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皇欲情】



 (一) 约翰娜和女儿的出行
  (Ⅰ)
  普加乔夫的人头落地多少叫至高无上的女皇陛下安心了一些,有支持自己的人就会有站出来反对的人。在这些反对她的人里面,什么样的人可以拉拢什么样的人可以争取什么样的人可以给予宽恕而什么样的人则必须消灭?这位帝国小母亲的心中都有着明确而清晰的标准和归类。
  看着镜子里虽已不再年轻但却保养得相当富态的自己,女皇多少有些得意,尽管她也知道自己的容颜算不上美貌,但皇冠就是最好的化妆品,足以让一个又一个称心或不称心的面首拜倒在裙下。
  而为了得到这顶至尊之冠,她不知付出了多少在别人看来难以想象的代价。
  她现在既可以在房间里私会犹如阿多尼斯【1】一样的帅小伙,也可以明目张胆地豢养如特里古拉夫【2】一般的彪形大汉,这是她那远在什切青【3】可怜而寒酸的母亲约翰娜夫人从来也不曾拥有过的权限。
  尽管一切已成过去,但渐渐地思绪似乎开始重现了时间的脚步,让她回想起在那方面受到启蒙的岁月。
  (Ⅱ)
  出生于荷尔斯泰因·哥道普家族的约翰娜夫人现在感到欣喜异常,多年来的不快和委屈在一瞬间都成了浮云。嫁给这个空有亲王和陆军少将头衔的木头人丈夫以来几乎就没有开心过的她现在居然接到了来自遥远的俄罗斯帝国的邀请函,而当目光看到信函中最后一页时,那附带的一万卢布的银行汇票瞬间就让约翰娜她那已经稍有些下垂的胸脯立刻就挺翘了起来,好似回到了十年前。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这纯粹是由于极度地兴奋从而引起了胸部肌体的扩张。当然,这种先进的「隆胸术」怕是只对贫寒的贵族最有效了吧?而对有着超过15000双昂贵皮鞋的伊利莎白女皇陛下——也就是这张1万卢布汇票的签发人布鲁默尔元帅的后台老板来说,恐怕她的双峰连一公分也增大不了吧?
  「尊敬的夫人,我谨向您致意,吾主伊利莎白女皇陛下希望您偕同令媛尽早莅临鄙国首都……相信以您的睿智足以理解这封信的真实含义,令媛的才貌在鄙国早已广为流传……」
  「我当然理解,傻子才看不出来呢!」
  约翰娜知道俄罗斯当朝女皇伊利莎白膝下无子,因此将自己的外甥彼得·乌尔里希立为大公也就是事实上的储君。这不明摆着就是在为皇太甥殿下纳妃么?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至于信中说到索菲亚的才貌名扬俄罗斯什么的倒不必当真了,漂亮的客气话而已。不过在约翰娜这个母亲看来,索菲亚无论如何称不上漂亮。个子矮、人又瘦,加上还有点驼背,活像一只被剥了皮的猫。
  这个可怜的丫头幼年患过脓包症,为了去掉脑袋上的痂盖不得不几次剃掉头发。七岁时得了胸膜炎,后来虽然痊愈,却使得左右肩膀有些不对称。好在女大十八变,这些年总算变漂亮了一些,但因此就被说成是美女的话,那世上的美女未免也太多了点。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小丫头倒是喜欢读书,而且对时政有着特别的兴趣,这本来都应该是男人们才喜欢的玩意儿,作为贵族女子,社交和钓金龟婿才是最主要和最正经的事业。
  看到来信的欣喜还没有消散的约翰娜在数小时后又收到了一封邀请函,寄信人是比自己大二十七岁的丈夫奥古斯特的老板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他在信中热烈地邀请约翰娜带着女儿索菲亚去柏林一趟。
  「看来陛下的消息蛮灵通的嘛……」
  有着花容绮貌的约翰娜曾见过这位国王。他英俊而威武,颇有男子气概,和自己的老头丈夫比起来可说是一个天一个地,如果能……做那些事当然是不可能的,八成还是为了索菲亚的事情吧?约翰娜虽然不怎么聪明,这点花头还是逃不过她的眼睛,但如果能和国王陛下发生点什么的话大概会使得今后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的吧?想到这里约翰娜不禁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之间有些湿润了,毕竟夫妻生活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过了啊……(Ⅲ)
  ВгородеРиге,1743гвДекабре(1743年12月于古城里加)一对男女正在做爱做的事,而门外的锁孔处却藏着一双充满了好奇心的眼睛。若是按照远东专制帝国的规定最多只能称为郡主的什切青小公主她现在的瞳孔放得比死人还要大,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母亲正和别的男人在床上销魂。
  「天哪伯爵夫人,您的屁眼可真紧啊!非常棒的屁眼,噢,抱歉,我可能有点粗鲁了。」
  根本就不是什么「伯爵夫人」的约翰娜现在毫无回应的余裕——她正爽得说不出话来呢。连着两个月来都没有过性生活的她现在正如饥似渴地享受着身为女人的性福。女人和男人一样,也有着正常的性需求,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所以背着老公私下里跟某个男人春宵一度在贵族们的沙龙里连「小事」都根本谈不上。
  将约翰娜如马匹一样骑在胯下的男人名叫纳里希金,他是俄罗斯帝国的前驻英大使,有着亲王的封号。尽管这个国家的亲王多如牛毛,当然,和「安哈尔特·采尔布斯特亲王」也就是约翰娜的正牌丈夫比起来,无疑还是要值钱许多。
  论相貌,索菲亚既不漂亮也不算丑陋,她的脸庞基本上还是继承了父系的轮廓,但和约翰娜比起来则无疑逊色很多,尽管她已经徐娘半老不过到底还是风韵犹存。
  约翰娜娘家的出身并不低贱,荷尔斯泰因·哥道普家族据说能跟瑞典王室攀上很近的亲戚,说不定还能继承瑞典王位。虽说北方战争后的瑞典王国江河日下,但多少还是有点家底的,就连这座里加城在并不遥远的三十多年前还是该国占领下的东方重镇,当然,北方战争的结局让这一切都变成了俄罗斯的一部分。
  现在约翰娜的阴道里尽是纳里希金先生的精液,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2014ge俄罗斯男子的性交能力就总体上而言在已知世界里应该算是排名比较靠前的,更何况约翰娜现在就像是一个本来性欲旺盛却禁欲了多年的嬷嬷,所以光是在饥渴多时的阴道里面射几泡精液压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得来点更刺激的!于是有了现在正在进行的肛交,两个人现在都深深地投入进了这项高雅的运动中。
  纳里希金今天的兴致也出奇的好,好久没这么快乐地玩女人了,天寒地冻的当下能将阴茎肏进如此一位稀客的后门真是不可多得的享受。
  「莱茵贝克伯爵夫人」,这是纳里希金对这位正用括约肌夹紧他鸡鸡的贵族女性的称呼。「八成是个化名吧?」纳里希金所接到的命令就是好好接待这一批从普鲁士来的客人,然后再安全地将她们送往东边的莫斯科就算完成了任务,其余的事情就不是他该过问的了。
  约翰娜低声地叫着,尽管偷欢之前他们做足了功课特意选了这么一个偏僻的房间,但还是应该谨慎点好,索菲亚住在楼下的里侧,虽然声音不可能传得了那么远,但小心总是没错的。
  不过约翰娜还是没想到意外居然发生了,半夜醒来的小公主悄无声息地绕过了经过长途跋涉已经疲惫不堪正在梦乡中的保姆们跑到了三楼来。她原本只是想好好看看这个将有可能会成为她新祖国的国度的房屋装饰风格和自己家乡的有什么差别,却没料在这里瞅见了一段好事。
  纳里希金简直就像是在捅一样拼命地干着「伯爵夫人」的肛门,这娘们保养得不错,屁眼和前边比起来居然也一点不逊色。他的龟头所获得的刺激现在看来更甚于在之前的阴道里,直肠末梢带给龟头的撞击感也完全不差于顶到宫颈的成就,实在太他妈爽了。
  「亲爱的伯爵夫人,我想我快要达到高潮了,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能好好灌溉一下您这里面?」
  听纳里希金的意思是要射精了,而且他希望将精液射在自己的直肠内。男人们总是这样热衷于射精,上至王侯下到庶民其实都区别不大,不过约翰娜并没有拒绝,被男人爆菊并不会得黑死病,更何况她也爽到了,这个理由已经足够。
  「嗯嗯,请您射进来吧,多射一点……我喜欢您的润滑油」说起来也是堂堂贵族的约翰娜很清楚这次的俄罗斯之旅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笔卖女儿的交易。如果这笔买卖做得好,从今往后她就是尊贵的大公妃殿下之母,甚至被冠上「皇后陛下的母亲大人」这一头衔也不是不可能,到那时荣耀与财富双至,权力和地位同来,远胜过自己那不靠谱的「瑞王旁系」的身份和丈夫名为「亲王」实则狗屁不是的空洞。
  「干我!请您再使劲一些!」
  即便是最下流的妓女的职业台词也不过如此吧?纳里希金没有辜负约翰娜的呼唤,他强壮的阴茎连捅带刺地肆虐着已经开始发红的肛门,谁说肛交的刺激不大?更何况对这么一个美貌少妇的肛门做着如此激烈地活塞运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差,他不像把这桩风流韵事搞砸,他已经决定要好好地肏,慢慢地耐耐心心地肏,直到将这娘们的阴道、直肠和胃里都射满自己的浓厚精液为止。
  「噢……大使先生……您实在……实在是了不起……我还要……还要痛快一点……别让我遗憾……」
  强烈的快感不断地拍打着着「莱茵贝克伯爵夫人」也就是约翰娜的脑门,虽然在如此激烈地肛交中直肠末端因为阴茎的大力捅插也曾有过微小的疼痛,不过和偷情的刺激性比较起来这压根不算什么。
  一个月前在柏林被国王腓特烈传召的时候她曾拼命地卖弄着自己的风骚,她确实有这个资格,因为她的确是一个美人。只是腓特烈似乎对这位漂亮女士除了关于她护送女儿索菲亚去俄罗斯竞选大公妃的事情之外就丝毫没有别的兴趣,这自然叫有些自视甚高的约翰娜有些懊恼。
  直到离开柏林后约翰娜才陆陆续续地听说腓特烈陛下可能是个柏拉图式的基佬,在他还是一个少年时就跟年纪相仿的基友冯·卡特搅基。最终卡特似乎是被老国王也就是腓特烈的父亲处以极刑,当然这里面或许还有别的曲折也说不定,但在约翰娜看来早知他是个gay自己也就不必花那么多的气力了。
  「亲爱的伯爵夫人,我快要射了,就让我将奶酪涂在您这里面如何?」「射……射吧……让我爽……」
  纳里希金闻言猛地将约翰娜翻转了过来呈面对面的状态,后背式固然便于他猛肏这个女人的后庭,但现在他决定要给这个还达不到「淫妇」这个级别但也已经有些放荡的女人一个视觉上的冲击。约翰娜的双腿被提起,脊背也被拉起悬空,只有颈椎以上的骨骼和双肘在支撑着纳里希金前大使的冲锋。她现在清楚明白地看着纳里希金那根犹如滑膛枪通条一般的肉棍不断地通着自己的肛门,肛周早已通红多时,估计离起爆的时间就在这几秒钟之内。
  「嗷!请您尝尝这浓烈的伏特加吧!」
  前驻英大使低声地吼叫着,睾丸里的精液像是得到了出击命令的哥萨克轻骑兵一般飞驰而出,一瞬间就射进了约翰娜那早已发骚多时的直肠中。俄国人的精液浓密而滚烫,一下子就叫约翰娜剧烈抽搐了起来,仿佛肠子里被滚烫的沸水给浇到了一样。
  正处于射精阶段的纳里希金抓住约翰娜的双腿就这样维持着插入的形态一动也不动,大量的精液蜂拥着灌入了「伯爵夫人」的直肠,但由于开口过于狭窄的关系开始向上漫出。美女的肛门固然紧紧地箍着粗大的阴茎,连一点儿罅隙都找不出,但终究还是败给了无孔不入的精液,谁让这是见缝就钻的流质呢?
  足足射了有二十多秒钟,奔流的白色伏特加突破了屁眼跟肉棍的双重防御溢出了肛门,然后顺着屁沟流淌到了两个人的身下。看着白花花的精液如涌动着的泉水一样流出,约翰娜简直陶醉到要死的状态,这场面太过于淫荡和下流,但是却是「伯爵夫人」喜而乐见的。
  一到莫斯科想必就无暇纵欲了吧?在里加预定停留的时间还有两天,约翰娜决定在这两天内要好好地跟这位健壮的前大使先生过过瘾。才刚刚肛交完,美丽的贵夫人又抓起略微疲软的阴茎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在接下来的整整一个小时内,两人完全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忘我的性交,约翰娜多次喝下了由睾丸酿造的白色伏特加酒,阴道和屁眼外也全是一直都没来得及干涸的精液。纳里希金也同样欣喜不已,今晚他将要彻底地玩够身下的这个女人,如果能给她留下美好回忆的话,说不定今后还有更好的事情。
  尽管这是里加城最好的建筑,取暖设施也相当地完善,但门外多少还是有点儿凉。尽管如此,一个小时内门外的索菲亚的瞳孔里全是母亲跟这个男人的活春宫,她永远也忘不了约翰娜将纳里希金射在她乳房上的精液当做护肤油一般均匀地涂满了整个的胸口和跟小腹。直到她加冕多年以后,这个刺激的场景对她来说仍然叫她心跳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