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丈夫去世了,公公竟然要......



 .
  雪儿住在一个靠海的小都市,人长的非常漂亮,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丰满的娇躯,纤细的柳腰,修长纤细
的美腿,是一个让任何男人见了都想上她的那种,但是却红颜薄命,刚结婚没两年就成了寡妇。
  雪儿的丈夫约在一年前过世了。雪儿丈夫生前所服务的工厂与雪儿上班的地方属于同一条街。后来,由于机器
发生故障,雪儿丈夫受了伤,送医治疗后不久便与世长辞了,邻近的人都以讽刺的口吻说∶「这下领了一笔保险金,
日子可过得更舒服啦!」
  事实上,失去了丈夫的悲哀,绝非金钱所能弥补的,丈夫死后,雪儿变得更孤单寂寞了。
  雪儿与丈夫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这里,雪儿们的婚姻生活相当美满、幸福。
  雪儿丈夫的父亲——也就是雪儿的公公依然健在,但是据雪儿丈夫说,雪儿婆婆在他念高中时就因癌症而去世。
从此以后,雪儿的公公不曾再娶,辛辛苦苦地抚育二个孩子长大成人。
  由于雪儿的公公父代母职,含辛茹苦的养育儿女,所以,雪儿的丈夫对公公非常孝顺,而雪儿也十分敬佩自己
的公公。
  雪儿的公公为人和蔼可亲,与雪儿相处得很愉快。
  婚后,雪儿与丈夫享尽鱼水之欢,日子里从不曾有烦忧不悦。翌年雪儿生下了了老大,隔两年后又生下了老二,
生活美满,人见人羡。
  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丈夫居然留下雪儿们母子,与世长辞。至今,雪儿仍不相信他已远离自己而去,经常在梦
中见到他与自己缱绻缠绵,直至大梦初醒,雪儿仍以为丈夫就睡在自己身边。
  虽然丈夫死后,雪儿领了一笔为数可观的保险金,但是,为了往后的日子,雪儿还是得去工作,否则坐吃山空,
那笔保险金也有告急的时候。
  于是,雪儿在家附近的咖啡厅当服务生,雪儿不在家时,公公就负责接送孩子们上托儿所,这么一来,雪儿就
能放心地上班了。
  丈夫死后将近一年的某个晚上,雪儿抱孩子们上楼去睡觉后,就下楼坐在客厅里与公公一同看电视。雪儿还记
得那是星期二的晚上,天气相当炎热,隔天正好是雪儿的休假日,所以准备晚一点才就寝。
  雪儿的公公裸着上半身,边看电视边喝啤酒。他说独自一人喝酒没意思,要雪儿陪他喝一杯。于是,雪儿到厨
房去拿个杯子,公公为雪儿倒满一杯啤酒。
  天你闷热得很,虽然电风扇转个不停,但是送出来的全是热风,雪儿只穿着一件薄睡衣,却还是感到闷热。
  电视上正演着一出悬疑剧,场面很紧张。公公好象喝醉了,口齿不清地问雪儿有关工作的情形,以及最近的状
况。雪儿一面看电视,一面含糊地告诉他有关咖啡店里的工作情况。
  「雪儿,假如你遇到了理想的男人,不妨考虑改嫁吧!我独自一人还是可以活得好好地。」
  经他这么一说,雪儿反而同情起他来了。公公失去了独子,孤零零的一人要度过残生,实在可怜。
  可是,我何尝不可怜?我失去了后半辈子要依靠的丈夫,而公公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我们的境遇同样的悲哀、
寂寞。
  「爸,您不要担心,雪儿会永远陪你的。」
  「好啦!我雪儿想去睡了……」
  公公缓缓地站起来,但是一个踉跄,倒在雪儿身上。
  「唉啊!爸爸你不要紧吧?」
  雪儿连忙扶住他,可是公公身强力壮,连雪儿都被他压倒在地上了。
  突然,雪儿大吃一惊,公公竟把手伸进自己的睡衣内,用力地捏住自己的乳房。他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动也
不动。自己被他这一突来的举动,竟吓得发不出声来,只楞楞地望着他。
  雪儿的心跳急促起来,公公的手捏住自己的乳房,使自己感到疼痛,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公公一直低着头俯视雪儿,表情很认真的。
  「小雪!」公公直呼雪儿的小名,以前他从不曾如此∶「小雪,我不是个好公公,请你原谅我,我……太久没
有这样了……」
  「爸!不要这样,你喝醉了!」
  「小雪!」公公喘着气又说∶「你失去了丈夫,不是很寂寞吗?」
  「爸爸!」
  公公真的是喝醉了,雪儿挣扎着想离开,因为唯恐会做出不可告人之事,后悔莫及。
  「小雪!你不要把我当作你的公公,就当作我只是个普通的男人吧!」公公
  说着,解开雪儿睡衣的扣子,将脸凑过来,想吻雪儿的乳房。
  「不……不要那样!爸爸……」
  但是公公并不罢手,他把雪儿的胸罩拉开,让两个乳房都露出来,然后凑上他的嘴唇,开始吸吮和爱抚雪儿那
敏感的乳头。
  「不……不要……不可以!」雪儿拼命地叫着,挣扎地想逃开。
  但是,公公已失去了理智,他和往常不同,力气变得强大无比,压得雪儿动弹不得。他一手爱抚着雪儿的乳房,
嘴唇还吸吮着另一个乳头,吸得「啧!啧!」作响,唾液把整个乳房都濡湿了。
  身体上传来阵阵的快感,但是雪儿的脑海里却充满了焦虑,觉得这是一件可耻之事,千万使不得。
  然而雪儿只能干焦急罢了。公公的手开始爱抚雪儿的身体,雪儿渐渐感觉到呼吸困难,心跳加速,愈来愈兴奋
了。公公的手不断地揉搓、抚弄着雪儿的胸部,加上他嘴唇温热濡湿地忽强忽弱吸吮着雪儿的乳头,使雪儿畅快无
比。
  噢!许久不曾有过的情欲,再度燃起,雪儿又高兴又恐惧,一方面渴望,一方面又唯恐会发生后悔不及的事。
  雪儿的身体逐渐发烫起来,不再做无谓的挣扎,相反的还随着公公的嘴唇与双手的爱抚而轻轻摇摆起来。雪儿
渐渐进入恍惚状态,沉溺在兴奋、刺激的浪潮里,起伏、翻腾,无法自拔。
  雪儿不仅不再抵抗,而且还期待公公的舌头爱抚过雪儿全身每一寸肌肤,让快乐的波浪将雪儿淹没。
  那是一种粉红色、温热、美妙的波浪,雪儿随波逐流,心里仍有些许恐惧,雪儿不断地告诉自己∶「现在所做
的事太可怕……」
  雪儿的内裤被公公拉扯下来,全身赤裸裸地躺在榻榻米上,公公两眼上下地打量着雪儿的身体,嘴里发出叹息
声,雪儿知道公公也兴奋莫名了。
  「噢!小雪,我从没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小雪,你好美……好美……」
  公公如孩子般发出了惊喜的叫声。
  然后,公公像舔冰淇淋一样,将雪儿全身舔过,并叫雪儿双腿分开。
  雪儿的那地方真让雪儿害羞地濡湿了,公公用双手分开雪儿的双腿,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地方,过了好久……
好久……他都不眨眼地看着。
  「哇!太棒了……」公公自言自语地说着∶「女人为何总是这么迷人?」接着,公公将脸庞凑向雪儿的屄。
  雪儿惊慌起来了,雪儿实在不愿意和公公做那种事,那实在太难为情了。
  想到此,雪儿就将双腿合拢起来,但是,公公用力又将雪儿的双腿拉开,雪儿实在敌不过他那强而有力的双手。
最后,雪儿只好放弃挣扎,任由他舔自己阴毛下柔软的部份。他居然舔了好久……好久……雪儿兴奋的快发狂了!
  由于公公长久的爱抚,雪儿情不自禁地抱住他白发密布的头,发出「咿啊……咿啊……」的叫声。
  一阵强烈的高潮退去后,另一阵高潮接着又涌上来,雪儿兴奋得像一头发了疯的母狗般,渴望他的那东西快点
插进,好让自己快点满足。
  雪儿把两腿分得更开,让公公的舌头更自由自在的活动。过了好久,公公的动作一直很缓慢,使雪儿有些焦急
了。公公一面舔着雪儿的屄,一面动手去脱自己的裤子。
  雪儿不知不觉中伸出手去握住公公的那部位,老天!真令人难以相信,公公的年纪已老,但是那个地方却依然
硕壮、又粗又长,太不可思议了。
  雪儿从来不曾这样对待丈夫,可是,那一天为何如此呢?雪儿想可能是情欲所致吧!
  雪儿用双手揉搓着他的下体,不知不觉中竟把他的阴茎含在口中,天晓得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有对丈夫如此!公
公的那东西胀得雪儿的嘴巴都要裂开了,而且深及喉咙,叫雪儿差点儿窒息,冒了一身汗。
  雪儿本能地吸吮着公公的龟头,并且用牙齿轻轻地咬着,接着用舌头舔舔,插入自己的喉咙深处。雪儿不停地
抚弄和吸吮着公公的阴茎,然后让它在自己的脸上摩娑一番。
  雪儿完全失去理智了,忘记这是自己的家,忘了他是自己的公公,也忘记孩子们在楼上睡觉……
  公公把他的阴茎从雪儿口中拔出,然后又伏在雪儿身上,再次地舔雪儿那沉睡了将近一年的屄。
  雪儿的那个地方完全被公公的嘴唇占有了,时而慢快时而慢的来回盘旋,让雪儿浸浴在最大的喜悦与快感中。
说真的,那种快感实非笔墨所能形容的。
  雪儿双手抱住公公的脖子,身体蜷曲起来,想使他的阴茎插得更深……更深。
  接下来是一连串长久的激烈运动,雪儿欣喜若狂、欲仙欲死,快乐得简直说不上来。
  他那雄壮威猛的家,伙马不停蹄地攻进雪儿的屄,无以数计的摩擦、搅拌、翻腾,使雪儿的屄像一口袋子,忽
胀忽缩……忽而豁然开朗、忽而天昏地暗……
  雪儿的那地方涌出如泉般的液体,随着猛烈的抽送运动,液体流出后很快地又涨满,像永不止息的流水般。
  雪儿已进入忘我之境,发出阵阵兴奋的叫声,雪儿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形容那种快感,好象一阵接着一阵的晖眩
袭上脑门,全身的肌肉都僵硬起来。雪儿想我可能会在此刻死去了。
  「噢……噢……我会……会死罗!」
  公公仍未停止抽送,反而更强烈地运动着,使雪儿的快感更提升,飘飘然,如汽球般飞上九重天。
  好不容易,雪儿终于又达到了高潮。
  可是,一切还没结束,公公的精力旺盛的惊人,继续以猛烈的攻势撞击着。雪儿的头发全都散开了,嘴里发出
哀号,抬高腰部,让莫名的快感在体内激荡、回绕。那一阵阵的冲击,使快感再度高昂、高昂……雪儿在疯狂目喜
悦的漩涡中,逐渐晕眩了……
  从那天起,雪儿每天都盼望着夜晚来临。
  可是,雪儿的公公似乎觉得很难为情,闭口不和雪儿说话。然而,雪儿一直无法忘怀他的那个地方,每当夜晚
来临,雪儿就热切地盼望公公再度对自己要求……让自己达到那欲仙欲死的绝妙境界。
  终于雪儿忍不住了,有天晚天,孩子上楼睡觉之后,雪儿就迫不及待地下楼,蹑手蹑脚地进入公公的卧室。公
公的睡袍里面,什么也没穿。
  公公早已进入梦乡,雪儿轻轻地抓起公公的手,放入自己的睡袍内,让他的手碰触到自己的下体。但是,公公
依然熟睡不醒,雪儿只好把公公所盖的薄被单拉开,将他睡衣的下摆拉开,握住他粗壮的家伙。
  雪儿的心跳急促得很快,不在乎他醒来之后会如何,就俯下身去用嘴含那缩着的阳具。
  他的阳具在自己的嘴里逐渐胀大起来,愈来愈坚挺……也许是异样的快感使公公醒来了,他吃惊地看着雪儿,
本能地想翻身跳开,可是,他随即发现自己的手竟放在雪儿的下体那儿。
  公公就用他的手分开雪儿的那地方,而且,发觉那个地方已湿淋淋了。公公一言不发地抱住雪儿的腰,让雪儿
坐在他身上,然后,雪儿的那部份就把他粗壮的阳具完全吞没了。
  接着,雪儿如骑马般,跨在他的下腹部,并且感觉到他那热烫烫的阳具不时地开始激动了。
  这时,雪儿就开始前后摆动着腰部。公公也抱住雪儿的腰部,配合着雪儿的摇摆,他也前后地摆动腰部。雪儿
跨在他身上,开始进行圆圈式的旋转,以公公那温热的阳具为中心,不断地旋转腰部。
  不久,从雪儿下体流出许多分泌液来,沿着公公的阳具一直滴落下去。
  「呜……嗯……噢……」雪儿终于达到高潮了,不过,雪儿仍跨在身上,双眼紧闭,不停地喘着气。
  公公伸出手来,抚弄着雪儿的乳头,有时用力揉搓,有时用手掌轻轻摩擦,或用食指与中指夹着乳头,上下摇
摆臀部,由于分泌液汨汨而出,摩擦时便「滋!
  滋!」作响。
  在无法消受的快感浪潮中,雪儿又达到了高潮。
  公公见雪儿已达到了高潮,笑了笑,要雪儿翻过身去。于是,雪儿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让公公从后面插入,进
行猛烈的攻击。
  「呜……呜……」在那一连串的猛烈抽送中,雪儿如狗一样地哀号着,全身颤抖着。
  雪儿的下体宛如被抽入了一根烧灼的铁棒,残酷的冲撞着,在那种难以形容的兴奋中,雪儿忍不住高兴得淌下
了眼泪,恨不得能在这样的热情中死去。
  从那个晚上以来,雪儿和公公过着夫妻般的生活了。每当孩子们入睡后,雪儿们就在卧房里耳厮鬓磨,打得火
热。当然,雪儿和公公绝不会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可是,左邻右舍的人精明得厉害,不知怎么地,将雪儿和公公之
间的事传开来了。
  雪儿不知道别人怎么晓得这件事的,可是,附近的人都在传说着这件事。
  雪儿知道自己和公公发生关系是件羞耻之事,社会上的人一定会对雪儿们大叫批评、指责,可是,他们怎能了
解唯有如此才能带给雪儿们无比的快乐。
  公公的确与众不同,他有硕壮的性器,以及和外表完全不同的旺盛精力,让雪儿深深迷恋,无法自拔。本来是
他要求雪儿的,但是尝了一次滋味后,反而每次都是由雪儿主动去引诱他。
  雪儿知道自己与公公行夫妻之道——有如禽兽般的淫乱,可是,由于公公的指引,才能使雪儿深切的体会到生
为女人的最大喜悦。
  据说自从雪儿婆婆去世之后,公公就一直没有和女人接触过了,他为了抚育三个儿女,生活相当忙碌,根本没
有空暇想去玩女人。
  「那未免太浪费你的宝贝了吧?」雪儿半开玩笑地说着。
  可不是么?虽然雪儿自觉愧对丈夫,可是,雪儿的公公的确是个高手,他懂得如何使女人获得至高无上的满足。
雪儿相信只要和雪儿公公做爱一次,必定终身难忘。
  最近,雪儿的公公唯恐雪儿会怀孕,央求雪儿进行肛门交。他说,肛门的性交更刺激、更销魂。当然雪儿不会
答应,因为雪儿不敢做那种从未尝试过的行为,而且光是听那字眼,心里就不太舒服。
  然而,雪儿的公公说∶「你以前不是也没做过爱?你的那儿本来也没有被男人那么粗壮的东西插入过啊!第一
次难免有些胆怯,一旦试过之后,就没有什么可怕了,肛门交也是如此。」
  终于,雪儿被他说服了。
  有天晚上,等孩子们上楼睡觉之后,公公就在雪儿的肛门上涂了一些乳液让它润滑些,接着,他将手指插入里
面。那种感觉就像公公从背后攻击雪儿一样,有些疼痛和不悦,然后,公公将手指在肛门里前后抽送着。
  费了好一段时间后,公公才将他又粗又长的阳具硬插进去。
  雪儿的天啊!痛死雪儿了!雪儿头一次尝到这么痛苦的性交经验,好象整个臀部都被撕裂般,酸疼、痛楚交杂
着,好象要喷出血来了。
  可是,公公不理会雪儿的哭叫,拼命地进行抽送运动……痛苦的叫声与喜悦的呻吟混成一片。
  虽然进行肛门交使雪儿不悦,可是,雪儿也乐意如此,因为那儿犹如雪儿身上唯一的处女地,进行肛门交,就
好象雪儿初次被夺去的贞操一样。
  说真的,雪儿并不喜欢肛门交,不过,为了讨好公公,偶而雪儿们还是会进行。说起来,雪儿最喜欢就是在阴
道里进行交媾,因为那地方被男人的阳具撞击时,会使雪儿全身细胞都兴奋莫名,死而无憾。
  以后,雪儿和公公的关系,可能仍会维持这样的状态下去,但是,有时雪儿难免担心,假如公公衰老得不能动
弹时,雪儿该怎么办呢?
  一想到此,雪儿就烦恼。不过,雪儿还是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地享受目前美好的日子吧!雪儿不理
会别人如何批评,因为这是雪儿们两人之间的事,只要快乐就好,何必在乎别人的闲言闲语呢!
  我非常喜欢父女乱伦和公公与媳妇乱伦的文章,我自己创作了很多的这样的文章,其中有些是我改变的,有不
到之处还请各位网友多多包涵,因为时间仓促,有前言不搭后语,或自相矛盾之处还请多多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