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东方男孩与西方大屌男的激情】


                                          东方男孩与西方大屌男的激情
 

 
  子俊今年刚满20岁,是一个非常俊秀的东方男孩,刚来美国留学不久,便 认识了一个美国男人Wallen。Wallen今年28岁,是个有钱的年轻 企业家,外表高大帅气,是子俊打工的快餐店的老板。Wallen对这个来自 东方的小伙痴迷不已,见面不久便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虽然子俊已经明确告 诉他自己在国内有了一个相爱的男友,但是毕竟相隔两地,就算天天打电话也不 能防止两人关系的逐渐冷却. 在加上正值性欲最旺盛的年龄,漫漫长夜如何熬得 过去?何况还整天被这个英俊有钱的傢伙不断温柔的追求,意志再坚定的男人也 把持不住。终于,没过多久,子俊开始慢慢接受Wallen了。
 
  这天晚上,子俊被Wallen邀请到家里,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晚去。在这 异国他乡,子俊愈发感到自己需要一个能够依靠,保护自己的男人,而Wall en正是子俊所喜欢的类型,成熟、英俊、还很有男人味。子俊现在已经完全被 Wallen给迷住了,否则,他也不会接受邀请。虽然说只是想见见面,可子 俊完全清楚Wallen邀请自己的真正意思,所以,当他们两人依偎在一起看 电视时,子俊就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被自己心爱的人抱着,确是一 件很舒服的事,子俊温柔地伏在他身上,虽然心头仍在突突乱跳,但还是感到无 限的幸福。Wallen轻吻着他的脸颊,轻抚着他的秀发,由小小的亲吻,续 渐变得热情和激烈,他的手掌在他背上游移,令子俊感到一阵晕眩,手脚四肢, 显得麻无力,只得任他为所欲为。子俊骤然对自己这种生理变化,感到有点不解, 自己和国内的男友亲热,这种状况从不曾有过,但现在只是被Wallen轻轻 一抱,吻了一吻,竟会产生如此大的冲击。Wallen的动作,在炽情的欲火 推动下,也开始放肆起来,右手竟然大胆地移向子俊的胸前,隔着毛衣,大手把 他左胸全部包容着,并开始缓缓轻握,那种真实的触感,直教Wallen趋于 疯狂,那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叫他如何能肯放手。
 
  「嗯……」子俊嘤咛的轻轻呻吟,盈满着一切幸福和欢悦,这一声轻吟,真 个是和尚听了,都乐得马上想还俗。这个热情的拥吻爱抚,使二人简直堕入了忘 我的境界,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二人才缓缓分开,接着四目相交,眉成目语, 实说不出情意绵绵. Wallen凝望着眼前这个天使似的东方男孩,他的惊艳, 着实美得令人心悸,激情后的子俊,脸泛微红,更添加几分醉人的艳光,他简直 看得痴了,不自觉地抬手温柔抚着他脸颊,轻声讚了一句:「子俊,你真是很美, 真不知道,你的父亲是用甚么方法生出你这个天使来。」
 
  「Wallen……」子俊十分感动,不由主动地双手围箍着他的脖子,热 情地送上双唇。
 
  Wallen当然接受他这份热情,二人的舌头,不住在对方腔内交缠. 这 个忘情的热吻,让二人渐渐步入迷失世界,Wallen的大掌,再次光临子俊 的胸部,他的爱抚揉捏,教子俊更感炽热。迷乱中,子俊同时感觉到他的胯下的 挺立,仍不时顶撞磨擦着他。光是这样的亲暱,两人同样都感到不满足,体内的 欲火告诉二人,必须索求更多,子俊突然离开他炙热的双唇,脉脉含情地望着他 的眼睛,用轻细而带着飢渴的声音缓缓说道:「Wallen,你想要我吗?」 
  「我……我一直都想要你,只是……」Wallen道。
 
  「现在,Wallen……」子俊把脸贴着他项侧:「我现在就想你要我。」 
  Wallen睁大眼睛:「就在这厅子上?」
 
  「只要你喜欢,在哪里我都依你。」子俊水汪汪的眼睛,不曾离开过他。 
  「到我房间好吗?那里才是我们的小天地。」Wallen身而起,接着像 抱新娘似的,把子俊抱了起来。
 
  「啊……」子俊先是一惊,随即冁然一笑,双手围向他脖子:「你应该说是 小爱巢才对。」
 
  Wallen直把他抱上楼,来到他那偌大的豪华房间,把这个美丽的东方 男孩轻轻放在大床上,自己也急不及待伏下身来,庞大健硕的身躯,把整个子俊 覆盖住。当Wallen俯头接近他脸颊,凝视着他时,看见在子俊那张俊秀的 俏脸上,泛着一沬诱人的红晕,好让他几乎有点儿窒息的感觉,他不由为自己的 缺乏自制而歎了口气,更使他需渴地固定他螓首,品嚐他口腔里的甜蜜。他的热 情很快便传惹了子俊,让他热烈的反应愈来愈不知厌足。他用自己的嘴和舌头炽 辣地配合着他,教Wallen更趋迫至疯狂,他的嘴来回地辗压着他,几乎让 他闷昏过去。子俊迷情于这个幸福世界里,他抽开他定着自己头部的手,环上他 的颈间,手指穿过他浓密旳头发,不耐地磨蹭他脑瓜子,好让他更靠近自己。那 煽情的回应,教Wallen忘却了自己,发出一声受挫似的呻吟,终于费尽所 有的意志力才抽开头部,沙嗄着道:「让我给你脱衣服好吗?」
 
  子俊深情地点点头:「嗯……但我还想你吻我。」
 
  「我会的……」Wallen再俯下头,子俊双臂牢箍着他颈项,四片唇瓣 再度热烈交缠. Wallen空出一对手,开始解除他身上的障碍,直把子俊从 头至脱个精光。
 
  亲吻着的两人,使漫长的脱衣过程,显得既笨拙又令人气馁,但他们却甘在 其中,当Wallen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褪清光时,两人的热吻还没有停止过, 然而,那贴肉的肌肤接触,都使双方嵌入半昏迷的状态,那触感实在太好了,让 这个亲吻变得更湿濡、更火热。Wallen贪婪的右手,包握住他的肉棒,当 手指上下套弄时,他简直无法形容那美好的感觉,叫他不由倒抽了一口气,迎接 情人这愉悦的爱抚,在他正全神享受之际,已发觉他的手已移至腿间,使他本能 地分开双腿,任他恣意深索他的柔软。子俊的肉穴竟如此地敏感,Wallen 浅浅一揉,他便浑身颤抖,Wallen往手指上粘了些自己的口水,润滑之下 手指迫开他紧密的肉瓣,往里先是轻轻一搠,就在子俊发出一声满足的嘤咛时, 突然切底深入。他的撬拨,令子俊再无法受了,浑身倏地僵硬起来:「啊……W allen!」
 
  「感觉好吗?」Wallen凝望住他,沙哑着声音问,叫人晓得他现在是 如何地亢奋. 「嗯……好好,好舒服……请你不要停,让子俊升天好么……」 
  「我会的,就让我带领你这个天使升天罢. 」话落便埋头在他胸膛,用牙齿 轻扯着他立起的乳头. 「啊……你杀了我吧,真要升天了……」子俊的下巴用力 往后仰,把胸部挺得老高去迎接这股甜蜜。
 
  当Wallen经过一轮吸吮,缓缓抬头要望清楚他身体时,眼睛不禁呆了 一呆,子俊美得叫人晕眩,他屏气凝神,紧盯着这对上帝创做的佳作,直是美得 不可方物。室内的灯光使他的肌肤染上一层柔光,全身雪白无瑕,挺立的乳头经 过刚才的一番洗礼,现正泛着粉红色的微昏。
 
  「Wallen,再爱我……」星眸半闭的子俊,一脸泛着痴迷的陶醉,当 他伸手探向他胯下握住时,眼睛猛然地圆睁,小嘴圆张,人也清醒了过来:「啊! 
  他……他怎会……」
 
  「甚么?」Wallen见着他错愕的表情,也感一惊. 「他……好粗好大 ……让我看看。」子俊吃惊地要撑起身。
 
  子俊的视线一接触他时,顿时目瞪口呆,良久才发出声来:「Wallen 你看,我……我的手指竟无法围满他,你怎会这么粗,又这么长,太吓人了… 
  …」
 
  他看了一会,却再被Wallen把他压下,半边身跨在他身上:「你不喜 欢?」Wallen确有点担心,以前操过的几个人,都是害怕他的巨大,每次 都让他们死去活来,事后总要痛上了半天。这时看见子俊的反应,又怎不叫他不 担心。「不!我不是不喜欢,因为我只见过我前男友的,岂料Wallen你们 外国人的这个……我见了确实有点诧异。」子俊的小手,再次温柔地把他握在手 中,缓缓爱抚着他。
 
  「他那个是怎样子?」
 
  子俊凝望住他:「他硬起时,长度只有十二公分吧了,可是你……」
 
  「不多不少,正好十八公分。」Wallen有点自豪地说. 「要死了,我 怕我容他不下……」子俊委实有些担心。
 
  「不会的,你应该知道的,括约肌是很有弹性的,又怎会容他不下,你真是 有点过虑了。」
 
  子俊的手指,正包住他的龟头柔弄:「我听说过,东西越大,越觉舒服,但 不知是真是假。] 「当然……当然是真的。」Wallen突然轩眉咬齿,神情 现着痛苦之色。
 
  原来子俊地俏皮地用拇指磨拭着他的马眼,另一只手绕过他颈后,把Wal len的头拉贴来,先轻轻吻了他一下鼻尖,方道:「现在便试试好么,我好想 要。」
 
  「我去拿润滑油,这样就没事了。」Wallen起身送床头的柜子里,取 来一瓶润滑油。
 
  Wallen先是在自己的龟头和大肉棒上涂了涂,子俊打趣说道:「好像 个大热狗哦,不知味道怎样。」说完主动把双腿分开,以方便Wallen涂抹。 
  子俊感到肉穴口一阵湿滑冰凉,不禁收缩了一下。Wallen笑着回道: 「就让你这张迷人的小嘴尝尝看吧!」
 
  子俊已微张小嘴迎接,极度渴望着他的碰触. 被他握着的巨屌,终于抵达花 园的入口。当他迫开了他的紧密,巨龟才探进头那一刻,暴胀的难耐,让他发出 不知是苦还是喜的娇喊,双手紧紧抓住床单。随着他再次深入,一分一分地前进, 子俊感到胀满续渐加深,而俊秀的俏脸,也变得僵硬起来。
 
  「感觉痛么?」Wallen深情地柔声问,他不敢急攻,当他掖进龟头那 一刹间,巨大的逼仄,让他知道身下这东方男孩是如何地窄小,更令他不忍莽进, 只得步步为营,慢慢为他开垦。当Wallen感觉肠壁紧吮着龟头时,虽然还 没有完全插入,但他已停止前进,只是静静等着,好叫他能适应过来。Wall en轻抚着他微渗汗水的额头,要他领会倍受呵护的感觉. 子俊在他的安抚下, 僵硬的脸孔也慢慢舒缓,他睁开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自己的爱侣:「Walle n,我好满足,你的肉棒好大、好烫啊!」
 
  他吻了一下他,点点头:「能适应我吗?」
 
  「嗯……不过你真的好长哦,已经顶到我尽头深处了,但我还没有碰到你的 小腹呢,恐怕我无法实现自己的志愿了。」
 
  「哦!你的志愿是甚么?」Wallen盯着他问。
 
  「就是……就是要全部拥有你,当然包括这个。」Wallen听了,不禁 笑将起来。
 
  「抱紧我。」子俊把他的头拉贴向自己。「子俊你很窄,那里箍得我好舒服, 现在想要我动吗?」Wallen吻着他颈侧说. 「嗯……」子俊闭上眼睛回应。 
  Wallen缓缓拉出,再徐徐插入,如此来回几次抽插,已美快得想喊叫 出来。他先前的步步进入,早便感受到子俊的窄仄,皆因动作缓慢,那时还不觉 甚么,但此刻连续抽插,便晓得他的仄浅却异于常人,每一捅戳,整根肉屌像被 给搾压似的,幸好有润滑油的润滑,才轻轻减缓肠壁的强烈磨擦,要不然,相信 自己决计捱不满一百抽便要爆发!虽是如此,这股难耐且甜蜜的美快感,却教W allen爽得全身毛孔暴张。子俊经那巨屌几番拉戳,灵龟的节环,记记括得 他连连剧颤,使肉穴失控地不停收缩,加上Wallen的长度,每次深入,几 乎都顶到最深处,那种感觉,是在前男友身上无法感受得到的,还好Walle n疼爱子俊,并没有用力冲击。
 
  起先的插弄,确实令子俊感到很难受,只得攥拳强忍粗壮巨屌的摩擦,但在 Wallen的温柔开垦下,慢慢便开始适应他的巨大,却让他愈来愈舒爽,愈 插愈感美妙,醉人的呻吟声,由微碎的嘤咛,渐渐趋至娇喘呖呖,让他早已被弄 得红桃盖脸,被操得美目矇矓。庞大坚硬的大屌,拉出捅进,害得子俊把精神全 集中在肉穴里,充实的胀满,挺撞的麻,让肠道分泌越来越多的黏液,随着大屌 的抽插,湃湃的涛声,「噗唧、噗唧」地不停在二人的交接处响起,淫水沿着子 俊的穴口流至床单上,不消片刻,已湿了一大片。
 
  啊……再下去真的要升天了,Wallen怎会这么厉害……噢!死人家了 ……不……要丢了,丢了……啊……!暗喊之声方落,子俊的阴茎已连连收缩抖 动,精液顿时喷射而出。Wallen只觉他肉壁倏然收紧,牢箍住自己的肉屌, 接着一吸一吮的不住收缩,知道子俊登上了欲潮的高峰,便即配合着他,好让他 爽透到升天,一连几下快猛的捅插,直把个子俊得头目森然。眼见瘫软无力、不 住喘气的子俊,Wallen实不忍再加蹂躝,只得抵着他仍痉挛不休的肉穴, 伸手轻轻抹着他额上的汗水,低声问道:「若是受不了,我拔出来好吗?」 
  子俊半睁着无力的眼睛,徐徐摇着头,却说不出声来,方才疾飙似的洪涛, 仍在他脑间回绕盘旋,整个脑袋都盈满着刚才激情的余韵。Wallen没有动, 只是深深藏在他身体里,不住温柔地爱抚着他,直到子俊回复过来,缓缓睁开眼 睛,朝他微笑:「我没用,但从来没试过这么大的,刚才我真的险些昏了过去。」 
  「现在好些了么?」
 
  「还有一点点,但不要紧,我们继续好吗?」子俊含情脉脉地道。
 
  「还是多休息一会吧。」
 
  「不用了,你刚才还没完,这样你会很辛苦的。」
 
  「怎会呢,你这么紧,我插在你里面已经感到很满足了。」这当然不是他的 真说话,望着这个赤裸裸的人间天使,又有谁肯就此罢休,而经验浅簿的子俊, 自当然不瞭解这状况,还让Wallen这句话惹得甜丝丝的。
 
  「我本想今日要尽情让你开心,可惜我实在不中用。」
 
  「不要这样说,你的表现已经很好了,大概你自己不察觉,光是你这一身和 那股窄仄,便要男人为你疯狂一世了。」
 
  「Wallen你太强壮了,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大东西,今日我果然尝到那 种滋味了,真是很爽很舒服,简直令我无法招架,或许和你做多几次,我慢慢会 习惯吧。」
 
  「其实大家开心便行了,顺其自然吧,不要这么刻意。」Wallen道。 
  「嗯!」子俊伸手抱紧着他:「 当日在店里遇见你,就很喜欢你,但如果不 是你追我,今日也未必会和你……」
 
  「……会和我这个,是吗?」Wallen笑着,把仍硬得发痛的大屌缓缓 拉出,陡地往里一插,鸭蛋大的龟头,直戳至子俊的最深处。
 
  「啊……」子俊张圆了嘴:「你坏死了,这么用力。」
 
  「弄痛你么?」Wallen对霎时的俏皮感到内疚。
 
  子俊深情地望住他,温柔地摇摇头,一只手伸入二人的交接处,手指一屈, 便握住他仍露出小半截的肉屌:「他硬得好厉害哦。」
 
  Wallen任由他握住,俯头印上他的嘴唇,Wallen只亲吻了一会, 子俊已经开始娇喘连连,腰臀在他身下不停扭动顶挺,惹得Wallen再无发 不抽插他。子俊也改用双手抓住Wallen的臀部,用力压向自己:「啊… 
  …好深好舒服。」一对修长的腿,忽然交叠着缠住Wallen的腰肢,享 受着肉屌的拉出插入,带着他的肉穴翻出嵌内,淫液飞溅. 这一轮急攻,足有二 十多分钟,把子俊又弄得迷迷糊糊,沉酣狼藉。Wallen虽然剑利矛尖。却 抵不住这紧密的窄谷,他只觉腰眼微麻,便知到达爆发边缘,接连猛插几下,终 于按忍不住,马眼一开,阳精骤喷而出,一发接着一发,接连数发方停顿下来。 
  子俊虽然早被干得头昏脑乱,但经阳精一浇,立时醒了一半,抬着头望着在 身上喘息的Wallen,爱怜的搂住他。
 
  「 好爽!] Wallen满足的说道,「 你的小穴太紧了,真舒服啊!] 「
 你射了很多呢!] 「 舒服吗?我们去洗一下吧。] 子俊点点头,任由他拉着走进
 浴室。
 
  雪白色的浴室相当清洁,西式的浴缸相当阔大,就是二人共浴,也不会觉得 逼仄。虽然Wallen的房间开了暖气,但毕竟是冬天,Wallen扭开水 咙头,把水调教至适中温度,不多久便满室热烘烘的蒸气。二人跨进浴缸,子俊 问道:「你习惯用浴缸洗澡?」
 
  Wallen摇头道:「我平日喜欢用花洒,只是今天例外。来,坐在我前 面。」说完,他分开双腿,用手搀扶着子俊,让他背向他坐在他胯前,使他的背 部靠贴在他胸膛。
 
  「你第一次和人共浴?」Wallen不好提子俊的前男友,只好旁敲侧击。 
  「当然不是。」子俊答得很爽快。
 
  Wallen眉头一紧,虽然子俊的旧情已成过去,但人就是这样的东西, 明知听后心中不舒服,但总是喜欢听。
 
  「哦!是么. 」「其实那人是我哥哥,但已经是十六七年前的事了。」Wa llen笑道:「好呀!原来你刚才存心耍我,故意兜个圈子让我焦急。」他的 右手,突然在他的腋下,中指一戳一戳的骚痒他。
 
  「啊!好痒呀……我不要……」人便倒在他怀里,扭动身躯想避开他的手。 
  Wallen一把抱住他,让他仰躺在自己肩膀上:「你要知道,凡是耍我 的人必须要得到惩罚. 」他一手从后抱住他的身体,一手便握住他肉棒,上下套 弄起来。
 
  「啊……不要……我没……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回答你的问题而己……啊 ……Wallen不要弄那里,我……我会受……受不了……啊……
 
  「谁叫你戏弄我。」Wallen加快了上下套弄的幅度,右手却玩弄起他 的乳头,弄得子俊不住全身哆嗦。
 
  子俊推开握着他乳头的手,死命扭过上身来,双手把Wallen抱得牢紧, 但臀部却坐在浴缸上,下身便无法移动闪避,只得任由Wallen把玩,不久, 他屈曲的双腿却越分越开,便更令Wallen可以为所欲为。这时的水已涨满 至浴缸边缘,但Wallen却没闲手抽出来关掉水龙头,只得任由浴缸水渗出 外去,还好地上有通的去水道,不致害怕会渗出房间. 子俊的呻吟越来越激烈, 胸膛不停在Wallen身侧磨蹭:「啊……歇一歇……不然我要射了……啊 ……」激情中的他,小手不自觉地往他胯下伸去,当触到Wallen的肉屌时, 五指一屈便把他握住,飞快地为他套弄起来。只见Wallen的大屌愈来愈胀, 愈挺愈硬。他怀中的子俊,像小猫咪似的抬起头,用他那水盈盈的眼睛望着他, 可怜兮兮的颤声道:「我……我受不了……啊……Wallen……我好想要 ……求求你……用你的大屌插……插子俊……啊……」
 
  Wallen凝视着他的俏脸,缓缓把手松了下来,子俊才嘘了一口气。 
  「你坐上来好吗?」Wallen抚摸着他的发鬓,低声说. 子俊点头答应, Wallen扶搀他转过身来,二人面对面的坐着:「来,让我抱着你。」 
  只见子俊跨坐在他大腿上,两手按在他的肩膀两侧,接着把臀部提高,好让 Wallen的肉屌能抵住自己的肉穴,柔声道:「干我……插进来,给我。」 
  Wallen见他脸颊晕红,一双美目,早已绽出一股需渴的光芒,心知他 已经被自己弄得欲火焚身,便握住肉屌,先在小缝磨蹭一会,方缓缓进入他。子 俊拥紧着他,把臀部往下沉落,直至刚才插入的深度。他略为顿一顿,突然咬紧 银牙,却再把臀部用力下压。
 
  「啊……」他轻叫一声,但臀部继续下沉,深处的肠道,立时被巨龟缓缓撑 开. Wallen的龟头再度深入,他只觉龟头像被小嘴般用力吸吮着,心下正 自一愕,岂料子俊突然用力一坐,接着「啊」的一声自他口中响起。十八公分的 大屌,竟已全插了进去,子俊只感到肠道和肉穴胀得堂堂满满的,那股让大屌塞 满肠道最深处的满足感,子俊方首次领略到,竟然是这般美好。
 
  子俊喘了一口大气,抱紧Wallen:「我终于……终于全部拥有你了。」 
  「子俊你……」Wallen确没想到,他竟能忍受着肠道被撑开的痛苦! 
  此刻骤见子俊这般做作,不禁心中感动,连忙道:「快拔出来吧,你会很痛 的。」
 
  子俊摇摇头:「起先被撑开时确实有些痛,现在不觉甚么. Wallen, 答应我,你每次和我做,都要把你的屌尽插到底,好让我习惯你的长度,我很想 永远都全部拥有你,可以答应我吗?」
 
  「这个……」Wallen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他实在不希望子俊每次和自 己做爱,都要忍受这种痛苦。
 
  「你不答应?」子俊凝望住他。
 
  「这样你会很辛苦的,又可必呢!」「不,我觉得并不辛苦,倒反而胀得我 好舒服,求求你嘛,好吗?」
 
  Wallen无奈,只好点点头. 子俊见着,高兴地吻了他一吻,撒娇道: 「你真好,我的好老公,现在开始干子俊好吗,用力干我,把精液射在我里面, 子俊好想再享受一下Wallen的热精喔。」
 
  「既是这样,我们不要在浴缸做,到地上去干个痛快。」Wallen也显 得活跃起来。
 
  Wallen扶着他跨出浴缸,把他按倒在满地是水的石砖上,孰料,子俊 却不依地爬起身来,朝Wallen道:「你仰下好么,我想要在上面。」 
  Wallen笑了一笑,依从他仰躺在地,子俊竟倒头跨伏在他身上,正好 来个69式。子俊把这根十八公分的巨屌握在手中,让他竖得笔直向天,这个一 柱擎天,更显得Wallen的巨屌更为庞大,龟头犹如鸭蛋般肥大圆润,直叫 子俊看得睁大眼睛,只是怔怔地望了半天,猛吞了一下口水,缓缓伸出舌头,在 龟头上舔了一舔,接着再舔一下,终于越舔越密,双只手捧住茎棒,一时将他竖 起,一时将他摆横,不时由下至上,再由上舔下。而Wallen也开始品嚐起 子俊的俊屌来,望着他那红嫩的小肉穴,不禁喊了一声妙。这是他所见过最上品 最漂亮的肉穴,柔滑细嫩,还隐约渗出混着精液与润滑液的淡淡幽香。Wall en深吸一口气,双指轻轻的翻开全无黑气的柔嫩穴口,登时现上粉红色的肉壁, 带着一圈圈褶纹的牝肉,散发着艳红的光泽,惹得他终于耐性全失,赶忙伸出舌 头,缓缓舔起来。
 
  「啊……」强烈的触碰,使子俊立时爽得要死去,就这样一舔,子俊猛地一 个哆嗦。接着便是他的呻吟声与浪叫声:「啊……Wallen不要停,好爽好 舒服……呀……唔……」最后那「唔……」的一声,Wallen顿感自己的大 龟头突然被一股湿濡围着,便知子俊已经开始发浪了,终于把龟头纳入他的小嘴 中,正不停地吸吮他。「啊……要死了……子俊舒服死了,Wallen,我爱 你,我爱死你了……」子俊用力握住肉屌,一连几个哆嗦,有气无力的伏在Wa llen身上,口中只是喘呼呼的吐着气:「Wallen干我……我受不了 ……」
 
  Wallen把他放在地上,俯脸凑近他问:「你真的这么想要?」
 
  子俊无力地点着头. Wallen急忙地跪在他胯间,只看Wallen这 喉急样子,足见他确实早已欲火高烧,已到达非要宣泄的地步不可了。而子俊同 时早已把双腿分开配合他,只见Wallen提着肉屌,稍一对准,便即挺臀插 入。子俊依然如初同样地紧窄,大屌被夹很既爽又舒服,今次Wallen依从 子俊的要求,直顶向他深处后再续步加力深进,直到把全根捅进. 起先子俊最深 处的肠道一被撑开,他确实也感不适,立时见他蹙眉睁目,状极难耐,但过不多 久,经Wallen急攻抽提,便开始渐渐适应充实美快,而对Wallen的 粗大,也没有第一次那么吃不消了,他只觉大屌硬热非常,不住地在自己肉穴出 入,胀得他越来越爽。Wallen急速地一连数十下重抽,子俊绝美的脸上, 早已通脸红霞,不停发出破碎的呻吟。再过不多久,过度的激情,让子俊终于忘 却了一切,开始淫语连连喊将出来。「好爽……啊……大屌干死人家了……我要 死了……」
 
  「老婆给我干死了怎么行……我拔出来好了……」Wallen改为双手一 手一个按住他的胸部,不停地把玩揉搓,腰肢却不曾停顿过抽挺。
 
  「不要……求求你不要……子俊就让老公插死好了……不要拔出来……」 
  「但你真的会死啊……」
 
  「插死算了……大力插……龟头又刮到那里了……好老公……求求你干死子 俊吧……啊……实在太舒服了……子俊太爱老公了,你天天日子俊好吗……啊 ……」「我也爽歪了,子俊真紧,快用力吸吮我……噢……舒服……子俊……我 们一起射好吗……」
 
  「好……子俊同老公一起射……一起升天……再狠狠操我……我就快射了 ……大屌老公我好爱你……我真的好幸福……能有一个大屌老公插子俊……啊 ……我射了……老公一起射吧……快射给我……子俊要老公又浓又热的精液… 
  …啊……射了……老公你射得好多……又射了……烫得子俊好舒服哦……我 也射了,射了……啊……好舒服……啊……」
 
  这时Wallen的浓精已狂喷而出,直浇向子俊的深处,一连几下满充的 发射,已爽得浑身软,一个翻滚,便仰躺在子俊身侧不停喘气。子俊本人更不用 说了,他何曾受过如比狂猛的操弄,早已进入半昏迷的状态,完美动人的赤裸娇 躯,正急促地起伏哆嗦着,直到Wallen把半边身跨上他身躯,并将他的精 液涂抹到全身时,子俊才徐徐睁开还带着迷茫的眼睛。
 
  「这一回得你舒服吧。」带在邪笑的Wallen话声在他耳畔响起。
 
  「爽……爽死了,你好强壮,再下去恐怕我真的要死了。」子俊拉着他贪婪 的手掌,放在嘴唇吻着。
 
  「子俊,今晚在这里过夜好吗,我还想好好再爱你一晚。」Wallen用 手指抚弄着他的嘴唇。
 
  「 好,以后只要你需要,我何时何地都可以被你干的,我爱你!] 子俊送上 香吻。
 
  「 我也爱你!」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享受那激情过后的温存。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kelly52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