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任的故事】(03-05)作者:不详
字数:14821
 

            三、与珊姊之间的祕密
 
  隔天一早起床到客厅,看到珊姊坐在沙发看电视。
 
  「姊姊早」
 
  姊姊名字叫美玲,但她要求叫姊姊就好,她只有一个妹妹,觉得跟我很合的 来,叫姊会有多了一个弟弟的感觉。
 
  「小任早啊,我刚起床看到躺在自己房间吓了一跳,我都不知道我还会梦游, 把你吓跑了吧,不然怎么看你睡在珊的房间。」
 
  我只能傻笑还好并没问我是否跟珊交往的事,不然我也不知怎么应答。
 
  看着姊姊的脸跟身材,回想起昨晚姊姊为我口交的事,下半身有开始勃起的 迹像,运动短裤的材质,很明显就看到一根翘翘的挺在那。
 
  我看到姊姊注视着我的胯下位置,姊可能也知道不礼貌,马上就转移视线, 殊不知她下一秒转移的视线,抬头刚好就跟我四目相对,我确定我小弟弟立即翘 了一下。
 
  「唷,早上很有精神嘛。」
 
  「这是男人早上睡醒的自然反应好吗,姊,妳不懂的啦。」我赶紧坐下,免 得再出糗。
 
  「姊,妳怎么那么早起?」
 
  「等一下还要上班啊,你可以帮我把那一箱搬到我的车上吗」
 
  姊姊指着角落一个大纸箱。
 
  「可以啊,现在吗?」姊说是之后,我就帮忙搬到楼下姊的车上。
 
  到了楼下,姊打开后车箱,想帮我将箱子塞进去,因为我双手是从箱子下方 抱着,姊站在我右边跟我呈90度的位子,姊一手扶箱子外面,但一手却从我右 手身体内侧下方伸过来,我未完全软下去的小弟弟像被挤了一下,塞的过程花了 十秒,而我某部份也被挤了十秒(难道不知道男生这个状态这样被挤,是一件痛 苦的事)。弄完之后,盖好后车箱,姊姊拍拍我的肩:「谢啦,我先赶上班,掰。」 
  我一边思索刚的情况,一边走回珊珊的房间,看她仍赖着床,我也鑽进被子 裡抚摸着仍赤裸的身体,感受珊珊微微颤抖的反应,等我手指要插小穴时,她拉 住我的手说:「有点不舒服,先不要摸啦!」
 
  「好啦、该起床,我们早点坐车回去」
 
  不过刚被姊姊挑动的邪火,我要求珊珊为我口交一次,珊珊可能真的很喜欢 我吧,为我口交快20分才说:「嘴巴好酸喔,怎么都不出来。」
 
  「我怎么知道,真的没感觉,我自己打手枪都很快啊。」
 
  「厚……,色色小任,你也会自己来,好A喔,那我要看你打手枪。」
 
  「谁色啊,昨天晚上一直喔喔是谁一直在叫的,来,让你观摩一下正宗带有 独创的手法,好好学,会验收的。」
 
  说真的,第一次在女生面前打手枪,还有点放不开,尤其她盯着一双大眼看 着你。没办法,不射就不愉快,我就一手把玩珊的大奶,一手打手枪,最后射在 珊珊的胸部上,等收拾完也快中午,去街上吃个午餐,就买票搭客运回家。 
  事后我深深以第一次只有「男上女下」一个动作感到懊恼。
 
  这一个月裡,我偷偷带着珊珊回家,嚐试了各种姿势,「背后」、「站立」 、「正反女上男下」、「侧卧」的教科书也由情色漫画,提昇到日本动作片。 
  从69式中,才知道珊珊喜欢被人亲吻小妹妹。
 
  学会小弟弟拔出来时,第一下想射哪就射哪。
 
  每一次做爱总有更进一步的体会。
 
  而珊珊自问过那一次『是否为男女朋友』就没再提起,不知道是在等我主动, 或是不想给我压力,亦或是她想証明给我看,她能为我付出什么。
 
  这星期台中世贸展览电脑3C产品,珊珊那一群小团体有三个女生相约要去 逛,珊也来问我要不要去,我是没什么兴趣,而且另两个也不太熟,但珊说: 「小任,你不是说你姊也在台中,这个月她没时间回来,留你一个人在家,你可 以跟我们去,顺便看你姊啊。」
 
  珊这样一说,还满有道理的,那好吧,一起去。
 
  星期六中午约好一起搭客运,除了我跟珊,其中一位叫小淨(甜美可爱短髮 型),另一位叫巧芯(身材略微丰满,一字可称之:胖),一路上哈啦也满愉快。 逛完世贸,又去逛了逢甲商圈,原来他们说好今晚要借住珊珊家,说什么明天中 午要去参加某艺人的签唱会,「你们幼不幼稚啊,都高中生,还会参加这个。」, 被她们笑说「要你管」,好吧!本人没追过星,可能无法理解。
 
  珊妈是卖衣服的,除了在台中批发,也时也会到台北,这星期刚好也去台北, 珊可能想与我多一点相聚的时间,希望我也留下来,反正珊家还空一间房出来。 
  到珊珊家都快八点,珊的姊姊还没回来。
 
  『呼,一直走路,好累喔』小胖子巧芯抱怨说。
 
  「妳们还敢说,东西都是我拿比较多,好不好。」
 
  「哎呀,小任人最好了,不会真的计较,对不对!」珊过来摇着我的手臂。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一路上小任也都照顾妳比较多。」小淨好奇 地的问。
 
  「我们私下一直都是好朋友,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珊珊听到小淨说我对 她比较好,一脸开心样,不过还是解释一下。
 
  大家坐在客厅看电视,她们三个轮流去洗澡,我也趁这段时间打个电话给二 姊。
 
  「喂,二姊,我不过去了喔,同学家刚好还有一间房,我就不用过去麻烦妳。」 
  「什么,妳室友说想看我,又不认识,二姊~ 是不是妳又乱说我坏话。」 
  「好啦,就先这样了,改天再给你室友好好看,掰。」
 
  小淨跟巧芯睡珊珊的房间,珊珊跟珊姊睡妈妈的房间,我睡珊姊的房间。我 偷偷问珊:「确定我睡妳姊房间没问题?」,珊珊给了我一个OK的手势,在偷 偷跟我要了一个晚安吻。
 
  凌晨快一点,我似乎听到客厅有声音,心想『姊,现在才回来?果然是都市 人的生活啊。「,刚好也有尿意要上厕所,而且只有我一个男生,安全上也需确 认一下是否为珊珊的家人。
 
  「姊,你都这么晚回家喔,不怕危险吗。」到客厅一看,确认是姊后,打个 招呼先解决尿意,厕所出来看姊懒懒地躺在沙发。
 
  「没有啦,下班后去朋友家小聚一下。」
 
  「姊,我看妳找男朋友就找男朋友,还说朋友咧。」我开玩笑说。
 
  「男朋友不也是朋友,管很大啊,小任弟弟。他当兵休假回来,总要陪他一 下。」
 
  珊姊有点不开心地说。
 
  经过聊天后,原来珊姊的男友在苏澳当海军,轮休假一次放都5~ 6天,比 较麻烦是收假时间如果在晚上还好,白天到苏澳火车班次很多,但如果收假时间 在一大早,变成去苏澳要提前一晚到。珊姊男友总要坐最后一班夜车,再泡个网 咖几小时,刚好就赴收假点名,只是没睡会比较累了点。
 
  而珊珊姊生气的原因是男友休假五天,前四天跟朋友约去花东玩,最后一天 晚上才到台中,没多久还要赶车,都没陪到珊姊,不只这次这样,上个月的轮休 假也是类似情况,难怪珊姊会火大。
 
  「不说这个了,愈说愈生气。小任你不会很睏的话,陪姊喝一杯。」姊起身 去拿了一瓶红酒跟2个红酒杯。
 
  「波尔多的红酒,上次去餐厅点过这一瓶,还不错,特意去买一瓶回家放。」 姊顺便跟我介绍红酒的口感、酒庄、年份。姊原来懂这么多,是大学时期在高级 餐厅打工,工作需要也算是养出兴趣,对红酒有稍稍研究过,还跟我透露一个祕 密,其实珊的家人酒量都不好,像珊高一时被姊耸恿试喝一小杯,结果就倒了, 珊妈最多三杯也就醉的不醒人事,姊原本一样,但经过一次一次喝几杯就醉倒的 痛苦经验,酒量有稍稍提昇. 「姊~ 要不要挖珊珊起来一起。」跟姊建议说。 
  「不用啦,让珊珊好好睡觉,不是说还有两个同学,我们说话小声一点,不 要吵到他们。」珊姊贴心地说。
 
  只有喝过几次啤酒经验,初次喝红酒,还不能适应这种口感,在看看珊姊, 聊到现在我第二杯还有一大半,珊姊已喝5杯了,『呃,刚不是还臭屁说酒量有 提昇,怎么看起来撑不久了。』「姊,你这一杯喝完就好,不要再喝了。」很怕 姊又酒疯。
 
  「小任真好,还会关心姊姊。」珊姊靠着我身上,摸摸我的头。
 
  「姊,我」话未说完,我看到姊的左手夹在大腿,而双腿在磨蹭,虽然珊姊 有意在遮盖这动作,但我还是看得出来。
 
  其实这一个月来经过跟珊珊的多次性爱,在女性肉体上得到充份的满足,也 足够的了解,对二姊或其它女生也没了不该有的念头,不会胡思乱想。但珊姊不 太一样,原以为珊姊为我口交不会再有影响,就这样过去。
 
  但与珊姊閒聊过程,时不时的珊姊会用手拍拍我的肩,拍拍我的大腿,一些 常见的惯性行为,等到喝多了身体靠我身上抱怨她男友为什么要这样,胸部自然 会压住我的手,加上今天珊姊穿着OL制服,短裙加衬杉,大奶原本就把衬杉撑 满满的,珊姊有点醉意过大的肢体动作,让上面三个扣子都弹开,直接让胸罩露 出。看着珊姊双腿磨蹭越来越大力,我感觉我阴茎愈来愈硬愈挺,开始有股冲动 想对珊姊做什么。
 
  「姊,你喝多了,这一杯不要喝了。」我假意劝酒要拿走姊手上的酒杯, 『我还可以。』在与珊姊抢酒杯过程,左手臂磨着磨着磨着珊姊的胸部,享受磨 擦珊姊身体的愉税感,最后往珊姊的大奶重重一压,就见珊姊轻轻地的一声: 「啊」,双腿紧紧一夹,过三秒才鬆开,略微无力往后一躺。
 
  「姊,你怎么了?」我故意地问。
 
  「喔,没事,可能喝多,呵呵,有点没力。」珊姊带点喘气声。
 
  「小任,你累了,就先去睡,姊姊在坐一下也要睡了。」珊姊觉得不好意思 做出丢脸的行为,另一种也可能知道我察觉到,想赶我离开。
 
  「没关係啦,我跟姊很少见面,多聊一下,而且我真的不累。」
 
  「好吧,姊先上一下厕所。」
 
  「姊,我扶妳啦。」我看珊姊起身要倒不倒的,直接扶她到门口,看她进去。 
  「怎么了,好了吗,姊?」听见裡面什么东西踢翻了,扣扣扣我敲门问。 
  原来珊姊没要尿尿,进厕所关门后,珊姊就将湿透的内裤脱掉,开始用手指 揉着阴蒂,随后再将右手食指插进小穴,慢慢地一进一出一进一出,最后对着某 一点直尻,直到身体抖了一下,珊姊喘气休息,又过十秒珊姊这次塞进两根手指 头,这次直接将两根手指快速在小穴抽动,就见珊姊的腰配合快感随着扭动,最 后所有动作一停,手指拔出,小穴喷水出来,珊姊略微虚脱往后一倒,脚不小心 踢到脸盆发出声响,就听到我在门外问她。
 
  「不知道女生上厕所,男生在外面听是不礼貌吗?」珊姊整理好就出来。 
  「我是关心姊好不好。」我又扶着姊到沙泼。
 
  扶着姊坐好时,我馀光看到珊姊的短裙裡,『疑,喝酒时看到的白色内裤不 见了。』。在帮姊乔坐姿时,我故意用小腿顶着珊姊的膝盖往外撑开,『内裤真 的脱掉了』,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已经直视到珊姊茂密的阴毛。
 
  此时我心在挣扎,我不是对性爱懵懂无知的男生,跟珊的多次性爱体验,更 知道做爱的美好,而在我眼前的珊姊,我产生一股占有她的慾望,及跟她做爱不 知道是什么感觉的想法。只是我想到还在睡觉的珊珊,想到这是强暴的行为,想 到我不能这样做我就不能乱来——
 
                              以下是珊姊的心情。
 
  珊姊经过一次在客厅,一次在厕所的宣洩,不仅没有得到满足,反而身体难 过的很,一直有燥热感。
 
  上个月男友伟也是休假快结束才到台中,珊姊一个月没做爱,终于等到男友 回来,所谓小别胜新欢,身体期待到很敏感了,但由于男友赶着走,只能应付了 事跟珊姊做爱不到十分钟,这不仅没有满足珊姊,反而因十分钟活生生的男人阴 茎插进插出,整个点燃珊姊一个月的慾望,结果只让小穴充实不到十分,那种火 更无法忍耐。
 
  结果就是导致那一天半夜起来喝了点酒,消消闷气,等意识不清走错房间睡 觉时,躺在床上抱到男人气息的身体,错觉中误以为是男友,另一面也是性慾的 身体索求。由于头脑不太清醒,将那一根阴茎握在手中含在嘴巴裡,怎觉得比平 常大好多,『呵,我真是想做爱想到疯了,连男人阴茎都放大错觉。「。只是男 友伟怎把我推开,还没等我拉住他,就无力躺在床上了。
 
  隔天一醒,我才想起珊的同学借住家裡,回想昨天抱着的男人真的有像小任, 天啊,我竟对另一个男人口交,这下我要怎么见人,丢脸死了,还好问过珊珊, 跟来借住的小任只是同学加私底下的好朋友而已,不然我都不知道帮妹妹男友口 交该怎么办。等在客厅又看见小任,那180的身高,明显练过的身体,听珊说 还是学校的篮球校队,难怪昨天握着的那一根比男友更大更粗,天啊,他怎么现 在挺起来了,一想到裤子裡的那一根,昨晚被我含在嘴巴,我竟有想将它握着手 裡的念头。
 
  跟小任待在一起,每当他注视着我身体,不管是我的胸部,我的胯下,怎么 都感觉被小任透视看光光了,不行了,要赶快离开这裡. 假藉上班并请他搬个东 西,在楼下时,看箱子那么重,好意要帮他分担重量,我怎么会摸到那一根,好 丢脸,小任该不会认为我是故意的吧!
 
  这个月男友休假,竟连十分钟也都没给我,当我抱着要求伟说进来一下下也 好,男友只无奈跟我说火车真的来不及,但禁不起我的要求,就很随便又粗鲁直 接站的姿势,手伸进我短裙裡掰开内裤,用手指狠狠地插水到不行的小穴,『想 要是不是,现在给妳好不好。「,他已跟朋友约十点在楼下,他也就用手指搞了 我2分钟而已。等他走了,我好难过,他是把我当什么,当成一个玩具吗,一点 都不尊重我,怎么可以对我这样。
 
  等回到家,上次那位帅气,想把他当弟弟的珊珊同学又来了。看见他一脸开 心见到我的样子,我又想起刚男友对我不耐烦的表情,随后听见小任关心我说: - 「姊,你都这么晚回家喔,不怕危险吗。」,我觉得我都快哭了。
 
  在厕所冲洗双手时,『天啊,我怎么躺在小任的旁边自慰,他应该不知道吧, 唉,他人就在外面,我竟在裡面这样,我……我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小任真的好贴心,知道我走路不稳,懂得扶我回坐位。疑~ 小任顶到我的腿 了啦,我的大腿似乎就像做爱时,被男人双手掰开大腿的感觉,我不敢跟小任说, 他应该不是故意的,我自己想出点力把大腿合紧,但酒力真的让我无法附荷这平 常的一个动作,真的使不上力,天啊,这样会被他看到我没穿内裤,一想到会被 看到,小穴紧缩一下,似乎又流出什么出来。当我观察着小任的脸,他低头看往 我的短裙裡,瞬间好热,『伟~ 你这个王八蛋,喔~ 我受不了了,我好难过,我 现在就要。』我心裡大喊——
 
              画面回到原点
 
  当我仍望着短裙裡想时,珊姊伸手把我拉倒,双手环抱跟我接吻,我也不再 多想就反应着珊姊的热情,珊姊已把手伸进裤子握住我已变硬的鸡巴,『小任, 爱我、爱我、爱我、爱我』,看着珊姊激动的脸,听着珊姊低声连续要求我的声 音,我知道珊姊的底线在哪了,我之前担心的问题,至少某部份道德不会太罪恶 了。
 
  抱起珊姊往沙泼横摆好,脱掉我的运动裤内裤,连珊姊的短裙也没脱,往上 掀开后,直接插进去,『姊,怎么那么湿』,说完就从刚刚开始累积的慾火快速 抽动。
 
  「啊啊喔」珊姊满足的发出。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个感觉,好舒服。」
 
  『啊小任,快、快,再快一点「
 
  听见珊姊这句话,我就不再怕会弄痛她,就很用力又快速抽动,听见一进一 出都带出水声『噗哧噗哧』『唔啊』看珊姊越叫越大声,我赶快附她耳边『姊, 小声一点,有人在睡觉』就见珊姊摀住自己嘴巴,开始渐渐带点哭泣声。
 
  『姊,怎么了,我弄痛你了吗。「我被珊姊反应吓到了。
 
  『没事,姊很开心,姊很开心小任,你真的好棒。「
 
  听见珊姊这样一说,「姊,妳坐上面好不好」我就把珊姊抱起让她坐姿自己 动。
 
  因为在沙泼做,我时而啃咬着珊姊的大奶,时而双手玩弄,时而捏住奶头应 该珊姊真的没什么力气自己动,我托着珊姊的屁股帮她上下~ 上下但这种频率跟 软弱无法满足我,需更强劲更有力的撞击感。
 
  『姊,起来,妳趴着』等姊跪着,我插进进就握着珊姊的腰,狠狠的动起来 看珊姊声音又渐渐大声,似乎无法克制,看来珊姊对这个背后姿势受不了。 
  「姊~ 我要射了喔,你想要我射哪?」
 
  珊姊听见我要射了,似乎让她兴奋,我感受小穴突然流出一阵水水的「你拔 出来射我身上。」说完,就见珊姊屁股也主动对着我勐摇,配合我鸡巴的抽动频 率,感觉快来了~ 宁静的客厅,除了勐撞屁股的帕帕帕声,我听见另一个声音, 珊珊房间开门的声音,赶快停下动作,并将珊姊身体下压低于沙泼的高度,低头 交待珊姊:「有人出来『珊姊也不敢出声音,但仍缓缓摇着屁股。
 
  我抬头后只见小淨开门出来。
 
  「小任~ 你不睡,在干吗,看电视喔?」小淨边问,边走向厕所。
 
  「没有啦,我也是起来尿尿,顺便喝水」我解释。
 
  这时我还插着珊姊,看小淨进去,我开始又慢慢抽动,刚小淨出来时,这种 偷情般的环境有异于一般时的感觉,让我没有多想是否要离开现场,突然我勐烈 动起来,珊姊也料不到,被我突然一插叫出一声长长的『啊』。
 
  「嘘,姊,不要出声音。」
 
  「你还知道不要出声音,我们先去房间,被看到,我不知道怎么做人了。」 
  我没理会珊姊,继续让身体保持着想射精的感觉,用力抽动,也许二分钟, 也许三分钟,等小淨再次开门,看到小淨的脸望向我这边,探望我在干吗的时候。 
  我下身一挺,射到小穴裡,连喷了几下,心想『珊姊~ 对不起,我射出来了。』 小淨看了我一眼,也没多理我,就走回珊珊房间去了。
 
  珊姊也没怪我内射的意思,只是趴在沙泼休息,又似乎在回味。
 
  我拿起桌上卫身纸帮珊姊擦扺,刚衣服都没脱,就帮珊姊扣好衬杉的钮扣, 穿好胸罩,稍稍拉整齐全身……
 
  「姊,舒服吗」
 
  「很舒服,小任你好厉害可以做这么久,姊都快撑不住了。」姊躺在我的大 腿上说「姊,这样算久吗,那姊的男友呢?」其实这次真的比跟珊做的时候久。 
  姊白了我一眼,没有接我的话。安静了一分后『姊是有男朋友的人,小任你 也清楚,姊跟他在一起很多年,算是有感情的,小任,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了,姊,我会把今晚当做我们两个人的祕密。」
 
  「小任,谢谢你」
 
  等珊姊恢复过来,我抱起珊姊先往自已的房间,帮她换一套新的衣服,再抱 回珊妈的房间,将珊姊摆躺床上,临走前,我看了一眼熟睡的珊珊,心想:「姊, 这个祕密我不会说出去的。」
 
         (四)珊姊版之达人以上、恋人未满
 
  隔天星期日珊珊一睡醒就跑来房间,鑽进被子窝在我身边。
 
  「哎唷,不怕妳姊跟小淨她们看到喔。」看了一眼是珊后,接着继续睡。 
  「嘻嘻,我都确认过,我姊又喝酒了,睡得很沉,小淨跟巧芯还躺在床上呢, 而且我把门锁上,也没人进得来,不会被看到的。」珊抱着我得意地说。
 
  「小任,你身上怎么也有酒味啊。」珊珊疑惑地问。
 
  「昨天半夜上厕所,你姊刚好回来,拉着我陪她喝一杯,味道没有很重吧。」 绝对诚实交待酒气部份,说完就抱着珊,单手在她身体上下游走,珊珊也静静地 享受我的抚摸不再出声,这招怎么试怎么灵。过了一阵……
 
  珊:「小任,我想要~ 」
 
  我:「现在?她们随时会起床,等回去再给你好不好。」
 
  软软的阴茎被珊拿出来把玩,早就坚硬如柱,只是凌晨跟姊那一摊已获得极 大的满足,别人是有心没力,而我是有力没心,只好揉揉珊珊的胸以示安慰。 
  嗯~ 这小妮子没穿胸罩,该不会也没穿内裤吧,将短裤下拉一点点,伸往小 穴果然直接摸到阴唇,根本是有心预谋来的。我欲将手伸出,珊珊却将它按住, 彼此的默契,我知道她是要我用手指先玩弄小穴。
 
  珊珊对于我的无理要求,一向都有求必应,在背后跟她姊也发生关係,总不 能冷落了珊珊的感受。珊珊就静静地受享着我的手指服务,也不忘抓着肉棒轻轻 地活动。
 
  房间内安静了许久,看着珊珊一直闭眼享受着,我用沾着淫水的手指刮刮珊 的嘴唇开开她玩笑:『舒服吗,慾求不满的小色女?』珊:「嗯,舒服小任,要 不要进来?」
 
  「妳喔~ 等一下她们都起来了啦。」我敲敲珊的额头,不过看她嘟着嘴巴撒 娇,心也软了,拉开盖在身上带有香味的凉被,「进去可以不过我不会动喔,自 己坐上来。」
 
  珊轻轻打了我一下:「你很懒耶。」随即将自身衣服脱光,跨坐上来,右手 扶着变硬的鸡巴,缓缓坐下,插进一点又往上,就看着珊上上下下,上上下下享 受着坐姿哪个角度、哪个深浅比较舒服。「
 
  没多久外面传来小淨跟巧芯讲话声,我掐着珊珊的屁股说:『就跟你说吧, 先出去吧,免得她们误会。』「我这样就很满足了。」珊倒在我身上说完这一句 话就起身,乖巧的先帮我穿上短裤,再穿回自己的衣服,还记得拉整齐凌乱的床 单,出门前拍拍我的肉棒,安慰说:「对不起~ 小小任,乖喔~ 下次再让你消消 火。」。
 
  照原本的计画,在地人的珊珊带着小淨跟巧芯去附近公园,街上晃晃,在走 去签唱处,而我假借喝红酒不习惯,头痛想多躺一下。
 
  再度睡着迷迷煳煳中,依稀听到开衣柜声响,睁开眼看到珊姊在翻找衣服。 
  珊姊看到我醒过来,不好意思地说吵到我了。
 
  小任:「没有啦,我差不多也该起来。」又想起一件事~ 小任:「姊,问妳 一件事,昨天昨天不小心射进去,会不会危险?」
 
  珊姊白了我一眼:「知道危险,你怎么还射裡面?」
 
  小任讪讪地回答:「一时忍不住嘛,姊~ 那要怎么办?」
 
  珊姊:「我有吃避孕药了,你不用担心,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来。」
 
  我也只能以尴尬的笑容来应对这个问题。
 
  珊姊有点不自然地:「小任,姊之前问过珊珊你们是什么关係,珊说」你们 是好朋友而已「,可是姊看你们互动有点亲密,你老实跟姊说」你们有没有在交 往「。」
 
  我太概猜的到姊是担心对珊不好交待,心想我跟珊也算某程度的交往吧,至 少超过友谊的界线,我选择交待说:「姊,我跟珊珊,真的不是男女朋友。」 
  感觉珊姊听到这个回答似乎放鬆多了,而且我也没对姊说谎,我跟珊的确没 正式交往成为明面上的男女朋友,至于以后事以后说了。
 
  珊姊:「听珊聊过,你原本有个女朋友分手没多久。」
 
  小任:「姊,妳也太八卦了吧。」
 
  珊姊:「不是啦,主要想问你,嗯问你跟女友嗯有过那个吗?『小任:」我 跟雅婷,就是我前女友,我们是单纯学生恋爱,我们很乖的。「
 
  珊姊:「那你昨天算是第一次?」
 
  怎么珊姊会纠结这个东西呢,未免麻烦再有奇怪的问题,我直接回:「对啊! 
  昨天跟姊是第一次,怎么,姊要对我负责吗?『「唉,姊跟你差那么多岁, 而且你年纪还这么小,昨天也跟你聊过,姊对男朋友也是有感情,只是暂时沟通 不良才发生一些问题,我们会解决的。」珊姊走过来坐在床边对着我说。
 
  珊姊应该有一点点对于跟未成年发生关係而愧疚,或担心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吧,其实珊姊想太多,如果我是个单纯的小男生,那可能会,但我从国三起就带 有好奇心,也已接触过男女之间的事,对这一类已免疫,甚至不需承担任何责任 的前题,那更是欢迎至极。看珊姊这样,我也不想解释,而且看姊这样,我反而 心中有股私自窃喜的心情。
 
  「姊,我真的没关係啦,也希望姊跟男朋友能早点和好。」
 
  珊姊看我这样说,内心感动地直接伸出双手抱住躺在床上的我。
 
  『年轻力盛』这句口号真的不是讲假的,当你没有胡思乱想,只是受到外来 刺激而引起身体自然的反应。等珊姊缓过情绪之后,自然察觉到我的勃起,一方 面对于吃了我的处男情怀,自认为在我心中占了某程度位置的另类情结,一方面 又羞愧,那肉棒插抽小穴的场景彷彿刚发生,身体记忆仍未消散,珊姊不用触摸 也知道自己小穴湿了。
 
  「姊妳这样抱着我自然反应自然反应!」我尴尬地说。
 
  「我知道,小任那你这样会不舒服吗?」珊姊隔着裤子摸着说。
 
  未等我回答,珊姊将我裤子脱一半,握住变硬的鸡巴上下磨擦。
 
  『姊已经对不起男友一次,但又不忍心看你这样,姊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我帮你射出来,但我们不能做爱,小任你说这样好不好。「姊不好意思地说。 
  「姊~ 你不会觉得为难就好但你如果这样做,我会很开心的」这种要求,哪 个男人不开心。姊先用整个手掌包住我的龟头,将龟头分泌出的液体往下划,涂 抹在肉棒上,在开始有节奏地套弄着,时快时慢,「这样舒服吗小任。」珊姊在 我耳边吐气、轻轻的问。
 
  「舒服姊可以用嘴巴吗?」姊看了我一眼,就低头含住已充血变紫的龟头, 含一下下放开含一下下放开,又舔冰棒似的,舌尖舔着龟头前后划动,时而用舌 尖鑽着龟头、时而勐吸吮整根吞进吐出。
 
  当珊姊看到我一脸舒服的样子,内心也充斥着满足感,更加卖力帮我服务, 心想:『小任的肉棒比伟的真的大好多,从大学就跟伟在一起,也没看过其它男 生,难道其它也都像小任的一样吗?昨天它顶我跟平常伟感觉也不太一样,还是 酒精又让我错乱了,难道再试一次』。珊姊一想到被我肉棒冲撞的感觉,身体有 点发软无力,小穴连续强烈紧缩流水出来了『喔!我竟用想像的就兴奋了。』我 看着珊姊侧跪着帮我口交,小穴就在我右手可触距离,我伸出手摸向珊姊的胯下, 想要玩弄小穴。
 
  「小任,不要,我帮你就好,你不要动好不好。」姊在我要拉她裤子时开口 说。
 
  「可是,我看姊好像需要姊,你可以自己来没关係. 」
 
  珊姊抬头看了我一眼。
 
  小任:「姊,不要想太多,只是看你也有点难过,心疼妳而已,你可以把裤 子脱掉,让自己舒服,这样不是很好吗,而且我没有插进去,就不算做爱,对不 对!这不是跟妳一开始说的意思一样吗!」
 
  珊姊听我一说,可能觉得有道理,默默地将裤子脱掉,『小任,你眼睛闭起 来』。等我闭上眼,珊姊一样用跪姿为我口交,但跟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右手握 着肉棒,左手玩弄自己小穴。珊姊已沉醉在这个状态,没注意到我已睁开眼看着 她此刻的模样。我暗暗将珊珊两姊妹做个比较,珊珊不论在动作跟技巧、还有自 己性慾的表达上,都稍逊色了点,23岁的珊姊比起17岁的珊珊已算成熟,真 是不同年纪的肉体真有不同滋味。
 
  看着珊姊左手在小穴愈来愈激烈的动作,原本还忍着的喘气声也都放开来, 甚至发出跟我做爱时会叫的「嗯……啊……」让我有要射精的感觉。
 
  「姊我要射了」
 
  听到我这句话,珊姊吐出肉棒,右手快速抽动,我注意力全在珊姊左手上, 只看她手指插小穴越动越快,几乎跟为我打手枪的右手频率一样我才确定女生的 小穴,禁的起手指这样的蹂躏摧残,初次亲眼目睹女生这样做,感觉兴奋到的极 点。
 
  『姊~ 我射了』说完这句就射出来浓浓的精液全都喷在珊姊来不及闪开的脸, 珊姊在我射精同时,自身也达到高潮,身体一抖往前倒,一脸扑在我鸡巴上,只 见珊姊起身,珊姊的脸,珊姊的头髮沾着我的精液珊姊邀请我共浴,一起冲澡, 这突如其来的表示让我极为高兴,有时男生需要的只是一个表达方式,不需你真 的做更多什么,但一个简单的邀请、主动的邀请,似乎就代表一种承认我的象徵、 一种暗示意味在的共同默契。
 
  经历过半夜一次性爱、主动口交、在我面前赤裸裸的自慰、一些共识等等。 
  完事之后,坐在客厅,我与珊姊已经能够很自然地相处,少了尴尬或蹩扭。 跟珊姊既像好友的轻鬆、又有情人间情感,少了男女朋友该有的义务、但又真心 互相祝福。这是现在新型的达人以上、恋人未满吗。出门前,还来个跟珊姊的拥 抱、一个祝福彼此的拥抱——
 
  快中午时、打电话问:『二姊,你人在哪,怎么没看到妳。』还没挂断,就 有人搓我的背,『小任,你眼睛不好喔,整条街上唯二的两美女站在这,你都没 看到。』只见二姊跟另一位穿着极短牛仔热裤,白色低胸背心,打扮清凉的女生 在我后面。
 
  「你眼睛在看哪,小心我搓瞎你。」我才瞄了一眼这位低胸背心挤出的乳沟, 就被二姊抓了个正着。能怪我吗,穿这样走在马路上,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吧, 我决定无视二姊的胡言乱语。
 
  「眼神抗议无效,以为不说话,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二姊捶了我一拳, 就拉着她同学走了,还说:「别理我弟了,他就是个小色鬼,没救了。」人生地 不熟的我摸摸鼻子跟上去,最后我们到了百货公司的美食街享用午餐,二姊还是 介给她室友(慧娜)给我认识,另一位室友(思佳)在我们点餐的时候也赶到。 
  二姊:「怎样,看到我两个同学不失望吧。」我再次无视这句话。
 
  慧娜、虽然穿得很辣,却是个安静、酷酷的女生,我都怀疑我跟她对话有无 十句。
 
  思佳、则是自来熟,见面到现在话都没停过,什么话题都敢讲。
 
  容萱、我的二姊嗯,介绍完毕。
 
  好奇这个组合怎么搭在一起当室友。
 
  二姊:「思佳有男朋友,你就别打主意,我们家的慧娜还是单身,想不想姊 弟恋啊。」看来是二姊知道我跟雅婷分手一阵子,想当个媒人。
 
  我想要对慧娜说些什么圆圆场,但看到慧娜酷酷的表情,想好的话瞬间卡住, 应该还不熟吧,真难交流。转而说:「蛤思佳姊有男朋友了喔,好可惜,我还以 为姊是介绍思佳姊给我呢。『二姊看了一下慧娜露出的B乳沟,在看一下思佳将 衣服撑的澎涨的F罩杯,暗暗地骂:」臭小任。「
 
  二姊:『我弟就是个外貌协会,他的貌着重在胸,就是个喜欢大罩杯的臭男 人。「
 
  「喂,不要乱讲。」有人这样介绍自己弟弟的吗,而且我真的不一定要大胸 部,莫非是以前发生的事让二姊误会。
 
  思佳:「呦呀,那好可惜喔,没关係,等姊姊单身一定优先考虑小任,有身 高、身材又棒、又会运动,像小任这样是我最欣赏的男生。」
 
  午餐就在一阵没营养的哈拉中过去。姊她们学期最后一个月要为升大学准备 功课,也有社团要忙,思佳还有兼打工,我们在聊一下下就解散了。我独自找间 书局泡到四点才到公车站跟珊珊她们会合,珊珊已帮我买好车票,我就听着她们 叽呖呱啦的聊天,回味着今天的事,直到返家的客运到来。
 
  (五)久违了,熟悉无数次的夜晚!
 
  父亲星期二回来,预计新的学期前都会在家,意味着暂时无法带珊珊回家。 
  放学后,跟珊聊到这件事,珊笑着说:「厚~这样有人下半身就不能做怪!」 
  我反打趣她:「应该是有人会空虚吧。」,日子就这样渡过两个星期。
 
  大姊自嫁去台北后,固定每两週打电话回来,关心我跟二姊的生活跟功课, 自我有印象起,大姊就扮演着母亲的角色,宠爱我跟二姊,但也不忘要求在校的 成绩,而刚刚才跟大姊聊完一通电话。
 
  父亲看我讲完,顺便叫我打给二姊现在坐车到哪了,说好今天回来,怎么都 快十点还不见人影,尚末拨通就看见二姊拿着大包小包地开门进来。
 
  父亲与我们閒聊半小时就回房间,我看二姊似乎要挑灯夜读的迹象,想说不 要打扰她用功,我听完半小时的空中美语后,躺在床上看着二姊複习着预定进度 功课,看着她的背影,看着、看着。。。。。。。
 
  迷煳中,我感觉已勃起状态的阴茎,被人抓在手上活动,我睁开眼,看到已 经是赤裸裸的二姊,一手紧紧握着肉棒做活塞,另一手沿着我的大腿到胸部来回 抚摸。
 
  我有点吓到了,说不出话来!二姊用变硬的奶头磨擦我的身体,故意用淫荡 的声音『我亲爱的弟弟,这样舒服吗。。。。。。这样,是不是比偷摸姊姊的胸 部,更爽啊,好色的小任。「
 
  「姊~妳怎么了?」
 
  二姊突然的反常,让我紧张又担心。
 
  「二姊没有好大~好大~好大的奶怎么办」
 
  二姊双手用力将自己两个奶子抓的变形,根本不回我的问话,说了声「不让 你看」
 
  转身背对着我,握着肉棒坐下去,根本没有任何适应的节奏,二姊直接一屁 股坐到底,我的阴茎被重重一压,让我倒抽一口气。。。「啊。。。好深,顶到 了。。。。。。『二姊呼出一口气后双手伏着我的大腿,激烈地大动作上下,每 次挺起屁股,接着就用力坐下」啊。。。。。。。啊。。。。。「
 
  只听二姊发浪的淫荡声直叫「二姊~妳慢一点,我会想要射出来。」
 
  第一次鸡巴被吞进小穴不到两分就有要射的感觉,我要求二姊先停下,但二 姊仍只顾着『噗哧~噗哧~~』受不了了,我抓着二姊的腰,将鸡巴往上一挺 「干。。。。。我射了。」
 
  这快感射出来,下体一整个舒畅到「加林荀」
 
  有种再次醒过来错觉的恍惚,我睁开眼,找不到二姊,才发现是做了一场春 梦,向下一摸,黏黏的精液沾满了内裤,连胯下大腿侧也有。
 
  等我冲洗乾淨,换条新的内裤从厕所回来,打算再次躺在床上,想了想,起 身踩在上下床铺的楼梯架上,看着在上铺熟睡的二姊,发呆了一会,想起国三做 过的蠢事。
 
  何谓蠢呢?与雅婷交往期间,平常搂搂抱抱,一般男女朋友都会做的事,习 惯女性身体接触,对肉体好奇减少后,觉得那两颗奶,摸到也就是那样而已。 
  事后回想跟二姊偷来暗去的,假如当时国三冲动点,我真的插进二姊洞口, 是否有不可预料后果,又或是二姊直接揭穿我假睡行丑陋之事。。。。现在姊弟 之情是否就见不到。
 
  偶尔二姊心疼我的表情,或每次整我,让我哭笑不得看着她脸上开心的笑容, 与雅婷交往期间,我想起此事,都有点后怕。
 
  也许刚春梦的快感残留,梦中二姊的淫声淫语彷彿环绕耳边,此时站在床前 看着二姊胸部随着呼吸起伏,我其实没什么性慾之念头,就好像跟珊珊、跟珊姊 做爱那种抓着她们大奶的激情。。。。,我只是单纯想再次摸摸看它们。
 
  我右手伸往二姊胸部,将衣服上显现出的胸形,一整个握住,虽然隔着衣服 跟胸罩,不能肉体触摸奶子,但不防碍我感受着柔软的感觉,抓着胸罩揉动,感 受胸罩包着奶随着我的手移动变形。
 
  「谁!」
 
  二姊拨开我的右手,紧张一喊。
 
  「姊~是我」
 
  我赶紧将手收回。
 
  「小任?干吗?」
 
  二姊有点被吓到的问「喔~没事,看姊睡着了没,对不起把姊吵醒,那。。。 不吵你了」
 
  我犹如做错事般被抓包,心一慌赶快解释,不等姊说话,躺回床上。
 
  过没多久,听见二姊下床,开门去往厕所。。。。随着脚步声回来,二姊拍 拍我「睡过去点。」
 
  「姊、怎么又要睡下面了。」
 
  「怎样,被妳吵醒,都没唸你了,啍。。。。姊想睡上面就上面,想睡下面 就下面,不可以吗?」
 
  「好好好,都可以。。。都可以!」
 
  我心虚地,挪大位子给二姊。
 
  「算你还听话。。。。」
 
  二姊将枕头摆好说。
 
  约过十分后,『姊~妳睡了吗』。。。。安静无声!试叫几声后,又开始注 视着紧贴胸形,发现已没有胸罩勾勒出的痕迹,看了二姊的脸,想着国三的事, 心想『应该不会生气吧』,曾经很熟悉很熟悉的动作,将二姊压着的上衣,一点 点一点点往上拉开,直到露出整个胸部,看着那不大的乳晕,小夜灯黄昏般灯光 下,依稀看得出粉红色的奶头,无数次夜晚一再重覆的。。。。轻轻的抓着二姊 的右奶,有种深深的满足感充盈心头。。。。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不知道二姊几点起床的,等我睁开眼的画面,二姊已在书桌前看书,看姊这 样认真,剩最后两星期期未考,也不得我不认真一下。。。。吃完早餐陪着二姊, 二姊仍一惯的口气,平常的对话。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睡至一半,我感觉有人躺身边,我很自然的转身,将手 臂从枕头及二姊后背的空间穿插过去,左手略为将二姊身体右侧翻了一点点,整 个背对着我,而我则用搂抱的姿势紧贴着二姊,等我清醒反应过来,整套组合式 已完成。
 
  之前父亲不在家,偷偷带珊回来时,最喜欢用背后搂抱着珊珊睡,不知不觉 将这套奥义施展出来。
 
  当察觉二姊仅仅象徵性地,没什么力把我推开时,似乎推了一下?二下?就 没再反应,二姊自己安静下来,我本欲放开二姊的打算,就搁置下来。
 
  小任:「姊?」
 
  二姊「嗯」轻轻的一声。
 
  当我想跟二姊讲些什么话时,「姊?」
 
  二姊:「姊看书好累,什么事,明天再聊,赶快睡啦!」
 
  我心想二姊倒底知不知道这个姿势极为瞹眛,就算感情深厚的姊弟,也显得~ 显得一点点不对。
 
  想着昨天那似乎又回到以前的默契,如果以这个姿势。。。。心跳有点快, 这样的前胸贴后背,二姊应该可以感觉我的心跳,『如果还没睡着的话』。。。。 轻轻将上衣,再一次,拉到胸口,二姊彷彿又回到那个暑假,得知我与雅婷交往 之前的时间点,睡觉时,不再穿着胸罩。
 
  当我将手轻轻一握,叫了一声『姊』,只听二姊发出一声微弱的『恩!』我 将它当成二姊的默许,随后挪动了一下被压着的右手臂,调整着与二姊的姿势, 适当且舒服的距离,左右手,一手握住各一个奶子,嗯~哪一手握哪一个?各位 自行想像了。
 
  有种状态~与交往多年的女友,一定会有个较常用,固定的睡姿,部份人或 多或少会习惯,或睡着后不自觉的,抓着女友的奶摸摸捏捏,仅仅如此的习惯动 作,无关性爱或更一步想干吗!此时我与二姊颇像此情形,虽然是第一次,但可 能从小到大生活在一起,父亲长期不在家,两姊弟的感情比一般深厚的多,一方 面,对不曾碰过的女生肉体,不再是一无所知,少了当初好奇的探索。
 
  就这样,抓着二姊的奶,轻轻地按摩、轻轻地按摩、轻轻地我睡着了。
 
  醒来时,已变成我平躺,二姊侧趴我身上,一对C奶贴着我胸口,我单手抱 着二姊。。。。。。这时才知道,二姊原来也是会流口水的,感觉胸口有点湿湿 黏黏。
 
  将二姊翻正姿势,衣服拉齐,看着二姊也不知倒底醒了没的脸孔,有点担心 地,希望家人亲情不会变陪着二姊看一点点书、陪着二姊吃完午餐、陪着二姊走 到客运处、陪着二姊等车。。。。。。。
 
  隔天!放学后,室外篮球场打了几场3对3,要闪人时,同样球队的阿哲说: 「小任,好像看到雅婷在女生宿舍那边看你打球耶。」,我望向宿舍那边,没看 到人影,「你看错了吧」,说完走到一旁拿起书包,对坐在椅子上看我打球的珊 珊,使一个眼色「该走了」。
 
  我走侧门出学校,顺路原因,我负责将球先放回体育馆男篮休息室,看了四 周没人,我将珊珊拉到二楼观众台,楼梯一个死角上,抱着珊珊:「晚上一个人 有没有想我啊。。。。帮我亲亲」。
 
  虽然与姊在时,会克制这类的行为,但看到珊珊,部份的身体需求总会爆发 「你刚打球流汗,有味道呢」
 
  珊珊掏出变硬的鸡巴,闻了闻说,随即从书包拿出湿纸巾细心扶着肉棒消除 味道,看着珊珊将鸡巴摆上摆下的,用湿纸巾细心磨擦着鸡巴。。。。一股好想 要射精的慾望驱使着我。
 
  将珊珊低着头压着,直接将鸡巴塞进嘴巴,一次捅的太进去,让珊珊都呛到, 拍拍我的手示意放开,我将鸡巴再狠狠插了几下,珊珊也怕牙齿咬到我,不敢大 力挣扎,等我放开,珊珊都流出口水。
 
  珊珊看了我一眼,没多说话,问了一句确认没人后,一口吞进,温柔地口交 五分钟后,我担心会拖太久,叫珊珊含住我的龟头,我自己打手枪。。。。。。 
  被含在嘴巴的鸡巴明显澎涨了,「我要射了」,迅速抽出,大量的精液全喷 在珊珊的脸上,珊珊贴心地将鸡巴再次吞进嘴巴,用舌头帮我清乾淨. 等珊清理 完脸上跟不小心沾到制服的精液,抱怨着几句「白色上衣看起有痕迹」,确认没 人后,走出体育馆离开校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4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