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爱哥哥】(BL文不喜勿入)
最爱哥哥-1
 
  漆亮的黑夜,是欲望滋长的最佳温度…
 
  在夏季里的湿黏空气,容易让人妄想…
 
  「哈啊…哥…哥哥…」
 
  不见光的空间里,微弱的声音,从美丽的唇瓣中吐,鼻腔呼出的热气,跟身 上汗湿的黏腻跟不断扭动的腰身,形成绝配…
 
  〝喀…〞空间的一隅,出现一细光,慢慢扩大…
 
  「我回来了悦夜,有没有乖乖的啊…」
 
  上扬的唇角,眼眸中的戏虐,身上的危险气息,令人害怕。
 
  「哈啊…哥哥…唔嗯…」
 
  「啧啧啧…真是的,看看你,把床弄的脏兮兮的…」
 
  来到床上,看着眼前有着令女人都羨幕的娇容,被迫维持羞耻姿势的美人… 
  双手被架到背后用细绳绑住,强迫跪趴着,双脚因被皮革制的皮带绑住,被 迫张开无法闭合,抬起的翘臀,被巨大的矽胶制品塞满,震动着体内的肠壁黏膜, 刺激着,淫荡透明的液体涎着大腿内侧滑落,前方肿涨的硬挺,在喷出了一道白 
  液之后又因肉穴传来的刺激而再度挺直…
 
  「又射了啊!真是的,床都被你的精液沾满了,看看你多淫荡啊!」
 
  伸手?着那一滩一滩的精液,恶魔般的媚笑很不协调。「哥…悦日哥…嗯啊 …哈啊…」
 
  侧着脸埋在柔软的床上,声音听的出来很虚弱…
 
  「一直被按摩棒插着很舒服对不对!嗯,我可爱的弟弟…」
 
  沾满精液的手上悦夜的脸,看着被汗浸湿的发紧贴着悦夜细嫩柔白的脸庞, 赤裸的身体染着一层淡淡的粉红,眼神充满着勾引…
 
  「看看你的眼神是多么的欲求不满!被插了一整天,还不满足吗?」
 
  舔着手上余存的精液,俯下身舔去悦夜脸上的精液…
 
  「想…想要哥哥插入…夜…想要哥哥的肉棒…」
 
  不怕羞的把话说出口,身体因眼前人舔着自己的脸颊而兴奋异常。
 
  「是嘛!这么想要我的肉棒插到你的淫穴里吗!」
 
  笑的得意,起身来到悦夜插着按摩棒的花蕾前,轻轻抽出按摩棒,再用力把 
  按摩棒插入那早已淫液满溢颤动的肉穴里…
 
  「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悦夜发出愉悦的呻吟,再度射出一道白液…
 
  「看看这淫荡的淫穴,每天都只想着要我插入对吧!要不是昨天看到你一边 叫着我的名字,一边用这个按摩棒自慰,我还真不知道你那么希望让我搞。」 
  邪笑着,不断将按摩棒抽出插入,每一次都是粗鲁的。
 
  「啊啊…对…夜…哈啊…每天都…嗯唔…幻想着可以被哥…哈啊…哥哥粗大 的肉棒搞…嗯唔…哈啊…」
 
  喘息因为悦日的粗暴而加大,呻吟也因为悦日的动作而频繁。
 
  「哦!是嘛!你每天都像昨晚那样,一边用按摩棒自慰一边叫着我的名字嘛!」 
  眼神充满着不该有的得意,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
 
  「哈啊…对…嗯啊…夜…每天都…唔嗯嗯…。幻想着…被…哈哈…被哥哥… 插入…哈啊…。」
 
  诚实的回答着悦日的问题。「原来你一直在暗恋我啊!暗恋自己的哥哥,你 还真是变态耶!」
 
  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悦日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粗鲁。
 
  「啊啊…对…哈啊…夜…一直…嗯嗯…一直很喜欢哥哥…哈啊…第一眼看到 
  …哥哥…就…哈啊唔…就很喜欢…哈…可以…嗯…拜託哥哥…哈啊…疼爱夜 …唔
 
  嗯啊…夜想要哥哥…哈啊…」
 
  大口喘息着把话说完,一点也没有羞耻的感觉,很坦白的说着。
 
  「想要我是嘛!那就先用嘴巴让我服舒我在考虑看看!」
 
  来到悦夜面前,将自己早已兴奋不已的硕大展现在悦夜面前…
 
  「哈…哥哥的…哥哥的肉棒…唔…嗯唔…」
 
  急切的将悦日粗大的硬挺含入口中吸吮,舌尖灵活的挑逗着顶端的小洞口, 唇配合着吞吐着,脸上的表情好不淫荡享受…
 
  「啊…想不到你…口交的技巧那么好…真爽…」
 
  「唔…嗯…」
 
  「你该不会…每天晚上都在想幻想着帮我服舒吧…」
 
  摸着悦夜浅蓝色的头发,悦日唇上的笑容令人暧昧。
 
  「唔…哈…对…夜…每天都想像着可以帮哥哥口交…」
 
  离开悦日的分身,迷濛的眼看着眼前的悦日。
 
  「真的啊!原来你那么喜欢我…」
 
  右手抬起悦夜的下额,贴上唇吻着。
 
  「唔…嗯唔…」
 
  火舌激烈的相互交缠着,舌尖与舌尖的相识激情,吸吮着对方的舌尖、轻舔 着对方的贝齿,轻啃着对方的嘴唇,因为吻的太激烈,唇嘴不断的有唾液溢出, 如此迷恋着对方的香甜,火热的邀约一直在漫烧着。
 
  「唔…哈啊…嗯唔…」
 
  不断发出表示愉悦的呻吟,不断挑逗着悦日的感管神经。
 
  慢慢将手移到悦夜的分身上套弄。
 
  「嗯啊…哈啊…哥…哈啊…想要…想要哥哥插进来…」
 
  「那么想要我插入…」
 
  蛊惑的嗓音传入悦夜的耳中,悦日迷人的声音,让悦夜的身体不自觉的微微 颤抖着。
 
  「对…夜想要哥哥插进来…哈啊…想要哥哥…嗯…唔…插进悦夜的小穴里 
  …」
 
  红艳的唇不断在悦日的眼前一张一合的吐出令人羞红脸的话语,悦夜充满迷 濛水气的大眼直锁着悦日的眼睛。
 
  「原来夜那么淫荡啊!那么想要我的肉棒插进去是嘛!」
 
  「对…夜…想要哥哥的肉棒插进来…啊啊- 」
 
  在悦日的手中解放,令人充满淫念的娇吟,让悦日只觉得下腹的欲望越来越 强大。
 
  「可以啊!不过,你先把这个带上…」
 
  不知道悦日从那拿出来一个悦夜从没见过的东西,像个小型的篓子,只见悦 日将悦夜方才泄了精垂下的分身装上那像篓子的器具。
 
  「哥…这…这是什么…」
 
  「嘘~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伸手抵住悦夜的唇,将悦夜抱起背对着自己,将已经很涨的敏感一次挺入悦 夜淫液满溢的肉穴,按耐不住狂野的狂欲,手紧握着悦夜的细腰,大幅度的在悦 夜体内插进抽出。
 
  「可是…嗯啊…哈啊…好棒…哥哥的…嗯…哈啊…肉棒…插进来…了…嗯啊 …」
 
  被悦日的突然进入引来一阵娇吟,身体不断随着悦日猛烈的插抽上下摆动着, 头很自然的摇动着,唇不断吐出淫叫声,双手虽然被悦日绑在背后很不舒服,但 悦日的硕大不断磨擦着饱满的淫肉,火热的快感加速血液的流动,神经未稍传来 的酥麻快感让悦夜根本就忽略了双手被限制活动的酸麻。
 
  「啊嗯…再快一点…哈…哥哥…嗯唔…哈啊…好爽…哥哥的形状…嗯哈…好 
  清楚…」
 
              最爱哥哥-2
 
  「啊嗯…再快一点…哈…哥哥…嗯唔…哈啊…好爽…哥哥的形状…嗯哈…好 
  清楚…」
 
  开始扭动着自己的腰,想让悦日插的更深入更深入。
 
  「好紧…被插了一天还那么紧…你真的很淫荡耶…啊…哈…」
 
  「唔…哈啊…哥哥…再深一点…好舒服…哈啊…嗯唔啊…啊…」
 
  不断仰着头淫叫出声,悦夜豪不害羞的吐露着被搞的愉悦,不停的张口淫叫 出最令人兴奋的乐音,迷惑着悦日的身体,换来更加猛烈的撞击与抽送。 
  「啊哈…不…不行了…嗯啊…哥哥…哈…受不了了…嗯…哈啊…哈…」 
  感觉到分身又开始肿涨了起来,快要达到极端的高潮,想射出的念头越来越 强烈,却发现越发肿涨的分身似乎被什么东西紧紧束缚住,就像孙悟空头上的金 箍圈一样,紧紧绑着发肿的肉身,好难受…
 
  「唔…哥哥…好难受…哈啊…快解开…哈啊…嗯…帮夜解开…哈啊…嗯唔 
  …」
 
  不断开口向悦日恳求着,悦日装在悦夜分身上的东西不但紧紧限制了悦夜想 发涨的肉棒,还限制了悦夜发射的管道,就像是被人紧握着肉棒还被抵住无法射 出,如此的折磨,让悦夜难受的要命,双手却又被悦日绑在身后…
 
  「那怎么行,等我搞到舒服了再帮你解开。」
 
  仍是紧抱着悦夜的腰冲刺着,唇上恶意的笑容,让悦夜不断开口求饶。 
  「唔啊…哈…哥哥…拜託…嗯啊哈…快帮夜解开…好难受…。拜託…嗯啊哈」 
  悦日不断在体内抽送着的快感,跟无法射出还有被人限制肿涨的痛苦,让悦 夜一张俊美的脸庞扭曲了不少。
 
  「还不行,我都还没有搞到爽怎么可以让你先偷跑呢!」
 
  就着在悦夜的体内变换位置,将越本背对着自己的悦夜,变成两人面对面, 悦日躺在柔软的床上,让悦夜坐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可以插的更加深入… 
  「哈啊…哥哥…拜託…嗯啊…哈啊…好难受…唔嗯…」
 
  「难受?可是我看你的表情是好享受啊!不然…再加上这个吧…」
 
  手伸到床头柜上拿出另一个悦夜没有看过的东西,一条细铁炼上两端绑着小 型的夹子,悦日坐起身,缓慢了摆动的腰,先是吸吮了悦夜胸前因激情而挺立的 粉红蓓蕾,兴致悖悖的将那小型的夹子夹上。
 
  「夹着这个会更舒服的!」
 
  「嗯啊…哈啊…哥…唔嗯…好奇怪的感觉…哈啊…」
 
  「会很舒服的。」
 
  恶意的将悦夜胸前两处蓓蕾上夹着的夹子上相连的铁炼扯了一下,被紧夹着 的夹子拉扯的刺激,像被电触到一样的刺酸麻感,让悦夜下意识的弓起身子。 
  「啊啊…哈啊…哥哥…唔…哈啊…不要…不要再扯…受…嗯啊哈…受不了了… 哈…」
 
  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快感,让悦夜全身的神经处在痉挛的状态上。
 
  「很舒服吧!看你爽成这样。」
 
  再恶意的拉扯了一次,听到悦夜发出令他满意的淫吟。
 
  「哈啊…对…好舒服…哥哥弄的都很舒服…哈啊…哥哥…拜託…解…嗯啊 
  …。解开…哈啊…好难受…嗯嗯唔…」
 
  虽然新鲜的刺激让悦夜非常有快感,但是下身被限制住的肿涨令悦夜感到非 常痛苦也是事实。
 
  「还没完呢!」
 
  退出悦夜的体内,将悦夜的坐姿换成趴跪着,再一次用力的挺进悦夜的不断 发涨的肉壁里,再度再悦夜的肉壁里猛烈抽插着。
 
  「啊啊…哈啊…哥哥…不要那么快…受不了…哈啊…不行…不行了啊…哥哥 
  …拜託…解开…哈啊…」
 
  双手被绑在身后,上身无助的随着身后悦日的撞击而贴着床晃动着。
 
  「再一下…啊…哈…好舒服…」
 
  悦日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已经让悦夜快要昏过去。
 
  将压抑很久的欲望射进悦夜的体内…
 
  「啊啊-」
 
  「啊…哥哥…拜託…帮夜…哈…哈…帮夜解开…呼…」
 
  感觉到悦日温热的液体在自己的体内扩散,舒服的感觉在悦夜的身体像暖风 一样吹过。「好吧!看你忍得那么辛苦。」
 
              最爱哥哥-3
 
  「好吧!看你忍得那么辛苦。」
 
  先将悦夜手上的束缚解放,悦日将悦夜翻身面对自己,伸手替悦夜解开绑在 悦夜分身上的东西。
 
  「滋~嘶~」
 
  等悦日一将悦夜分身上的东西拿走,积在悦夜体内想射出的精液就像是泄洪 的水库一样不段的狂射出悦夜的体内。
 
  「啊啊啊…。呼…啊…哈…好棒…好舒服…好爽…。呼…呼…」
 
  射完精后的快感,让悦夜愉悦的仰着头喘息。
 
  「你看看你,射了那么多,还真的是欲求不满啊。」
 
  「哈…哈…呼…呼…」
 
  狂射精后的快感还在,只见悦夜全身仍在微微的颤抖着。
 
  「来玩点别的吧!」
 
  起身,下了床走出房间,只留下悦夜仍在喘息着。
 
  不一会儿,悦日回到房间,手上还拿着一根蜡烛,唇上的笑容让悦夜看到迷 乱。小心翼翼的将蜡烛拿上床,放在床头柜上。
 
  「看你把自己弄的多脏啊!」
 
  手轻抚上悦夜的分身,俯下身,将悦夜方才喷出来的精液舔乾净。「嗯啊… 
  哈…哥…哥哥…嗯啊…哈…好…好舒服…嗯啊…」
 
  无法控制的将手指伸进悦日的发,弓起身子仰头发出淫秽的呻吟。
 
  「这么快就硬了啊…」
 
  看着悦夜才被他轻轻一吮便仰首的分身,满意的笑着。
 
  「把你这里封起来好了。」
 
  将放在床头柜上的蜡蠋拿到悦夜挺立的分身上,将在燃烧的蜡蠋慢慢倾斜, 
  看着透红的蜡油滴落在悦夜硬挺分身的小洞口上…
 
  「啊哈…哥哥…痛…好痛…」
 
  「不要乱动!」
 
  顶端传来热烫的痛,让悦夜难过的扭着身子,悦日见状连忙出声警告。 
  「…哥哥…」
 
  眉头紧皱着,表示悦夜的不舒服。
 
  没有把悦夜的哀求看在眼里,悦日仍是继续让那烫热的蜡油滴在悦夜顶端的 小洞口,直到那口被蜡油全都封住了,才满意的将蜡蠋放回床头柜。
 
  「哥哥…好痛…嗯啊…哈…哥哥…住手…嗯啊…」
 
  困难的用手撑起上身,却被悦日用手套弄着他分身的快感麻痺神经,很本能 的淫叫着。
 
  「哈啊…哥哥…嗯…哈…」
 
  「怎样,很舒服吧!」
 
  看着悦夜一脸享受的表情,悦日得意的加快套弄悦夜分身的速度。
 
  「唔哈…舒服…啊…哥哥…不行了…哈啊…」
 
  感觉到自己似乎又快要爆发,悦夜下意识的弓起身子。
 
  「等一下会更舒服的!」
 
  俯下身在悦夜的耳边低喃,将悦夜翻身跪叭着,抬起悦夜白嫩的臀,将再度 因悦夜的美而硬挺的硕大一次深深顶进悦夜的体内。
 
  「哈啊…哥哥…哥哥的肉棒…哈啊…又插进来了…好舒服…」
 
  不断卖力的挺着腰身,想将对悦夜的爱恋一次传达过去,如猛兽奔驰般的猛 烈撞击,让悦夜双手紧抓着身下的被单,撞击每一点的快感都让悦夜发出最自然 的呻吟。
 
  「嗯啊…啊啊…哈啊…好棒…哥哥…哈啊…哥哥的肉棒…嗯唔…把夜填的好 满…哈啊…」
 
  身体不断被动的随着悦日的撞击晃动着,嘴中不断口出悦日最爱听淫呻。 
  「好紧…夜的身体是最棒的…哈啊…」
 
  双手紧握着悦夜的细腰冲刺着,被悦夜湿热的肉壁紧紧吸住的快感让悦日觉 得头昏脑胀,只想不断的加快速度,好得到更多磨擦的快感。
 
  「哈啊…不行了…哥哥…受…受不了了…哈啊…」
 
  唇角不断淌出来不及?下的银丝,悦夜迷雾的眼越来越媚人。
 
  「哈啊…好痛…哥…好痛…嗯啊…哈啊…」
 
  背上传来被利齿啃咬的痛处,让悦夜不觉叫痛。
 
  「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继续在悦夜的背上留下齿痕,先狠狠的咬一口,再用舌尖慢慢的舔着刚才咬 的地方,疼痛之后舌尖温柔的刺激又带给悦夜新的感觉。「唔…哈啊…哥哥…好 …好舒服…」
 
  「就知道你一定会爱上的…」
 
  唇角露出邪媚的笑容,将方才跟着蜡蠋拿进房的小皮鞭拿出来,往悦夜白嫩 的美背上,咻的一声,鞭了一鞭。
 
  「咻-啪咻-啪」
 
  「啊啊-痛…哥哥…好麻…好痛…」
 
  一条粉红色的伤痕,出现在悦夜的背上,红色配上白色,如此的明显。「这 样就会舒服的…」
 
  弯下身舔着刚才鞭打悦夜的地方,湿热的舌,在悦夜那又热又麻的伤痕上, 让悦夜觉得很昏沈。
 
  「哈…哥哥…」
 
  「咻-啪咻-啪」
 
  再度给了悦夜的美背好几鞭,看着那粉红的痕迹,令悦日觉得兴奋。「哈啊 …哥哥…好痛…哈…」
 
  「被皮鞭鞭打的感觉如何?」
 
  手轻轻摸着悦夜背上的鞭,一边舔吻一边问着。
 
  「嗯…麻麻的…哈啊…好…好舒服…唔嗯…啊啊…」
 
  就在悦日缓慢撞击到悦夜的某一点时,让然悦夜突然弓起身子。
 
  「原来你的敏感点在这里啊!」
 
  像是发现稀世珍宝一样,悦日唇上的笑容很得意,也带着些许恶魔的胜利感。 
  「啊啊…哥哥…不要那么快…唔嗯…会…哈啊…夜会受不了的…嗯唔啊…哈 
  …」
 
  「受不了…会嘛…我看你蛮爱的不是嘛…」
 
  不断加快冲刺的速度,悦日将悦夜抱起,并面对着自己,一手还恶质的不断 套弄着悦夜的分身。
 
  「唔嗯啊…哈啊…哥哥…哥哥…受…受不了了…哈啊…」
 
  双手紧捏着悦日不停晃动的肩膀,配合的扭着自己的腰。
 
  「是嘛!夜…你爱不爱哥哥…」
 
  停下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抽插的律动,抱着悦夜在耳边说着。
 
  「嗯…爱…夜最爱哥哥了…哈…哥哥…快动…夜想要…哈啊…」
 
  对於原本快要高潮,悦日却突然的停下,让悦夜觉得难受的要死,想自己扭 腰,却被悦日紧紧抓着。
 
  「真的嘛!那…要听哥哥的话…」
 
  「夜会听,夜都只听哥哥的…哈…哥哥…快动啦…想要…」
 
  「你真的是很淫荡耶…夜…」
 
  「对…夜只为哥哥淫荡…只爱被哥插…哈…」
 
  「真的嘛!」
 
  「真的…哥哥…最疼夜…所以夜最爱哥哥…」
 
  双眼除了布满了水气,还有悦夜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
 
             最爱哥哥-4(完)
 
  「真的…哥哥…最疼夜…所以夜最爱哥哥…」
 
  双眼除了布满了水气,还有悦夜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
 
  ………………………
 
  「你就是悦夜啊!」
 
  缩着身体坐在床上发呆的悦夜(5岁),被眼前有着一张稚气却看得出俊美 脸庞的悦日(8岁)温暖的声音打断。
 
  「…嗯…」
 
  有点不安的点着头,因为在这个家他是个不被人欢迎的私生子,若不是亲生 妈妈体弱多病过世,他也不会有机会见到亲生爸爸,也若不是他长的跟妈妈一样 漂亮,他想…他就不会被爸爸收养,也不会被继母讨厌了吧。
 
  即使在这里不愁吃不愁穿,可是…他宁愿跟着妈妈过苦日子,至少,妈妈是 疼他的,这里,他就像个透明人一样,爸爸只是偶尔会看着他的脸发呆,而继母 一但看到他一定都是臭着一张脸,等到爸爸不在家,才会对他发飙,爸爸在家, 继母只会瞪他。
 
  而眼前这个人,长孙悦日,才是长孙家的正统子孙,他,皇甫悦夜,不过就 是孽种,只能跟着妈妈姓…
 
  「不要那么害怕嘛!我又不会吃了你,走吧走吧我们去玩。」
 
  笑着一张牲畜无害的笑容,悦日热络的拉起悦夜的手。
 
  「你…你不讨厌我嘛?」
 
  有点受到惊吓,对於悦日如此和善的对待,悦夜着实觉得有点受宠若惊。虽 然他来到这个家已经有两年了,可是,他今天是第一次见到悦日,见到这个在户 口名簿上是他哥哥的人,因为悦日被送到南部的一所高等私立幼童学府念书,昨 天毕业了,所以回到家了,原以为他会跟继母一样讨厌他对他凶的。
 
  「讨厌你?我为什么要讨厌你啊!我高兴我有个那么可爱的弟弟都来不及了 我还讨厌。」
 
  似乎是觉得悦夜的问题很怪,悦日理所当然的笑着回答悦夜。
 
  「因为…因为我…」
 
  眼眶很热,有泪流下…
 
  不该是这样的,悦日不是应该很凶的对他表现出极度的厌恶才是啊!? 
  「…你…你怎么哭了…我弄痛你了嘛…对不起哦…」
 
  看到悦夜水汪汪的大眼流着眼泪,悦日以为是自己抓着悦夜的手,力道太大 而弄痛了他,因为他的手看起来是如此娇小,细白的皮肤,滑嫩的触感,好像轻 轻一碰都会弄伤那完美的皮肤一般。
 
  「…呜…」
 
  眼泪控制不了,来到这里的时候,悦夜就算被继母打都不会哭,忍耐了两年 的委曲,全都积在肚子里,今天,却在悦日温柔的表示之下瓦解。
 
  「不要哭哦!我想妈妈一定很讨厌你吧!是不是有欺负你啊!不要哭,乖乖, 哥哥疼哦!」
 
  看到悦夜眼中的泪似乎没有尽头,悦日坐上床沿,很温柔的将悦夜拥入怀中 安慰,他知道悦夜的身份在这个家很尴尬,一定受了不少闷气吧。
 
  从悦日怀中传递过来的温暖,让悦夜觉得安心,渐渐的,在悦日的怀抱中睡 去。
 
  ……………………
 
  看着悦夜的眼睛,悦日低下头吻着悦夜的唇,停下的律动再度被缓慢变成激 烈。
 
  「唔嗯…嗯…」
 
  双手紧攀着悦日的颈,原本停滞的火热快感再度被点燃,全身上下难耐的欲 火只为悦日而烧,自动的扭着腰,好像想把自己的全部都给悦日一样。
 
  离开悦夜勾人的红唇,吸吮着悦夜嫩白颈肩的肩井,舌尖不断引发悦夜敏感 身体的每个细胞。
 
  「唔…哈啊…哥哥…再快一点…好舒服…嗯啊…哈…唔啊…」
 
  不断在悦日耳边发出愉悦的声音,悦夜头到脚所散发出的迷人气息,无不让 悦日倾心,同样的身体里面所散发出来的迷乱勾引都是如此的令人难以抗拒,不 断卖力的挺动着自己的腰,撞击着悦夜的敏感点,只为听到最令人迷惑的乐章在 耳边响起。
 
  「唔…哈啊…哥哥…嗯…好深…啊啊…哈…」
 
  悦日环抱着悦夜的手渐渐往上移动,来到悦夜的脖子,掐着,力道越来越重。 
  「唔嗯…哥哥…好难受…哈…不能呼吸…哈…放手…」
 
  伸手想扯下悦日掐着自己颈间的手,却被悦日空闲的手给紧抓着锁在身后。 
  「放心…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在悦夜耳边低语着,彼此给彼此的爱就像被人束缚住一样的令人窒息,却又 充满快感。
 
  「哈啊…哥哥…嗯…唔…哈…好难受…」
 
  鼻腔可以吸入的空气越来越少,感觉到食道被压迫的越来越重,快要无法呼 吸的难耐,全身细胞因快要缺气而紧蹦着,但却让下身传来的快感被重视着,因 为细胞想要籍由快感来忘记痛苦。
 
  「怎样,是不是比以前更有快感。」
 
  感觉着悦夜捏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用力,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眼神却埋着 愉悦的迷幻,让悦日得意的在悦夜的耳边低喃着。
 
  「哈…真的…唔嗯…哈啊…感觉…更清楚…哈…可是…也好难受…哥哥…」 
  紧蹦的细胞拚命的往下身传来的快感聚集,不断发大肉壁被粗大的填满与撞 击,被迫停止吸呼的感觉让脑中的氧气已经越来越少。
 
  「你看你这里,都已经涨的那么大,很想射对不对。」
 
  知道悦夜快要昏过去,悦日锁着悦夜双手的手来到硬挺的分身上套弄着,临 死前的敏感,让悦日只是轻轻握住悦夜的肿涨便让快要昏过去的悦夜转移注意来 到被服务的分身上。
 
  「哈啊…哥哥…受不了…嗯啊…哈…不…不行了…我…嗯唔…哈啊…」 
  话的断句越来越多,严重无法呼吸的大脑已经快要让悦夜说不出话来了。 
  「再一下就好…」
 
  冲撞着悦夜敏感点的速度越来越快,相对的,掐着悦夜脖子的力道也越来越 重,已经快要让悦夜负荷不了了。
 
  「啊啊-」
 
  在悦夜体内射出的同时放开掐着悦夜脖子的手。
 
  「滋-」
 
  「啊啊…哈…呼…呼…」
 
  已经严重缺氧的大脑在悦夜达到高潮射出时得到氧气的愉悦,让悦夜全身难 以控制那般狂浪般的快感,全身抽畜颤抖着。
 
  「呼…有吓到你嘛…」
 
  感觉到紧抱着自己的悦夜全身颤抖着,悦日温柔的伸手摸去悦夜额上的汗。 
  「是…是有一点…不过…哈…哈…好舒服…哈…呼…呼…」
 
  大口大口的呼着气,悦夜还真的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不过…在濒死时 达到的高潮却到现在还一直在延续着,彷彿是在庆祝重获生命似的。
 
  「我想也是,不然,你一定没有办法射来的…」
 
  手轻握着悦夜的分身,看着原本被他用蜡油封住的小洞口,现在已经被射出 一个洞,浓稠的精液还沾在上面,要不是力道够,悦夜可能还是无法突破那薄薄 的蜡油。
 
  先替悦夜将分身顶端上残留的薄薄蜡去掉,温柔的抱着悦夜离开房间,走到 自己卧房去。
 
  「累了吧!休息一下吧!」
 
  将悦夜轻轻放在柔软的床上,自己则是躺在悦夜身边。
 
  「嗯…」
 
  双手紧紧环着悦日的颈,让彼此的身体紧紧贴着,大力的吸着属於悦日的味 道。
 
  「你真是的,抱我抱的那么紧,不怕我再吃了你一次嘛!」
 
  轻笑着,摸摸悦夜的发,万般宠溺的语气很明显。「嗯唔…我不怕…因为我 最爱哥哥了…不管被哥哥吃多次我也不在乎…」
 
  在悦日的怀里摇着头,轻轻道出话之后便沈沈睡去。
 
  只要他可以一直跟在悦日身边,他就心满意足。
 
  因为他最爱他的悦日哥哥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