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六)作者:QM1255
字数:6763


              (六)新生活

  我们三人早就是饥肠辘辘,所以她们两人一听到「吃」,立马就把刚才的话题扔到了九霄云外。

  我和秦语是第一次开到J市,人生地不熟,梓娜之前已经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对附近不错的餐厅、宾馆都有不少瞭解。梓娜换了一身秦语的衣服,对她来说,那套连衣裙有些大了,穿着像是个女仆,不过我们也没太在意。我们跟着梓娜出了校园,拐弯抹角进了校园旁边的一家小吃店,正值晚上忙碌时分,小吃店里人头攒动,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座位。

  小吃店味道还是不错的,只是席间梓娜一直想给我和秦语灌酒,不过秦语一直推辞,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梓娜看我们俩都不喝,自己就来了两杯啤酒,在酒精的作用下,梓娜的脸红扑扑的,像熟透的苹果,很是诱人。

  酒足饭饱后,梓娜又带我们来到旁边的一家宾馆:「一间标准间. 谢谢!」
  「诶诶,不对,」秦语疑惑地对梓娜说:「我们三个人啊,住一间不太方便吧?」

  「哎呦,语姐啊,下午我都看过了,不在乎晚上一会。」梓娜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你们精力哪有那么旺盛,是吧?」

  「你个小妖精,你还要再换一套衣服是吧?」

  「语姐啊,订两间不是浪费钱吗?就凑合凑合吧!我们姐妹俩一起睡,让钱哥一个人睡。」

  「真是拗不过你。唉……」秦语叹了口气,答应了。本想再拒绝的我看秦语已经表态,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房间内部还算是比较宽敞,我们各自安顿了下来之后,梓娜先去浴室洗了个澡。我和秦语就闲聊了一会,不过很快,秦语的嘴就莫名其妙地贴了上来,我乾脆倒在床上,用舌头的交流回应着压在我身上的秦语. 或许是太过投入,连梓娜从浴室里出来我们都没有发现.

  「好了,老公,差不多了,马上梓娜就要出来咯!」我们就这样激吻了很长时间,秦语缓缓放开我道。

  「不好意思咯,语姐,」梓娜突然地发话吓了我和秦语一跳:「梓娜早就出来喽!」

  梓娜站在床边,刚洗完澡的她彷彿还有一股氤氲的水汽。她也没有再穿什么外衣了,只着一黑色乳罩和蓝色平角紧身短裤,使她并不突出的身材也显得玲珑有緻,秦语和我也开始逐渐习惯以这样打扮示人的她。

  「我说梓娜啊,你不偷看我们会死啊?」秦语忿忿地说.

  「我还想说你们呢,」梓娜白了我们一眼:「不分场合,不分地点,我想不看到都难啊!」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我赶忙打个圆场:「语姐,你先去洗澡吧!」
  秦语也有心不和梓娜争,带着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这时,梓娜追了上去:「语姐,等下。」说着,递上了一个花花绿绿的小瓶子:「这是刘克搞来的沐浴露,是国外进口的呢!你试试。就当是我给你赔罪了。」秦语也是客套了几句,梓娜还是把那瓶沐浴露塞了进去。

  浴室里传来「哗哗」水声,要是在家里,我一定会冲进去来个「鸳鸯浴」,只可惜旁边有梓娜这么个小丫头,我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梓娜坐在床尾的椅子上,鼓捣着她的笔记本电脑. 渐渐地,从梓娜的身上传来一阵阵香风. 这不是女人正常的体香,而是有一点花香的味道,搞得我身上痒痒的。更有趣的是,我的老二竟然不自觉地勃起了。

  正当我疑惑於梓娜身上的气味时,秦语从浴室里出来了,我急忙逃离了这奇怪的香气,一头扎进了浴室。

  没想到,浴室里也充斥着这种味道,甚至更加浓郁。我被它弄得有些头昏,草草洗了一把,正准备出去,才发现刚才太着急了,连换洗衣服都没拿。当我准备开口叫秦语时,两个女生的谈话跳入了我的耳朵。

  「语姐,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了没有啊?」梓娜开口道。

  我们的上次见面还是刘克家里那次,她们后来的谈话我们就没有再听了,难道还有事?我贴着浴室的门,仔细地听着。

  「什么事啊?」

  「语姐,你别和我装傻了,就是上次在我家啊!」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还说呢,上次是不是故意套我话啊?」秦语笑了笑。
  「语姐,你说,后来钱哥是不是和你说这事了?他怎么说的?」

  「别说他了,我真的很爱他,我做不出那样的事情。」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阵窃喜。不过秦语所说的「那样的事」到底是什么?难道……

  「这和爱他分明是两件事啊!」

  「不,不,梓娜!」

  「这样吧,语姐,你告诉我,他到底能不能满足你?」

  一阵沉默。我知道秦语的回应会是什么.

  「那不就行了?你总不能为了一个钱哥而憋屈自己吧!有了欲望何必要苦苦压制呢?」

  「我……我……」秦语有些支吾。

  「你和钱哥提起过吗?」

  「提起过. 他……他好像很放心我。」

  「那不就结了?他放心你,你就去做呗!」

  「不,不行,就是因为他这么放心我,我才不能让他失望啊!」

  「我说语姐啊,这种事情干嘛要想那么多啊?当时我觉得我的初恋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以为这辈子会和他走到底。哪知道第一个晚上,我才知道他是个软蛋,不过欲望的魔盒打开了就关不上了……

  后来,我对他失去了信心,开始出去找其他男人满足我,很多都是一夜情,但却让我充实了一个又一个晚上。我开始变得疯狂,觉得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一个男人不行,我就去找两个、三个。KTV里面,我被几十个男人围攻,虽然很累,但我觉得很满足。再后来,那个男人知道了我的事情,和我大吵了一架,还骂了我。我觉得那不是真正的爱,那只是一种自私的佔有,他爱的只是我的身体.

  但当我遇到了刘克之后,一切都变了。他很厉害,我和他在一起很幸福。我也和他说了我以前的事,他也没说什么……哎呀,扯远了扯远了。总之,语姐,我就一句话,他爱你,你也爱他,那就应该让两个人的欲求充份满足才是啊!「
  梓娜的话说完了,却是一阵死寂的沉默。我对这个小丫头又在心中重新定位了。真正做到性与爱的结合和分离,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两个人之间的信任啊!
  「梓娜,这事,以后再说吧,谢谢你和我说这些,我很受启发,只是……」
  「怎么了?」

  「这不会被别人说是给钱明戴绿帽子吗?」

  「哈哈哈,」梓娜笑着说:「这是真正的爱,怎么能说是给他戴绿帽子呢?
  再说了,自己生活的感受最重要啊,我觉得,钱哥他也希望你能得到满足呢!来来来,喝口水吧!「

  听到梓娜的话,我心跳突然加快了。

  「算了,梓娜,这事让我再考虑考虑……这水怎么有股怪味啊?」

  「语姐,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 实话告诉你吧,水里面我早就下了药啦!」
  说着,我又听到了一声喝水的声音,想必是梓娜自己来了一口。

  「确实放多了……哦,对,还有刚才让你用的沐浴露,是刘克从网上买的,那可是新型的特效春药。女人用了身上会变得更加敏感,男人只要闻到这种味道保管他缴枪投降!嘿嘿……这层窗户纸我就帮你们捅破了哦!」

  听到这里,我有些不淡定了,怪不得刚才闻着味就勃起了……这时,我突然心生一计。「语姐,」我从浴室中探出脑袋:「我衣服没带进来,你能把那包衣服帮我拿进来吗?」

  「真是不长脑子,」秦语一边骂着,一边向我这边走来:「洗澡连衣服都不拿……」

  我看到秦语进了浴室,急忙去接,脚底一滑,一下没站稳,扑到了秦语的身上,两只手紧紧地握住她的屁股,脸贴在她的胸脯前,她的呼吸明显急促了。
  「搞什么啊?冒冒失失的……」秦语温柔地抱怨道。

  这一抱不要紧,她身上浓郁的香气直往我鼻孔里钻,我顿时感觉整个人不受控制了,一下剥开了秦语身上裹着的浴巾,鸡巴猛地弹出来,抵在湿漉漉的小穴门口。

  「啊——你……你……搞什么?快……快……放开……」

  梓娜听到了我们这边的异响,急忙冲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我和秦语都没想到她会过来,还没做出任何反应,她就已经出现在了秦语身后。要说下午属於被偷窥,这次就是我和秦语两个人都完完全全地将裸体暴露在她的眼前。

  或许是由於春药的作用,梓娜并没有尖叫或是做出过激的反应,她就静静地打量着我俩. 我看到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身上也渗出了汗珠。

  「哦——」梓娜做作地叫了一声:「语姐,你身材真好,我真羨慕你……」
  秦语此时也意识到了我俩的窘态,想做些什么,身上却有些不听使唤。从顶在她私处龟头处,我甚至感觉到了秦语的小穴正在一张一合,排出美味的爱液。
  看来春药的药效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我们都沉默了一会,梓娜先开了口:「语姐,这药劲大么?」说着,一扭一扭地靠近我们。

  秦语轻咬嘴唇,没有搭话。

  「语姐没感受到吗?我来帮帮你吧!」只见梓娜走了过来,狠狠地在秦语的奶子上揉搓了一下,秦语「啊……」地呻吟了一声,身体一下瘫软了下来,倒在我的怀里,我一下抱住她。

  梓娜就这样死死地盯着我们俩. 还有些理智的我将秦语放到了床上:「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有些愤怒地对梓娜说,丝毫也没注意到我已经是全裸了。
  梓娜没有答话,轻轻地走到床边,抚摸着秦语的身体. 当她的手一次又一次掠过秦语的私处和乳头时,秦语的身体都会发生剧烈的抖动,我知道面前的这两个女人已经是欲火焚身了。

  「语姐,舒服吗?」

  「喔……啊……舒……舒服……」

  「那么这样呢?」梓娜突然把她的手指插入秦语那已经湿透了的小穴。
  「啊啊——不,不行……」

  「不行吗?那我可拔出来了啊!」说话间,梓娜抽出了她的手指。

  「啊——嗯……」因为阴道的空虚,秦语又呻吟了一声:「梓娜,不……不要走,快……快进来……」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好,好。嗯……」

  「就是刚才和你商量的事啊!」

  「好,好,我答应你,快进来,快……受不了了啊——」

  「你到底想干什么?!」回过神来的我质问梓娜道。

  梓娜「哼」了一声,走到我的面前,看看秦语,道:「当然是让你们体验一下真正的快乐喽!」

  我呆在那里,没有说话。

  「钱哥,不要害羞啊!」梓娜淫媚地看着我说:「是不是嫌我没有坦诚相见啊?好好好……」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梓娜就已脱去了她的胸罩和内裤,这样一来,我们三人都赤裸相见了。

  我被梓娜的举动吓了一跳,粗略一扫,发现梓娜的奶子虽然不大,但是很精緻可爱,茶色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更要命的是,她的下面居然,没有毛!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秦语还在旁边,於是急忙坐在秦语身边,怒目瞪着梓娜。
  「哎呦哎呦,生气了呢!」梓娜笑着说:「钱哥,你说我药也用了,这里就你一个男人,你总不能让我自己来吧?」

  正当我准备反抗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下一秒我已经躺在了床上。原来是恢复一些神智的秦语看到我坐在旁边,兽性大发,一下把我摁倒,不由分说就吻了上来。这一吻不要紧,我彻底丧失了行动能力。

  突然,我觉得下体一阵温热,紧接着便听到身前传来一声女人的呻吟。梓娜居然自己坐在了我的老二上,而我的插入也让饱受春药折磨的她直接到了高潮。
  此时的我在浓郁春药和女人爱液味道的折磨下,也丧失了最后一点理智,我推开秦语,抱住梓娜,拱动着腰部,猛烈地抽送着,梓娜也发出了痛快的淫叫。
  「啊……老公好棒!梓娜加油!喔——」

  这个声音是……秦语!我脑海中充满了诧异。再一看,秦语正钻到我胯下,奋力地舔着我的阴囊。

  「老公好棒!梓娜的水好多啊!好好喝……」

  我万万没想到秦语会在春药的作用下表现出这样的淫靡,我的心里顿时涌现出一种快感。

  「啊……喔喔……钱哥的大鸡巴好厉害!到了,又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伴随着梓娜的第三次高潮,我也将压抑已久的压力尽数释放到梓娜的体内。

  或许是体力不支,我射出来以后,梓娜很快就倒在了床上,但我的老二还没有停歇的意思。看着正在为我清理龟头的秦语,我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粗暴地把她拽过来。

  秦语半趴在床上,双手撑着墙,阴部正好对着梓娜的脸,我抱住她,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 和梓娜一样,我一插入,秦语就被送上了高潮。不过,与梓娜不同的是,秦语的反应要剧烈得多,她的爱液夹杂着些许金黄色的尿液,喷洒出来,落在床单上、被子上和梓娜的脸上。

  已经近乎疯狂的我,还没有等秦语的高潮退去,直接开始了粗暴的抽插,每一次直入花心不说,还故意用力地撞击着她的屁股。

  「他妈的,你个骚货!」我故意用这种语言刺激她。

  「秦……秦语就是……就是骚货,就是给人……肏的……」

  「说,刚才老公和梓娜肏得好不好?」

  「好,好,老公好棒!老公……大鸡巴……好棒……」每当这些字眼从秦语口中说出时,我都会有一种快感。

  「老公能不能和别的女人肏屄啊?」

  「能,能,我……我帮你们肏,我帮你……帮你舔肉棒……」

  「那你想不想和别的男人肏啊?」

  「不想,就……就要和老公爱……」

  「真的不想?」此时,我故意停止了抽动。

  「啊——老公,不要,不要停,啊啊……秦语……秦语想和别的……别的男人肏屄,老公……老公让我……让我和谁肏,我就和谁肏,我……我就是给男人肏的……」

  此时我心中的兽性已经爆发,猛烈地攻击着秦语的小穴,也忘了危险期这一回事,几十次抽插之后,一股股浓精灌入秦语的子宫. 紧接着,梓娜又爬上了我的身体……

  那天晚上,我几乎成了这两个女人的泄欲机器。一开始我还有些主动权,但到了后来,我便任由她们摆佈,也不知道射了多少次,最后射出的几乎没有多少浓稠的部份了,她们才罢休,我就这样昏昏睡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记得起来的时候全身痠痛,连举个胳膊都异常困难.

  「语姐?」我看到秦语正坐在床尾。

  「你终於醒了,都下午了。」秦语站起身,走到我身边,亲了亲我的脸颊.此时的她已经完全不像是昨天晚上那个淫荡的女人了。

  这时,我发现秦语刚才使用的电脑上面正播放着男女交合的画面,灯光很昏暗,但我依稀辨认出了上面那熟悉的人影,我的脑子突然痛了一下。秦语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急忙关上了电脑. 我这时也才发现,电脑是梓娜的,原来这小丫头已经用电脑的摄像头记录下了昨晚的激情时刻!

  「老公……我……我……昨晚……」没等秦语说完,我强打精神站了起来,奋力吻上她的嘴。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秦语把我轻轻的推开:「老公,我……我……我真的很……」秦语没有再说下去。

  「语姐,」我拍拍她的肩膀:「说出来吧,我们是情侣,理应互相帮助对方的啊!」

  没想到秦语听到我的话,一下哭了出来:「老公,我……我也不知道为……
  为什么我会……我会……这么……这么……淫荡……「

  「不,不,语姐,昨晚的你很美……」

  「老公,你……你……很喜欢看我这样吗?」

  「说什么呢,」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怎么看,我都很喜欢啊!」

  「老公,」秦语泪如决堤般涌出,抱紧我道:「昨晚我说的那些话……」
  「我知道,只要我们爱着对方,没关系的,不要紧. 」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

  「语姐,不要勉强自己,想做就去做吧!」

  我们就这样,一直抱着对方……

  由於这一次小的插曲,我和秦语的J市之游提前结束了。

  一周以后,我们又来到Z大的校园. 这里又和一周前大不一样了,Z大校园内人山人海,到处是大一的新生和送孩子的家长们。当然,我和秦语也不例外。
  由於我们已经来过一次,所以对於寝室的位置可谓是轻车熟路。秦语很轻松地就完成了手续,我们也帮着秦语和梓娜收拾好了寝室的东西,只是那个欧阳奕始终没有出现.

  我这边稍微多花了一些时间,不过刘克这小子对於人际交往方面确实很有门道,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我们的手续. 到了寝室我才发现,我居然和刘克一个寝室。

  『唉!真是怕啥来啥……』我心想。

  不过,我们的另一个室友看起来还是比较靠谱. 他也是医学系的学生,有一个很文艺的名字,叫做赵渐鸿,长得还比较帅,连一直自诩为帅哥的刘克都自惭形秽,胳膊上结实的肌肉块说明他不是个外强中乾的绣花枕头.

  我们都忙好了之后,家长们也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但还有不少新生还忙於各种手续之中。这时,赵渐鸿想到外面帮帮忙,我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同意了他的看法。

  可是,一到外面,我们就傻了眼。尽管已近中午,但仍是人头攒动,我们三个人刚进入人群,就被沖散了,我只能硬挤着向人少处移动,同时寻找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影。

  好不容易移到了一个空旷处,四目远望,只能看见一个个的黑点. 突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女生的尖叫:「啊——流氓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