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低级趣味



.

  (上)
  烈日高照,天气闷热得很。
  在屋里呆著都出汗,菲菲却非要拉著我到洋货市场买那些国外的洋垃圾。虽然洋垃圾都是穿过的衣服,但样子
的确不错,几块钱一件,挑得人眼花缭乱的。一开始我一点都不愿意,可到了后来,我比菲菲挑得还带劲,最后,
菲菲买了3件,而我买了5件。
  虽然天气很热,但我们还是挺高兴的,挑完衣服,我们走回发廊,满身都是臭汗了。
  我进了里屋,把衣服脱光,用铁盆放上冷水擦著身子,菲菲坐在外面欣赏著她的衣服。
  我在里屋喊:「菲菲,别闲著,站门口看看有人吗?」
  菲菲冲我说:「姐!看什么呀!这么热的天,又是正午,哪有人洗头呀?」
  我冲外面喊:「懒死你!召唤个客人都他妈懒得动弹了!」
  菲菲撅起小嘴,嘟囔著说:「就你事儿多!」
  我一把挑起门帘,叫到:「说什么呢你!小婊子!」
  菲菲见我发火了,急忙收好衣服,站在门口。
  我擦好身子,觉得凉爽一点,一屁股坐在破旧的转椅上,把那个二手电扇对著自己猛吹,菲菲站在门口,看著
过往的人。
  我吹了一会儿,彻底把汗吹没了,站起来对菲菲说:「行了,你进来吧,我盯会儿。」
  菲菲嘟著小嘴,慢慢的走进来,坐在电扇旁边吹风。
  我走到门口,把破门使劲推了推,然后坐在台阶上,看著过往的人,现在时值正午,胡同里的人非常少。
  我坐在阴凉里,眼皮直打架,几乎要打盹了。就在这个时候,从那边骑车过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骑车很慢,
虽然顶著烈日,但他并不慌张,慢慢的骑车,眼睛左右乱瞅著。
  我看了看这个男人,他从老远就看著我,我笑了一下,从台阶上站起来。这个男人穿著很朴素,半旧的蓝色文
化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旅游鞋,看样子有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相很普通,带著个眼镜,个子也大概有1米
7。
  看看左右并没什么人,我走下台阶,等他骑到我的面前,我小声的说:「大哥,洗洗头吧?舒服著呢!」
  男人把车停在我面前,上上下下看了我四十八眼,忽然小声的说:「有特殊服务吗?」
  我一听有门儿,急忙笑著说:「哎呦!瞧您说的,什么特殊不特殊的,进屋里来,凉快凉快。」说完,我伸手
拉著他的手腕子。
  男人笑了一下,把我的手拨弄开,对我说:「多少钱一锅儿?讲清楚,别打顾。」
  我一听,看了他两眼,见他穿得朴素,不像有钱的人,不过听他说话知道遇上一个老来玩的,索性笑著凑到他
面前,小声说:「官¤,150一锅,全活儿300,保证您爽。」
  我心说:玩全活儿他没戏,满身的家当也没100块钱。150一锅儿恐怕他还跟我划¤呢。
  男人听我说完,想了想,然后把车推到墙边锁好。
  我急忙迎上去,拉著他进了发廊。
  我的这个发廊其实只是一个胡同里的小门脸,统共也只有20多平米,分为里外两屋,外屋稍微大一点,有两
把破旧的转椅权当洗头用的,墙上有镜子,屋里也有破旧的铁架子,上面放著各种假冒的洗头水,还有剪刀、刮刀,
电推子,屋子里吊著根绳子,上面搭著一些晾干的手巾。
  大屋和小屋就隔著一个门帘,门帘是一块油腻腻的花布,小屋是个刀把,有个小拐间,里面有一张钢丝床,床
上铺著褥子,被头总没洗已经是黑色的了,晚上我们就在这里睡觉,打炮也在这里。
  我拉著男人走上台阶,菲菲见来人了,急忙从转椅上站起来,笑著说:「大哥,您快进来,屋里凉快点。」
  进了屋子,男人左右看了看,我凑过去笑著说:「大哥,我们姐俩,崩谁都行,您挑一个?」
  男人看了看我,又看看菲菲,对我说:「还是你吧。」
  我对菲菲说:「你去门口看著点。」说完,笑著拉著男人进了小屋。
  进了屋子,我坐在钢丝床上,一边解著衣扣,一边笑著说:「大哥,崩一锅儿,又解闷儿,又败火,多好呀!
嘻嘻。」
  男人也笑了,从口袋里掏著什么,对我说:「哎呀,这么热,我一直在外面溜 ,去了几个点儿,都关门了!
我操!大白天不营业了。」
  我笑著说:「看您说的,天儿太热了,人困呀。也就我们这儿,不关门,您以后可记住,我们这儿叫:小台北
发廊。」
  男人听我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有50的,有100的,也有10块的,他点著这些钱,我盯著,男人
数著钱,然后从里面慢慢的把钱捋顺了,一张张的叠好,又数了数,然后递给我,对我说:「你数数,整好300。
玩儿全活儿。」
  我心说:哎呀!我还看走眼了!这小子还真有点钱,一出手就是300块!
  我急忙接过钱,笑著说:「哎呦!您干嘛那么客气,看您,先给钱了…」我一边说著,一边紧紧的把钱攥在手
里,然后快速的点了一遍,笑著说:「没错!没错!看您!怎么这么爽快!」
  收了钱,我快速的脱光衣服,然后走过来,帮著他脱衣服。男人一边脱著衣服,一边说:「我这人,从来不欠
这个帐,出来玩儿嘛!咱们都明明白白的。」说完,已经把衣服脱光。
  男人蹲在铁盆上,我拿肥皂帮他洗鸡巴和屁眼,一边搓著,一边笑著说:「大哥,您住哪呀?」
  男人说:「苹果园那边。」
  我笑著说:「豁!那边离咱们这儿可不近了。」
  男人说:「谁说不是呢!大热天,你说崩锅儿容易么?」
  我笑著说:「咳,找著也值了。」说完,我扒开他的鸡巴包皮,用肥皂沫撸弄著。随著我的手撸弄,他的鸡巴
使劲的挺起来,洗著洗著,鸡巴就洗挺了,我用手搓著他的鸡巴头,然后用手舀起温水,用水洗著,把肥皂沫冲掉,
洗干净鸡巴,然后我用手打上肥皂,转到他的身后,搓著他的屁眼,男人的鸡巴更挺了,回头对我说:「抠抠。」
  我一边笑著说:「大哥,以前在哪儿玩呀?」一边用手指抠进他的屁眼里洗著。
  男人喘了口气,嘟囔著说:「除了家门口儿没玩过,其他都玩过,玄武,见国门,四里屯,潮阳,都去过。」
  我把手指在他的屁眼里抠了一会儿,然后用肥皂抹在他屁眼的周围快速的搓著,紧接著用温水洗去肥皂沫,把
屁眼洗干净。
  洗完以后,我拿来一块手巾,就是经常给洗头客人擦头的手巾,帮他擦著鸡巴和屁眼。
  男人站了起来,鸡巴直挺挺的指向肚脐眼。
  我从钢丝床上把枕头拿下来扔在地上,然后跪在枕头上,他凑到我的面前,我一张嘴叼著他的鸡巴,男人轻轻
的哼了一声,对我说:「著重的叼龟头儿,就那儿爽!」
  我哼了一声,唆了两口鸡巴头,抬头对他笑著说:「大哥,还带鸡巴套儿吗?」
  男人想了想,对我说:「算了,好好叼就行了。」
  我低头继续叼起他的鸡巴,鸡巴头开始变得又粗又圆,鸡巴头上冒出了黏糊糊的透明黏液,我用舌头在他的龟
头上不停的打转,眼睛看著他的脸,男人闭上眼睛舒服得哼出了声。我撅起小嘴,亲吻著他的龟头裂缝,唑得『滋
滋『有声,男人看著我的样子,鸡巴忽然挺了两挺,好像要射精的样子,他突然从我嘴里抽出鸡巴,满屋的乱溜 ,
这是一个老手控制射精的方法。
  我笑眯眯的看著他,心说:不一般呀!能控制得住。
  他在不大的小屋里来回走了两圈,嘴里『嘶嘶『的发出了声音,直到稳定下来,他才对我说:「好玄没射了!
来!再叼两口儿!」
  说完,挺著鸡巴冲我走过来,我笑著说:「大哥!一看您就是老出来玩的,经验丰富呀!」说完,我重新叼起
他的鸡巴头,使劲的唆了著圆圆的龟头。
  玩了一会,他的鸡巴一阵颤抖,又高高的挺了两挺,对我说:「来,撅那儿!」
  我站起身,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避孕套,哆嗦著套在鸡巴上,我笑著看他,他推了我一下,我故意的『嘤咛『
一声,屁股冲著他趴在了弹簧床上,他一下子扑到我的背后鸡巴很准确的插入,然后屁股快速的前后动换著,开始
操了起来。
  我抬起头,不敢大声的叫嚷,只是小声的哼哼著,他从背后伸过手来,抓著我的两个奶子狠狠的揉著,他过瘾
的玩著,嘴里喘著粗气,在我耳边说:「操!真爽!过瘾呐!」
  我哼哼著,浪浪的说:「大哥,别著急,慢慢来……哦!啊!啊!」男人更加力的插入,粗大的鸡巴在阴道里
来回摩擦著,我渐渐的分泌出黏液,他的龟头彷佛是一根刷子在我的阴道里刷著那嫩嫩的细肉,我心想:想办法让
他泄出来才好!
  不一会,我们又换了个姿势,我躺在床上,他分开我的大腿,趴在我的身上直接插入,一边操著,一边看著我
的两个乳房上下晃动,男人突然一张嘴含住一个乳头大力的吸吮起来,『滋滋!『我的乳房被他用嘴吃著,我用大
腿盘在他的屁股上,紧紧的夹著他的腰,在他耳边腻腻的哼哼著:「啊!哦!……快!……大哥!……快!……啊!」
  我这一叫,他有点坚持不住了,快速的使劲插了两下,突然抽出鸡巴,用手狠狠的捏著鸡巴根,鸡巴一阵的乱
抖,他看看鸡巴上的避孕套,嘟囔著说:「我操!都破了!」说完,一把将避孕套撸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然后
狠狠的说:「去他妈的!不要了!跟他妈穿著雨衣洗淋浴似的!」
  说完,他重新趴在我身上插入,这次他更加卖力气的抽动著,去掉了隔邸,肉与肉的接触,让我们进入了淫乱
的状态。
  男人操了一会,立起身体,把鸡巴抽出来,刚从阴道里出来,鸡巴就『扑  『直挺著,他对我说:「来,再
叼叼!」
  我爬起来,跪在床上用嘴吸吮著鸡巴,弄得我满嘴的黏液,他对我说:「把鸡巴弄得滑溜点,我操操屁股。」
我抬头笑著看他一眼,冲著他的鸡巴头使劲吐了两口唾沫,然后用手快速的撸了好几下,他觉得够滑溜的了,急忙
对我说:「来,趴那儿!」
  我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把两手伸到后面,使劲的分开两片肥大的屁股蛋露出屁眼,男人跪在我的后面,看看
我黑乎乎的屁眼,冲著屁眼吐了两口唾沫,然后将鸡巴头顶在屁眼上慢慢的插了进来。
  『哦!……真闷!『我心想著,嘴里逐渐的大声哼哼著:「哦!啊!哥哥慢点!哦!」
  男人把鸡巴一直插到根,然后趴在我的后背,屁股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啊!……哦!……哦!……啊!……哦!……」我闷闷的哼哼著,随著屁眼渐渐的放松,鸡巴抽插得越来越
快。
  『啪啪啪啪啪啪啪……『男人的大腿拍打在我的屁股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粗大的鸡巴头进出著屁眼,我只觉
得大脑里一片空白,只感觉眩晕。
  男人用力的在屁眼里抽插著,嘴里喘著粗气,哆嗦著说:「哦!啊!好爽!爽!哦!哦!一…一会儿……唆了
……出来!!出来了!啊!」男人一边说著,一边狠狠的抽插著!
  突然,他拔出鸡巴,一拽我的胳膊,我翻身坐了起来,男人激动的跨到我的胸口,用手使劲的撸弄著自己的鸡
巴,我『哦!『的叫了一声,一张嘴,他顺势将鸡巴插进我的小嘴里,我急忙用手攥著阴茎快速的上上下下撸了起
来,舌头不停的在鸡巴头的裂缝上猛舔,男人突然一瞪眼,使劲的闷哼了一声:「嗯!!」『突突‘的射出了白色
的精液!
  我用嘴接著精液,舌头在他的龟头上打转,男人又哼哼了好几声,才大大的长出一口气!
  他坐在了弹簧床上……
  闷热的天气,经过这么一折腾,我们身上都是臭汗。
  我拿出卫生纸,把精液吐在指上随手扔掉,然后从床上下来,只觉得屁眼有点发麻。
  我心想:操屁眼还不带套子,你也不怕得病!
  我走到小屋中央,把铁盆里的水放掉,然后又打了点温水对著男人说:「大哥,过来洗洗吧?」
  他从床上下来,坐在了铁盆前面的板凳上,我拧干了手巾,递给他,他好歹擦了擦身上的汗,我蹲在地上给他
用水洗鸡巴,好歹洗了洗,他对我说:「别洗了,我走了。」
  我心说:还嫌脏呢!连屁眼都操了,干净不到哪去!
  我笑著说:「哦,大哥,要走了?下次再来玩呀?」
  男人点点头,穿上衣服,对我说:「今儿个天儿真热!恐怕要下雨。」
  我也穿上衣服,一边把他送出去,一边笑著说:「下次还来呀?」
  男人点点头说:「看吧。」说完,他走出发廊。
  菲菲也站在阴凉的地方浪笑著说:「大哥,下次我陪您呀?」
  男人看了看菲菲,没说什么,骑上自行车走了。
  ……
  下午的时候,天更加的闷热,蒸笼一样,南边出现了阴云。
  一下午都再没人来,我和菲菲轮流著睡了一会儿,到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对菲菲说:「给你钱,你去买点盒
饭回来,我看今天要下雨,晚上要是下雨了,估摸著不会有人来了,咱们早点吃饭。」
  菲菲接过我给她的10块钱看了看,噘著小嘴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
  我看著她,心说:小婊子!老是跟我拧著劲儿!早晚调教你!
  夏天的天气真是变化无常,刚刚还闷热的天气,转眼间狂风大作,天一下子黑了下来,冷飕飕的风给人们带来
了无比的凉爽,我觉得好痛快!终于可以好好的喘口气了!身上的汗也落了下去,我站在门口,胡同里其他的发廊
小姐也站在外面凉快,顺便招呼著过往的男人。
  不一会儿,豆子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劈劈啪啪的打在窗户的玻璃上、房顶上、地面上给闷热了一天的人们带
来了雨水和凉爽。
  几个小姐嘻嘻哈哈的站在雨地里嬉笑著,突然一个惊雷『卡!『震得天地颤抖,小姐们咿呀乱叫著跑到屋子里,
瓢泼大雨下了起来。
  我站在门口张望著,一会儿,从胡同口里跑进一个人,尖声叫著,直奔发廊跑来,外面都是雨雾,直到她跑进
了,我看清楚是菲菲,其实她一叫唤我就知道是她,我是成心装没看见,心想:好好浇浇你!
  菲菲见我站在门口,一下子跑到屋里,尖声叫著:「刚才我喊你,你听见了没!耳朵聋了!」
  我看著她跟落汤鸡一样,手里还抱著两个盒饭,『扑哧『的一笑,说:「我真没听出是你。」
  菲菲生气的嚷道:「骗你妈的鬼!我看你是成心的!」
  我一看这个小婊子竟然来劲了!把眼一瞪,嚷著说:「干嘛!我真没听见!你嚷什么!」
  菲菲见我瞪眼,一屁股坐在转椅上,小嘴一哆嗦,竟哭了起来:「呜呜…」
  我见她真哭了,走到她旁边,哄著她说:「行了!行了!我错了!你辛苦了!来,咱们快吃饭吧,好妹子!」
  菲菲见我说软话,把盒饭使劲往铁架上一拽,对我说:「别理我!讨厌!」说完,一甩手进了小屋。
  我笑著打开盒饭,盒饭还温乎,急忙对小屋喊:「菲菲,快点换完衣服,饭还热著呢!」
  菲菲在小屋里一边换衣服,一边冲我嚷:「你饿了,你先塞吧!吃死你!」
  我笑著,也没理她,拉著凳子坐在发廊的门口,一边看著外面的瓢泼大雨,一边吃著饭。
  我和菲菲都吃过饭,外面的大雨还没有停的意思,我和菲菲觉得无聊,拿出一副不全的扑克牌打了起来……
  我们正打牌,隐约我就听到外面的雨声中有摩托车的声音,我放下牌,走到门口,还没等我开门,从外面推门
进来一个人,一边进来,一边嘴里嘟囔著:「我操!这么大的雨!」
  这个男人穿著一身雨衣,个头比我高一点,身材适中,脸上都是雨水,不过不难看出这个男人眉清目秀,虽然
年过30,却还是有点孩子气。我一看他,觉得心花怒放,急忙笑著说:「哎呦!您怎么来了!这么大的雨!」我
一边说著,一边帮他脱著雨衣。
  菲菲也急忙浪笑著过来和他说:「许哥!您可是老没来了!想死我们了!」
  这男人姓许,和我们认识有一年多了,他具体是干什么的从没跟我们说过,我们也没兴趣,只不过他至今还是
一个单身,隔三差五就到我们这里来崩锅,到我们这里过夫妻性生活来了。每次都给大¤钱,别看他穿著普通,每
次骑著个破旧的二手摩托车,但对于这个向来出手大方,当然他玩儿的也大多是脏活儿,不过只要给钱,什么都可
以的,而且每次都尽量是我和菲菲一起玩。
  许哥一边脱雨衣,一边笑著说:「想你们了嘛!嘿嘿,这两天上班都惦记著这个,正好明天是公休日,今儿晚
上痛快一把!」
  我和菲菲一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么大的雨天,正愁没钱挣,他来了!
  我一高兴,对他说:「许哥!您来了,咱们今儿也不接别的客人了,索性关门,您看?」
  许哥听完,冲我一笑,说:「别拿这个送礼呀!这么大的雨天,我不来,肯定没别人来!你可少来,嘿嘿。」
  我浪浪的一笑,说:「瞧你说的!拿我当什么人了,行了!反正我也要关门了。」
  说完,我对菲菲说:「关门。」
  菲菲高高兴兴的打开门把铁挡子挂在窗户上,外面的雨越发的大了。
  窗户挂上了铁挡,房间里黑了下来,我把灯点上,然后把门锁好,里面还拉上帘子,彻底和外界隔开。
  许哥坐在转椅上,点上一支烟,笑著对我说:「打地铺吧,省得里面折腾不开。」
  我笑著说:「怎么来,还不是您说了算。」扭头对菲菲说:「打地铺。」
  菲菲高兴的进小屋拿东西。我浪浪的坐在许哥的大腿上,许哥搂著我的腰,他把烟捻灭,伸手掏进我的上衣里
揉著我的乳房,笑著说:「累不累?今儿接了几个?」
  我笑著说:「瞧你说的,什么接不接的!崩个乐儿,打个炮儿而已嘛!」
  许哥看著我,慢慢脱著我的衣服,我也帮他解衣。菲菲出来进去的忙活著,先是在地上铺报纸,然后拿出旧褥
子铺上,然后上面铺凉席,最后又拿出毛巾被和枕头。
  弄好以后,菲菲快速的脱光衣服,拉著许哥,我们三人滚到了地铺上。
  许哥的身材不错,皮肤也白净,尤其是鸡巴,虽然不大,但很结实,鸡巴头粉嘟嘟的,显得那么可爱,我和菲
菲缠著他的身体,用手捏弄著他的鸡巴,许哥用手在我们的身上乱捏乱摸,搞到了一起。
  许哥每次来,玩的时候都不带避孕套的,我曾经问过他,不怕得病?许哥嘿嘿的笑著说得病又怎么样?我不在
乎,死就死,活就活,活著就玩个爽。
  这次也不例外,许哥的鸡巴在我们的摸弄下,一会就挺了起来,硬邦邦的。
  许哥让我躺在枕头上,他跨在我的脸上,把鸡巴插进我的小嘴里慢慢的抽动著,我用舌头戏弄著他的鸡巴头,
菲菲也骑在我的胸口上,趴在他的后面,用手扒开他的屁股,仔细的用小嘴舔著他的屁眼,我心说:这个小婊子,
浪起来比谁都浪!
  许哥舒服得哼出了声,大声说:「哦!好!菲菲!使劲舔!哦!」他一边说著,一边慢慢的把鸡巴在我嘴里抽
插著,挺立的鸡巴头逐渐插进我的嗓子眼里。
  我『不不『的哼哼著,用手摸著他的屁股。菲菲在他的屁股上用舌尖舔著他的屁眼周围,许哥的屁眼肉乎乎的,
不过很白净,一根毛儿也没有,菲菲用舌尖划过屁眼,许哥大声的叫出了音,菲菲浪笑著用舌头点著他的屁眼,然
后再慢慢的舔了起来。
  我在下面只觉得许哥的鸡巴更加邦硬好像烧红的铁棒一样,我嘴里含著鸡巴头,把黏糊糊的淫液存在嘴里用舌
头扫动著,许哥更加兴奋,鸡巴直插进我的嗓子眼里,把我插得直哼哼……
  (下)
  ***********************************  祝贺中秋!大家节日快乐!
多吃月 !稀家团圆!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小柔***********************************
  许哥被前后夹击,一个没留神,我只觉得他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忽然涨大,鸡巴头猛的一抖,竟然射了出来!许
哥乱哼哼著:「哦!哦!爽……」浓浓的精液射进我的嘴里,我含著。
  菲菲见许哥射精了,轻轻舔著他的屁眼,忽然笑了起来,许哥回头说:「乐什么?」
  菲菲笑著说:「今儿您够快的?是不是累了?」
  许哥从我的脸上下来,一屁股坐在地铺上,摇了摇头,说:「唉!老了,老了!」
  我笑著走进小屋,把精液吐到地沟里然后对著水管子接了口凉水漱漱口,然后走出小屋,坐在了许哥身边。许
哥搂著菲菲,揉著她的乳房,菲菲用手摸著许哥已经软下的鸡巴,菲菲笑著说:「什么老了?
  您现在正当年呀!」
  许哥笑著说:「都他妈30多了,还不老?」
  我坐在许哥身边,笑著说:「许哥,这些日子干什么了?怎么老没来?」
  许哥一把搂著我的肩膀,笑著说:「不挣钱啊?这些日子干活累著呢!」
  我浪浪的一笑,趴在他的腿间叼起他软搭搭的鸡巴使劲唆了起来,许哥也低头舔著菲菲的乳头,菲菲的乳房并
不是很大,可能是她还年轻的原因吧,小巧的乳房盈盈一握。
  许哥使劲的吸著菲菲的乳房,菲菲浪浪的笑了起来,她分开一条大腿露出浪 ,把许哥的手放在她的 上,许
哥摸了起来,我和菲菲使出花活不停的刺激著他,许哥的鸡巴慢慢的翘了起来,我看著被叼起的鸡巴露出了满意的
笑容,看了看他们,然后继续低头唆了著许哥的鸡巴头。
  许哥吹了一口气,用手按住我的头,屁股上上下下的动了几下,挺立的鸡巴在我的小嘴里来回的插著。许哥把
鸡巴抽出来,拉起我,先是亲亲我的小嘴,然后使劲唑了两下乳房,一使劲,我趴在了地铺上。许哥拉过菲菲,然
后用手分开我的屁股蛋露出一个黑乎乎的臭屁眼,然后按著菲菲的头让她的脸贴在我的屁眼上。
  菲菲假装挣扎,腻腻的说:「哎呀,干什么你!哎呀!……」
  还没有说完,小嘴便舔起了我的臭屁眼,许哥让菲菲舔了一会儿,然后拉起她,菲菲冲著许哥腻腻的说:「讨
厌呀你!又让我加磅!」
  许哥嘻嘻的笑著说:「菲菲,你不就是喜欢这个吗?」
  菲菲浪浪的笑著说:「谁不知道你爱走旱路……」
  说完,菲菲再次低头舔著我的屁眼,我舒服的哼哼著。
  菲菲柔软的小舌头在我的屁眼周围不停的打晃,我激动得屁眼一缩一缩的,菲菲挺起舌尖,使劲的插进我的屁
眼里,我舒服得哼了出来:「哦!哦!……舒服!……啊!」
  菲菲上下动著脑袋,舌尖抽插著我的屁眼,每次菲菲把舌头伸进屁眼里,我都要使劲的缩屁眼,争取把她的舌
头夹住,我一边享受著,一边用手抠著自己的浪 ,一直抠得满手都是黏糊糊的淫液。许哥在一边看著我们的淫乱
场面,一边用手撸弄著自己的鸡巴,一边在我和菲菲身上来回忙活著,一会捏捏这个乳房,一会掏掏那个裤裆,把
我们弄得浪了起来。
  直到我的屁眼里里外外都被菲菲的小舌头舔干净了,许哥才提枪上马,他让菲菲撅在我的面前,屁股冲著我,
然后他跪好姿势,把鸡巴头顶在我的屁眼上用力插入!
  『噗…哧!『许哥一个大力插入,竟然插出我的一个闷屁!只见屁眼一缩,跟著一吐,一个闷屁放了出来,听
到声音,菲菲和许哥都哈哈的笑了出来,我直把头低下。
  许哥冲著屁眼又吐了两口唾沫,然后再次插进鸡巴,用力的操了起来。我随著动作,前前后后的晃动著,每次
向前,我都要把脸埋在菲菲的屁股里为她舔屁眼,菲菲也舒服得哼了出来。
  外面的雨声更大了,伴随著闷闷的雷声,灯光昏暗的屋子里,三个淫乱的男女正互相乱搞著。
  许哥用力的向前顶著我,我一下下的把脸埋在菲菲撅起的屁股里,菲菲用双手使劲的扒开自己的屁眼,让我的
舌头在她的屁眼里来回抽插著,我一边舔著菲菲的屁眼,一边闻著她屁眼里的臭味儿,心说:死丫头!屁眼臭得可
以了!……哎呦!后面的鸡巴跟他妈铁棍一样!我操!我的屁眼都麻了!
  许哥『彭『的一声把鸡巴从我的屁眼里拔出来,鸡巴头上粘满黏糊糊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粗大的鸡巴头高高的
挺立,许哥站起来,迳直走到菲菲面前,菲菲马上跪在地铺上仔细的舔著许哥的鸡巴,许哥见菲菲这种『不怕脏,
不怕臭‘的敬业精神,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闭上眼睛舒服的享受著。
  我也跪在菲菲的后面伸出双手揉弄著她的乳房,鸡巴头在菲菲的小嘴里得到了最上等的服务,柔软顺滑的舌头
仔细的打理著鸡巴头,然后菲菲使劲的吞吐著鸡巴,把阴茎上那些黏糊糊的东西统统吃进自己的小嘴里,不一会,
阴茎和鸡巴头上就被菲菲的唾沫弄得油亮油亮的。
  这时,许哥也到了极限!许哥从菲菲小嘴里抽出鸡巴,对著菲菲张开的小嘴使劲的撸弄,我和菲菲同时发出了
叫声:「啊!啊!哦!哦!」
  菲菲的小嘴大大的张开,舌头点著鸡巴头上的裂缝,许哥突然闷闷的哼了一声『哦!『鸡巴一挺,白光一闪,
点点精液射进菲菲的小嘴里。
  菲菲一直张著小嘴,直到许哥把精液尽数射干净。
  许哥射精以后,喘了口粗气,一屁股坐在地铺上。
  两次射精以后,许哥似乎真的感觉累了,他躺在地铺上点上一支烟抽著,菲菲站起来到小屋里把嘴巴弄干净,
我坐在地铺上听著外面的雨声,一时间,屋子里反而安静下来,外面的雨点打在铁挡上,劈劈啪啪的,一个接一个
的闷雷声预示著雨还要继续下大。
  菲菲从小屋里出来,坐在地铺上,拿出那副破扑克,笑著对许哥说:「哥,再来一锅儿?」
  许哥摇摇头,对菲菲说:「我歇会儿,你们玩吧。」说完,他把烟掐灭,然后闭上眼睛。
  我和菲菲玩起扑克来。
  迷迷糊糊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著了,醒来的时候,睁开眼一看,许哥正搂著菲菲操著呢,菲菲只是小声
的笑著,两条腿紧紧的盘在许哥的腰上,许哥用力的用鸡巴插她。
  我坐起来,用手推著许哥的屁股,许哥乐呵呵的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操菲菲,菲菲笑著说:「哥,别著
急,现在天还没亮,慢慢的来。」
  许哥也不说话,使劲的操著,我一边推许哥的屁股,一边用手摸著他的鸡巴蛋子,对许哥说:「玩起来了怎么
也不叫我一声。」
  菲菲看了看我,笑著说:「姐,我看你睡得那么死,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笑著啐了她一口,说:「放屁你,我哪有睡。」
  我们互相打屁著,忽然许哥用力狠操几下,眼睛一瞪,浑身一哆嗦,便一动不动了,我只觉得他的鸡巴蛋子使
劲的缩了又缩。
  许哥进小屋,一会传来打水的声音,我和菲菲开始整理地铺,许哥草草洗了洗,然后走出来,穿好衣服,我和
菲菲也分别进去洗洗,等我们都穿好衣服了,许哥从钱夹里抽出10元钱塞给菲菲对她说:「你去买早点。」菲菲
答应一声,我把门打开。
  门一开,清新的空气蹿了进来,外面的雨早就停了,清晨,红红的太阳刚刚升起,煞是好看,小胡同里满是泥
泞的水坑,菲菲低头找著路,一跳一走,慢慢的走向胡同口。
  我把窗户上的铁挡都撤下来,然后找了一块破布把窗户和门都擦擦,许哥也站在门口呼吸著新鲜的空气,然后
他走进屋里对我说:「结帐。」
  我乐呵呵的跟进来,许哥从钱夹里抽出钱塞进我手里,我不用数也知道少不了,笑著说:「看您!
  老这么客气,结帐著什么急了。」我一边说著,一边把钱塞进裤兜里。
  许哥也笑著说:「别客气了,把钱收好。」
  我扭头看看外面,因为天早,胡同里一个人也没有,我转身把门关好,然后腻腻的对许哥说:「哥,咱们再崩
一锅,别浪费了这么好的时间。」
  许哥看看我,然后伸手掏进我的怀里揉弄著我的乳房,他对我说:「叼出来吧,我真觉得有点累了。」
  我急忙蹲在地上拉开他的裤链,掏出他的鸡巴使劲的用小嘴唆了著,可怎么也弄不大,许哥也著急,直绷劲,
一会,许哥的鸡巴大了起来,我快速的吞吐著他的鸡巴头子,许哥舒服的哼哼著,开始前后摇晃著屁股,鸡巴在我
的小嘴里抽插起来。
  菲菲这时从外面买回了早点,一进门看见我们,笑著说:「又玩上啦。」然后把门关好,把早点放在台上。
  许哥拿起早点一边吃著,然后对菲菲说:「你……你也吃……哦……」
  菲菲进小屋洗洗手,然后走出来,拉了转椅坐在一边,一边看著我们,一边拿早点吃,许哥站在地上,一会哼
哼两声,一会使劲的吃早点。
  我用嘴使劲的吸吮著他的鸡巴头,忽然鸡巴头一阵放大,哆嗦了哆嗦,可什么也没射出来,许哥只大大哼了一
声坐在转椅上……
  等我们吃过早点,已经8点了,胡同里的各个发廊开始忙活起来,逐渐有了声气,许哥又和我们聊了一会便骑
车走了。
  我们笑著招呼著他,对他说:「下次什么时候来?」
  许哥骑在摩托车上回头对我们说:「过两天吧,这阵子我忙。」
  ……
  昨天下过雨,今天又开始热了起来,烈日高照,来了几个剪头发的女孩,我和菲菲忙活著,日子就这么一天天
的走下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