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和爸爸的情色生活】
我叫乔小宇,今年21岁,上大三。有一个姐姐,已经结婚了。我爸爸今年 46岁,,年轻时当过兵,后来当工人,干体力活,现在是一家工厂的车间主任。 妈妈45岁,身体不好。我从小长得清秀,现在175CM的身高,62公斤的 体重,是一个阳光大男孩。学校喜欢我的女孩不少,可我通通没兴趣,因为我的 性趣只在爸爸身上,我们的性关系已经持续三年了。
 
               夏夜情缘
 
  那是高三的暑假,妈妈去姐姐家给外甥过百日,我在家等大学通知书。天气 很热,我们在家只穿内裤,爸爸健壮的身躯显露无遗。我注意爸爸经常盯着我的 身材看,并且胯下也勃起很大的一陀。
 
  那天晚上,实在热得受不了,我就把内裤脱下,心想第二天早上穿上也来得 及。等到迷迷糊糊地将要睡去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我这人在将睡末睡的 时候是最怕人打搅的了,因为这样一来,我可能会很难再睡着。
 
  进来的是爸爸,因为被吵醒很气恼,我就躺着没有理他。爸爸走到我的床边, 轻轻叫了两声" 小宇" ,我故意没有吭声。爸爸就开始用手抚摸我的全身,先是 轻抚胸脯,还特意用手指夹弄我的两个乳头。我很惊讶,但又很兴奋,想看看爸 爸下一步要干什么,就没有叫出声。爸爸看我没有动静,双手就顺流直下,抚摸 我的肚脐,直到阴部。当爸爸的手碰到我的阴毛时,我咬着牙才没有叫出来。这 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自己自慰也没有这么舒服。爸爸用右手握住我的阴茎轻 轻地玩弄着,我早已经一柱擎天了。爸爸的左手又捏着我的两个睾丸。终于,他 跪到床边,给我口交起来。爸爸的口又湿润又温暖,舌头非常灵巧地舔着我的龟 头。我再也忍不住了," 嗯啊" 地呻吟起来。爸爸见我醒了,急忙停了下来。 
  正在爽极的我,那里受得了,忙叫" 爸爸,别停,好舒服" 爸爸慌了,吱吱 唔唔地说" 小宇,爸爸是来看你没有蹬开被子,小心着惊" (大热天着什么凉, 撒谎都不会)" 爸爸走了" 说着就要离去。
 
  我急了,一把拖住爸爸的胳膊。" 爸爸,我很舒服,替我用口弄吧。求你了 " 爸爸站在那里,犹豫着。我怕爸爸变卦,就主动扑到爸爸怀里,双手紧紧地搂 着他厚实的脊背,蹭着他刮得铁青的下巴。爸爸也受不了我的攻击,紧紧地抱住 我,把他的双唇凑下来,和我热吻。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初吻竟是个男人,而且是自己的爸爸,而爸爸的技术实 在太好了,他的吻热烈而温柔,令人喘不过气来,我只有全身紧紧地贴着他,贴 着这位高大健壮的男人,不然,我会跌倒的。
 
  同时,我感觉到爸爸胯上的肉棒已经硬成铁棒,隔着内裤,父子俩的阴茎强 烈地摩擦着。
 
  爸爸抱起我,把我放在大床上,自己站在床边呆呆地盯着我看。爸爸面庞发 红、全身的体毛张开,跨下的阳具已经冲破内裤的束缚,直直地挺立着。爸爸就 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一样喘息着。
 
  面对我害怕又企望的目光,爸爸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撕去他的内裤,把那 泰山般庞大的身躯向我压了过来。爸爸健壮的身躯压得我踹不过气来,我只觉得 全身很热,下身的精力让极需要从爸爸的身体上得到满足。
 
  爸爸激烈地吻着我的嘴唇、耳朵和眼睛。下身的铁棒快带地摩擦着我的阴茎 和阴袋。接着,他又吻我的脖颈、乳头、肚脐直到阴茎。爸爸这次替我口交已经 不像刚才那样小心翼翼,他热烈地咂吮着,整个头埋在我的胯下,硬硬的短发刺 激着我的大腿,粗糙的大手大力地捏着我的屁股。
 
  我挺着腰,配合着爸爸的动作,把阴茎在爸爸口里穿梭。只着得全身到处的 精力都集中的阳具上,极需要得到满足和高潮。我口内不住地呻吟着:" 爸爸… …啊……啊啊!你……你吸得我好爽!小宇要你吸……爸爸!……爸爸,小宇要 你" 这些平日连想都不会想到的肉麻话从我口中一串串地吐出。
 
  爸爸感受到了我的兴奋,也含混不清地说:" " 小宇,你的……嗯嗯……的 你鸡巴……好棒!" " 爸爸,小宇要日你的嘴!" " 嗯嗯……日吧……小宇……
 把爸爸的……嗯嗯……嘴日烂!" 听到这样淫荡的话,我终不住射了。
 
  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到爸爸嘴里,爸爸一口一口里全吞下。这让我非常惊奇" 爸爸,你怎么吃了,怪脏的" " 傻儿子,一点都不脏,这可是好东西。你还是从 这里面来的呢" 爸爸抬起头,我的精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 来,你也尝尝" 爸爸趴上来和我亲嘴,把剩下的精液喂给了我。咸咸的, 腥腥的,并不好吃,可让我很刺激。
 
  这时候,我感觉到爸爸的阴茎还硬硬地顶着我的肚子。就问:" 爸爸,你还 硬着呢?" " 是啊,你爽了,爸爸还没爽呢?怎么办?要不要帮爸爸吸一下" 爸
 爸在我耳边喃喃地说。
 
  " 嗯,好啊,可是我不会呀" " 没关系,爸爸教你,容易的。我就喜欢你不 熟练,不然就糟了" 爸爸说完就站起来,让我跪在床上替他口交。从下往上看, 爸爸发达的胸肌和腹肌,还有粗壮多毛的大腿,显得那么性感。他真是我的国王。 
  我跪在那里,捧起爸爸的阳具,细细地观察它。它又粗又大,龟头露出红润 的光泽,像个将军一样骄傲地挺立着,粗粗的马眼不时滴出透明的淫液。我把嘴 附上去,把爸爸巨大的龟头纳入口中。爸爸的肉棒实在太大了,我口里只能放下 一半,我学着刚才爸爸的样子,替他吮吸着,用舌头舔着他的冠沟和马眼。 
  爸爸显然很满意他儿子的初学:" 嗯,不错……嗯……啊……再快吧……嗯 ……好爽……你吸得爸爸好爽……嗯" 得到了爸爸的夸奖,我更加卖力了。 
  " 嗯嗯……啊啊啊!……好爽!小宇!爸爸要射了!啊啊啊!" 随着爸爸的 几声吼叫,岩浆一样炽热的精夜源源不断地喷到我口里,顺着我的喉咙流入我的 身体。因为刚才爸爸说了这是好东西,我一口没剩全喝了下去。
 
  爸爸射完精的肉棒还很大,半软半硬地垂在胯下。
 
  爸爸躺了下来,把我搂在怀里。
 
  " 小宇,告诉你,你今天是第一次替人口交吗?我觉得你的技术很好啊" " 爸爸,你说什么嘛" 我翻起身,委屈地趴他的胸口。" 除了你,我还给谁吗,我 刚才都是你学的" " 好好,是爸爸多心了。不过,小宇,你学得真快真好,你是 一个天才,我以你为骄傲。" 爸爸抚摸着我头发劝慰我。
 
  " 爸爸,你是同性恋吗?" 我问爸爸呆一会儿,说," 可能只能算双性恋吧。
 我在部队时和人玩过。只是玩过,你别急" 爸爸怕我吃醋。" 这几年你妈身体不 好,我才四十出头啊,又不想出去找小姐……" " 所以你就找儿子?" 我笑了,
 爸爸也笑了。
 
  " 爸爸,你是什么时候对我动心的?" 我好奇地问。
 
  爸爸不好意思地回想了一下," 大概是你上高一时,我帮你搓澡时吧。我当 时惊呆了,没想到我儿子已经长得这么漂亮了。" "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下手?" 我埋怨他。
 
  " 爸爸怕耽误你学习吧,现在好了,你考上大学了。爸爸实在憋不住了,本 来想摸一摸你,没想到你醒了。小宇,不怪爸爸吧" 他小心地问我。
 
  " 嗯" ,我把头枕着爸爸粗壮有力的胳膊," 这是我十八年来最快乐的一个 晚上。爸爸,我们以后经常这样,可以吗" " 只要有机会,爸爸一定满足你" "
 爸爸,我爱你……" " 小宇,我也是……" 我们相抱幸福地睡着了。 
               浴室纵欲
 
  从此一对幸福的父子互相放开怀抱,互相满足着对方的情欲和性欲。看电视 时,我坐在爸爸怀里;吃饭时,我们互相用嘴喂给对方;我们一起跑步,一起洗 澡,一起睡觉,我从爸爸那里学到了口交和抚摸的技巧,我喜欢舔着爸爸的胸肌 和胸毛,还有胯下那性感的腥臊气息,我还舔过爸爸那双结实有力的大脚,那淡 淡的汗味令我发狂。爸爸是过来人,他深知男人的敏感地带,做爱时,他喜欢用 舌头舔过我的耳背,我的脖颈、乳头,他灵巧的舌功和手功常常弄得我欲罢不能, 欲死欲仙。
 
  可惜好景不长,妈妈三天以后就回来了。当时我很紧张,我怕我和爸爸的关 系会影响家庭关系。可是没有,爸爸对妈妈还那样体贴照顾。虽然我们再也没有 机会相抱一起睡到天亮了,可一个十八岁男孩被点燃的情欲却是无法熄灭的。瞅 妈妈不注意,我就会对着爸爸眉目传情,暗送秋波。偷空摸一下爸爸的胸部和鸡 巴。我能注意到爸爸渴望的眼神,要是没有妈妈在旁,他一定会像野狼一样扑过 来的。
 
  一天晚上,我在浴室洗澡,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全身,一边回忆着和爸爸做爱 的种种情形,终于我忍不住了,大叫一声:" 爸爸!" 爸爸在外边听到了,惊慌 地问我干什么。
 
  " 帮我搓搓澡""哎" 爸爸的声音充满了喜悦和激动。
 
  当穿着三角内裤的爸爸一进浴室,我就紧紧地抱住他,动作之猛把爸爸撞到 了门上。
 
  " 轻点,妈妈在外边呢" 他小心地叮嘱我。
 
  我发疯一样地吻着爸爸,爸爸也了一样激烈地回应着我。在如雨的喷水中, 一对激情的父子在狂热地激吻着。我两手镶钳在爸爸结实的肌肉中,把全身死死 地贴在爸爸健壮的身躯上。两根大棍在互相的胯间激烈地碰撞着,爸爸的肉棒又 热又硬,在我的双腿间不安分地抽动着。我们急于互相得到满足,跌跌撞撞地斜 依在浴缸上,爸爸一把把我抱起来,把我的头放在他的肉棒上,我张开嘴把爸爸 的肉棒吸在嘴里,它又大又热,鲜美多汁。爸爸拉开我的双腿,那么饥渴地吃着 我的阳茎。我们互相挺动着,配合着,全身的快感让我们暴发,但又不敢大声的 呻吟,只好的精力投入更猛烈的口交中。终于,我们积累多日的精液猛烈地喷到 对方的口中。
 
  当我们擦拭完身体走出浴室时,妈妈问我们,怎么洗了这么久,爸爸一言不 发,我笑了," 天气太热了,出汗多,我们多洗一会,这样才舒服,是吗,爸爸? " 我暧昧地问爸爸" 是啊,很舒服。" 爸爸也笑了。
 
  整个暑假,我们就在这样的偷情中渡过的,当妈妈出去买菜,聊天时,我就 开始脱衣服,等着爸爸进来快速地和我性交,虽然这样不能畅意,但也能聊解相 思之苦。
 
  暑假过去了,我要上大学了。临走时,我恋恋不舍。和爸爸拥别时,在他耳 边说了一句:" 十一放假我一定回来,等我哦" 爸爸拍了拍我的脑袋。 
               小别胜新欢
 
  大学的生活很快乐,但一个人躺在床上就会想起爸爸的身体和他的体贴的做 爱技艺。经过二十天的艰苦军训,终于迎来了十一黄金周,我第一个就坐军回家。 回家后给父母一人一个拥抱,抱爸爸时,我故意在他的腰间捏了一把。
 
  " 黑了,瘦了" 妈妈心疼地说。
 
  " 更性感了" 爸爸脱口而出,幸亏妈妈没听见。
 
  " 爸爸,我今晚跟你睡。" " 也好,免得你爸爸晚上打鼾吵得我睡不着。" 妈妈双手赞成。
 
  晚上我借口累了,洗完澡就早早躺在床上。可爸爸还在客厅看电视。
 
  " 爸爸,睡觉了啦!" 我喊了一声。
 
  " 我再看会儿球赛。" 爸爸怕妈妈怀疑什么。
 
  " 看什么看,去睡去!" 妈妈把电视关了。
 
  爸爸走进卧室时,我已经把自己剥光了,光溜溜地躺地床上,肉棒毫不掩饰 地挺立着。
 
  " 小宝贝,这就等不及了?" 爸爸一边脱衣一边笑着问我。
 
  " 老爸,我想死你了!" 我迫不及待地和爸爸吻在了一起。
 
  " 轻点,小心被你妈妈听见了" 爸爸趴上了床。
 
  " 没关系,我们隔着一个客厅呢。况且门都锁着" 我吻着爸爸,双手在他性 感的后背上流动。
 
  " 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老爸把我搂在怀里,粗壮的身子压在我的身上。 
  老爸用他钢丝一样的胡须扎着我细嫩的嘴唇。
 
  " 哦,爸爸……" 我叹息着。
 
  " 宝贝,爸爸想死你了。" 爸爸呻吟着。
 
  "我要……爸爸……我要"
 
  爸爸把头转向我的双腿间,厚厚的双唇含起我的炽热的肉棒。爸爸这次吮吸 得温柔多情,让我全身放松,就像畅游在温暖的大海里,那么舒适。
 
  " 嗯……爸爸……啊!啊!……好舒服……嗯……" 爸爸更加用力了。 
  " 啊啊!!!……哦哦!……爸爸!……哦!我要射了" 爸爸吃完的精液, 温柔地和我接吻。
 
  " 爸爸,你真好……我爱你!" " 我也爱你,小宇。来吸爸爸的大肉棒吧" 爸爸把腿岔开,跪在我腰两边,把巨大的阳具塞进我的口中。爸爸的阳具就像一 根美味的香肠,在我口中那么湿润肉感。
 
  " 嗯嗯……咝哦……儿子,爸爸好舒服!小宇,怎么停了,不喜欢吗?" 爸 爸奇怪地问我。
 
  " 不是啊,我是想……" 我害羞地望着爸爸。
 
  " 想什么……" 爸爸温柔的眼神、性感低沉的声音让我发狂。
 
  " 爸爸,你能日我吗?" 我把脸埋在爸爸的双腿间,生怕他不答应。 
  " 真的吗?" 爸爸用手捧住我的脸,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与惊喜。" 小宇,你 真的要我日你吗?""嗯"
 
  " 其实爸爸早就想日你了,只是怕你痛" 爸爸真疼我。
 
  " 我不怕,我要把我的屁眼献给爸爸。爸爸,来吧。" 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 浴液。
 
  " 哇靠,你小子,早有预谋啊" 爸爸笑了。
 
  我趴在床上,爸爸跪在我的身后,用手指轻柔地扒开我的股缝。附下身子, 开始用舌头舔我的屁眼。
 
  " 爸爸不要,那里脏的" 我根本不知道还要舔,以为只要有浴液就够了。 
  " 没关系,小宇,我儿子的全身我都喜欢" 爸爸轻轻地用舌尖逗弄着我的屁 眼和会阴部分。我只觉得一种奇妙的酥麻感,从屁眼传到阴茎,再传到全身,我 呻吟起来。
 
  爸爸的舌头停了下来,接着一股冰凉的感觉侵入我的小穴,原来爸爸已经把 涂了浴液的食插了进来。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 儿子。别怕,放松,就像洗澡时一样" 爸爸吻着我的脊背安慰着。 
  接着爸爸又放进来第二根、第三根,并且慢慢抽擦着。
 
  " 嗯嗯……" 我的叫声已经由不舒服的呻吟变为甜美的淫叫。
 
  " 儿子,爸爸要进来了" 爸爸让我跪起来,用双手搂着我的腰,双腿夹着我 的腿,把他那粗大惊人的肉棒刺了进来。
 
  虽然经过了舌头和手指的洗礼,但爸爸的阴茎实在是太大了,我的后门只觉 得火辣辣地疼。
 
  " 小宇,疼了就说出来" 爸爸继续往里送着。
 
  我咬牙一语不发。
 
  " 长痛不如短痛,小宇,坚持住,爸爸进来了" 说完,爸爸用劲一刺,他那 16CM的大阴茎冲破阻碍闯进了我的处男菊穴。
 
  " 啊" 我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 小宇,疼吗,疼的话就算了" 说着,爸爸就要抽出来。
 
  " 不,不要抽出来,我要你,爸爸,我要你日我!" 我哀求着。
 
  " 那你忍一会儿,等会儿就舒服了。" 说完,爸爸开始慢慢地抽插。 
  伴随着爸爸的抽插,我的屁眼变成了一种麻木的疼痛,再后来就只有麻没有 痛了,接着屁眼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快感,那种感觉让人欲死欲仙,只觉得里面 奇痒难忍,急需要爸爸的长枪来摩擦。
 
  " 啊……啊……爸爸……好舒服……好痒,爸爸,快,……用力……用力日 我!" " 儿子啊啊!你的屁眼好紧……好热……夹得爸爸好舒服……啊" 爸爸加
 快了抽插的速度。
 
  " 啊!!!啊!!!爸爸!!" 爸爸越插越快,就像一个野蛮的狮子,完全 没有了刚才的温情脉脉,只有兽性的喷发。突然,把抱起我,把我转了一个身, 他的阴茎也在我的屁眼里了打了转,巨大的快感使我咬紧了牙关。爸爸用双手托 起我的大腿,再用力地日我,日他的亲生儿子。他满脸凶相,浑身的肌肉随着抽 插而晃动,简直要把我吃了一样。
 
  " 啊……啊……爸爸……好好日我……日你的儿子!" " 好儿子……贱儿子 ……爸爸在干什么?" " 嗯……爸爸……爸爸……啊!" " 快说!爸爸……爸爸
 在干什么!" " 爸爸在日他的儿子,和他的儿子交配!" " 好儿子,爸爸是你的
 什么!" " 爸爸是我的哥哥!啊……我的男人……我的国王!" " 对,你就是爸
 爸的弟弟!爸爸的老婆!爸爸的奴隶!说……儿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嗯……儿子……嗯……儿子是用来……用来给爸爸日的"
 
  " 说得好……儿子……爸爸把你的屁眼……日烂好不好?" " 嗯……嗯…… 我的屁眼就是……就是给爸爸日的!爸爸……啊啊啊!!我不行了……爸爸…… 儿子要死了!" " 儿子,再坚持一会儿……啊!……爸爸正爽呢" 爸爸继续粗暴
 地奸淫着自己的儿子,性的快感使我们不顾面子,满口淫言浪语。
 
  " 啊……宝贝……爸爸要射了……啊啊啊!" 爸爸把炽热的岩浆全射进了我 的体内。
 
  经过一场大战,我无力在躺在爸爸怀里。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
 
  " 怎么样?小宇……舒服吗?爸爸的功夫怎么样?" 爸爸亲着我的耳机问。 
  " 嗯……爸爸,你好棒哦,我好舒服。" " 儿子,你刚才叫得可真浪!" 爸
 爸舔着我的脸说。
 
  " 还不是你逼的啦" 我脸红了。
 
  " 宝贝,你让我发狂……" 爸爸喃喃地说。
 
  在家里住了六天,爸爸整整干了我六个晚上。
 
               电话传情
 
  返校之前,我给爸爸拍了一张裸照。爸爸光着身子站在床边,鸡巴挺立着, 做出性感诱人的姿势。我把这张照片仔细珍藏在我的被套里,淫欲难遏的时候, 就拿出来,对着爸爸的照片,回想着与爸爸做爱的种种细节打手枪。有时候照片 也解决不了问题,等宿舍没人的时候,我会躺在床上,打通爸爸的手机,在电话 里与爸爸声音做爱。
 
  " 爸爸,我好想你哦" " 小宇,爸爸也想你呀。""小宇好想和爸爸做爱哦"
 
  " 小宇想和爸爸怎么做呢?" " 要吸爸爸的大鸡巴,要爸爸的大鸡巴插儿子 的屁眼。" " 小宇,你说得爸爸都硬了。" " 爸爸,我也硬了。" " 那就把内裤
 脱了哦" 爸爸在电话那头吩咐我,其实我已经早脱了。
 
  " 爸爸,让小宇吃你的大肉肠吧。" " 好啊,乖乖张开嘴,爸爸进来了。" " 嗯嗯" 我往嘴里塞了一根黄瓜,对着电话发出吸吮的声音。
 
  " 哦啊!小宇吸得爸爸好爽啊" 电话里传出爸爸的呻吟。
 
  " 嗯嗯……爸爸的鸡巴好大好热" 我加快了吮吸的速度。
 
  " 儿子,爸爸要射了啊!" 爸爸在电话里吼叫三声。
 
  " 爸爸,小宇要吃你的精液!" 我把自己的精液撸出来,拌到黄瓜上吃下。 
  整个学期,我就是用照片和电话解决性欲的。在一次通话中,爸爸在激情之 余答应寒假回家让我操一回他。我期待着寒假的到来。
 
               农舍欲火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学校放假了。
 
  回家的感觉真好,不但有妈妈可口的饭菜,还有爸爸或温存或野蛮的爱抚。 可是冬天天冷,妈妈出去的次数很少了,所以也大大减少了我和爸爸偷情的机会。 除了偷空亲亲嘴,摸摸鸡巴,也就是在洗澡的时候互相口交一下,连操的机会都 没有。
 
  终于,到了年关了。照例,每年爸爸这时候都要回一趟乡下老家。今年爸爸 特别问我" 小宇去不去?考上了大家,也应该去看看家里人。" 母亲也同意了。 我知道,爸爸是在创造一个可以自由做爱的机会。
 
  在车上,我们特意挑了个最后面的一排,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依偎在爸爸怀 里,爸爸,紧紧地搂着我。我把手伸进爸爸的内衣,抚摸着爸爸已经坚硬如铁的 鸡巴和结实的臀部,爸爸憋红了脸,喘着粗气,把我搂得更紧了。
 
  下车后,爸爸轻轻地骂道," 小浪货,刚才弄得我差点射了。" " 你不浪, 谁让你硬了。" 我嬉皮笑脸。
 
  " 你等着吧,今晚上别想睡觉。" 爸爸作出凶恶的样子。
 
  " 来呀来呀,谁怕谁?" 我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老家的人见我们回来,都很高兴,爸爸忙着和他们说话,我却盼望着天早点 黑下来。到了晚上,他们还要看电视,我实在等不及了,就做出哈欠连天的样子。 
  " 小宇是走累了吧?" 爸爸会意地问我。
 
  " 可不是,坐了一天的车,早点睡吧" 二叔也附和。
 
  " 那我们就去先睡了。" 爸爸跟他们告过别,我们就赶紧到了特意为我们准 备的一房内。现在的农村也富裕了,屋里的火炉比城里的暖气还热乎。一进屋, 我们就关上门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 宝贝,等不及了吧?" 爸爸热烈地吻着我的双唇。
 
  " 爸爸……爸爸!" 我喘着粗气叫着。
 
  由于乡下的每间房子都是独立的,又都是厚墙厚门,根本不用担心怕被他们 听见。
 
  我们近不及等地把手伸进对方的内衣,在对方火热的身上大力地抚摸着。爸 爸粗大的手掌把我的性欲撩到了顶点。
 
  " 爸爸,我要你……" 我们一边热吻,一边为对方脱去层层的衣物,为什么 冬天要穿这么衣服啊?
 
  终于,我们赤裸裸地坦诚相见。望着对方的身体,我和爸爸扑在了起,在火 热的大坑上翻滚。农村的坑就是有这样的好处,无论你的动作多么翻江倒海,绝 不怕弄出动静。
 
  我们紧紧地搂着,滚着,吻着,喘着,两根铁棒在胯下剧烈地摩擦着。
 
  " 爸爸,让我吃你的大肉棒!" 我跪在坑上,把那根滚汤的热狗含进嘴里, 使劲吮吸起来。
 
  " 哦" 爸爸发出长长的呻吟。
 
  我的双手在爸爸粗壮的毛腿和阴囊上游动,大力地捏着他结实挺翘的双臀, 用舌尖逗弄着爸爸的龟头、冠沟、马眼。
 
  " 哦嗯啊,小宇……爸爸好爽……" " 嗯嗯" 我加大了力度。爸爸快活的搂
 着我的头,双手在头上胡乱抚摸,我一边吸一边用脸蹭着爸爸的大腿,爸爸则舔 湿他的手指,在我的耳朵、眉毛、脖子里滑动。接着,爸爸低低吼了一声,强劲 的精液喷了我一嘴一脸。
 
  " 哦" 我吐出爸爸半肿的鸡巴,长长吁了一口气。
 
  爸爸射完精,我舔干净了他的鸡巴,爸爸也舔了我脸上的精液,接着,我们 拥抱接吻,互喂着嘴里的精液。
 
  " 来吧,小宇,爸爸替你吸" ,说着就要下嘴。
 
  " 不,爸爸" 我搂住爸爸的肩头," 我想来点别的。" " 什么?" 爸爸不解
 地问。
 
  " 我想操你!" 我在爸爸耳边神秘地说。
 
  " 那怎么行?" 爸爸惊讶地说。
 
  " 怎么不行,就许你日我,不许我操你?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呀。我也是个男 人哪!
 
  爸爸想了想,无奈了趴下," 那好吧,不过你可轻点。" " 哎!" 我高兴地
 应了一声。
 
  我也学爸爸操我前的样子,把脸埋在爸爸的臀沟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原以 来很脏的地方,却有一股粗犷的男怀气味,难怪爸爸那么喜欢舔我的屁眼。 
  我伸出舌尖,在爸爸的菊花缝外轻轻地点了几下。
 
  " 嗯" 爸爸发出舒服的长吟,显然他也感觉快感了。
 
  然后我就深情地舔着爸爸的小穴,每舔一下,爸爸就长长地叫一声,直到我 把小穴的入口舔得湿润光滑。我从背包里拿出从城里带来的洗面奶,挤了一团涂 在我右手手指和爸爸的洞口,然后按着爸爸操我的步骤逐步伸入爸爸的秘地。 
  哇,没想到爸爸的小洞那么湿热,内壁紧紧地箍着我的手指,想把他吸进去 的样子,我又伸进去中指。爸爸哼了一声。
 
  " 爸爸,放松" 我轻轻地吻着爸爸的耳朵。
 
  放进去无名指后,我就开始轻轻地抽动起来了。爸爸的屁眼显然没有被开垦 过,那么敏感,当我加快速度时,爸爸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
 
  " 啊、啊、哦" 爸爸的叫声透着一股妩媚,不像平时那样雄性十足的样子, 看来阳刚健壮的爸爸也喜欢被干嘛。
 
  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就在早已经硬得不行的鸡巴上涂上洗面奶,先在洞 口磨了几圈,让爸爸先熟悉一下这种感觉,然后一股作气刺了进去。
 
  " 啊" 爸爸低低地惨叫了一声,我低下头,爸爸回过头和我热吻,大概是想 借此分散下体的疼痛吧。
 
  当我的鸡巴完全没入时,爸爸使劲把屁眼一缩,我的肉棒就被他强壮有力的 括约肌紧紧钳住。我惨叫一声全身血脉喷张。我才知道干人那么爽。这跟口交完 全不同,虽然口交可以借住舌头牙齿来刺激老二,但绝没像屁眼这么有力道。我 深呼吸了一口,慢慢移动我的老二,那种鸡巴在爸爸屁眼内摩擦的感觉,又是一 种刺激,其实光是看着我老二在他屁眼内进进出出的景象就够刺激了。
 
  随着性交的深入,爸爸显然也习惯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他不但发出性感的 呻吟,还屁股一挺一挺在配合着我。我靠!没想到那么雄壮的爸爸也喜欢被自己 的儿子干!我搂起爸爸的腰,让他跪在床上,我在背后冲刺,这样我们的身体能 够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 啊、啊" 我大力地冲刺着,大腿打着爸爸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 
  老爸双手扶着头,狠狠地叫着。
 
  " 爸爸,儿子干得你爽不爽,舒服不舒服?" 我喘着粗气问。
 
  老爸一边呻吟一边回答," 好,好儿子,好爽……啊啊……好舒服!" "爸 爸,你……你很喜欢被儿子干,……对不对"
 
  "嗯嗯……我喜欢……我喜欢被儿子干"
 
  我突然拔出我的鸡巴,爸爸连声惨叫" 不要,不要,小宇,插我,我要你的 大鸡巴!" " 我只是换个姿势嘛,躺下!" 爸爸急忙翻身躺下,并把自己的双腿
 拉起来,露出红红的屁眼。这副景象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把爸爸的双腿放在肩上, 狠命冲了进去。
 
  " 啊" 爸爸一声浪叫,显然这种姿势更刺激。
 
  爸爸一只手在自己的鸡巴上撸动,嘴里不断地浪叫:" 啊……啊……恩…… 啊……好爽……儿子……操死老爸吧……儿子……鸡巴好爽……用你的鸡巴…… 操烂老爸的屁眼……啊……啊啊……啊啊啊……"
 
  爸爸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威风的样子,淫荡地叫着,他越是这样我越干得性 起。
 
  我浑身已经湿透,汗水浸满了全身。我抽出鸡巴,仰面躺在床上,呼哧呼哧 地喘着气。
 
  老爸心疼地看着我,他过来跨坐在我身上,将屁眼对准我的鸡巴,缓缓坐了 上去,自己上下做起了活塞运动。我用手握住老爸的鸡巴套弄起来,前列腺液流 得我身上到处都是……
 
  看着老爸满足的样子,我心里由衷地感到一种征服的快感。老爸该轮到儿子 再爽一把了。我双手托起老爸的屁股,躺着又开始狂干起来。我从未感到这么兴 奋过,动作也越来越快。啪、啪、啪,我的身体有节奏地撞击着老爸的屁股。老 爸早已缴械投降,此时只有浪叫的份了。
 
   "啊……嗯啊……嗯……啊啊……儿子……老爸快不行了……儿子……放过 老爸吧……儿子……你好棒……要操死老爸了……啊……啊啊……啊啊啊……" 
  " 干你干你!干烂你!你这只野狼,操你这头公牛!" 我胡言乱语。 
  " 啊、啊" 爸爸只有淫叫的份。
 
  终于,我也忍不住,抽大股的精液射在了爸爸的肚子、胸口上。我把爸爸身 上的精液舔吃干净,爸爸厚厚的胸肌和凸凹不平的腹肌舔起来感觉好极了。然后 把我的鸡巴塞进爸爸的嘴里,爸爸无力地替我吸干净。
 
  我趴在爸爸的身上,我们父子舒服地叹息着。
 
  " 爸爸,儿子的功夫还不错吧。" 我在爸爸耳边轻轻地说。
 
  " 靠,臭小子,只顾自己爽,险些把你爸弄死。" " 嘿嘿,你以前也不是差 点把我弄死。" 我得意地笑了。
 
  " 小宇,我们算是真正的互相拥有了。" 爸爸搂着我,我们在农村火热的坑 头上安然睡去。
 
[ 本帖最后由 碧血丹青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