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妈妈的陷落】(01-03) 作者:花匠西利
字数:11818
 

                第一章
 
  自从上次分别后,已有阵子光景。媛媛是度日如年,思春的少女之心,如小 鹿乱撞般的无法抑制,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在确定了心爱之人即将 到来后,媛媛不禁欣喜若狂,但又担忧上次答应他的事,还没有着落,不由得心 中忐忑。
 
  第二天,哥哥如约而至。媛媛像小鸟般的飞过去,挽住了他的胳膊,娇声责 怪着:「你怎么这么久不来啊,想死媛媛了。是不是上次我表现的不好,还是, 你又找到比媛媛更贴心,更骚的女孩子了?媛媛一直在进步啊,你知道吗?我每 天都在下载新的黄片看,这么刻苦,你怎么能忘记媛媛呢。好了,我知道哥哥不 会这么薄情的。知道你要来,我特意买了新的内衣,好看吗?」
 
  媛媛脱去外衣,露出红色的性感内衣。一对雪白的巨乳挺立胸前,内衣的布 料仅仅托住了双乳的下面,整个双乳暴露在外,乳头像两颗粉草莓般的翘起。吊 带袜完美的衬托着少女的美腿,三角区阴毛遍布,看到哥哥的目光停留在此,媛 媛双手摸着阴毛,向两边分开,向哥哥展示着阴毛里面的风光。然后缓缓的转过 身,双手摸着自己雪白浑圆的屁股,时不时的掰开屁股蛋儿,让哥哥看清那屁股 缝中,藏着的属于女性的阴道,阴唇还有如菊花般的屁眼:「我知道哥哥喜欢女 孩子的屁股,所以我没穿内裤。」
 
  媛媛拉着哥哥坐在沙发上,媛媛的脸贴在哥哥的胸膛,陶醉的听着他的心跳 声。而哥哥一只手摸着少女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撩拨着少女的阴毛。忽然间,媛 媛想起了那件事,面有遗憾的说:「我都忘了,有件正事没说。上回答应哥哥, 把我妹妹搞来让哥哥操的事,媛媛没办好。媛媛说了好几次,妹妹都没听懂,可 能还是太小了」。
 
  媛媛鬼机灵似的停顿了一下,脸色神秘的说:「不过,我歪打正着了。这次, 我把我的妈妈献给哥哥玩玩。哥哥,你不会嫌我妈妈年纪大吧」。
 
  这话说的哥哥一愣,过了一会儿才醒悟过来,忙说怎么会呢,熟女我也喜欢 的。
 
  媛媛满脸兴奋的说:「我就知道,哥哥不会不喜欢熟女的,我听说,男人都 恋母。我跟你说,我妈可漂亮了。特像日本黄片里的熟女明星。其实我妈没多大 今年也就刚40岁。我爸去世早,我妈怕改嫁后,委屈了我们姐俩,就一个人把 我们养大了。要说我妈也真苦。以前我还不懂男女之事,现在懂了,真不知道, 这些年,我妈是怎么熬出来的」。
 
  媛媛说的兴奋,故作神秘的眨眨眼睛说:「哥哥,你知道吗,我看书上说, 阴毛浓密的女人,一般都性欲旺盛。你看,我就是这样。我妈的阴毛比我的还多 呢,肯定性欲特强,特想被男人操。忍到现在,得要多大毅力啊。」
 
  说到这里,媛媛故意卖了个关子,笑着说:「哥哥,你猜我是怎么把我妈说 通的?」
 
  哥哥也笑了,这问题也正是他想知道的。他明白,熟女的性欲如虎豹,但观 念保守,特别是普通的良家妇女,一般很难搞。还和女儿分享性伴侣,几乎是不 可能的。
 
  媛媛看着哥哥,得意的说:「我就知道你们男人不懂女人心。其实,我也是 偶然的机会,发现了我妈的一个秘密。别急,你听我慢慢说啊」。
 
  那天,媛媛半夜起床上厕所,回来经过妈妈的房间,隐约看到里面还有灯光 闪烁,就偷偷的推开门,趴着门缝看。她惊讶的发现,电视里放着黄片,妈妈带 着耳机靠在床上,光着身子,大腿分开的在手淫。妈妈没注意到媛媛在偷看,可 能也是没想到半夜会有人起来。媛媛没惊动她,回到了自己的屋里,躺在床上想: 妈妈一直独身,被性爱压抑的也太苦了,难道就靠着看黄片,手淫过下半辈子吗? 做女儿的,了解妈妈的顾虑。无非就怕自己女儿会受继父的欺负,所以才不再嫁。 与其这样,不如给妈妈找个性伴侣,让妈妈也能享受性爱的乐趣。媛媛暗下决心, 一定要把哥哥介绍给妈妈,让妈妈也和自己一样,享受哥哥大鸡巴带来的快乐。 想到这里,一个计划在媛媛脑中形成了。
 
  第二天晚上,媛媛偷偷起来,又看到妈妈在一边看黄片,一边摸逼手淫。媛 媛突然就开门进去了,妈妈看到女儿出现在房中,愣住了。片刻醒悟后,赶紧把 睡衣套上,手忙脚乱的下床,关电视。媛媛看着妈妈掩饰,什么也没说。妈妈关 了电视,坐回到床上,也没说话。
 
  一会儿,妈妈幽幽的说:「这么晚了,不睡觉也不敲门就进」。
 
  媛媛知道,这是妈妈在掩饰尴尬。尽管屋里很黑,还是能看到妈妈的脸红的 不行。
 
  「妈妈,你也太苦了。我爸都走这些年了,我们也大了,你就再找个呗」。 
  妈妈摇了摇头:「唉,习惯了,不想再惹那么多的麻烦」。
 
  媛媛看着心疼:「妈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和妹妹。但你也不能在性爱上 苦着自己啊,找个性伴侣吧,也让自己过得快乐一些」。
 
  妈妈听到女儿的话,红着脸,低声说:「姑娘家的也不害臊,你懂什么啊」。 
  「不就是男女操逼那点事吗,有什么神秘的」。
 
  妈妈一惊,谨慎的压低声音,责备的说:「你小点声,这大半夜的,让别人 听见,我看你怎么出去见人。你也不害臊,这么下流的话,你跟谁学的?你说, 你是不是已经跟男人上床了?」
 
  「是啊,这有什么奇怪的。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们班的女孩子都被男人操过 了,还谁是处女啊」。
 
  听到女儿这么说,妈妈一脸惊讶。她知道女儿大了,对女儿和男人上床已有 心理准备,但听到女儿的话,还是让她震惊。让她更难以接受的是,女儿竟然用 这么下流的字眼,但听着从女儿口中说出的下流话,又让她感觉异样的兴奋,似 乎触动了只有看黄片时才有过的快感。但还是不自然的说:你怎么能用这么下流 的字眼。我知道现在很开放,你也大了,但找男朋友一定要谨慎啊「。
 
  媛媛不再多说,立刻拉着妈妈钻进了被窝,说起了悄悄话。妈妈问我男朋友 的事,我就把哥哥的情况跟妈妈说了。还特别详细的跟妈妈说,我和哥哥上床的 细节。其实我是故意这样说的,想观察妈妈的反应。不出所料,妈妈一边责怪我 用词下流,但没有坚决制止我继续说下去。我感觉,妈妈是想听的。她可能是在 幻想着自己也能跟我一样,被哥哥的大鸡巴操着。我就说的更详细了。特意说着 哥哥的大鸡巴如何的粗大,技巧如何高超,操的我如何的舒服。我感觉到,妈妈 的手滑向了下面。
 
                第二章
 
  女儿的悄悄话,特别是那些细节,让妈妈深感震撼。她想制止,不让女儿说 下去,但心里却有个声音不让她说。女儿讲的绘声绘色,用的那些词如:大鸡巴, 操,阴毛,阴唇,她从没想过,而且打死也说不出口。女儿描述的大鸡巴操她的 姿势动作,她都是在黄片里才看到过。看的时候,自己还要一边手淫,一边幻想 被那黄片里的大鸡巴操,各种地方,各种姿势。也能像黄片里的女人一样,被操 的尽情喊叫,自己实在是被性爱压抑的太久了。甚至极端疯狂的幻想被几个男人 强奸,男人的几个大鸡巴,轮番的操她,精液射满全身。但听女儿的描述,更让 她身历其境。不禁听得满面羞红,兴奋异常。
 
  媛媛观察着妈妈的反应,心中有数:「妈妈,我做女儿的没给你洗过脚,捶 过背。我今天就帮你摸逼手淫吧」。
 
  妈妈迟疑了一下,刚想说不行,媛媛的手指一下就顺着肚子向下,穿过浓密 的阴毛,摸到了妈妈的阴蒂,来回抚摸,搓揉。妈妈刚看过黄片,又被女儿绘声 绘色的做爱细节搞得无比兴奋,此刻的阴部早已是淫水泛滥了。女儿的手,刚摸 到阴毛,妈妈就不行了。这么多年,也只有自己的手,经常摸这里,还从没有另 一个人的手摸过。这种快感,是自己摸无法感受的。妈妈立刻就呼吸急促起来, 一只手轻轻的揉着双乳,另一只手按着女儿摸自己阴唇的手,试图控制女儿手的 力度。但嘴里仍然发出难以为情的娇喘:「别,别这样,轻点,媛媛,啊,好女 儿,别这样,啊,,,。」但这是徒劳的,其实妈妈一开始真的是抗拒的,但后 来女儿的手极度灵巧的搓揉,几乎是瞬间冲垮了自己的心里防线。妈妈的双腿逐 渐的打开,开始任女儿的手肆意的在自己的三角区游走。
 
  媛媛看到妈妈已经进入状态,翻身跨坐在妈妈的身上,脱掉了身上的睡衣, 一对不亚于妈妈的巨乳挺立在胸前,粉红的乳晕和乳头分外精致。一双媚眼看了 看身下的妈妈,双手把头发用皮筋扎起,随即俯下身,舌头在妈妈的耳后,脖颈 处亲吻起来,两只手不停地在妈妈的乳房上搓揉。一对双唇在妈妈耳边呢喃: 「哥哥就是这样吻我的耳垂,脖子,他的手也这样揉搓我的乳房,手指捏着我的 乳头,还用嘴这样吸。」说着,双唇向下,吸允起妈妈的巨乳来。
 
  在这样言语和动作的双重刺激下,妈妈发出了压抑已久的粗重喘息声,双手 也开始抚摸女儿的头和背。媛媛的双唇开始下移,很快就越过肚子,直达妈妈的 三角区,穿过浓密的阴毛,一条灵活的舌头,舔在了妈妈的阴蒂上,舌尖在周围 滑动,食指,中指并在一起,在阴唇外围揉搓。在沾湿了粘滑的淫水后,手指找 准妈妈的阴道口,慢慢的插了进去,抽插起来。妈妈哪能经受这样的刺激,她从 来没想到,黄片上看到的熟悉场景,竟会在自己身上出现,而且如此销魂。她再 也无心反抗,彻底沉浸在和女儿的性爱欢乐中。
 
  一阵疯狂的激情过后,母女两人都瘫软的躺在被窝里,没有人说话,都还在 回味刚才的欢愉。片刻之后,媛媛从被窝里拿出了那只沾满妈妈淫水的手,在妈 妈眼前晃。妈妈看到,立刻脸就红了,催着女儿快去洗洗。而媛媛做了个令她惊 讶的动作,她把手指伸进自己的樱桃小口中,舔唆起来,直至完全干净。妈妈这 下完全是羞得无地自容,不知该说什么好。
 
  媛媛开口问妈妈:「你打算以后怎么办?每次都自己解决,还是都要我帮你?」 
  还未等妈妈开口,媛媛抢着说:「妈妈,你得听我的,我把哥哥介绍给你。 你还是乘着自己年轻,享受一下性爱的快乐。别憋着了,再这样下去,您老了, 再想放纵就晚了。」
 
  妈妈却自嘲的说:「我年纪大了,哪像你说的,想放纵就放纵啊,不被别人 笑死才怪呢。再说,就是要放纵,就妈妈这年纪,谁看得上啊。」
 
  「您说实话,想还是不想?您一点也不老,您的身材您自己看看,这对巨乳, 就会令无数男人疯狂。男人谁不喜欢熟女啊,有味道,玩的开,别有风韵。」 
  「你这都是跟谁学的?说这话,也不嫌害臊。是不是你那个哥哥教你的?」 
  「那你看黄片,就不害臊?看黄片时,你是不是也心中幻想着男人如何操你?」 
  妈妈听了这话,责怪的说:「这孩子,不害臊。这么下流的话,也说得出口。」 
  媛媛不管,追问着:「您就说,是不是吧。有没有幻想过?您准备靠幻想过 完下半辈子吗?」
 
  妈妈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其实她自己也曾无数次的考虑过,但都没有勇气试 图打破这种禁锢。女儿的话,再次令她无所适从,心乱如麻。不自觉的说:「那 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说了,我要把哥哥介绍给你,做你的性伴侣,你会感受到,比今天我给 你的好十倍的快感,彻底和自慰说拜拜」。
 
  「够了,媛媛,妈妈谢谢你,谢谢你能这么理解妈妈,但我做不到。看毛片 和现实生活是两回事,今晚的事,就到此为止吧,妈妈累了,你回屋吧。」 
  媛媛还想说什么,看到妈妈的表情,知道说什么也是没用了,悻悻的回去了。 
  自那晚后,媛媛总是有意的在妈妈洗澡时,挤进浴室和妈妈一起洗,免不了 上下其手,对妈妈的双乳和阴部揉搓一番。开始几次,妈妈都坚决的制止,并把 女儿赶出了浴室。但架不住女儿的死缠烂打,加之媛媛的手指太灵活,也或许是 妈妈太需要爱抚了,反正半推半就的,也就默许了。晚上,媛媛会在夜深时,摸 上妈妈的床,用舌头和手指揉搓着,用下流的言语挑逗着,让妈妈浴火难耐,逐 渐的,妈妈的心理防线一点点的崩塌,在之后的一个个夜晚与亲生女儿翻滚在床 上,相互用舌头,手指自慰,直到一个个的高潮来临,淫水喷射,大汗淋漓。在 和女儿性爱时,妈妈领略了女儿高超的性技巧,但最让她兴奋的,还是女儿在她 耳边说的那些曾经被她认为是淫荡的,下流的话,有时,那些话会令她瞬间达到 高潮。逐渐的,妈妈明显感觉到了不同以往的变化。性爱让她变得更富活力,以 前那些若有若无的压力也逐渐消失了。她开始沉醉于此,在一晚,妈妈用手指插 进女儿的阴道时,竟然说:「我这样操你,舒服吗?」说完,自己和女儿都惊讶 了,妈妈无地自容之余,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也会说出那些下流的话,而媛媛倒是 挺兴奋,不断引导着,鼓励着,在性爱带来的巨大兴奋下,妈妈逐步的放开了语 言的防线,操与被操,逼,阴毛,阴唇,鸡巴,骚货,没有什么是不能说出口的。 
  在逗引起妈妈强烈的性欲后,媛媛欲擒故纵般的放了妈妈的鸽子,妈妈几个 晚上的主动求欢遭到了女儿的拒绝。媛媛明确的告诉妈妈,她不是同性恋,她需 要男人的大鸡巴,并重新提出,介绍哥哥给妈妈认识,让妈妈也回到被男人操的 正轨上来。
 
  妈妈心里明白女儿的企图,在享受到性爱的快乐后,她已经彻底不想回到过 去那种苦行僧般的生活了,她开始考虑女儿的提议。
 
  一日午后,妈妈回到家里,打开房门就听见那种男女做爱的声音,那女人的 浪叫分明就是媛媛发出的。妈妈轻手轻脚的走到媛媛房间前,从未关的门缝中, 看到一个健壮的男人正在操着她的女儿。男人喘着粗重的气息,结实的屁股,健 美的身材,尤其是那忽隐忽现的粗大鸡巴,此刻正一下一下的从女儿的屁股后面 抽插着。
 
  女儿的身体随着这抽插的节奏起伏着,肉体碰撞出的啪啪声,女儿的喘息声, 尖叫声,直接刺激着门外偷窥的妈妈。妈妈的气息开始混乱,手不停使唤的摸向 裙下。那男人不时的拔出鸡巴,和女儿变换姿势,妈妈看清了,那鸡巴是如此挺 拔巨大,和毛片里那些男人的不相上下,甚至更大。怪不得,女儿被操的这样尖 叫,一开始,妈妈还以为女儿是装的呢。随着大鸡巴再一次操入女儿的骚逼,妈 妈体内的一股热流在酝酿多时后,喷涌而出,尽数落入内裤里。妈妈怕被发现, 有些不舍的回到自己屋内,脱下内裤,拿毛巾擦着阴部,脑中却怎么也忘不了那 大鸡巴抽插的情景。
 
  在又一个不眠之夜后,她鼓起勇气,找到女儿,问:「昨天在你屋里的,是 不是你说的那个哥哥?」
 
  「好啊,妈妈,你偷看,讨厌。」
 
  「谁偷看啊,你们搞得那么大声,我就看了一眼。」
 
  「没办法,实在是太爽了,您看见他的鸡巴了吗?多大啊,插进去,我想不 叫都不行。」
 
  「讨厌,死丫头,操不死你。是他吗?」
 
  「哈哈,就是他,怎么样?妈妈,我给你介绍一下?」
 
  「他会愿意吗?」说完,妈妈就后悔了,心里冲突的厉害。
 
  媛媛胜利般的笑了:「他最喜欢熟女了,您不知道,男人都恋母的吗?我知 道他喜欢什么,我能让您成为他的女神」。
 
  妈妈看到女儿在笑她,有些恼怒,但也没办法,只能问是什么?
 
  媛媛神秘的笑着,趴在妈妈耳边说:「哥哥喜欢操女孩子的时候,女孩子能 风骚,淫荡一些,说的话,越下流,越淫荡越好,就像咱们母女在床上说的那些 话。」
 
  妈妈听完,顿时被羞得满脸通红,轻捶着女儿,一边责怪女儿用词下流,一 边低头笑。看到女儿那认真的表情,妈妈知道女儿不是在开她的玩笑,又问: 「真的?但那些话,太下流了,怎么能对外人说的出口啊」。
 
  「那些毛片淫荡吗?下流吗?您怎么喜欢看呢?再说,您不是跟我在床上也 说来了吗,慢慢的习惯就好了。」
 
  女儿的话,说的妈妈无法辩解。
 
  「妈妈,你是太压抑自己了。性爱不是您所了解的那样,你需要释放自己, 才能得到快乐。首先就从性语言开始。您也体会到了,那些话对高潮有多大的帮 助啊。」
 
  妈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女儿在看着她,又尴尬的骂声:「讨厌」,说: 「慢慢来吧,你可要帮妈妈啊。」
 
  「没问题的,妈妈,我那里还有很多黄片,都是最新的,没事的时候,多看 看,学习一下。」
 
  妈妈难为情的笑着说:「你这孩子,怎么得了,妈妈是上了你的贼船了。」 「上了就不许下了,想下船,要被大鸡巴操过才行的。」「讨厌,太下流了,妈 妈真的怕对他说不出口的。」媛媛自信的说:「别怕,妈妈,你放松,现在就把 我当成他,心里想着你是在寻求快乐,不要再有那些世俗的想法。然后,跟我说: 大鸡巴,操我,操我的骚逼,操我的屁眼。说说试试。」妈妈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半天才在女儿的威逼,催促下,慢慢的小声说:「大,大鸡巴,操我,操我的骚 逼,操我的屁眼。哎呀,真是太难为情了,哪有这样的啊。」
 
  媛媛满意的说:「第一次,是很难,但您不也说出来了吗?妈妈,您别急, 慢慢的练,时刻想着,这和您的性福相关,慢慢就好了。」
 
                第三章
 
  第二天,妈妈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神采,这是一种有了希望才会发出的光彩, 只有妈妈和媛媛心里清楚。一个人的时候,她会自然的翻出黄片,边看边小声的 说:「操,使劲的操,鸡巴真的好大,这女孩子的阴毛好漂亮,操死她这个骚逼。」 以前这种字眼,她想都不敢想,现在从口中说出,突然有了种莫名的畅快。 
  一晃2个星期过去了,妈妈似乎有些着急了。开始旁敲侧击的从媛媛那里打 听。媛媛心中好笑,问妈妈,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了,就打电话,叫他来了。 妈妈不置可否。媛媛回屋打电话,妈妈心中忐忑不安,时间好像过了好久,媛媛 才从屋里出来,告诉妈妈,明天他就来,做好准备。
 
  媛媛调皮的看着妈妈说:「明天要不要我留下来陪您,咱们母女一起和大鸡 巴玩,让哥哥来个大鸡巴狂操母女,肯定特淫荡。」
 
  听到女儿的话,妈妈又高兴又有些紧张,羞红着脸说:「讨厌,不行,妈妈 怎么能和女儿一起被……还是……唉。」
 
  「随你吧,但您明天要做好准备,记住,要说淫语呦。」
 
  终于熬过了漫长的一夜,一大早,妈妈就去了美容院,而哥哥则如约而来。 
  媛媛忙把哥哥让进屋,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并说:「妈妈去美容院了,一 会儿就回来,她肯定有些紧张,哥哥可要温柔些呦。这次,我就不陪哥哥了,下 次一定和妈妈把妹妹献给哥哥。」正说着,妈妈回来了。
 
  经过美容师的巧手,妈妈更是荣光焕发。媛媛一个劲的夸妈妈漂亮。
 
  哥哥也没想到,媛媛的妈妈是如此端庄,漂亮的女人,心里已开始盘算起, 如何的操这个女人了。
 
  妈妈在哥哥面前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大方的说:「这位就是你的那个哥哥 吧」。
 
  「是啊,妈妈。这又没外人,你应该叫——大鸡巴哥哥。」
 
  妈妈尴尬说:「这孩子,这么没礼貌。」
 
  媛媛任性了:「不行,不行。你必须说。要不我让哥哥走啦。」
 
  妈妈无可奈何:「好,好。嗯,大鸡巴,哥哥。」
 
  媛媛开心的笑着:「这样多好,哥哥,你看我妈妈漂亮吗?我妈妈可是饥渴 已久了,哥哥要让大鸡巴好好地操操,也带我报答妈妈的养育之恩。妈妈,真的 不要媛媛陪你?」
 
  「讨厌。好啦,媛媛,妈妈知道了,你快走吧。」
 
  媛媛走后,妈妈脱去外衣,坐在哥哥旁边,有些拘谨的说:「哦,那个…… 你喝水吗。嗯,媛媛都跟我说了,我也反复想了很久,孩子大了,说的话也有些 道理。我的样子你还满意吧。我已经很多年没碰男人了,可能有些紧张,放不开, 你不要介意啊。」
 
  哥哥笑了笑,表示理解,并开导妈妈:如果决定走下去,就别再有什么顾忌, 双方都放开些,放的越开,越能体会到性爱的快乐。
 
  妈妈不好意思点点头,小声的询问:「你说的放开,是不是你喜欢女人说那 些下流话?」
 
  哥哥想了想:不仅仅是那些话,还有你的身体,表情,我要你做一个矜持的 荡妇。
 
  听了他的话,妈妈满脸羞红,「你是说,让我做出既放荡,又有些羞涩,不 情愿的样子?」讨厌,你太坏了,你怎么能这样。「
 
  在思虑一阵过后,妈妈转而说:「好吧,我知道怎么做了。你不要介意啊。 我有个想法。你看,你这么年轻,和我们媛媛差不多大,我比你大这么多,叫哥 哥,有些别扭。我想过了,我有个更刺激的叫法,我叫你——大鸡巴儿子,如何? 讨厌,你别这样笑我啊,讨厌,好吧,这也是我看了几篇母子乱伦的小说得出的 灵感。我看日本黄片里也有母子乱伦的,挺刺激的」。
 
  哥哥心中狂喜,对妈妈的表现很满意,表示妈妈做的很好,自己非常喜欢熟 女,特别是妈妈这样的熟女。他心里想:我玩过这么多的女人,熟女也不少,还 没玩过乱伦游戏呢。一会儿,我真要好好的玩玩这个妈妈,我要让你知道,我大 鸡巴的厉害。
 
  哥哥的话让妈妈很开心:「是吗?你也喜欢,太好了。那我就正式叫你—— 大鸡巴儿子了。讨厌,你不许笑了,好了,既然就咱们娘俩了,我就把衣服脱了, 让儿子看看。虽说不能和媛媛这种青春少女比,但妈妈的身材在同龄人中还是不 错的。」
 
  说着,麻利的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的出现在男人面前。哥哥立刻就被妈妈 的身材折服了,虽然之前的经历让哥哥操过不少的熟女,但保养的这样好的身材, 还是不多见的。皮肤白皙,胸前的一对巨乳比女儿媛媛的大了不少,略有些下垂, 但仍很挺拔。乳晕稍暗,很大。肚子上有些赘肉,但三角区的阴毛却夺人眼球。 那些阴毛郁郁葱葱的生满了整个三角区,向里望去,还隐隐的能看到垂下的小阴 唇。
 
  妈妈看到哥哥直直看着自己身体的眼神,脸早已羞得红红的,双手捂着双乳, 尴尬的说:「讨厌,坏人,你在想什么?不许乱想。你看妈妈的奶子大吧,媛媛 和芳芳就遗传我了。来吧,儿子。让妈妈看看,你的鸡巴到底有没有媛媛说的那 么大」。
 
  妈妈帮着哥哥脱去衣服,在最后拉下内裤的一瞬间,一根又粗又大的鸡巴从 内裤中弹了出来,在妈妈眼前晃动着。
 
  「天啊,这么大。怪不得媛媛要叫你大鸡巴哥哥呢」。
 
  妈妈是真的被哥哥的大鸡巴所震撼,一方面是自己太多年没接触过男人的鸡 巴了,另一方面,则是哥哥的鸡巴确实大。妈妈看着眼前的大鸡巴,那被压抑多 年的性欲被彻底打开了,一瞬间,她想通了一切,那些平时难以启齿的话,一时 间,变得极其自然:「儿子,你的鸡巴怎么一下就这么硬了?坏人,是不是看到 妈妈就动了坏念头?你这么大的鸡巴,媛媛的阴道能放得下吗,还不撑破了?儿 子,你再跟媛媛操逼时,心疼点她啊,慢慢的操,别跟黄片里的男人学,那么坏, 那么使劲,猛烈的操啊」。
 
  看着眼前的美丽熟女如此的骚浪,哥哥也忍不住了。搂过妈妈,疯狂的亲吻 起来。四片嘴唇相交,舌头四下缠绕。随即,哥哥就吻向了妈妈的耳朵,脖颈。 手不住的在妈妈的巨乳上搓揉。妈妈被哥哥吻得娇喘着,双手握着哥哥的大鸡巴, 套弄着。
 
  妈妈学着黄片里的动作,跪在哥哥的面前:「来吧,儿子。你的大鸡巴先操 操妈妈的奶子。啊,操的舒服吗,儿子。操操妈妈的乳头,妈妈乳头不如媛媛的 粉嫩吧。儿子,来啊,操啊,操妈妈的脸,妈妈的嘴你还没操过呢,来,试试。」 
  妈妈急切的用双乳和嘴唇套弄,吸吮着大鸡巴,陶醉的闻着大鸡巴发出的男 性荷尔蒙的气味,不禁加快了口交的速度。突然,妈妈感到大鸡巴异常的发胀, 妈妈是过来人,知道这是大鸡巴要射精了,她抽出嘴里的大鸡巴,快速的一边用 手套弄着,一边说:「等等,儿子。我感觉大鸡巴要射了,妈妈今天特意去美容 院美容了,就让大鸡巴在妈妈的脸上发射吧」。
 
  随着妈妈的动作加快,大鸡巴一抖,妈妈立刻将脸凑到大鸡巴前,一股温热 的白色精液,不断地喷射在妈妈那张端庄的脸上,那被美容师精心打造的秀发, 也喷的到处都是。
 
  妈妈一边任由精液洒满自己的脸庞,一边说:「射吧,儿子,你射了好多啊。 看来你这些日子没怎么操女人啊,来,让妈妈的嘴,帮大鸡巴清洁一下」。 
  看到大鸡巴不再喷出精液,妈妈再次将大鸡巴吞下,吸吮。这个都是从黄片 里学的,这次也派上了用场。
 
  妈妈陶醉的把大鸡巴上的精液吸吮干净,又用手把脸上的精液挑起,送到了 嘴里。吸吮着手指,淫荡的眼神,充满挑逗的看着哥哥:「你好坏啊,坏儿子, 射在妈妈脸上,妈妈这张脸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的精液射呢。我新做的发型啊,你 看,都是你的精液。你怎么射了这么多啊?说,是不是看到妈妈漂亮才兴奋的射 了这么多的?不过,妈妈今天高兴,终于尝到了精液的滋味,一会儿,你的大鸡 巴可要为妈妈服务一下呦,妈妈可是很久没有被男人的大鸡巴操了。不过,你不 许用那些乱七八糟的姿势,不许那样操妈妈」。
 
  哥哥怎么也没想到,眼前如此端庄美丽的女人如此的骚浪,心中的欲火再次 升腾,心想,今天一定要好好操操这个骚货,让她知道,我大鸡巴的厉害。 
  妈妈看着刚才射过精的大鸡巴又挺了起来,那份惊喜,溢于言表:「呦,儿 子,你好坏啊,刚说完,大鸡巴又硬了,这次想操妈妈哪里啊?」
 
  哥哥不在理会妈妈的话,一把将妈妈拉起,一个公主抱,就放到里屋的床上。 两只手分别拖着妈妈的双腿,将妈妈的屁股放到床沿,分开双腿,整个阴部暴露 在哥哥面前。
 
  妈妈浓密卷曲的阴毛,由三角区逐渐延伸,穿过胯下的阴唇,直达屁眼。大 阴唇有些黑,很肥厚,包裹中的小阴唇像两片红肉片般的垂下,向两边分开,依 稀可以看见,中间的阴道口。这片区域已被从阴道口流出的淫水打湿,滑腻腻的 一片。
 
  妈妈看着哥哥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阴部看,羞得双手捂住了脸:「坏儿子, 这样折腾妈妈,我的逼不如媛媛的好看吧。媛媛是蝴蝶逼,妈妈的是馒头逼,虽 说有些黑了,但里面的有奥妙哦。我的逼是名器,你插入就知道了。」
 
  突然,妈妈感到哥哥的舌头已经舔上了阴蒂,不断的在上面点着,画着圈, 时不时的,舌尖还会穿过阴唇,伸进阴道中。这比之前媛媛给她的口交要刺激的 多,妈妈抑制不住的叫喊起来:「坏人,儿子别舔妈妈的逼,有味儿。妈妈已经 是熟女了,又生了孩子,骚水的味道不好了,你还是别舔了,啊,谢谢你,儿子。 不嫌妈妈逼脏。你看妈妈的骚水流了这么多,床单都湿了,,,啊」。
 
  这种娇喘,尖叫,呐喊,是十多年来的第一次,无比的畅快。妈妈感觉快被 哥哥的舌头舔飞了,一时间抑制不住的骚浪起来:「啊,儿子,讨厌,坏死了你, 啊,你怎么一下就伸进两根手指啊。来吧,儿子。让妈妈看看,你的大鸡巴的本 事」。
 
  妈妈不说,哥哥也等不及了。扶着大鸡巴,对准妈妈的阴道口,操了进去。 
  哥哥知道操熟女和操少女不同,操熟女要猛,熟女个个都是十足的骚浪,生 理上发育完全,大鸡巴狂抽猛插,才能满足熟女的性欲。所以,自插入阴道,大 鸡巴就开始猛力的冲击,每次抽出必露出龟头,然后,大力插入,一直到底,快 慢结合。哥哥没考虑到妈妈是十几年没有被操了,这种刺激对长期处于性爱的熟 女来说,都是极度刺激的,更何况第一次被操的妈妈。
 
  大鸡巴的狂抽猛插,顿时就把妈妈操高潮了,哀求,娇喘,尖叫,都没有让 大鸡巴停顿。直到妈妈疯狂的喊叫突然停止,浑身颤抖,僵直,哥哥才停了下来。 他知道,这是女人真正高潮的表现,此刻,留在妈妈阴道深处的大鸡巴龟头正享 受着淫水的冲洗,阴道的按摩。
 
  只一会儿,妈妈喘了一下:「啊,你坏,太坏了,这么大力的操,以后不让 你操了,你操死妈妈了。太爽了,被操飞了。儿子,你太坏了。操死妈妈了,不 知道高潮了几次,不行了,下次大鸡巴可要轻点啊」。妈妈的话还未说完,大鸡 巴又是一阵的狂操,尖叫声响彻房间,突然,妈妈喊:「儿子,躲开,妈妈要射 精了,啊」。
 
  哥哥赶忙抽出鸡巴,一股淫水喷了出来,足有1米。妈妈红着脸,娇喘着说: 「没见过吧,儿子。妈妈高潮时,就爱喷潮。以前不懂,以为是撒尿呢,特不好 意思。后来,媛媛给我看的黄片里,女孩子都有喷潮,媛媛跟我一解释,我才明 白」。
 
  哥哥笑着说没事,正常的。妈妈又骚浪起来,翻身跪趴在床边,双腿分开, 肥大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屁股缝中,是黏糊糊的一片:「来啊,儿子,再操, 从屁股后面操妈妈」。
 
  「啊,哦太刺激了,我太幸福了。操,操,操啊,使劲,快点,再快点,啊。 哦,坏儿子,你用这姿势,操妈妈,要死啊,操死我吧」。
 
  哥哥一向喜欢看女孩子的屁股,这种从后面操女孩的方式,是他最喜欢的。 不仅大鸡巴操的深,还可以欣赏拍打女孩子的屁股,手还可以随时摸着大鸡巴和 阴道的结合处,阴唇,阴蒂都可以用手指揉搓。妈妈就在哥哥的这种抽插爱抚下, 又一次次的达到了高潮。
 
  哥哥停顿了一下,妈妈不知道哥哥又要干什么。哥哥拉起了妈妈,让她双腿 站在地上,这时,妈妈已经被操的站不稳了。哥哥从后抱住妈妈的腰,大鸡巴仍 然操着妈妈,两人慢慢的向后转,妈妈明白了哥哥要干什么,羞得无地自容。那 是一面大穿衣镜。对着镜子,两人的动作,就像在看实况的黄片,妈妈第一次在 镜子里看到自己被大鸡巴操,被刺激的更加兴奋。端庄美丽的脸印有娇羞之色, 还有一丝淫荡,看的哥哥也是兴奋异常。大鸡巴猛烈的操进操出。
 
  「儿子,你太坏了,不许,别这样,别这么操妈妈,啊,亏你想得出,这样 面对着镜子,太难为情了,啊,我又要喷潮了,骚水这么多,都流到大腿上了。 儿子,你在干嘛?不行啊,妈妈的屁眼还没准备好,啊,,。」妈妈还未说完, 屁眼已经被大鸡巴插了进去。
 
  对于肛交,妈妈是知道的,但却是第一次被操,就像是初次破处般的难受, 但片刻的疼痛过后,一丝异样的快感就占据了身体。
 
  妈妈被性爱的快感刺激的流下了眼泪,「坏,儿子,你的大鸡巴太坏了。不 要这样对待妈妈,别这样,啊,轻点,啊太爽了,好,就这样,好,慢慢的操, 别用这种姿势,我不行了,啊。」
 
  哥哥并没有听妈妈的,操屁眼并不能狂抽猛插,要慢慢的进行,这让精虫上 脑的哥哥不太爽,他抽出大鸡巴,又操入妈妈的阴道,再次狂操起来。
 
  「快点,这时候,儿子,你可以再快点。啊啊。高潮了,啊爽死了,操死我 吧,我不活了,啊。哦啊,死了,我爽死了,啊」。
 
  随着哥哥一声低吼,大鸡巴猛的拔出,精液狂喷到妈妈的身上。
 
  激情过后,妈妈趴在哥哥的胸膛上,意犹未尽的说:「儿子,今天是妈妈重 生的一天,在床上重生。是你帮助了我,大鸡巴驱赶了我的寂寞,我要好好谢谢 你,也要谢谢媛媛这孩子,难为她了。你跟妈妈说实话,你的坏鸡巴没操过媛媛 的屁眼吧。媛媛还小,如果你实在想操,就要使用一些润滑剂,要不会伤害到她 的。我听媛媛说,你外头有不少的女人?男人啊,我也不能说什么。只求你不要 忘了我们媛媛,还有我。妈妈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妈妈刚被你的大鸡巴操过, 正是跟大鸡巴的恋爱期,如果你不经常来操操妈妈,妈妈会死的,你记住了吗?」 
  时间已经不早了,哥哥起身穿上衣服,妈妈还依依不舍的,哥哥安慰着,答 应下周还回来操她,妈妈这才让哥哥离开。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