是在家里了,可是,家里的灯一个也 没开着,我开了灯找了各个房间,也不见她的影子。
 
  「今天怎么会这么晚?难道她又……」那种已经在脑子里过了多少遍的景象 马上又出现在眼前。于是我简单一洗,就躺到客厅的谢谢上边看电视边等她。 
  十一点十多分,她回来了。我马上起来上前扶她,同时仔细地观查着她。她 的粉面上有着淡淡的红晕,显的非常的娇艳,神志略带着些许的醉意。她仍是穿 着职业套裙,上衣的外套还算整齐,可是,里面的衬衣却明显有些零乱,而裙子 的前后却明显有三片大小不一的湿块,特别是后面的地块,面积很大,位置就是 她坐下的时候能从那里渗出来的地方。
 
  「难道他们又……」我的脑子里马上出现了张伟的影子,出现他们在床上翻 云?雨的场景。
 
  「喝多了吗?来,快到床上休息一下。」我拥扶着她坐到床上。「我帮你把 衣服脱下来,别压折了。」
 
  她的眼神在那一阵有些发直,一动不动地由我摆布。我帮她脱下上衣,把她 轻放到床上躺下,裙子脱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坐了起来,紧紧抱着我说:「对 不起老公,对不起,我们又……那个了。」
 
  我也抱紧了她,狠狠地亲了她一下,又把她放回躺下,说:「先别说,先躺 下把衣服脱了。」
 
  当给她脱到内裤的时候,发现内裤的裆部早已湿透,摸着那湿渍,我也感觉 兴奋不已。脱下她的内裤,我立刻也躺到她的身边,一只手抚摸着她的秘处,用 逗着她的口气说:「这里好多水哦,都是你的?」
 
  「不是,也有他的……」她的声音低的几乎听不到。
 
  听到这句话从她的嘴里亲自说了出来,对我来说简直像是吃下一剂特效的春 药,我的身体由内到外马上冲动起来。我忍不住在她的脸上热吻了一下,在她的 耳边说道:「我现在好想要你,你还能行吗?」
 
  「嗯。」妻子轻声地应着。
 
  「还是象上次那样,我不准你洗,我要你还带着他的东西。就象这样,我喜 欢你里面有他的东西。」我一边摸着她的下体,感受着那里的湿滑,一边轻轻地 「命令」着她。
 
  「讨厌了……快上来吧。」她娇嗔道。
 
  这次和上次一样,她的高潮也是来的很快,我也感觉着少有的刺激与快感。 
  完事后,我们温柔地拥在一起,相互轻柔抚摸着对方的身体。
 
  「怎么回事呀?你不是说再也不会了吗?」我的口气里一点生气埋怨的意思 也没有。
 
  「对不起老公,我……知道不对,可是……可是我……我不知道……怎么拒 绝……你不要生气好吗?」她像是有些难以开口地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理解的,不生气,不生气,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呀。」 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说:「告诉我怎么回事好么?我真的很知道的呢。」 
  「不要……这种事……怎么好开口呢……不问好吗?好老公……」
 
  开始她真的很不好意思说出来,在我的反复劝说下,她才打消了顾虑,将他 们的事情从头至尾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
 
            (三)妻子第一次婚外性
 
  妻子一参加工作就在这个分理处,开始只是做柜员,工作除了靠班要靠的比 较紧以外,其它的都还比较轻松。妻子这个人挺聪明,平时也很好学。开始的一 年,在别的同事们的帮助指导下,她进步的迅速,很快便成了柜上的小骨干,也 得到了领导的赏识。由于这些,一些同事就略有了妒嫉之心,对她也不在那么热 心地帮助,特别是女同事,许多事变成了一问三不知,而一些男同事倒是热心, 可苦于能力,又教不了多少。正学的有兴致的她,没有了师傅,只能靠一个人从 书上学,偷偷跟着同事学,进步自然慢了下来,同时心里也开始焦急了。在这种 无助的感觉中又过了一年多,这一年多的时间也更养成了她那种心高气傲的心态, 养成了她对有才华的男人能敬佩的心态。
 
  也就在这时,张伟调到了这个分理处,开始是主持工作。他来了不久就发现 妻子是个勤奋好学而又很聪明的人,就在业务上全力地教着妻子。几年下来,妻 子的业务能力又有了很大的提高,工作上了由单纯的接柜转成了室内骨干,同时 也做一些信贷上的工作。加上张伟在别的工作的能力也是非常出色,在妻子的眼 里,张伟几乎就成了工作上无所不能的神人。同时,妻子的好学聪明,也深深地 打动了张伟。
 
  在妻子不用每天靠在柜上以后,两个人在业务上来往的更多,接触的也更频 繁,特别是有客户请客之类的,张伟也都常带着妻子去,一是让妻子多学习一下 有关的业务,二是多认识一些有用的客户,三嘛,可能就是两个人能够较近地接 触了。
 
  四月中旬的一天,又有客户晚上请客,张伟让妻子同去。妻子手头上有点活 没忙完,晚上还需要加班,开始说不去,后来张伟说先吃饭,吃过饭以后早早回 来帮她做,妻子也就同意了。
 
  吃过饭后,大概也就八点多点,两个人一起回到分理处。妻子在喝酒的时候 喝的多点儿,工作基本是没法做了,张伟就把妻子扶到了他的办公室里,让妻子 在那里休息,要加班的事情由他来做了。好在剩下的工作并不是很多,加上张伟 对工作的熟练,也就半个小时就完成了。张伟做完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妻子正 在谢谢的犯着迷糊。张伟给她倒了杯水后,坐到了自己的老板椅上,两个人就开 始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俩人聊了有二十多分钟,张伟起来给妻子续水,将水放 到茶几上后却没有回到坐位上,而是在妻子的身边坐下,又开始聊了起来。妻子 说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他的手搭上了她的肩,看妻子没有反对,就借势把妻子拉 向他的怀里。妻子对他也有好感,也喝了些酒,就顺势躺到他的腿上。张伟抱着 妻子的头,抚摸着她的脸,亲吻着也的唇,一切都在温柔中进行着。
 
  由于妻子自始至终也没有反对的表现,张伟的手渐渐地移到了妻子的胸部, 开始是隔着衣服抚摸捏弄,后来从衣服的下摆里伸进去,在乳罩里抚摸着乳房。 
  慢慢地,妻子春心渐动,开始发出轻声的呻吟。张伟看到妻子的表现,就将 手伸到了妻子的裙子下,从边上挑开内裤,从内裤的边上摸到了妻子的秘处,那 里也早已湿湿的了。
 
  张伟抚摸了一会儿,起身让妻子平躺到谢谢上,从前面解开妻子的外衣,又 从后面解开妻子的乳罩,就用嘴含上了妻子的乳头。妻子在她的抚摸亲吻下,也 动情地抚摸着张伟的头。
 
  后来,张伟在妻子的耳边轻轻地说:「李晓,我要你。」
 
  妻子一声不吱,像是依然沉浸在被爱抚的幸福中。
 
  张伟见妻子没有反对,急急地脱下自己的下衣,脱妻子的内裤的时候,妻子 很配合地抬了抬身子,当张伟要脱妻子别的衣服的时候,妻子却没让。
 
  张伟把妻子扶起一点,让妻子的双腿分开,他则是跪在地上,让他的阳物对 向妻子的秘穴。当身体接触的时候,妻子明显感觉到他的整个人像是在颤抖。 
  龟头在妻子的外阴磨擦了几下,当完全湿润以后,就有些近不及待地深入到 了里面。可能是他们的第一次,真的是太紧张,张伟在里面抽动了十多下就说要 不行了,而妻子这时高潮也正要来临,抱着张伟说:「慢点儿、慢点儿,等我一 会儿……」
 
  可是,还没有等到妻子进入高潮,张伟就一射如注。完事后,张伟还对妻子 解释说对不起,太紧张之类的话。而在张伟射完以后,妻子说突然心里一阵莫名 的乱,在那里抽泣起来。
 
  这一哭,把张伟哭的也是莫名其妙,问妻子是感觉不好?妻子摇头,问是弄 疼了?妻子摇头,不管问什么,只是摇头。后来妻子对他说:「不关你的事,让 我静会儿好吗?」
 
  张伟不再问什么,只是跪在地上,头埋在妻子两腿中间。妻子则是两手捂着 脸,也伏在他的头上。
 
  两人就那么静静地呆了有几分钟,妻子自己后来也说不清想明白了什么,双 手捧起张伟的脸,自己脸上还带着一些泪花,冲他有些调皮地一笑:「没事了, 起来吧,回家了。」
 
  于是两个人穿好衣服,一起回到了我们住的院里,在黑影里,他又亲吻了妻 子,然后各自回家了……
 
  妻子讲述时,开始的时候只是粗略地说,遇到细节的时候就想忽略过去,而 这些动作的细节和当时妻子的想法却正是我平时想象的最多,也是我最想想知道 的。每到这样的关节,我就会软磨硬泡、契而不舍追问下去。在我的追问下,妻 子也只好像是无奈地给我描述清楚了。
 
  「他的东西大不大?」这是在她讲到那个东西顶在她「门」外的时候我问的。 
  「感觉不大,还没你的大呢。」
 
  「进去的时候你没有快感?」
 
  「有一点儿,感觉不是很强烈,当时就是特别紧张。」
 
  ……
 
  经过她的讲述和我的我们共同的对话,我的下体很快就不寂寞地立了起来, 我摸着她湿湿的秘穴,问她:「还要不?」
 
  妻子回答道:「今天不要了好吗?我太累了,明天好不好?对不起老公。」 
  我大度玩笑着说:「当然可以,我可不想把你弄坏了,要不,张伟非找我玩 命不可呢。」
 
  「你太坏了……」虽然是骂人的话儿,可那骂声中却带了浓浓的甜蜜与爱意。 
  「那你再告诉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有了高潮的好吧?」看来今天是不能做 了,于是我又要求她再继续讲他们的事。
 
  「是第二次,也算是第三次吧。」妻子的口音里带了些睡意。
 
  「什么第二次第三次,也在办公室吗?他是怎么做的?讲具体点嘛?」我还 是不满足地追问。
 
  「老公,困了哟,明天告诉你吧,好嘛……」她的头在我的怀里拱着。
 
  「好好,那就明天,不过,明天我说要几次就得几次哦。」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