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梅兰菊竹之Y作战计划】(02-03)作者:小鸡汤
字数:12017
 

                《二》
 
  「兰姐,怎么今天突然回家吃饭?」
 
  晚饭时,三弟态度亲切问道,大姐笑容和蔼地点头:「你姐夫有点事出差, 我独个在家也无聊,便过来陪陪妈妈。」
 
  「你早点说,我给你煮丰富一点。」三弟语带抱歉,大姐仍是漾起一贯温柔 微笑:「傻孩子,大姐也是一家人,有必要见外吗?何况我出嫁了也不过一年, 过往不是每天一起晚饭。」
 
  「是呢,不过自从家里少了兰姐,我觉得好像没以前热闹。」
 
  身处一个女多男少的家里,又是唯一慈姑叮,本来长子应该是万千宠爱集一 身,得到姐母们的悉心照料,但我家的泽男却是万中无一的稀有品种,家务烧菜 一律十分拿手,好比专业男佣。如果不是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我一定先扑吃再收 作观音兵任我劳役,闲时还可以有大棒止痒,都不知多爽。
 
  饱餐一顿,到泽男替母亲收拾碗筷到清洗时,我和冬竹一面努力比试着「玛 里奥立体赛车」,一面十分认真地从详计议。
 
  「二姐,你说为什么三哥会无端白事变了万能插?」冬竹握着操纵器问,我 正专心投入赛事上,想也不想答道:「这还用说?家里有这样国色天香超级无敌 大美女,他看惯了最好的,难道还会看得上外面的庸姿俗粉吗?在别无可选下, 便只有挑男生啰。」
 
  「原来如此,都是我们的错吗?长得太美果然是罪。」冬竹自责非常,这时 候从厕所出来的大姐教训说:「哪里,我说是因为你们太懒,他以为女人都是爱 吃懒做,所以才会产生恐惧。」
 
  喔,好端端的怎么又烧到我们的头上了。所谓有得亦必有失,难得天生一张 倾国倾城的完美脸蛋,自小受到身边狗公们的阿谀奉承,人会变得骄傲偷懒也很 正常呀。那些长得又漂亮又贤淑的女生是只存在於八点半的无聊剧集,又或是六 十年代的言情小说吧?这是好比太空漫游的不设实际幻想啦。
 
  不过好女不与姐斗,我和冬竹也不打算反驳什么,反正在泽男和妈妈洗碗的 时候,你还不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修指甲,大家彼此彼此罢了。
 
  「那我们应该怎样做?」冬竹向大姐请教,家中长女答道:「我们要改变泽 男对女生的看法,消除他对女人的恐惧。」
 
  我和冬竹一同大惊道:「你的意思是以后的家务都由我们去做?我宁可陆家 从此绝子绝孙还好了!」
 
  大姐没好气道:「我当然不会说这种没可能的事,当然这么多年大姐,难道 不知道我家妹妹是什么人吗?我没打算指望你俩。」
 
  我不明问:「那大姐的意思是…」
 
  大姐似有决定的说:「我要跟他好好谈一顿,以长女身份向他解释这样是不 正常。」
 
  「对,香喷喷的内裤近在眼前也不拿来玩,真是很不正常!」我气仍未下, 冬竹狐疑问:「但解释有用吗?大姐你刚才也看到吧,三哥跟那男同学不知多亲 热,我想已经好过了,不是那么容易扭正过来呢。」
 
  大姐不忿说:「男人跟男人,又怎会比男人跟女人舒服?泽男是没有试过真 正好的,所以才误入歧途。」
 
  「那…大姐打算怎样…给泽男知道跟女人是最舒服?」我和冬竹扬着眉毛, 满有兴趣的问。大姐没有直接回答,脸上一红,拉开领口,露出半片胸脯。 
  果然是这样,色诱!我就知道大姐的秘书工作是晃子,勾男人才是她正职。 这亦引证了我刚才的话,温柔贤淑有个屁用,出卖肉体才是女人把事办好的王道 呀!
 
  由於话题牵涉到锁码台情节,属高度机密,我们也郑重地把进行得如火如荼 的赛车中止,拉来正洗碗的妈妈,一起移师到房里进行闭门会议,不过虽然是中 途停赛,但刚才明显是我领先,冬竹你那五十块钱仍是要算输的。
 
  「你们拉我进来干么?」仍一手洗洁精的妈妈不明问道,大姐咬一咬牙,态 度坚决的宣佈那惊人之举:「我今晚要跟泽男睡。」
 
  「跟他睡?」我们一同瞪大双眼,虽则姐弟一场,小时候我们也经常一起睡, 但今时不同往日,一个淫荡少妇,一个强棒青年,同睡一床,少不免来一场家庭 内友谊赛呀。
 
  「大姐你打算…跟泽男乱伦?」事关重大,我小心翼翼问道,大姐吃着蜜柑, 以长女身份敲我头壳,正色道:「你们别乱想,我只是要给泽男重新认识女生的 优点,让他再次把目光投到异性身上,明白女人才是他应该挑选的伴侣。」 
  冬竹仍是担心说:「但这种事由我们来做不大好吧?始终是亲人,不如找些 朋友来勾引三哥?说不定能成为真正情侣呢!」
 
  妈妈反对道:「我不讚成,我们陆家是个知书识礼的保守家庭,那种会勾引 男人的淫娃荡妇,是决不会给她进门!」
 
  大姐随手把吃完的蜜柑皮塞在枕头底下,点头说:「妈妈说得不错,况且家 丑不出外扬,这种事还是私底下解决好。医好了泽男的心病,以他的条件难道还 愁会没女朋友?」
 
  连提议色诱的女生也如此义正词严,我和冬竹没什么好说,反正她们的意向 很清晰,肥水不流外人田,好东西还是应该家人先来分享。
 
  「好吧,那事情就这样决定,我们轮流来教导泽男,一定要把他导回正轨!」 
  大姐身先士卒,带头上阵:「我第一个来,代号C作战,万一失败就由秋菊 接棒实行B作战,再不成功便到冬竹的A作战。」
 
  冬竹喜兮兮问道:「这是代表质素逐级提升吗?」
 
  大姐摇头,双手托着自己的胸脯解释说:「代号是以胸杯数字命名的。」 
  冬竹被一箭插破胸无四两肉的心房,有如颓垣败瓦坐倒地上,大姐把视线投 到母亲的巨乳上去:「如果我们不幸全部阵亡,便要有劳妈妈,进行终极的F作 战。」
 
  世上只有妈妈好,总把最好的都给儿女,生三个女儿,加起来也没有自己的 一半。
 
  「今次的作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们不能让娶一个会长鬍子的媳妇入门。」 
  大姐紧握拳头,斗志激昂,我和冬竹则目光如炬,意志坚定,倒是妈妈一脸 不满,像说怎么最后一个才轮到她?
 
  今次的行动意义重大,一方面要证明弟弟是正常男人,另一方面也要证明, 我们是正常女人!
 
  女勾男,隔张纸,以陆家四美的魅力本来毋庸置疑,但问题是今次对手是人 畜无害的小宅男,近水楼台却没想过先得月。加上长时间共处一屋,对再极品的 美女都已经有一定的审美疲劳,难度是以几何式倍增。但为了陆家现存的唯一男 丁,我们还是倾尽全力,决心要拯救泽男於水火之间。
 
  大姐第一个披甲出阵,仗着出嫁女的天时地利,找个借口轻易而举。我们从 房间出去时泽男已经洗好了碗,看到三弟,大姐旁敲侧击的跟母亲说:「妈,很 久没有回娘家,跟你们聊得很高兴,都不想回去了,今晚在这里睡好吗?」 
  妈妈故作难为道:「好是好,但没地方你睡啊?」
 
  我们是小康之家,房子合共有三间睡房,除了父母的主人房外,大姐出嫁前 是我跟她一间,泽男和冬竹则睡上下隔床。大姐出嫁后考虑到弟弟已经是个成年 男生,四妹亦开始亭亭玉立,共处一室始终不方便,於是把房间改建,泽男睡一 间,我和冬竹则睡过往弟妹的房间。
 
  泽男跟大姐感情甚好,听她说想回家过夜,想也不想提议道:「兰姐你睡我 的床吧,我在沙发打铺可以了。」
 
  「但这样不好吧…」大姐装作犹豫,实质是正中下怀,所以就说女人信一分, 误你大半生。
 
  大姐的计划简单直接,弟弟让出房间,晚上见他睡沙发怪可怜的,於是顺势 邀君共枕,如能以言语解决固然最好,万一冥顽不灵,就是强来也要把他弄硬, 咳咳,应该是弄直。
 
  久未回来,但始终是娘家,大姐显得轻松自在,拿了毛巾,向我借了一套睡 衣便去洗澡。我奇怪问她:「突然不回家睡,不用跟姐夫说一声吗?」大姐若无 奇事地答道:「不用,有事他自然会打电话给我。」
 
  看来大姐在婚后的这一年里,应该至少一半时间是睡在别个男人的床上。 
  同是女人,对亲姐出浴的兴趣不大,我和冬竹闲着无聊,顺手把偷窥镜头的 录影打开。都说姐夫是个高富帅,留着他老婆的裸体影片,早晚还是会有用场的。 
  接下来我和冬竹再次单挑赛车,你奶奶,今次倒输一百了,一家人也要斤斤 计较,现代人的亲情伦理就是薄弱得令人沮丧。
 
  到大姐洗完,只见一身轻柔睡衣,薄如蝉翼,为加强战斗力居然还真空上阵, 一对雪白C奶在薄纱上随着步伐摇晃,两颗樱红绽放,加上一条楚楚纤腰,这是 居家睡衣?不如说是舞小姐出台好不好?
 
  「人家一套正常睡衣,给你穿得这样淫贱,真是不知羞耻。」我咕咕噜噜, 这件睡衣是阿仁挑的,我平日穿一向没有什么,想不到只差一个杯罩,效果原来 相差这样远,这是所谓「差之毫釐,谬之千里」吗?
 
  「哼,都已经中女了,还这么放荡,家门不幸。」比我更嗤之以鼻的是冬竹, 我望向她以双臂掩着的A杯,非常明白她的心情。我只是小一个杯尚且不安,拥 有一整个宏伟飞机场的你自然是更难受了。
 
  但妹你放心,胸脯大小不算什么,你看连男人都可以吸引到我家小弟,你没 奶子又有什么关系?要知道有人爱攀高峰,也有人喜欢走平路,反正作为亲姐的 我祝福你,早晚会找到爱被你那平地上两颗小石给绊倒的男人。
 
  为人父亲总疼爱女儿,特别是如此身材好的女儿。坐在沙发上爸爸比泽男更 早发现大姐在露奶,放下手上报纸目不转睛地盯着亲女乳房。明明自己老婆已经 有一对F奶却还不知足,所以说男人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临头螂扑蝉。 
  本来以大姐一级秘书的姿色半裸上阵,寻常男人不当场射精也至少会勃起, 但不愧是住在花丛里十八年的小宅男,三弟竟然一脸平常,彷若无睹地跟大姐谈 笑,有如目空一切,不把大奶放在眼内。
 
  「冬竹,留意泽男有没举旗不定。」我叮咛四妹道,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泽 男裤裆。身怀长物,风吹草动亦不可能瞒过,但我家小弟始终没有反应,九寸肉 棒完全没有兴奋充血的迹象。
 
  「太不乐观了,看来他已经是一种病态。」18岁是一个敏感得看到猫狗肛 门也会勃起的年纪,泽男的表现叫人失望。而比我们更焦急的固然是大姐,一双 养活自己下半生的大奶居然受到冷待,打击之大不用明言。聊了一会,她甚至不 顾露骨地以双手压胸,两颗乳头骄傲地挺在睡衣之下,几乎都要挣破而出,可泽 男仍是视而不见,我想大姐现在一定十分想死。
 
  「好、好了,泽男你明天要上学,早点睡吧。」骚首弄姿了好一会,大姐额 上冒汗,无功而还,带点气馁地把武器利刃暂且收下,冬竹感慨地道:「幸好不 是我,不然肯定受不了打击。」
 
  女人挑逗不成哭断肠,四妹年方十四,已经深明此理,我拍着她的肩膀说: 「没事,你根本没有,又哪会受打击。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冬竹一个怨恨眼神,但我没空安慰这可怜的妹妹,因为我有更悲惨的姐姐。 大姐垂头丧气地步进房间,我上前想安慰,她作一个没有大碍的眼神,看来自尊 心令她不愿在妹妹面前展露挫败。我这个姐真的很坚强,换了是我只怕没去撞墙, 也至少哭上半天。
 
  大姐休息,轮到泽男洗澡,这一次现场直播大家没走漏了,一家四女齐心观 看,评头品足。
 
  「大姐,这种真算大吗?」
 
  「肯定大啦,比我波士还要大了。」
 
  「也比阿仁大得多,我想插进来一定很痛。」
 
  「你们小女孩不懂事,这种才不会痛,是爽呢。」
 
  「妈你怎么知道?明明爸爸很小的。」
 
  「咳咳,这种问题不要问。不过很奇怪,我们家族都很小的,就是老爷和我 爸也不大,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孩子?」
 
  「妈你有看过爷爷和外公吗?」
 
  「唷,都说不准扯开话题!」
 
  「说来三哥不会是妈当年你偷情而留下的孽种吧?」
 
  「不可能,那时候每次其他人都有戴保险套的!」
 
  「原来真是亲生的吗?那太可惜了…」
 
  我们一起叹气,这时候爸爸从门外带笑问道:「在看什么看得这样投入了?」 
  四女同时回头:「女人的事不要管,出去!」
 
  爸爸泪流满脸的滚回房间,我把目光再次放在大姐上:「姐,接下来你打算 什样做?」
 
  大姐咬着指头道:「我不知道,有点乱,事到如此,我也不知道怎样做。」 
  「其实直接骂三哥一顿不就好吗?男人爱男人本来就很不正常吧!」冬竹坦 率道,大姐担心说:「我明白,但要知道性变态的人一般比较偏激,万一泽男接 受不了已经给家人知道他心理极度扭曲的事实,我怕他会因羞愤而自杀。」 
  心理极度扭曲的性变态,看来露奶失败,已经令我家大姐因爱成恨。
 
  「我今晚跟泽男睡一晚,如果他什么行动也没有,便肯定是秋菊说的病入膏 肓。」大姐认真道,脸上尽是「不成功,便杀人」的坚毅表情。
 
  这时候泽男沐浴完毕,正打算在客厅准备打地铺,大姐如赴战场向我们点一 点头,怀着重达四公斤的女神导弹迎战杀敌。
 
  「兰姐,我已经替你铺好床铺。」泽男看到大姐和善的道,大姐没有答话, 一手扬开轻薄睡衣,亮出雪白乳房,另一手把小弟的手牵住,以一种不可有违长 辈的语气说:「今晚跟兰姐睡!」
 
  那种气势,令人明白一个女人如何能出人头地,也见证我家陆氏夏兰,如何 能嫁入豪门。
 
  「兰姐…」泽男没有反抗,也不能反抗,一个比自己年长八年,魔鬼身材, 活像日本女优波大野结衣的亲大姐…什么?应该是波多野结衣?算了吧,你知我 一个良家妇女,又怎会认识宅男救星?小许事跟女孩子斤斤计较,打一世手枪啦 你死毒男!
 
  咳咳,被打断了说话,话说一个比自己年长八年,魔鬼身材,活像日本女优 波多野结衣的亲大姐要跟自己睡的时候,试问又哪有一个男生能够抗拒?泽男被 拖了进房。结果他们睡了,是真的睡了!当我们兴致勃勃,打算欣赏一套由家人 亲身演出的精彩乱伦无码片时,画面看到的却是一个坦胸露乳的大奶娃打着杀猪 的鼻鼾。
 
  「咕咕咕咕…吠吠吠吠…吼吼吼吼…」
 
  「好利害,才躺在床上三秒便睡着了。」冬竹由心的佩服道。
 
  「原来大姐有昏睡症,上床便睡,那她怎么吃这一行饭?」我也是一样惊叹。 
  「你们没见识,睡着才更轻松呢。」妈妈似有体会的点头。
 
  冬竹皱起眉头问道:「二姐,还要不要录影?」
 
  我有总比没好的答说:「继续录吧,好歹有露奶,拿去卖应该总有些死变态 可以打两发手枪的。」
 
  可是那唯一的卖点也随着三弟替大姐盖上被单而终结,我们三母女无聊之极, 知道没戏可看,便鸟兽散的各自洗澡就寝,不再浪费时间。
 
  「咕咕咕咕…吠吠吠吠…吼吼吼吼…」
 
                《三》
 
  次日起床,替我们准备好早餐的泽男因为学校有事提前回校。小沙发上,大 姐哭过梨花带雨,为不屑弟弟痛心疾首:「呜呜…想不到我家泽男…会变成这样 …」
 
  我跟这个姐姐一起生活了二十二个年头,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这样伤心,就是 当年失身给小学班主任,好像也没这么激动。
 
  当然同为女生,我们都十分明白孤男寡女睡一个晚上可以全身而回,连奶子 也没被光顾对女孩子来说是莫大侮辱的心情,冬竹安慰道:「大姐你不要难过, 还有我们三个,我想最终一定能够打动三哥的。」
 
  大姐摇头苦涩道:「不必再试了,连我也失败,你们必然更惨淡下场,我不 想最爱的妈妈和妹妹遭受一败涂地的打击。」
 
  我们三母女互望一眼,心想这婆娘有够奸险,自己衰了就不给其他人挑战, 害怕我们一举功成令她没面子。
 
  大姐平伏心情的抹着泪儿说:「其实我今早捡讨过泽男没有反应的原因,是 因为这里始终是自己的家,父母姐妹又睡在邻房,即使对手质素再超班,他会有 所顾忌,不敢胡作非为也是十分正常。」
 
  什么也推得一乾二净,反正天错地错都不会是自己错。大姐果然把女性的特 质发挥得淋漓尽致。谁都知道男人精虫上脑时才不理会地点,面对高质美女哪管 是课
 
  室、图书馆、电影院、街市、便利店、车站、马路、公园、餐厅、幼儿园还是政府
 
  机关大楼,都一样干了再说,哪管之后给收监和被同房鸡奸也在所不惜。 
  只是在这种情况,说真话也只会伤害姐妹感情,我和冬竹收起心底话,向大 姐问道:「那姐你认为应该怎样做?」
 
  大姐想想道:「我以前听别人说,一个人身处海外的时候心情是最放松,最 容易做错事,根据调查世界上百份之82巴仙的受孕,都是在出外旅游期间怀上 的。」
 
  冬竹佩服说:「原来如此,不愧是见识广博的大姐,那余下的18巴仙是在 哪里?」
 
  大姐权威的答道:「是在酒店和旅馆。」
 
  这样说在家里和妻子受孕岂不是零?大姐你这份调查报告也太偏激了吧,你 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像你吗?
 
  不过既然大姐主动提起出外旅游,我们也不质疑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子女是父 母亲生的无聊问题,乘胜追击道:「那不如我们去一次旅行,制造机会给泽男认 识女生的优点,也顺道给大姐你洗去脱光了也没人鸟的污名。」
 
  大姐想也不想点头说好:「我也正有此意!」
 
  我俩双眼放亮,冬竹咽呜的道:「但旅费怎么办?大姐你都知道我家是穷苦 人家,旅行这种事不是随便可以放在口边耶。」
 
  大姐拍一拍C杯胸脯,让两只玉兔跳了跳说:「没关系,一切包在我身上。」 
  我和冬竹得逞偷笑,都说姐夫是个高富帅,一万几千犹如垃圾,掉在地上也 懒得弯身去捡,请客老婆一家去旅行当然没有问题。所以说嫁个有钱人从来是每 位贤淑女生的终极愿望。一个钱包满满的金龟婿就等於一张长期饭票、机票和支 票,其他的所有缺点都通通变成优点。说实话如果不是知道家里大姐超小器,我 也想问问姐夫要不要包个小妾闲时玩玩,反正男人都爱把小姨岳母一网打尽。 
  为了一雪前耻,大姐也真二话不说地拨起电话,清一清喉咙,嗲声嗲气地娇 嗔道:「喂,打令吗?是小兰嗳,吃饭没有?这么好找你?人家挂念你嘛~」 
  我们三个同时打个冷颤,心想你也太露骨了吧,虽然卖肉也是为全家,也不 用这么淫嘛,等等,她叫打令?大姐不是习惯叫姐夫做老公的吗?难不成今次旅 游节目换了赞助商?算了,这种事其实不用深究,管他白猫黑猫,肯付钱的便是 好猫,大人的事我们小的也管不了那么多。
 
  「其实是这样,人家的爸爸今年四十八大寿,我们四姐弟想请他去旅行庆祝, 你也要一起来?坏啦你,小兰的家人也在耶,别难为人家,下次再陪你去玩好吗? 
  到时你想要什么都给你做,亲一个的,啜~「
 
  听到这里我们同时泪眼汪汪,原来为了家人,大姐是付出了这么多,而冬竹 更是感动得饮泣流啼,我拍拍妹妹的肩,跟她说不必伤心,你也有三个洞,想要 报答大家尽管可以,而且以你的年纪,相信一定可以比大姐卖得更好价钱。 
  「死老色鬼,亲你老妈!」挂断线后大姐作个厌恶表情,看到我们目盯口呆 的表情,连忙解释道:「你们别误会,刚才那个是老爷,不是外人。」
 
  我们没误会,完全没有误会,嫁了个副帅,顺便把大帅一起通吃才最合乎经 济原则,妹妹们又长见识了。
 
  「那…亲家老爷答应了吗?」母亲最关心的始终还是要否自己付费,大姐作 个OK手势:「到他不答应吗?就不怕我以后不给他含?」
 
  「大姐,你说…含什么?」冬竹闪着小女孩的好奇眼光,大姐白她一眼,我 急忙作打完场的拉开小妹,免得经已到手的机票不翼而飞:「这还用问,当然是 含辛茹苦,嫁进大家族可不是容易,每个长辈也要照顾周到呢!」
 
  旅费有着落,我们喜孜孜的计划旅行,挑了几个地方,最终决定去日本,理 由有三:第一,日本男人生性变态远近驰名,泽男入乡随俗,会受感染变身色狼 是很正常;第二,日本有温泉共浴,到时候四美脱光赤裸裸待浴,八只奶子晃呀 晃,铁柱也给他磨成针;第三,难得有人赞助,当然要挑可以疯狂购物扫货的地 方,杀过片甲不留。一个计划满足三个愿望,我们是非常聪明啦。
 
  连目的地也决定了,我和冬竹事不宜迟,立刻到旅行社购买机票和预约旅馆, 说来弟弟要上课,你俩不用返学吗?天哪,你刚才没看见,娇嗲两声机票酒店手 到拿来,谁个美女会去脚踏实地用功读书啊?大学生这身份就是嫁人时可以卖好 一点价钱的衔头啰。
 
  「对,头等机位,酒店要五星级,有天然温泉,吃上等和牛跟长脚蟹,价钱 会贵?你不要管,反正有人买单,他年纪不小了,钱也拿不进棺材。」我向旅行 社职员提出要求,所以就说有钱好办事,别人要提早一个月预约,我们三天就搞 定,吃好玩好住好,绝对是豪华奢逸旅行团。
 
  「妈,机票和酒店都办好了。」傍晚回家,我们欢喜地向母亲汇报,女儿效 率高,一向不会令人失望。大姐把是次计划命名为Y作战,我和冬竹正奇怪为什 么是Y,原来是象形文字啦。
 
  可是当大家高高兴兴地数着机票的时候,大姐突然说:「等等,我们今次的 计划,要不要告诉爸爸?」
 
  「这个嘛…」对此问题我们一同犹豫,虽说今次的行动只全为陆家今后留有 血脉,是十分崇高而毫无半点私心,但始终有点难以启齿,而且亦容易给爸爸误 会。
 
  妈妈沉思一会,突然默声不语地回到睡房,我们三姐妹跟了上去,只见她半 蹲下来调较木椅,一时间也猜不透胡芦里卖什么药。
 
  准备好以后,妈妈扬声跟刚下班回家、正在客厅沙发休息的爸爸说:「老公, 过来帮帮忙。」
 
  「什么事?」爸爸听到妻子呼唤,脸带慈祥的进来,妈妈娇笑地指着衣柜的 上方说:「没事,女儿们说想看看我俩初相识时的合相,你替我拿好吗?」 
  「哈哈,突然怀念旧事吗?说起来我们认识都有三十年了。」爸爸不虞有诈, 高兴笑着,略胖的身形笨笨地爬上木椅,正当想拿起放在衣柜顶的旧相册,忽然 被调过的椅脚一松,碰隆一声,整个人有如滚地胡芦的跌在地上。
 
  「哎吔,我的腰…我的腰…」
 
  「老公,老公,你没事吗?不要吓我啊!」
 
  我们三个看得傻眼,原来如此,果然是毒如蛇蠍,咳咳,应该是聪明慧黠。 以前总说爸爸没用挣不到几个钱,到现在才明白原来平凡是福,如果爸爸是个有 钱人,这女人早便毒杀亲夫兼夹带私逃了,可以保住小命,全靠无得无能。 
  「老公,对不起,你弄伤了腰,去不了旅行…」妈妈满脸歉意,腰背贴着镇 痛布的爸爸摇头安慰道:「没事,只是一点小伤,很快好…哎哎哎,痛痛痛…」 
  妈妈回头向我们点了一下头,看,不就搞定了?大人做大事要不择手段,是 不拘小节,女儿们又上一课了。明天一定立刻要男友买份一千万的人寿保险,受 益人不留一分全部归我。
 
  接着我们把外游一事告诉泽男,正在厨房做饭的他听到爸爸这边跌伤,我们 那边却又说去旅行一头雾水:「这种时候去旅行?不是留爸爸一个在家?」 
  大姐配合妈妈,苦涩道:「本来打算给爸爸一个惊喜,我央求了老爷很久才 答应,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机票酒店都不能退,现在应该怎么办?」
 
  爸爸忍痛微笑说:「没事,你们去吧,不要浪费亲家的一番心意,大家玩得 开心。」
 
  「老公…」妈妈感动得泪眼凝眸,我们心想你可以去拿影后。
 
  障碍物清除,我们再次专心在诱惑,是诱导泽男的计划上,纵然泽男仍是不 放心把受伤的爸爸独留家中,但在不想扫大家兴的情况下还是答应下来,本以为 一切顺利,没想到在出发前的一天,另一个程咬金又出现了。
 
  「文仔一起去?」我们一同高叫,泽男拍着男同学的肩道:「对,反正机票 不能退,浪费了也不好,我跟文仔的父母说了,他们答应让文仔跟我们一起去, 并付他的一份钱。」
 
  「但这是一家人的私人旅行,怎可以带个外人去?」我气急败坏的反对,泽 男笑说:「文仔是我的最好朋友,不算是外人。」
 
  冬竹在我耳边小声说:「看来已经是入洞之宾呢。」
 
  大姐沉着气道:「但机票是不能转让别人的。」
 
  泽男扬起手上的文件说:「我们今早去旅行社问过,可以更改名字,手续也 都办好了。」
 
  「这…」我们都没有话说,这小子,连手续也办好才告诉我们,分明就是先 奸后杀,是先斩后奏!
 
  「二姐啊,本来拯救三哥的行程,变成他们的蜜月旅行了。」冬竹仍有心情 说风凉话,我巴不得一掌掴死这小八妹。
 
  我当然仍是反对,可大姐在思前想后,居然答应下来:「好吧,文仔可以一 起来。」
 
  「大姐,你疯了么?哪有人会把终极大波士放在自己身边?」大姐拉我们一 边说:「先别乱,凡事都有两面看。带这小子一起,我们的胜算是加倍。」 
  「什么?」
 
  大姐胸有成竹道:「你们有没想过,万一真的挑逗泽男不成,我们也可以改 变计划。」
 
  「改变计划?」
 
  大姐点头:「对,要拆散一对情侣,有时不一定只从其中一个下手,如果文 仔变心,泽男在失恋打击下,应该再也不会喜欢男人。所以我们除了引诱泽男, 也可以同时挑逗文仔,随便一个上钓,另一个也肯定伤心放手。」
 
  「原来如此,大姐好聪明哦。」我和冬竹佩服道,说勾男人,我们还是拍马 追不上这淫妇。
 
  「各位姐姐,我是第一次出国,请多多指教…」得到首肯,文仔脸带赧然, 笑容甜丝丝地握起三弟的手,真是好一对狗男男。
 
  结果在权衡轻重的情况下,我们只有带着这罪魁祸首一同出发,不过虽然如 此,大家的决心仍是丝毫没有动摇,四个屄也敌不过一只棍?也太看小陆家梅兰 菊竹的实力了吧!
 
  到了出发之日,爸爸的腰伤仍是未有康复,妈妈特地替他找了一位男看护照 顾,为什么是男的?还不是怕他偷吃,妈妈自己去鬼混没有问题,爸爸要爽便严 禁,这不就是『只许州官放炮,不许百姓打枪』啰。
 
  只是我想告诉妈妈,男的后面一样有个洞,看看你的儿子便知道男人玩女人, 其实已经比男人玩男人好了。
 
  今次我们的目的地是日本北海道,而整个作战亦是经过精心策划,首先到步 立刻跟泽男来个全无阻隔的全裸混浴,晚饭是养精生蠔宴,回房间后藉词观摩当 地文化的大播酒店A片,并有足以乱性的日本烈酒。在有温泉美女、更有A片和 酒精的情况下,仍可以全身而退的便不是男人;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仍挑逗不了对 手的,更不是女人!
 
  「妈妈,大姐,二姐,你们有没想过…我们要做到哪个地步?」在飞机途上, 冬竹突然尴尬的小声问我们。这亦是我想了几天的问题,要想泽男导回正轨,让 他从新爱上女人,我们的底线放在哪?是做到最后一步吗?还是只擦擦边球,放 个空炮的。
 
  「这个嘛…」大姐知道妹妹害羞,第一个发言:「如果逼不得已,我也不介 意给…疼爱的弟弟来一次…但只是下不为例的唯一一次…」
 
  说了!是家庭里乱伦!
 
  大姐连家公也可以骑,无廉没耻是意料中事,想不到连一直小发言的妈妈也 说:「泽男是我的唯一儿子,为了他,我什么也愿意做。」
 
  嗯,妈妈也表态了,即是说不介意给宝贝儿子寻找生命奥秘,直往那出生的 通道。至於我家处女小妹,她双手摸着发烫脸颊,不好意思道:「人家今年才1 4,不过偷偷告诉你们,我…蛮喜欢三哥的…」
 
  原来如此,一家都是流着淫荡乱伦血统的变态家族!
 
  「别只问别人,那二姐你呢?」看到我那瞧不起人的目光,冬竹反问说,我 不知怎样回答,看似从不缺男人的本小姐其实只有过程仁一个男友,而看似高大 威猛的他其实也只有四寸七分,吃惯磨菇的我,偶尔也想试试自家制香肠的滋味。 
  「好吧,那决定了,反正大家都知道今次的行为是为了陆家,无论发生什么 都於心无愧。」大姐总结道,背夫偷吃亲弟可以如此理直气壮,你不愧是我们最 敬爱的夏兰大姐。
 
  有了共识,大家心里再无牵挂,这时候刚从飞机厕所回来的泽男跟刘文笑问: 「第一次乘飞机,感觉原来这么新鲜。」
 
  我们看着他俩亲暱的举动便不爽,再次发誓今次一定要马到功成,有杀无赔! 
  乘了快四小时飞机,我们便抵达北海道的新千岁机场,可能知道自己是外人, 刘文主动卖乖地替妈妈搬行季,冬竹不满道:「这明明是女儿的工作嘛,以为自 己已经嫁进来了吗?」
 
  我忽发奇想的问:「冬竹,万一文仔受不了你挑逗要跟你上床,你会肯吗?」 
  「文哥哥吗?」冬竹细心望了刚刚才不满意的刘文几眼,这男生长得眉清目 秀,说实话也是个很不错的俊男,妹妹嚥一口唾液,粉脸红红的喃喃自语:「跟 这种男生,可能也不错呢…」
 
  哼,果然给我试出来了,刚才还说喜欢三哥,根本就是随便一个男人也可以 上床,这浪货小淫娃!
 
  说明是豪华奢逸旅行团,当然不会有乘公车这种穷人玩意,走出海关我们便 立刻找辆计程车,但因为只能乘五个人,那勉强加入的那个自然是席外客了,泽 男护「女友」心切,跟我们说:「你们先去酒店,我俩乘公车可以了,晚上在酒 店集合。」
 
  我们才不会让你们有独处的温馨时光,结果在没办法下只有一起塞公车。日 本变态男人多早有心理准备,想不到真是那么猖狂,才一半路程,便几乎整个屁 股都是手印,冬竹更哭哭啼啼的说给摸了奶子。
 
  「妹你别伤心,要哭的应该是摸你的那个色狼。」大姐安慰四妹,虽然这明 显是更像奚落多一点。
 
  幸好在这妖兽都市的地方仍是有正义之仕出现,在车刚停站,一群来势汹汹 的淫兽要扑进来的时候,一个男人替我挡开了他们:「小姐,你没事吗?」 
  听到对方说的是中文,我明白是他乡遇故知,正心想一来便有艳遇,欢喜地 抬头的时候,面前男人叫人什么兴致也失掉。
 
  是一样丑,可能比刚才的色狼更丑。
 
  拜託,没有俊俏不凡的外型,潇洒秀美的风度,学什么见义勇为啊?侠士一 定是要有型有款才有说服力的嘛。
 
  不过作为一个淑女,纵然对方是有点倒胃,我仍是礼貌地说声谢谢,只尽量 不望他的脸就是了。
 
  「谢谢。」
 
  「别客气,小生姓戴,敢问小姐芳名?」
 
  这样的对白如果是出自黄晓明、陈伟霆、金秀贤、赵寅成、玄彬口中的话, 我是会很高兴,但当眼前的是Q太郎,我宁可继续给色狼摸屁股还好了。 
  「我叫陆秋菊…」我含羞答答的垂着头,其实只是不想看到他那张作呕的脸。 
  「幸会。」对方伸出手来,看到那满是油淋淋手汗的手掌我头一晕,不是要 跟他握手嘛,我不如给你搓两下波波还没那么难受。
 
  「很高兴认识先生,咦,这么晚了,我赶时间,先失陪。」
 
  「但现在在公车上哦?」
 
  「喔,也对,哈哈,是,是公车。」我没法脱身,正想向家人求救,没料到 四位女生原来各遇上难缠傢伙,而且全部都一样丑,这货人不是一伙的吧? 
  下车后,年纪较年长的一位自我介绍:「老夫是鲁吟松,这两位是我的儿子 戴轼郎和戴轼摩,还有细姪儿罗利灴。」
 
  「老淫虫,大色狼和大色魔,再加个萝莉控?」我们没有话说,原来这年头 的男人都是把性格直接写在名字上吗?本以为陆武功和陆武男已经够囧,没想到 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看来日后我跟阿仁结婚,儿子名字也离不开程胜呀程迪呀 程吕呀等货色。
 
  「你姓鲁,儿子却姓戴?」大姐狐疑问道,鲁吟松叹口气说:「我的妻子在 生下他们后便跟我离婚,儿子跟随母姓,直至她再嫁,轼郎和轼摩才跟着我生活。」
 
  虽然素未谋面,但我们十分理解这位女仕的心情,换了我有这样的丈夫也一 定可以走便走,她没有毒死你已经很有良心。说来生了两个儿子,即至少做了两 次,天哪,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就是刺盲我的眼也做不了。
 
  「好啦,那不阻各位俊男,我们赶时间,先溜的。」面对丑男我也不想多言, 拖着妈妈的衫袖便要走,可是鲁吟松却说:「附近就只一间白水酒店,不会那么 有缘,跟美女们同住一间吧?」
 
  我急忙翻出酒店名字,汗水自额头滴向脸颊。你奶奶,彩票又不给我中,这 种事就偏偏遇着刚刚。
 
  「哈哈,果然这么巧,今次有伴了。」鲁吟松大笑,我狠狠盯着冬竹,是谁 说要住五星级的一流大酒店?现在怎么办?
 
             《可能待续的~》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