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开同学会让我得偿所愿】
【开同学会让我得偿所愿】
             开同学会让我得偿所愿
 
  我和海霞从小学起就一直是同学,一直到高中毕业后,我去了外地念大学, 两个人才渐渐没有了联系。从小学时起我就一直很喜欢她,她属于那种很精灵古 怪,娇小玲珑,五官精致的女孩子。
 
  这次小学同学聚会是为了我们的小学班主任六十大寿而举办的。为了找这些 同学我可是下了大工夫,在我姐夫办公室里坐了整整一下午。(我姐夫是市公安 局的副局)通过公安系统找到了多年没联系的同学。当我打电话给海霞的时候, 她似乎当时就惊呆了,一个劲的说太意外了,将近十年没联系了。当我说明这次 聚会的目的时,她一口答应一定来。而且费用她和我两人包了。
 
  寿宴那天,海霞早早来到了酒店,一见到我就和我来了一个拥抱。我抱着她 觉的她长高了一点,丰满了很多,人也更加成熟漂亮了。
 
  听别的同学说,她好象开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效益不错,有过很短暂的登记 史,现在好象是单身。海霞很会交际,气氛被她调节的很好。我也因为事业有成, 很多同学都围着我转,我同时感觉到海霞一直在注视着我。这次聚会来了三十多 个同学,加上带来的家属共有七八十人,其中有一个叫芝谰的女孩,我曾追过她 很长一段时间,但她被她高中的一个小白脸勾的魂都快没了,大学一毕业就和他 结了婚,现在她才开始认真的考虑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选择。
 
  寿宴结束后,几个要好的死党吵着要喝第二场,幸亏寿星发话,要喝第二天 再喝。大家只好做罢,约好了第二天再聚。我和海霞告别的时候明显看见了她眼 中的异样,那是一种欣赏,一种期待。
 
  第二天晚上,那些个死党说今天一定要尽性。于是就在酒桌上你来我往起来。 海霞本就外向开朗,今天又与自己的同学们在一起,更是谈的来,很快的就互相 开起了玩笑。听着我们讲起上学时的一些趣事,也让她想起了自己,更觉的亲切。 酒越喝越多,话也越来越离谱,“你们这些大男人一对一喝绝对不是我对手。” 海霞这话一出,可就捅了马蜂窝了,十几个大男人怎么能在一个娇滴滴的女人面 前认输呢。他们合起伙来跟海霞拼,一定要把她灌趴下。最开始还是在喝自己的 酒,到了后来连我的酒都被她代喝了。
 
  喝醉过的人都知道,等一喝到晕乎乎的时候,不用人灌,自己就再抢酒了。 海霞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虽说她酒量确实不错,也架不住一群人战她一个,还是 啤的白的一起来。我看海霞有点不行了,就要她别再喝了,可又敌不过十几个劝 酒的,自己反被已经高了的海霞硬逼着喝了好几杯。等到饭局结束,海霞已经走 不稳路了,我虽没什么特别明显的感觉,但双腿也是有点飘。那帮家伙也个个东 倒西歪的,反正都高了。
 
  “海霞,今天要不是后面没有你帮我喝了这么多,我早就挂了。”我边开车 边对她说。半躺在一旁的海霞勉强坐直了身子,用一双放着电的醉眼瞄着我,她 车开不了啦,停在酒店了。
 
  “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啊?”
 
  “明天我帮你把车开回来,您在家好好睡一觉。”
 
  “就这样啊?”
 
  “那还怎么样?难不成我无以为报,还以身相许啊?”我完全是一句玩笑话。 
  “好啊,刚才帮你喝酒,现在又反过来占我的便宜,看我饶不饶你。”说着 便伸出手来,轻轻的按在我的脸上,向外一推。其实没用力量,可我还是“哎呦, 别打。”的叫了一声,借势向左扭头,好象被推的很重一样。海霞本就坐的不大 稳当,重心左移的身体突然失去支撑点,一下倒在了我的小腹上。“喂,你没事 吧?”拨开盖在她脸上的乌发,才发现她闭着双眼,已经睡了过去。
 
  “先别睡啊,你还没跟我说你具体住哪呢。”轻推两下,她只是“呜呜”的 哼了两声,根本没反应。只知道她住在朝晖二区,没办法,只好调头向自己公司 下属的酒店开去。
 
  本打算等到个红灯,再把她扶正,没想到道路出奇的畅通,一路绿灯。看一 眼海霞,她的双腿蜷在座椅上,本就有提臀作用的灰黑线条相间的高腰女装裤, 现在更是把她臀腿间的曲线暴露无余,双股间的沟壑仿佛深不见底一般。
 
  在此之前,我虽对她有过一些非分之想,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尊重她的。何况 对她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万一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对破坏别人的感情没 太大兴趣,至少现在还没有。可看了美人入睡的样子,刚才摄入的那点酒精和男 性的本能发生了化学反应。右手不自觉的盖在了她的翘臀上,开始揉捏她的屁股。 摸到内裤的边缘,能察觉出是一条高腰比基尼式的。两根手指压入了她的臀沟里 上下搓弄,再挪到阴户的部位,手指一用力,连同长裤和内裤一起按入饱满的阴 阜中。
 
  睡梦中的海霞起了本能的反应,随着布料在阴道浅处的磨擦,一股股的淫水 冒了出来,很快就把裤子浸透了。我抽回手指闻了闻,已然勃起的鸡巴更是涨大, 在裤子里憋的好难受。“放你出来透透气。”我把它掏了出来,直直的立在海霞 的鼻尖前。女人火热的呼吸喷在上面,弄的它一抖一抖的。
 
  我把海霞的紧身黑色圆领杉从裤子中揪了出来,紧接着手就从下摆处伸了进 去,推起乳罩,在一对软绵绵的奶子上揉了起来,还不时的掐掐她的乳头,让它 们硬硬的挺立。从来也没人规定过“酒后乱性”是男人的专例,醉酒中的女人一 样是易燃易爆的危险品。迷迷糊糊的海霞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雄性气味,又感到 自己的乳房被人玩的好舒服。压抑太久的情欲一下就被激发出来。
 
  当她吃力的睁开醉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的那一根怒挺的粗长阳具,足比 她以前男友的大了一半有余(倒不是我的尺寸惊人,只是她男朋友的太小,她又 只有过那一个男人,自然觉的眼前的是个庞然大物了。这是她事后告诉我的。) 又一波快感从被大力抓捏的胸部传来,海霞的舌头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在面前 柱状物黑红的顶端舔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刺激吓了我一跳,低头一看,海霞正伸着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轻舔。 既然有美女愿意服务,我自然是来者不拒了,继续开着车。其实海霞并不是一个 淫荡的女人,此时此刻也不是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而是酒!要不怎么说酒是 穿肠的毒药,酒能乱性呢,她现在就像一只正在发情的雌兽,跟本没有廉耻,理 性可言,只知道要找适当的雄性欢好,我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简单的舔我的阴茎跟本不能满足海霞高涨的性欲,她用右手握住我的鸡巴, 上下套弄了几下,一口含入整个龟头。摸着坚硬肉棒上暴凸的青筋,海霞简直不 能自控了。她左手解开自己的裤扣,拉下拉链,拨开内裤的裤裆,拇指压住从包 皮中顶出的阴核一阵猛揉,两根手指插入阴道中抠挖着。
 
  她品尝着嘴里的我的阳物,仔细的舔着龟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的舌背 在顶端轻敲几下,把舌尖抵在张开的尿道口上旋转着,还一下一下的向下顶,好 象要插进马眼里一样。海霞缩着双颊,嘴唇箍的紧紧的,阳具一进一出间,也带 动包皮。有时更是让我的鸡巴插入喉咙里面,用娇嫩的咽喉磨擦龟头。她发现每 当采用深喉时,我玩弄她乳房的手就会更用力,更强烈的快感也就随着产生。于 是她干脆就只用这一种口交法,只在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吐出阴茎,好让我更兴奋。 
  海霞的嘴里不停的发出“唔唔”声,双腿间的手指拼命活动,以求高潮能早 点到来。可女人的体力毕竟有限,再加上酒后体虚,她已是满身大汗,但手指就 是怎么也达不到必要的速度。“啊…”她抬起头,痛苦的紧闭双眼,“帮我…啊 …快帮我…我要!”
 
  美女相求,我自然是义不容辞了。恋恋不舍的放开被揉的发红的奶子,中指 “噗”的一声插入海霞的肉洞里,飞快的进出。“啊……好…啊…好舒服…要泄 了啊…”“嘿嘿,你爽了也别忘了我啊。”我说着将屁股向上一抬,用鸡巴在美 女的下巴上一撞。她马上低下头,又为我口交起来。
 
  这是我继章洁后又一次享受到女同学的比较有质量的口交(详见《街道主任 的床上技术真好(一个字:爽)》),美的我直想闭眼,可又得看着路面。我找 了一条小巷停了下来,“快,再快点,海霞…我…我要射了…”“唔唔”海霞疯 狂的吞吐着我的肉棒,一只手猛的抓住我的手腕,不让我的手指再动,阴道不停 的收缩,大量的花蜜从仙人洞的尽头涌出。就在她到达高潮的一瞬间,我死死的 按住她的头,粗大的阳具整根插入了她的嘴里。一股股的精液间歇性的爆发出来, 直接冲入了海霞的食道,虽然量很大,却是一滴也没浪费。直到鸡巴彻底的软了 下来,我才把她扶起来坐好。海霞靠在椅背上,舔舔嘴唇,大喘着气,“死鬼, 你想憋死我啊,我以前男朋友都不敢让我喝他的东西。”说到这,她突然把头伸 出车窗,“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很明显,她还在说醉话,但我可不管那些了,女人送上门来,哪有不玩之理。 我拍拍她的背,等她吐完,递给她一瓶矿泉水漱口,“还没完呢,今晚我们要好 好爽爽。”…
 
  在公司酒店的一间豪华套房里,我和海霞站在床前热吻着。我揉捏着海霞的 屁股,一下一下的,像是要挤出什么似的。她激动的离开我的唇,一边在我的脖 子上舔着,一边解开我衬衫的扣子。一路向下吻着我肌肉虬结的身体,红唇停在 了我的乳头上,舔着,吸吮着。谁说男人的乳头是摆设,我爽的仰起头,深呼吸 一下,“呵”的吐出一口气。
 
  海霞继续向下舔着,在我的胸腹上留下一道透明的痕迹。娇美的身子慢慢蹲 了下去,拉下我的裤子,将已经勃起的阴茎含入嘴里吸吮。左掌托住两颗下垂的 睾丸,像玩弄健身球一样的旋转着,中指伸出,按在我的会阴处揉着。右手隔着 裤子,搓弄着自己的屄缝。海霞也许是太兴奋了,太渴望了,她再也等不了了, 她站起来,重重的推在我的胸膛上。正在享受她口交的我毫无准备,一下倒在身 后的床上。“宝贝,你劲还挺大的嘛。”我淫笑着说。
 
  海霞三两下脱下自己的长裤,爬上我的身子,扶住笔直朝天的鸡巴,两指撑 开自己的阴唇,重重的坐了下去,“啊!”随即又弹了起来,只留半根在体内。 “嘿嘿,自不量力。”我双手枕在脑后,开心的看着由于被狠狠撞到子宫而疼的 眼角带泪的美女。海霞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她已充分体会到了我那阳具的粗壮, 更是对即将来临的快感充满期盼。不过这次她可学乖了,身子慢慢下放,让剩余 的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还很紧凑的阴道。
 
  我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猛的向上一挺屁股。“啊!”海霞的身子又是一跳, 咬着嘴唇白了我一眼,身子又往下降。相同的事又发生了,这回海霞可真有点急 了,明明有个健壮的帅哥在眼前,又有一根坚硬的肉棒插在阴户里,可就是不能 享受性的乐趣。
 
  “顶死我了,不来了,你欺负我,你坏死了。”海霞趴下上身,在我的胸口 上用力槌打着。“哎呦,哎呦,想要我疼你,还敢骂我,还敢动手。”“我要嘛, 你别再折磨我了,求求你了。”海霞真是急的快哭出来了。
 
  “叫我声好听的,我就好好的疼你。”“好哥哥。”“不行,再亲点。”我 还在逗着她。“你要我叫什么嘛,我叫就是了,我快难受死了。”我“嘿嘿”一 笑,“叫我老公”。“好老公!我要!”
 
  酒精,性欲,俊男,能让女人发疯的三样东西,现在全在海霞的身上起著作 用,让她怎能拒绝呢?她低头亲着我的脸,在我耳边娇媚的说道:“好老公,快 来疼我吧,人家好想啊。”光是说了这句话,就几乎让海霞达到轻微的高潮。如 此淫荡的话,她做梦都没梦到过,现在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也随之产生。
 
  该是我尽做男人的义务的时候了。我扭头叼住她的嘴巴,两人的舌头就缠在 一起,双手扶住她的美臀,轻轻的向下压去。“啊…”这次不是疼痛,而是快乐 的呻吟了。在我轻柔的引导下,海霞慢慢的适应了我的尺寸,坐直了身子,双手 撑在我的胸口上。
 
  她细腰下向两旁阔展的屁股开始前后左右的摇动,横流的淫水涂的我小腹都 是,龟头蹭着嫩嫩的子宫,逐渐让成熟的女人疯狂。“啊…老公…我好舒服啊… 舒服死了…快…快…再快点…”海霞两手伸入上衣里,用力揉捏自己的奶子,脑 袋左右晃动着,带动带着波浪的半长发在空中飘舞。我猛的向上挺动,女人这才 像想起什么一样,开始用阴阜上下套弄男人的肉棒。“来,让老公玩玩你的奶子。” 我伸手拨开她的双手,将随着身子上下抛动的乳房捏住,搓弄两颗深红色的乳头。 海霞套弄的动作不断加快,“啊…亲亲好老公…我…我要泄了…要泄了…救我啊 …”我赶快捏住她的两个臀瓣,使劲向两边拉,力量大到把女人紧闭的肛门都拉 开了。女人在到达高潮前,身体会完全失去力量,要是这时不帮她一把,会对她 的心理造成很大伤害。我拼命向上挺着屁股,直到海霞大叫一声“泄了啊…”。 紧接着,全身颤抖的倒了下来,重重的砸在我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虽说女上 男下式比较省力,但对于我这种性欲极强的男人,就显的过于温和了。
 
  我一翻身,将还在高潮余韵中的美女放倒在床上,把她的身子向左侧过来, 跨坐在她的左腿上,抬起她的右腿。屁股一提,还是硬梆梆的鸡巴一下插入红肿 的阴户,开始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海霞无力的呻吟着。我抱住她的右腿,左手伸前,揉着她 的乳房,“乖老婆,老公肏的你爽不爽?”
 
  “爽…啊…太爽了…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啊…”
 
  听了身下女人的浪叫,我更是疯狂的挺动,“美人,老公的鸡巴大不大,粗 不粗?”
 
  “粗…好粗啊…大鸡巴老公…啊…啊…啊…我又要来了…又要泄了啊…”海 霞无意识的乱喊着。
 
  我又拼命插了几十下,在海霞泄身后,拔出将近临界点的肉棒,插入她的嘴 里,将精液射了进去。虽然她尽力的吞咽着,但还是有一些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 来。来了三次高潮,又在醉酒中的海霞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乳房想着:开同学会真好,当年没能下手的,现在千万别 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