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骊骊之死 续】(阿俊的故事)

 转帖前言:
       
       之前发了几篇,看过留言之后决定接着发,既然市场有需求,那么就满足它吧!
 (虽然回复和感谢的数量与点击量有些不成比例……)
 
      重口味的文章给人不一样的刺激感,色文写作本身有其局限性,因此佳作不多。
 看惯了那些“啊、啊……哦、哦……恩”,偶尔来点沉默的震撼,换换口味也不错! 在此郑重提醒小朋友们看文时注意别被这样的文影响到自己的爱好取向,忽略了现 实中身边的漂亮MM,可就不好了。
 





  阿俊的故事
 
  (一)
 
  阿俊今年刚刚23岁,大学毕业以后就一直没有正经的工作,只是偶尔找一点 零工做做,正常情况下,连日常生活的开支都挣不到。
 
  阿俊平日里唯一的爱好就是赌钱,虽然他知道这将是一条不归路,但是没有 正经工作的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某一天能在赌场上撞倒头彩了……然而今天似 乎不是阿俊的好日子,他在赌场里泡了整整一天,几乎就没有赢过,眼看这一天 就要过去了,阿俊瞪着输红的双眼又来到赌场老板林哥的面前:“林哥,看在我 常来照顾你的生意的面子上,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林哥是个短小精干的男人,他抬头看看阿俊,又低头看看办公桌上的一份资 料,说道:“年轻人,不是我不给你机会,可是,你已经欠了我们公司2 万块钱 了啊。虽然2 万块钱不是什么大数目,可是我看你是根本还不起的吧。”阿俊正 想争辩几句,林哥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总是来照顾我的生意,不过像你这 样的客人我们这里到处都是,你在我们公司玩了这么久,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的 吧……”
 
  林哥正想说下去,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只是“喂”了一声,就伸手捂住 电话听筒然后对阿俊说:“我有点私人的事情要谈,麻烦你出去。”阿俊虽然心 里不乐意,但也只有照办。他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转身关门的时候,看见林哥 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阿军不敢走开,他老老实实地在门口等着,大概过了5 、6 分钟的样子,办 公室的门开了,林哥走了出来,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很亲热地搂着他的肩膀说 :“小子,你发达了。”他根本不管阿俊诧异的眼神,把他半推半拉地拽进了办 公室里面。
 
  “现在有个机会能让你还清欠我们的钱,运气好的话你还能小赚一笔,怎么 样?有没有兴趣?”林哥一边说,一边给阿俊倒了一杯洋酒。
 
  阿俊有些不知所措,他迟疑着不敢接林哥递过来的酒杯,而是战战兢兢地问 道:“林哥,你这话什么意思?”林哥哈哈一笑,放下手里的酒杯,从桌上拿起 一张纸和一个手机,塞到阿俊的手里说:“我有个朋友想让你帮他做件事情,事 情做得好,他自然会给你报酬的。你就去这个地方。”他指着纸上的地址对阿俊 说,“越快越好,等你到了之后,我的朋友会通过这个手机和你联系的。” 
  阿俊接过纸条和手机,粗粗看了一眼地址,是在他母校附近的一个居民小区, 他对那一块还比较熟悉,手机则是一款很普通的诺基亚,但是非常新,似乎是刚 买来的一样。他想说些什么,但是林哥没有让他有开口问话的机会,他拿了一张 100 块的钞票递给阿俊,说:“快去吧,我的朋友时间不多。”
 
  阿俊接过钱,想想既然能把欠赌场的钱还掉自然很好,既然这样那就不如去 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再说。于是他说:“林哥吩咐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林哥却打断了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小子放机灵一点,别 想耍滑头。”阿俊赶忙点点头,然后像逃也似地从赌场里面跑了出去……
 
  (二)
 
  阿俊从赌场出来,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林哥给的这个地址,打发走了司机, 他走进了这幢普通的居民楼里面。
 
  楼道里面没有灯,阿俊摸索着走上了几级台阶,他记得纸条上面的地址写的 是一楼,那么应该就是面前的这一户了。阿俊正犹豫着是不是应该上前去敲门, 一曲欢快的“春节序曲”突然在寂静的楼道里面响了起来,阿俊吓了一跳,他半 天才反应过来,那是从赌场离开前林哥塞给他的手机在响。
 
  他手忙脚乱地把手机从口袋里面掏出来,很奇怪,没有来电号码显示,他轻 轻按下通话键,正准备说话,对方已经开口了,“你已经到了?”是个男人,声 音听起来很奇怪,像是从水里的盒子里面发出来的,听起来打电话给他的人使用 了变声器,“或许他不想让我听见他真实的声音。”阿俊心想。
 
  “推门进去。”阿俊犹豫了一下,刚想说话,对方的声音立刻变得尖锐起来, “不要说话,照做。”阿俊轻轻推了推门,发现门并没有锁,是虚掩着的。于是 他推门进了房间。房间里面没有亮灯,阿俊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漆黑当中。 
  “开灯,开关在你右手边的墙上。”电话里面的人说道。阿俊伸手在墙上摸 索着,“啪”的一声,灯亮了,他的眼睛一时受不了强烈的灯光,不得不伸手把 眼睛遮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阿俊才开始慢慢打量自己站着的地方,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一室 户的公房,他现在就站在兼作厨房和餐厅的门厅里面,右手就是一张饭桌,桌上 还放着吃饭的碗筷,似乎房子的主人刚吃完晚饭的样子。
 
  “你的脚下,”电话里的声音说道,“有几个垃圾袋,把他们捡起来。”阿 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果然有几个黑色的垃圾袋。他弯腰捡起其中的一个袋 子。电话里的男人又说道:“现在,你把桌上的东西都放进垃圾袋里面,一件一 件的放。”阿俊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但又不敢开口问他。他看了看桌上的杂物, 叹了口气,开始把它们一件一件地往垃圾袋里面扔。碗、筷子、盘子,还有…… 螺丝刀?
 
  阿俊把螺丝刀拿在手里看了看,正想把它也扔进垃圾袋里,电话里的男人又 说道:“行了,把螺丝刀放在桌上。”阿俊照办。“把你手上的垃圾袋放到门外 面去。”那个电话里的男人又说。阿俊听话地照做了,他甚至有些沮丧。“难道 就是叫我来打扫卫生的?那何必要用电话告诉我该干什么?”
 
  正当他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那男人又命令他:“现在,进卧室去,就在你左 边。”阿俊转头看了看卧室的门口,虽然说是卧室,那其实还兼作客厅和书房… …站在卧室的门口,空气里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很淡,有些难闻。
 
  借着从身后门厅透过来的灯光,阿俊看到了门边的开关,当他打开卧室的顶 灯以后,眼前的一切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我靠……不会吧。”卧室里很乱, 被子枕头什么的都扔在地上,还有一地的烟头和烟灰。在房间的中间,是一张很 大的双人床,床单乱作一团,而在床上躺着的,居然是一个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的女孩子。
 
  阿俊有些不知所措,“喂,你……能听见吗?”他语无伦次地对着电话说道, “这里怎么了?那个女孩……她……”“你过去看看她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声 音命令他。
 
  阿俊有点迟疑,但是他最终还是走到了床的旁边。那个赤裸着身子的女孩虽 然就仰面躺在他的眼前,但是她的脸却是向床的内侧歪着,而且她的头发披散下 来盖着脸,所以阿俊看不见她的长相;
 
  女孩的手脚向四周伸着,阿俊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就向女孩的胸部扫去,她有 一对浑圆丰满的乳房,像两个小球一样吸引着阿俊的眼神。然后他注意到,在女 孩那对漂亮的乳房下面,一直到她的小腹的部位,有一大片像是某种干了之后的 液体似的东西,在灯光的照耀下还有一些闪光。阿俊是第一次和一个光着身子的 女孩靠得这么近,近到似乎他一伸手就可以捏到女孩那对丰满坚挺的双峰,而实 际上他也正是这么做的。
 
  “小姐,你……你没事吧?”阿俊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按在了女孩的左乳房 上。“啊!”一接触到女孩的身体,他的手就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阿俊忍不住 叫了一声,他的手摸到的,是一个冰冷的身体,完全不是一个温香柔软的活人, 而更像是一个……死人。
 
  阿俊往后退了两步,正想转身离开,电话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想干什 么?你确定那个女孩死了吗?你有没有试过她的呼吸?”阿俊站住了,他有些暂 时性的失去意识。在他的面前,就在他的面前,那儿居然就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 女孩子,而且这个女孩好像已经死了,这是他来这里之前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的事 情。他的身体想要离开,但是他却连挪动脚步的力气也没有,大脑里面一片空白。 
  电话里面的声音更大了,“喂,别跑开,过去试试她的呼吸!”阿俊终于缓 过神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慢慢走回到床前,颤颤巍巍地再次向床上的女 孩伸出手去。这一回,他小心地用几个手指捏着女孩的下巴,然后把她的脸向自 己翻了过来。女孩的脸一下子就被扭到了他的面前。
 
  虽然还有几绺头发披散在她的脸上,但是阿俊还是可以看到女孩的双眼睁开 来,但是她的眼眸却是那样的黯淡无光;她空洞的眼神越过了阿俊的肩膀,直直 地看向他身后的天花板。
 
  女孩的双唇微微张开,一缕有些浑浊的液体正从她的嘴角慢慢地流出来,不 知是口水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阿俊感到一阵恶心。“怎么样?她怎样了?还活着 吗?”电话里的男人似乎很心急。阿俊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赶忙伸手 到女孩的鼻子下面试了试,一点呼吸都没有。
 
  “她……她死了。”阿俊对着电话叫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谁?为 什么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确定她已经死了?那么你现在把她嘴里的 东西弄出来,然后……”阿俊终于忍不住了,他对着电话大声叫道:“喂,你还 没有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已经死了,如果我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我绝不 会从死人的嘴里往外面拿东西。”
 
  “注意一点你说话的语气,小伙子。”电话里的声音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大 叫而生气,“是你欠了林哥的钱,你要时刻记着这一点。而你听我的话,把这件 事情处理完,我就可以帮你摆平林哥那边。”
 
  阿俊的脾气似乎一下就没有了,他没有话说,因为他的确欠林哥很多钱,而 且凭他现有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可能在短期内筹到这么大一笔数额的现金去还债。 阿俊觉得自己除了服从,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他弯下腰去,伸手捏着女孩的下巴,想把她的嘴扳开。没想到女孩的尸 体已经开始僵硬了,只用几个手指头根本扳不动她的下巴。阿俊犹豫了一下,只 好把手里的电话先放在一旁,然后用两只手一起分开女孩的嘴唇,可以看到有一 小块白色的东西从女孩的齿缝间露了出来,看上去就像是被女孩紧紧地咬着一样。 
  阿俊把右手的食指硬是伸进了女孩的嘴里,那里还有些温温的感觉,他甚至 可以感觉到女孩的柔软的舌头顶在了他的手指上。阿俊顾不得恶心,他两手用力, 终于把尸体的嘴扳了开来。这一下他看清楚了,女孩咬着的居然是一个避孕套, 那个套子开口朝外地被放在尸体的嘴里;而且这套子似乎是刚被人用过,因为有 着不少浑浊的液体正从开口往外慢慢地流出来,然后顺着女孩的嘴角流到她的脸 颊上。
 
  (三)
 
  随着女孩的嘴被阿俊用力扳开,那原本被她的牙齿咬住的避孕套便轻快地从 尸体的嘴里滚了出来,顺着死去女孩的脸颊翻了几个跟头,然后在尸体边的床单 上弹了一下,最后在床边的地板上结束了它短暂的旅途。
 
  阿俊正想着是不是可以在这个房子里面找出一副手套来戴,毕竟这里已经是 一个命案的现场了,更有一具年轻女孩的赤裸尸体和他共处一室,他不想在这里 留下自己的指纹或是别的什么证据,那些都是足以使他送命的东西。
 
  “你愣在那里干什么?”电话里又传来了声音,“外面的地板上还有垃圾袋, 把那东西扔了。”阿俊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就往门外走去,突然,他的心中闪过一 个念头,“他怎么知道我在发呆?”他四下里看了一下,想到自己可能正被某个 自己看不见的人监视着一举一动,一阵冷汗不由地从他的头上冒了出来。阿俊走 到门厅的饭桌旁边,一边弯下身去捡垃圾袋,一边琢磨着电话里的那个男人可能 会在什么地方监视着他。
 
  “别想了,小伙子。”那个男人似乎能看穿他的心事,“你看不见我的。不 要想耍花样,你早点帮我把事情做完,我就早点帮你解决你那一屁股烂债。”电 话那头的人听起来很得意。
 
  “如果你能说话算话的话……”阿俊在心里偷偷应道。他现在还完全搞不清 状况,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在眼下这种时候,合作可能是最好的也是唯一 的办法了。
 
  阿俊拿着垃圾袋回到床边,小心地把地上的避孕套扔到垃圾袋里面。“好了, 你现在把她身上弄干净。”那个神秘人的要求一个接着一个。
 
  “啊?!”阿俊有些恼火,“我用什么弄?怎么弄?”电话里似乎传来一声 轻笑,“用水洗,用毛巾擦,用你的舌头去舔……你想得到什么办法就用什么办 法。我只要你把她的身上给我弄干净。”那人停了一下,补充道:“别想耍花招, 我正看着你呢。”阿俊在心里暗暗咒骂了一句。
 
  他看着女孩身上那一片污迹心想,可能把她弄到浴室里面去冲是最好的办法 了。他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却站在床边犹豫了起来,到底怎样才能把这具尸体 弄到卫生间里去呢?
 
  考虑再三,阿俊咬了咬牙,俯身下去,右手从尸体的脖子后面绕过去抓住女 孩的右肩,左手把她的两条腿并拢起来,然后从膝盖后面伸过去托起她的双腿。 女孩的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有一点冰凉的感觉;虽然她的脖子有些僵硬,但是 很明显她的僵硬还没有发展到她的全身,至少她的双腿还是柔软的。
 
  阿俊吸了口气,直起身来,把女孩的尸体横抱在怀里。他有点吃惊,女孩虽 然已经死了,但是她的尸体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样沉重。女孩的脖子枕着他的右 手,脑袋向后仰去;她的头发向下垂着,露出了她那原本被遮住的脸,阿俊低头 看着她,这女孩大约24、5 岁的样子,眼睛睁着,嘴巴也微微地张开来——那应 该是刚才阿俊用力扳开她的嘴而造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得出她并不是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阿俊抱着女孩的尸体走进卫生间,他原以为卫生间里会有浴缸,没想到那里 面只有一个不大的淋浴房,看起来似乎容纳不下他们两个。阿俊小心地把女孩放 在卫生间的地板上,“我靠,总不能让她自己洗吧?”阿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 伸手从墙上把花洒摘了下来。他调好水温,然后蹲在女孩的身边,开始小心地冲 洗起女孩的尸体来。
 
  阿俊从没有这么仔细地清洗过女孩子的身体,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始,不过 很快他就有点喜欢这个工作了。他先弄湿了女孩的头发和脸,然后很仔细地冲洗 她的嘴巴,女孩的嘴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阿俊把花洒放在她的嘴边,让水流可以 从缝里流进她的嘴里去冲洗她的口腔里面;
 
  然后他把花洒向下移去,让水流冲到了女孩的胸部,阿俊轻柔地捏着女孩的 一对乳房,她的乳房并不大,可能是B 罩杯,乳头的颜色有些发暗,虽然女孩早 已经停止了呼吸,可是她的乳房仍然很有弹性,阿俊轻轻揉捏着她们,发现自己 的下身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变硬,他甚至有了想去亲吻这死去女孩的念头。 
  阿俊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女孩的那双空洞,没有生命光泽的眼睛,暗 暗告诫自己,“她已经死了,不要给自己惹麻烦。”等内心的冲动平复下来,他 才把花洒移向女孩的腹部,冲洗着那里的污迹;女孩的阴毛很浓密,被水打湿了 以后就变成一绺一绺的,阿俊情不自禁地伸手抚弄着它们,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 地接触女性的下体,他刚刚平复下去的情绪又立刻再次激动起来。阿俊可以听见 卫生间里除了水声,就只剩下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了。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摩挲着女孩的阴唇,那里还很干燥,水流还没有打湿那里 ;他轻轻摸索着,甚至一度把手指伸进了女孩的阴道里面,在那里面居然还有余 温,甚至还有一些粘粘的爱液……阿俊一下子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居然射了 出来。他有些害羞地四下看了看,想到自己正被某个人看着,他就觉得脸上变得 滚烫起来。阿俊定了定神,把花洒对准了女孩的下身,温暖的水流冲洗着女孩的 私处,把那里残留的爱液也带走了。
 
  花洒继续移动着,水流冲到了女孩的双腿上。阿俊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女孩的 大腿,很明显地,尸体的下半身还没有开始僵硬,她的双腿还是那样的柔软而有 弹性。阿俊的手渐渐地向下继续移到了女孩的脚上,她的脚纤细修长,盈盈一握, 圆圆的脚趾整齐地排着,脚趾甲上还涂着玫瑰色的指甲油。阿俊心里面早已经把 女孩的脚亲吻了上千遍,但是表面上,他只是很仔细地为女孩做着最后的清洗工 作。
 
  可能是蹲的时间太长了,阿俊站起身的时候居然感到一阵的头晕。他扶着墙 站了一会儿,然后才去关上墙上的水阀。阿俊的身上几乎都湿透了,他这时候甚 至有了把衣服都脱掉的念头。阿俊俯下身去,像刚才那样把女孩的尸体抱起来, 然后他想了想,干脆把尸体头朝后地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的手扶着尸体的双 腿,女孩的柔软的腹部压在他的肩上;她的脑袋向下耷拉着,头发垂下去。阿俊 扛着女孩的尸体走回卧室,她的手臂在他背后垂荡着,随着他的走动轻轻地拍着 他的屁股。
 
  (四)
 
  从浴室走到卧室只有短短的几步路,阿俊甚至还有点喜欢扛在肩上的女孩的 双手轻轻拍打自己的屁股的感觉。他站在卧室的大床旁边,犹豫了一下是不是要 把尸体扔在床上,不过很快,他就轻轻蹲下身去,小心地让女孩的尸体坐在床边, 然后他扶着尸体的脑袋,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床上。
 
  阿俊刚刚站起身来,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又一次欢叫了起来,在安静的房间里 显得格外的刺耳。他赶忙抓过电话,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的又是那个男人 的声音,“小伙子,干得不错啊。”他似乎笑了一下,“现在,我需要你帮我做 最后一件事情。”
 
“终于要结束了。”阿俊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点舍不得的感觉,他赶忙问道:“什 么事情?”“你把床上的床单给我扔到刚才那个垃圾袋里面,再找条新的换上, 然后把手机一起扔到袋子里,把袋子像刚才一样扔到门外。”
 
  那男人沉吟了片刻,说道:“好了。就这些事情了。快点动手吧。”阿俊忙 叫道:“换床单?我去哪里找床单啊?”电话里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你真是 白痴啊?自己找啊,还要我教你吗?床单在衣橱最底下的抽屉里面。你不会连怎 么换床单都不知道吧?”
 
  “等等。”阿俊又叫道:“林哥那边的事情……”他迟疑了一下,“你说过 你会帮我搞定林哥那边的事情的……”“你还在担心这个?”那个人似乎有点不 耐烦了,“你放心吧。我看你干得还不错,都已经安排好了。行了,快点把事情 办完……”“等等。”阿俊又叫道,“然后呢?”他其实想问什么时候自己可以 从这里离开。
 
  “然后?”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还要问什么然后。“然后…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们会有人来接你走的。行了,就这样吧。”他不想再让阿 俊有机会再说什么,电话立刻被掐断了。
 
  阿俊怔怔地拿着手机,他本能的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但是他现在空白一 片的大脑里面一时半会间怎么也想不出,这些不对头的感觉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他只是按照电话里面的指示,机械地、小心地慢慢拉扯着床单,一点一点地把它 从女孩的尸体下面扯了下来,顺手把床单揉作一团,塞进了地上那个黑色的垃圾 袋里面。
 
  接下来……阿俊有些迷迷糊糊的,他似乎站在旁边,像看着电影里面的慢镜 头一样……他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然后慢慢地关机、拆开后盖、取下电池、 卸掉SIM 卡……装进了口袋里面……又把手机装回原样……事后阿俊回想起这一 切,总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本能的力量在支使着自己这样做。
 
  按照电话里的指示,阿俊把那个垃圾袋扔到了门外,在关上门的一瞬间,一 种难以言状的轻松感觉涌了上来,一直注视着他的那双眼睛仿佛立刻消失了一样。 阿俊摸着门边的开关,关上门厅的灯,顿时一切都陷入黑暗之中,只有卧室的灯 还亮着。他靠在门上用力地深呼吸,大脑仿佛也清醒了过来,那个正常的自己好 像又回来了。
 
  阿俊慢慢回想着这个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整件事情太过蹊跷,情节太过离奇, 像一部蹩脚的小说,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会相信的……最先是赌场的老板——林 哥——向自己逼债;但是林哥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对自己的态度立刻就发生了转 变,说是他的老板需要找人帮他做件事情,事成之后,欠赌场的债务就会一笔勾 销,听上去是很合算的交易;
 
  然后在迷迷糊糊之间,自己就被林哥打发到这里来了……阿俊伸手想把门反 锁起来,却突然发现,这门的保险锁完全不起作用,根本锁不住门。他不得不又 打开门厅的灯仔细一看,原来门锁已经被撬坏了。“难怪来的时候直接推门就可 以进来。”阿俊自言自语道。然而他的心头猛地闪过一个念头,“螺丝刀。我进 来的时候,饭桌上有一把螺丝刀……”那时候他还觉得奇怪,好好的为什么在吃 饭的桌子上摆一把螺丝刀?
 
  阿俊的心头隐隐有一丝不安,他拿过那把螺丝刀,那上面一定留着自己的指 纹。那把螺丝刀……应该还在……阿俊的眼神向饭桌上看去……这一看让他全身 一寒,桌上干干净净的,哪里还有螺丝刀的影子。
 
  “我记得是他们让我把刀留在饭桌上的……”阿俊仔细回想着,“难道有人 在我自己不注意的时候进了这个房间,拿走了那把螺丝刀?”再往后面想去,发 生的每一件事情都让阿俊越来越觉得害怕,“这房间里面到处都是我的脚印,我 的指纹……”,他走到卧室门口,看着横躺在床上的女孩的尸体,“还有这个死 掉的女孩子……是我把她的尸体抱到浴室去的,是我给她清洗的身体,还是我把 她抱回了床上,为什么这些都是我干的?!”
 
  阿俊下意识地伸手关上卧室的灯,又关上卧室的门,他缩在门后的小小空间 里,让黑暗包裹着自己,仿佛那样就能使自己觉得安全一样。他呆呆地坐着,心 里反复地在骂自己太笨太傻,为了几万块钱,把自己卷到这么一件事情里面来, 现在倒好,替别人背了这么大的一个黑锅,杀人,说不定到最后还会变成强奸杀 人的罪名。
 
      “这回怎么办?这回怎么办?”阿俊整个人像傻了一样呆呆地做到了地上,
 只有大脑在飞速地运转着,他不停地深呼吸,告诫自己,“冷静,这种时候一 定要冷静。不要急,一定会有办法的。”过了大概半小时的时间,阿俊慢慢从 震惊中清醒过来,“他们让我来,是想让我收拾一下现场,并没有说让我做替 罪羊。”
 
  他仔细回想着林哥和电话里的神秘男人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既然他们只是 让我为他们打扫现场,我就不能为我自己打扫现场吗?”想到这里,阿俊不禁有 些松了口气,“他们让我留在这里,是不是就是暗示我要把现场处理一下?”想 到这一层,阿俊松了口气……
 
  “我和那个死掉的女孩子完全不认识,我只要把自己留下来的指纹脚印什么 的痕迹都清除掉,没有人会怀疑到我的头上。”阿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摇摇晃 晃地站起来,又把卧室的灯打开,女孩赤裸裸的尸体还像刚才一样仰面横躺在卧 室的床上,头朝里脚朝外,她的小腿沿着床边垂下来,双脚无力地轻轻踮着,脚 尖点在地上;她那对丰满白皙的大腿正大大咧咧地向两边分着,把自己的下身毫 无保留地暴露给正对着她的阿俊。
 
  阿俊的眼神很没出息地又被女孩双腿间那一片黑色的神秘地带吸引了过去, 他的小弟仿佛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立刻神气地昂首挺立起来,到这时候,阿俊 才发觉自己的内裤凉凉的,还有些粘糊糊的,碰在身上很不舒服。他想起来这是 刚才在冲洗女孩的尸体的时候自己忍不住冲动,射的那一裤子。不觉又有点尴尬。 阿俊的脸红了一下,他想到,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人在监视自己,不如赶紧把自己 先清理一下,然后再去收拾房间里面自己留下的诸多痕迹。
 
  阿俊很快就把自己脱得精光,这时已经是快到凌晨了,房间里很冷,他忍不 住打了个寒颤,赶紧急急忙忙冲进淋浴房里。阿俊伸手想打开淋浴房里的灯,没 想到随着他轻轻拨弄了一下开关,“啪”的一声,房间里所有的灯都灭了,“可 能是保险丝断了。”
 
  阿俊试了试热水器,温暖的热水冲了出来,看来断电没有影响热水器的使用, “算了,就摸黑洗一下吧。”阿俊让热水冲着自己的身体,想让心情也跟着身体 一起放松下来。他心里默默盘算着等会怎么收拾房间,然而远处传来的一阵阵警 笛的声音让他心里一颤,阿俊伸手关上热水器,仔细听了听,那阵警笛声正飞快 地由远及近,转眼间已经来到了这栋居民楼的门口,心情大好的阿俊一下子愣住 了,光裸着身体呆呆地站在了淋浴房的中间……
 
  (五)
 
  警车飞快地来到居民楼的门口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尖锐的警笛声也跟着安 静下来,但是红蓝相间的警灯仍然不停地闪烁着,从浴室墙上的小窗里透进来。 阿俊直觉地认为这辆警车就是冲着他来的,“一定是那帮家伙报的警,他们要让 我做替罪羊……”他听见警车的车门被打开的声音,有警察从车上下来,小声地 说着什么。
 
  阿俊紧张得全身发抖,不得不蹲在墙边,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蜷缩起来,像 一只受到惊吓得刺猬。“这回可真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人赃俱获……”“我一 定会被他们枪毙的……”正当他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乱作一团,先 是很响的一阵打破玻璃的声音,接下来是几个人喊叫的声音,“站住,别跑……” 似乎有人向远处跑去了,然后有人往远处追去。
 
  没过多久,追赶的几个人跑了回来,一边咒骂着,一边钻进警车,尖厉的警 笛很快又一次响了起来,警车随即就向远处开去,很快就听不见了……阿俊缩在 淋浴房的角落里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的一切似乎就像做梦一样,他甚至 开始怀疑是不是曾经有警车开来过……
 
  阿俊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扒着前边的小窗向外面看去,不知道是因为天冷 还是他心里害怕,他全身都不住地颤抖着。窗外只有路灯发出昏暗的灯光,似乎 刚才的喧闹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阿俊转身伸手打开热水器,突然喷洒出来的冷水猛地冲到他身上,把他浇得 一激灵,在那一瞬间,他的思路似乎一下就清晰了起来。“那警车不是来抓我的, 一定是这样。刚才听见的玻璃打破的声音,一定是什么人听见警车的到来,打破 窗户逃走了,所以警察去追他了……”水渐渐地热了起来,阿俊也像是从地狱边 走了回来一般。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感叹着:“真是吓人啊!”经过刚才的惊吓,阿俊已 经没有了洗澡的兴致,他草草地把全身冲了一遍,算是完成了对自己的清理,等 到关上花洒他才发现淋浴房里面没有可以用来擦身体的浴巾。稍稍犹豫了一小会 儿,阿俊索性就赤着身子从淋浴房里走了出来,反正这间屋子里面只有他自己一 个活人,没有人会在意他的裸体,这应该是没什么值得顾虑的吧。
 
  阿俊摸索着走回到卧室里面,灯已经开不亮了,“看来真的是保险丝断了。” 阿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仍旧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走向床边。很快,他的腿就碰到 了大床的边缘,阿俊的眼睛已经勉强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他甚至可以看见床上 那个女孩的赤裸身体,女孩白皙的肌肤似乎正发出淡淡的白色的光。
 
  阿俊小心地站在床边,女孩的双腿伸出床外,小腿还是像原来那样沿着床边 垂下来,阿俊的小腿和女孩的小腿挨得很近,他甚至都能感觉到从女孩的身上传 来的那种冰冷的感觉。阿俊蹲下身去,伸手轻轻地捏住女孩的双脚慢慢地抚弄着, 他的手顺着女孩的脚踝向上摸到了她的小腿,然后又继续沿着女孩的曲线来到了 她的大腿内侧。
 
  死去的女孩身体冰冷,对于他的这种无理的动作完全听之任之,没有任何的 反抗。女性光滑冰冷的肌肤刺激了阿俊身体里面原始的本能,他的呼吸沉重起来, 胯下的小弟也是高高地昂起头来。
 
  阿俊的手指最后停在了女孩下体的那一丛浓密柔软的黑色芳草丛中,男人的 手指轻柔地抚弄着它们,女孩最神秘的部位就在他的手指下面不到5 公分的地方, 阿俊内心充满了矛盾的心情。从来没有接触过女人的他,现在就站在一个全身赤 裸的女孩面前,只要他愿意,这个女孩就是完全属于他的;只是,他要拥有一个 失却了生命的女孩又有什么用呢?
 
  阿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用右手轻轻地握住了自己的小弟,慢慢地套弄起 来,而他的左手,却是一点一点地向女孩最神秘的地方滑了过去,手指轻轻地触 到女孩柔软的阴唇,顺着身体的结构,男人的手指自然而然地向女孩的阴道口移 去,些许的犹豫过后,阿俊的手指义无反顾地探进了女孩的身体里面……
 
  “嗯……”男人发出压抑的呻吟,右手套弄的速度不觉加快了一倍有余。女 孩的身体是干涩的,没有生命的润滑,阿俊的手指不敢用力的运动,他害怕弄痛 了面前的女孩子,尽管她早已失去了生命,但是在阿俊看来,她和一个活着的女 孩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比活着的女孩子更加的讨人喜欢,惹人疼爱。
 
  阿俊抽回自己的左手,把手指举起来,小心地放到鼻子前面用力地闻了一下, 没有什么奇异的味道,刚才在卫生间里,他已经很仔细地为女孩冲洗过了。阿俊 犹豫了一下,把手指伸进了嘴里,和自己童年时作过的事情一样,他轻轻吮吸着 手指,想从自己的手指上面找到一点女孩的味道,可是他所尝到的,还只是熟悉 的自己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