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欲天仙卷三

作者:白树 字数:9714

卷三斩筑基享清月

。1

秦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被周耀阳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把胳膊挣脱出李 蔻雪软绵绵的怀抱,大步走向最后方的那个桌台.

" 师姐,你怎么了?"

" 没事,只是略感不适,师弟,我先回去了,你在这……你在这好好陪着雪 儿……" 秦月勉强挤出一丝笑脸,轻声说道。

" 我陪你回去!"

" 不用,师弟……"

" 听话!" 望着周耀阳本着脸说出的这两个字,秦月微微低下头来,默不作 声,任由周耀阳牵着她的小手向李蔻雪打了声招呼就扭头走出了庭院,向自家的 小院行去。

李蔻雪有些发愣的看着周耀阳背影,秦月刚才不还好好的么,怎么忽然不舒 服了?但周围宾客众多,她也不好追出去刨根问底,只能把疑惑埋在心里。

" 师姐,你先休息一会,我把那肥鱼宰了,给你做顿红烧鱼."少顷,周耀阳 领着秦月回到房中,将她扶到床边坐下,轻声说道。

" 师弟……"

" 嗯?"

" 没什么……"

" 那我出去了?"

" 嗯。"

周耀阳出门后来到厨房,把鲤鱼扔在案台上发愣了很久才拿过菜刀狠狠剁在 案板上。

。2

" 月儿,你看这花香不香?美不美?"

" 严师兄,你还是叫我师妹好了……"

" 你我之间何必如此生分,唉?周师弟!练功回来啦!"

" 呵呵,严师兄,我师姐这两日

有些不太舒服,劳烦你每日

来看她了。"

" 应该的!"

看着严宽脸上一脸的春风得意,周耀阳心里感到很腻味。这严宽可谓对秦月 穷追猛打了一年多了,秦月一直没给过他好脸色,但他仍然乐此不疲,经常来到 小院找秦月,这次听说秦月不舒服,来的更勤了,连续好几天一大早严宽都一直 往这跑,就如今天,他还采了一把鲜艳的山花送给秦月。

鲜花配美人,还真他妈有情调……周耀阳无奈的摇了摇头,闷头走进厨房, 从水缸里舀了一大瓢水,咕嘟咕嘟咽下。

" 师弟,我不是对你说了好些次么,你一身大汗喝冷水伤身体,热水在锅里 给你温着呢!" 周耀阳前脚走进厨房秦月后脚也跟了进来,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瓜 瓢,不满的叨唠着。

" 擦!师姐,我都多大人了,你就甭管这么宽了吧。"

" 你何时懂的照顾自己了才算是个大人!瞧你弄得,满身是水。"

周耀阳略显尴尬的看着站在门口瞧着秦月帮自己擦拭身体的严宽,而严宽的 眼角也抽了抽,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道:" 你姐弟俩的感情真好,真是羨煞旁人 啊。

……"

" 呵呵,我师姐从小就这样……小管家婆一个,呵呵……"

" 呵呵,对了月儿师妹,今日

你要下山去镇上,为兄陪你一起过去如何?" 严宽见秦月帮周耀阳擦拭的差不多了,忽然开口说道。

" 不,不用了,严师兄,我自己去到镇上买些油盐酱醋而已,很快就回来了。 " 秦月慌忙拒绝道。

" 唉,你身体不舒服,独自一人出去让周师弟如何放心?为兄也是顺道去镇 上办点事情而已,是不是,周师弟?" 严宽的眼神看向了周耀阳,仿佛等着他表 态一般,而秦月此时也咬着嘴唇看着周耀阳。

" 师姐……你就让严师兄陪你去吧,有他照顾你……我也会安心些……" 过 了好一会,周耀阳才几乎是咬着牙憋出了这几个字,说完后他看到了秦月眼中的 黯然,严宽眼中的兴奋,还听到了自己心中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

看着秦月一脸麻木的跟着严宽走出小院,周耀阳深吸了一口气,他忽然发现 秦月今天很漂亮,她没穿那件宗门发放的白色道袍,穿的是一身小巧艳丽的衣裙, 她玲珑轻巧的身段在那条围腰丝带的束缚下显得异常凹凸有致,就连她精巧的小 脸今天似乎也特意装扮了一番,头上还缠着一条海蓝色的头绳,但他这个大老粗 竟然一直到现在才发现.

" 早晚都是一刀,长痛不如短痛,师姐……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周耀阳 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扭头快步回到屋里。

。3

一个白天很快就过去了,夜幕下,周耀阳独自坐在小院的石凳上倾听着周围 的虫鸣,感到内心翻腾不已。

现在差不多已经是前世的晚上9点多了,一般这时候秦月已经要休息了,但 今晚,秦月这时还没回家。

妈的,那孙子不会对秦月用强吧……周耀阳感到后悔了,他对那严宽的了解 并不深,只是从他经常来找秦月时聊了几句而已,周耀阳觉得严宽确实很喜欢秦 月,而且条件也不错,秦月如果以后嫁给他作为道侣起码在灵石和丹药上会得到 他们严家的支持,毕竟严宽的老爹是紫光宗的内务阁管事长老,相当于紫光宗的 大管家,和罗韵那个只能做个炼丹机器还没啥油水的炼丹阁长老可是大不相同。

可周耀阳却没想到秦月今晚会彻夜不归,难道真和那小子去开房了?或者被 那小子用强了?这还真说不准,毕竟年轻气盛,面对美女脑子一热干出啥事都不 为过。

操他妈的!失算了!周耀阳暗骂一声,疾步走出小院,几分钟来到了山崖上, 他迎着夜风看向了小镇的方向,后退了十几米远,随后猛地提速沖刺来到崖边纵 身跳了下去。

" 丝!"

" 是,主人。"

在周耀阳跃出山崖的瞬间,他猛地一声大喊,随之身后瞬间张开一对足有四 米多长的白色翅膀,那对翅膀也不拍打,就那么轻柔的舒展着,让周耀阳凌空滑 翔,急速向小镇的方向飞去。

这是双子星之一丝的能力,她可以随意改变自身的形态,像个橡皮泥一般随 着周耀阳的意念幻化成任何形状,只要不大于她体积,她都可以随意幻化。

虽然别人看不到丝,但周耀阳却可以看到他身后散发着莹白光泽的翅膀。妈 的,老子虽不能做剑仙,但做个鸟人总可以吧!不就是飞么!谁不会!哈哈哈哈! 周耀阳得意的发出一阵狂笑。

这笑声在夜空中似乎传了很远,引得距他几百米的地上顿时有几人抬起头看 向天空。

" 翼人族?他们不是在万年前就被灭族了么?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一个一 身青纱的靓丽女子看到高空中出现一对白色翅膀的年轻男子微微皱起了眉头,如 果周耀阳听到这女子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女子竟然能看到他身后的翅膀, 而且这女子俏丽脸上的双瞳竟然是金黄色,此时正散发着璀璨的光芒,犹如稀世 的宝石一般。

" 凌空飞翔?渡劫期修为?紫光宗何时有了一个渡劫期的太上长老?" 一条 大路上的一辆马车正晃晃悠悠的赶着路,赶车的老头抬头看向天空后疑惑的轻声 说道。

" 此子根骨不会超过20岁,绝不可能是渡劫期修为。" 红帘包裹的车内传 来一个优雅的女声。

" 宫主,要不要属下去把此子擒来拷问一番?" 老头毕恭毕敬的说道。

" 不必,这天下的奇人奇事何其之多,我们今晚的正事重要。"

" 是!宫主。"

" 阿嚏!!妈的,谁在骂老子!" 周耀阳打死也没想到他的一番狂笑会让地 上好几道目光盯着他打量了许久,他只是忽然打了个喷嚏,骂骂咧咧的嘀咕了一 句。

。4

轰!随着一声巨响,周耀阳在地上狼狈的翻了十几个跟头才止住前沖的势头, 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 奶奶的,还好金钟罩练到大成了,不然还不被摔成肉饼了……" 周耀阳无 奈的看着身上被擦破了好几道口子的衣服和满身的泥土。

虽然能飞了,但这还是周耀阳第一次飞这么远,他落地时虽然尽量拍打翅膀 减缓前沖的力量但还是被摔了个狗吃屎,弄得浑身上下狼狈不堪。

还是找师姐要紧,周耀阳晃了晃脑袋,稍微拍打了几下衣服就急匆匆的走进 了小镇。

这世界没什么夜生活,特别是这种人烟稀少的小镇,人们为了生活忙碌了一 天大多很早就休息了,周耀阳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小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前,心里 默默叫了声" 幻".

瞬间,周耀阳的脚下忽然出现了一个窟窿,他整个人立刻陷了进去。那个窟 窿随着周耀阳的消失也随之不见,只看到一个模糊黑影从路边鉆进客栈。

这是双子之一幻的能力,她能和周耀阳合体,让周耀阳藏身在阴影中,只要 有影子的地方,就是周耀阳可以移动到的地方,而黑夜,正是幻可以无处不在的 时候。

" 不要……不要……"

随着周耀阳挨门挨户的寻找,他很快就来到了一间上房的客厅内,这间上房 有个客厅,客厅中有桌椅板凳会客,客厅内才是卧房。

而当周耀阳在客厅中听到一阵熟悉的女声后,他浑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 他听得出来这个声音是秦月的。

周耀阳此刻感到呼吸都变得困难,他艰难的走过一张圆桌,看到圆桌上还摆 放着一些茶点和两只剩有茶水的茶杯。

当周耀阳来到卧房门口时,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眼前的景象 他还是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双脚发软。

秦月此时已经衣衫大开的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嫩滑的乳房在一只有力的大 手下被使劲的搓捏着,黄豆般大小的乳头俏皮的挺立着,上面还残留着湿润的水 渍.

秦月的肚兜被扔在床脚,孤零零的胡乱摆放着,上身赤裸的严宽正趴在秦月 柔软的身体上贪婪的吸吮着她小巧诱人的樱唇,两人不时发出嗯嗯的声音,看样 子都很享受。

此时严宽似乎亲够了秦月的小嘴,直起身子用因激动而发颤的双手拉下了秦 月的亵裤,一双柔美白皙的大腿和乌黑柔软的阴丘瞬间暴露在两个男人的视野中。

严宽用手抱起秦月挺翘的臀部,把她的大腿根部举高,摆在自己眼前,贪婪 的看着一对紧紧贴合在一起的粉嫩阴唇,看了一会后,他把头凑了过去,伸出舌 头舔了下那对柔软湿润的唇肉,引得身下的秦月又发出一阵娇吟。

" 真香……真嫩……" 严宽喃喃的说了一句,立刻色急的把头埋在秦月的股 间贪婪的吸咬起来,而秦月也开始不安的扭动着娇躯,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呻吟声。

" 呼……" 周耀阳吐出一股浊气,默默地扭头离开,他看秦月醉眼朦胧一脸 媚态,知道严宽没有用强,这是秦月自愿的,他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秦月会这么 快就臣服在严宽胯下,但女人心,海底针,别人你情我愿的男欢女爱轮不到自己 管,自己还是麻利的滚蛋吧……眼不见心不烦……

正当周耀阳如同一只死狗般默默走出卧室来到房门前时,他听到了身后的秦 月轻叫了一声:" 师弟……"

周耀阳猛地浑身一震,他愣愣的停在原地,有些不太确信自己刚才是不是听 错了什么,可当秦月温柔而淫荡的呻吟再次传出时,周耀阳的脸色变得铁青。

" 师弟……轻些咬……不要这样……不要……"

周耀阳猛的扭头,看到了桌上的两杯茶水,他直接脱离了幻,大步走到桌前, 用手指沾了沾茶水向嘴里送去。

嘴里传来茶水苦涩的清香,还有一丝隐秘的甜味……

" 王八蛋!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手段引得师姐投怀送抱,原来是个上不 了台面的下三滥!" 周耀阳顿时面色扭曲,一掌将圆台打了稀巴烂,同时卧室里 传来一阵慌乱的响动,几个呼吸后,严宽一手提着剑,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周耀阳 面前。

" 周师弟?怎么是你?"

" 你就是如此照顾我师姐的?" 周耀阳转过身,一脸杀气的看向面色有些惊 讶的严宽。

" 周师弟何出此言?" 严宽第一次见到周耀阳这幅杀意十足的样子不禁感到 有些慌乱,周耀阳这脸杀气不是平白无故装出来的,确实是他前世在黑道中一路 尸山血海拼杀出来的血腥杀气,只有手上沾满了人血的人才能散发出的让人感到 心惊的杀气。

" 很好……市井小流氓这种不入流的下作手段,再加上现在这幅敢做不敢当 的怂包样,我周耀阳这次真是瞎了一对狗眼,把师姐交到你手里!" 周耀阳气极 而笑,一把将本来就擦破了几处的外衣撕开,露出了自己健壮结实的上身。

" 哼!以你一个凡夫俗子还想对我不利?莫以为我平时客气叫你一声周师弟 你就真以为我这人是好脾气!" 严宽似乎缓过神来了,他将手中的长剑抽出剑鞘, 把剑鞘扔到一旁,眼中也露出了杀机.

" 去你妈的!" 周耀阳猛地一个飞跃一拳砸在了严宽那张还算英俊的脸庞上, 而严宽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的向后飞倒而去。

" 御剑起!疾!" 而严宽也不是个废柴,毕竟已经到了筑基初期的修为,他 慌乱的站稳了脚步,将手中的剑向追他而来的周耀阳抛出,捏指打出了剑诀.

顿时,一道白光向周耀阳急速刺来,但这白光到了周耀阳面前却停住了,一 把长剑就这么悬在周耀阳面前一尺处,不断的颤抖着。

" 嘿嘿……筑基修为……不过如此!" 周耀阳看到面前的长剑被丝牢牢的抓 在手中不断颤抖,顿时露出一丝狞笑,他一个闪身来到还有些发愣的严宽面前, 朝着他的脸狠狠的砸了一拳。

" 你是什么妖怪!竟然有如此蛮力!你……你!"

" 他娘的,不愧是筑基期,还真禁揍!我看你能挨多久!"

严宽此时苦不堪言,他把全身所有灵气都集中在手和脸上试图阻挡骑在他身 上对他猛揍的周耀阳,但周耀阳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他筑基期修为足有十牛之 力,但却像个孩童般被压在他身上的这个凡人揍的还不了手。

世俗间一牛之力就可抵十人之力,只要有了一牛之力的凡人就可披甲持戈, 沖杀上阵,而且可做一名猛将,一般的凡人有了双牛之力就可在战场上无可匹敌, 大杀四方,成为一代名将。

尽管现代的修士重炼气而不重炼体,但修为到了筑基期肉体仍会有十牛之力, 再加上灵力支持,气力上怎么也不可能输给个凡人,但严宽觉得今天这个常识却 被周耀阳打破了。

" 周师弟!周师弟莫打了,师兄知错了!啊!"

" 知错?知错就要为错误付出代价!"

" 是!周师弟说的是!你要什么!为兄赔你就是!"

" 呵呵,我要的东西你绝对给的起……"

看到周耀阳停下手,严宽顿时松了口气,今晚他确实下药迷倒了秦月,让她 发情并出现幻觉以为对她动手脚的是周耀阳,但他也不想啊,这女人他追了一年 多,连手都不让碰,上午碰了她的小手下她立马翻脸不认人,还要和自己断绝关 系!虽然修仙的人寿命长,但谁也不愿意都把时间浪费在这事上不是?

可正当严宽准备起身赔笑脸认错时他忽然感到额头传来一股刺痛,随后眼前 一黑,再也没了生息,他到死也没料到自己会被一个凡人所杀。

" 杂碎!呸!" 周耀阳起身对着严宽的尸身吐了口口水,把眼光挪到了一旁 床上仍在不停扭动娇躯的秦月身上。

" 师弟……师弟……"

看着床上的秦月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脖颈和胸部一边摩擦着双腿叫着师弟,周 耀阳苦笑了一声。

" 师姐,那王八蛋的药看来下的挺重……如果这样下去恐怕会把你的脑子烧 坏……就让师弟来救你一次如何?这真是为了救你!嗯……对的……没错. … …妈的!" 周耀阳说着说着连自己都不信了,干脆也懒得管了,他几下把裤子脱 掉甩到一旁,一下扑到床上压在了秦月白嫩的身子上,秦月都这样了还管什么以 后不以后的,那他周耀阳真是白活了这两世几十年了。

前世周耀阳也算是阅人无数,上至清纯玉女,下至东欧洋马,他都尝试过, 但眼下这具白的耀眼,嫩的出水的身躯他确确实实还是第一次遇到。

周耀阳像个处男般感到了一丝紧张,他甚至有些哆嗦的探下头亲了秦月的小 嘴一下,却不想秦月忽然伸出双臂死死搂住他的脖颈与他狂吻起来,而与此同时 两条修长的白腿也盘上了他的腰肢,紧紧的夹住了他,湿滑的阴部不停的摩擦着 他的已经硬如钢铁的肉棒,小嘴里也不断发出呜咽的嗯嗯声。

" 妈的,骚货!" 周耀阳被秦月吻的差点被憋死,他一把将秦月推开,狠狠 的骂了一句。

" 师弟……师姐受不了了……真受不了了……" 秦月此时仍双眼紧闭,她的 表情越来越不安,在周耀阳胯下来回蹭来蹭去的股沟也越来越湿滑,看到秦月这 幅模样,周耀阳也感到口干舌燥,心跳加速,整个心脏似乎都快从胸腔里蹦出来 了。

" 我也受不了了……这是你逼我的!骚货!" 周耀阳一发狠,一把按住秦月 来回扭动的下身,把自己坚硬如铁的肉棒抵在那对满是汁液的湿滑肉唇中,猛地 一挺身,就听见秦月发出了一声尖叫,同时双腿一紧,小手死死的抓住了被单。

" 真他妈紧啊……擦……" 看着埋入肉唇中的半根肉棒,周耀阳咧了咧嘴, 还好在药物的作用下秦月的腔道中充满了汁液,并不生涩,但腔壁还是把他的肉 棒紧紧裹住,皱褶的摩擦让他爽的魂飞天外,不能自已。

还好周耀阳这个老流氓有着丰富的破处经验,他把秦月紧绷的大腿分开,腰 间轻轻用力来回抽动了几下,在秦月似乎慢慢放松下来的时候又猛地一挺,顿时 秦月又发出一声尖叫,然而此时他的肉棒也全根没入。

这……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周耀阳的插入,他忽然感觉到从肉棒上传来一股奇怪的力量,这股力量 从肉棒传入他的身体,开始在他浑身的筋脉上游走,转了一大圈后来到了他的丹 田,他感到丹田里发出一股燥热,让他的肉棒更加坚挺和敏感。

妈的!管不了这么多了,这时的周耀阳刚入玉门关,插的得正爽,也没空去 思考这么多,自顾更加卖力的在秦月身上耸动起来。

秦月一对雪白挺翘的乳房在胸前隆起着,晃动着,即使躺着也显得那么结实, 湿漉漉的阴唇向外翻起,随着周耀阳粗大的肉棒来回抽送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迷茫中秦月浑身轻轻颤抖着,轻声呻吟着,好像沉浸在浪潮般的快中无法自拔一 般。

茫然间,秦月感到自己的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来回沖撞,自己身上的真气也开 始随着这股沖撞在身体中自动运转,向自己的下身聚集,随着真气的流动,药效 开始退却,秦月的意识在逐渐清醒,她挣扎着想从梦境中醒来,因为她猛然想起 今晚她喝了那杯茶后就开始觉得浑身发热,全身酥软,她知道自己被严宽算计了。

想到这秦月知道了现在自己身上正发生着什么,她努力的想睁开双眼,但药 效还未彻底散去,她只是恢复了意识,但却无力挣扎。秦月的双眼流出了泪水, 她开始失声痛哭起来。

" 呃……师姐,你这是咋了?" 正在兴头上的周耀阳忽然发现秦月开始哭了, 他顿时愣住了,急忙俯下身对秦月轻声问道。

" 师弟?是师弟?" 秦月也愣住了,她清楚的听到了耳边的声音,但她却无 法睁开眼睛,她努力的把小手伸出,摸在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的脸上,背上。

" 真的是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秦月糊涂了,触摸着她几乎每天都在擦 拭的身躯,秦月闭着眼都可以确认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正是周耀阳,虽然还有点搞 不清状况,但她的心却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结结实实的触摸到了地面。

" 妈的……骚货,吓老子一跳!" 看到秦月又没动静了,周耀阳松了一口气, 他不满的伸出大手在秦月的翘臀上抽了一巴掌,发出" 啪" 的一声脆响,同时也 让身下的秦月浑身轻颤了一下。

周耀阳又开始继续抽插,尽管他的肉棒已经在秦月身体里进出了许久,但清 醒着的秦月却刚刚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她满脸羞红,两腿的肌肉开始紧绷, 现在即使让她睁开眼她也不敢睁了。

秦月的腔道里水很多,又紧又滑,周耀阳每次抽插都会发出滋滋的水声和胯 部碰撞到秦月下体的啪啪声,这声音让秦月又羞又臊,而每次顶到她花心的感觉 又让她不由得浑身一颤,樱唇微张,轻轻呻吟。

不一会,秦月已经进入了状态,她开始无法忍耐身体的兴奋和快感,一波波 强烈的刺激让她发出一声声越来越高亢的呻吟,连呼吸声都越来越重,变成了一 声声无法控制的娇喘。

爱液顺着股沟流到了床单上,打湿了一片,秦月一对白嫩的乳房像波浪般在 胸前来回涌动,粉红色的小乳头也随着来回摆动,看起来鲜嫩可口,而周耀阳此 时也显然注意到了,他俯下身子叼住一只乳头用力的吸吮着,轻咬着,弄得身下 的秦月立刻浑身轻颤,不由的伸出双臂紧紧搂住了在自己胸前作恶的周耀阳。

" 师弟……轻些吃……啊……我……我……"

听到秦月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床声,周耀阳也感到有些把持不住了,他猛地大 力沖顶了几下,在秦月的腔道发出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有力的喷洒 在她体内深处。

" 啊……啊……" 秦月感到了体内喷发和热流,她感到浑身的真气都暴走了, 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她像只濒死的鱼儿般仰着头张着小嘴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 无力啊啊声,同时把双腿紧紧的缠在周耀阳腰间,下体轻轻的摆动摩擦,直到周 耀阳浑身瘫软的趴倒在她身上。

" 呼!娘的,真他妈够味,你这个小骚货!" 周耀阳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他翻落到一旁看着一脸绯红双眼紧闭的秦月怜爱的捏了捏她挺翘的小鼻子。

" 你……我……我才不骚……" 秦月睁开了眼睛,羞涩的望了一旁的周耀阳 一眼,把被他胡乱丢在一边的衣裙拉过来,紧紧的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 呃……师姐……你……你啥时候醒的?" 周耀阳呆呆的看着一脸红晕的秦 月。

" 在你做坏事的时候……" 秦月的声音犹如蚊音。

" 呃……呵呵……" 周耀阳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下,妈的,自己的真面目不 小心暴露了,这傻丫头不会不高兴吧。

" 师弟……你怎么来了……" 过了好一会,秦月才幽幽的开了口。

" 还好我来了!不然就让那王八蛋得逞了!妈的!" 想到这事周耀阳又一肚 子火,秦月是他一手把人交给严宽的,要真被严宽迷奸了后果不堪设想,以秦月 对他的癡情,很可能会玉石俱焚,香消玉损,想到这,周耀阳感到一股邪火涌到 头顶,他光着屁股下了床,对着角严宽的尸体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 那……那是严宽!?" 秦月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角边躺着额头上有个血洞 的严宽。

" 狗东西!这么痛快的死了真他妈便宜你了!操!" 周耀阳连踢带打了好一 会才把心中那股邪火发泄出去,他一把拽下严宽腰上的储物袋,晃晃悠悠的走回 到床边坐下。

" 师弟!师弟!你杀了严宽?" 秦月看到周耀阳一脸没事人的样子才反过醒 来,急忙起身抓着他的胳膊一脸惊恐的望着他。

" 怎么了?你不舍得?" 周耀阳扭过头瞇着眼望着秦月。

"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胡说八道!你快走!走的越远越好!这事要是被 宗门知道了……" 秦月急急忙忙的穿起衣衫。

" 慌个啥!傻丫头,万事有我在,你怕个毛……" 看到秦月慌张的眼泪都掉 下来的样子,周耀阳翻了翻白眼,心想这傻丫头还真没见过世面,上辈子老子连 市委书记的儿子都宰过,这辈子还怕多宰一个长老的儿子?多大点屁事啊……

" 可……可是……" 秦月呆呆的望着周耀阳不知说什么好,这可是严长老的 独子啊,严长老是紫光宗地位仅次于掌门的人物,在秦月眼里一直都是高高在上 的感觉,她从未想过如果把这种大人物得罪了会怎么样。

" 秦月!你给我听好了!我周耀阳行事一向快意情仇!一饭之恩必偿,瑕眥 之仇必报!你和师傅对我好,我周耀阳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谁要敢打你们的主意, 我必杀之!"

看着眼前周耀阳这股若有如无的上位人气势秦月感到脑子里一片空白,这还 是师弟么?师弟怎么变成这样?好像那个高高在上的掌门也没有师弟这股藐视生 死,杀伐果断的霸气。

" 傻丫头……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你怕个啥……" 看到秦月这幅呆呆模 样周耀阳又换成了一副笑脸,他一把将秦月搂在怀里,捏着她的下巴安慰起她来。

" 师弟,我是怕……"

" 别怕,明天一早你回到宗里就这么说……"

。5

" 什么!?魔道!!" 紫光宗的议事大殿上,李青峰高高坐在首位,身着一 身青色道袍,他两边坐着几个管事长老,穿着蓝袍,而管事长老座下是十几位普 通长老,身着紫袍,罗韵此时也身着紫袍,站在众长老中。

而殿堂中央站着秦月,正衣衫不整满面泪痕的瑟瑟发抖。

" 月儿……" 罗韵听完秦月的哭诉,赶紧走上前搂着秦月一脸的悲愤。

" 过份!太过份了!" 众长老也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 据月儿所述,手持千魂幡,浑身黑气围绕,应该是万魔宫的人。" 其中一 个蓝袍的管事长老缓缓的说道。

" 罗长老,扶月儿下去休息吧……这事,我紫光宗定会给你们母女一个交待。 " 李青峰在首座盯着秦月看了一会,对罗韵说道。

" 是,掌门."罗韵扶着仍浑身发抖好像受了什么惊吓般的秦月缓缓走出议事 大殿。

" 严长老,此事你怎么看?" 等罗韵走出了一会,李青峰才缓缓开口。

" 掌门,此事恐怕有蹊跷!" 严宽的父亲严峰显得有些愤怒。

" 你觉得秦月丫头没说实话?" 李青峰的口气仍然很平缓。

" 起码实情不是全部如此!"

" 严长老……你觉得一个姑娘家会将自己的清白拿出来乱说?" 一旁的一个 蓝袍管事长老开口了。

" 严长老,最近紫光宗附近不太平,这确有其事,我尚武阁可以作证,而且 近几年来宗门山下的数个村庄也发生了好几起魔道妖孽作乱的事情,这都是有据 可查的,依我来看,秦丫头儿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另一个蓝袍长老也开口说 道,尚武阁就相当于少林寺的罗汉堂,圈养着紫光宗的数千打手。

" 可是……"

" 够了!严长老!据我刚才观望,秦月丫头眉心已散,精气已泄,确已不是 处子之身,按她所述,那个魔道孽障修为已达到筑基后期,严宽敌他不过也是正 常,而后秦月丫头被他所辱,再被高人所救,就连那魔道孽障的武器都带过来做 了证据,你为何还有微词?" 李青峰抚了抚胡须,慢悠悠的说道。

" 属下不敢……" 严峰眼神复杂看了看地上秦月带回来的千魂幡,咬了咬牙。

他确实有些不甘儿子就这样离奇的死了,但人证物证俱在,连秦月也被那魔 道之人夺取了清白,他于情于理都不该再去怪罪秦月,但看着地上严宽已经冰凉 的尸体,

想到严宽是为了保护秦月那个小贱人才死去的严峰又不得不把满腔的愤恨纠结在秦

月身上。

" 哼!万魔宫欺人太甚!竟然在我紫光宗山下杀我弟子,辱我妇孺,王长老 听令!"

" 王坤在!"

" 从今日

开始,尚武阁派出巡逻弟子清剿宗门万里之地内的魔门孽障!宁可 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 得掌门令!"

" 严长老听令!"

" 严峰在!"

" 从今日

起宗门进入备战状态!你内务阁务必全力调动宗内物资配合尚武阁 的清剿行动!不得有误!"

" 得掌门令!"

" 先这样吧,退议!"

" 恭送掌门!"

李青峰大步走出议事堂后双眼微瞇,作为一宗之主他可是踩着同门师兄弟的 鲜血爬上位的,可自从上任掌门秦啸天损落在仙魔大战他上位后,整个正魔两道 一片风平浪静,风调雨顺,让他这个掌门上位十几年来一直顺风顺水,毫无作为, 弄得手下众长老对他也是不太服气,这好不容易魔道来家门口惹事了,他还不得 好好表现表现,让手下人好好见识见识?

对于严峰儿子究竟是怎么死的李青峰才懒得去追根刨底查个清楚,他作为一 个心机深厚之人怎么可能相信一个小丫头的一面之词,但这事确实是他一个在宗 内立威的时机,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 师弟,你怎么知道掌门会相信我说的话?" 秦月回到小院后赶紧来到周耀 阳的屋内惊奇的问道,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事掩饰的不太靠谱,她已经想好如果掌 门追查下来她就自己一力承担,绝不能连累师弟,但她没想到掌门就这么轻易的 相信了她。

" 呵呵,相信你?才怪!不过牵扯到魔道,相信不止是他李青峰,这紫光宗 肯定有不少人想趁着这趟顺风车发点小财吧……嘿嘿嘿……" 周耀阳轻笑的捏了 捏秦月一脸疑惑的小脸。

" 你们这两个小东西!究竟在搞什么鬼!"

!正当周耀阳一脸得意的把秦月的小脸扭过来想凑上去亲一口的时候,他的 屋门被打开了,罗韵一脸怒气的站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