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当听床已成往事】(全)作者:人渣人
当听床已成往事
 

 字数:5238
 2011/05/26首发于:性吧
 
  那是几年前在西安上大学的时候,由于爱好养了条小狗,宿舍不方便,所以 在学校旁的城中村里租了一个房间住,空间不大,但一个人生活够用了,也只有 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回去。
 
  等到大二第二学期的时候,有一个处得比较好的,天天一起去网吧打游戏的 同学,他觉得一起住外面方便些,因为有时玩的晚了宿舍楼门已锁。这家伙经济 条件比我好的多,我们准备租个稍大一些的房子,还张罗了一些家具。
 
  隔壁宿舍有个小伙叫小江,听说我们要重新租房子,过来说想和我们一起合 租,我一想反正是两室的,多个人刚好分担点租金水电费,忙活了几天正式入住。 
  我们两个游戏男基本每天旷课,点名代答,常驻网吧,只有晚上回去睡觉时 三个人才会见到,聊聊天就各睡各的了。由于不是很熟悉,所以小江自己住一个 房间,我们游戏男一个卧室。
 
  过了几天晚上回住处的时候,看见小江也在,还有个女孩,聊了一会才知道 是他高中女朋友,已经两三年了,叫丽丽,人长得很亲切,笑起来很灿烂,大眼 睛很漂亮,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穿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让人眼前一亮,给我 的感觉很清纯。
 
  那时整天在网吧里玩到很晚,身体比较累,晚上随便吃了点烤肉我们就都回 房间准备睡觉了,过了有十多分钟左右,正处于入睡前的迷糊状态,突然女人的 一声呻吟从隔壁传来,一瞬间我们俩个游戏男就清醒了,心里想,这也太牛了吧, 真当我们这么快睡着了啊。
 
  两个卧室是挨着的,隔音效果是相当差,名为丽丽的女孩断断续续的声音传 来,刚开始有些压抑,估计也是怕隔壁的我俩听到,控制着自己的音量。我们两 个游戏男以前也谈过恋爱,但都是学生时代的单纯恋,最多是接吻,摸摸女朋友 的胸和下面,后来游戏玩的多了都导致单身。
 
  虽然学校附近的城中村多为男女学生同居,且每晚有叫床声传来,但都隐隐 约约,不如隔壁这么清晰。我和同学是基本睡不着了,耳朵被声音强暴了,既有 些兴奋又很无奈,女人的呻吟很容易刺激到男人,肾上腺急速分泌,我俩都呼吸 急促了,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也不敢翻身,生怕被隔壁的小两口知道我们在听 床。
 
  就这样,我俩顶着硬硬的小弟弟坚持着。丽丽的声音越来越大,伴随着小江 的喘息和床发出的咯吱声。其实也可以理解,丽丽在另一个学校上大学,他们偶 尔见面,自然是急不可待,第一时间解决生理问题。
 
  丽丽的声音很好听,很清脆,但也不像日本片子里的女人吱哇烂叫,有一种 诱惑力,像是在召唤,能够叫到人的心坎里去,让你的心脏跟着她的叫声共同起 伏。这几分钟他俩的节奏很快,我都担心那张床的质量。可能由于很久没做了, 小江坚持的时间不长,六七分钟的时候,丽丽的呻吟越发急促,终于几秒后传来 他俩的重重喘息声,看来是射了。
 
  做完后,小两口开始聊天了,有些忘了他们当时谈的话,只记得说了什么女 人月经前后和做爱的事,丽丽居然提到她妈妈,听得我一愣一愣的。
 
  那边小两口爽完舒服了,我俩游戏男开始睡不着觉了,耳朵里还回荡刚才丽 丽的叫床声,脑海里出现穿着T恤和牛仔裤的影子,然后是脱掉衣服的样子,我 甩了甩头,赶紧把脑子里的东西清理掉,虽然还是很兴奋,但是整天玩游戏的身 体太疲劳了,急需睡眠。
 
  可那屋小两口话音刚落,「咳咳」一声非常突兀的咳嗽声从我旁边的床上发 出,那一瞬间我头就大了,这贱人居然没控制住,在这么静的时候发出声音了, 隔壁的小两口理所当然听见了,很明显知道了我俩是没睡着,听床呢,尴尬,非 常尴尬,还好互相看不见,要不然都无地自容了。尴尬中,慢慢的我们都入睡了, 毕竟小江也不能过来指责我们,不好意思的应该是他俩口,谁让他们打扰我们休 息呢。
 
  第二天起床去洗漱的时候,看见丽丽也在刷牙,这时我开始注意观察她的身 材了,胸部很丰满,相对她的身材来讲偏大了,看来是小江的功劳;腿很苗条, 屁股不是很大,但相当翘,是我中意的类型;皮肤白白的,很想咬一口的那种, 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我就有点小兴奋,看着眼前的丽丽,小弟弟有反应了。 
  跟她打了声招呼,她看见我后突然变得很害羞的样子,脸瞬间就红了,估计 也是想起昨晚的事了。之后几人一起在楼下村子里随便吃了点早餐,各自准备或 上课或上网去了,丽丽上午没课但也要回学校了。
 
  之后的半个学期里,一到周末或者没课的时候丽丽经常来我们这,大家慢慢 的熟悉了。经过了第一次的事后,小两口越来越放得开了,有时丽丽在我们面前 就穿件小吊带,短裙,青春无敌的美女大学生。偶尔赶上了大家就一起吃饭,打 打牌。当然,听床也成了丽丽每次来这里后,我们两个游戏男的必修课。
 
  在一个周六晚上,由于白天吃了不干净的凉皮,闹肚子,半夜一点多的时候 醒来,点根「白沙」就去蹲厕所,卫生间的门是有锁的,老式的门插,门框的锁 眼很浅,不容易锁住,我当时朦朦胧胧的走到门口,轻轻拽了一下,门晃了,当 时以为门关的紧,又用力拽了下,门开了,「白沙」从我嘴中掉了。
 
  第一眼就看见了丽丽,上身一件粉色小吊带,浅蓝色的裙子卡在腰上,一件 白色内裤褪到了膝盖位置,正在用淋浴头洗屁屁,白花花的翘屁股正对着我,她 左手拿着淋浴头对着阴部冲水,右手在那摩挲着清洗,两臀之间是一条让人无限 兴奋的沟,和在手指摩挲下的一缩一涨的肛门,恍惚还能看到稀疏的阴毛和两瓣 粉嫩的阴唇,水顺着丽丽的两条腿流向脚下。
 
  「嗖」的一下子,我的血液急速翻腾,两个头都有了反应,脑子里嗡嗡直响, 小弟弟直接挺起来了。丽丽背对着我,这时还不知道后面有人正看着她的隐私部 位,仍在泰然的做着让男人无限冲动的事,我当时已经无法用头思考了,情不自 禁的靠近了她,慢慢的,把手伸向了她雪白的臀部,摸了上去。
 
  「滑」,第一感觉,手上传来的感觉像是放在了牛奶中。丽丽可能以为是小 江在摸她,第一时间没有回头,也没有作出其他反应。我的心跳不断加速,如果 把那时的心脏放在高速路上,估计走的都是超车道。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另 一只手也伸了出去,放在了另一瓣臀上,两只手慢慢的感受着丽丽皮肤的滑腻。 
  身体也慢慢的贴了上去,内裤里的小弟弟嚎叫着往挣扎,想要摆脱束缚,带 着我无法思考的身体靠在了丽丽的身后,小弟弟也顶在了那条让我喷血的臀沟上, 「呼」爽,身体越来越亢奋,轻轻的开始前后摆动身体,让小弟弟不停的感受丽 丽美妙肉体带给我的触觉。这时丽丽放下了淋浴头,一边用手扶住了前面的墙, 一边说道「你醒了?不会想在这里做吧,很危险啊,万一你同学出来了怎么办?」 
  我没吭声,因为他们小两口都是山西人,平时用方言交谈,我虽然能听懂但 是不会说,当然了我和小江的声音也不同,不敢说话。但我用行动直接表明态度, 轻柔地分开了她的两瓣翘臀,扶着小弟弟在下面摸索着。
 
  估计丽丽是肯定以为小江要在厕所干她了,呼吸加重,身体不停的起伏着, 而且把脚翘了起来,使自己的身体抬高,终于小弟弟找到了那块我梦寐以求的土 地,对准目标,我轻轻挺身,进入了。可能是因为丽丽刚才也清洗了阴道的原因, 里面并不干燥,相反我能感觉到有水分,很滑,进去的很顺利,处男之身告破, 小弟弟喧嚣着,第一次找到了归宿。
 
  我的手把丽丽的裙子撩的更高,一边抚摸她的臀部,一边向上摸索,本来非 常想伸手摸丽丽的胸部,但是怕她看见手不一样没敢,而且这时非常担心,因为 两个男人的阴茎不可能给女人一样的感觉,长短粗细各有不同,我没敢往深了插, 怕暴漏,开始的时候只是用龟头抽插,但是刺激程度却一点不低,小弟弟不停的 在充血,有种要爆发的感觉。
 
  就这样,我很机械的抽插了两分钟,丽丽也越来越兴奋,鼻子里发出粗重的 喘气声,但是没敢发出呻吟,估计是怕我们两个游戏男听到。这时丽丽突然腰部 抬了一下,我立刻意识到她可能要回头跟她以为操她的「男朋友」说话,立刻伸 出左手按在了她头部,并没有用力,只是阻挡了她的动作,丽丽没有察觉,可能 以为后面的「小江」因为刺激作出的动作吧。
 
  之后,丽丽渐渐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呻吟起来,声音越发大了,反而没有发 现阴茎的不同。我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张中,也气如牛喘,动作加快,而且整个 的进入到了她的身体里面,感觉到被一股温暖包围,小穴偶尔收缩一下更是对小 弟弟强烈的刺激。
 
  丽丽渐渐发出了嗯、啊的叫声,自己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唔唔」的声音对 我刺激更大,我的身体更加像剧烈的前后晃动抽插,过了近一百下,我感觉到自 己要射了,直接用右手抱住了丽丽的腰,把她直起身体靠在了我身上,另一只手 伸到她面前,取代了她的手捂住了她的嘴,准备最后的冲刺。
 
  突然丽丽身子抖了一下,然后剧烈的摇头,开始了挣扎,嘴里发出「呜呜」, 声,看来她终于意识现在操她的不是他的男朋友,我用力的搂住她的身体和嘴, 终于小弟弟如长江决堤般喷发了,全部射到了丽丽的身体了,我整个身体紧紧的 挨着丽丽,颤抖着。
 
  捂着丽丽嘴的手感觉到了湿润,意识到她哭了,丽丽身体有些抽搐,看来做 爱的肉体兴奋和她心里的愤怒、懊悔、无助都掺杂在了一起。我抓着她的身体, 让她慢慢转身,靠在她耳边说道「对不起,我控制不了,你太漂亮了」。她继续 哭着,不过没敢发出声音,我不知道她现在如何想的,只是轻声的忏悔和安慰她。 
  小弟弟终于从丽丽的身体里滑落出来,估计她能感觉到精液在从她的小穴里 慢慢流下来吧。过了几分钟她情绪开始平复,但身体仍有些颤抖,抬起头,那双 明亮的大眼睛里泪光闪闪的看着我,冷冷的说道「我不希望小江知道,不能让他 嫌弃我!」我一听,不安的心终于落地了,开玩笑,我是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的,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必须烂在肚子里。
 
  我俩基本答成了一致,她只能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了。我轻轻的拍着她,安 慰她,对于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我说不出的温柔,而且丽丽的确很招人疼爱, 丽丽一边整理着自己,一边对我说道「你回去吧,快点!」这时的丽丽说不出的 惹人怜爱,女人的脆弱与性感在这时表露无遗,我温柔的拉着她的手「需要我帮 忙吗?」丽丽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也知道情形很危险,这八九分钟里的事发生的太快,没准睡觉的两人就起 床方便呢,我点了点头,往自己的屋子走去。又过了七八分钟,听见丽丽的脚步 声,及卧室的关门声。
 
  听了半天,没有什么声音,看来丽丽真的准备将这事埋藏了。我躺在床上, 睁着眼睛,脑海里不停的播放着刚才的激动画面,心情久久不能平息,精神仍旧 高度亢奋。慢慢的,不知何时我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起床,我还有些心惊胆 战,怕东窗事发,洗漱的时候看见了小江,心里突突直蹦,「早」小江笑着打招 呼,「呼」还好,什么事都没发生。
 
  「你女朋友呢?」我战战兢兢的问道,「说是上午有课,早饭都没吃就急匆 匆赶回学校了。」「哦」我应了声,估计丽丽是怕见到我会尴尬吧。事情几乎就 这样过去了,那个夜晚,在租的房子里的卫生间和丽丽发生的性事也将成为我一 生难忘的画面,丽丽很久也没有来这边。日子恢复了原来的轨道,我这个游戏男 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
 
  三个月后的一天夜里十一点多,我从网吧出来回住处,到楼下的时候怔住了, 原来楼门口站着的正是我生命中第一个美丽的女人,依旧是清爽的T恤和牛仔裤, 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上前打招呼「你来啦,好久没看到你了!」她亮闪闪的 大眼睛有些委屈的看着我,「嗯」了一声,「在等小江啊?」我问道,丽丽怔怔 的看着我,突然扑了上来抱住我放声痛哭,那一刻我直接傻掉了。
 
  夜里两点多,漫天星光下、村子里的烤肉摊旁,是我们两个微醉的身影,丽 丽继续要着酒,边喝边向我倾诉着。原来就在我们租的房子对面有一个已工作的 独居女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经常穿着睡衣在露台上洗衣服。我们三个男人都 看见过,偶尔还一起品头论足。
 
  就是这个女人,和小江搞到了一起,本来我还纳闷最近晚上很少看到小江呢, 原来已经去对面住了。丽丽发现了,承受不住男友的背叛,一时间心力憔悴,和 小江正在闹分手,我静静的听着,看着对面这个青春靓丽的美女以酒浇愁,不知 该如何安慰她。
 
  那天夜里我让另一个游戏男爬窗户回宿舍睡了,把房子的门反锁,在单人床 上静静的抱着丽丽,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痕,心中无限感慨,男女之间的爱恨交错, 让人无法说出对与错,小江又怎知丽丽已经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了。第二天晚上的 时候,我终于从正面看着丽丽,进入到了她的身体。一夜疯狂!
 
  半个月后,小江向承认错误了,苦苦哀求丽丽,希望挽回两人的爱情。而她 也觉得两人的感情几年来一直非常好,只是小江用下半身思考了一次。同小江相 比,我毕竟是陌生的,没有感情基础两人之间发生的都是突如其来而又无法改变 的。
 
  小两口重归于好了,虽然有了一点隔膜,但是正慢慢消除。经过这一系列发 生的事,丽丽和我之间已没有男女之间的阻碍,在一些无人的时候仍会激情澎湃, 当然,偷情的感觉刺激着我们。半年后,我回宿舍住了,毕竟在外面租房有些和 学校脱离。而小江也和丽丽重新租了房子,我们之间就很少见面,慢慢断了联系。 
  去年,同学告诉我,小江已完婚,妻子正是丽丽,二人还是修成正果了。在 夜深人静的晚上,我经常望着天上的星星,想起那个清爽的T恤,那个难忘的回 忆!默默的祝福她!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