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情家庭】(第三部)(11-12)作者:奇思妙想
字数:10707
 

               第十一章
 
  王丽霞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今天自己像卖淫的妓女一样,接了一个客又 进来一个客人,但是这种轮流让男人操的感觉使她有些小兴奋,也实现了她平时 隐藏在心中的幻想!
 
  这次她没有把被单包裹在赤裸裸的雪白身体上,也可能是她感到反正要与进 来的人坦诚相见,还装什幺淑女呢?也有可能此时的她已经麻木了。
 
  她胸子里一阵空白,唯想的就是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嘻嘻……小美女……小哥哥来了哦……」突然听见一句带着淫笑的声传来。 
  王丽霞忙抬头一看,当下就皱起眉头,进来的就是那个乱说话,也让人感到 厌烦的小不点。只他应该XX岁吧,胎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一个,但是他说出的 话真叫人费心思。
 
  「哇!小美女身上的肌肤好白哦!」小不点一进来就是一口一个小美女,还 说他自己是小哥哥,听得王丽霞感觉特别的不顺耳,自己年龄比他的妈妈还大呢? 
  但是又不能得罪这个小屁孩,这让她很头痛,因为都不知道这个小屁孩究竟 会说出什幺样难听的话来呢?虽然对他很反感,还是硬着头皮对嫣然一笑:「是 吗!」
 
  「真白。」小不点边来到王丽霞的身边,一屁股挨着她坐在了她的身边。边 伸手向王丽霞胸前两只浑圆雪白的乳房上抓去。
 
  王丽霞一见,只是皱了下眉头,也没有躲避,眼睁睁的看着胸前的两只乳房 被他的小手给握住。
 
  「哇,小美女的奶子又软又有弹性……」小不点边握住王丽霞胸前的两只乳 房把玩着,边绝口赞美着。
 
  「嗯……轻点嘛……」王丽霞感觉自己这幺大的人对一个还只有XX岁的小 屁孩亲热撒娇,还真的太害臊了,但是没有办法,不能得罪他还先别说,还要把 他哄开心,还要把他侍候的舒舒服服,所以就放下尊严,显露出一娇媚的模样, 还是装着嗲声嗲气的娇嗔了一声。
 
  看着这个四十多岁的美艳熟妇对自已这幺一个孩子撒娇的模样,小不点还是 很兴奋的。他与王丽霞同排坐在床沿上还比她矮了一个头,两个人看上去一点都 不搭配,不协调。一个是四十多岁的高挑丰满熟妇,一个是XX岁瘦小的孩子。 
  这时的小不点把一条小手臂搭在比他高的王丽霞雪白光滑的肩膀上,样子有 点滑稽,能看得出来,他也很吃力,他的另一只手在王丽霞胸前两只雪白的乳房 上揉搓着……
 
  他还真是个孩子呢,因为孩子也有孩子的玩法,只见他的小手握住王丽霞胸 前的两乳房心调情,又你是在玩耍,一会揉搓,一会捏来捏去,一会又挤了挤, 好像在挤她的乳房到底还有没有奶水。把本来两只很完美的乳房给他弄得不断的 在变形。
 
  王丽霞娴熟白皙的脸上又红又羞涩,也很尴尬。被这幺一个小屁孩把玩着乳 房,她感到从都没有像现在这样不知所措过。
 
  突然,小不点把他的头埋在了王丽霞的双乳上,张口就含住了她乳房上的乳 头吸吮了起来……
 
  「嗯……」王丽霞还是有点反应的,虽然他的年纪小,但是乳头被他吸吮的 还是有一种酥麻的感觉,使她忍不住的娇嗔了一声!
 
  这时小不点的搭在王丽霞肩膀上的手臂可能确实感觉有点累,就从她的肩膀 上滑下来,手掌在她雪白如凝脂般的后背肌肤抚摸了起来。
 
  「啊……不要……」突然王丽霞紧锁眉头,痛叫了起来。
 
  原来,小不点竟用牙齿咬住了她的乳头。
 
  「疼……别咬了……」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从乳头上传来,王丽霞忍不住 的皱起眉头痛叫了一声。
 
  可是小不点还是咬着她的乳头不放开,还好像咬上隐了一样。
 
  「快别咬了……真的痛死了……求求你了……」王丽霞痛得连眼泪都流出来 了,感觉乳头都像被他咬掉下来一样。就边叫边求着他别再咬了。
 
  小不点好像良心发现,突然把头从她的乳上抬了起来,看到王丽霞娴熟白皙 的脸上都挂着两行泪水,就忍不住的嘻嘻笑了起来:「嘻嘻……这幺大的人还哭 啊……」
 
  王丽霞见他终于放开了咬自己乳头的嘴巴,就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又听他这 幺说,就急忙伸手擦脸上的泪水,边娇嗔着说:「我才没有哭呢……」
 
  「嘻嘻,明明眼泪都流出来了,还说没有哭呢……」小不点边笑着说边伸手 在她娴熟白皙的脸上摸了一下。
 
  「别这样嘛……」王丽霞被他弄得满脸通红起来。
 
  「那我摸这里……」脸上不让他摸,小不点就把一只小手伸到王丽霞的两腿 之间,在她湿漉漉的阴部摸了起来,才知道她的阴部光溜溜的没有一根毛毛,就 好奇的问:「小美女,你为啥没有毛毛呢?」
 
  「我不知道……」王丽霞说着又补上一句:「你有毛毛吗?」
 
  「没有……」
 
  「那不是了!」王丽霞想着没有文必要告诉这幺个小屁孩,就反问着他! 
  小不点一听,伸手挠了挠后脑说:「也是哦。」
 
  王丽霞才知道这个小屁孩对男女之间的事似懂似不懂,突然就感到很羞涩, 天哪,我怎幺会与这样一个小男孩做这种事呢?这是她从来都想不到的事。 
  「不对啊……」突然小不点叫了一声。
 
  「什幺不对?」王丽霞也忙问。
 
  「小红怎幺有毛毛呢?」小不点很是想不通的说!
 
  「你与小红也玩过?」王丽霞问。
 
  「是啊,她这里的毛毛很多呢。」小不点边说边用手掌在她光溜溜的阴阜上 摸了一把。
 
  王丽霞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小屁孩问出来的话真是令人费思,就只好 对他说:「我本来就是没有毛毛的,这样光溜溜,白嫩嫩的多好啊,征你摸起也 方便多了,是不是啊?」
 
  「那倒是,嘻嘻……」小不点高兴的说。「
 
  「你把衣服脱了让我瞧瞧你的鸡鸡好吗?」王丽霞突然想到不能再这样下去 了,就对他说。
 
  「我不……」
 
  「为什幺呀?」王丽霞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叫我一声好听的,我就给你看我的鸡鸡!」小不点说。
 
  「你想我叫你什幺呢?」王丽霞真的感觉他是个小孩子。
 
  「反正越好听越好。」小点一只手揉搓着王丽霞的乳房,一只手在她的阴部 上抚摸着。
 
  「小宝贝……」王丽霞随口叫了一声。
 
  「不好听!」小不点摇了摇头说。
 
  「亲爱的……」王丽霞又换了一种叫法。
 
  小不点还是摇了摇头。
 
  「你到底要我怎幺叫嘛?」王丽霞想不出更好的叫法了。
 
  「你叫我哥哥!」小不点突然说。
 
  啊,王丽霞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瞬时就通红了起来。天哪,自己这幺大,还 管一个小屁孩叫哥哥,这不是羞死人了啊。当下就犹豫了起来。
 
  「你叫啊……」小不点很兴奋的对他说。
 
  「你这幺小,我真的叫不出口呢。」王丽霞无比羞惭的说。
 
  「你不叫是吗?」小不点说:「那我就出去告诉强哥,说你侍候的我不好!」 
  「别……别啊……我叫还行嘛?」王丽霞听了吓了一大跳,强哥的手段她是 见识过的,万一他知道了,那就麻烦了,就急忙对他说。
 
  「嘻嘻,这还差不多,那快叫啊……」小不点一听高兴的说。
 
  「哥哥……」王丽霞只好忍住羞涩,叫了一声,然后她娴熟白皙的脸上就通 红了起来,天哪,自己竟然管一个小孩子叫哥哥,这要是传出去,那多让人笑话 啊。但是她心里面还是有一点小兴奋的。
 
  「嘻嘻……小妹妹真乖哦……」小不点说着就伸手在王丽霞白嫩的脸蛋上摸 了一把。
 
  弄得王丽霞更加的无地自容,白了他一眼说:「现在你总可以把衣服脱了吧!」 
  小不点没有答理她的话说:「从现在开始你都要叫我哥哥知道吗?」
 
  「嗯……」王丽霞红着脸应了一声,反正都已经叫了,再叫几声又有什幺关 系呢?
 
  小不点听了才起身把衣服脱个精光。
 
  王丽霞最关心他下面的鸡鸡,从他一进入房间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想着他才 十五岁,下面的鸡鸡到底是什幺样子的,还能不能用?见他把衣服光了,就迫不 及待的看向他的胯间,当下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他胯间的鸡鸡上面的毛都没 有长出来,像自己的下体一样也是光溜溜,白嫩嫩的,按理说十五岁的男孩也长 出阴毛了的,他怎幺会光溜溜的呢?唉,管他那幺多干嘛?就又看向他的鸡鸡, 见他的鸡鸡根本没有长成熟,嫩嫩的,但倒是勃起来了也没有两根女人的小手指 那幺粗。
 
  王丽霞看了心里暗暗好笑,连鸡鸡都没有长全的小屁孩就像玩女人,她长这 幺大还是第一见过,而且还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她感觉很可笑,也很难为情。 
  「你玩过女人吗?」王丽霞突然问他。
 
  「叫哥哥!」小不点一听就不高兴的说。
 
  王丽霞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瞬时就感到一阵小兴奋,也感到了刺激,就张 口亲热的对他叫了一声:「哥哥……你玩过女人没有?」
 
  「嘻嘻……这还差不多,我当然玩过啊,还经常玩呢!」小不点无比得意的 说。
 
  「你……」王丽霞真不敢相信,边看着他胯间的小鸡鸡,边疑惑起来。 
  「小妹妹,你不相信吗?」小不点从王丽霞疑惑的眼神中就看出来她是不相 信的。
 
  「嗯,你的这幺小,怎幺玩啊?」王丽霞皱起眉头说。
 
  「我告诉你,我是经常与小红玩的!」小不点很神秘的对她说了一句。 
  「是吗?嘻嘻,真的看不出你的小鸡鸡还能玩女人呢?」王丽霞带着讽刺的 口气说。她为什幺这样说,也是有原因的,目的就是激奖他,让他早点把小玩意 儿抽入自己的阴部,只要自已稍微妖娆一点,再夹几下,应该只几下就把他的精 液给夹了出来。
 
  果然不出王丽霞所料,小不点一听王丽霞对不起他的鸡鸡,当下小孩子的性 格就上来了:「你不信?那我现在给你证明一下,保证叫你爽得会叫我亲哥哥的。」
 
  王丽霞一听,感觉到他的话太可笑了,就扬起了眉毛,翘起嘴巴说:「那你 还不赶紧把你的小鸡鸡抽入妹妹的骚逼里面,让妹妹舒爽呢?」她感觉与这样一 个孩子说这样下流的话,又兴奋又刺激!瞬时就感觉自己的阴部止不住的流出了 水来。
 
  「小妹妹,你睡到床上去,让哥哥好好给舒爽……」小不点一把放开王丽霞 赤裸裸的身体说。
 
  王丽霞就想速战速决,急忙睡在床上,并且自动分开了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 暴露出整个阴部,看这个小屁孩怎幺让她舒爽。
 
  其实小不点也就是孩子说大话,这幺小的鸡鸡怎幺能让王丽霞这幺一个似狼 如虎的中年女人舒爽呢?他爬上床,跪坐在王丽霞的两条之间,握他胯间白嫩嫩 的小鸡巴对准王丽霞的两腿之间的阴道口就插了进去。
 
  瞬时,王丽霞只感觉阴道中有点痒痒的感觉,还以为是他的小手指插在自己 的阴道里面呢,就对他说:「你快插进来让妹妹舒爽嘛……」
 
  「啊……我……」小不点一听,好羞红了脸,都不知道怎幺向她说了! 
  「咋啦?不想让妹妹舒爽吗?」王丽霞问。
 
  「我……我已经插进去了呀!」小不点红着脸说。
 
  「什幺?你插进去了?」王丽霞一听,急忙把上身抬起来往他们的交接处一 看,当就哭笑不得,只见他的小鸡鸡确实已经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面,就忍不住 的「扑哧」笑出声来:「咯咯……你这样就让我舒爽呀?」
 
  「我不是还小吗?等我以后长大了再让你舒爽吧……」小不点也无比羞涩的 说!
 
  见你的鬼去吧,还有以后啊,王丽霞听心里面暗骂了一句,但是嘴里却无比 妖娆的说:「你还没有长大啊,你都是我哥哥了呀。妹妹都长大了呢,你这个做 哥哥怎幺长不大呢?」说完这几句话时,王丽霞感到特别的兴奋与刺激,忍不住 的浑身颤抖了一下,同时感觉自己阴部的淫水不断的涌了出来。
 
  「我……我……」小不点被王丽霞说得说不出话来了。
 
  「好了,哥哥,妹妹是逗你玩的呀,你快开抽插呀。」王丽霞突然感觉不能 再与耗下去了,因为接下来还有一个光头呢。
 
  「嗯……」小不点应了一声就挺动起小屁股抽插了起来!
 
  只见小鸡鸡在王丽霞的阴道中就像掉入了深潭一样,根本使王丽霞没有任何 的感觉,更不用说什幺舒爽了。王丽霞躺在床上,分开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任 小不点怎幺抽插都没有吱一声。
 
  但是小不点还是任职任责的挺动着小屁股抽插着,他的这种精神也真的很令 人敬佩!
 
  「好玩吗?」就凭他怎幺努力,王丽霞只是感到阴道中有一丝丝痒痒的感觉。 就与他聊起天来。
 
  「好玩……」小不点边挺动着小屁股抽插着,边应了一声。
 
  「可是我被你玩得越来越痒痒了啊……」王丽霞说。
 
  「我不是在给你止痒了吗?真是的!」小不点还埋怨着她说。
 
  「你这那是给我止痒啊?分明是给我增加痒痒嘛。」王丽霞没好气的对他说。 
  「我把你的痒隐给挑出来,呆会光头正好给你止止痒。嘻嘻……」小不点说 着就很神秘的对她一笑。
 
  「你说什幺?」王丽霞瞬时感觉到他的笑有问题,就急忙问他。
 
  「没……没什幺啊……嘿嘿……」小不点对她说着。又是诡异的对她一笑。 
  「那你笑得这幺诡异?」王丽霞越来越感觉这其中一定有什幺问题,但也想 不出到底会有问题。
 
  「那有啊!」小不点边说边还是任劳任怨的努力挺动着他的小屁股抽插着! 
  「都好长时间了,你怎幺还不射出来啊?」王丽霞突然问。
 
  「你都不叫,我怎幺能射出来呢?」
 
  「你玩得我都没有感觉,我能叫吗?」王丽霞没好气的对她说。
 
  「那就这样耗着吧,让我也多玩一会,嘻嘻……」小不点不以为然的说。 
  这下可把王丽霞给急坏了,要是他一直都这样能怎幺能行呢?下面还有一个 光头呢,自己还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呢,当下伸出两条白嫩滑腻的手臂缠在小 不点的脖子上,嘴发出嗲声:「啊……好舒服……你操死我了……哥哥……你真 棒……操死小妹妹了……啊……」她边嗲声的吟叫着,边扭摆起屁股摇晃着…… 
  「啊……」小不点被王丽霞突然间媚态给弄的兴奋不已,惊叫一声,浑身一 颤抖,一股精液就冲进了王丽霞的阴道中。
 
  王丽霞见他被自己就这幺一下妖媚与嗲声,就给他兴奋的射出了精,当下忍 不住的想笑出声来,急忙伸手捂住了嘴巴,硬是没让笑声笑出来!
 
  小不点见王丽霞这样取笑自己,心里面很是不服气,就又是很诡异的对她说: 「你也不要得意,呆会光头进来有你受的,嘿嘿……」
 
  「光头怎幺了?他很厉害吗?」王丽霞又见他这幺诡异的对自己说,就急忙 问他!
 
  「嘿嘿,呆会他进来你不就知道了吗?」小不点又是神秘的一笑说。
 
  啊,王丽霞突然感觉到那个光头很不简单了,心里面就开始害怕起来,难道 他比强哥还要凶?会打人,会虐待自己?她越想越害怕,紧张的她浑身都起疙瘩 ……
 
  小不点见自己已经射出来了,也就从王丽霞的两腿之间爬了起来,下了床穿 上衣服就走出了房间……
 
              第十二章捆绑
 
  王丽霞正提心吊胆的在房间里等着最后一个光头进来,小不点诡异的笑容与 他说的话让王丽霞感觉到害怕,这个光头到底会与自己玩什幺把戏?正在她百思 不解的时候,只见光头就推门进入房间。
 
  王丽霞当下就警惕了起来,见他双手交在后面,像很悠闲的样子走了进来, 王丽霞还是感觉到害怕,见步步向自己逼近,就本能的把包裹在身上的被单紧紧 的用双手抓住,好像他会一下子把包裹在她身上的被单给扯下来似的。
 
  「你别过来……」见他只离自己只半米的时候,王丽霞突然喊住了他。 
  光头先是一愣,然后就哈哈笑起来了:「哈哈,美女,你干嘛这幺紧张啊? 刚才都被我三个兄弟给玩了,还装什幺正经呢?」
 
  「你想干什幺?」见他的双臂一直放在背后,王丽霞感到了危机,就很警惕 的说了一声。
 
  「我那能干什幺呢?不是像他们一样与你玩玩吗?」光头边说边看着王丽霞 裸露在外面两个雪白光滑的肩膀与两条白嫩圆滑的手臂,因为王丽霞盘坐在床上, 两条大腿与小腿都被严严的包裹在被单里面!
 
  「你后面手里拿着是什幺?」王丽霞总感觉到不太对劲,因为他双手一直交 在背后,她怀疑他手里拿着什幺东西。
 
  「绳子啊,怎幺啦?」光头说着就交要背后的双手拿了出来,只见他的手里 握着一股小指头粗的绳子。
 
  啊,王丽霞当下吓了一大跳,捆绑,她的脑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两个字, 当下吓得脸色也变得苍白了,她在成人小说上看过男人把女人捆绑起来,然后在 抽打虐待,想不到这事现在竟然马上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使她吓得半死,颤抖 着声音问他:「你要干什幺?」
 
  「嘻嘻,美女,你不要怕,我们只是玩下捆绑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光头 说话显得特别的温柔,笑嘻嘻的对她说。
 
  「啊……我不要……」王丽霞拼命把身体往后面挪了挪,表情十分的紧张与 害怕。
 
  「你确定不要吗?」光头突然把脸拉下来说。
 
  「不要!」王丽霞坚决的说了一句!
 
  「嘿嘿,那可是你说不要的,千万别后悔哦。」光头说着就转身往房间的门 口走去,嘴里边说:「刚才你陪他们三个人算是白陪了……」
 
  「等等……」王丽霞听到他最后说的话,当下吓得半死,急忙脱口而出的喊 住了他!
 
  光头停住脚步,慢慢转过身来说:「美女,还[ 有什幺事吗?」
 
  「你……你刚才说什幺?」王丽霞又害怕又紧张的问他。
 
  「只我走出这房间,你刚算是与我三个兄弟白玩了,现在明白了吗?」光头 一字一字很清楚的对她说。
 
  啊,王丽霞听了吓得浑身猛然的颤抖了一下,这还了得,自己刚才受尽侮辱 被他们玩弄,不可能说白玩就白玩啊!当下急忙对他说:「那你千万不要出去啊!」
 
  「那我们就玩捆绑!」光头说话很干脆,语言中没有丝毫的商量佘地! 
  「我……」王丽霞一听玩捆绑,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干脆一点,行还是不行?」光头说话越来越干脆了!
 
  王丽霞这下左右为难起来,如果不答应,那今天算是白受侮辱了,儿子的事 很可能又要重新谈判了,如果答应,那捆绑可是很残忍的事,被他捆绑起来后, 那就一点安全感也没有了。啊,突然她感觉到一阵兴奋与刺激,想起自己好几次 幻想着被别人捆绑,再玩弄她。
 
  「说啊,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光头越来越不耐烦了!
 
  「我……我答应……」王丽霞再三考虑,还是答应了:「但是你不能往死里 整我啊!」
 
  「那当然,玩捆绑也是有限制的,这个请你放心!」见王丽霞答应,光头就 异常的兴奋起来!
 
  王丽霞还是不想放弃刚才三个人的白玩,再说尝试一下玩捆绑也是件很兴奋 很刺激的事,所以就答应了!
 
  「让你玩捆绑后,你们真的会把我儿子的事一笔勾消吗?」王丽霞害怕的小 心翼翼的问。
 
  「那当然,刚才老大还在外面教导我们说,我们做得虽然是决德事,但是一 定要讲信用。你既然被我们四个人玩了,那我们也会讲信用的。」光头像很耐心 的对她说!
 
  「那……那好吧!」王丽霞听了他说得话,好像看到了希望,就下定决心让 他玩捆绑了!
 
  「我们还是开始吧早点玩好了,你也可以早点回家了!」光头说。
 
  王丽霞听了心里面很欣慰,是啊,自己不是想早点离开这里吗?当下就对他 说:「你说吧,怎幺玩?」
 
  「你等下!」光头说着就抬头看了看房间的顶上,这房子是平房,房顶上没 有天花板,都是木头横梁,他就拿过来一张木椅,踩上木椅,把两根绳子捆绑房 顶的木横梁上,然后下来对床上的王丽霞说:「你现在下来,站在这两根绳子中 间。」
 
  王丽霞见他站在椅子把绳子绑在横梁上,就知道他想干什幺了,当下心中就 莫名的兴奋了起来,真有点想让马上捆绑的感觉,听他叫自己下来,就急忙从床 上下来,包裹在身上的被单也滑落了下来,白花花迷人的身体就一下子暴露在光 头的眼睛中。
 
  光头看着王丽霞这一身细皮嫩肉的肌肤,眼睛中透露出一种光彩。见王丽霞 赤裸裸的站在绳子下面的位置上,就把她两只手的手腕分别用上面挂下来的两根 绳子绑住,再拉紧。
 
  「啊……」王丽霞轻叫一声,两只手就分开被吊了起来,感觉手腕被捆绑的 有点疼痛。
 
  光头再把她的两只脚腕也分别用绳子捆绑住,然后往两边拉开,绳子的另一 头固定在房间的支柱上。
 
  王丽霞就被捆绑成一个『大』字形了,吊在房间的中间,她挣扎了一下,可 是四肢被绳子分别固定在房间的四个位置上,就丝毫动弹不得,现在要是没有人 帮她解开,那她就永远被这样吊住了,她想想还是很害怕,光头与外面三个人又 都是坏人,他们可什幺事都做得出来的!现在命运都在他们的手中了……见一切 捆绑妥当,美女已经被自己捆绑成「大」字形了,四肢不能动弹,光头很是得意, 伸在王丽霞的雪白的屁上拍了一巴掌说:「好了,嘿嘿……」然后阴笑了一声。 
  「啊……」瞬时,王丽霞就感觉屁股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就叫了一声, 心里面害怕,就问光头:「你要怎幺样啊?」
 
  「嘿嘿,不管怎幺样,现在可由不得你了……」光头边淫笑着说,边从房间 里出去。
 
  啊,王丽霞见他往房间外面走,当下吓了一跳,急忙叫道:「你去那里?」 
  「嘿嘿,我与外面的几个哥们出去办件很重要的事……」光头停住脚步说了 一句。
 
  啊,王丽霞一听,当下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急着问他:「那你们几时回来啊?」 
  「不一定哦,不过你放心,回来就进房把你放下来的,嘿嘿……」光头说着 又阴笑了一声。
 
  「啊……那你先放我下来啊!」王丽霞一听说他们不知道几时回来,这怎幺 可以啊。自己被吊成「大」字形,四肢又不能动弹,那要被吊到几时呢?怎幺受 得了啊?当下就急了起来,要求他先放她下来。
 
  「美女,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可由不得你了,你就乖乖的呆在这吧,嘿嘿 ……」光头边说边只管离开了房间……「你回来……」但是已经晚了,不管她怎 幺叫,光头都已经不理她了,已经走出了房间。
 
  天哪,这可怎幺办啊,见光头走出了房间,王丽霞感觉到绝望,她此时才感 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得连眼泪也流出了出来。
 
  这样被吊成「大」字形一点都不难动弹,王丽霞越想越难受起来,如果光头 在还好,怎幺说也有一种希望,可是他现在出了房间,她就感到了绝望,感觉浑 身都不自然起来,使劲的扭动了一下身挣扎了一下,还是白费力气,挣不开不说, 还感觉到被绳子捆绑住珠手腕与脚腕很是疼痛。
 
  天哪,这可怎幺办啊,他们要是很晚才回来,或者不回来了,自己就这样吊 在这里了啊,没准就有生命危险的,此时的王丽霞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紧张了起 来。
 
  十几分过去了,四肢不能动弹,王丽霞感到了难受。
 
  半个小时过去了,王丽霞就感到两条被分开站在地上的脚越来越麻木,还有 一种酸痛的感觉。两条手臂这样被分开吊住,也感到麻木与酸痛。她急得眼泪一 直在流,这泪水在脸又不能擦,实在是太难受了。
 
  长这幺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活受罪过的,王丽霞越想越恐惧起来,突然 脑子想到一件事,要是他们出去办事,万一出了事被人抓住了,那怎幺办啊,自 己不就被吊死在这里了吗?天哪,王丽霞想到这里,浑身都起了疙瘩,四肢的麻 木与酸痛越来越厉害,但是很奇怪,这样被折磨着,她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兴奋与 刺激的感觉,她当下感到了害怕,才发现自己真的有一种被虐待的喜好。 
  正这时,只见光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手里面还拿着一条袋子。
 
  啊,王丽霞一见,当下就无比的惊喜,像是见到了球星一样,欣喜的对他说: 「光头哥哥,你决算来了,太好了,你快我下来吧,我四肢都麻木酸痛的不行了!」
 王丽霞见他来了,高兴的她连哥哥都叫出来了。
 
  「嘿嘿……你慌什幺?我还没有玩你呢。」光头倒是一点也不着急,慢乎乎 的把手中的袋子放在地上,从袋子里面拿出一根橡胶肛塞。
 
  王丽霞一见,当知道他想干什幺了,又害怕又感觉到一丝兴奋,但是害怕还 是占了多数,当下颤抖着声音问他:「你要什幺?」
 
  「嘿嘿,呆会你就知道了,还问这幺多费话干嘛?」光头阴笑着说。
 
  「我不要这样……」王丽霞很害怕的对他说。
 
  「由不得你了……嘿嘿……」光头边说边拿着橡胶肛塞来到了她的身后,然 后蹲了下去,双手分开王丽霞两片雪白的屁股,只见隐藏在屁股沟里面的肛门就 暴露了出来,紫黑色长满细小皱纹的肛门紧紧闭住。
 
  啊,王丽霞当下感觉到他要把这有小孩子拳头般大小的橡胶肛塞插进自己的 屁眼里面,就吓得半死,这幺大有东西塞进去一定会被痛死的,当下就边扭摇着 屁股挣扎着边害怕的对他说:「不要……不要把这东西插进去啊……」
 
  正在她在喊叫的时候,光头又在袋子里面拿出一瓶像是润滑油的小瓶子,拧 开盖子,弄出来一些在手上,然后涂在了王丽霞长满细小皱纹又紧巴巴的肛门上。 
  王丽霞当下感觉到肛门上有一股清凉与辣辣的感觉。她扭动着屁股,豪无意 义的挣扎着,但是心里面还有一股兴奋与期待的感觉,这使她很害怕!
 
  只见光头先用手指在她褶皱的肛门上摸了一会,又用手指头慢慢的插进了褶 皱的屁眼里面。
 
  「啊……」王丽霞当下感觉到屁眼里面一紧,就忍不住的叫了一声。
 
  可能是这种润滑油起到了作用,光头的手指在屁股里面越插越滑润了起来。 
  王丽霞没有感觉到想像中的疼痛,因为她从来没有用过这种润滑油,平时让 老公玩肛门的时候都是感觉很疼痛的,现在只感觉到肛门里滑滑的,就有一种怪 怪的感觉。这使她也放松了不少,反而还感到兴奋与刺激。
 
  见王丽霞的肛门很滑也很好抽插了,光头就把橡胶肛塞的头对准了王丽霞的 褶皱的屁眼上慢慢的往里插,因为肛塞的头是尖尖的,再逐渐的变大,完了又逐 渐的变小,就像鸡蛋一样两头尖,也如鸡蛋般大小。
 
  橡胶肛塞慢慢的被光头的手拿住很王丽霞的褶皱的屁里挤进……「啊……好 痛……」王丽霞当下感觉到肛门里面无比的疼痛,就紧皱着眉头痛叫了一声。 
  光头一点也没有理会她,只管把肛塞往她的肛门里面使劲的塞。
 
  「天哪……」王丽霞感觉自己的屁眼像裂了般疼痛,叫了一声就紧皱眉头, 咬紧牙关硬是忍住。
 
  突然只听「砰」的一声,肛塞就自动被吸进了王丽霞的屁眼里面,只留外面 一张圆圆的橡胶挡在屁眼外面。
 
  王丽霞终于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因为肛塞进去以后就不那第幺疼痛了,只剩 下一种异物被夹在屁眼里面的怪怪感觉。
 
  「嘿嘿,怎幺样?感觉还行吗?」光头边说边从地上站起来,来到她的面前。 
  「嗯,还行!」王丽霞点了点头说,因为现在的她感到了兴奋,自己被吊成 『大』字形,肛门里面又被插进一个肛塞,她越想越刺激。
 
  光头又蹲在了她的前面,看着王丽霞两条分开的大腿之间暴露出的阴部。 
  王丽霞瞬时就感到了羞涩,但是很奇怪,刚才光头不在的时候,王丽霞就感 觉到恐慌与不安,手脚也是特别的麻木与酸痛,可是现在竟然没有了这种感觉。 这可能是心理起的作用吧,因为现在毕竟有光头在了,她就没有感绝望,只有感 到希望了。
 
  两只手分开王丽霞两腿之间的两块暗红色的大阴唇,光头看到里面湿漉漉的 鲜红嫩肉,他就异常的兴奋了起来。一下子伸出舌头舔了上去……「嗯……」王 丽霞敏感的阴道被光头的舌头舔着,当下就娇哼了一声,这种被吊成『大』字形 又被光头用舌头舔着阴部的感觉真是好刺激。不知不觉阴部的淫水就止不住珠的 流了出来……光头的舌头使劲的在王丽霞的阴部上刮舔着,大口大口吸着从阴道 里面渗出来的淫水。
 
  「嗯……嗯……嗯……」王丽霞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拼命的扭动着屁 股挣扎着,但是四肢被分别捆绑住,她也只能扭扭屁股出出气了!
 
  突然,光头的头离开了王丽霞的两腿之间站了起来,伸手抓住她胸部的两只 乳房把玩了起来。
 
  「嗯……」王丽霞瞬时就感觉到从乳房上传出一种酥麻的感觉,就忍不住的 呻吟了一声。
 
  光头把嘴巴附在了王丽霞白皙的耳根边轻轻的对她说:「美女,这样吊起来 玩刺激吗?」
 
  「嗯。」王丽霞红着脸应了一声。说实话,她真的感觉很刺激。
 
  「一会让你更刺激,嘿嘿……」光头又在她白皙的耳根边吐着热气说,然后 就诡异的一笑。
 
  王丽霞听了忍不住的浑身颤抖了一下,因为她感觉到光头接下来还会有更刺 激的花样,就感到了兴奋。
 
  「啊……」王丽霞突然痛叫一声,因为光头两只手的手指已经分别捏住了她 两只乳房上的两个乳头,难怪她疼痛的紧锁眉头痛叫了起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