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沉沦的妈妈】(04)作者:Hey
字数:5188
 

                (四)
 
  露客居,这一间品茶的茶馆没能等到爸爸和朱酒的见面,甚至他们两个人并 没在这间茶楼碰上面,可这间茶楼却帮助爸爸在事业上如鱼得水。爸爸顺利地坐 上了主任的位置,手下也有了5个科员可供差遣,爸爸圆上了自己的官梦,家里 的收入也开始随之稳步增长。张风每天开始增加出去与朋友吃饭应酬,希望能够 通过自己努力在工作上继续晋升。他知道,自己的工作也许还有其他的助理,但 是说到哪他自己也得更加实干。升迁后,与爸爸形成了对比的是妈妈,她日日感 受到生活上巨大的压力,生活条件的改善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妈妈万万想不到自 己的沉沦从被邻居老张玩弄开始一步步的加重,那本来只属于爸爸一个人的淫洞, 现在已经被老张,金希和朱酒三个人探索并发掘过了。
 
  星期四的午后,学院会议,妈妈照常参加会议,妈妈今天穿着一套标准的工 作女性的套装,上身白色衬衣,一件小西服上一套在外面,下身是一件西服配裙, 一条肤色的丝袜更是显示出了她迷人的双腿。会议上金希总是用余光偷瞄妈妈, 并向妈妈传递着颜色,妈妈总是选择逃避的方式来躲过金希的眼神,会议结束刚 好学院的党委书记找金希有工作聊,妈妈便趁这两分钟的时间加快脚步,希望摆 脱金希的魔爪,起码就在这一次。可刚刚走出学校的大门,一个电话打来,妈妈 心里一慌,想到金希真是太狠了,我注定又要被他凌辱。可电话却是一个没有存 过的手机号,妈妈这才放心的接起来,按过了接听键,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一阵 熟悉的声音,那是小风单位领导朱酒的声音,妈妈心中泛起了一阵惊慌。
 
  「玉娟啊,张风最近工作挺忙的,你生活的还好吗」
 
  「朱处长,谢谢你的关心,我生活的挺好」
 
  「小娟,我关心的可不仅仅是你白天的生活,也关心你夜里的生活,我非常 了解小张现在有多忙,他这么忙,是不是冷落了丰韵熟妇啊,玉娟啊,我这个人 行侠仗义,特别讲义气,不会让女人受半点委屈,特别是不能让我朋友的女人受 了委屈,你懂吗,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不停的笑声「朱处长,求你了,你 到底想怎么样啊」
 
  「玉娟,很多事情不是你与我能左右,事情就是这样,你踏出了第一步,就 收不回你的脚步了,你让我玩过了你的身子,你就是我老朱的女人,这种事情你 不懂吗」
 
  「朱处长,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了,你已经得到过了我的身体,你还要什么」 
  「呵呵,我要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就是想要你做我的小情人,你说好不好啊, 哈哈,你那对乳房翘的,真是不像40岁的女人,我真希望每天都能舔舔粉紫色 的奶头,我帮你把你的乳捏的更大好不好啊,我要天天日日你那紧绷的淫穴,看 你在我胯下……」
 
  「住嘴!!」妈妈打断了他的话,紧接着挂断了他的电话。这天晚上,我回 到家正常和妈妈两个人吃着饭,却没想到工作很忙的爸爸准时回家了。
 
  「爸爸,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我问爸爸「唉,你小孩别管」爸爸去厨房, 拿了一碗方便面,跟妈妈吐槽,「我没食欲,今天只想吃方便面。你说这朱处长, 今天突然说我工作不热情,让我不用做剩余的工作了,从下午三点到五点,我什 么工作都没有,就在办公室里做了两个小时。也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了,突然找 我茬,我工作这么紧力他看不到,也从来不说说好话,自从上了主任这位置,三 天两头让我不自在。」
 
  「哦,这样……那你再多努力努力试试吧」妈妈低着头吃着饭,喃喃地说。 
  第二天,妈妈没课呆在家里看着泰国的电视剧,正看着电话又响了起来,又 是那熟悉的电话号码。
 
  「小娟,张风昨天工作表面的非常不称职啊,我对他提出了严正的批评,这 么干的话,领导怎么能满意他呢,我对他的工作不满意这件事,小张跟你谈过了 吧,我认为你啊,要引起重视,不然的话他这个工作就要退回去的,小风呢平时 工作尽心,上来以后工作效率还不错,但是为了效率也得罪了不少人,如果退下 去相信会有人看他不惯吧」
 
  妈妈这边电话一阵沉默。
 
  「小娟,很多事情看得开一点,我想小风应该不会希望知道我们已经发生过 的故事吧,应该也不会希望知道在我到你家之前你和那个男人的故事吧。呵呵, 这两天你嫂子去海南度假了,估计得一个礼拜,你这样,现在呢就叫辆车来我家, 我家的位置我会短信转给你,我们在我家里玩一玩。哈哈,放心吧,这事对你好 对我好对谁都好,你不来的话,有些事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说罢他挂断了电 话。
 
  妈妈再没有心思看电视,她深深地爱着自己的老公,可现在的世界对自己太 不公平,她要随时提防着三个男人,她每天呆在家里最担心听到的是敲门声,上 课时最担心看到的是金希的奸笑,其他时间又开始担心朱酒的电话与威胁。原本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打乱,妈妈与爸爸相识很早在校园,爱情已经持续了近20 年,她再了解他不过,深深知道爸爸既骄傲又懦弱的性格,只好拿起车钥匙,径 直走下了楼。
 
  这是妈妈第一次来到了朱酒的家里,朱酒的家住在一个豪华公寓里,占地面 积近150平方,妈妈按下了门铃,朱酒开门时下了一惊。妈妈不希望穿的太诱 惑,就只最简单的一件淡紫色衬衫外面找了一件贴身风衣,下身穿了条最随意的 牛仔裤,可好身材用藏又怎能藏得住,衬衫里面的丰胸将白色衬衫整个撑起,呼 之欲出的巨乳让朱酒目不转睛。
 
  「哈哈,你是一个懂事的女人,来吧,进来。」朱酒引领妈妈进入了狼穴。 「这房子啊,买了4年了,怎么样,装修时候我是费了不少心,小王啊,咱们今 天在家里玩,是不会有人打扰的,你就放心吧」
 
  妈妈还没回话,朱酒便一把搂住妈妈开始亲吻,妈妈躲闪不及,又挣脱不掉, 只能尽量地保证不让舌头进入。朱酒便亲一并脱掉了妈妈的风衣,看着妈妈紧绷 的衬衫,淫笑着说了句,「小王啊,老规矩吧,哈哈,既然来了,自己脱了吧」 
  妈妈望着朱酒,想起了两人上一次做爱时的场景。把双手移动到了在淡紫色 衬衫的前面,一粒一粒的解开衬衫的纽扣,当解开第三件纽扣的时候,露出了里 面一条深不见底的乳沟和黑色的胸罩。当解到第四枚纽扣时,妈妈坚实的小腹也 暴露在空气之中,朱酒倒了一杯干红,边喝边看,饶有兴致的啧了啧嘴。「宝贝, 你真他妈是个尤物,把奶罩给我解开。别停。」妈妈把两只手背在身后,熟练有 羞涩地缓慢解开了束缚,两颗白嫩的乳球飞弹而出,紫红色的乳晕是那样的迷人, 乳头没有经过刺激还没有勃起,只是淡淡的,想睡着的没人坐在胸部正中间。没 有人会相信这是一对四十岁女人的乳房,没有丝毫的下垂,那样白,乳头又那样 小而绯红。朱酒不禁地咽了下口水,他的事业一路顺畅也曾经把玩过不少女人, 可这确实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乳房,挺拔而圆润,白嫩而柔软。
 
  「娟,你这对大奶子小张是不是天天爱不释手啊,这对奶子得有什么尺寸啊?」 
  妈妈不说话,只是继续完成这朱酒下达的任务开始脱下身的丝袜,那颤巍巍 的大奶在弯腰的瞬间显得更加圆润,朱酒吞吞口水,娟,说说啊,我看你奶子最 多有D最少也得有C啊。
 
  妈妈低着头,低声地回应「我可以穿两个尺寸的内衣,36C和34D。穿 36C紧一点,34D比较舒服,但是34D显得太大了,穿衣服不好穿,36 C穿的更多一些。」妈妈在说着的过程中把下身的丝袜脱去了,穿着一条紫色的 蕾丝内裤,丰满的翘臀让人只消看上一眼就有一种后入的冲动。朱酒让妈妈转身 扭动,看着这幅自己天天想得到的身躯,朱酒心里暗喜窃笑。终于忍不住,面对 自己最爱的乳房,一把抓过,用力捏了捏,虽然没有刻意的刺激乳头,但是对于 妈妈这种天生椒乳异常敏感的的熟妇来说可谓是不小的刺激,乳头马上有了反应, 变得坚挺了起来,乳晕也生出了不少的鸡皮疙瘩。妈妈的顿时羞得娇红,心里不 禁想到,难道我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怎么身体经常不听我的控制。朱酒看出了 妈妈心中的害羞,还偏偏就喜欢这样女人的羞涩,故意刺激她说道:「这么快就 有反应,真是一个小淫娃。」他开始摆弄妈妈的乳头,引得妈妈发出了几声,淡 淡的呻吟。
 
  朱酒迫不及待的脱去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巨大的阴茎,妈妈并没有逃避, 她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能做的只有顺从,和适量的抵抗。朱酒把妈妈抱入卧室,猛 地摔在席梦思软床上,席梦思软床的正上方是一张朱酒的结婚照,年轻时候的朱 酒意气风发,身边站着的女人却没有那样般配,只生得一副极其普通的相貌,身 材也是寻常百姓而不足评论。在结婚照旁边还有一张小的全家福,朱酒的儿子长 得不像父亲,却继承了母亲的长相,丑陋无比。朱酒抬头看看这两张照片,低头 继续吮吸妈妈的乳房,口水把一对36C的乳头弄得湿漉漉的,才一会就亲的站 立了起来。继续把玩,亲了一会儿,觉得有点腻了,便继续往下亲去,火热的嘴 唇吻过妈妈稍带赘肉却仍然结实的小腹,慢慢到了黑色森林的边缘。
 
  妈妈的体毛比较少,阴毛也是不多的,朱酒把嘴一靠近,妈妈身体敏感的不 行,「啊……痒……朱处长……不要再亲了……不要再亲了」妈妈使劲推着朱酒, 希望能保持两个人的距离。可职场的老油条岂能善罢甘休,他又慢慢地往回舔, 从大腿、阴毛边、小腹、胸部、肩膀脖子一直舔到妈妈的嘴唇,妈妈本意仍是抗 拒,可就在亲到妈妈嘴的时候,朱酒的手指突然袭向了妈妈的阴道,妈妈不受控 制的大脚,啊!下意识的伸出双臂抱着朱酒结实的身体。而朱酒也就趁这机会把 舌头探入妈妈的最终,与妈妈的舌头搅拌到一起。妈妈渐渐在身体的兴奋下失去 了意识,朱酒挺起了屁股,把阴茎对准妈妈,向电动马达一样让勃起的阴茎在妈 妈湿漉漉的阴唇里摩擦着,沾了些淫水,然后找准位置,慢慢插了进去。每一个 动作都显示出朱酒这个色中老手的功力抽插时,不忘适时地深入;而每次尝试深 入,妈妈都忍不住都会叫的更大声,双手紧紧抓着朱酒的膝盖。朱酒一边继续抽 插,一边认真的望着妈妈,在他看来,这才是真正的享受,这是自己追寻的性福 生活,利用职权而得来的快乐,把玩着下属的风韵爱妻,让他有一种真正成功的 喜悦;妈妈乳房随着朱酒的抽插来回晃动,朱酒用双手把乳房变幻出各种摸样。 妈妈此时的声音已从开始的抗拒变为那种放任自己毫无拘束的叫床声,也许只有 在朱酒的身体下,在朱酒全家福下面,才会被释放出来,这是一种刺激,更是一 种沉沦。妈妈是一个良家妇女,一切的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吗,她不希望这样, 可却一步一步的阴差阳错。还要生活继续这样的放纵吗,还是找到新的出路,改 变当下的生活?可现在,,妈妈没有办法考虑那么多。因为朱酒连续不断的抽查 根本停不下来,「啊!!哦……好深,好大……啊……太深了,不行了……朱处 长……」
 
  妈妈扭腰翘臀的大力迎合动作,腰肢好似没了骨头一般疯狂扭动着,朱酒肉 茎抽插的频率一下一下重重地朝上抵死缠绵,以便让巨蟒进的更深入更有力一些, 妈妈的全身心已经融为一体,完完全配合迎合带动着插在她蜜穴里的这根大肉茎, 以及骑在她身上的这个男人。
 
  铃!!正在做爱的时候,妈妈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张风的电话打来「老婆 你在家呢吗,你不用太担心我的工作,你好好在家放松准备迎接开学,我会找到 解决办法的」
 
  「恩……啊……好……老公……会有办法的……你工作的事……啊……别担 心……太多……」
 
  「娟,没事吧你?我听你怎么这么喘?」
 
  「啊,老公,啊,恩,今天张莉约我出来健身,我正在跑步呢,所以说话才 会这样喘。你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呢……啊,就先挂了。嗯嗯……跑完, 啊,再跟你说……」
 
  妈妈打着电话,朱酒越抽插越开心,还好妈妈咬住嘴唇,没有穿帮……挂下 电话,妈妈满目春情地望着朱酒,这个男人,是老公的领导,他性爱的功夫实在 是太厉害。妈妈又抬眼看看朱酒的全家福,想到自己的家庭,可朱酒不会给她动 脑子的时间。
 
  「啊……轻……轻一点……顶到了。」妈妈眼睛睁大看向朱酒,大声地喊道, 可是职场老男人这时候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有,将妈妈的乳房据称一团的屁 股,大力的抽插起来,开始最后的攻击。
 
  「哦……啊……处长……快一点……啊……」妈妈已经叫得很大声了,这时 候的她已经完全顾不上自己心中的争议与谴责了。
 
  朱酒每次抽插的幅度都很大,基本上都是把鸡巴整根拔出又一下插到底。 
  「朱处长……好舒服……嗯……嗯……你快一些」妈妈胡乱地呻吟着。
 
  朱酒又用这种姿势干了有几十下,在潇儿淫荡的呻吟声中,把精液灌进了妈 妈的子宫。鸡巴从妈妈的阴道中拔出来的时候,还拉出了一根长丝,白色的精液 从妈妈张开的阴道口流了出来,一直流到地上。妈妈知道,今天并不是她的安全 期,自己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叮嘱朱酒带上避孕套。也在考虑自己要不要去 买避孕药。或许这个年龄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毕竟已经40岁了,最近的精神 本来就已经紊乱,如果再乱吃药一定会让自己身体恶化,40岁应该不会有意外 了。妈妈决定还是赌一次。
 
  此时的爸爸挂下电话,回到工作岗位上指点江山,为下属们安排工作,他不 知道的是,此时此刻,他却不知自己作为别人的下属,自己的娇妻,却在老处长 的胯下受辱。
 
  家里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难言之隐也越来越多。妈妈每天的生活都在一种 沉沦于恐惧中,她幻想着自己能够逃离这个世界,逃离朱酒这种呼之则来,挥之 则去的控制。终于,机会来了。而噩梦,却又一次与机会同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