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给丰满的熟女豁脐】
给丰满的熟女豁脐
 
 2010/01/29发表于:DXYC2009
 

    我是一个极端的女肚爱好者,对成熟女人鼓胀的小肚子和漆黑的肚脐眼有着 极浓厚的兴趣。当然,对象最好还是那种有着一对浑圆大奶,肥屁股,粗大腿的 极丰满的成熟妇女!
 
    我十分崇拜「开膛手JACK」!因此,请回我家的清一色都是妓女。我对妓女 们不仇视,只是杀死这些边缘人,可以最大限度地回避法律!
 
    进行这种屠杀前,我往往先要在那些花街柳巷里仔细地寻觅,观察哪个女人 腰带以下的小肚子部位很鼓涨,同时乳房又很大,我就会上前招呼她们,将她们 领回我的「乐园」。
 
    我会要求她们脱光衣服,她们解开裤带,露出鼓鼓的小肚和黑黑的肚脐眼时 是最性感的!我把她们堵上嘴巴,倒捆上双手。这些女人往往会以为我有性虐倾 向,看在钱的份上也不会反抗。而后我就用皮带紧紧地勒住她们的上腹部,我会 一直勒到她们的肚肠子在肚皮里鸣叫不断才住手,使她们肥滚滚的小肚子更加地 凸出;我一边吮吸她们褐色的大乳头,一边将手指捅进她们的脐道里狠挖(由于 穿衣的原因,领回来的女人肚脐眼是否深邃我也就保证不了了,所以肚脐不深会 经常让我感到失望)。我特意将指甲修得又长又尖,往往最后总是能将女人们的 肚脐眼彻底掏开,从而直接将手伸进她们的腹腔里掏她们的肚肠子。到那时,女 人们再呼救已经来不及了,我会一刀直透她们的黑脐,而后就势下剖,几秒钟内, 就会让她们小肚子里那些充实的小肠,在我面前流满一地。
 
    以下大家看到的,就是昨夜我的经历,此时此刻我的身边全是女人的内脏: 大肠、小肠、胃、子宫以及一个未成型的胎儿……一个极其肉感丰腴的中年妇人 大敞着被豁开的肚皮躺在床上,两眼无神地看着溅满了血花的天花板………… 
    每周的星期天一般是我的召妓日。晚上10点26分,手机响了,一个熟知我「 兴趣」的老鸡头告诉我,他手里昨天进了一个「肉货」,论岁数早该从这行里退 隐了,但这女人又肥又骚,床戏一流,而且嗜财如命,只要给钱什么都玩!鸡头 认为挺适合我。他还阴笑着告诉我,这女人也好那口,特喜欢男人刺激她的肚脐 眼,只是老不能找到喜欢这个的男人。鸡头说他亲自「验过货」,女人的身材和 骚浪劲真是一流!
 
    没说的,500 元,马上让这肥女过来。
 
    9 点时,门铃响了,我去开了门,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哇!帅哥哦~~~~好久没人出这种价钱了耶~~~」一个女人双臂瞬间 揽住了我的脖子,我急忙用脚将大门揣上,和她一起滚进了卧室。
 
    「先别急!先别急!我…我先看看你!」我被这猛妇弄得昏天黑地。
 
    「看身材啊?呵呵……傻小子~~你姐姐我肯定合你的胃口~~~~」女人 说着叉腰往那一站,体态骚浪到了极至,一看就是风月场的老手。
 
    看着她的身体,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真…真他妈…妈的丰满啊!!」女人 穿了一件连体的毛裙子,巨大的乳房凸显在衣服里,从外表看至少也是H 罩杯。 
    她显然没带乳罩,两点大大的激突说明了她奶头的位置。往下看,腰还真的 不粗,但腰际以下的部分可让我看呆了!
 
    这女人肚脐眼下面的小肚明显比上腹丰满肥厚得多,在毛裙子的包裹下,显 得浑圆,柔美。这…这他妈哪里是小肚子啊?这分明是一面肉鼓!看着她的腰部, 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她的肚皮竟会如此鼓胀!溜圆的小肚子挺歪歪地包裹在她 的毛裙子里,看着就像怀了4 、5 个月的身孕。他妈的!这里面得拥挤着多少粗 肠管啊?恐怕比猪的的肠子还多!一会我就他妈的一刀把这大肚皮彻底豁开,我 要眼看着一大堆「皮管子」猛烈地从这熟女滚圆的肚囊子里喷出!对,还是要先 灌肠,加大她的腹压!而后狠狠地捶击她的小肚子,试试看打多少拳能让她呕吐! 
    「小兄弟~~满意不?」女人哪里知道我的想法,笑着靠近,把脚踩在我腿 上,肥白的大腿一览无遗。
 
    「我听鸡头说了,你就喜欢女人的小肚子和大奶子对不对?你出这么好的价 钱,姐姐一定伺候好你。」
 
    「我还想看看你的肚脐眼!」我见事情已经调明,便直截了当地要求。 
    「哈哈哈……验货啊!好啊~~看了可别惊讶~~~」女人笑着将毛裙子撩 起,袒露出了鼓鼓的肚皮。
 
    真如她所说,我一下就看傻了。只见她的小肚子像疯了一样不可思议的膨胀 在小裤衩外面,白皙的皮肤几乎透明,紫色的静脉在皮下若隐若现。这还是次要 的,她的肚脐眼太性感啦!黑黑的肉缝子正好爬在上腹和小肚子分界稍下的位置, 位于小肚子的最高点!脐缝儿足有3 公分长,外表呈「T 」型,这条肚皮上的肉 缝隙好黑啊!证明里面肯定极深!我真想马上就上前撑开她这条肚缝儿一看究竟, 里面会不会直接通往肚肠啊;我真想好好闻闻里面潮湿腥热的气息,那是标准的 女人内脏的味道;我真想将有力的中指大力地捅进这前所未见的密闭型肚脐眼里 (估计能容下我半根手指)尽情地抠挖;我真想现在就拿出藏在枕头下的解剖刀, 猛刺进这条浓黑深邃的肉脐缝儿,在里面搅动女人一肚皮肥粗团绕的小肠;我真 想………
 
    「怎么样?」女人笑着问我,打断了我的幻想。
 
    但刚问完,她的肚皮里就「叽咕~叽估~咕噜噜~~」地响了几声。
 
    「妈呀~~~~好痛啊!」女人一捂小肚子。
 
    「这他妈鸡头给…给我吃得什么药啊?说是提高性欲,怎…怎么象断肠伞一 样绞…绞肠子啊?」女人一手扶着我的肩头,一手紧按着自己的肚皮。
 
    她不知道,这是我和鸡头商量好的。那药根本不是什么性药,而是强力的泻 药。这种药先会刺激女人的肠道,让肠液大量地分泌,从而使她们感到从未有过 的饥饿。其实这时她们的肚皮已经很鼓了!但她们仍旧会毫无节制地饮食,如果 没人管会吃到肚暴!15分钟后开始隐痛,30分钟后,药力就会象刀子一样在她们 的肚肠子里肆虐。其实药物本身无毒,只是无休止地加快肠子的蠕动,到最后便 会让女人们亲身体会什么叫搅肠剜肚!
 
    鸡头介绍给我的每个女人,我都要他给她们吃这种药。我会在她们肚皮鼓到 极限时,再开始给她们疯狂地虐腹。肚皮越涨,我越是狠打小肚,打得她们连续 狂吐;肠子动得越凶,我越是狠捅黑脐!捅得她们肠液乱喷!到最后,我会一刀 刺进女人们深凹的肚脐眼里,沿着肚皮的中线,彻底豁开她们那鼓如皮球的小肚 子,而后让她们结束肚痛,掏出她们膨胀的肠管。
 
    这会,我一只手慢慢地抱住这女人的丰腰,将脸紧贴在她鼓大的小肚子上, 另一只手开始大力地挤按她的软肚。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女人的肚 肠子又是一阵狂鸣。
 
    「噢~~~~~~~你…你的手好…好热啊~~~好舒服~~~~~」女人 慢慢地搂住了我的头,鼓大的小肚子也进一步贴近了我的脸。
 
    「大姐,你的肚皮真鼓啊!而且好软!」我的半边脸都陷进了女人的腹肉里, 我伸出三根手指,在女人的下肚子上来回按压着,每压一下,她的肠管就会在腹 腔里来回地游移,并夹杂着诱人的蠕动声。
 
    「我叫于玲~~你…你就叫我玲姐吧~~~~~这样显得亲切~也有感觉~ ~~~~」女人闭着眼,轻轻地抚摩着我的头发。
 
    「玲姐,我好想捅你的肚脐眼哦。我还想吃你的大奶头。」我在女人怀里撒 着娇。
 
    「小宝贝儿~~来吧~~」玲姐放开我,一下就拉开了毛裙子的拉链。她一 拉到底,瞬间就脱得只剩下小裤衩了。
 
    哇!果然丰满到了极点,这是我见过的最母性的一具女体了!玲姐的身高有 1.70米左右,但我看她足有150 斤!光是两颗巨大的肥乳就得20斤,大奶子一点
 不下垂,呈笋状前撅着;乳头深褐色,从乳晕鼓出来有2 厘米,硬硬地涨着,等 待着男人的舌头。玲姐这时「呼」地一下,扒下了自己的小丁字裤,彻彻底底地 袒露出了她那充满孕育之美的肚皮和黑阴。玲姐的腰其实很细,只是上腹和下腹 都太鼓了,显得她有些胖。尤其是她的小肚子,溜圆溜圆地涨起着,看起来里面 肚肠充盈。看着这滚圆的女肚,我真的不想等药力发作了,我真想现在就上前用 刀子挑开玲姐的肚脐眼子,对着玲姐的鼓肚一顿狠拳,直到打得她的肠管从脐缝 子里喷出为止。但我还是忍住了,我知道一会她的肚皮就会更加地鼓起,比现在 要大出好几倍。
 
    「看傻啦?」玲姐摇摆着丰腴的肉体,将我推倒在了床上。
 
    「你不是要我的肚脐眼么?来啊~~~~先好好看看~~~~」玲姐骑在我 胸口上,将肚皮贴在我的脸前,漆黑的肚脐眼缝子就在我的眼前张合着。
 
    「好弟弟~~~我的肚脐眼很深的~~~~来啊~~来~~~~~我也好喜 欢让别人玩我的肚脐眼~~~~~只是他们每次都舔不到底儿~~~~~~~」 
    玲姐用两根手指慢慢地撑开了自己的脐缝子,她的肚脐眼实在太大了,脐缝 被撑开后,就好象肚皮也就此被打开了。
 
    腥风迎面扑来,热呼呼的,真是一股女人的肠子味!那种我最熟悉的味道! 
    玲姐的脐道里一片漆黑,深不见底。我激动地双手颤抖,一时有些无措。 
    「进来吧~~~是手指还是舌头~~~随你的便~~~~」玲姐抱进我的后 脑,闭上眼,等待享受。
 
    开着面前被女人自己大大扒开的肚脐眼,我热血上涌!我右手用足了力,「 砰~~~~」地一拳,先打进了玲姐肚脐眼以下涨圆的小肚子,我要先让她肚肠 涌荡!
 
    「哦啊~~~~~~~~~」玲姐似乎全心地等待我的刺脐,万没想到我先 重击了她的下肚。促不及防地打肚让她大吟了一声,「叽里咕噜~~噗咕~噗咕 ~咕噜~~噗~噗~~噗~噗~~~」玲姐的肚肠子在腹腔里一阵狂鸣。她也瞬 间翻起了白眼,撑开着肚脐眼的手指也滑落了。
 
    我看时机成熟了,便亲自将左手的食指和拇指通同时捅进了玲姐的热脐里, 将她缝型的脐口大大地翻开,而后右手的中指象刺刀般迅猛地扎进了她的肚脐眼 深处。我一刺到底,中指一下没入了半截。
 
    半截中指啊!足足有三厘米!我的指尖箭头般顶在了玲姐的脐底,尖尖的指 甲狠狠地扎进了她的脐心。这女人的肚脐眼里真的好热!蒸笼一般!烫人的脐道 牢牢地嘬住了我的中指。
 
    「妈啊~~~~~~~~」玲姐大叫一声,和身一扑,将我揽在了怀里,瞬 间将左乳的大奶头塞进了我的嘴中。
 
    我顺势用手指往她的黑脐里死命的一扎,象要抠通她的肚皮似的用指尖一阵 狠剜,我的指尖一努一努地剜搅着,使得玲姐鼓鼓的小肚子以肚脐眼为中心陷进 了一个大坑,我的半个手都陷进了她柔软的肚皮肥肉里。
 
    「哦啊~~~~刺得好啊~~~~~~」玲姐翻着白眼呻吟着,身体乱扭, 双手来回揉搓着我的头发。
 
    我叼着她硬硬的奶头厮咬着,底下的手指配合着连续给她钻脐。没几下,玲 姐的乳头便喷壶般流出了乳汁。奶水喷出的同时,我感到她的肠液也从脐心里滋 出来了。
 
    我知道打肚的时机成熟了,这会儿是女人肠管开始膨胀的时候,由于腹腔里 空间的急剧萎缩,再加上我犀利的捅脐,玲姐肚脐眼的最深处已经暴开了,少量 的腹液已经外泄。这时对肚皮进行强力地打击,势必会造成她的肠管进一步膨胀 和加速蠕动。我给她吃下的毒药也会加快地发作。如果要效果更好,则需要打肚 和捅脐配合进行。
 
    想到这里,我一边仍旧咬着玲姐的奶头猛吸,一边抽出左手,眼睛下瞄着她 的鼓肚。此刻玲姐肚脐眼以下的小肚子涨得好大,圆滚滚地朝前腆着。我似乎从 外表就看到了她肚皮里那些盘绕着的粗大的肠管,那些粗肥的肠道里一定还有不 少食物正在被消化。我联想着自己的拳头突然猛冲进玲姐的小肚子里,她的肚肠 子在肚皮里激烈晃荡的样子,我好兴奋啊!
 
    「小饼干~~看什么呢?」玲姐挺着圆鼓的小肚子站在我面前,低头看着我, 眼中满是母性的柔情。
 
    我看到如此摄人心魄的目光,真有一种现在就划开她的小肚子,钻进她肚皮 里做她胎儿的冲动。我真想自己有孙悟空的本事,能变得很小,从玲姐漆黑的肚 脐眼缝子里钻入,而后再从她的黑脐心挤进她的肠子里。但我不想在玲姐的肠道 里,而是想在她的肠管之间,让她粘满肠油、肠液的粗肠子拥挤着我。想到这里, 我大力地咬着玲姐的奶头,更加用力地剜捅着玲姐深黑的肚脐眼,我的手指笔直 地竖着,几乎全部钻进了她的肉脐里,第一指节弯曲,狠抠着她的脐心。一下, 两下,五下,二十下………我边抠边钻,弄得玲姐的黑脐里潮湿异常,满是液体。 
    「啊~~~~~~哦啊~~~啊~~~~啊~~噢啊~~~~噢~~~~你 …你他妈的也太…太能给女人钻…钻肚脐眼了吧~~~~~~啊~~啊~啊呀~ ~~~我…我的妈呀~~~~我…我的肚脐眼要…要被你钻通了啊~~~舒服啊 ~~~~~舒服~~小饼干~~~姐姐的肚脐眼深不~~~里…里面是不是好热 ~~~~啊~~啊~~~~~你好猛啊~~~~肚脐眼第…第一次被捅得这…这 么爽~~~~噢~~噢~~噢啊~~~~~~~」玲姐高腆着鼓大的小肚子,奶 子被我扯咬成了尖锥形,仰着头乱叫。
 
    「噗————」正当玲姐让我钻脐钻得魂飞天外时,我的大拳头也带着风声, 揣进了她肚脐眼以下肥涨得鼓肚子里。拳进肉陷,玲姐柔软的腹部赘肉瞬间包裹 住了我的拳头。
 
    「呕哦~~~~~~~~」玲姐两眼突出,让我打得猛一弯腰。由于她的奶 头被我紧咬着,导致她无法后退很多,只得硬生生地承受了我这一拳。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玲姐鼓囊 囊的肚皮里肠鸣大作,我的拳头明显地感到她的肠管在小肚子里激烈地蠕动着。 
    此刻我左手的拳头顶在玲姐的下肚里,让她肠子外挤;右手的手指则依然捅 在她深黑的肚脐眼里,我的指尖顺势狠劲往玲姐的脐心里钻入。「噗滋~~~~ ~」我的手指居然蛮横地又钻进了一大截,感觉似乎把玲姐的肚脐眼钻透了。 
    「爽呀~~~~~~~~」玲姐大叫一声,丰满的身体瞬间僵住了。
 
    我的指尖在玲姐的脐心深处钻挖着,感觉得到从她的小肚子里以肚脐眼为宣 泄口正慢慢地流淌着黏液。
 
    玲姐摇摇晃晃地扭回到我身前,双手按在我的肩头上,圆腆着小肚子,低着 头,死死地盯着我给她钻脐。我半截手指捅在她的黑脐洞里进进出出,左剜右绞, 弄得她淫叫连连。
 
    「我靠~~我靠~~要…要命了啦~~~~~哦啊~~啊~哦啊~~~~~ 使劲钻啊~~捅进我肠管里来~~~淫鬼~~你好淫荡啊~~~~我…我的肚脐 眼要…要暴开啦啊~~~~~捅啊~~捅啊~~你…你听听我肚皮里的声音啊~ ~~~噢~~~啊~~~噢啊~~~啊~~啊~~~~~肚肠子都他妈让你搞的 翻天啦~~~~~~」玲姐随着我给她刺脐的节奏左右扭动着丰满的肉躯,黑脐 一嘬一嘬地吸着我的手指。
 
    「姐姐,我还想让你的小肚子更鼓!」我抽回手指,以职业虐腹者的速度, 将事先准备好的皮带紧紧地勒在了玲姐的上腹部,迫使她软鼓的小肚子更加极度 地腆出。
 
    「呕~~呕~~~~别…别这么使劲~~~小饼干~~姐姐的小肚子爆…爆 炸了啊~~~~你…你想折腾死姐姐啊~~~~~啊~~太…太紧啦~~~」玲 姐急促地呼吸着,被我勒肚勒得连翻白眼。
 
    「好姐姐,再弯下点腰。」我恳求着。
 
    「肚…肚皮要爆炸了啊~~~~哦~~~~~~~~」玲姐真的很职业,尽 管被我勒得肚涨欲裂,还是尽量弯了弯腰。皮带下,她的小肚子被挤得简直成了 一个充满了肠管的「肉西瓜」;她的肚脐眼黑缝儿没有了我手指的入侵,却依然 紧紧地闭合着,小肚子顶端一抹深黑的「T 」字,只不过那「T 」字周围满是向 里蔓延的肉褶。
 
    一瞬间,我一个上勾拳猛地打进了玲姐肚脐眼稍下鼓鼓的肚囊子里。触手柔 软但不失弹性,我的拳头深深地陷进了玲姐的小肚子里。立刻感到她的肠管在里 面一阵激烈地错动。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玲姐的鼓 肚里同时爆发出肠暴的巨响,好象里面有若干根粗肠挤破了。
 
    「哦呕~~~~~~~~~~」玲姐让我打得双眼外鼓,从嘴里猛地喷出一 口腥气。那气息热热的,有一股内脏的味道。
 
    「你…你好狠啊~~~~我…我的肠子………」
 
    玲姐还没有呻吟完,我便猛地扒开她黑黑的肉脐缝子,把事先准备好的木头 铅笔狠狠地扎进了她的肚脐眼深处。铅笔被我削得虽然圆钝但仍不失尖度,不至 于立即破脐入肚,但也足可以让女人品尝到剜脐绞肚的滋味。
 
    「我…我的老天啊~~~~肚…肚脐眼被捅漏了啊………」玲姐肥白的大腿 打着颤,鼓鼓的小肚子上牢牢地插着我的铅笔,嘴里流出了些许呕吐物。
 
    「爽死你!爽死你!爽死你!」我不等玲姐呻吟完,又用笔尖狠狠地往她的 黑脐里猛刺了几刺。象极了电影里的杀人镜头!
 
    「啊~~啊哦~~~啊~~~啊~~~~~~」玲姐搂着我的后脑,我每捅 一下,她便猛地一弯腰。
 
    我撤出一只手,又一次猛地揣进了玲姐的肚皮里,给她来了个打肚掏脐。 
    「妈呀~~~~~~」玲姐大叫一声,幽黑的肚脐眼瞬间被肚皮里暴鼓的肠 管挤得又涨开了一点。
 
    我紧跟着刺入,笔尖更深地钻进了玲姐的脐心里。我不光往里钻刺,还上下 左右地在玲姐的脐道里狠剜,似乎要把她本就很大很深的肚脐眼弄得更大更深似 的。
 
    「爽吗?」我一边狂野地给玲姐刺脐一边问。
 
    「哦~~啊~~~啊~~啊~~~爽~爽~~~我就爱让人刺…刺我的黑脐 ~~~再…再刺得狠点~~啊~~~啊~~~噢啊~~~天啊~~天~~~肚脐 眼里真的好爽~~~好…好刺激啊~~~~呀啊~~~~啊~~~把铅笔全捅进 去~~~~不…不够尖啊~~~~再找带点更…更尖的东西来啊~~~~~~刺 进我肚脐眼最里面~~~我…我的脐心啊~~~~~~」玲姐迷乱地叫着春,搂 着我的脑袋,大奶子在我头上乱摇,滚圆的小肚子在我眼前高高的腆起着,「T 」 
    字型的脐缝子暴翻开来。里面深深地插着我的木头铅笔。
 
    「好,骚娘们,老子就给你更爽的!」我「噗——」地一声,从玲姐的肚脐 眼里拔出了铅笔。
 
    「啊~~~~~~~」玲姐似乎让我拽出了肠子一般,猛一挺腰,肚脐眼瞬 间又嘬上了。
 
    「滚到床上去!」我「嘶啦——」一下,扯下了玲姐最后的小裤衩。
 
    「啊~~恩啊~~~你要好好伺候我~~~~~~」玲姐淫荡地浪哼着,慢 慢地往床上爬着。
 
    玲姐边爬边色色地看着我,舌头频舔,就象一头发情的母狮。她现在赤身裸 体地斜靠在床里的被子上,更显得丰腴肉感到了极至。看着她那硕大饱满的,足 有40C 的巨乳;看着她那高高撅起的黑褐色的奶头;看着她肥白的大腿和性感的 大臀;尤其是看着她完全袒露出的圆滚滚的小肚子,玲姐一直勒着我给她系上的 皮带,下肚子被挤涨得犹如怀孕,现在看起来就是一口「肉锅」,不同的是这口 「肉锅」中心还有一条黑黑的肉缝子,肉缝子里蔓延出一条深褐色的腹线,腹线 径直下蔓,通进了玲姐阴毛茂盛的黑森林一样的阴户里。
 
    他妈的,我双手出汗,真想现在就一刀攮进玲姐的肚脐眼缝子里,在里面给 她狂野地搅肠,而后沿着那条腹线一拖而下,彻彻底底地豁开她这充满了肚肠子 的「肉锅」。
 
    「你奶奶的!老子给你钱,还要老子伺候你?」我几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扑上去,一记下勾拳猛打进了玲姐阴户稍上的鼓肚里,这里是子宫的所在地。 
    「啊哦~~~~~~~~」玲姐身子一颤,一股腥热的白液喷出了阴口。 
    我马上对着她的阴口猛吸起来,间歇着来回舔弄着她的阴蒂。我的手没闲着, 大力地挤按着玲姐高腆起来的下肚,持续刺激着她的子宫。
 
    「啊~~啊~~~~啊~~啊~~~~~不行啦啊~~~要……要高潮啦~ ~~~继续~~继续~~~~哦~~啊~~哦~~~哦~~~~捅我的肚脐眼啊 ~~~~啊呀~~~啊呀~~~操我~~操我~~~~~」玲姐扭动着肉躯,声 嘶力竭地淫叫着,淫水犹如泄洪般汩汩流出。
 
    我知道该进行下一步了,于是猛地跃起,对准玲姐鼓囊囊的小肚子中心「噗 ~~~」的一拳。
 
    「肠子啊~~~~~~~」玲姐猛的一仰头,肚皮里「叽里咕噜~~噗咕~ 噗咕~咕噜~~噗~噗~~噗~噗~~~」的一阵轰鸣。
 
    「姐姐,要不要刺激肚肠子?」我淫荡地笑着。
 
    「啊~~~行啊~~~~只是别…别把我的肚皮打暴了~~~~~~」玲姐 双手叉腰,鼓荡起圆腆的小肚子,准备迎接我的打肚。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还没打呢, 玲姐的小肚子里就肠翻肚滚起来。
 
    「啊~~~~~~」玲姐眉头紧锁,双手紧捂着小肚子,坐了起来。
 
    「我…我的小肚子里怎么这么痛啊~~~~啊~~啊哦~~~啊~~好…好 象肠子里有刀子在搅动~~~~哎呦~哎呦~~哦~~~不…不行了~~~我有 点想吐~~~~啊~~绞肠啊~~~~肚皮要暴开了啊~~~~~」玲姐捂着下 肚子呻吟着,脸色苍白。
 
    我知道是那种强力泻药在玲姐肠道里开始发作了,现在她肚皮里的肠管正在 激烈地蠕动着,这种蠕动会越来越快,到最后,和让人把手伸进腹腔里翻动肠子 没什么区别。要想继续让玲姐坚持,惟有更猛烈地给她虐腹,用性兴奋麻痹她的 神经。
 
    「怎么了?是不是咱们折腾的太激烈了?」我上前扶起玲姐,把耳朵贴在她 小肚子上,倾听着她肚皮里肠子的声音。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我的耳朵 刚贴在玲姐的肚皮上,便听到了几声肚肠搅动的声音。那声音好大、好清晰!是 我听过的女人绞肠声里最血腥的!我想,看这个玲姐的小肚子如此鼓圆,她肚皮 里的肥肠肯定少不了。应该有10多米长吧,妈的,这么多肉管子搅在一起,发出 的肠鸣声小得了吗?百年不遇的人肉皮囊啊,还这么骚浪,今晚一定要好好爽一 下!我不由得又一次想象着瞬间剖开玲姐这鼓涨的小肚子的血腥场面,那么多的 肥肠管暴涌而出啊!对!我还要给她抽肠、挤肠,用双手在她成团的肠子里搅弄 …………
 
    「啊~~啊~~~啊~~~~小饼干~~~我…我的小肚子里真的绞痛得好 厉害啊~~~~哦~~肠子都拧到一块了~~你…你能不能变成孙猴子钻进去~ ~~~帮姐姐看看是…是不是肠子里有…有刀片啊~~~恩啊~~哦~哦~~~ 我…我的肠管好涨~~~~~~」玲姐跪在床上,紧紧地揽着我的头,让我尽量 陷入她软鼓的小肚子里。好象这样能减缓她的肚痛。
 
    「那我从哪里钻进去啊?」我坏笑着。
 
    「小…小坏蛋~~~~你…你想从哪里钻进来?这里?」玲姐皱着眉头,一 手紧按着自己的肚皮一侧,不停地揉着,整个肚子都被她按了进去。尽管如此, 玲姐另一只手的手指一手还是淫荡地伸进自己的肚脐眼里捅挖着。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一阵紧凑 的翻肠绞肚声同时传进了我的耳孔。看来此刻玲姐的肚脐眼异常的敏感了,她的 手指刚一入脐便激发了肠子的剧烈蠕动。
 
    「啊~~~~~~我…我要拉屎~~肚…肚皮要破开了啊~~~~~~」玲 姐呻吟着推开我,一手扶着我的肩头,一手紧捂着自己的小肚子,看样子要下床。 
    「别啊,姐姐,就在这里拉吧,我不嫌你脏的。」
 
    「那哪行啊?好脏的………」
 
    「没事,我帮你!嘿嘿……」我邪笑着,盯着眼前玲姐摇摇晃晃的鼓肚和漆 黑的肚脐眼缝子。
 
    「你帮我……?!」玲姐有点惊诧地问我。
 
    「噗—————」她还没问完,我暴烈的直拳就猛地打进了她肥鼓肥鼓的小 肚子里。同时,我用另一只手托住了玲姐的后腰,避免她身体后倒,卸了我的力 道。就这样,玲姐腆着肚皮,实实在在地用柔软的腹肉和一肚子鼓胀的肠管承受 了我这全力的一拳。说到这里,又勾起了我新的回忆…………
 
    上一次嫖妓,我的虐肚对象是一个乡下姑娘。她岁数不大,但发育得很早。 
    19岁便已是丰乳肥臀了,奶子比玲姐的还大,而且是欧美式的大肉球,我问 她是否隆胸了,她坚决不承认。其实也无所谓,只要有视觉冲击即可嘛。唯一美 中不足的是,这小姑娘肚皮扁平,是典型的少女型小肚。我多给了她100 元,让 她喝了很多饮料。她连续喝了两瓶大可乐,最后撑得都直不起腰了。看着她圆滚 滚的小肚子,我这才满意,于是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皮带,紧紧地勒住了她的肚皮。 
    「呕~~~~~~」肚肠强烈的膨胀感使那小姑娘当时就吐了。
 
    闻着地上混合了肠液味道的一大滩可乐,我兴奋极了,让小姑娘骑坐在我身 上性交。她的骚浪劲还能让我满意,在我身上不停地上下颠动着,一对豪乳左摇 右晃,小娘皮不知哪里学的,还不时地把乳头塞进我嘴里,让我吮吸。她被勒得 圆腆如球的小肚子也在我身上一颤一颤的,看得我只咽口水。
 
    趁小姑娘闭着眼消魂时,我一拳猛捶进了皮带上方的她的肚皮里,将仅有的 气体和液体全都逼进了她的下肚。紧跟着,我卯足了劲,两记直冲拳,狠狠地打 进了她那勒在皮带下暴隆的小肚子里。
 
    「啊呀~~~~~~」小姑娘惨叫一声,就要朝我倒下。我赶紧变拳为指, 食指朝上竖起,迎接着她的下爬,硬生生地捅进了她黑窟窿般的肚脐眼里。
 
    这乡下女孩发育得好原始,肚脐眼又大又深,现在看起来就象一条深邃的黑 洞。我刺进她的肚脐眼后,便开始了疯狂地抠挖。指尖一剜一剜地朝里搅动。 
    「疼啊~~~~啊~~啊哦~~~~啊~~大…大哥~~你干啥子啊~~~ ~好疼啊~~~俺…俺的肚脐眼子要…要让你抠漏了~~~~啊~~啊~~~~ ~噢啊~~~~大哥~~饶了俺吧~~~你要掏俺的肠子啊~~~妈呀~~~妈 呀~~不…不行了~~~肚皮要破了啊~~~~~~」小姑娘大声地惨叫着。 
    女人开始都是这样(玲姐这样的肚脐受虐狂是少之又少的),我心里有数。 
    我一边给小姑娘剜脐,一边用阳具猛插,刺激着她的阴道。不一会儿,她的 呻吟声就渐渐转变成了浪荡的叫春。
 
    「嘿嘿嘿……开始爽了?」我一边大动,一边仍旧狠钻着她的大脐洞。 
    「啊~~~~啊呀~~~~大哥~~是…是好舒服啊~~~俺的肚皮里好热 啊~~哦~~~哦啊~~~~~~大哥~~再…再用力点捅俺的肚脐眼子~~~ ~你…你看俺的小肚子都鼓成啥样子啦~~~~~啊~~噢啊~俺的肚脐眼子是 不是很大~~~~啊呀~~~~亲哥哥啊~~~捅破妹妹的大肚脐眼子吧~~~ 啊~~啊~啊~~~啊~~~~~妹妹的肚肠子都要让你操出来啦啊~~~~啊 呀~~~~大哥~~~俺现在想撒尿啊~~~~~~」这乡下女孩现在彻底放开 了,大叫着,一手揪住自己一颗乳头牵拉,一手帮我撑开着她的脐洞,以便于我 的指尖充分地刺入。
 
    「要撒尿就这里吧!尿完还有更爽的!」我感觉自己快射了,一边大喊着, 一边就象今晚打在玲姐下肚子上这拳似的,拼劲全力地在那小姑娘高高鼓起的小 肚子上猛击了一拳。
 
    「噗—————」我的铁拳象捶进了一个充满了水的皮囊般,夹着风声钻进 了小姑娘黑脐以下的肚皮里。
 
    「俺地娘啊~~~~~~~~~」乡下女孩眼珠猛鼓,一声大吟。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她的小肚 子里瞬间传出数声肚肠子翻动的大响。
 
    「哗啦啦~~~~~~~~」一大泡骚尿也随之喷出了她的尿道。
 
    「扒开肚脐眼!第二波攻击来啦!」我持续猛插着她的阴户。
 
    「啊~~啊~~~~~啊~~啊~~~~~~」小姑娘一边也在我身上猛摇 着,一边颤抖地外翻开自己的黑脐。
 
    我突然抽出事先藏在枕头下的解剖刀!
 
    「大…大哥!你…」
 
    那乡下女孩还没反应过来,解剖刀已经如恶魔般扑向了她黑乎乎的肥脐。 
    「不能啊~~~~~~~~」乡下女孩惨叫着想躲开,但已经来不及了。 
    「噗滋~~~~~」我一下将半截刀身都刺进了她的肚脐眼里。
 
    「啊~~啊~~~~哦啊~~~哦~~啊~~俺的肚脐眼子啊~~~~~」 
    乡下女孩张大了嘴看着我。好象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嘿嘿……爽不爽啊?」我慢慢地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突然手上一拧劲, 刀子又扎进了她肚脐眼里有2 厘米。
 
    「恩啊~~~~~~~」乡下女孩白眼一翻,肚皮里「叽里咕噜~~噗咕~ 噗咕~咕噜~~噗~噗~~噗~噗~~~」一阵血腥的肠动。
 
    这时我了坐起来,但仍旧让她骑坐在我身上。我上前叼起她的大奶子,大力 地吮吸着奶头。
 
    「啊~啊~~~~大…大哥~~~饶…饶了俺吧~~~俺还要过城里的好… 
    好日子啊~~~啊~~~大哥~~啊~~啊~~~你别…别搅俺的肠子啊~ 哦~~~哦~~~好疼~~~~~」
 
    「你马上就要过最好的日子啦!」我这时感觉自己就在射精的边缘了,于是 用鸡巴猛地抽动了几下,手握着解剖刀向下猛地一拖。
 
    「噗嗤~~~~~~」锋利的刀刃象划开猪皮般,从肚脐眼到阴户剖开了乡 下女孩鼓胀腆起的小肚子。
 
    「啊~~~~~~」女孩高仰起了脖子,大叫一声,手臂僵直的伸着,一大 股热尿又喷了出来。
 
    我立刻将手伸进乡下女孩热气腾腾的肚皮里,给她翻肠倒肚。她团团的肥肠 波浪般涌着我的手,我尽情地在她的小肚子里来回地给她抽肠、拉肠、翻肠、挤 肠。
 
    「啊~~~啊哦~~~~别弄了啊~~~~哦~~哦~~~啊~~哦~~~ 哦啊~~~俺的肚肠子~~~肚肠子~~~~啊~~啊~~~妈呀~~~~啊~ ~~啊~~啊~~~~~~~」乡下女孩骑在我身上痛苦地扭动着,小肚子里的 鲜血、肠液、肠油、腹水喷了一床。部分肥鼓的、充满了可乐的肠管也涌流了出 来。
 
    最后,我疯狂了,一把捏弄起她小肚子里滑腻的肠子,用尽力气猛地从她丰 满的小肚子里往外一拽!
 
    「哦~~~~~~~~」乡下女孩顿时肚肠甭流,抽肠的痛苦使她猛地腆起 肚皮。我同时射了精。
 
    乡下女孩的粉白的小肠,暗红色粗大的大肠带着她丰满的小腹上黄色的脂肪 颗粒一下子全部涌了出来,粗粗的肠管握在我的手里,蠕动着,冒着热气。我的 鼻子里钻进了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那是女人肚皮里内脏特有的气味…………
 
    「我的妈呀~~~~~~肚脐眼爆…爆炸了啊~~~~~」玲姐的惨叫声将 我从血性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低头看去,我的拳头全部陷进了玲姐黑脐缝子下的鼓肚里。我持续在她肚皮 里顶着、转着拳头。加大对她肠管的压力。
 
    「啊~~啊~~~~啊~有…有刀子绞我的肚肠子啊~~~~~~我…我要 拉屎了啊~~~~~不行了~肠子要从屁眼和…和肚脐眼里挤出来了啊~~~~ ~哦~~哦啊~~~~我…我要憋不住了啊~~~~~小肚子要…要炸开了~~ ~~~呕啊~~~呕~~呕~~~~~~~~」玲姐死命地按着我的肩头,连续 打着热气扑鼻的腥嗝。
 
    我看似乎还差点意思,于是对准玲姐的肥肚又是一拳。
 
    「天啊~~~~~~~」玲姐白眼一翻,肚脐眼缝子如我所料般地被肚皮里 的肠子涨得翻开了。
 
    我的中指闪电般地刺进了玲姐的肚脐眼里,穿过黑黑的脐道,直抵热乎乎、 粘湿的脐心。我的指尖刀子般在她的脐心处往里一阵钻、顶、剜、抠。
 
    「呕啊~~~~~~~」玲姐的忍耐力终于到了极限。大嘴一张,喷头般呕 吐了起来。紧跟着,大臀一撅,屁眼里激射出一股股的屎箭。
 
    我的卧室里顿时腥臭难奈,女人肚肠里的一切味道混合着弥漫在整个封闭的 空间里。
 
    我一点不觉得恶心,反而兴奋异常。我紧咬着玲姐的大奶,左手挥拳猛打玲 姐脐下的小肚子,右手的中指则捅在她的黑脐里狠掏。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噗咕~叽里 咕噜~~噗咕~咕噜~~噗~~噗~噗~~~」玲姐肥鼓的小肚子里肠鸣声大作。 
    每次我的拳头揣进她的肚皮里,都会有好几声高低错落的翻肠管的声音传出。 
    「啊~~~啊~~~啊~~~打啊~~~打烂姐姐的鼓肚…肚皮~~~~~ 啊~~啊哦~~~~啊~~~~哦~~~啊~~~我…我的肠子……啊~~噢~ ~~~噢~~~噢~~捅漏我…我的肚脐眼啊~~~~妈呀~~~~妈呀~~~ ~~你…你他妈真是女人肚肠里的一把刀啊~~~~~我…我操你妈的~~~~ 啊~啊~~啊~啊~~~~好爽啊~~~~~好爽~~你…你是不是要钻进我… 
    我的肚脐眼里啊~~~~那就快点啊~~~~哦~哦~~~哦啊~~~~~ ~拿把刀来啊~~~我…我要你…啊~~~啊~啊~~啊~~~豁开我的黑脐~ ~~~~哦啊~~~奶头要被…被你咬掉了啦~~~~啊~~啊~~啊~~~~ 划开我的肚皮吧~~~钻进…进来掏…掏我…我的肠子啊~~~~~~~~~玲 姐高仰着脖子,肆无忌惮地疯叫着。她一手扶着我的肩膀,一手反叉着腰,朝前 鼓起着自己的小肚子。她的肚皮上部勒着我的皮带,再加上泻药在肠道里的反应, 致使她的下肚此刻圆胀如鼓。
 
    我一边给玲姐打肚钻脐,看着她来回摇荡的肉肚子,一边想象着她大量的藏 在这肥涨空间里的肚肠子此刻狂乱蠕动、让我的手指和拳头挤得缩涨变形的样子。 
    我越想越亢奋,不由得更加狠力地猛打着玲姐的小肚子,更加疯狂得捅刺着 她的肚脐眼。
 
    「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噗咕~叽里咕噜~~噗咕 ~~~~~~」玲姐的肚皮里再次爆发出让人血脉膨胀的蠕肠声。
 
    「啊~~~啊~~~~~肠子都…都绞在一起了啊~~~啊~~啊~~啊~ ~啊~~~~别…别打了啊~~~~哦啊~~~哦~~肚脐眼里好痛啊~~~~ ~~肠管都…都要…要喷出来了~~~~~~」玲姐连声惨叫着,声音都变了。 
    撕裂的犹如杀猪般。
 
    虐女腹的经验告诉我,可能是她的肠液要喷出来了。曾经有好几个妓女,就 是在这种惨烈的呻吟后,肚脐眼里喷出了大量的黏液。我赶紧从玲姐的肚脐眼里 抽回了手指,「噗———」地一声,牢牢嘬合的脐道和手指分离时发出一种更血 腥的声音。
 
    「别…别啊~~~快堵住肚脐眼~~~啊~~~~~我小肚子里的肠…肠子 要出来啦啊~~~~你听里面的声音啊~~~~~~~」玲姐抓着我的头发,眼 神迷乱地大叫着。
 
    「别慌!」我迅速地一紧勒在她肚皮上部的皮带。
 
    「啊呀~~~~~你…你他妈的……呕~~~~~~肚皮暴开了~~~~~」 
    玲姐让我勒得又吐了一口味道浓重的未消化物,屁眼里也「稀里哗啦~~~ ~」
 
    地连续挤着腥屎。
 
    看着玲姐鼓大的小肚子,我用手指大大地扒开她圆涨肚皮中心黑乎乎、密闭 的脐缝儿。肚脐眼好象玲姐小肚子上开的一条缝隙,慢慢地张开了,里面热气喷 涌,粘湿异常。
 
    「啊哦~~~~~~~~~」玲姐一声颤抖的呻吟,两条肥白的胳膊圈住了 我的头。
 
    「肚…肚脐眼全…全敞开啦啊~~~~~小…小饼干~~~钻进来啊~~~ ~「妈妈‘的好胎儿啊~~~~~~~」玲姐微微地摇摆着高腆起来的小肚子, 垂眼看着我,此时的她已是满脸的香汗。
 
    我举起手,抓住玲姐两颗硕大的乳房,来回捏弄着奶头。
 
    「啊~~~奶水要…要出来了~~~~啊~~~~真…真希…希望你有两张 嘴啊~~~~~~~」玲姐忍不住又高声呻吟起来。
 
    就在她开始呻吟的瞬间,我的长舌一挺,对准她漆黑肚脐眼深处迅猛地钻了 进去。
 
    「哦~~~~~~~~我…我的天老爷啊~~~~~~~~」玲姐瞬间瘫软 了下来,斜斜地靠在了床邦上。我们也不顾身边排泄物和呕吐物的肮脏,就势滚 在了一起。
 
    我热热的舌体在玲姐紧巴巴的脐道里来回滑动着,舌尖不断勾舔着她深邃的 脐心。我的舌头犹如一条疯狂的虫子,死命地往玲姐肚脐眼最里面,通往腹腔内 部的小孔中钻。
 
    我要直接舔吸她的肉肠管,这在别的女人身上从没成功过,她们的肚脐眼不 是太小就是太浅!上次那乡下妹子虽然有点资质,但怪我心太急,没怎么玩弄, 就匆匆地给她开膛了。这个玲姐的肚脐眼如此深邃,我想,今晚我一定能给她来 个淫舌入肚,我要好好地舔弄玲姐的肠壁舔得她再次呕吐!唉!早知道这么爽, 就在舌尖上装一个小刀片,直接划开玲姐的肠道,吃她没消化的食物了。嘿嘿嘿 ………
 
    「啊~~~啊~~哦啊~~~~~~小饼干~~啊~~哦~~~~~你…你 真会让女人爽啊~~~哦~~~~肚…肚脐眼里好舒服啊~~~~噢~~~噢~ ~~~~再深入些~~~往…往里来啊~~~~~~~~「妈妈‘的肚脐眼好深 的~~~~你…你不努力~~就没法钻到最里面~~~~啊噢~~~~~噢~~ 噢~~~~好…好啊~~~~好~~舔到敏感处了啊~~~~啊~~啊~~啊呀 ~~~~使劲舔吸啊~~肚肠子…肚肠子要让你嘬出去了~~~噢~~~~噢啊 ~~~~~天啊~天啊~~~你好棒啊~~~靠~靠~~要死了啊~~~~划开 我的小…小肚子吧~~~~好…好涨啊~~~~给我抽肠吧~~~~~~~~」 
    玲姐大开着双腿夹着我,两手死死地抓着我的头发,山崩地裂般地淫叫着。 
    她的肚皮里「噗~噗~~噗~噗~~~噗咕~叽里咕噜~~噗咕~~~~~ ~」地肠动连连,阴道里骚水喷涌。
 
    「边吸肚脐眼边…边打我的小肚子吧~~~~那…那样…我的肚脐眼涨开得 会更大~~~~~~~」玲姐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你真他妈淫荡啊!!」我抽出右手,一拳打进了玲姐肚脐眼下面的鼓肚里, 我的拳头瞬间感受到了玲姐小肚子里团团肉肠的轮廓。
 
    「噢啊~~~~~~~~~」玲姐圆腰一挺,小肚子鼓起,大腿绷得笔直。 
    「啊~~~啊~~~~~啊~~肚肠子~~~~~啊~~啊噢~~~~噢~ ~啊~~涨~涨死了哦~~~~~~~」玲姐仰着脖子扭动着,双手紧紧地按着 自己小肚子的两侧,喉咙里挤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忽然,她的小肚子里「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 噗~~~」地爆发出一连串充满了内脏气息的绞肠声。
 
    我看时机已到,便双手握拳,一拳打进了玲姐的上腹,一拳打进了她的下肚, 将她的肠子都挤到了肚脐眼附近。而后我拼命地用舌尖往玲姐肚脐眼最里面一勾、 又一钻。
 
    「暴肠啦~~~~~~~~」玲姐大叫一声,翻起了白眼。
 
    我只觉得从她的黑脐深处,洪水般涌出了大量腥腻粘稠的液体。第一股肠液 甚至如喷泉般滋了我一脸。
 
    我亢奋异常!就象饿了好久的胎儿突然看到了奶头般贪婪地狂吸起来。 
    「好吃!好吃!你真他妈是百年不遇的淫货啊!」我几似癫狂地吮吸着玲姐 肚脐眼里涌出的肠液。一手撑开着玲姐的肚脐眼,一手仍旧不断地打击着她鼓鼓 的小肚子,希望她能喷出更多。
 
    「噢~~噢啊~~~~~~~使劲吸啊~~~~你…你有本事~~就…就吸 出「妈妈‘的肠子来啊~~~~~~啊~~啊~~~你再扯「妈妈’的肚脐眼~ ~~~就…就干脆划开「妈妈‘的肚皮算啦~~~你就能直…直接钻进「妈妈’ 的肠子里来吮吸了~~~噢~噢~~~~~啊~~~好带劲儿~~~~你要用嘴 给「妈妈‘抽肠啊~~~~~~~~」玲姐肥白的大腿紧紧地箍着我的后背,尽 力腆出小肚子,让我吮吸她的淫脐。我的大半张脸都埋进了玲姐的小肚子里,她 沉重的呼吸带动我在她柔软的肚皮里起伏着,耳边尽是她腹腔里充满诱惑力的翻 肠绞肚声。
 
    我的大阳具挺得老高,真想马上就插进玲姐的阴道里狂刺。于是,我开始将 手指伸进玲姐的淫洞里钻捅了,她的阴道里满是粘滑的淫液,我的手指和阴壁摩 擦发出「噗滋——噗滋———」淫声。
 
    「啊~~啊呀~~~~好爽啊~~~~干我吧~~~猛干我~~~噢~噢~ ~噢啊~~~~~~我的小爱穴好痒啊~~~啊~~~对~继续往我的黑脐里深 入~~~我…我的肚脐眼和阴道都…都通往小肚子里的啊~~~~~用你的舌尖 够你的手指吧~~~~~~啊~~啊~~靠~靠~~弄死我啦~~~啊~~啊~ ~~~~啊~啊~~~~你再这么两…两头搞~~~我肚皮里的水就都喷光了啊 ~~~~噢~噢啊~~~~~打开我的小肚子吧~~~~把子宫和肠子都掏出来 吧~~~~~~~~」玲姐一手抓着我的头发,一手揪着床单,兴奋得肉躯乱扭。 
    「啊~~~~要…要尿了啊~~~~~~~~」玲姐猛然大叫一声。
 
    我立刻从她的肚脐眼里拔出淫舌,取而带之的将是我的铁指!
 
    我又把勒在玲姐上腹部的皮带紧了一扣,一手抓着玲姐的一个大奶,一手慢 慢举起,食指挺得笔直。我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玲姐2 厘米长的黑脐缝子。 
    「扒开你的肚脐眼!大爷让你瞬间尝到尖锥入肚的滋味。到那时你再尿!」 
    「恩啊~~~来吧~~我的小饼干~~~狠狠地刺进来吧~~捅漏姐姐的肚 脐眼~姐姐的肚脐眼通着肠子呐~~~~你看姐姐的小肚子这么大~你猜这里面 得有多少肠管~~~~~~」玲姐斜斜地靠在那里,两只手的手指分别从左右完 全地扒开自己的大肚脐眼,淫声淫语地挑战着我的神经。
 
    「我他妈受不了啦!」我叫嚣着,运指猛地向玲姐的深脐里刺进去。
 
    「噗滋~~~~~~~」随着一声肉钝的响声,我的多半截食指犹如猛刺出 的长矛般,一头扎进了玲姐那黑遂粘热的脐道里。我下冲之力甚是猛烈,指尖入 脐后,又拧着劲儿狠狠地扎进了玲姐的脐心。
 
    「啊哦哦~~~~~~~~~~~」玲姐眼珠瞪圆,嘴大张着,从嗓子眼里 憋出一声长长地淫叫。她的身体呈反弓型,小肚子高高地腆起。
 
    「再…再打我小肚子一拳~~~~~~」玲姐颤声道。
 
    「真他妈淫啊!」我没想到她这时还会提出这个要求,难道爷们还满足不了 你?!
 
    「操你妈的,骚货!」我带着怒气,放开玲姐的大奶,一记下压拳,重重地 打进了她脐下的鼓肚里,同时,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她肚脐眼里一阵狠剜。
 
    「去…去啦~~~~~~~~」玲姐一扒自己的肥阴,尿道口一张,一泡热 尿激射出两米多远。
 
    「骚货!再多尿点!把肚肠子排空后,大爷再好好料理你!」我持续在玲姐 的黑脐里大力地掏挖着,一边给她掏脐,一边猛打她的下肚子,刺激着她的膀胱。 
    「哗——哗———哗哗————」玲姐一股股地排泄着骚尿。我的指尖只要 一往她肚脐眼里刺入,同时重拳打入她的小肚子,她热气腾腾的尿液就会喷出一 大股。
 
    「啊~~~~~啊~~肚肠子都让你掏…掏空了~~~~~~啊~~~~~ 肠子里又…又开始绞痛了~~~~啊~~啊~~啊呀~~~~~是…是不是你的 手指真的捅进我肚皮里来了~~就~就是你在我小肚子里搅我的肠管啊~~~~ ~~~」玲姐紧皱着眉头,两手按揉着自己的小肚子。经过刚才的排屎排尿,她 的肚皮已不在那么鼓大了,充其量只能说丰满。
 
    我知道快到最后的阶段了,于是拿三大瓶可乐。
 
    「好姐姐,你的小肚子不象刚才那么鼓涨了。把可乐喝下去吧。」我一边吮 吸着玲姐的乳头,一边继续捅着她的肚脐眼,央求着。
 
    「不行!三大瓶耶,我的肚皮会撑暴的!」
 
    「好姐姐,我不会白着你的,再多给你300.」我说着把钱夹丢了过去。 
    「我要这里面的全部!」玲姐贪婪地翻着我的钱包,那里面足有7 、8 百元。
 
    「行!谁让姐姐这么性感呢?」我痛快地答应着。每次看着女人们贪婪的嘴 脸,我都很高兴,因为那样我就不会觉得有负罪感了。
 
    「骚货,我也要你这鼓鼓的小肚子里面的全部!」我暗想着。
 
    玲姐把钱放进自己的皮包里后,便开始抱着可乐大喝特喝起来。我送开了勒 着她肚皮的皮带,以便于可乐能更快地到达她的小肠。
 
    「咕咚~~咕咚~~~咕咚咚~~~~~」这女人还真是厉害,不到十分钟, 就喝下了两大瓶。看着她渐渐隆起的肚皮,我也不得不惊诧于女人肠道的伸缩性 和金钱的威力。
 
    「呕~~~~呕~呕~~~~」玲姐抹着嘴,连续打着饱嗝。
 
    我用手拍了拍她涨得圆鼓圆鼓的小肚子,「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 ~~噗~噗~~噗~噗~~~」一连串响亮的蠕肠声瞬间传了出来。玲姐的肚皮 此刻好鼓哦,腆得溜圆,就想充满了水的皮球般。只不过里面不是水,而是女人 满满登登的内脏。
 
    「涨得好…好难受啊~~~~呕~~~~~~」玲姐一手托着自己的下肚, 一手捂着嘴,好象都快吐了。
 
    「别啊,姐姐,还有一瓶呢,你要不喝我可减钱喽。」我笑着说。
 
    「谁说不…不喝了?呕~~呕~~~你姐姐肠…肠子里……呕~~~~~的 地方大着呢~~~~~~」玲姐拿起最后一瓶可乐。
 
    「是啊,早就看出姐姐的肠子很粗,对吧?」我戏谑地在玲姐肚脐眼下部的 肚皮鼓起处一按。
 
    「呕~~~~~~」玲姐立刻向前一探身,嘴微张着,看样子马上就要呕吐。 
    「怎么了?姐姐?」我笑着问。
 
    「没…没事~~~我…我喝…喝完你再按我的肚皮~~~~~~~」玲姐脸 涨得通红,又按摩了一下自己肉球似的小肚子,举瓶又喝。
 
    我俯下身,将耳朵贴在玲姐的肚脐眼处,仔细地听着她小肚子里的动静。我 听到一汩汩的流水声环绕在玲姐的整个腹腔内。「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 噜~~噗~噗~~噗~噗~~~」肠子容纳液体的声音,转着圈从玲姐深邃的黑 脐里传了出来。
 
    我忽然闻到一股骚味,看看玲姐的阴部,湿湿的一大片。妈的!原来这骚娘 们随着喝随着尿了。
 
    「嘿嘿嘿嘿……姐姐,不用喝啦!」我阴侧侧地说。
 
    「没事~~~~可…可以的~~~~~」玲姐似乎怕我减钱,仍旧仰着脖子, 拼命地灌着,女阴处尿水不断。
 
    她一手举着可乐瓶子,一手不断托起着自己小肚子的下部,好象那部分肉体 太沉。
 
    我低头看着玲姐这涨如受孕的肚皮,想象着里面她那堆团团缠绕的鼓肠子, 手心顿时发热;再看她暴涨起来的肚脐眼缝子,虽然仍旧闭合着,但从里面隐隐 绰绰的似乎流出了些液体,我的手进一步颤抖了,亢奋的感觉遍布全身。看着这 肉感的女肚,奶奶的,她就是皇帝老子的女人,我也敢剖!
 
    「去你妈的!」我一拳猛地打进了玲姐的小肚子里。拳头入肚后,又大力地 朝里转着圈一顶。
 
    「呕噗~~~~~~~~」玲姐同时大嘴一张,朝天花板上喷出了一大口可 乐,少半瓶可乐也掉在了地上。看她喷出的量如此之多,里面绝对有刚入肚的。 
    但让我奇怪的是,玲姐竟然没有失禁。
 
    「要…要死了~~~肠…肠子……爆…爆炸了啊~~~~~~~~」玲姐已 无力挣扎,捧着自己的大肚皮,翻着白眼呻吟着。
 
    「别死啊,还有你爽的呢!」我拿起皮带缠绕在玲姐的上腹部。
 
    「不…不要啊~~~~我…我会把肠管都吐出来的~~~~~~~~~~」 
    玲姐的手徒劳地阻止着我。
 
    「别啊,我只要看你的小肚子,现在你整个肚皮都涨得这么圆,我觉得没意 思!」说完,我便拼劲全力地在玲姐的上腹部一勒,皮带扣顿时到了倒数第2 个。 
    「呕呕噗~~~~~~~~~」玲姐圆腰一腆,又喷出几口味道腥热的可乐 来。
 
    我又一用力,将皮带扣彻彻底底地扣紧了。我的腰围是2 尺3 ,玲姐此刻则 足有2 尺7 左右。如此的狠勒,让她的小肚子鼓起的几乎失了比例,圆圆的下肚 隆起足有将近十公分高,比怀孕的女人肚皮还涨。
 
    「啊~~哦~啊呕~~~~~呕~~~~呕~~~啊~~~~~~」玲姐靠 在床角,沉重地喘息着,小肚子一起一伏的,似乎立刻就要暴开。
 
    「小…小…小饼干~~~~来吧~~~~「妈妈‘的…的小肚子鼓不鼓啊~ ~这…这下你满…满意了吧~~~~~~」玲姐真是职业的,到这时还没忘记发 骚。
 
    我上前抚摸着玲姐的鼓肚,慢慢地叼起了她坚硬的奶头。
 
    「啊~~~~~~~」玲姐长吟一声,我用力一嘬,她的乳眼里顿时奶水长 流。
 
    「好色啊~~~~~你…你真象我的婴儿~~~~~」玲姐手臂合拢,紧搂 着我,亲吻着我的头发。
 
    「婴儿是在你哪里待着的?」我淫荡地问。
 
    「啊~~~~~啊呀~~小肚子里啊~~~在我肠子里~~啊~啊~~~不 ~不~是子宫里~~~~~」玲姐边呻吟边回答。
 
    「那就让我钻进去吧。」
 
    「好啊~~~~你…你钻进来喝…喝可乐~~~~从我的肚脐眼钻进来~~ ~~对着我的肠子头喝~~~~~」
 
    「不要!我要对着你的嘴喝!」我笑着。
 
    「那怎么喝…喝啊~~~~」玲姐眼睛迷离,喃喃地问。毕竟对女人来讲, 大力吸奶的快感,也是很爽的!
 
    「就这样!!」我手臂后抡,瞄准了玲姐肚脐眼稍微靠下那最鼓起的位置, 「噗———」地一下,砸出了重重的一拳!
 
    「哦呕~~~~~~~~」玲姐疯狂地大叫了一声。鼓鼓的肚皮极度地一陷, 紧跟着小肚子里的肠子「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 ~~~」地几声狂烈的翻响。
 
    低头看去,我的拳头竟已完全打进了玲姐柔软的小肚肥肉里,她的黑脐缝子 微张着,从脐道里往外汩汩地流淌着黏液。妈的!哈哈哈!竟然打得这女人瞬间 脐暴了!
 
    「姐姐啊,嘿嘿…你的肠液都流出来啦。」我用拳头狠劲地在玲姐的小肚子 里顶弄着。
 
    「啊~~~~哦啊~~~~呕~~~呕~~啊~~~~~~剖…剖开我的肚 皮吧~~~~涨死了~~~~~啊呀~~~~哦~~肠子马…马上就要喷出来了 啊~~~~~~~」玲姐翻着白眼,扭动着丰满的身体,手指堵着自己的肚脐眼。 
    「不要!我还要好好玩玩!」我说着,又「噗——噗————」两拳,打进 了玲姐阴口上部的鼓肚里。这样,她刚刚下沉的肠管又瞬间被挤回到了肚脐眼附 近。我的拳很重,打得玲姐肥囊囊的小肚子一阵晃动,腹腔里又是「叽里咕噜~ ~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好几声充满诱惑力的肠鸣。 
    「啊~~~~啊~~啊~~~~~~肠子暴…暴了~~~~要…要挤肠了啊 ~~~~~~噢~~噢啊~~~~~姐姐肠子太多了啊~~~~~啊~~~~好 弟弟~~给…给姐姐抽出点来吧~~~~~~~啊~~~啊呀~~~~~~我的 小肚子里又开始绞…绞痛了~~~~哦~哦~~~啊~~~~~有魔鬼在里面搅 肠子啊~~~~啊~啊~~~~好弟弟~~~钻进来吧~~~~钻进姐姐的小… 
    小肚子里来~~~哦啊~~~啊~~啊~~~~~~好痛啊~~~~魔鬼正 …正用刀子卷着姐…姐姐的肠管……豁拉着啊~~~~~妈呀~~妈呀啊~~~ ~我的肠子真的要…要喷出来了啊~~~~~~~」玲姐双手按着自己肚皮的两 侧,手指紧紧地塞在自己的肚脐眼里,痛苦地在床上翻腾着。
 
    「那我就答应你吧,可我从哪里进去呢?」我用手指轻轻地翻弄着玲姐的肚 脐眼缝子。
 
    「又装~~你…你不是早就想好了么~~~啊~啊~~~~~好痛啊~~~ ~快进来吧~~~给…给姐姐揉揉肠子~~~~~~来啊~~~~~~~」玲姐 一手揽过我的头,一手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插进自己的脐缝子里,大大地将脐 口扒开。
 
    丰满熟女的肚脐眼黑缝子,又一次在我面前喷着腥热的脏器味敞开了幽门。 
    里面漆黑一片,充满了诱惑和暴力。脐口处就开始的层层叠叠的肉褶和肉筋 一直蔓延进肚脐眼深处。迄今为止,我的手指已不知道捅进过多少女人的肚脐眼 了。
 
    玲姐的黑脐是最棒的,脐口密闭神秘;脐道又深又热;脐心粘湿油腻。捅进 别的女人的肚脐眼后,由于她们总有或大或小的抵抗,并不能尽兴。玲姐则不同, 不仅用淫叫配合,而且大力地吸气,用脐心猛嘬我的指尖。
 
    「发…发什么愣啊~~~~小…小饼干~~~~给姐姐捅舒服了~~~~今 …今晚就…就让你豁开姐姐的小肚子~~~~~你看姐姐的小肚子鼓不~~~你 想不想看看里面有多少粗肠管子~~~~~你…你想不想进来~~~那…那就来 啊~~~~~从姐姐的肚脐眼里挤进来啊~~~~~~你听啊~~姐姐的肚皮里 叫得好厉害啊~~~~~~」玲姐的催促声撩人已极。
 
    「叽里咕噜~~噗咕~噗咕~咕噜~~噗~噗~~噗~噗~~~」她小肚子 里的翻肠倒肚声也刺激着我的神经。
 
    「来就来啊!还怕你?」我挺直了右手食指(它的指甲最尖)单眼瞄准了玲 姐肚脐眼里的最黑处。
 
    「来吧~~~~一指就…就直接刺进我肠子里来啊~~~~~~~」玲姐也 猛地一腆小肚子,一手撑脐,一手揪着我的头发。眼光直直的盯着我,眼神里满 是性爱的疯狂。
 
    「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