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半生缘】(01)【作者:天涯笑笑生】
字数:32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半生缘(一)

  一间装修精美的包房里,坐着两男两女。

  一个五十多岁,精神矍铄,满头黑发的男人,和一个三十多岁,身材高挑,气质冷艳的女人坐在桌子的一边。

  桌子的另一边,也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可是头上已经有许多白发了,面容也有些沧桑。

  而他身边也坐着一个三十多少的女人,玲珑娇小,气质干练。脸色看上去满是疲倦。

  「这位就是我经常向你提到的朱叔叔,现在在国外的大学教授,是公司经营方面的专家,他难得有机会回国,你有什么事赶紧请教他。」白发的男人说道。
  「那就请朱叔叔多多帮忙了。」那干练的女人说道。

  「那有什么问题。哎呀,老吴能有你这么个孝顺的儿媳妇儿,真是他的福气啊。」朱建国说道。

  「你有这么个好妻子才让人羡慕呢。」吴胜利说道。

  朱建国听罢,和身边的坐着的何宁相视一笑。

  吴胜利这才察觉自己失言了,一时脸色有些尴尬。好在儿媳妇儿叶娜缓和气氛地说道:「不知道朱叔叔什么时候有空,我把公司的财务报表给您过目一下。」
  「好的,没问题,我回去看下我的行程表,然后跟你联系,可以吗?」朱建国说道。

  「嗯,好的。」

  於是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正好菜和酒来了。

  「来,先干一杯吧。」朱建国提议道。

  於是一起举杯道:「乾杯!」

  何宁只是喝了一口,而叶娜却和朱建国,吴胜利一口把杯子里的酒给喝乾净了。

  朱建国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

  吴胜利里却是一阵难受,「相必这些年真是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神情,但还是被朱建国察觉到了。於是他就拉着吴胜利回忆起当年青春美好的往事。

  两个男人讲得热火朝天。

  而两位女士呢,因为是初次见面,加上何宁性格比较内向,相互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话说。

  於是何宁一言不发的坐着,叶娜则偶尔附会两句。

  朱建国和吴胜利把少年往事说完了。吴胜利正准备进入青年往事的回忆。
  朱建国突然说道:「打住打住,再往下说可就要说的我的丑事了。还是说点我擅长吧。」

  「虽然还没有看到财务报表,你想给我讲讲你们公司现在是个什么现状吧。」朱建国对叶娜说道。

  「嗯,好的,朱叔叔愿意听,那真是太好了。」叶娜欣然道。

  「来来来,老吴,我们换个位置吧。你坐过来。」

  换过位子后,朱建国又对何宁说道:「对了,你不是想好好学做饭吗?老吴就是高手,当年可是大厨,你有什么事可以请教他啊。」

  「真的吗?」何宁惊喜道。

  「现在都只是在家里做做家常菜。」吴胜利靦腆地说道。

  两人竟意外的在做饭上找到了共同话题。

  一时间,四人都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

  饭后,朱建国和吴胜利还想说说话,便接着去喝茶,就让叶娜先送何宁回暂时住的酒店公寓。

  一路上两个女人又陷入了沉默。

  临近快到的时候,叶娜突然打破了沉默,说道:「真羡慕你呀,找了一个疼爱自己的。哪怕年纪比自己大一些也没关系。只可惜当初我不明白这个道理。」
  「现在也不晚啊,我们是二婚。」

  听了何宁的话,叶娜愣了,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了。沉默了片刻才客套地说道:「那也很好啊。」

  「是啊,有些事,看开了就好了。人就这么一辈子,何必在乎那么多呢。」何宁淡淡地说道。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车里的气氛变得很微妙,好在这样气氛没有维持太久。
  何宁住的酒店公寓到了。

  「谢谢。」

  「应该的。」

  叶娜告别了何宁,便开车回家了。一路上叶娜有想起了她一直在逃避的问题。
  「我已经三十岁了,难道就这么一直下去吗?」

  她眼前不断浮现出何宁坐在朱建国身边时的画面。跟自己年纪一般的大小又是二婚的何宁被朱建国宠得跟新婚的妻子一样。

  而自己呢?却要管理这么一个公司,竟是丈夫留下的烂摊子。

  「可是我结婚了,爸爸怎么办?」

  叶娜的丈夫死得早,她没能给老吴家添孙子,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可是吴胜利面前,她总有愧疚感。

  因为吴胜利对她实在是太温柔了。丈夫生前出去沾花惹草,都不用叶娜打小报告,作为公公吴胜利都会帮着她把自己丈夫教训一顿。

  而在丈夫死后,孤苦伶仃的公公吴胜利却三番五次劝她再嫁,还给父母早亡的她准备好了一份嫁妆。

  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意就这样抛弃公公自己嫁人。

  所以她只有逃避,把自己有一头埋进了工作里。一回到家的叶娜有打开电脑,看起了公司各种的报告报表。

  另一边,说是去喝茶,长期没有回到家乡的朱建国却轻车熟路地带着吴胜利来了一家按摩店。

  「不是喝茶吗?」吴胜利诧异道。

  「哎呀,两个老男人喝茶有什么意思,走了。」朱建国拽这吴胜利便往里走。
  「这——」吴胜利有点犹豫。

  「别想多了,你说我们都五十多的人了,半截身子都埋在土下,你还在意这么多干什么。说来我们年轻时当过兵,中年时又为祖国的建设事业做了贡献。现在快不如老年了,该享受享受了。」朱建国说道。

  毕竟是多年的老朋友,吴胜利也就从了朱建国。

  朱建国点了两个年轻的女技师。两人便做起按摩来。刚开始吴胜利还有点紧张,随着一旁的朱建国有一句没一句跟他说话,也就渐渐适应了。

  突然其中女技师说道:「要加个钟做特别服务吗?」

  「嗯,好的没问题。」朱建国说道。

  「我就算了吧。」吴胜利赶忙说道。

  「哎呀,来都来了,你放心,不是打真枪,不算违法乱纪。就是舒缓压力而已。」朱建国说道。

  吴胜利一听到「不算违法乱纪」,也就半推半就地跟着女技师来到了房里,他也确实是太久没有碰过女人了。

  「您是第一次来吧。」女技师问道。

  「嗯。」吴胜利点了点头道。

  接着他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女技师,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这姑娘看着应该比叶娜看着小,但没叶娜好看。」

  很快吴胜利就意识自己竟然把眼前的按摩女郎和自己儿媳妇比较,这实在是太奇怪。心里竟然慌了起来。

  「要我替您——」女按摩师看着吴胜利的裤子说道。

  吴胜利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老鸟竟然有了反应。

  「您先站起来,闭上眼睛,然后我来替您弄好吗?」女按摩师知道吴胜利是第一次,她自然有应对的方法。

  此时吴胜利也胀得难受,在加上已经到了这一步,就这样出去也是不可能的。
  於是就按照女按摩师说的,站了起来,闭上了眼睛。

  他感觉自己的裤子被拉下,然后自己老鸟被柔软的东西给裹住了,又温暖又湿润。

  这种爽快,是他从未有体验过的。以至於都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在一片黑暗之中,他眼前浮现竟然又是叶娜身影。

  薄薄的睡衣,没有穿胸罩,胸前的两点依稀可见。这就是吴胜利眼前浮现出的画面。

  然而这并不是他单纯的想想,叶娜确实在家经常这么打扮。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更胀了。随之而来的是更剧烈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个寒颤,快感渐渐褪去了,随之而来的是空虚。
  「老闆,还要加个钟吗?」

  「不用了,谢谢。」

  吴胜利走出房间,朱建国也正好出来了,脸上神采飞扬地对他说道:「不错呀,老吴,身体还好着呢。」

  吴胜利尴尬地笑了笑。此时他想到是何宁,那个身材高挑,气质冷艳的女人。高高的鼻樑,妩媚的双眼。

  走出门后,吴胜利没忍住,还是开口问了:「家里又那么年轻漂亮的老婆,怎么还出来——」

  「哎,男人嘛。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我和何宁结婚也好几年了,虽然她是很漂亮,但久了也腻了。」朱建国悠然地说道。

  吴胜利听了朱建国的话,一时无语。他当然也没注意到,朱建国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当然也更不会知道,朱建国心里想着什么。

  吴胜利回到家后,看见书房的灯亮着。

  走进去一看,叶娜爬在电脑前睡着了。

  和往常一样,吴胜利拿了件毯子披在了叶娜身上了。和往常不一样他想到刚才自己做的事,心里油然而生出一股负罪感。

  这种感觉竟像是丈夫在外面做了坏事而生出的对家里妻子的愧疚感。

  当然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爸,你回来了。」叶娜睁开睡眼,满脸倦容地说道。

  「把你弄醒了?回房睡吧。」吴胜利竟不敢直视叶娜的眼睛,转身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而叶娜感受着毛毯给自己带来的温暖,看着吴胜利的背景,心里更暖。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