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谁男友?】(正+续一)作者:霜雪
字数:87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回到家,刚踏进家门,就看到妹妹依偎在她男友的怀中看电视,她男友还很不客气的翘起二郎腿挂在客厅桌上。

  「姐!你回来了!」妹妹听到开门声,起身转头看到我大包小包的提着行李进门,兴奋的边喊边飞奔过来撒娇。

  「嗯,小罗也来了啊?」我瞄了眼我妹男友。他叫小罗,是个外务业务员,平时都在外跑业务,所以上班时间也常看到他在家里。

  「是呀是呀,小罗今天知道我一个人在家,来陪我的呀!」我妹边帮我把东西搬到房间跟书房,一边在我身后咬耳朵,讲讲自己在家、爸妈又老往外跑的事情。

  「小罗呢?最近都来家里啊?」

  「是呀,今天他还会在家里过夜喔!放心,放心啦!姐姐,晚上我会陪你睡的呀!呵呵!」

  听了挺无言的,只是小罗还真当这是自己家了,看了他这般自在,还跟妹妹打情骂俏的模样,实在是令人气得牙痒痒的。

           ************

  回到家忙了半天,吃完晚餐本来想去客厅看看电视,又看到妹妹跟小罗两个窝在沙发上调情,实在是无言以对,心里不禁满满的OS,这到底是谁家啊?
  看来客厅暂时不归我管辖了,於是转身就要回书房,身后传来妹妹跟小罗的话语。

  「姐姐回来了,晚上我就不陪你了唷!你要乖乖的在客房睡觉,知道吗?」
  「嘿嘿,好啊!但是你要来探房一下,不然我都睡不好呀!」

  「不行啦,姐姐会发现的呀!」

  「不会啦!不然我去探你的房怎样?嘿嘿!」

  「去你的,我跟姐姐在睡觉,你是来探我还是探姐姐的啊?」

  「当然是探你啊!不然我探完你再探姐姐好了。」

  「你这个死鬼,色心不改,真是!姐姐最近男朋友都没来,你平时夜袭我就算了,但是姐姐在,会刺激到姐姐的。」

  「那刚好啊!我可以顺便慰藉姐姐空虚的心灵啊,嘿嘿!」

  「你要死了啊,真是,不理你了!哼!」

  之后的话我也听不下去了,脸红通通的躲进书房里,这两口子还真是口无遮拦,难怪爸妈也常藉口外出去找朋友。

  终於忙完最后的报告,回房拿着盥洗衣物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今天回来后整个忙的昏头转向的。回房间看到妹妹已经躺好,原本的双人床给妹妹霸佔一大半去了,我只好换了睡衣躺在另一个角落睡,恰时炎夏,但是屋子里开着冷气,盖着凉被也刚刚好而已。

  看着妹妹睡觉还抱着特大号玩偶,这只白熊玩偶高度都快我的一半了,两个我也没玩偶的胖……光床给这只玩偶就佔去一半大小了,我妹还习惯把它摆在床中间,说什么怕它掉下床,实在是……

  关灯睡觉,才躺下,脑袋想着这几天的报告,过两天可要结案了,心里总是不踏实……胡思乱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似乎有人进房间了!这时才想到白天妹妹跟小罗所说的,不会是夜袭吧?

  原本平躺着的我,微张着眼睛,因为没开灯的关系,料想也没人会发现吧!
  朦胧间只看到一个影子小偷般悄悄的移往妹妹的床边,看身影应该是小罗没错。

  「公……你……跑来做什么呀?呜呜……」耳边传来细细耳语,看来是亲上了。我用眼角余光去瞄,只看到那尊大大玩偶的背影,原来玩偶睡在中间,还有这个作用啊!

  「呼呼……别……别啦!我……受不了的……公公不要……」妹妹带点骄媚的嗲实在让人……

  「婆婆,来嘛!一下就好,就一下……」之后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隔壁被子也被掀开,盖在玩偶身上,我心想不会就这样上了吧?正疑惑中,我的头也不自觉地转向妹妹的方向,眼睛张得大大的,看能不能看出个端倪。

  没想到才刚看细,却发现小罗已经趴在妹妹的身上,双手支起身体正在缓慢地做着活塞运动。不知道是心理作祟还是怎的,他竟然在我看他的时候,转过头来,刹那间,四目相交;身为姐姐的我,在同一张床上,看着妹妹裸露的男友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抽插着妹妹……

  突然觉得不妙,赶紧把眼睛死命闭起,隔壁依旧是缓缓地摆动,连带床也缓缓的起伏着。

  「公……不行了……我好累……明天再来吧……」妹妹的呢喃中带着气喘的语气。

  「喔……那公公抱着婆睡好了。」

  「这……好吧,但是公要答应,不能太久喔!姐姐发现可是羞死了的……」
  「嗯!来,抱抱。」

  过了大概有半小时吧,呼~~似乎两个都躺着了,我刚转过去的头还不敢转回,轻轻的张开眼睛。入眼的不是那只玩偶,而是小罗,而且还是面对着我,我赶紧又把眼睛给死死闭上,身体不自主地转向另一侧,把被子给抱得紧紧的!这算是驼鸟心态吗?

  刚乍看之下,小罗似乎睁着眼睛,那我做的这些动作也自然看在眼里,我心里还七上八下不知如何自处,却感觉到背后的小罗贴了上来。

  我原本睡觉就有不穿内衣裤的习惯,回到家要睡觉了,更自然不可能穿着,身上只套着件金色连身丝质滚蕾丝边的睡衣,无袖的睡衣,连下摆也只是刚好盖住小屁屁。突然后方一个肉体紧实的靠上来,即使隔着凉被,也能感觉到后方身体的热度,尤其是中间地带还隐隐有个热源像枪桿般抵着我的臀部,让我更心乱如麻!

  彷彿一世纪般的漫长,背后的肉体似乎开始隐约的蠕动着,不仅是贴近着我的背,更过份的是身后探出的魔掌毫不客气地拨开我上身的凉被,直接从睡衣的下摆处探入,直接握住我的乳房。

  尽管在他的手探入我的睡衣之中时,我纤细的小手也赶紧抵着他的魔掌,只是担心将睡在隔壁的妹妹惊醒,抵不住小罗的暴力,一时之间,我的胸部已经沦陷在他的手中。

  我缓缓地将身体转向另一边,缓缓移动着希望将彼此间接触的距离给拉远,只是天作孽呀……我睡的这边刚好是紧靠着墙壁,随着我的移动,小罗也不客气地一直紧贴着我。当我靠无可靠、躲无可躲之际,小罗更是不客气地将凉被整个掀开,将我睡衣的下摆直接给撩了上来,空气中裸露着我的臀部,还没穿内裤,原本我躲开之际腰桿也打直了。

  小罗却更过份地用另一只空闲的手勾着我的腰,直接向他的下体处拉近,以致於我的臀部跟他的下体毫无保留地接触着。我自己感觉到臀部那火热的肉棒正肆无忌惮地穿梭在我的臀部,似乎正在找寻个适合的落脚之处,不禁让我想起急色的男友也老是这般。

  感受着臀部传来的热度,我只能不停左右扭动着,避免被小罗直接插入,但是那根火热的肉棒在臀部扫来荡去,尤其在中间地带还会触碰到我的阴部,那感觉让我整个人酥软了几分,尤其是炙热的肉棒在接触到我的丰臀之虞,总在期间夹杂着一点湿意,无可言喻的,应该是小罗偷跑的子弟兵了。

  而小罗原本勾着我腰际的魔手,此刻也不客气地从我压在床垫的另一侧逆势向上,将我的睡衣整个拉高到胸部上端,以致於我的双乳同时沦陷在他的魔掌之下。小罗也得势不饶人,张嘴伸舌的直接朝我的耳际与脖颈之间又舔又吸的逗起我来了。

  而现在,我双臀之间摆动的肉棒已经稳定的在两腿之际固定下来,我扭动的臀部只是增加肉棒跟我阴部摩擦的频率,随着小罗两只魔手对我乳房缓慢却十分坚定的搓揉,或用两指缝轻巧夹着乳头做着无言的挑逗,让我双手不自主压着他的双掌,欲离还回。还有那水蛇般的舌尖总刻意地在耳际逗弄,那湿热的感觉让我不自主想放声呻吟起来。

  当我的下体因小罗肉棒有意无意的逗弄后,呈现湿润的状态,不知是否过度意乱情迷,原本阴部摩擦着肉棒,此刻龟头已经抵住我的小穴,而我坚持透过臀部扭动避免小罗的进入,由原本坚定的左右摇摆,转而变成迟疑的前后套弄。
  小罗的龟头在前缘套入我的小穴固定之后,也放弃了死命前冲,转而配合我无意之间的前后套弄,在我后摆的时候,小罗会稍微靠前,再搭配我移前之时,小罗则会吸气让龟头稍稍退出,只是他的双手此时会将我抱向他一点。

  这个姿势持续了好一阵子,随着时间推移,原本只是龟头前端的深入,慢慢地有更多的部份深入我的小穴,而我刻意忍耐的低喘声,咬紧牙关努力不呻吟出声,却被小罗从而际传来的一句话打乱了。

  「姐姐的子宫要装载小罗的精液了……」小罗无耻的话语带着邪恶的语气传到我的耳里。

  乍听之下才想起,小罗根本就没戴套子直接插了进来,慌了的我此时偋住呼吸仔细听着周遭的动静,耳边传来最明显的是小罗的低喘声,微微听到妹妹的鼾声让我心里踏实了点,但是下体火热的感觉似乎越演越烈,也不知小罗会不会真的射进来。

  深呼吸了几口,虽然肉体的火热程度直线上升,但是避免意外,趁着小罗稍微退出准备再插入之际,我一个扭腰起身,使小罗的阴茎脱离了我的小穴,在脱离的瞬间,我能从小穴感觉到小罗肉棒上沾满了我的体液,有点空虚感,但并不妨碍我离去的决心。

  到了门口,藉着月光回头一望,看妹妹抱着玩偶躺在床的右侧,而小罗已然坐在我原本躺下的地方,两腿摊直,两眼凝望着我,我也依稀看到他双腿之间那勃起、精神奕奕,刚刚还跟我做着亲密接触的肉棒。

           ************

  一路不停,出了客厅直转楼上客房,客房是一间简易套房,除了一般的床跟书桌、一个衣柜跟一间浴室就是这里的全部了。到了房间直接关上了门,想想小罗说不定会悄悄跟上来,於是顺势上锁。

  平复了一下情绪便转身到了浴室,打开莲蓬头开始沖洗,没几分钟就沖洗完毕,仍是穿着原本的睡衣,一出浴室突然吓了一跳,发现小罗光着身子坐在床边看着我!

  「小罗……你做什么?」我咬牙怒视着他。

  「没啊,我想说姐姐需要人来慰藉,所以就上来了呀!嘿嘿……」看着小罗微瞇着眼,看着我的眼神如同品鑑珍宝般。

  「你……刚刚的事情就算了,你去睡客厅吧!」实在恨得牙痒痒的。

  「嘿嘿,姐姐忘了?这间原本就是给我睡的呀!要是明天起床被发现姐姐在这过夜,那可有趣了点喔!」

  「……好吧,那我回去……你干嘛?快放手!」当我转身要开房门离去,小罗从身后一把抱住我,双手第一时间把我下摆撩起之后,马上扣着我腰际下缘并往他身上拉去,我此时一手握住门把,一手侧身推拒着他。

  「姐姐……嘿嘿,刚刚做一半,要有始有终呀!」小罗说着也没闲着,他将我的臀部拉着靠向他的下体,那及臀的睡衣根本没有阻隔效果,刚清洗过的敏感身体更是再度感受到不久前肉体的热感,尤其是肉棒紧压着臀部,我想躲开却被他双手死死压制着。

  随着小罗双脚从我后方卡在我两腿之间,他连忙空出一手,握着肉棒,缓缓如写毛笔般,用龟头在我阴部外扫了几下,这突来的刺激让我下体迅速湿透、身体酸软,我无力地侧转着身体,看着小罗两眼直视两人交合处,一个分心,小罗已将自己的肉棒整根塞入半截。

  「嗯……小罗……小罗你不能这样……你……停……停一下……」

  「呜……姐姐的小穴好紧,好烫人啊!」小罗向后退出些许,再往前推进,来回几次之后已经慢慢可以在我小穴中活动无阻了。

  「小罗……你……你不能这样……你……」我才说没几句,小罗已经勾握着我的腰际,强迫我转身走向床去。我一靠近床,小罗使劲地往前一顶,一时失去平衡的我便被顶趴在床上,小罗又顺势扑了上来。

  穿着这件睡衣如同没穿一般,小罗一手抓住我的脚踝,一个侧拉就让我倒躺在床上,他直接跪坐在我两腿之间、下体之处,如同一般正常体位,两手稍为抬高我的腰,就顺手把睡衣给推了上去,整个人从我两腿之间穿过,压在我身上,两手同时扣着我的手腕向外张开,张嘴就要来吻,却被我闭紧嘴巴,无法得逞。
  他仍不死心地侧着头在我耳际舔弄着,伴随下体的顶动,虽然没有插入,但是这动作无论有意无意地都在在表明接下来他的兽行即将得逞。

  「姐姐来嘛!刚刚在妹妹房间插了,在门口也插了,现在棒棒也顶在你的小穴口呀!姐姐你的穴穴又湿透了呀!」小罗边说,边无耻地用炙热的龟头在我阴唇上摩蹭着。

  「不!不行的,你是妹妹的男朋友,我们不能这样!」

  「没关系的啦!在妹妹面前我还是她男朋友,私下你是我老婆呀!你看,我的头头都被你沾湿了唷!」

  「不可以,这……啊!你……拔出来!」小罗趁着我回话之际,把顶在穴口的龟头缓缓挤入。

  「嘿嘿,姐姐你看,你的小穴很飢渴呀!都湿透了!」小罗边说着,稍稍退出一点,又往里面挤了部份进去。

  「你……你不能……不然你至少要戴套子……」形势比人强。

  「姐姐的MC哪时候来呀?」小罗边舔着耳垂,边用低沉的声音问。

  「我……刚结束。」迷迷糊糊的我回答。

  「哦?那没关系了呀,挺安全的唷!」说罢,小罗支起身子,放开了我的手腕,两手顺势把我的双腿抬高,之后缓慢而坚定的把整根肉棒我往小穴插入……
  我睁大眼睛看着小罗下体那根肉棒渐渐消失在我的阴道之中,我感觉到下体整个涨满着。

  不知何时,小罗的下体已经完全紧贴着我的阴部,且静止不动,但是我仍能感觉到体内那根火热的阴茎正微微颤动着,而随着阴茎的颤动,我的阴道也不自觉地配合着局部紧缩。

  「哦……姐姐的小穴真好,还会自动夹紧,小罗好爽说!」

  「你……呜呜……」小罗趁着我要回嘴,立刻压下身子,把舌头强制深入我的嘴内,我的牙齿来不及阻断他的入侵,舌头在口腔内闪躲着小罗的攻势。
  原本不打算妥协的我,正努力抵抗着小罗的入侵,小罗却在此时开始下体攻略,稍稍退出,狠狠插入。顾此失彼之下,在下体传来异样的快感之际,舌头的闪躲也渐渐无力,即使扭头逃避,也被小罗双手将我的头固定着,我也不能狠心咬断他的舌头,就这样,舌头无力的闪躲变成无力的反击,反倒是让小罗爽到,不断将我的舌尖引出嘴,用力吸吮吻着,也无所不用其极地勾引我的舌头。
  在小罗抽插了不少时间后,我的身体也整个软化了,小罗似乎也有所觉,於是保持在下体接合的状态,他坐起身子,也顺势将我带起,坐在他的怀中,差别只在於,我们的下体仍紧紧密合着,而那只能当掩体的睡衣,经过刚的侵犯后更是无力地垂挂在我的腰际上。

  小罗用双手捧着我的双臀,一边讚不绝口地夸奖我细緻有弹性的臀部,一边用手有意无意地诱导着我。在彼此交合的情况下,环着他的颈部,配合他双手的力度,做着女上男下的动作,我的身体每每上提之后总有力尽之时;却每每下坠之势,总将小罗的阴茎完全抵入我的下体之中。

  小罗似乎试验性地亵玩我的肉体,每当我停止摆动,他总是到处乱摸,轻轻触摸着我敏感的皮肤时,我总是缓缓扭动着腰臀;尤其他摸到敏感的乳头、或是手指在交合处徘徊时,我的身体更是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甚至稍用力去碰触敏感点,我的身体更是强烈用力抱紧小罗,腰部的摆动愈加停不下来。

  「呜……好舒服……我……我好涨……身体好热……好奇怪……」

  「好紧,姐姐夹得好爽……叫老公,老公才让你舒服……」小罗贴着我的耳际说。

  「老公,老公……给我……我要……」我的身体一拱直,小罗似乎被我的呢喃给刺激了一下,一个起身前倾将我压在身下,还未脱离的阴茎猛力挺进,整根没入到我的体内,之后开始使劲地做着活塞运动,我的双脚更是死死勾住了他的腰,随着他的起伏在空中摆动着。

  「姐姐要老公什么啊?」小罗停顿了一下。

  「要……要老公插……喔……」我不安的身体开始扭动,小罗听到了才满意地再度用力抽插了一下。

  「那姐姐要老公插什么啊?」小罗又停顿一下。

  「要……要老公的棒棒……插……穴穴……喔喔……」小罗听了才阴笑两声的再度多抽插了一轮。

  「那老公就射在姐姐的子宫喔!帮老公生小孩……」小罗放缓抽插的速度,缓缓逗弄着我。

  「不……不行……不……」我说不行后小罗又停了下来。

  「不……不要……不要停……」我燥热的身体又扭动。

  「我要……我要老公的棒棒……插到里面……射在里面……」脸红气喘的我说出这么羞耻的话,但是似乎给了小罗更多的鼓舞,小罗将我的双脚扛上肩膀,每次插入都更加深入我的体内,我的身体更感受到那力道,似乎要贯穿我的身体似的,猛力不止。

  不知过了多久,小罗似乎也要开始累了,於是将身体仰躺着,双手将我翻卧在他身上却仍死死勾握着我的腰际,这已经是标准的男下女上姿势。今天我也被逗弄得几次临近高潮,於是脑袋胀胀的也没分清到底跟小罗做是对还是错,纤细白皙的双手就支撑在小罗的胸部,两手似有似无地逗弄着小罗的乳头,下体也开始前后摆动,去追求那极致的高潮。

  「呜……好爽!我快了,姐姐,我要……我要射进去……」懵然听到射进去才清醒一瞬,正打算马上脱离小罗的阴茎,却发现小罗现在的双手已经环扣着我的腰际,我一往上想脱离就被他扣着拉住。

  在小罗开始喷射的前刻,小罗突然起身将我压下,双手从我腋下穿过,倒挂着我的肩膀,他的腰力此时发挥出勇猛非凡的冲击力,每每冲击都让我感觉更加深入些许,我的双脚也不自主地挂在他的腰际上。

  此时的我更加不知所措,拼命咬着牙、摇着头要离开却被他死死抱住,模糊间耳边不断传来耳语:「要射了」、「射在姐姐里面」、「叫姐姐是小老婆」、「要小老婆生小罗的小孩」……终於,阴道传来阴茎激烈的颤动,子宫里面一阵阵热流不断注入,我也不禁挺起上半身,不知是不甘,还是不舍的全盘接受来自小罗精液的注射。

  谁男友?续一

  今天天气凉爽,我在家附近的车站前,背着小提包,穿着纱质上衣与碎花裙,等着人接。脑中确想着昨晚的电话。

  「喂,姊姊姊姊?你明天要回来了吗?」妹妹在电话另一端兴高采烈的讲着「是啊!爸爸他们在吗?」

  「不在呢,他们出去玩了,可能要几天才会回来呢!」

  「这样啊,看来没办法去看展了,好吧,那我直接回家吧。」

  「姊姊姊姊,你要看什么展啊?」

  「市区那边的二十号仓库有艺术展,我想去看看呢!你陪我去吗?」

  「明天吗?不行,我要上课呢,对了!小罗明天休假,我叫他陪你去吧。」
  「小罗喔,不……还是不用了,我先回家再说吧。」

  交待明天几点会到站,就跟小妹挂电话了。

  ***********************************
  「刚下车吗?姐姐!」

          身后突然一只手轻拍我的上臂叫道

  「啊?小罗?你怎么来了。」虽然猜到妹妹有跟小罗说我回来的事情,但是我仍然有点讶异,想到上次夜里……脸不禁低了下去,红了起来。

  「呵呵,姐姐回来我一定要来接的呀!」

  小罗靠近我的耳边细语「再怎么说,姐姐也叫我老公啊,对吧?嘿嘿~」
  我抬起头,斜眼瞪了小罗一眼,还来不及哼出一声,小罗就很主动的帮我提着地上的行李,招呼我往旁边的车子走去。

  上了车,小罗殷勤的招呼跟轻松的闲聊,让我放松了不少,偶尔穿插着一点色色的暗示,却让我心跳加速不少。

  「姐姐,今天你的皮肤特别的雪白呢,有给男朋友特别保养过吗?」

  「哦?姐姐的衣服好漂亮呢,胸部看起来好像更大一点说!……」

  ***********************************
  到家进门后,刚好看到妹妹在餐桌前吃便当,就跑过去跟妹妹闲聊,小罗帮忙把东西都搬上来,就待着客厅看着电视。妹妹说一点半就要出门去上课,小罗今天休假很闲,所以提议让小罗带我去看展,虽然我推拖着,最后还是拗不过妹妹的攻势答应了。

  妹妹交待妥当后,就带着背包出门,我看着门关了起来,小罗就从我身后伸出两只手环抱着我,两手搓着我的胸部边说「姐姐,真的有长大了呢。」

  小罗两手配合,一边解开胸前的扣子,一只手沿着衣服的开口,贴着罩杯间的空隙,摸进了乳房,对着乳头逗弄了起来。

  我有点慌张的想要伸手阻止,把双手压向胸部,却晚了一步压在小罗的魔手之上。

  「嘿嘿,姐姐你也急了啊,不急,我们有整个下午的时间呢!」

  小罗的另一只魔手探到我的身后,将裙摆处拉高后,直接轻轻的抚弄着我的臀部,我在上下都失守的情况下,让小罗驱使着往【客房】走去。

  ***********************************
  PM 02:04,客房中「小罗……停一下,停……呜呜。」地板上的内裤,枕头上的胸罩与纱质上衣,小罗坐在床上,双手搂着衣衫不整,只剩小可爱跟碎花裙的我,此刻正当小罗用嘴吸吻着我。

  我的下体已经湿润,而小罗的手指时而抚摸小豆豆,时而缓缓在小穴中抽动着,除了下体的搔痒感外,我还觉得脸上红通通、脑袋昏沉沉的。

  PM 02:25我躺在床头,小罗全身赤裸蹲跪在我的双腿之间,准备长驱直入;我突然清醒阻止小罗。

  「等等,要带套子。」我坐了起来,慌慌张张的跟小罗说「我没有啊,姐姐有吗?」小罗有趣的看着我徬徨的表情问「你等等。」我转身在上衣的暗袋中拿出一个保险套,给了小罗「姐姐,我没用过这个,不会戴呀……」小罗苦笑说「那……我帮你好了。」我撕开包装取出套子,坐在小罗前面看到已经勃起,持续颤动的棒子,心跳加速的轻轻握住后,把套子放上后,往下套紧手上传来棒子的热度跟跳动,我突然又害羞起来,於是偏过头后,微闭着眼躺了下来。

  「那……姐姐,要进去了喔。」

  我只是默默点头没出声,然后感觉湿润的下体,被慢慢的挤开了些,缓缓的抽插,慢慢的深入了体内。

  「姐姐你怎么套子带在身上啊,哪时买的呢。」

  「昨天晚上啊……」

  「是准备给男朋友的吗?」我摇摇头「喔?是准备跟我用的啊?」我皱着眉,点点头「姐姐跟我说说吧!嘿嘿」小罗插到一半就不动了「就……昨天听妹妹说你休假,我担心像上次那样,所以就……跑去买了一盒,放一个在身上。」
  「那……姐姐你准备好了?」

  「嗯……啊……好深……」我刚点头,就突然感到小罗的下体紧贴着我,整根末入到我体内深处,不仅我传出喘息声,小罗也同时叹息了一下,嘀咕的说着太紧了。

  ***********************************
  PM 03:15「呼呼……我要射了。」小罗气喘吁吁的喊着躺在床上的我,双脚紧紧勾住小罗的腰,双手扣着小罗的肩膀,小可爱的下方是随着小罗冲刺时,晃动的乳房,而碎花裙仍挂在我的腰际之间,只是整个皱掉了。

  随着小罗的射出,我也达到今天的第三次高潮,整个松软的身体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而小罗也压在我的身上,不愿拔出来。过了一下,我觉得妹妹随时会回来,所以还是挣扎的爬起来盥洗了一遍,跟小罗说要去看展的事情,顺便也说了,以后不能在【家里】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