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朝云暮雨】(05)作者:爱的战士1
字数:64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朝云暮雨(5)赴宴
 
  题记:喝酒的女人懂得珍惜,喝酒的女人懂得理解。喝酒的女人懂得放弃。 喝酒的女人会用酒抒发自己的情怀,敢爱敢恨,喝酒的女人会用酒诠释自己的人 生,敢做敢当。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吧台上,我默默的擦拭着桌面,面对这空无一人咖 啡店,有些茫然。说来咖啡店帮忙,其实也没什么可做的,和岳母经过那次翻云 覆雨后,其实已经有了隔阂,在家中见面岳母都是标准的外交辞令,落落大方却 欲言又止。
 
  我们两个在咖啡店里面,只有尴尬的沉默,岳母根本不敢跟我说话,我一靠 近她就躲闪,从来不主动更我说话,一说就脸红。本来都这么尴尬了,我为什么 还要来呢。不知道,可能我真的闲的没事做吧。
 
  「那个……那个……」,岳母都不叫我名字。我还诧异,岳母怎么主动跟我 说话了额。岳母脸颊绯红,头发盘在后面的发髻上,几缕鬓角漂浮在额角。「什 么事……」,我转过头回了一句,毕竟发生了那种事情,我是再叫不出口了,只 能这么尴尬的呼唤对方。岳母与我四目相对,立马低下了头,双手紧紧的抓住拖 把,「门口……有人找你……」。岳母低下头小声的嘀咕着。也不只是那一股邪 念作怪,我觉得岳母这样的娇羞挺迷人的。
 
  谁呀,居然能再这找到我,别是秦蓁蓁吧,阴魂不散呀。我小声嘀咕着,慢 慢往门口走去。「兄弟……终于找到你了……」,王二蛋一脸嬉皮笑脸的坐在自 己的兰博基尼跑车里,靠又是这货。「你来干嘛……忘恩负义……算什么兄弟… …」,我对着王正则一顿吐槽,「你还有脸来找我……」!我开始数落起二蛋同 志的不是!
 
  「好叻,哥们,我就是来赔不是我的,都不我不好……」二蛋同志开始了他 滔滔不绝的演讲,我愁了一眼二蛋车上做的女人,高马尾扎成一束,浅色的套装, 显得端庄得体,带了墨镜,看不住长相如何,高挺的鼻梁,消减的下巴,看起来 干练精神,不想以前那些胭脂浓粉,一股风尘气息。
 
  「我都已经帮你操作好了,你还和刘博导一同搞你们以前的机器学习项目… …」我正在神游中,恍惚听到了刘博导几个字,吓得一哆嗦。「等等……你说什 么……刘博士??」,我向二蛋同志质疑道。「是呀,就是老刘头,你面前面搞 的那个机器学校挺有搞头的,我疏通了学校,已经帮你们申请了项目,你们快点 成立实验室,学院的资金已经到位了,我还投了不少进来……」,二蛋一顿竹筒 倒豆子。「我……不……去……」,我坚决的告诉二蛋我的决定,我跟谁都都不 会跟老刘头的。
 
  「老大,你就帮帮我吧,让我混点资历呗……」二蛋还在哀求,我转身就想 走,二蛋拉住我,猥琐的说,「看我车里那个妞没,刚开发好,能3P的,我第一 个就想到你……」,「滚………………!」面对二蛋的语无伦次,我已经有点愤 怒了,对着二蛋吼道!
 
  「哥们,你在考虑考虑吧,你们以前的项目挺不错的,老刘头是这方面的专 业,业界权威的,你的点子也很好」,二蛋同志语气放平,缓和的对我说,「你 们的聪明才智加上我的资本运作,要是真能做成产品,你不也就出头了吗?」, 二蛋沉稳伶俐的语气让我开始思考。「你还真像让自己媳一直挤公交车……嫂子 这么漂亮……」,二蛋提到的一些在我心中隐隐作痛的事情。
 
  我转过身,背对着二蛋,看着生意惨淡的咖啡店,看着在里面忙碌的岳母, 想到自己还住在狭小的房间里面,想到婉儿………「这个项目还需要柳静姝的模 组开发,你知道,我和她……」,我开始思考这事要想弄成,还需要什么。「你 放心,我会给她一个她无法拒绝的理由」,二蛋一脸高深,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二蛋,机器学习这个项目风险很高的,你要有准备的……」,我面背对着 二蛋,看着岳母在小小的咖啡店里忙碌,「成功固然很好,失败的几率很大的, 国外很多研究室做了很多年都没有突破……」,岳母较小的身影站在店门口,看 着门外过往的行人,希望哪一个能够走进店里。「我跟老刘头的事你也知道,我 加入,可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好不容易一个顾客走进了店门,发现是咖啡 店,转头又出去了,岳母脸上的失望与疲惫交至在一起。
 
  「兄弟,有什么话直说……」,二蛋也烦我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所以, 我向给你介绍一个成本更低、风险更小、收益更大的项目……」,二蛋一脸蒙蔽 的看着我。「投资我这间咖啡店吧,我们是百年老店,传承口碑,技术精湛,味 道独特,你看着地段,你看着位置,你看着装修,就差你加盟了……」。
 
  「啥……」,二蛋瞪大眼睛看着我。其实我也没什么目的,这间咖啡店是岳 母的心血,也是她整个青春的回忆,我希望这里能回到以往的繁荣,聊以安慰岳 母。既然已经卖身,不如卖的更彻底一点,即使项目没进展,这间咖啡店也能改 善下婉儿一家的生活状况。
 
  「行了、行了,你这个嘴炮说起来没完了……」,二蛋已经被我絮叨烦了, 「你要多少说个数,我拟议份合同」,二蛋虽然同意了,但还是充满了商人的气 息,不过二蛋也没有不对,自己的钱总不能当打水漂吧,我立马抱住二蛋的大腿, 千恩万谢。
 
  「哦,对了,我帮你约了晚上去老刘头家吃饭,你们详谈一下……」,二蛋 坐在驾驶坐上,「啊……不是吧!」,我吃惊的望着二蛋,「兄弟,我已经答应 投资了,咱们可是合伙人,搞不定刘博士,我估计这个也要打水漂了……」,二 蛋摆了摆手。「行,够狠,吃人家最短,拿人家手软」,我咬了咬牙,「行,我 去!」,我恶狠狠的对二蛋说道。
 
  「拜拜了,哥们,祝你晚餐愉快……」。二蛋的兰博基尼一阵呼啸,风驰一 般的飞去。哎,都是些什么事,既然已经这样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我回头 看看这间小咖啡店,说不定能做起来呢,我低头无奈一笑,往店里面走去,准备 告诉岳母这个好消息。
 
  晚上7 点多了,我才磨磨唧唧的准备出门,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买点茶叶、 水果什么的,意思一下就行了,二蛋既然说已经准备好了,那自然是没什么问题, 我就是去意思一下。我还没有出门,电话就响个不停「小秦,你什么时候到呀… …」,电话那头刘老头的声音略带愉悦,「你师母做了一桌子菜……就等你来了 ……咱们俩还好喝两杯」,老刘头呵呵的笑着。哎,就算是在无奈也带去呀,谁 让咱们卖身了呢。「刘老师,我这就出门,一会就到了,抱歉让您久等了……」, 一顿冠冕堂皇的应付,我打车往老刘头家走去。
 
  「小秦,你终于来了……」,开门的并不是刘老头,是一个美艳的妇人。浅 灰色的纯棉居家服上衣,D 罩杯的巨乳让宽松的居家服显得更加紧绷,虽然说不 上胖,但是十分丰满,下身白色的七分裤,根本不能包裹住丰满的巨臀。
 
  「师母……您好……」,我尴尬的应了一声。「呵呵,还您好……」,师母 俏笑了一下,低头给我拿拖鞋。在狭小的玄关里,师母挤在我身前,肥硕的屁股 往我身上挤,贴上了我的裆部,师母的屁股虽然巨大,但是十分柔软,「我给你 找双拖鞋……」,师母在我面前摇晃着巨大的屁股,在我老二上面来回摩擦。 
  我知道老刘头就在屋内,刚进门师母就这么大胆的挑逗,紧张和尴尬远远大 于性感和刺激。我把手伸到师母的腰上,希望能够把师母移开,「不要这样,刘 老师还在屋里呢」,我对师母小声说道。「不要哪样呀……」,师母回头对我笑 了一下,腰肢往后靠,加上我的手在师母的腰上,师母往后一靠,就变成了一个 更尴尬的姿势。
 
  「小秦来了呀……」老刘头在屋里喊我,我手上加紧,往前推师母的身体, 师母没有停下,反而更加用力往后,我们一前一后的拉锯着,隔着裤子,我的老 二感受着师母臀部的柔软,霎时间就有了反应。「小秦,咱们好长时间没见了, 听说你结婚了……」,刘老头的声音越来越近,正在往玄关走来。
 
  「不要闹了……」,我有点生气了,对师母小声吼道,「谁让你结婚的……」, 师母狠狠的瞪着我,我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些女人都是怎么回事,我 结个婚怎么都跟你们结仇了。「叫我的名字,叫我在床上的名字……」,师母娇 柔的看着我,让我回忆起了以前的岁月。
 
  那时候老刘头是我的导师,我们一起在做机器学习的研究,我们的师生关系 也是相当融洽,有一次我们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我和老刘头喝酒庆祝。老刘 头是学院了的老教授了,已经60多岁了,但是取了个美艳性感的老婆,师母才38 岁,是二婚的,两个人都没孩子。那次喝完酒,我送老刘头回家,老刘头喝的已 经不省人事,一到家就把我和师母全都给吐了,我们两个人费力把老刘头抬到床 上,我和师母身上都脏了,需要洗澡换衣服,加上我又喝了酒,在这一系列的过 程中,我和师母就上床了。
 
  这件事以后我非常后悔,但是师母却十分大方,经常给我打电话,后来我才 知道,老刘头年纪已经打了,师母基本没有什么性生活,属于独守空闺那种。师 母这个年龄段正是坐地吸土的年纪,哪能受得了,和我上床之后,念念不忘,我 当然是言辞拒绝了(可能是吧,嘿嘿),但是架不住师母的软磨硬泡。那时我已 经和蓁蓁的关系弄僵了,我决意要分手,蓁蓁就天天各种纠缠,那时候也有点烦, 就和师母成了临时性的性伴侣。
 
  之后好像老刘头知道了这件事,找了个借口把我踢出了研究组,并拒绝给我 写推荐信,更是动用学校的关系打压我,让我的求职之路更加不顺利,所以只好 继续读研了。虽然很生气,但谁让你偷吃呢,自己闯的祸,还待自己收场,只能 认了。
 
  「……琼华……」,我一咬牙,喊出了和师母在床上相互挑逗的名字。「放 过你了……」师母悄然一笑,迅速离开了我的身体,帮我拿出拖鞋。这时候老刘 头正好走到玄关,笑呵呵的看着我,「小秦呀,看起来成熟多了,结婚对人的改 变就是大呀……」,老刘头笑呵呵的对我说。
 
  进入房间,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菜肴,就我、老刘头、师母三个人。「小 秦,以前都是误会,你不要介意,这次能够拿到国家级的试验津贴,全靠你呀, 还有一笔不小的外界投资呀,咱们的研究多亏了你呀……」,老刘头拿起酒杯对 我感激的说道。「没有,没有,都是您老德高望重,我们只是帮点小忙而已……」, 看来二蛋同学运作的的确不错呀,能让老刘头把这事都能摸过去,看来这笔投资 确实不小呀。「来,咱们师徒二人干了这杯……今后咱们通力合作……」,老刘 头一顿巴拉巴拉,拿着酒杯就开始喝。
 
  我感到身下有些瘙痒,那是师母光洁的小脚,在我小腿上摩擦,师母也不看 我,低头给老刘头夹菜,「别老给我夹,让小秦多吃……」,老刘头吵嚷着,他 哪知道桌下的风光。师母用脚尖在我小腿上摩擦,不住的用脚趾勾住我的裤腿, 一下一下的往外拽。我两腿不住的变换姿势,就是希望师母能少一点骚扰我。 
  「老师,我敬你一杯……」,我拿起酒杯,给老刘头碰杯。「来,琼华,你 也一起喝……」老刘头正在兴头上,拉着师母一起喝了一杯。师母的俏脸上一阵 绯红,桌子下面,师母用脚背伸到我裤腿处,搅动着我的裤腿,漏出我的小腿, 感受着仅有的肌肤之亲。
 
  「小秦,师母给你喝一个……」,师母端起酒杯,走到我身边来,「对,对, 你们喝一个,你师母当时还想给你介绍对象呢,谁知你都结婚了……」,老刘头 已经有点大舌头。师母端着酒杯走到我身边,一个不小心,把酒撒到了身上。 「哎呀,你看我,连就都端不住了……」,师母故作掩饰的说道。不小心,我才 不信呢,师母拿着毛巾,来擦我身上的酒迹。这酒撒的刚还,全在我裤子上,师 母就不住的在我老二上擦拭。「你看你,快给小秦擦干净……」,老刘头指挥者 妻子。「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我看师母已经不满足于擦拭,开 始接我的裤链,我赶忙一把夺过抹布,但是裤链已经被拉开。
 
  「来,咱们再喝一个……」,老刘头今天还挺开心,酒性大发。坐在我对面 的师母也没心情吃菜,把椅子往前挪了挪,巨大的豪乳无处安放,只能放在桌子 上,整个身体都贴在桌子上的边缘上。在桌下,师母伸直了腿,正好能够够到我 的裆部,通过刚才拉下的裤链,师母的脚能够触碰到我的老二了。隔着内裤,师 母的脚面正在摩擦着我的蛋蛋,我低头看了一下,娇柔的小脚勾在一起,轻柔的 在我蛋蛋上来回抚摸。
 
  「小秦,喝呀……你看我都喝完了……」,老刘头放下空杯,嚷嚷道。师母 的脚没有穿袜子,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红色的指尖格外鲜亮。柔嫩的小脚,轻 轻的在我内裤上摩擦,蛋蛋感受着脚心的温暖,师母的脚趾触到我的老二根部, 用脚趾轻柔的点着。
 
  我一口喝完酒杯中的烈酒,喉头一阵火辣,脑袋一阵眩晕。「咱们这个研究 项目……」,老刘头趁着酒意,开始鼓吹自己的研究,我哪有心思听这个,柔嫩 的小脚已经让我开始勃起,膨胀的老二在师母的小脚中,不断变大。
 
  「唔……」,师母一声娇呼,「怎么了,琼华,喝多了吗……」,听到师母 的叫声,老刘头关切的问了一句。「没有,没有……」,师母眉毛一挑,柔声回 答道。桌面上还是其乐融融的喝酒聊天,桌下已经风光迤逦。我用手捉住师母的 小脚,慢慢解开裤子的扣子,更大限度的把老二漏出来,抓住师母的小脚,来回 在自己老二上摩擦,高起的龟头顶着师母的脚心,我的一双大手把她的小脚捧在 怀里,来回揉搓,师母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
 
  「小秦呀,这个课题是我半辈子的研究呀……」,老刘头已经开始回忆往昔 了,看来酒精已经上头了。「这么多年了,我就像出这么一个成果呀……想当年 ……」,老李头继续他的比比,我已经拉下内裤,漏出自己的阴茎,把师母的脚 趾分开,用指缝摩擦着老二的冠状沟。师母满脸驼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 还待和老刘头说话,时不时的偷瞄她一眼,看着师母那充满需求的眼神,我加大 了摩擦的力度。
 
  「咱们这次……就要……」,老刘头不胜酒力,伏在桌子上,有一句没一句 的说着。「来,小秦,我陪你喝两杯……」,师母自告奋勇的做到我旁边,拿起 酒杯倒酒。「对,琼华,你带我多喝几杯……」,老刘头已经不胜酒力,听到师 母要跟我喝,在一旁加油鼓劲,「一定要把小秦陪好……」,老刘头咕噜咕噜的 说着听不清的醉话。
 
  「来,小秦……」,师母端起酒杯,另一只手扶住我的阴茎,开始套弄起来。 「师母,干杯……」,我的手摸到师母的腿心上,狠狠的揉了一把。
 
  「来……我在喝一个……」,老刘头又朝着要喝酒。「老师,我敬你一杯」, 老刘头趴在桌子上,拿着酒杯低着头,没喝多少,都洒到了桌子上。我站起来弓 着腰,腰部紧靠在桌子边缘上,尽力遮住自己的下面,和老师碰杯。我酒还没喝, 下体一阵舒爽,师母藏在我的侧面,一口含住了我的老二,快速的吞吐着。 
  老刘头已经喝不动了,一口吐在了地上,「老刘、老刘……」,师母象征性 的喊了几声,看老刘头没反应,有低下头,含了起来。「先送老师去厕所吐一下 ……」,虽然喝了几杯,我还有些理智,别呕吐抢着了,那就不好了。
 
  我和师母把老师扶到厕所,老刘头已经没有力气,坐在地上,趴在马桶上。 「老刘,再吐一下,吐一下就好了……」,师母弯着腰,不住的拍打着老刘头的 背。「啊……」,师母一声娇喘,我站在厕所门口,把师母的裤子扒了下来,一 对肥臀弹出,也许是酒精作怪,我的恶趣味一下就上来,从后面狠狠的插入。师 母的小穴早已湿漉漉的,根本不需要什么前戏,一下就插了下去。
 
  师母回头瞪着我,示意我停下,我就当没看见,狠狠的插了几下。师母立马 脸上一变,娇柔的喘息着,开始体验的老二的长度和硬度。「哇……哇……」, 老刘头又吐了几口,「奥……奥……」,师母也是娇喘连连。
 
  老刘头年纪大了,喝的路都不会走了,我和师母把他抬着他,扔到了床上。 「水……水……水……」,老刘头喊叫着。「好了,知道了,我这就去……唔… …」,师母还没说完,我拉过师母的头,把老二插进了师母的嘴里,老二刚从师 母的小穴中拔出,沾染着她自己的淫水和我马眼里涌出的体液,浓重的腥味扑面 而来。
 
  可能是酒劲上来了,也可能自己心中却是不爽,因为这个美艳的师母,让自 己的前途收到打压,这个邪恶的老头,动用自己的权利来伤害我一个年轻人,说 是痛苦也好,说是复仇也好,我粗暴的抓着师母的头,狠狠的插着她的嘴。 
  「唔……唔……」,师母娇喘了几声,奋力挣脱我的双手,「你干什么……」, 师母虽然放荡,但绝对不是受虐狂。我看师母梁上有怒色,自己心里也不高兴了, 「哼……我这就走……」,我拉上裤子,转身就要出门。
 
  「哎呀……不要生气吗……」,师母从背后抱住我,「对人家温柔一点吗… …」,师母的双手从内裤里伸进来,抚慰着我巨大的龙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