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春霞妈妈】(01)【作者:马龙之肘】
字数:65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春霞妈妈】(1)

  小虎初中毕业时身材已经发育的很壮硕,相貌也还算英俊。在他出生的那个贫穷的小山村里,初中毕业就算是文化人了,作为村里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考上省里重点高中的高材生,他扛起铺盖卷,辞别了一众亲朋,在他们的殷殷嘱托中,一个人蹬上了去往省城的长途车。

  小虎的家境不是很好,他刚出生不久,妈妈就改嫁到外地,从此了无音讯,爸爸一怒之下烧光了妈妈留在家中所有的东西,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小虎至今不知道妈妈长什么样子。爸爸从那以后变得消沉而酗酒,在他还很小的时候一个冬夜里,醉死在酒铺外的河沟里。家里几乎没有积蓄,好在同族的叔叔伯伯热心帮助,当年一个小生命才坚强的活到了今天。

  学习之余,小虎还要勤工俭学赚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他在省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大饭店做服务生,说白了就是端盘子的。工资不高但好在工作时间正好错开了每天的正课,而且还包吃包住,晚上住在员工宿舍,让小虎省下了学校宿舍的住宿费。

  对于初入社会的小虎来说,这伺候人的活计可不是那么好干的。工作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客人,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刁难,所有的委屈和辛酸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本不善言辞的他感觉自己像是带着一个面具,逼着自己满脸笑容的和各种各样的人打着交道。经常都被各种各样的事弄得他头昏脑胀。终于有一天,小虎遇到一个借酒调戏女服务员的醉汉客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怒之下把那人狠狠地打了一顿,也因此丢了工作,被从员工宿舍赶了出来。

  老话说好人自有好报。那名被小虎搭救的女服务员叫刘春霞,芳龄四十,是个离婚多年的单身女人。为了报答小虎,春霞邀请小虎搬到自己家来与自己同住。
  住在春霞家的日子是小虎此生中经历的最温馨的时光,每天小虎回到家就能吃到春霞亲手烹制的可口饭菜,晚上小虎睡在沙发上,春霞经常会起来为小虎掖被子。春燕像一位长辈一样呵护关怀小虎,而小虎也听话懂事,令春霞情不自禁生出母爱之情。于是水到渠成的,小虎想认春霞做干妈,春霞欣然答应。两个在孤单的陌路人,彼此找到了精神上的依靠,变得不再孤单。

  春霞有心帮小虎负担学费,但小虎不愿寄人篱下,她只好帮小虎介绍了新的勤工俭学工作,给她和前夫的女儿小薇补课。

  小薇十五岁,还在读初二。十几年前春霞和前夫离婚,小薇判给了父亲。小薇的父亲在一家国企工作,平时工作很忙没时间管小薇,慢慢的小薇从一个乖乖女变成了小太妹。

  小薇第一次见到小虎就喜欢上了这个高大英俊的哥哥,她主动对小虎展开追求。俗话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涉世未深的小虎很快就被攻陷了,只因为小薇的容貌长得和干妈春霞几乎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的柔美可人。
  而且小薇虽然只有十五岁,身材却已经发育的凹凸有致,虽然比不上干妈那样丰满肥熟,却也可以看出假以时日不逞多让。每次小薇含情脉脉的对着小虎大胆的说着情话时,都令小虎有一种错觉,是在和干妈春霞谈恋爱。终于,他沉沦了,但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己爱的不是小薇,而是长相和小薇一模一样的干妈春霞。
  小薇早就不是处女了,她用丰富的经验,短短几个月就把小虎从一个初哥训练成了一名床上老手。每天晚上小虎放学后都借着补课的名号进入小薇的闺房,锁好门,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两人在椅子上、床上、书桌上、窗台前,或坐、或站、或趴、或跪,用不同的体位反复挥霍着过剩的精力,小薇的阴道里、屁眼里、嘴里、奶子上、肚皮上、屁股上、脸上都留下过小虎基因的印记。

  小虎每次和小薇交配都幻想着自己操的是干妈春霞,突破禁忌的羞耻感每一次都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终于有一次他射精时甚至情不自禁的脱口叫道,「妈妈……春霞妈妈……儿子好舒服……」。

  事后小薇随意的说道「虎哥,你刚才喊我妈的名字呢,是不是对她有兴趣啊?没关系我不在乎的,要不要我可以帮你把她拿下。」

  一瞬间,小虎觉得自己最大的秘密被小薇识破,恼羞成怒的他再也没了往日的怜香惜玉,狠狠的掐住小薇白皙细嫩的脖子,威胁的低声吼道,「你他妈别瞎说,干妈是个好人,不许你背后算计她!」随后飞快的穿上衣服,不顾外面瓢泼大雨夺门而出。

  小薇被吓得哭了好半天,还好因为雨大父亲还没有回家,不然她和小虎的好事就被发现了。她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洗去了身上交配的痕迹,然后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爸爸,给我换个家教把……他没欺负我,我就是看到他就讨厌,我不要再见到他了!」对于小薇来说,今天这样的分手虽然令她莫名其妙,但她却没有一丝惋惜,小虎充其量只是个她众多炮友中比较不错的一个。

  磅礴的大雨很快浇灭了小虎冲动的怒火,冒雨回到干妈家,在楼下徘徊了很久却不敢上楼。他很担心今天的事小薇会不会告诉春霞,事实上他还是多虑了,小虎只经历过小薇一个女孩,还不懂女孩的心思,这种事小薇隐瞒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告诉自己母亲。他就这么在冰冷的雨中站着,直到很晚了,春霞见小虎还不回来,给女儿小薇打电话她也不接,担心小虎安危的她出门来寻找,在楼下遇到了落汤鸡一样的干儿子。

  回到家,小虎病了,高烧39度。晚上,春霞彻夜在床边照顾小虎,小虎一阵冷一阵热,热时春霞用酒精棉给儿子擦拭全身,冷时春霞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用身体为儿子取暖。折腾了一整晚,天快亮时,春霞疲惫的搂着小虎睡着了。
  小虎被烧的迷糊了,他只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春梦,身边仿佛有一具成熟丰满的身子,多希望这是干妈啊,翻身压在干妈身上,用膝盖分开干妈的双腿,把不知何时早已经勃起的滚烫大鸡巴对准干妈肥美的下阴,现在凌乱的黑森林上蹭了两下,找到正确的路径,一点一点刺入,抽插。一手搂着干妈的大粗腰,一手握着干妈颤巍巍的大奶子,送入嘴里,多希望这不是一个梦啊。

  春霞睡梦中感觉身边有异样,醒来一看差点惊叫出声,干儿子小虎不知何时压在了自己身上,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鸡吧正插在自己干旱了多年的良田里反复耕耘。这小冤家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握着她的奶子,压得她动弹不得。偏偏下体一阵阵久违的快感令她欲罢不能。春霞看得出小虎还未清醒,只是凭本能下意识的奸淫了自己,可这小子含着自己奶头的嘴里还呢喃着「好干妈……春霞妈妈……」。

  春霞心想,「天那,没想到老娘都一把年纪了还会成为干儿子梦中的意淫对象,要不要制止他呢?小虎那根鸡巴可真大啊,撑的人家下面胀胀的,顶的又那么深,弄的人家心里痒痒的,自从离婚以后我好久都没有享受过男欢女爱了,再说小虎现在还是半昏迷状态,等他明天醒来根本不会记得今晚的事情,到时候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我们还是正常的干母子。罢了,小虎啊,今晚就算干妈占了你的便宜吧,今后干妈一定更加疼爱你,补偿你!」

  于是,春霞顺从的被半昏迷的干儿子小虎压在身下,中年肥胖的她笨拙的扭动腰肢,迎合著小虎每一次插入。小虎在昏迷中肆意奸淫干妈春霞,只操的春霞高潮迭起,只恨自己没早日投入小虎的怀抱,而小虎还是龙精虎猛,许久不见射精的迹象。

  随着母子二人反复的活塞运动,身上的被子渐渐滑落,一阵凉意袭来,小虎打了个冷颤醒了过来,身下是一脸满足的干妈春霞,而自己的鸡巴还在干妈下体里进进出出。

  「啊!干妈!对不起……」小虎不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但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梦,干妈一直是他心中不可亵渎的女神,他没有妈妈,他甚至把干妈当成亲生妈妈来爱,可是今天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虽然这种事情他早已幻想过无数次,可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可原谅。「我这就起来,干妈,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原谅我!」

  春霞正在舒服的当口,忽然见小虎醒来,有一瞬间她也被吓坏了,「怎么办?今天的事如何善了?今后与小虎如何相处?」她脑中飞快的转动着念头,「难道要顾及自己的颜面把今天的事责任推到小虎头上?那今后我们娘俩可就算彻底恩断义绝了!这可不行!或者我向他主动低头认错,承认是干妈贪图一时愉快没忍住诱惑,才会老牛吃嫩草,那也不行,那今后小虎该怎么看我?罢了,既然如今我们母子俩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不如趁热打铁把关系更进一步,毕竟又不是亲生母子,这样既解了燃眉之急,又让我下半生和下本身都找到了依靠。小虎想必不会拒绝自己吧,刚才他在昏迷中操自己的时候呢喃的妈妈声可是发自内心的。不过保险起见,我还是使些手段为妙。」

  想到这她双腿紧紧的勾住小虎的屁股不让他离开,「冤家,你坏了干妈的名节,可不能说走就走。」如丝媚眼飞向小虎,她又伸手勾住爱儿的脖子,把他的胸膛贴在自己丰满白皙的大奶子上。「干妈自从离婚之后一直守身如玉,没想到今天被你小子给占了便宜,你要是走了妈就没脸见人了。」

  「可是干妈,我们是母子啊,我不能……」

  春霞打断了小虎的自责「哼,你看看,现在可是你压在干妈身上,都这光景了你才想起我们是母子啊,我们虽是母子,却你可没有血缘关系,干都干了……
  你要是对人家有意思就负责到底……要是你不要干妈……干妈就死给你看!「

  小虎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操干妈,可是当有机会梦想成真时他却怂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点头,干妈从此就是自己的了,可是他就是不敢,原因嘛,一是因为根深蒂固的伦理纲常观念,二是因为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没有男人那种果敢决绝的勇气。

  春霞见小虎犹豫不决只好亲自动手,她四肢紧紧箍住小虎的身子,用力一翻身把小虎压在了身下,春霞也是过来人,知道怎么伺候男人,她略微欠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从趴在小虎身上变成双脚着地蹲在小虎腰部两侧,而她的阴户还牢牢地套着小虎那根年轻有力的鸡巴,上半身牢牢地压住小虎,双手缠着他的脖子,送上软玉温香的舌吻,下半身腰肢用力大屁股高高抛起又重重的拍下,两人的交合部位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干妈的媚态令小虎迷醉,他没有忘记伦理纲常,可正是这些传统的道德观念让他此时更加兴奋,伸出手搂住干妈粗大的腰肢,用力爱抚着春霞光滑的后背和肥硕的大白腚,感受着大龟头上的肉棱与干妈阴道里的褶皱的每一次摩擦,成功征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仿佛征服了一座高山,仿佛征服了一支不可战胜的军队,仿佛征服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春霞毕竟上了岁数,难免体力不支,这半天卖力的伺候小虎让她筋疲力尽了,无奈的改蹲为跪,有些无力的伏在小虎身上,止不住的气喘吁吁,面上涌现醉人的红潮,浑身更是香汗淋漓。

  小虎见爱母累成这样,心中感动,他伸手到下面勾住春霞的大腿,用力抬起她的下半身,而小虎仰躺中屈起腿,脚跟蹬床腰腹用力,粗大的鸡巴向上挺动,大开大合的狠操干妈的骚逼,那种舒爽很快从生殖器扩展到了骨髓以至全身,小虎精关大开,大股大股滚烫的子孙浆全数灌进干妈刘春霞的子宫里。春霞被儿子的精液一烫浑身犹如过电一样一阵不由自主的抽搐,两腿间更是不争气的小便失禁了,尿了一床也了两人一身。小虎却毫不嫌弃,就在尿湿的床褥上搂着干妈春霞,欣赏着干妈的媚态,直到她彻底从高潮的余韵中平静下来,这才在她面颊上轻轻一吻,道:「好干妈,你的逼可真紧,舒服死儿子了。?」

  春霞面上的春潮刚刚褪去马上又升起了满满的羞红,可她却忍着羞意大胆的看小虎的眼睛,「你是舒服了,可你却害苦干妈了。」说着几欲掉泪。

  小虎见干妈如此,忙不解的问道:「干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儿子刚才弄疼你了?」

  「那倒不是,刚才干妈也被你干的舒服的紧,只不过到头来你把那些脏东西都射进人家肚子里,只怕十个月之后你就要当爸爸了。」

  小虎经干妈提醒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前跟小薇交配时,小薇长期口服避孕药,不怕怀孕,可干妈春霞显然没有做任何避孕手段。「干妈,都怪我一时心急,把这事忘了个干净,那现在可怎么办是好啊?」

  到底还是个男孩,遇到问题就没了主意。春霞等的就是这句话,「依我说啊,你也别叫我干妈了,你若是对人家负责就娶了干妈,今后我们的孩子也好有个名分。」

  小虎听了春霞的话顿时愣在当场,久久不语。春霞越等越心凉,心想,看来小虎还是不愿意娶我这个老太婆啊,也罢,既然如此就只当今天是一场露水姻缘把。想到这她强打笑容道:「傻小子,看吧你吓得,你别担心,干妈就是和你说笑,干妈岁数大了,没那么容易怀孕的。今后我们还是干母子,你可千万不要把干妈当成轻浮随便的女人,今天的事实在是不堪,只留存在你我心中就好,万万不要被外人知晓。」

  谁知小虎一把抱住春霞,「不!我不要!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不光是母子的爱更有男女之爱,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我要对你负责,对你肚里的孩子负责,我要成为你的男人!」

  春霞喜极而泣,「好儿子,你……你刚才不说话,吓死干妈了,你刚刚为什么不说话,干妈还以为你玩过干妈的身子就不要人家了呢!」

  「好干妈,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种人,我对你的爱天日可鉴,刚才我犹豫不觉得并不是不愿意对你负责,而是我在想怎么才能说服你把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你和干妈想到一起去了,只要你愿意干妈今后就是你的妻子,等你够岁数了咱们就领证。」

  「好干妈,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把话说完。我发誓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我也愿意和你领证,让你成为我合法的伴侣为我生儿育女。只是儿子却有一个不情之请,我从小没有妈妈,到了省城以后干妈你就像亲生妈妈一样爱我呵护我,我都铭记在心,我也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妈。以前我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能够和亲妈你乱伦,所以我不想和你只是成为年龄相差悬殊的夫妻,我想让你成为我的亲妈,我会孝顺你,伺候你,同时奸淫你,糟蹋你,操你,操大你的肚子,让你生下亲生儿子的种,让你给我生个弟弟或是妹妹,一直到给你养老送终,我会终生不娶。」

  春霞被小虎的话震惊了,她没想到一直以来听话懂事又有些内向的干儿子内心想法是这么的叛逆,可是想到那令人神往的母子生活,她又不禁心潮澎湃,不禁骂了一声「小畜生……」

  小虎听春霞骂自己,以为春霞不乐意,「干妈,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认识你,满脑子都是这种离经叛道的事。」

  「都说更进一步了,还叫干妈?」春霞佯装生气。

  「……妈!」轻轻的一声呼唤从小虎嘴里发出。

  「唉!妈的好儿子!妈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这辈子才会生下你这么个喜欢乱伦的大鸡巴儿子!今后妈的身子随你糟蹋。走,扶妈妈到浴室去洗洗,这一身的尿,都怪你,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浴室里,小虎一手搂着一身浴液泡沫的妈妈春霞,低头叼起妈妈的一直奶头吮吸,另外一只手伸到妈妈胯下,轻捻着春霞肿胀突起的阴蒂。小虎的一身御女绝技可是当初的情场老手小薇训练出来的,此时都回报给美母春霞。春霞被小虎弄的下体春潮涌动,她强忍着四肢的酸软难耐,跪下用嘴为爱子小虎清洗鸡巴,直到小虎再一次勃起,她才满意的起身,嘴角勾起一个诱人的弧度,「儿啊,强忍着对身体可不是好事,来……」说着她双手扶墙撅起肥大的屁股,让儿子从后面操她的逼,母子俩又操了许久小虎才交货。

  洗完澡两人从浴室里出来外面天已经亮了,两人换了床被褥,回床上搂着躺了一会,春霞起身穿好衣服为小虎准备早餐,而小虎光着身子追到厨房,他最喜欢的就是妈妈此时这样一身家庭主妇装束,一把把妈妈春霞的裤子拽到腿弯处,一手搂住妈妈的大粗腰,用力往后一搂,让春霞的大屁股又向着儿子撅起,可怜春霞一边做早餐一边被儿子从身后操逼。简单的煎蛋和面包都被春霞煎糊了。
  餐厅里,小虎赤身裸体挺着刚刚射过精还没有完全软掉的大鸡巴坐在柔软的餐椅上,春霞妈妈脱了裤子光着腿,老骚逼跨坐在儿子的大鸡巴上,把上衣撩起来露出一对白花花沉甸甸的大奶子,妈妈嘴对嘴的喂小虎吃饭,吃一口饭,捧起奶子让小虎吮一会奶子,一顿饭吃完,小虎的鸡巴又一次虎视眈眈,他抱起妈妈回到卧室,第四次奸淫了妈妈春霞。

  第五次妈妈一边打电话帮儿子请病假一边跪在床上扶着床头撅着屁股让儿子从后面操。

  第六次妈妈侧躺着抬起一条腿让二次从侧面操。

  第七次上班前妈妈坐在鞋柜上敞开双腿让儿子操。

  前文书说过春霞是大饭店的保洁人员,当她正在饭店里扶着腰感慨年轻人精力旺盛时,小虎竟来饭店里找春霞了,两腿间裤子高高的顶起一个小帐篷。厕所的隔间里,春霞用嘴帮儿子吸出来一次。小虎还意犹未尽,在餐厅某个无人的包间里,妈妈春霞撩起工作服的短裙趴在餐桌上,肥硕的大屁股泛起诱人的肉光,又一次迎接了儿子小虎的奸淫。

  从此,春霞和小虎母子俩的淫秽乱伦生活正式展开,每一天小虎都要奸淫妈妈春霞好几次,甚至连她月经期间也不放过,而虎狼之年的春霞在小虎的滋润下,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