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魔淫家庭淫妻众人骑篇淫妻阿思残夫亲自接送



   
  「老公,晚上我约了阿全他们,你要来载我过去他那儿呦!」,阿思在办公室打了通电话给她老公,阿文是阿思的老公,他一接到电话心中一阵酸痛,但又不得不回答的说:「妳又要去玩了呀!身体要保重啊!好我会準时去接妳的!」,阿文说完挂了电话,他知道晚上妻子又要去找阿全那夥人玩乐了,要找阿全那夥人来凌虐轮姦了,阿文心痛的等着晚上的到来。

  阿思,一个35岁的人妻,也是一家中等规模的贸易公司的董事长,在她32岁的生日前,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家庭主妇,但自从那次老公在大陆包二奶被她发现,而老公又因要跟那二奶分手,而被那二奶剪断了命根子不能人道之后,阿思就变了,阿思整个人都变了。

  她把原来是他老公当董事长的公司,接手过来自己当董事长,这公司本来就是阿思的父亲送给她的嫁妆,他老公又是自己外遇不贞而又负伤疗养中,所以不得不把公司让给阿思去管理,而阿思又在她父亲派了几个帮手来帮她之后,也慢慢的学会了公司的经营方式,公司也逐渐的步入轨道,规模也越做越大了。
  但是就在公司一切上轨道之后,阿思忽然觉得寂寞孤单,回头一想上次和老公做那件事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而三十如狼的她前些时日因为要学习管理公司的事,而忙到没时间想这事,但等公司都一切正常之后,她心灵和肉体的渴望,就慢慢的侵蚀着阿思的理智,那阿思有种老公不行了那就外面找男人的衝动,而这衝动就在阿思35岁生日派对上赴之行动了。

  当生日派对结束后,只剩阿思和她的秘书林秘书一起整理善后,今天来的都是阿思的朋友或是客户,所以阿文一直都没有下楼来参加,林秘书边整理边看到阿思有点闷闷不乐,她就问阿思说:「董事长,妳好像有心事呦?」。

  阿思回说:「那有,妳不要乱猜!」。

  林秘书:「董事长,我们都是女人,我又跟妳这么久了,妳的心事我大概知道,是不是有点空虚寂寞啊?」。

  这时阿文刚好下楼来到客厅,林秘书一看到阿文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又看到董事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不禁为董事长抱不平,为什么是阿文犯的错,却要董事长一辈子守活寡受活罪,她忿忿不平的对董事长说:「董事长,妳老公自做孽无法行房,妳这么年轻又没有小孩,妳幹嘛帮他守活寡啊!」。

  阿思一听连忙回说:「林秘书,妳喝醉了,我先送妳回去吧!」。

  林秘书:「董事长,我没醉,今天我说的话如果妳不高兴,妳可以叫我明天不用来上班我都没关係,但我一定要说,妳每天辛苦的工作,但女人最后总是需要男人的安慰,需要男人肉体的安慰是吧!」。

  林秘书越说越气,他转身对着阿文说:「你已经是个残废了,董事长没跟你离婚已经是仁至义尽,你不会还有脸反对董事长偶尔去找找男人,排遣一下寂寞吧!」。

  阿文听了更是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言,阿思连忙说:「林秘书,妳别再说了,妳为我好我知道,但这是我的家务事,妳不要管了!」。

  林秘书听到董事长如此回话,真是心灰意冷,转头就要回家,就在这时阿文开口说:「林秘书,妳先不要走,妳说的对,阿思她有她的需要,不能因为我让她痛苦,但是我是爱她的,我不想跟她离婚,不过她有需要男人的时候,偶尔出去玩玩我不会在意的,今天是她生日,就当是我送的生日礼物,妳带她出去玩玩吧!」。

  阿思听到看着阿文说:「阿文!你……」。

  阿文:「别顾虑我了,今天好好出去玩吧,我累了先去睡了!」。

  阿文说完低头默默的上楼回房去了,林秘书看到阿文回房,马上拉着阿思出门,当阿思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已经被林秘书带到一家牛郎店了。

  林秘书拉着阿思进入店内跟随领台到了包厢后,林秘书对阿思说:「董事长,这家店我来过几次,它这边的牛郎都蛮英俊的,最重要的是幹劲十足啊!」。
  阿思:「妳常来?」。

  林秘书:「我那有钱常来,不过只要我存了一点钱我一定来,不然我又没结婚,交男友又怕碰到坏男人,来这里最没负担最快乐了!」。

  阿思:「妳的想法蛮新潮的,不过也不能说妳错,但是如果在这里玩怀孕了,那怎么办?」。

  林秘书:「董事长妳放心,别家我不知,但是它们这家的牛郎都有打长效的避孕针,不会让客人怀孕的!」。

  阿思:「嗯,真是体贴的店,那我们要如何玩?」。

  林秘书:「董事长,今天蛮晚了,开派对又搞得蛮累的,明早妳又要接见外国客户,那么今晚我们不要浪费时间,直接点个牛郎来幹砲吧!」。

  阿思:「这么直接啊!也好明天还有事,那我们是把牛郎带出场找饭店做事吗?」。

  林秘书:「那多发时间,这店有砲房包厢的,董事长妳是要单独一人的吗?」。
  阿思:「什么单独一人的?难道还有多人的吗?」。

  林秘书:「当然有,我如跟朋友两人一起来,都会用多人的,并且会多叫一个牛郎来玩5P 大混战,那真是过癮啊!」。

  阿思:「想不到妳私底下玩这么疯!」。

  林秘书:「董事长,妳别笑我了,我是对妳忠心耿耿才会连这么私密的事都跟妳讲!」。

  阿思:「我知道,现在是下班时间,妳不要当我是董事长,我们好好玩吧!」。
  林秘书:「我还是叫妳董事长较习惯,妳要跟我一同玩多P 的遊戏吗?」。
  阿思心里一想,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有点怕怕,然后又从来没有玩过多P 性爱,只有在A 片中看过好像蛮刺激的,于是她对林秘书说:「就跟妳玩多P 的,一切都由妳来安排,钱不用担心,好玩最重要!」。

  林秘书一听点了下头,然后她按了下桌上的服务铃,不一会儿就来了一个英俊高壮的男人来,林秘书一见那人马上介绍说:「董事长,这位是阿威,这里的红牌,阿威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

  阿威连忙掏出名片递给阿思后说:「董事长?女的董事长?贤!贤!我叫阿威请多多指教!」。

  林秘书接着说:「我今天特别带我们董事长来捧你的场,你要好好招待呦!」。
  阿威:「当然!当然!不知两位要玩些什么花样?」。

  林秘书:「我们今天比较没时间,直接幹砲好了,嗯你安排刺激一点的玩法,我们要用多人的砲房!」。

  阿威:「没问题!我安排妳们到双情趣椅的砲房可以吗?那里有两张最新型的情趣椅,包妳们会非常舒服的享受幹砲的滋味!」。

  林秘书:「好就那间,那就点你再加三个来服务我们吧!」。

  阿威:「我!妳知我的价码的呦!」。

  阿思接口说:「钱不是问题,要你来你就不用怕我们会付不起钱!」。
  阿威连忙说:「误会!妳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来我先带妳们到砲房去!」。

  阿威带阿思两人到了店对面的一栋大楼的八楼,她们进了一间标着823房的房间,阿思见那房间整个以粉红色系装潢,内有一张大圆床,一角还摆设两张情趣椅,浴室是直接在房内无隔间,有一座大型的按摩浴缸,最特殊的是一旁还有一台自动贩卖机。

  阿威指着那自动贩卖机说:「妳们可以先买些道具玩玩,我去準备一下,约半个小时后过来!」。

  阿思和林秘书好奇的到那自动贩卖机旁一看,那机器原本是卖一些情趣用品的,一旁还有张说明写着:「本机器直接跟柜台连线,您需要任何道具,只需按下该项按钮即可,该笔金额买单时会一并计算,本机所出售之道具,为个人用品,为了公共卫生概不退换,使用完后您可带回或弃置房内,本店会代为销毁丢弃,谢谢!」。

  阿思:「好贴心的服务,不过我没用过这玩意,不知感觉怎样,林秘书妳用过吗?」。

  林秘书:「我上次跟朋友来玩,她有带一支来玩过,但她那是一般情趣商店的便宜货,用起来感觉不是很好,我只试了一下下而已!」。

  阿思:「那我先买一支来给妳试试,感觉不错我再来试可以吗?」。

  林秘书:「董事长,妳说怎样就怎样吧!」。

  于是阿思跟林秘书一同挑了一支紫色电动双转轮的假阳具,然后林秘书就自己先脱光了衣服,爬上了圆床上,阿思拿着假阳具也要上床,林秘书连忙阻挡她后说:「董事长,妳先脱衣服再上床吧!」。

  阿思:「脱衣服,嗯,有点害羞啊!」。

  林秘书:「我们都是女人,等一下又要一起跟牛郎幹砲,妳有什么好害羞的,来我帮妳脱好了!」。

  林秘书下床来帮阿思脱衣服,当她脱下阿思身上的香奈儿紫色小礼服后,她看到阿思里面穿的是法国名牌的黑色蕾丝内衣裤,她不禁边脱边称讚的说:「董事长,好漂亮的内衣裤啊!」。

  阿思:「没什么!我都穿这厂牌的内衣,还好一套只要2、3万而已呀!」。
  林秘书心想:「2、3万?都快我一个月的薪水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林秘书帮阿思脱光衣服后,她牵着阿思一起上了圆床,她拿了个枕头垫在自己的臀部,然后双腿开开的对阿思说:「董事长,妳可以拿那假阳具来玩我了,不过请轻一点呦!」。

  阿思看到平常在公司一派正经的林秘书,现在却是全身赤裸双腿开开的在她面前,她还一时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她看到林秘书那黑色浓密的阴毛中,那女人最私秘的淫穴正微微张开的呈献在她眼前,而林秘书的双手这时也伸过来抚挖着淫穴,啊!这是阿思第一次亲眼目睹女人在自慰,让她看得目瞪口呆了。

  林秘书一看到阿思一脸疑惑的样子,她挖穴自慰的手就越挖越快,她边挖还边把穴撑开,故意让阿思看得清楚穴内湿淋淋的模样,然后她娇喘的说:「啊!
  啊!董事长,我在等妳啊!等妳来插我的小淫穴啊!唉!唉ll来插我吧!

 §啊!」。

  阿思听到林秘书那淫荡的呼唤,她伸出手抚摸了林秘书的淫穴一下,那种湿热柔软的触感,让她是又熟悉又陌生,虽然她常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自己抚摸着自己的淫穴,但摸别人的淫穴这却是第一次,让她不由得停下手了。

  林秘书看到阿思停手就一把抓住阿司的手,猛往自己的淫穴摸去,她用力挺起了臀部,用淫穴磨擦着阿思的手,让阿思的手上沾染了她的淫水,阿思回过神来,拿起了假阳具就轻轻的插入林秘书的淫穴内,「啊!轻点!轻点!啊!阿!」
  林秘书呻吟的叫着。

  阿思的手慢慢的加快插弄的速度,林秘书的臀配合着阿思的插弄也慢慢的越摇越激烈,阿思把假阳具的开关开到最大,插穴的力量也越来越用力,只见林秘书的淫穴被假阳具插得是一翻一掀的,那穴内涌出的淫水,更是弄湿的一大片床单,只见林秘书双手紧握着阿思插穴的手,拼命的帮忙抽插着假阳具,她的臀部拼命的上下扭送着,「啊!啊!好爽!好爽!用力!用力!唉!唉l用力!我!
  我快出来了!啊l用力阿!」就在林秘书的一阵淫叫后,见她身子一挺,双手握住阿思的手不动,颤抖了一下后,一阵热热的阴精就喷洒在阿思的手上了。
  阿思看到林秘书双颊通红的摊在床上喘息着,她连忙拔出了假阳具,波一声林秘书的淫穴又随着假阳具的拔出,冒出了一滩的淫水来,她臀部下的床单整片湿透了。

  阿思看着林秘书问:「妳现在就出来了,那等一下牛郎来了妳怎么办?」。
  林秘书疑惑的看着阿思说:「董事长,妳难道不知道我们女人一下出来个两、三次是蛮正常的吗?」。

  阿思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也只有在新婚那几天好像有过高潮,再来都是我刚有点感觉他就泄了,我真不知连续高潮是什么滋味啊!」。

  林秘书一听阿思哀怨的说着,马上起身拉着阿思到自动贩卖机处又挑了一支黑色粗大的假阳具,她又另选了一条有九个钢珠的鍊子,她把阿思推坐在情趣椅上,拉开阿思的双脚绑在腿架上,然后她绑好阿思的身体和手,调高阿思臀部下的椅垫,让阿思的淫穴整个暴露出来。

  她轻轻的抚摸着阿思的淫穴,发现阿思全身僵硬的起鸡皮疙瘩,她知道阿思太紧张了,于是她头一伸舌一吐的吸吻进阿思的淫穴,阿思全身一颤的抖了一下,她感到林秘书灵活温湿的舌头在她的穴内翻搅着,那软软的双唇轻轻的吸咬着那柔嫩的阴核,阿思不禁也叫出声来了。

  「啊!啊!不要!不要!啊!那里不能吸啊!啊!轻!轻点!啊!啊!」阿思迷幻的呻吟着。

  林秘书在吸吻了一段时间后,见阿思的淫穴已经湿淋淋的了,就起身拿起那假阳具就噗一声的插入阿思的淫穴中,阿思啊了一声的挺高了臀部,那假阳具就在林秘书的插入和阿思的挺臀中,齐根的没入阿思的淫穴内,阿思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满脸泛红整个身体都挺起来了。

  林秘书顺势用力抽插着假阳具,阿思被插的是全身乱颤淫水直流,就在插弄了一段时间后,林秘书拿出了九颗钢珠的鍊子,她放开了阿思的双手让她自己拿假阳具插穴,而她把那钢珠一颗一颗的网阿思的屁眼赛了进去,阿思扭了一下屁股喊声痛就随林秘书把钢珠赛进自己的屁眼内了。

  林秘书把九颗钢珠都赛到阿思的屁眼后,她慢慢的一颗一颗的拉出来,她每拉出一颗钢珠阿思就唉叫一声,当九颗钢珠都拉出后她又重新的把钢珠赛进阿思的屁眼内,阿思就在林秘书的反覆赛拉钢珠下唉叫连连,而阿思自己插穴的动作也越插越激烈了。

  这时房门忽然打开了,阿威带了三个健壮的牛郎进来,他们看到房内的两个女人,全身已脱个精光,一个还被绑在情趣椅上用假阳具插着穴,于是阿威等人迅速脱光了衣服,阿威伸手把阿思穴内的假阳具和屁眼内的钢珠鍊子拔出,他和另一名牛郎伸出舌头舔弄着阿思的身体,他吸吻着阿思的淫穴,而另一名牛郎就吸吮着阿思丰满的双乳,阿思被吸得是浑身乱颤淫笑连连。

  另两名牛郎也一样的把林秘书绑在情趣椅上,一样的吸吻着她的全身,牛郎们边吸边自己用手把肉棒弄硬,阿威肉棒一硬后就马上插进阿思的淫穴中,他整个身体就趴压在阿思身上,腰部拼命的上下摆动着插着阿思的穴,另一名牛郎就在旁边帮忙推送着阿威的腰,让阿威插穴的动作更重更猛了。

  林秘书这边也是一样的插穴方式,林秘书边被插边喘着说:「阿威,换手,你过来幹我吧!」。

  而被阿威幹得淫喘连连的阿思也说:「去吧,我秘书很想被你幹!」。
  这时阿威却说:「对不起,我们店里规定,为了客人的卫生降,禁止混插客人的穴,请见谅!」。

  两个女人一听,原本高炙的淫火当场熄了一半,就在牛郎们拼命轮流的幹完穴后,两人草草的买单出了店,林秘书伸手叫了一辆计程车两人坐了上去,告知司机要到那后阿思对林秘书说:「真扫兴!那些牛郎那么多规矩,后面花钱请他们来幹砲,都还不如前面我们自己玩的刺激,这家店以后不来了!」。

  林秘书:「唉!真的是蛮扫兴的,下次我再找找有什么刺激的店吧!」。
  这时开车的司机忽然开口说:「两位客人刚刚到牛郎店玩得不过癮是吧!难怪嘛!那些小白脸只会耍嘴皮骗骗女生,要想真枪实弹的刺激,他们那成啊!只是白花钱的囉!」。

  林秘书:「喂!你怎么可以偷听客人谈话啊!」。

  阿思兴致勃勃的被浇熄正觉得扫兴时,一听到司机和林秘书的谈话连忙接口说:「没关係,是我们自己讲太大声了,那司机大哥,你知道那里有刺激好玩的吗?」。

  司机:「哈哈,客人妳今晚还没尽兴啊,要刺激幹嘛花大钱找那些中看不中用的牛郎,找我们司机们幹得妳过癮,妳再赏些小费即可,如不过癮车钱不收送妳们回家!」。

  林秘书:「什么?给你们幹!那多不安全啊!」。

  司机:「不安全?妳是人我们也是人啊!大家的命都一样值钱,更何况我们只找自己喜欢的女人幹砲,那像那些牛郎给钱就幹,到底是谁比较危险啊!」。
  阿思:「司机大哥你别生气,对了如何称呼啊?有什么刺激好玩的?」。
  司机:「这位客人,妳这样就对了,不要乱看不起人,我叫阿全啦!要玩旁边这位小姐肯吗?」。

  阿思看了一下林秘书,见她摇了摇头,可是阿尘封已久的慾火才刚被燃起,她不想今夜这样就算了,于是她对着林秘书说:「那我先送妳回去,我再跟阿全去玩吧!」。

  林秘书忙说:「董事长,这样不好吧,如果妳出事了怎么办?」。

  阿全:「说什么出事怎么办,我从不做犯法的事,妳可以记下我的车号跟登记证的号码不就得了!」。

  阿思:「好了!别再多说了,我就这样决定了!」。

  林秘书看到自己劝阻无效,也只好在被送到家门口后,目送着阿思被陌生的计程车司机阿全载走,她不知道阿思会被如何的玩弄,但她是真的担心阿思的安全,她对唤醒阿思心中的慾火感到有点后悔了。

  阿全问:「这位客人如何称呼啊?妳今晚要怎样玩?」

  阿思:「你叫我阿思就可以了,怎样玩?听听你的安排看看囉!」。

  阿全:「嗯!妳刚刚才玩过牛郎,那今天先让妳吃一点点甜点好了!」。
  阿思:「什么甜点?」

  阿全:「看妳穿的这么高贵,一定不曾在杂乱的地方幹过砲,我带妳到一处刺激的地方幹砲吧!」。

  阿思:「什么刺激的地方?你一个人能满足我吗?」。

  阿全:「哈M人妳吃重咸呦!平常我一个人可能无法满足妳,但今晚妳已先玩过了,我一人应该没问题,地方到了就知道囉!」。

  阿全静静的开着车子,阿思默默想着,等一下要跟这才认识的计程车司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幹砲,她从后面看着阿全,发现他的体格十分强壮,隐约的看到他胯下那拢起的粗大肉棒,阿思感到自己的淫穴又慢慢的湿了。

  阿全在一个漆黑的公园前停车,他牵着阿思进入了公园,阿思发现那公园的路灯几乎都坏了,整个公园漆黑一片,但是她发现公园内有不少的遊民,那些遊民用着不友善的眼神看着阿思,让阿思心中冒起一阵寒意,她赶紧紧抓着阿全的手臂慢慢的跟着阿全走进公园深处。

  阿全带阿思来到公园深处的一个凉亭,里面本来有几个遊民一看到阿全都纷纷的走了开去,阿全看着阿思说:「嗯!妳叫阿思?别怕,在这公园我最大,跟我一起他们不敢对妳怎样的,妳真的要玩,不会后悔?」。

  阿思本来看到那些遊民有点害怕有点后悔,但听阿全一说她反而感到一种莫名的刺激,她于是对阿全说:「不后悔!要怎么玩?」。

  阿全:「就在这凉亭玩,妳有在户外玩过吗?有在这么多人的窥视下玩过吗?
  更何况又是一群骯脏潦倒的遊民窥视下玩过吗?妳说刺不刺激?」。

  阿思听了全身亢奋的说:「刺激!刺激!好刺激l来吧!」。

  阿全一听指着凉亭内的石桌说:「那妳站上去,慢慢的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并扒开淫穴给我瞧瞧!」。

  阿思依言站上石桌,然后慢慢的脱下了她那紫色的香奈儿的小礼服,再慢慢的把那套黑色的法国名牌蕾丝内衣脱下,她用双手拉开自己的阴唇,让自己的淫穴湿淋淋暴露在阿全和躲在一旁黑暗中的遊民面前。

  阿全走了过去,手指一伸就插进阿思的淫穴中,他毫不怜香惜玉的用力的挖弄着,阿思被他挖得双腿发软,跪蹲在石桌上了,阿全拉着阿思到凉亭柱边,要阿思双手撑着亭柱屁股抬高,他肉棒一掏就幹进了阿思的淫穴内了,阿思被阿全突如其来的猛烈幹穴幹得整个人都趴在亭柱上,阿全把阿思拉好让她双手撑柱的猛烈幹着她,「啊!啊!轻点!轻点!啊!啊!用力!用力!啊!啊!啊……!」
  阿思被幹得淫叫到最后,只剩微弱的喘息声了。

  阿全用力拉退阿思,阿思一时双手扶不到亭柱只好双手撑地的勉强站着,阿全这时边幹边推边走的把阿思幹推到凉亭外,阿思两腿一软的蹲了下去,阿全配合着阿思蹲下的动作,没让肉棒离开淫穴的蹲下身体,他变用狗爬式的幹法幹着阿思。

  阿全一样边幹着阿思边要阿思往前爬,阿思身上驼着阿全身体,淫穴插着阿全猛烈插弄的肉棒,她就这样一边淫喘一边爬行的绕着那凉亭,没多久阿思撑不下去了,一头趴倒在地上,阿全就整个人压在阿思身上,一样的猛烈幹着阿思,阿思身体趴在冰冷的地上,她那白晢丰满的双乳,在阿全背后的幹穴下在地上磨来磨去,那对白皙的乳房被地上的污垢磨的是又红又黑了,这时阿思身体一阵颤抖,淫穴一阵紧缩的射出了一股热热的阴精来。

  阿全见状一把抽出肉棒,只听波一声阿思淫穴内的淫水何阴精喷流了出来,染湿了公园脏乱的地上,阿全拉起了阿思要她躺回石桌上,阿全跟着上了石桌,双手拉起阿思的双腿架在肩上,他猛力一压的又在石桌上幹起了阿思,阿思被阿全压的双脚都快到头上的弯曲着身体,而阿全的肉棒是越幹越深的插弄着淫穴,到最后阿全的肉棒几乎每插一次都刺中阿思淫穴中的花心,让阿思全身一直扭抖的又连续出来了两次。

  阿全看到阿思渐渐的没有反应了,他停下了幹穴的动作,摇了摇阿思,阿思无神的动了一下身体,阿全把阿思抱在怀里,拍拍阿思的背,阿思终于回过魂来看着阿全,阿全对阿思说:「什么嘛!说什么要玩刺激的,一下就被幹昏了,这不是在妳刺激,而是我怕把妳幹死了的刺激吧!」。

  阿思微弱的回答:「自从我老公被阉了之后,三年多了我都不曾幹过砲,今晚先被牛郎幹过,又被你如此的操弄,难怪我会撑不住的,下次!下次我一定跟你幹到底的!」。

  阿全:「什么?妳有老公?那没有下次了!我不是说过我不做犯法的事吗?
  一个女人有老公还到外面乱玩,当心被老公抓姦啊!」。

  阿思一听连忙回说:「不会的,我老公因为被二奶阉了无法人道,今天我出来玩都是他同意的!」。

  阿全:「我不相信有做老公的肯让自己的老婆出来给人玩?我不相信?」。
  阿思着急的问:「那要如何你才肯相信?才肯再跟我玩?」。

  阿全:「要我相信那就叫妳老公一起来,一起来看他老婆被人玩,这样我才相信!」。

  阿思低头想默默的想着,一阵凉风吹来阿思打了个冷颤,阿全要阿思把衣服穿上,阿思这才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裸的坐着发呆,她连忙穿好衣服跟着阿全出了公园,他两上了车阿思说了家的住址,阿全静静的开着车,阿思低头默默的沈思,就在快到阿思家的时候,阿思开口对阿全说:「对不起!今晚只有我出来而你没出来,下次我一定会满足你的,一定会让你把精液射在我的淫穴内的,今天真的对不起!」。

  阿全边开车边回答:「说什么对不起!妳给我幹我就很爽了,有没有出来不是最重要的,下次?你老公肯吗?」。

  阿思:「这我会说服他的,下次要怎么联络你?怎么找你?」。

  阿全递了张名片给阿思,说要找他就打他的手机联络,但如果要玩一定要她老公一起,因为他不想被告妨害家庭,到了阿思家,阿思拿了一万元给阿全,阿全收了钱就开车走了。

  阿思一进门就看到阿文坐在客厅等她,阿文看到她搞得全身脏兮兮的回来,连忙问阿思出了什么事,阿思摇摇头说没事就回房间洗澡睡觉去了,只留下阿文一个人在客厅独自的默默发呆。

  隔天阿思到了公司,林秘书急忙问她昨晚如何,阿思只是笑了笑后要林秘书不要在谈起昨晚的一切,林秘书知趣的说好昨晚什么事都当没发生过,两人就继续处理公司的事务了。

  过了一个星期,阿思回到家拿了张离婚协议书要阿文盖章,阿文看到了吓了一跳问阿思为什么,如阿思真的不爱他应该早在三年前就跟他离婚了,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找他离婚?阿思把她和阿全的事告诉阿文,她说她爱上那种刺激的快感,但是阿全一定要她找老公一起去,她知道这对阿文是莫大的羞辱,但愿她又非常的想要那样的刺激快感,于是她只有跟阿文离婚才能再去享受那种刺激那种快感,她知道这次是她对不起阿文,所以她接受阿文的所有条件,甚至把公司再还给阿文都可以。

  阿文低着头沈默了一会儿,他问阿思:「妳还是不是爱我?妳是不是爱上了阿全才不要我的?」。

  阿思摇头说:「我要是不爱你早就跟你离婚了,也不会帮你守了这三年的活寡,但是人总有生理上的需求,我不得不面对现实,而我又不想叫你做这样的事,那对你太过羞辱了,最后我才会提出这样的解决方式,请你见谅!」。

  阿文摇头嘆了一口气说:「如果妳一定要离婚,我可以答应妳,也不会要妳补偿我的,我们终就爱过,但是如果只是为了要去给阿全玩而困扰,那我肯答应妳跟妳一起去,妳肯不和我离婚吗?」。

  阿思流着泪抱着阿文说:「肯!我当然肯!但是这样太委屈你了!」。
  阿文也流着泪说:「只要和你还在一起我就足够了,是我先犯错才造成今天的结果,我没有怨言!」。

  那晚阿思和阿文三年来第一次同床共枕,但是阿文知道自己无法再满足阿思的生理需求,他只能默默的抱着阿思睡到天明,一早阿文提醒阿思可以跟阿全联络了,他看阿思整晚睡得不好,知道阿思寂寞难挨,阿思点了点头说她会跟阿全约好今晚,要阿文今晚準备好等候着。

  阿思在中午时联络了阿全,阿全起初不相信阿思老公会答应,直到阿思说要阿全到她家来接她,阿全才暂时相信了阿思,并约好晚上来载阿思夫妇。

  当晚阿全来到阿思家,按了门铃是阿文来开门的,阿思下班还未到家,阿文请阿全进屋去坐,阿全顿了一下就跟阿文进屋到客厅坐下,阿文问:「阿全先生你要喝酒吗?」。

  阿全:「不了*车不能喝酒!你太太有跟你说我今天来找她何事吗?」。
  阿文:「有!你今天是来带我太太去幹砲的不是吗?」。

  阿全:「你真知道!你真肯吗?」。

  阿文:「哈哈!我爱我太太,但是我已经是废了,如果能让她快乐的话,我有什么理由说不?」。

  阿全:「真有你这样肚量的老公,阿思真是幸福啊!」。

  阿文苦笑了一下问:「那你今天安排怎样玩阿思?一定要让她刺激又快乐呦!
  拜託你了!」。

  阿全笑了一下说:「到时你就知道了!」。

 ⊥在这时阿思匆匆的赶了回来,见到阿文跟阿全聊了起来,马上说要先洗个澡就可以出门了,阿全说不用洗澡现在就可以出门了,阿思说好就放下公事包跟阿文一同坐上了阿全的车了。

  阿全一样载阿思夫妇到了那个公园,三人下车后一起走进公园,这时阿全拿出了一条狗鍊说:「阿思的老公,你用狗鍊把阿思当狗牵着走吧!阿思今天要让妳当母狗可以吧!」。

  阿文接过狗鍊犹豫了一下,阿思连忙把那鍊上的狗项圈绑在自己脖子上,她往地上一爬就像条母狗的被阿文牵着,阿文一看知道阿思十分想要今晚的刺激,于是他就牵着阿思跟阿全到了凉亭那里,一路看到身穿着英国名牌套装,脚穿法国高级女鞋的阿思,像狗一样的在地上爬行着,一路爬到凉亭了。

  一到凉亭阿文要阿思站起来,然后要阿文亲手把自己太太的衣服脱光,阿文动手把阿思脱光,再来阿全要阿文把阿思栓绑在黑暗公园公厕外的一棵树旁,只见他对着黑漆漆的公园大喊:「喂!我今天带了条母狗来给你们玩,只能用手不能用你们那骯脏的肉棒呦!」。

  然后他低头对阿思说:「等一下那些遊民怎么玩妳妳都不能反抗,更不能站起来,记住妳现在是一隻母狗!」。

  阿思点了点头就在树旁爬来爬去的扮母狗,阿全拉着阿文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着看阿思被遊民戏虐,只见阿全一走到旁边坐好,从一旁的草丛内就走出了一个满身脏兮兮长鬍子的遊民来,他先跟阿全打了个招呼,就不客气的再阿思身上摸来摸去,最后更是把那黑脏的手指插进了阿思的淫穴中,阿思嗯了一声摇摆起屁股,那遊民一见就整个人骑上阿思身上,面向阿思的屁股,双手四指拼命的挖弄着阿思的淫穴了。

  阿思被那遊民挖的整个淫穴是黑污污的,而淫水被那用力挖送的手指带喷了出来,那遊民一见阿思淫水流出,居然站起来一把抓起来阿思的双脚,一头埋进了阿思双腿之间,嘴巴一嘟就往阿思的淫穴吸了起来。

  阿思头下脚上的被倒抓着,而淫穴又被满是鬍鬚的嘴拼命吸舔着,阿思双手撑地的呻吟着,不多久那遊民放下了阿思,改趴倒在阿思后面,由下往上的继续吸舔着阿思的淫穴,阿思被吸的是全身起了一阵一阵疙瘩,阿思双脚一软整个淫穴就坐在那遊民的脸上,那遊民趁势抓紧了阿思的腰,用舌头挑找出阿思的阴核,牙一咬就咬弄着阿思的阴核了。

  阿思啊了一声屁股直摇,那遊民更是用力抱紧阿思,只见没多久阿思就滩在那遊民的身上了,那遊民推开了阿思站了起来,阿文见到他满嘴都是阿思的淫水和阴精,他知道阿思出来一次了。

  阿遊民走开后又来了两个脏兮兮的老遊民,他们一人拿着一支脏兮兮的假阳具,就往阿思的淫穴和屁眼插了进去,阿思啊了一声整个人又像狗般的爬起来,那两个遊民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的插弄着阿思的淫穴和屁眼,阿思被插得是双手撑的直直的,头部猛烈的抬高摆动着,屁股拼命的配合着插穴动作而摇摆着,此时阿思那像个高贵的女人!那像是公司的董事长,她就像是一隻发情的母狗拼命的迎着假阳具的抽插而动着,阿思真的像极了是一隻无毛长髮的母狗啊!

  又过没多久阿思又摊了,阿思又整个人摊趴在地上了,那两个老遊民用力的拔出了假阳具,只听波一声,阿思的淫穴又流出了浓浓白浊的阴精出来,阿思又出来了一次。

  又看到两三个遊民从草丛内走出来,阿全看到阿文紧张又不舍的表情,他一挥手那些遊民就又消失在漆黑的草丛中了,阿全走到阿思旁,解下狗鍊,然后拉着阿思到公厕去洗了一下身体,他忽然拿着一条水管装在水龙头上,打开水龙头后把那水管就插进阿思的淫穴内冲洗了起来。

  阿思站着双脚开开的,被阿全拿着冒水的水管插进了淫穴,阿全一抽一插的冲洗着阿思的淫穴,阿思淫穴内被水冲洗出一些黑黑的污垢和白浊的阴精来,在冲洗了一会儿淫穴之后,阿全拔出水管改插进阿思的屁眼,阿思被阿全冲洗屁眼的刺激,她脚一软又蹲了下去,并忍不住的尿了一大泡尿在地上了。

  阿全停下手来问阿思:「怎样?被凌虐的滋味如何?下次还敢来吗?」。
  阿思站起身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阿全说:「敢!我敢再来!不过可不可以下次能有真的肉棒来幹我,不要都用假的!」。

  阿全看了一下阿文后对阿思说:「好!既然今天把妳凌虐成这样妳老公都没关係,那下次一定会让妳更爽的,今天是因为妳临时通知,我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最近有没有乱搞而染病,所以不敢让他们上妳,下次就不会这样了,一定让妳真枪实弹的享受!」。

  阿思一听兴奋的问:「真的吗?那下次什么时候可以再来?还要我老公一起来吗?」。

  阿全:「当然要妳老公一起来,这才表示他同意妳来被人幹嘛!不然被他告了怎么办?下次那就后天晚上十点,一样我去载你们吧!」。

  三人回到了凉亭,阿全要阿思穿好衣服,然后三人出了公园阿全开车把阿思夫妇送回到家,下车时阿思拿了一万元给阿全,阿全看了阿文一下就收钱开车走了,阿思夫妇进到客厅后阿文忍不住的问:「思!妳这样被凌虐好吗?有没有受伤?妳下次还要去吗?这么粗暴妳身体受得了吗?」。

  阿思边往房间走去边回阿文:「我就是爱这样的刺激,还好没受什么伤,只是淫穴有点痛,应该是有点破皮吧,没关係!下次当然还要去,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的身体我知道,你不要瞎操心啦!不说了我要先回房洗澡睡觉了,晚安!」。
  碰一声阿思关了房门,阿文一个人坐在客厅静静回想着今晚的一切,他发现阿思好像蛮喜欢被人凌虐的,难道阿思有被虐狂?但是如果要自己来凌虐阿思又不舍得动手,看来到阿全那真是阿思情慾的唯一出口了,阿文无奈的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两天后的晚上,阿全又载阿思夫妇到了公园,阿思今天穿了套白色的连身洋装,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一进公园阿全要阿思把洋装脱掉,阿思脱下了洋装后,身上只剩下一套法国蕾丝内衣和那双红色高跟鞋,阿全带着阿思夫妇来到了公厕边,只见他一声大喊四方出来了十多个遊民,他们站成一排的在阿全和阿思夫妇面前,阿全说:「你们把裤子脱了,等一下有你们享受的,阿思今天妳是妓女,是这公园的妓女,上去帮他们吹喇叭吧!」。

  阿全一说完就见遊民们一下的脱光裤子,一条条的黑脏肉棒就呈现在阿思面前,阿思看到阿全又拉阿文到旁的椅子坐下了,她马上走到排头的遊民前蹲了下来,双手握住那遊民黑脏的肉棒就往嘴里送,一股又腥又臭的尿味衝进了阿思的嘴内,阿思顿了一下就拼命的吸吹起那黑脏的肉棒了。

  阿思越吹越激动,那遊民被吹得肉棒刚硬坚挺,他一把抓住阿思的头,猛烈的往前压,而他的坚硬肉棒拼命的往阿思嘴内插动,阿思被插的只能含着肉棒干咳,口水从嘴角被插流了出来。

  阿全见状要阿思改吹下一个遊民,她要阿思站起来,双手扶着那遊民的腰,弯腰低头去吹那遊民的肉棒,而排头那个遊民见到阿思摆好姿势吹起下一个遊民的喇叭后,他就走到阿思背后,把阿思的双脚拉开,伸手把阿思法国蕾丝的白色内裤裤底拉到旁边,腰一挺就幹进了阿思的淫穴了。

  阿思轻啊了一声就继续吹着肉棒,而淫穴被背后幹入的肉棒插得噗滋噗滋做响,阿思的屁股也随着插穴的动作而扭摆着,「嗯!嗯!啊!啊……」就在阿思口含着肉棒发出的淫吟声下,插穴的那遊民腰一挺射了阿思一穴的白浓精液,而被阿思吹喇叭的那遊民,也在报着阿思头猛摇几下后射了一股热热的精液到阿思的嘴内,阿思被这忽然射入的精液呛得直咳嗽,连眼泪的咳出来了。

  阿思把口中的精液吐出后又继续吹起第三个遊民的肉棒,阿全见有的遊民肉棒已自己硬梆梆了,就说:「喂!你们不想被吹喇叭或等不及的,可以直接幹这女人的淫穴,但不要抢一个一个来,阿思精液那么补吐掉多可惜,下一泡给我吞下去!」,阿思边吹肉棒边点头,而她的背后一个遊民已把坚硬的肉棒插进她的淫穴中幹了起来,一旁等待的遊民就在阿思的身体上肆无忌惮的摸来摸去了。
  「滋!滋!滋……」「噗滋!噗滋!噗滋……」就在阿思的嘴巴和淫穴发出吸屌插穴声下,一个接一个的遊民,不是射精在阿思的淫穴,就是射到阿思的嘴内,三个多小时后,公厕前只剩阿思一个人,最后射精在阿思嘴内的遊民身影也渐渐的消失在草丛之中了。

  「咕嚕」阿思把嘴中的精液吞下肚,她全身被遊民们摸的脏兮兮的,那套法国蕾丝的白色内衣,都被拉扯得破破烂烂脏兮兮的了,阿思的脸和头髮也被精液沾的到处都是一渍一渍的,而那被幹得红肿的淫穴内,更是精液满得直冒出来。
  阿思慢慢的站直身来,一缕白色的精液就直接从她的淫穴流到了地上,而她的嘴角也还垂流着一缕白色的精液,阿全走了过去看了一下阿思说:「怎样?今天这样真枪实弹的给十多名遊民幹,爽吧?下次还敢来吗?」。

  阿思擦了一下嘴角的精液后说:「好爽!我从来不知被幹有这么爽!敢!当然敢!下次我一定要再来!是什么时候?」。

  阿全见阿思意志如此坚定,不禁拍拍阿思的背说:「先把内衣裤整理一下,到公厕稍微清理一下头脸,把衣服穿好,我们下星期在约吧!」。

  阿思算了一下说:「下星期不太行啦!刚好是我的生理期呦!」。

  阿全笑说:「红灯啊!妳没被闯过红灯啊M下星期四晚上十点,我在公园门口等妳,妳跟妳老公自己开车来吧,有没有问题?」。

  阿思想都没想的回答:「没问题,我一定準时到,我们不见不散呦!」。阿全等阿思整理好仪容之后就开车送阿思夫妇回家,阿思一样下车给了阿全一万元后就进了家门,阿文看到阿思走路时双脚有点开开,他知道阿思的淫穴一定很痛,于是他就问阿思说:「淫穴肿起来了吧?又破皮了吧?妳被那么多人轮姦,难道不会不舒服吗?还要再去啊?」。

  阿思边走向房间边回答说:「这点痛算什么,都没你外遇又受伤时我心的痛,我很爽!我要再追求这种刺激的快感,你不要再念了,去睡觉吧!」。

  阿思关了房门洗澡睡觉去了,阿文自己斟了一杯酒,孤独的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着,他一人默默的喝着酒,无奈啊!一切都已经变成这样,他又能怎么办,也只好下次再陪阿思去给人凌虐了,哀!

  又到了约定的时候了,这次阿文载着阿思到了公园门口,他们等了一会儿才见阿全开车到来,阿全一下车连忙说:「抱歉!抱歉!刚刚载了一位长途的客人所以晚到了,阿思妳那个今天有来吗?」。

  阿思听到阿全忽然问起自己月经有没有来,她双颊一红说:「有来啦!那今天能玩吗?」。

  阿全笑说:「当然能玩,今天连我都会下来玩,说真的我也没玩过月经来的女人,今天我就玩玩看,对了!我还特别先準备了一个道具在里面那呦!」。
  阿思兴奋的说:「什么道具?快l带我去看!」。

  于是阿全又带着阿思夫妇到了凉亭那里,阿全指着摆在亭内的一张长板凳说:「这就是我準备的道具,阿思先脱光衣服过来趴在上面」。

  阿思依言脱光了衣服趴在长板凳上,阿全把阿思脱下来的衣服垫在阿思腹下,然后把阿思的手脚各绑在板凳的四支脚上,他调整了一下阿思的姿势,让她的双乳偏出在板凳的两边,屁股垫高让整个红吱吱的淫穴暴露再外,阿全拍了一下阿思的淫穴说:「原来女人那个来,淫穴会又红又肿的,第一次看到,玩玩看囉!」。
  阿全说完后就脱光自己的衣服,肉棒一伸就插到阿思的嘴内,阿思赶忙吸吻了起来,等阿思把阿全的肉棒吸吹得又硬又挺时,阿全走到阿思后面,一趴身就整个人压在阿思身上,肉棒一翘就插进阿思的淫穴中。

  「噗滋!噗滋!」阿全猛烈的幹着阿思的淫穴,「啊!啊!嗯!嗯ll!
  用力!用力!啊……」阿思拼命的摆动着屁股,大声的淫叫着,阿全感到阿思的淫穴今天热热的,又有点黏黏滑滑的触感,他又发现随着插穴的动作,隐约闻到一种腥臭的味道,他想难道这是女人月经来淫穴的味道吗?不管!继续幹!
 ⊥在阿思被幹得满脸通红淫叫连连时,阿全感到阿思淫穴内流了一股热热腥臭的液体出来,他赶紧拔出肉棒一看,原来流出的是暗红色的经血,阿全看了一下就再把肉棒插进流着经血的淫穴内,继续用力的幹着。

 ⊥在阿全幹了约一个半小时后,他腰一挺射了一泡热热的精液到阿思的淫穴内,阿全拔出了肉棒,他看到肉棒上微微的沾着血渍,他用手擦了一下然后大声的喊:「这女人今天月经来,敢幹的就上来幹,一次一个不要抢!」,阿全说完就穿好衣服,到旁边的石椅上陪着阿文一起坐着观赏阿思被遊民幹砲.

 ⊥在阿思被第六个遊民幹完之后,阿全看到阿思只剩下微微的呻吟声,身体也整个趴在板凳轻轻的抖着,阿全手一挥原来要再上来幹阿思的遊民就退到草丛中了,阿全走进阿思一看,阿思满脸通红,嘴上还流着口水加精液,眼神涣散的看着阿全。

  阿全把阿思的手脚解开,扶着阿思站起来,只见阿思的淫穴内流出了一股混着经血、精液、阴精和淫水的红白色泡沫液体来,阿全拿起了阿思的衣服一看,那件香奈儿的黄色小礼服,被经血染的一块一块污秽的血渍,阿全和阿文一起帮阿思把衣服穿好,一起扶她坐在石椅上休息。

  阿全说:「妳不要命呀?撑不淄说,我要要他们停的,妳这样被幹得都快挂了,万一真的出事了,那该怎么办?」。

  阿思虚弱的回答:「对不起啦!我一时太爽了,等我最后一次出来之后,我那知会忽然全身虚脱四肢无力啊!对不起啦!我下次会注意的!对不起啦!」。
  阿全看到阿思连连道歉,也就不再计较了,他跟阿文扶着虚弱的阿思上了阿文的车子,然后阿思看了阿文一眼,阿文点一点头后掏出了一万元给阿全,等阿全收下钱走回公园后,阿文就载阿思回家了。

  这样又过了两个星期,阿文在中午接到阿思的电话,说晚上跟阿全约好了,要他晚上到公司去载她,阿文一听只觉心中一痛,但也只能说好的挂了电话,当晚阿文依约到公司载了阿思,阿思要他先载她到一家蛮大间的情趣用品店,阿思匆匆下车买了一袋东西后,就叫阿文直接载她到公园了。

  两人一到公园,阿思就在车边就脱起了衣服,阿文看她一下就全身脱个精光,然后阿思拿出袋中的狗鍊交给阿文,阿思自己把狗项圈套好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带上新买的护膝和护肘,又拿出刚买的一支白色粗大电动的假阳具,打开开关就插进自己的淫穴,她身体一趴在扮狗样的爬向了公园入口,阿文只好像溜狗般的跟阿思进到公园了。

  阿思全身赤裸裸的,淫穴又插了一支扭转振动的假阳具,她像狗一般的爬行着,忽然旁边草丛衝爬出了一个披头散髮全身赤裸的遊民,他一把抽出了阿思淫穴的假阳具丢给了阿文,然后他身体一下就骑上阿思的身上,肉棒一挺就幹起了阿思。

  「呼!呼!呼……」那遊民边幹边喘着,「嗯!嗯!嗯……」阿思像狗站般的爬挺着身体呻吟着,阿文看到前面草丛又爬来了一个也是全身赤裸的遊民,他在阿思身边边爬边闻着,阿文感到他好像看到一条母狗正在被公狗幹着,而旁边还有一条公狗等着幹那母狗一般,阿文也只能牵着狗鍊静静的看着了。

  「嗯呀!」趴在阿思身上的遊民闷吟一声,他要一挺射了一泡精液在阿思的淫穴中,当他一离开阿思身上,一旁爬行的另一个遊民就马上骑上阿思身上,「噗」一声他那肉棒就插进阿思那流着精液的淫穴中,那遊民死命的幹起了阿思。
 ⊥这样阿文牵着狗爬的阿思,边走边被遊民幹的来到了凉亭,在凉亭口阿思又被幹上了,阿全从凉亭内走出来,他拉着阿文坐在石椅上,然后观赏着阿思跟遊民像狗交配般的幹着,阿全问阿文:「这是第几个幹你太太的?」。

  阿文算了一下说:「连这个共十一个了!」。

  阿全递了根烟给阿文,阿文接过来点燃抽了起来,他也顺势帮阿全点了根烟,阿全接过阿文帮他点的烟说:「谢囉!请教一下,你每次带你太太来给我们幹,给我们凌虐你不心疼吗?」。

  阿文摇摇头,苦笑了一下默默抽着烟,阿全见阿文不语他也没再说什么,一旁幹着阿思的遊民在阿思淫穴上射了一泡精液后爬开了,阿全走到阿思身边,帮她把狗鍊解下,然后要她像发情的母狗一样,在凉亭四周爬行的找人幹她。
  阿思一听就像狗般的在凉亭四周爬来爬去,她那被幹到红肿外翻的淫穴,拖流着一缕白白的精液,她边爬边扭动着屁股,没多久又有一个遊民骑到阿思的身上幹穴了。

  不知阿思被几个遊民幹过后,阿文牵着全身赤裸的阿思回到了车边,他一样拿了一万元给阿全,然后看到阿思连衣服都不穿的坐进了车内,他摇一摇头上了车一路开回家里,还好阿文的宾士车隔热纸蛮深色的,而且又在深夜,所以没有人看到里面坐着一个全裸的女人。

  到了家门口,阿思就要赤裸裸下车,阿文连忙制止她,说让邻居看到了不好,阿思说她累到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阿文只好先下车开门,再让阿思光溜溜的赤身下车跑进家内,阿文嘆了口气关好车门和屋门进了客厅,阿思已早进房睡觉去了,这次阿思连澡都没洗就睡了,阿文一想到阿思带着满满整个淫穴的精液在睡觉,他就感到心痛,但是他能怎么办,这不是当初大家都说好的吗?如果现在他跟阿思离婚,那阿思就没人照顾了,那会不会玩的更兇弄换身子啊?阿文无奈的回房睡了。

  铃!铃!阿文心中一痛,他希望不是阿思打回来的电话,他一拿起电话就听到:「老公,晚上我约了阿全他们,你要来载我过去他那儿呦!」……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春梦遗忘 金币 +20 回复,红心双过百!这是奖励!  
春梦遗忘 贡献 +2 回复,红心双过百!这是奖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