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秋献礼

性,青年男女绕不开的话题。性取向,困惑不少青年的问题。
  和每个青年一样,我对神秘的性事也很痴迷。记不清是十几岁了,第一次遗精之后,对性的幻想和渴望就如洪
水,一发不可收拾。回望那些年撞击在脑海里有关「性」的片段,多多少少会有美男型男的影子,也有靓女美女的
裸体幻想。这或许就是青年对两性最初的认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男性有了性趣,喜欢看长得好看的男人,喜欢看他们轮廓分明的背影、浓眉皓齿的
脸庞、凸出有型的下体、宽阔结实的胸膛……多少次在打飞机的时候幻想着与这样的一个男人温存。难道,我是世
人不齿的「同性恋」?我好害怕,不想这样。
  同样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美女也闯进我的淫
  如此说来,我的性取向就是双性恋无疑了吧?曾经一度很痛苦,不明确自己的性取向,如今越来越明白,自己
就是双性恋。因为我有着双性恋共有的特点——喜欢男人的同时,也喜欢女人;绿帽情结(看别的男人操自己的女
人);喜欢和同性一起操同一个女人(两龙一凤3P)……正是以上的特点,把我拉探求性刺激的深渊。为求刺激,
经常浏览色情网站,观看日

本和欧美的A 片和色情小说,特别是那些两龙一凤或夫妻交换情节的,最能吸引我。近
在咫尺,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散发着男性的气息和魅力,或互换或一起,征服发情的女人。这全身赤裸的现场画面
对荷尔蒙分泌旺盛的青年来说,撞击力度够大吧?
  或许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喜欢看自己喜欢的人被别的男人操,这是变态!我笑了,你不变态么?男人一半是
绅士,一半是流氓,况且能上这个网站的流氓,在普通人看来都是「变态」的,不是么?
  其实有时候不一定是和别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人,没有伴侣的人同样可以追求刺激,方法换成找个小姐或临时炮
友。我曾有幸参加过一对夫妻的激情游戏,给大家分享真实的故事。
  我没有女友,所以不能参与换妻的游戏,只能看片子和小说解馋。但是可以参加3P,有的情侣或夫妻为了增添
乐趣,喜欢找男单加入床上游戏。在上大四的时候,由于课少,基本每天都是闲着,空余时间基本都耗在网络上了。
开春学期开学后,同学们大多数都外出实习了,我留在重庆本地,找了一家单位朝九晚五实习。
  四月的一天,晚上下班饭后,习惯性地浏览一遍烂熟于心的那几个网站,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刺激。在「交
友聊天室」板块赫然发现一条让我激动的标题,「夫妻来渝出差,寂寞无聊,寻素质单男」。一看发表时间正是半
个小时前,不知怎么的,我的心开始狂跳,似乎预知今夜要发生什么。
  点开标题,里面的内容很简洁,大意是:「广东夫妻来重庆出差、45岁和39岁、健康、素质,寻25-45 岁素质
单男一人,要求健康、硬朗,有意私聊。」看了标题之后,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用新QQ号加了并回复他们,不一
会儿他们就联系我了,问我一些基本情况。综合看来,男的只要求健康、长相,主要是女方要求多些,她要求不能
有小肚腩(刚毕业的大学生哪有小肚腩哦,我觉得很好笑)、身高175 以上、鸡巴要大、会做前戏等等,就像寻找
老公一样,但却是寻找一夜炮友。
  我只有24岁一条不过关,别的他们通过看视频都满意。为了促成今夜激情,我虚报年龄,告诉他们今年25岁。
简单聊过之后,我们预定了地点在重庆渝中区某茶楼见面。
  四月的重庆已经回暖,我穿着单衣单裤出发,里面特意穿上以前买的网状内裤,大鸡吧若隐若现,力求性感,
呵呵。在渝中区临江门地铁站下车后,我到附近的水果摊位买了点时下水果,总不能空手去操别人媳妇吧,怎么也
得有点表示。还犹豫再三要不要买安全套和润滑剂,想了想,操就操爽,他们总比妓女干净,所以只买了润滑剂,
并没有买套子,准备无套内射。
  拎着水果穿过一条街就到了这家茶楼,在门口我开始犹豫、忐忑,更多的是激动,心嘭嘭跳,鸡巴不知什么时
候已经不争气的抬起头来,隔着薄薄的单裤,轮廓若隐若现,随着上楼的脚步一跳一跳的。上了二楼有个转角,转
过去就是雅致的几个隔间,我没有依次寻找他们,而是径直先去了厕所,想冷静一下,让鸡巴软下去,不然太尴尬
了。
  在厕所停留了十多分钟后,鸡巴终于软了,为了避免稍后再次不经意间勃起,我特意把软了的鸡巴紧紧按下去
贴着蛋蛋,并提高了那个低腰内裤,使鸡巴束缚的紧些。弄好后洗过手就坦然的走出厕所,挨个儿寻找他们所在的
隔间。
  这个茶楼的一楼是大众消费区,没有隔间,人们除了喝茶摆龙门阵外,还可以搓麻将。而二楼则设计的很雅致,
像是专门为情人约会准备的。幽幽的灯光、复古的隔板、间内厚实的沙发,无声诉说着挑逗的情愫。(或许是本人
此时内心已经很淫@ 荡了。看什么都带「颜色」)我一间间的寻找,除了年轻男女在眉目传情就是暗娼在陪客,看
着都不像那对夫妻,所以我继续一间间找着。
  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拐角的隔间看到一对男女,说着粤语,没错应该是他们了。我什么都没说,很豪迈的样子
双腿稍稍分开,现在隔间门口面对他们,露着我那标志性的微笑。那女的先反应过来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这时
那男的像顿悟一样,突然大笑,说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哈,是你!比视频看起来硬朗挺拔。」说着招呼我坐下,
我随手把水果放在桌上,说:「先吃点水果吧,剥皮直接吃不用洗。」「谢谢兄弟,你有心了」那女的说。我正为
称呼他们叔叔阿姨还是大哥大嫂而发愁,她这么一说,我只能喊他们大哥大嫂了,其实那男人的岁数可以给我当叔
叔了。他虽45岁了,但看起来很年轻,没有臃肿的大肚腩,精神干练,一头短发。而她微微有点肥,但皮肤白嫩,
长卷发披在肩上,朱唇微启,长黑色丝袜衬托着性感的长腿……每个人都有偷窥欲,我也不例外,很想看看别人老
婆的身体和被操了多年的逼是什么样,也想看看这叔叔级别的大鸡巴发怒是什么雄伟状态,更想看看别人是怎么操
逼的。想想都觉得刺激,不觉间我的鸡巴又硬了,好在束缚的紧,没出洋相。正在我开小差的时候,没注意女的已
经出去上洗手间了。大哥突然问「兄弟贵姓?有个称呼等会儿玩游戏亲切些。」确实是,不然爽到忘乎所以想喊对
方都不知道该喊什么。「大哥别这么客气,我名中带骏,直接喊小骏就行。」「好,兄弟爽快,你嫂子喜欢你这种
身子挺拔又爽快的男人。喊我杨哥,喊她钰嫂就行,叫大姐也行,随你。等会儿跟哥合作弄死她」「大哥也是爽快
人,直来直去好打交道。姐姐喜欢挺拔的男人,所以你才注意保持身材吗?一点都不像中年!」「兄弟过奖了。哥
哥我常年坚持跑步,一直就不胖。」「哥,你们什么时候尝试这种开放游戏的?」「很多年了,她生完孩子后,逼
就松了,我鸡巴长,但没多粗,每次操完她都嫌不过瘾。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很容易偷男人。既然这样还不如在
我面前偷男人,我也好刺激刺激。」「哥你真开明,那你们参加过多少次?」「几乎一两个月就有一次,上瘾了哈
哈,今晚别客气,使劲儿干。」这时姐姐进来了「哥俩聊什么呢这么高兴,才一会儿时间就这么熟了?什么上瘾?」
「我说你被男人操上瘾了,见大鸡巴男人就逼痒。」「讨厌,人家还是最喜欢你的持久,没人能比。」大哥大姐大
尺度的说着,我觉得更加兴奋了,迫不及待晚上的厮杀。
  简单聊了半小时左右,通过他们的讲述,我知道了大哥除了不接受男的操他老婆屁眼以及必须自己先上外,其
他任何方式,如口交、内射等都可接受。而大姐的要求很简单,只要鸡巴粗,任你摆布。我心想这夫妻太猛了……
从茶楼出来,我们直接进了他们早前开好的房间。进屋关门后,大哥噌的一下把窗帘拉上,现在房间只有我们三个,
淫糜的气氛瞬间扑来。大姐三下五除二脱掉外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看得我痒痒的。这时大哥更是爽快,直接脱
光了上衣,下身只剩一条三角内裤,包裹着鼓鼓的一大包鸡巴。「大哥真性感啊,能当模特。」「兄弟说笑了,我
再年轻20岁还差不多。」说着也把最后的三角裤脱了,软软的大鸡巴在黑色鸡巴毛的衬托下非常性感。「兄弟,快
脱,我看看你鸡巴多大,你姐等不及了。」大哥边说边甩着他的大鸡巴走到电脑旁,我也在这时开始脱衣服。脱到
还剩网格内裤的时候,大姐说「好美的鸡巴,一定要操死我!」「全脱了,像我这样!」大哥选了一部黄片走回来
时说。我一把脱下内裤,勃起的鸡巴立刻弹了出来。「我好喜欢,比你的粗,老公!」「不错哦,又粗又大,操过
不少女人吧!」
  大家说笑着一起躺倒床上看片儿,本就已经干柴烈火的我们哪经得住黄片的折磨,大哥向我递了个眼神,我立
刻明白大战在即。「姐姐,你皮肤真好啊」,说着我的手不安分的摸在姐姐的大腿上。姐姐艳然地一笑,把她奶罩
向下拉了拉,我眼前一亮,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立即弹跳出一半。大哥兴奋地当着我的面解开他妻子的胸罩,露
出乳房,我注视着这两团雪白细嫩的软肉。这对乳房被大哥的一双大手紧紧抓住了一只,乳头被挤压得特别突出和
红润。大姐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另一只乳房上,好嫩滑的奶子哟!我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大姐白白胖胖的手一只握
住了我粗硬的肉棍儿,另一只握着大哥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低声说道:「我们到浴室鸳鸯戏水,好吗?」我
和大哥点了点头,于是把她内裤脱去,挺着两条冲天吼的大鸡巴抱起一丝不挂的娇躯走进浴室。
  我们把大姐的肉体放到温暖的浴缸以后,自己站在旁边,她伸出软绵绵的手扶着我们那两条肉棍抚摸起来。我
殷勤地帮大姐擦香皂,借机会摸遍了她全身上下的肌肤。她身材很丰满,但一点儿也不臃肿。尽管她乳房硕大,臀
部丰满,却腹部平坦,腰部纤细。一身细皮嫩肉更是珠圆玉润,雪白细腻,实在是非常健美。
  大哥的手指伸入他老婆的阴道里挖弄两下,她闭着眼睛舒了一口气,小手儿握住大哥粗硬的大鸡巴说道「把你
这大肉棒子给我试试吧!」「等会儿和兄弟一起,骚逼别急!」大哥粗鲁的说着,迅速亲了过去,大姐的红唇被这
男人的嘴整个盖住了,这是个热吻,发出了吧嗒声,男人的舌头已经深深地探入了大姐的嘴,她的口水似乎被贪婪
的吸入男人的口中,与此同时,大哥刚软下去的鸡巴又渐渐蓬勃而起,直直的,前端龟头微微上翘,形状很漂亮,
足有18厘米,但确实不太粗。
  我也被刺激起来了,下面涨得不行,看到大姐一对漂亮的乳房,很白晰,很丰满,乳晕还比较红,乳头很大,
我轻轻咬了一下,她轻轻地叫了一声,娇嗔地瞪了我一眼,这似乎更加刺激了我,我用双手使劲地揉搓这对大奶,
女人在轻轻的呻吟…我索性探入头,轻吻她的大腿内侧,她的阴毛和外阴出现在我眼前,已经流出了淫水,我顺势
用舌头去舔她被无数男人操过的逼,她被大哥用舌吻堵住的嘴不时发来呜呜的爽叫声,逼虽被多人操过但并无异味,
嫩嫩的。抬头看她的眼神,已经是迷离了,似乎真的等待强烈的插入…这女人真骚啊!随后我们擦干身体回到床上。
  大哥已经很兴奋,大鸡巴青筋暴突,龟头涨得通红,把大姐双腿分开,坏笑看了我一眼说「兄弟,哥哥要操逼
了!操完给你,弄死她!」之后对准大姐的阴门,同时用手指分开,露出红色的阴庭,把润滑剂挤了些进去,然后
把大鸡巴迫不及待地插进去,她啊了一声「我的男人,我的老公,啊,你的鸡巴进来了,啊」。大哥彻底被刺激起
来了,血液喷张,凶狠地抽插起来,长长的大鸡巴几乎次次直穿到底,操到底的时候只留两丛阴毛交合在一起,抽
出来的时候只留龟头在逼里,像是一根棍子插在女人下体,抽插之间,润滑剂被拉起长长的细丝,交合处逐渐操出
了白色泡沫,看着爽极了。她嫩逼柔软的肉被大哥坚硬的鸡巴绞动着,子宫颈也被顶来顶去,她此时则紧紧闭着眼
睛,享受着,嘴里「啊,嗯嗯,好老公,我的男人!啊啊」的呻吟。「她里面太温暖了,软软的,湿润极了!」大
哥一边抽送着一边说,「感觉太美了!」这时大哥的硬鸡巴已经满是泛着光亮的淫液和润滑剂,有力的冲击、男性
阳刚雄壮的线条,以及女人起伏有致的身材,画面堪比日

本黄片。
  大哥随后换了姿势,两人侧躺床上从后面操大姐,而大姐的前面完全显露在我面前。我早已硬到发紫的粗鸡巴
傲然挺立着,大哥使个眼神示意我随意搞。我像得到尚方宝剑一样勇敢起来,把鸡巴凑近到大姐嘴边,她一边呻吟
一边乖乖张开嘴含了进去。「喔!爽,姐你嘴巴里真热,舌头好灵活,啊!」「呜呜,嗯,啊」她的头不断来回套
弄我的鸡巴,下体被大哥狠命操着,两个奶子被我和大哥揉抓着,整个身体都变形了。「她被那么多男人操过,也
给他们口交过,口活儿肯定一流,兄弟感受怎么样?」大哥边操边问。「好爽,前所未有,喔喔,好厉害,快把持
不住了。」我说着拔出了鸡巴,不然很快就交枪了。
  在我拔出鸡巴以后,大哥也换了姿势,又把姐姐翻过来正面朝上,双腿摆成M 形,把黑亮泛光的长鸡巴对准骚
逼「嗤咕」一下直插到底,大姐爽爆了,喉咙里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随着大哥的抽插,大姐看起来爽到不省人事
的样子,交合处已经一片狼藉,淫水混合着润滑剂,白白的一大片,弄湿了两人的阴毛,一缕缕的。大姐爽得已经
发不出完整的音节,像猪一样哼哼起来。突然,大哥全身趴在姐姐身上,两条赤裸的肉体叠加在一起,只有腰和屁
股在加速起伏,整个身子还不停向前一顶一顶的,大姐分开的双腿盘在大哥结实的屁股上,随着大哥的节奏一抖一
抖。大家都知道这是射精最爽的姿势,也是最经典的姿势。果然,大哥头一扬「啊,操,操,啊啊!骚逼!啊!」
边喊着淫荡的话边把男性精华射进姐姐身体深处,姐姐这时候全身颤抖,被精液烫得几乎痉挛,翻着白眼,像是享
受也像是折磨。
  射精完的几秒,两人像是睡着一样,一动不动。之后大哥喘着气爬起来,把还没软下去的鸡巴抽了出来,那个
瞬间美爆了,都知道射精后的鸡巴看起比平常大,大哥的更是,长长一条,大哥拿起纸巾轻轻擦掉上面残留的精液
和润滑剂。大姐的下体像是被轮??奸过一样狼狈,阴毛湿湿的,混合着白色精液和润滑剂混乱贴在皮肤上,大阴
唇上满是被操出来的润滑剂泡沫,粘糊糊的,骚逼的口儿张着,里面的嫩肉外翻。姐姐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
软软的摊在床上摆成「大」字。
  「兄弟,还等什么,还不用你的粗鸡巴操她?」大哥怂恿着说,「你要是嫌脏,就让她先洗一下,或者你戴套。」
「大哥误会了,兄弟不嫌脏,这才性感,就着大哥的精液当润滑剂操你老婆,刺激得很!我怕姐姐吃不消,先让她
休息一下。」「也好,让她先躺会儿。咱哥家聊聊,你这样行吗,大鸡巴一直挺着?真粗啊!」「没事,姐姐休息
过来我就操,再坚持一会儿。大哥的鸡巴才是极品,我的虽然粗,但大哥的又长又好看,可以操进别人操不到的地
方。」「兄弟过奖了,哈哈」看来大哥还是很自豪的,说实话,他夫妻两个都很吸引我。「大哥,姐姐不给你舔鸡
巴么?」「平时舔,今天不是在舔你的嘛,所以没舔我的。」「啊,那是兄弟不好,请大哥见谅!要不,兄弟给你
舔?」「兄弟客气了,不就是没舔个鸡巴嘛,没事。不过还没男人舔过我的。」看来他是同意了,我低头一口含住
他已经软了的龟头,他「啊啊,操,这么爽!」我没有理会,继续舔着,他的鸡巴迅速勃起,我加快速度,让他感
受不一样的冲击,「啊啊啊,爽!爽!」含了一会儿,我把他的鸡巴吐了出来,「大哥,怎么样,算兄弟弥补了好
吧?先别射,等下双龙大姐」大哥闭着眼点点头,还沉静在欢愉中。大姐缓过劲儿了说「你两个太淫荡,男人之间
还口交!我不跟你接吻,你含了他操女人的鸡巴。」我说「姐啊,大哥操的是你,别嫌脏!我今天一定要吻你,强
奸你!」这时大哥说「兄弟,学的快啊,你姐就喜欢淫荡的话!」
  说完,我分开姐姐的腿,看到大哥的精液已经流出一点,我挺起鸡巴,把流出的精液顶回去,借着湿漉漉的润
滑剂和大哥的精液直接操了进去。「妈呀,啊啊,好粗!啊,我的男人,你是我的男人,搞我!」我插进去后并没
有抽动,而是停留在那里感受骚逼里的动态。里面包含过很多男人的鸡巴,各种形状大小,也包含过很多不同人的
精液,温温热热湿湿滑滑的,又刺激又爽!我一边感受着她的骚逼,一边趴在她身上强吻,她嘴巴里充满大哥的气
息,这更刺激,软软的舌头不安分的乱动,腰身扭动。姐姐挣脱我的嘴巴说「好弟弟,好男人,快操我快啊啊!好
老公!」我还是没动,「姐姐,你用最淫荡的话求我操你!」说着,我转脸看看大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陌生
男人全身赤裸趴在自己老婆身上,下体交合在一起,内心激动不已吧。大哥说「老婆,快求他操你,我要看!」
  有了老公的授意,姐姐更加豪放「骏哥哥,亲哥,操我吧,用你的粗大鸡巴操进来,我要你,好弟弟快点,操
吧,骏哥!你大哥操我深但不充实,求你塞满我的骚逼!」我开始兴奋,慢慢动了起来,速度慢慢加快,就着大哥
浓浓的精液一次次插进去,每次进入都会有部分精液溢出来,噗嗤噗嗤的顺着姐姐屁股流到床单上。姐姐大口呼吸
着,「嗯嗯,啊,爽啊,好满,好粗的鸡巴,老公我好舒服」,不知她在向大哥炫耀还是喊我老公。
  虽然干得越加兴奋,可姐姐小腹里的胀意难免困扰着自己,不过快感始终是她欲望的满足,她开始更加放荡,
兴奋之际就双手揉搓硕大的肥奶,身体稍微一动就能颠几下,这时大哥双手有力的帮她揉弄起来,姐姐则幸福的张
开双臂躺着,下体接受着陌生小伙子的摧残。我半跪着,双手扶着姐姐翘起的脚踝,鸡巴进进出出,带出一股股白
色的浓浆。
  大哥看得实在难以抑制兴奋,躺在床上,鸡巴高高翘起,示意姐姐观音坐莲,姐姐坐上去背对大哥,双手撑床,
我从正面插入,双龙入洞。逼太紧了,两根鸡巴在里面打架,但却很爽,里面的液体顺着两根鸡巴流了出来,黏黏
的弄得三人下体都是。好几次,大哥那根鸡巴因为用力过猛而滑出来,都被姐姐那只带着钻戒的手连忙塞了进去。
  不久,在两个男人这样猛烈地夹击下,短短时间里,她已经高潮无数,甚至连爱液也几次喷泻出来,不但弄得
我们蛋蛋上、腿上一塌糊涂,连床单上也很多。不过这却毫不影响这两个男人的兴致,反而放肆起来,每次姐姐的
眉头一皱起,高潮即来时,我们就更加发力,频率大升,猛得不给她喘气的机会。因为她的高潮,我们的蛋蛋和大
腿几乎一直湿漉漉的,却都乐在其中,好像很喜欢看到这淫荡的表情和场景。
  「坏死了,你们两个」,姐姐脸上除了淫荡还显露着满意的表情,一只手同时还撸了几下头发,肥实丰满的大
屁股下面还不少淫液滴了下来。「骚货,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是我们俩有这样的鸡巴和实力,你想这样做爱?你想
肚子被塞满?!呵呵,我看你小肚子再凸,也没人帮你弄出水来。」躺在下面的大哥说话喘得样子显然是发力过猛
太累了。那时的情形,他几乎已经完全不顾自己是被戴绿帽子的老公了。爽的忘乎所以的姐姐眼睛紧闭,伊伊呀呀
说着不完整的淫语,完全进去了性爱的世界,「我的男人们,威猛,啊,嗯嗯……」
  大哥本就持久,加上之前射了一炮,现在更是威猛持久,我前后操了二十多分钟就已经到了爆发边缘,看来年
轻人确实需要多练,跟性经验丰富的大哥还差很远。我加快操逼速度,大喊「骚逼,我要射进去!大哥,我要内射
你老婆!」「射进去吧,烫死她!」大哥狠狠的边操边说。就在这时我爆发了,鸡巴不再抽动,但大哥的鸡巴紧紧
靠着我的,还在不停摩擦,我兴奋得将一股股浓精喷射到姐姐骚逼深处。大哥和姐姐几乎同时「啊」的一声,大哥
说「我鸡巴也感受到了,男人的射精真有力量!」大姐哼哼着「舒服……好满,热热的精液,啊啊」。
  我粗粗喘着气,拔出鸡巴,大哥顺势把姐姐翻到床上,说「我也就着你的精液操一操!」还没等我的精液流出
来,大哥长长的鸡巴就直接顶进去了,「啊,热乎乎的,黏黏的!你把精液射进我媳妇身体里了!」大哥刺激淫荡
的话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这样更容易满足绿帽心理。而姐姐早就说不出话来,一直哼哼唧唧。大哥的鸡巴每次抽送
都能带出我的和他之前的精液混合物,他们交合处已经不像是人类的鸡巴和逼了,难以形容。低头看看自己的鸡巴,
虽然软了半截,但也是泛着光亮,沾满大哥的、我的精液,以及起泡沫的润滑剂,粘糊糊的一坨。正在我观察他们
操逼细节以及自己的鸡巴时,大哥一声吼叫,全身一动不动,只有屁股紧紧的肌肉有些抽动,看来又射精了。姐姐
此时完全像是一个充气娃娃,没有任何反应,眼睛茫然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双手抓着床单,这或许是她最后的一丝
力气。几秒后,大哥微微动了动,但没起身,还是趴在姐姐身上,一直持续了十分钟左右,看来累极了。在他最后
起身那一刻,跟随他鸡巴出来的还有一大股白色液体,这是他第一次射出来的精液和我的精液以及他第二次射出的
精液混合着润滑剂的液体,第一股流出后,紧接着第二股第三股……流了一大滩。姐姐保持着被操到最后的姿势足
足有半小时,我和大哥都洗澡完她才缓过劲,说了一句「太满足,我的男人们。早点认识你就好了。」说完幽幽的
进了浴室。
  大哥说「等会儿你姐洗澡完休息一两个小时,我们就要去机场了,很谢谢你给我们带来乐趣和刺激,今天很满
足,谢谢你兄弟!」「大哥,也谢谢你们,让我这么爽这么刺激!」我客气的说。
  电脑里的黄片不知什么时候早就放完了,姐姐也裹着浴巾出来了,简单擦干就穿上了衣服,反而变得不好意思
了,跟刚刚床上那个荡妇完全不是一个人了。大哥笑着说「你姐不好意思了,我送你走吧,我们收拾完也要走了。
以后到广东一定记得来找大哥啊!」「嗯嗯,好的,大哥留步。以后再来重庆,我随时恭候大哥大姐!再见!」
  出门后我上了出租车,飞驰进重庆深夜的繁华中……(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