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重活了】(31) 作者:998
字数:6235
 

              31
 
  半空中夏晚秋袅娜娉婷的身姿飞扑过来,以任昊的神经反应速度,清晰的看 到仙姿玉色的夏老师张牙舞爪择人而噬的抓狂模样……
 
  震惊的同时任昊知道绝对不能躲,不然夏老师还不摔个半死。
 
  明白要害的任昊左腿往后一退,双腿一前一后呈弓步,同时张开双臂严阵以 待。
 
  下一刻,感觉一阵强气流扑面而来,接着一具极具弹性的女体扑到怀里,任 昊略微退步卸力的同时感觉酒精混合着一股雌性幽香涌入鼻孔,还没来得及感叹 就见夏晚秋粉面探到眼前,殷虹细嫩的脸蛋上,细小的绒毛清晰可见,而如此近 的距离下,对方的脸蛋儿仍找不出半分瑕疵。想来肤如凝脂就是形容这般天生丽 质的。
 
  然而任昊还没细细体会手中两瓣儿浑圆肉感的宣软臀肉,就见眼前的粉面檀 口大开,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似乎闪着寒光,旋即,「血盆大口」咬向自己的脸面! 
  任昊是可以把夏晚秋丢出去,但考虑到几天前的那件事,他犹豫了。
 
  于是他被咬了。
 
  醉酒的人不知轻重,任昊感觉夏老师的牙齿直接咬进了自己鼻尖的肉里,一 阵疼痛,不用说肯定破皮了。
 
  「嘶——你疯了!?真下死口咬啊!」任昊吃疼的叫道,这种时候没必要忍 痛,叫出来的话说不定夏老师就口下留情了?
 
  然而夏晚秋听到惨叫的反应,与任昊预料的恰恰相反,只见大姑娘清汤挂面 的素面上本来满是怨愤之色,听到惨叫后眼角却勾起一抹兴奋……
 
  求饶没用,任昊只能加强自救的强度,更加努力的想挣脱死死箍住自己的夏 晚秋,但效果甚微。一则任昊不敢也不愿伤害对方,二则那如同狗皮膏药的四肢 紧缠的方式太过棘手,所以除了让夏晚秋裹在身上的浴巾渐渐松弛外,并没有起 到任何效果。
 
  「夏晚秋,你……你逼我的!」任昊感觉再不下狠手,鼻子就要掉了,这可 不是开玩笑,这疯女人下嘴贼狠。于是话音一落,任昊托住夏晚秋臀部的一双大 手用力掐紧,瞬间,十指吃力的陷入了弹性惊人的屁股肉中。
 
  吃疼的任昊毫不停顿,指尖继续往里扣,也不知是碰到夏晚秋娇嫩的前门还 是后门了,总之夏晚秋胴体猛然一挺,松开贝齿的同时,胯间抵在任昊没穿内裤 的裆中央,大帐篷直接顺着浴巾下摆的双腿间插了进去,触及只裹着一层薄薄棉 内裤的蜜穴上。
 
  好巧不巧,无比坚硬火热的龟头及肉茎顺势狠碾了阴蒂一遍,直到睾丸挤压 在夏晚秋的蜜穴上,两人的下腹部无缝紧贴才算完!
 
  醉醺醺的夏晚秋遭此突袭,被强烈的性刺激、刺激到酒醒了大半,淫荡的呻 吟马上要控制不住倾泄出来,眼底满是赧然的大姑娘瞳孔一颤,再次俯首狠狠的 咬住任昊肩膀。
 
  同时这一番剧烈的肢体动作,让夏晚秋身上的浴巾彻底崩开,浴巾脱落的同 时,一具白玉无瑕的娇美女体算是彻底裸露了出来。
 
  好巧不巧一位晚归的大妈转过楼道刚巧目睹这一幕。
 
  一万头草泥马在大妈心里奔腾:妈呀……这什么情况……还没到睡觉点儿就 这么激情?衣服也不穿就在外面搞……还有这女人身材跟皮肤也太好了吧?白的 晃眼……
 
  大妈中了定身咒般呆立当场,思绪紊乱无序之时,任昊吃疼一扭头功夫也发 现了她。
 
  尴尬一笑,任昊顾不得疼,想也不想便单手托着夏晚秋的屁股,弯腰捡起浴 巾,旋即头也不回的闪进夏晚秋家。
 
  「砰」的一声,防火门死死的合上。不过防盗门依然开着,地上还有夏晚秋 甩飞的两只脱鞋,显然是任昊太过慌乱忘记了。
 
  楼道内的大妈又懵了须臾,才道一句世风日下,便踱步上楼了,只是睡前怕 是要好好整理一下刚刚的见闻,用作以后闲聊时的谈资。
 
  当然,少不了添油加醋一番,比如明明看到任昊穿了裤子,确说没穿之类的。 至于女方是谁,呵呵。
 
  中年妇女的八卦能力,即便这位大妈没看到夏晚秋的脸,但进的是她的住处 那就行了。她可是知道里面住的是一个单身女老师,甚至名字也早就跟人闲聊时 打听清楚了……
 
  且不说夏晚秋「有男人」的事情就要传出去了。任昊刚抱着夏晚秋进门,就 见屋内一片狼藉,比上次自己来时差不离。
 
  不过现在也不是在意环境的时候,夏晚秋还死命咬着自己肩膀呢。
 
  擦了擦鼻尖的创伤,嘴角抽抽的任昊暗忖肩膀肯定出血了,但是相比一开始 咬鼻子的这下,似乎轻了不少,倒不用担心被她咬掉肉,可一直这么叼着,实在 是疼啊,要不给她来下狠得?
 
  想到这里,任昊又记起几天前自己将她弄的那般狼狈,似乎过分的是自己吧? 虽然不是故意的。
 
  这样想着,任昊扭头看了看埋在自己肩膀的臻首,最终松了口气,放松肌肉 任由夏晚秋发泄。
 
  温热的血液一股股流进嘴中,血腥味逐渐在味蕾化开,夏晚秋清晰的感觉到 血液顺着口腔蓄成一汩,咽下时却感觉滚烫,流经咽喉食道的感觉更是仿要灼伤 ……不知不觉间,夏晚秋心田的羞愤恼怒几乎被任昊的血液融化了,取而代之的 是愈发强烈的羞赧情绪。
 
  他是来道歉的吗?我……我才不要接受,还有……为什么自己刚刚那么醉, 现在却仍能清晰的感觉到害羞的情绪……他似乎只穿了个背心呢,青少年的身体 好烫人呢,我俩才隔着两层衣服吧?等等……两层?
 
  思及此,夏晚秋一个激灵后知后觉的心惊:天哪,我的浴巾刚刚蹭掉了!完 了完了,这下还怎么见人!
 
  强烈的情绪刺激下,夏晚秋酒醒的特别快,本就是酒中豪杰的她,几秒功夫 彻底清醒了过来。
 
  然而现在这样挂在自己学生身上,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这种情况似乎只能继 续装醉,而且要继续咬他,绝对绝对不能松口!
 
  暗暗肯定自己决策的夏晚秋不敢松口,再次紧了紧两排贝齿,惹的任昊眉角 连连抽动。
 
  「嘶……夏老师,可以下来了吗?」任昊尽量温柔的附耳问道,然而清醒过 来的夏晚秋何其敏感?单是任昊呼出的气息,就惹的大姑娘不安的缩了缩玉颈, 四肢不自觉缠得更紧。
 
  「嘶……」
 
  这下任昊明显感觉肉茎紧紧印在夏晚秋的肚皮上,与自己的腹肌挤压着肉茎, 自己就不说了,浑身滚烫,而发情的女体也没有往日的凉意,有的只有热力!卵 蛋呢,更是碾着一个硬硬的肉球,重生后迅速晋升为老司机的他,知道那是阴蒂 ……
 
  处子阴蒂被人稍稍一碰就会产生强烈的性快感,何况是碾压?
 
  只见夏晚秋如遭雷击,小腹连同盆腔内的所有肌肉一阵痉挛,小内裤顷刻间 湿了个通透不说,居然还连带着浸湿了任昊的大裤衩!
 
  任昊还没感受到裤子被淋透的湿热,就见夏晚秋俏脸涨得发黑,顶着淫糜的 高潮脸撒起酒疯了——任昊认为是夏晚秋在撒酒疯。
 
  「——嗯?你你你!你!谁让你进呃,进我家的啊…唔……不许进我家!给 我滚出去?——!」夏晚秋这次高潮也很强烈,但是相比之前的按摩简直小意思, 强度也就比普通女人性高潮强一倍而已,所以居然靠着撒酒疯将高潮的浪叫蒙混 过去了。
 
  起码骗到了任昊,口是心非的进步可谓神速。
 
  「夏老师,您听我解释,那个我……我想借几本英语书。」任昊急智随便扯 道。
 
  「那你倒是给我按门铃啊!」夏晚秋故意迷瞪着双眼装醉,不依不饶的凶巴 巴吼着,同时扭动娇躯,用以掩饰高潮的性痉挛。之后做贼心虚的夏老师,将任 昊歉意的表情认定为怀疑,于是又一口咬到任昊的另一侧肩膀。
 
  然而疼痛中的任昊还是感觉到裤子被热液浸透的湿热感,这些日子跟那么多 女人亲密接触过,任昊还能不知这些热热的液体是啥?
 
  呆呆的看着夏晚秋,而夏晚秋似乎心有灵犀的抬起头对视,一瞬间,夏晚秋 明白任昊发觉她高潮啦!
 
  「夏老师你……唔!」任昊竟也看懂了夏晚秋眼中的羞赧,刚要开口补救, 嘴巴就被娇蛮的夏老师咬住了!
 
  夏晚秋借着十几罐啤酒的后劲咬住任昊的嘴唇后,松开贝齿一阵吸舔,竟是 彪悍的打起KISS了……
 
  没错,反正什么脸面都没有了,那还矜持什么?
 
  正好试试接吻的感觉!而且这个十六岁的高一小鬼肯定也是雏儿,自己也不 亏!
 
  唇舌交缠,津液四溢,破罐子破摔的夏晚秋让任昊招架不住,下体彻底硬了, 而夏晚秋的肥鲍刚好压在上面,屁股却稳稳的坐在肉棒上,可见肉棒强大的承重 能力。
 
  任昊贼想上了夏晚秋,然而行动上却是要推开对方,概因他可不敢胡乱的将 对方上了,天知道对方醒酒后会不会一刀宰了自己?
 
  任昊不很坚决的推拒,夏晚秋坚决的主动进攻,推搡间两相抵消,导致任昊 除了将夏晚秋浑身嫩肉摸了个遍,除此之外并没有给夏晚秋造成任何实质阻碍。 
  一时间满屋春色,旖旎无限……
 
  兀然,夏晚秋感觉胸前的蓓蕾被拧了一下,旋即脱力被扔了出去,摔到沙发 上了。
 
  任昊剧烈喘息着,目光如炬的紧瞅玉体横陈的夏晚秋,这具如同上帝精雕细 琢而成的躯体,不可否认,是他见过最完美诱人的,胸部恰到好处的丰满,且即 便躺着都很坚挺,以自己的大手来说刚好能握住。
 
  火辣的纤腰盈盈一握,纤细却不骨感,摸上去反而肉肉的。
 
  与腰部连接的臀部挺翘浑圆,大小刚好与整个身材的比例相得益彰,按老一 辈的说法,这种屁股绝对是最好生养的。还有连接翘臀的那双美腿,找不出任何 瑕疵缺陷,以及秀气剔透的极品玉足……
 
  鸡巴止不住跳动,任昊深吸一口气,暗道这女人绝对克夫,不管哪个男人拥 有她一定会纵欲早死吧?好不容易拔出视线的任昊转身打算离开,但想起自己来 的目的后,暗忖万一自己刚走,她就出事了呢?
 
  不行!
 
  夏晚秋近期必须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任昊才有信心能保证她的安全。
 
  脑袋乱糟糟的任昊,突然听到「咕咚咕咚」的声音,好奇的还未转过头,余 光就见一个啤酒罐摔了过来,瞅那速度,估计里面还有酒。
 
  在夏晚秋不敢置信的眼神下,任昊一把抓住罐子,然后被里面的酒溅了一脸。 
  「噗哈哈哈哈,活该!」
 
  好吧,任昊第一次见她笑,虽然笑的很无良,但是……美得让人心悸。 
  「看什么看,想死吗!再看把你眼珠子扣了!」被笑容惊艳的任昊,无视了 对方羞红了脸的威胁。他仍在心里感叹,喝醉酒的夏晚秋意外的可爱啊,完全像 变了个人一样,如果说清醒状态下的夏晚秋是那种生闷气打冷战的女人,那么喝 醉酒就是明着娇蛮、爱折腾的女人。
 
  「你还看!你……你给我去死!」夏晚秋虽说装醉,但实际没醉,哪能受得 了这般「淫邪」的眼神?要知道她可是裸体的!
 
  「嗖」任昊一歪头躲过飞来的啤酒罐,一边闪避接下来的连续攻击,一面道 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夏老师,那个我只是觉得您很漂亮,没有恶意的。」 
  不说还不要紧,本来扔了几瓶的夏晚秋要停手了,闻言抿着嘴气鼓鼓的,扔 的更凶了,「我是老师!你!你就是个高一的小学生!漂不漂亮不需要你多嘴! 还是说你在故意调戏老师!嗯?!」
 
  「嗖嗖嗖——」
 
  「霹雳乓啷——」
 
  「我错了……老师,我真错了还不行吗!」任昊经过上次的群殴,闪避能力 直线上升,这次面对一下一下的抛击居然尽数躲过,甚至还有闲心观察茶几上的 易拉罐所剩无几,心说扔完应该差不多了吧?
 
  须臾。
 
  「夏老师,闹够了吧?」任昊无语的握着夏晚秋两只娇细的手腕,阻止她开 箱的举动……
 
  「放手……」夏晚秋喘息着,汗津津的蹲在那里,低着头秀发遮住眼帘,看 不清她的表情。
 
  任昊犹豫了一下,问道:「那要保证不再仍我,可以吧?」
 
  「我说放手!听不明白吗!」夏晚秋抬起头恶狠狠的吼道。
 
  任昊被吼的耳膜疼,叹息一声,「那我就当您默认了。」旋即松开了手。 
  夏晚秋先是执着的开了箱,然后拿出一瓶啤酒,打开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 任昊这才放心的偏过头,毕竟夏老师几乎全裸,就穿了一条白色的小内裤。 
  「咕咚咕咚……」又一瓶。
 
  「咕咚咕咚……」
 
  任昊担心的转过头来,夏老师这是要喝死的节奏?
 
  「老师,差不多得了吧?」任昊握住夏晚秋的手腕。
 
  夏晚秋迷瞪着双眸,又进入醉酒状态的她再次咬向他的脖子。
 
  认了……
 
  任昊咬咬牙,又是硬抗了一口,然后暗道得罪,抱起夏晚秋光滑富有弹性的 裸体,将对方放回沙发上,之后等夏晚秋自己松口,这才将啤酒搬到一边,回头 就见夏晚秋面朝沙发靠背侧躺着,蜷缩着颀长的美体,裸露的后半身曲线柔美艳 丽。任昊却是将色心收敛,因为他再次有了上次的感觉,感觉夏晚秋是个需要呵 护关心的人。
 
  任昊犹豫了下,虽说不忍打扰突然变得柔弱的夏晚秋,但就这么放着不管, 明早一定会感冒的。
 
  「老师,您要睡觉吗?」
 
  夏晚秋缩了缩秀气的小脚丫,没有回答。
 
  任昊不记得今晚叹气几次了,再次叹息一声踱步近前,食指轻柔的触到大姑 娘的香肩上,「老师,如果不说话的话,我会自作主张将你抱回卧室,我怕你感 冒。」
 
  「起开……不用你。」
 
  语调不对啊,任昊感觉夏晚秋的声音病恹恹的,于是果断开启触手感知夏晚 秋的身体状况。
 
  「呼……原来是这样,下次不要喝的那么猛,而且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吗,肠 胃不好要好好保养,还有,就算月经走了,也不要这样猛灌啤酒,你看,照样会 疼的吧?」任昊一边说着,自然的将手探到夏晚秋的肚子上轻揉,除了开始感受 到一颤外,之后夏晚秋没有任何反应,十分老实。
 
  任昊依旧絮絮叨叨的嘱咐着,同时发挥着触手的能力,任昊的精力迅速消耗, 背对他的夏晚秋却感觉胃跟小腹的疼痛越来越轻,同时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嗯, 就像泡在热水里。
 
  当然,虽不是最刺激的脚底按摩,但是按摩小腹的感觉仍然让人情难自禁, 阵阵呻吟如绵绵细水,听得出,迷醉的夏晚秋不再如之前那般压抑,似乎能感受 到任昊的疼爱,她的嗓音如杜鹃黄鹂,娇细清脆,动人心弦。
 
  任昊这种怜惜的行为其实也很好理解——他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喜欢类似 猫猫狗狗的小动物,也很喜欢孩子,而夏晚秋现在给他的感觉跟小动物与小孩子 没什么区别。
 
  半晌后。
 
  任昊抹抹额头的汗水,「好点了吗?」说完就要收回汗津津的手掌,却被夏 晚秋将手重新按回小腹上。
 
  任昊略微愕然的莞尔一笑,旋即继续轻揉,「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夏晚秋却不作答,只如小猫般娇憨的轻哼不停,眯着眼十分享受,不过她的 脸不知何时压在沙发靠背上,所以这般乖巧的表情任昊根本欣赏不到。
 
  自然,任昊也不会知道今晚夏晚秋的防线被暂时瓦解了——因为酒精跟任昊 的温柔。现在的夏晚秋处在随时都可以被上的程度。
 
  「你……来找我……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借书?」柔柔的嗓音突然响起,听得 出欲言又止的忐忑感。而这句话虽是打破了安静,但在这充斥暧昧温馨的房间里 却毫不突兀。
 
  「……嗯。」任昊略一犹豫,这么说其实并没有可信度,但任昊之前已经说 过了,也不能打自己脸。
 
  「就……就只是来借书吗?」夏晚秋突然回头,眨巴着水蒙蒙的大眼睛,眼 角勾起一丝迷人的媚意。
 
  这还是那个冷冰冰的夏主任?任昊口吃道:「呃……当然还有,为几天前的 事情,我要道歉。」
 
  夏晚秋明显怔了怔,沉吟着看了他片刻,旋即一努下巴,冷冰冰的道:「自 己挑书去吧。」
 
  「嗯?等一会儿吧,你不是还要我揉一会儿吗。」
 
  夏晚秋一听「嗖」的坐了起来,然后在任昊惊愕的眼神下,一巴掌扇到他脸 上。
 
  「啪」的一声脆响,力道还不轻,「别碰我!让你去挑书你聋吗!」
 
  「夏晚秋!」任昊气恼的对吼一声,见对方裸体抱着丰腴双乳,冷冰冰带着 讽刺意味的直视自己,任昊萎了,烦恹的道:「得,算我说错话了,我去拿书。」 
  夏晚秋冷哼一声,旋而也不管任昊,一起身眼睛就在地上扫描,却没发现自 己的脱鞋,便扯着恶劣的嗓音叱道:「喂!我脱鞋呢?!看什么看,问你呢!」 
  「……我服了,大姐,你的拖鞋我怎么知道?!」任昊眨巴眨巴眼也没好脸 色,重生后,他唯独在一个人面前吃过亏,就是夏晚秋,而且还不止一次,任昊 觉得有必要给自己投个人身安全的保险了。
 
  「你叫我什么……大姐?!」夏晚秋噌的一声在沙发上站起,居高临下指指 自己,面露荒唐的怒问。
 
  「对,大姐!而且你这么光溜溜的当着自己学生面合适吗?给你个建议,你 应该先找衣服,而不是拖鞋!」任昊吐槽全开。
 
  「你……你!你……你有本事……行!给我站哪儿别动!」玉指颤抖着连点 几下,旋即抓狂的夏晚秋踩着玻璃茶几一跃,今晚第二次扑向任昊。万幸茶几承 重还不错,没有碎裂。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