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杀手的童话】
杀手的童话
 

 
                (一)
 
  在中国西部四川成都的一所着名的高校里,风景如画,大家都在为将来的生 活而努力拼搏,脚步匆匆,没人休息。但你只要经常在每天的下午下课后,来到 该校特有的荷花池内,你就会发现一个有一个人长年累月的坐在荷花池旁的板凳 上,他有着普普通通的个头,很一般的外表,全身唯一吸引人的就是他那一双小 小的眼睛。
 
  白天,这双眼睛和常人一样;到了晚上,这双眼睛就会发出那么一点点的绿 光,好似印度眼镜王蛇所发出的光,不过你要仔细的观察才能看到。听认识他的 人说,他是学计算机的老董。
 
  他明明只有18、19岁,为什么都要叫他老董呢?谁也不知道。他每天准 时在下午6点来到荷花池,在8点离去,从不间断。他也从来不做任何事,只是 默默的注视着来往的人群,像在捕捉着什么……
 
  9月7日,晚上7点14分,明天就又要正式开学了,老董仍旧坐在他的板 凳上,继续着他的发呆。这时,一个身穿NIKE、外表酷酷的男孩坐在了老董 的身旁,他一边看着高数,一边啃着面包,一看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不一会,他又啃着面包离开了,他在板凳上不经意的放下了一包东西。 
  在他走后,老董非常自然的拿起了那包东西,打开来看了看,接着把包放进 了怀里,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又恢复了他一贯的发呆。8点正,老董离开 了荷花池。
 
  9月8日,凌晨2点,老董来到了一座大厦的偏门下,躲藏在了路旁的灌木 丛中。2点7分,巡查的保安经过了此地。保安的脚步刚过,老董就如一只下山 的猛虎,飞快的窜上了二楼的消防通道,又如觅食的花豹,不带半点声息。 
  老董沿着消防通道来到了9楼,拿出万能钥匙,轻轻的拨开了9楼的铁门, 闪了进去。老董慢慢的边走边看,一会儿,他停在了一间门上标有「成都市×× 办公室」的门前。只见里面还亮着灯,门也没有锁,老董从身上摸出了一把「白 琅宁。33」,又缓缓的安上了消音筒,再不犹豫,推开门,径直向里走去。 
  里面有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正在挥笔急书,老董二话没说,直接就把枪 抵在了那名男子的头上。
 
  如果你在半夜2点时被一把枪顶在头上,你会有什么反应?总会大吃一惊, 或屁滚尿流吧!可是那名男子却一点都不慌张,只是慢慢的抬起了头,笑了笑∶ 「我早就知道会有不测,只是没料到你们居然敢到这里来杀一个政协委员、人大 代表,真是狗急跳墙。」
 
  老董也笑了笑∶「你误会了,只要你交出你手上的一切材料,我就不会用枪 杀你。我呢,只是威胁威胁你,但你要不听话,我就不客气了。」
 
  头发花白的男子再笑了笑,说∶「哦,是吗?小伙子,你还年轻,干这些事 就不怕杀头吗?你放下枪,我担保你没事,怎么样?」
 
  老董露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他妈的,别废话了,你不就想拖延时间吗? 
  我呢,只想拿材料交差,你再不拿出来,你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至于以 后,与我无关了。快!!「
 
  中年男子想了想∶「OK,我拿给你。」他走到了保险箱,几下打开了,从 中拿出了一大叠材料,正想回身拿给老董。突然,一根麻绳套上了他的脖子,他 正想扳动和呼叫时,被吊上了半空,想出声也来不及了。
 
  他在半空不停的扭动,老董在地上收集散落一地的材料,两人构成了一幅奇 异的画面。不一会,中年男子没气了。
 
  9月8日,凌晨2点40分,老董收集完材料,出了门,在出门的一刹那, 他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话∶「别怪我不讲信用,我只答应不用枪杀你,可没答应不 用绳子啊。安息吧,只怪你太笨。哈!哈!哈!」
 
  9月8日,凌晨3点01分,老董走在回去寝室的路上,路过一家名为「× ×」的酒吧。正在这时,从酒吧里冲出来一个女孩,一边哭,一边叫着∶「我不 要,我不要……放过我吧,我不要!」
 
  看她的穿着,像是酒吧里的啤酒促销小姐,她的后面跟着3个五大三粗的男 人,哭喊着的女孩慌不择路的撞在了老董的怀中,由于反作用力太大,女孩被撞 翻在了地上。她后面的男人追上了她,拼命的想把女孩拉回酒吧中。
 
  地上的女孩哭喊着,反抗着,一不小心,他拉住了老董的小腿。老董的小腿 对她来说,就像是救命的稻草,她狠狠的拉住了不放,嘴里还不停的叫着∶「先 生,救救我吧,求你了。」
 
  身为一个杀手,怎么可能去惹祸上身呢?老董用力的踢开了女孩的手,说∶ 「离我远点,我可没那么多的精神。」
 
  在女孩身旁的3个男人本来看见老董就有一点顾忌,听见老董这么说,立刻 来了精神,更加用力的拉扯那个女孩,其中有个人还说∶「小子,算你识相,快 走吧,没你的事。」
 
  老董微微的笑了笑,心想∶「识相就识相吧,我可得少惹一点麻烦,随便你 们怎么说。」老董迈腿正要离开。
 
  冥冥中自有天意,有些事终会发生,是你挡也挡不了的,老董正要离开时, 那名女孩被3个男人从地上拖了起来,藉着路旁昏暗的灯光,老董终于看清楚了 那女孩的容貌。一瞬间,老董的心彷佛被雷打、被电击的一下。
 
  我的天!世上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淡淡的眉毛、挺挺的鼻梁,小小的嘴。 
  1。7米的身高,16、17的年龄,一身职业套装,把她的身材烘托得曲 线必露。我靠!我不能呼吸了,我要死了,不行,我要救他。
 
  等等,等等,我如要救他,说不定会暴露身份,又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我 要遵守杀手从不暴露身份的信条。唉唉,算了吧,我忍……老董的心里不停的闪 过了许多的念头,最后,理智战胜了情感,老董忍了下来。
 
  女孩被3个男人继续的拖着往回走,女孩没有放弃希望,仍然在那里向老董 高声求救,不过老董没什么反应。女孩太失望了,不由得骂了出口∶「你还算是 男人吗?看见有点危险就不敢出头,我呸!!」
 
  「哎呀,居然敢骂我,他妈妈眯,刚才那几个男的骂我还可以不理会,现在 美女骂我,我忍无可忍,去他妈的杀手信条,我冲啊!!」
 
  被美色迷昏、被怒火冲昏的老董已经不顾一切了,飞速地跑上前去,拉住了 第一个男人的手,转过身来,一个反向摔,用了点柔力,第一个男人「嗖」的飞 了出去,空中的飞行距离大约7米,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从尾锥骨一直到肩 胛骨全部断裂,于是,他在这个世上的时间最多还剩下一分钟。其他的两个人一 见势头不对,立即从身上摸出了把2尺长的猎刀。
 
  说那时,那时快,老董跨上一步,擒住了第二个男人握刀的手,向前一耸, 接着在他的手肘上一推,迫使第二个男人的手改变方向,直接插入了第三个男人 的心脏和肺的间隙中,第三个男人心脏的血液立刻涌入了肺中,使他还来不急叫 一声,就见阎王去了。
 
  老董收回手,用小臂夹住了第二个男人的颈部,两只手在他头上用力一转, 只听「喀嚓」一声,颈骨断裂,第三个男人也软软的倒在地上。老董在引起任何 人的注意之前,抱着女孩消失在了夜幕中。
 
  抱着女孩的老董疾步走在无人街道中,被冷冷的夜风一吹,从刚才的冲动中 苏醒了过来,「不好,我在这个女孩的面前杀了人,她会说出去的,怎么办?」 
  老董看了看怀中的女孩,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蜷缩成一团,很明显,她被 刚刚突如其来的暴力吓坏了。长长的睫毛上滑动着几滴晶莹的泪水。
 
  「他妈的,真是我见犹怜啊!到底怎么办?一个头变两个大。」老董不停的 在嘀咕……
 
  这时,怀中的女孩开始了轻轻的抽泣。
 
  「这可不行,对不起了,亲亲,为了我自己,我只有这样。」老董给自己下 定了决心,口中却在劝慰女孩∶「别哭了,来,哥哥送你回家,你家住哪里?」 
  女孩边哭边答∶「我住在××路。」
 
  老董说∶「乖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可怜的女孩说∶「我叫魏姬。」
 
  「啊,这个名字真好听。」就这样,老董抱着女孩一路朝着城外走去。 
  9月8日,凌晨3点52分,怀中的魏姬查觉了,说∶「哥哥,你要带我去 哪里啊?这不是我回家的路啊!」
 
  这时的老董已来到了二环路外的一个废弃的工地,四下无人,时机已到,老 董捂住了魏姬的嘴,一下子溜进了工地。老董把魏姬放在了杂草从生的地上,拧 笑着说∶「不好意思,你看见了我杀人,我是被逼的,你不要怪我。」
 
  魏姬的脸都吓白了,拼命的在地上挣扎,爬起来想跑。老董轻抒猿臂,拉住 了魏姬的衣服,把她重新掼在了地上。
 
  老董在杀人之前,最后看了魏姬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就出了事。老董正好 看到刚才自己拉住魏姬时所撕破衣服的地方。我靠,真是肌肤胜雪啊!老董一下 楞住了。
 
  魏姬见他神色不对,顺着他的眼光一看,哇!连忙伸手盖住露出来的地方。 
  嘴里不停的说∶「求求你,放过我吧,你的事我不敢说出去的。求求你啦!」 
  魏姬看到对方皱紧眉头的表情,发现他心里充满杀气,只有继续哀求,希望 老董放过他。
 
  老董突然说到∶「你让我干一干,我就可以考虑啦。」
 
  魏姬惊呆了∶「不行,我可还是处女啊,我的第一次是要给我所爱的人的, 怎么能给你呢?」
 
  「哼,不肯乖乖地让我干,只好强奸了。」老董一面说,一面解开上衣钮。 
  「不要这样啊!哥哥,你放过我吧,除了这个,我是什么都可以给你的。」 
  魏姬的哀求反而增加了老董的兽性,老董拉下裤子的拉链,从里面拉出凶猛 的东西。说是拉出来,倒不如说是自己跳跃出来,毫不怯场地昂起头,从裤缝之 间向斜上方耸立。
 
  魏姬在刹那间生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罪恶感,马上闭上眼睛。可是感觉开 始的动静,又张开眼睛。就像烧红的铁棒的肉柱,已经垂在下面看起来淫秽的肉 袋愈来愈逼近她的眼前。
 
  「不,不要!」魏姬下意识地举起右臂在头上,采取保护自己的姿势。 
  还没有给过男人的身体,被不是心爱的人抢走,宁死也不答应。
 
  老董用力推倒魏姬,用身体压在拼命想逃走的魏姬身上,白色的紧身裙被撩 起,几乎耀眼的性感大腿,在微暗的灯光下出现。
 
  「真想马上给她插进去……」老董心里想着,用力把魏姬的双手扭到背后, 用随身携带的胶带卷上好几圈。老董从过去的经验知道,这样便能使身体无法抗 拒。
 
  魏姬对老董睁大眼睛,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这种毅然的表情更刺激老董。 
  老董只是看到这种恼人的表情,大腿根的肉棒就涨得发痛。要快一点插进去, 不然马上就要爆炸了!老董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双手放在隆起的胸部上。 
  「求求你了,不要……唔……唔……」魏姬发出哼声,全身挺成拱形,同时 拼命的摇头,从敞开的领口露出里面的衬衫,这种样子真叫人受不了…… 
  老董骑在魏姬的身上,用双手抓住上衣的领口,同时用力向左右拉去,钮扣 脱落,立刻露出黑色胸罩和雪白的乳沟。
 
  老董在胸罩上揉搓,「啊……」魏姬皱起眉头,发出沉闷的哼声∶「不要! 
  求求你,不要这样!「
 
  魏姬想用力推开对方,可是因为腰已经被用力抱紧,用不上力量。而且,套 裙愈来愈撩起,连大腿都完全暴露出来。
 
  「你不要乱动!」
 
  在模糊的意识中听到男人的声音,立刻产生无法形容的恐惧感,只有咬紧牙 关忍耐。「为什么我有这样的遭遇?我究竟做了什么……」魏姬的眼泪不争气的 掉了下来。
 
  老董拉下胸罩的肩带,然后一口气取下胸罩,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 伏,同时散发出强烈性感。用手指抚摸,立刻感到它的弹性,把手指反弹回来。 
  一面轻轻揉搓,一面吸吮可爱的乳头。
 
  乳房被抓住后,魏姬用尽全力扭动身体想推开男人的魔掌。可是陷入肉里的 手指,不肯轻易放松,老董反而趁魏姬的注意力在胸部时,他的手想撩起裙子。 
  「你不能这样!」魏姬哭喊道。这时老董手立刻滑入大腿根内,「啊! 
  ……那里!……不可以!」魏姬终于想起在这刹那夹紧大腿,但来不急了, 老董已用双腿抵住了魏姬的腿部两边,形成了长驱直入之势。
 
  老董恣意的享受充满弹性的大腿所带来的摩擦感,用自己的腿上下摩擦。 
  「不要……」唉唉,可怜的魏姬,声音都快嘶哑了。
 
  魏姬感到非常慌张,拼命扭头同时踢腿。这时老董解开裙子的挂钩,拉下拉 链,稍许褪下裙子,就立刻用手抓住裤袜的胸口,连裙子一起一下就拉到膝盖的 上面。
 
  老董用双手抱住魏姬的双腿,突然低下头把脸靠在双腿之间上,「不要…… 啊……」魏姬拼命的哼着,同时扭动身体。
 
  老董的嘴像吸盘一样的在下腹部上亲吻,几乎使魏姬要放弃抗拒的力量。 
  虽然隔着三角裤,但老董的舌头舔到神秘的花瓣或敏感的肉丘时,像是引起 一阵甜美的电流从背后掠过。魏姬还不知道这就是快感的前奏,但也隐约感到很 舒服。
 
  支撑起帐棚的肉棒头,碰到魏姬柔软的下腹部,几乎快要爆炸。「要忍不住 了。」老董用右臂搂紧魏姬的细腰,左手顺势手指插进三角裤与腹部之间。 
  感到粗糙的阴毛,然后有肉缠绕在手指上。
 
  魏姬拼命的想夹紧大腿,可是有男人的腿在中间,无论如何都会留下空隙。 
  老董的手指继续前进,中指进入肉洞里,但只插入了一点,还没有插破那一 层神秘的处女膜。
 
  「啊……」魏姬在这一刹那,全身紧张,长长的睫毛开始颤抖。肉洞里是湿 湿滑滑的,老董感到手指会被烫伤一样的火热。柔软的肉完全缠绕在手指上,手 指在里面搅动,这时候湿淋淋的肉壁有着强大的弹性,好像要把手指吸进去。 
  「我的妈,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老董抓住魏姬散乱的头发向上拉,魏姬 不得不抬起头时,在眼前看到老董勃起的肉棒。年轻的肉棒虽然没有东西支撑, 但高高举起,从龟头的顶端渗出透明的液体。
 
  老董命令道∶「想活下去吗?想的话,就舔舔我的东西。」
 
  被死亡威胁的魏姬还能怎么样呢?老董坚硬的肉棒顶开她的嘴,想逃避,可 是老董的双手抓紧她的头发,就是动一下也不行。
 
  老董不顾一切的把肉棒插入她嘴里,龟头碰到喉咙,魏姬几乎感到窒息。 
  老董大声的叫喊∶「用舌头,你他妈的给我用舌头。」
 
  一个处女懂得什么呢?不管老董如何说,魏姬一动也不动。没办法了,老董 只有双手抓住固定魏姬的头,屁股开始前后摆动,火热的肉棒在嘴里前后滑动。 
  不一会,老董拔出了他的宝贝,他让魏姬趴在了地上。
 
  已经绝望的魏姬快要崩溃了,她在迷糊中觉得有人扯掉了她的内裤,然后有 一个火热的东西来到了她还未被开采过的大门前。魏姬好像认命地垂下头,全身 紧张地像铁一样僵硬。
 
  「嗯……」在背后听到好像喘气的声音时,下体立刻产生好像被撕裂般的疼 痛。
 
  「哎哟,妈妈救我啊!啊!!」魏姬两手拼命抓地,以忍受强烈的疼痛。 
  明确地感觉出又粗又硬的肉棒,挤入下体里。对头一次经验的她而言,那是 引起恐惧感的充满战栗的感觉。
 
  当老董开始前后移动下体时,那种战栗感更强烈,魏姬认真地想到自己的阴 道会不会破裂。但那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在肉棒多次在下体内往返时,原来的激 烈疼痛竟然慢慢减少。
 
  「他妈的,不愧是处女的这个地方,真是紧的很,有被吸住的感觉。魏姬, 是不是也有快感了?」
 
  插入的动作逐渐变顺畅,老董的动作随着加快,他的身体碰在魏姬屁股上的 声音,也随着加快,发出了「叭、叭」的声音。
 
  插着插着,老董觉得魏姬已经要支持不住了,快要趴在地上了,于是他很快 的把魏姬的身体转过来,以普通的姿势继续攻击。
 
  老董一边愉快的插着,一边看着魏姬的表情。突然发现魏姬停止了哭泣,嘴 里还开始发出了哼声,看来这种普通的姿势的确是要深入一些,可以赢得更多的 快感。
 
  魏姬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两人结合的地方也越来越润湿了,老董伸出一只 手,开始刺激魏姬的阴蒂。一瞬间,老董觉得魏姬的阴道大幅度收紧,分泌物突 然变多,连魏姬的身体也一下子蹦得很紧,手抓住了老董的小臂,指甲深深的陷 进了肉里。她的阴道里产生了很大的吸力,好像在刮小小的台风。
 
  「不会吧,被强奸也有高潮?真行!」老董知道女人可以连续的高潮,于是 加紧了抽插的动作。
 
  不好,刚刚加快了动作,老董立刻感到背上一麻,要来了,老董的动作更加 迅速了。
 
  10秒钟后,老董爆炸了,他的肉茎间歇性地膨胀,每一次都有灼热的液体 在魏姬的子宫里飞散。就在他下边爆炸的同时,他又摸出了「白琅宁。33」, 放在了魏姬的头上。他的底下爆炸一次,上面也爆炸一次,魏姬的头被打成了马 蜂窝。
 
  下面全是精液,上面全是血液。
 
  9月8日,凌晨5点20,老董回到了宿舍。
 
  9月8日,早上7点30,老董被室友叫醒了,「别叫我,让我睡,我不上 课了。」老董的室友很惊讶∶「不会吧?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噢!而且听说今天 我们的西方经济学换老师了,很漂亮哦,非常漂亮哦!」
 
  「去他妈的西方经济,我要睡觉。」老董饿狠狠的说。室友只有耸耸肩,走 了。
 
  9月8日,早上8点,紧张的学习开始了,经济班的学生在盼望着新老师的 到来。
 
  这时,在最后一排,我们又看到了熟悉的微微绿光,我们亲爱的老董早已做 好了准备∶「他妈的,要是不漂亮,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完】
 
[ 本帖最后由 kelly52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