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偷情日记】(1-5) 作者:陷陣營
偷情日记
 
    (1)邻居
 
    今天隔壁来了个新住户,白天听到忙进忙出搬东西的声音,大概是学生还是 一般上班族吧!到了晚上快九点,我边看着偶像剧,边跟老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着MSN,突然隔壁传来一声颇大的女生叫声,接着就传来阵阵呻吟,听着让人 脸红心跳不已。
 
    想想我也好一阵子没有……於是就跟男友小抱怨一下,谁知道那个死木头还 不知趣的逗弄我,叫我去隔壁门口听听看。一方面也是好奇,毕竟那呻吟也持续 了有快一小时了,真的那麽猛?於是我离开房间,走到隔壁的房门口,一方面也 怕被人看到,还东张西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才慢慢地把耳朵靠在门板上。 
    本来他们的声音就颇大了,一靠在门上,就听得更清楚了,从门板的另一面 清楚听到肉体撞击声,那让人血脉贲张的呻吟配搭着肉体撞击时的阵阵水声。 
    听着听着,觉得下面也开始瘙痒起来,忍不住用两脚交叉磨擦着,看能不能 稍微止住那个感觉,谁知道越是摩擦,越是敏感,於是我左顾右盼了一下,确定 不会有人上来(其实现在也满晚了,应该是不会有人上来),慢慢把手伸进短裙 里面,隔着内裤揉着我已经肿胀的小豆。
 
    房间内的战况似乎越来越激烈,不断传出「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里面的 女生本来还似乎有点顾忌,但随着房内传来越来越激烈的撞击声,她也开始肆无 忌擅地呼喊出来,除了水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还混杂着女生的淫声浪语不断 传来:「快点!好舒服!再快点!」或是「嗯……好棒!好舒服……快!我要高 潮了!哈啊……」
 
    听着听着我也觉得阴道里越来越火热,忍不住手指开始在阴蒂上绕着圈圈, 随着手指的动作,只觉得自己里面越来越痒,淫水也开始沾湿我的小裤裤,虽然 明知道在这里DIY很危险,但是我却完全没有想要停下来。
 
    随着我越来越高涨的情慾,房内突然传来那个男生的声音:「来,趴着,我 想从後面干你。」接着就又开始了充斥着「噗哧、噗哧」的抽插声。
 
    我一边想像里面有个身材姣好的女生,正被一个身材精壮的男人抓着她纤细 的腰身,从後方顶着她白皙的小屁屁,那女生像是母狗一样的不断扭动自己的身 体,一边浪叫着。
 
    隋着我的妄想,我小穴里流出来的水也越来越多,小裤裤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终於忍不住把手指沿着肉缝摸到自己的穴穴口,慢慢将中指滑了进去。
 
    「嗯哼~~」好刺激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带着鼻音的闷哼,接着开始 随着房内传出的节奏不断抽动着手指,有时候还会让手指在穴穴里面绕圈,让自 己得到更多刺激。
 
    我只觉得穴穴里面像是有团火在烧,又热又痒,越是去搔它,那感觉越是止 不住。随着房内抽插频率的加快跟越来越浓浊的呻吟,最後只听到房内男生低吼 来一声:「嗯~~我出来了!」夹杂着女声兴奋又高亢的尖叫,同时我也往自己穴 穴最深处狠狠刺进去,只觉得里面的肉肉一边颤抖一边咬住手指,接着好像全身 力气都随着流出的水一起掏空,整个眼前只有一片空白,几乎不能呼吸……
 
    等我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靠着他们房间的门板,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叫 出声来?如果被他发现……这时才注意到下身凉凉的,低头一看,原来刚刚流出 的淫水不但沾湿了小裤裤,还多到在地上留下一滩水渍。
 
    这时候才想起,这是公共空间耶!万一被看到……一想到这里,我赶紧拖着 发软的双脚匆匆溜回自己的房间,也没管留在门口那滩「纪念」有没有清理了。 
    我脸色潮红的走回房间,稍作整理後,在MSN上回覆着男友的提问,男友 还打趣我说,隔壁住了个猛男,如果我慾求不满还可以找他来消消火。
 
    虽然刚刚才高潮了一次,可是不但没浇熄我的慾火,反而觉得更想要了,想 着想着那又热又硬的阴茎在体内冲刺的感觉,最後他温暖的精液灌满我的子宫, 不禁有点心猿意马,但是却有种被人抓到做坏事的恼羞成怒。男友说到这些话的 时候,让我不禁幻想着对方如何在房间里、楼梯间,甚至在顶楼尽情蹂躏我的身 躯。失神一下後就迫不及待地否认,连带臭骂着男友。
 
    (2)见面
 
    自从上次偷听隔壁邻居做爱的声音DIY以後,我的性慾就突然高涨起来。 
    以前除了男友来挑逗我才会让我有做那种事情的慾望外,平时几乎都不太会 想要,但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每每只要听到隔壁的猫叫声,我总是忍不住就贴 着墙听着他们的淫声浪语自己DIY起来。
 
    今天晚上刚洗完澡,隔壁就又传来熟悉的猫叫,看了看时间,现在才八点多 耶~~有没有搞错啊?
 
    心里面一边嘀咕着,一边打开我的电脑,打算把後天该交的报告处理一下。 
    看着萤幕上那堆统计数字,叹了口气,开始慢慢一项一项核对,隔壁的淫声 一直未曾间断,就像啦啦队一样配合着我工作的节奏,努力地为我加油着。
 
    好不容易,报告似乎也到了一个阶段,隔壁的声音早在大约五分钟前也做了 END。顺手揉了揉有点酸痛的肩膀,正打算休息一下,「哈哼……」隔壁又传 来了一声呻吟,紧接着是女生酥酥软软的撒娇声:「你不是刚刚才出来吗?怎麽 马上就又硬了啦?」
 
    虽然隔着一堵墙,但我还是能想像隔壁的女生,嘟着小嘴一脸娇嗔的模样。 
    想着想着,忍不住手指隔着内裤开始上下抚摸着阴唇,身体也开始觉得越来 越火热。
 
    渐渐地隔着内裤的抚摸已经没有办法满足我的慾望,於是我脱下内裤,用食 指开始慢慢地进出已经潮湿的阴道。但是随着直线上升的慾望,食指的粗细已经 没办法满足我,再加上指甲偶尔会刮到小穴里面的肉肉,感觉有点痛,我开始在 桌上找寻可以替代的东西,最後终於发现了一支「雄X牌白板笔」。
 
    「嗯……」随着白板笔开始深入我的阴道里面,我也开始忍不住发出带着浓 浓鼻音的呻吟,再看往下看着在我阴唇间出入的白板笔上面沾满了自己分泌的淫 水,已经流到椅子上了,有些随着刚才手指的进出沾到阴毛上,毛毛都已经糊在 一起,感觉实在很淫荡。
 
    在视觉及感觉的双重刺激下,感觉到自己里面一直在发抖,开始在夹紧进出 的白板笔,我知道我快高潮了,於是更加快进出的频率。
 
    正当我要高潮的时候,突然後面传来一下「喀嚓」声,回头一看,是男友来 了。我慌乱地将白板笔抽出来塞到抽屉里,把丢在桌下的内裤往深处踢去,有点 喘的回头问男友说:「你怎麽来了?不是说今天要回去陪家人吗?」
 
    「没啦!就被朋友放鸽子,没赶上车啊!所以就想说来你这边住好了。」 
    「喔……那你要先去洗澡吗?」我有点心虚的问道,一方面想快点打发他, 趁机整理一下。虽然是自己男友,也发生过很多次关系,但是被他发现自己正在 DIY,还是很羞的一件事。
 
    谁知道男友一脸贼笑的靠过来说:「嘿嘿……隔壁又开始啦?他们天天这麽 激情,你怎麽受得了?」话一说完,伸手就往我两腿中间摸去!我根本来不及反 应,就直接被他碰到我真空的下体。
 
    男友刚开始似乎有点讶异,但是随即在我已经湿透的阴部上爱抚起来,有时 候还会把手指插进去,但总是很快又抽出来,刚刚好不容易有点熄灭的慾火,马 上又燃烧起来。
 
    摸了一阵以後,男友的停止了爱抚,一边贼笑一边把手举在我面前问我说: 「嘿嘿嘿……小思,老实说,你刚刚在干嘛?」
 
    看着男友手上沾满了我分泌的淫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我只能低着头害羞 的说:「你……你好坏啦!」
 
    「嘻嘻!不是跟你说想要就跟我讲吗?你都不守信用,我要处罚你!」男友 似乎还不打算放过我,一边吻着我的耳垂,一边在我耳边说着。
 
    本来已经很高涨的慾火,又被他这样一逗弄,更是觉得小穴穴里面又痒又空 虚,可是男友偏偏不去碰它,只是一边吻我的耳垂,一边揉我的胸部。在他这样 逗弄下,没多久我已就已经气喘吁吁,只想要随便找个东西插进小穴里面止住瘙 痒的感觉。
 
    但是男友似乎发现我的意图,把我压趴在书桌上,并从後面把我两只手按在 桌面上,而且继续亲吻我的耳朵,偶尔还会舔舔我的颈子。
 
    我只觉得小穴越来越热、越来越痒,可是偏偏又没办法去碰它,只能不断摆 动我的臀部,让小穴摩擦男友的裤裆中间,看能不能稍微止痒。
 
    但是後来我发现,这根本在火上加油,反而越摩擦越痒。这时候男友靠在我 耳边低沉的说:「很想插插吗?小思,如果想要的话就说「我是淫荡的小思,想 要老公的棒棒插插」,说了就给你插插。嘻嘻嘻……」
 
    这时候我已经顾不了那麽多了,话才说完,我马上就跟着说了一次。男友似 乎也是拼命在忍耐,一听我说完,马上解开裤带,从後面狠狠地插了进来。
 
    虽然我早就已经很湿了,但是小穴还是太紧,男友本来想要一次就插到底, 结果只能插进一半,接着他很快的抽出来,又用力地往前一顶!
 
    「嗯……啊啊啊啊啊……」我只觉得一根又热又硬的铁棒直接顶到我的子宫 颈,接着眼前就一片空白,小穴里面好像有什麽东西喷了出来。才刚插进来我竟 然就高潮了!
 
    男友好像也很讶异,但是随即又开始规律地抽插,边插还边俯下身来,双手 直接从我的T恤下缘伸进去用力捏我的乳头。
 
    如果是平时,我并不喜欢这种粗鲁的做爱方式,但是今天因为憋了很久,反 而每次他用力捏我的乳头,或是故意拉它的时候,会有种又酸又麻的感觉。
 
    一边享受着阴道里面男友猛力冲刺又酸又麻的感觉,一方面幻想着隔壁的猛 男把我压倒在床上,恣意蹂躏着我的镜头,在双重刺激下,我很快地又高潮了一 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上去了多少次,我只知道我大腿内侧已经被我 自己流出来的水水弄湿了一大片,有些甚至已经流到膝盖去了,小穴穴也已经都 麻了。在身後的男友喘息越来越大声,没多久就感觉到阴道里面的肉棒突然变大 并且开始抖动,接着就听到男友低吼一声,用力往内一顶,猛力地撞在我的子宫 颈上。
 
    我只觉得一阵酸麻,「哼……啊啊啊……啊啊……啊……又……又……上去 了……」就在同时也感觉一波一波热热的液体灌满我的阴道,不过我已累得没力 气去管它了。
 
    印象中,男友似乎帮我稍微清理了一下,接着就把我抱上床,然後我就昏昏 沉沉的睡着了。
 
    睡了一阵子後,觉得有点口渴,睡眼蒙胧的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嗯……一 点半了啊?
 
    这时候才感觉到下体黏黏的很不舒服,跑去浴室冲了个澡以後,走到门口的 饮水机想去装个水,毕竟刚刚跟男友恩爱的时候叫了那麽久,喉咙乾乾的。这时 候才突然想到那个房间的隔音!刚刚跟男友「精采」的表演,不会也被隔壁听到 了吧?
 
    想到这里,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一开门走了几步,看到饮水机旁正好有人 在装水,这才回过神来,把刚刚的妄想通通清除。
 
    唔……从背影看来好像是个女孩子,看来大约160- 165公分吧,留着 一头染成栗色有点中性的短发。看她的玻璃水壶也已经装了三分之二了,再等也 没多久,我也懒得再回房了,於是就站在她身後等。
 
    这时候才想到:「耶!?该不会……她就是隔壁那个发出猫叫的女孩子吧? 
    那隔壁那个猛男到底长什麽样子啊?」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装好 水转过头来,对我点点头笑说:「你好!」
 
    这时候我才看到她的脸,嗯……还真是个小美人呢!眼角微翘,看起来有点 淘气的大眼,又直又挺的鼻梁加上小小翘翘的嘴唇,总之就是那种会让人忍不住 想要把她紧紧抱住好好疼爱的那种型吧!
 
    欸!突然,我发现好像有什麽不对。仔细一看,她穿着一件衬衫,前排完全 没有扣,那……我为什麽没看到她的胸部?就算再怎麽没发育,也不会像男孩子 一样平胸吧?
 
    我再往下一看,蛤!?从背後看原本以为她是穿着热裤的,现在走近看了, 她……她……穿着一条男用的四角裤!再加上她刚刚说话的声音似乎不像女孩子 那样嫩嫩的,反而像是我表弟国中时候刚要变声那种有点介於童音跟成人低沉之 间的声音!
 
    耶……不会吧?难道……「她」是男的!?而且,就是隔壁那个猛男! 
    (3)开胃菜
 
    这几天从隔壁偶尔传来的淫声燕语,声音似乎变了不少,好像是女伴换人了 吧?这个小健真是够花心了。
 
    蛤?小健是谁啊?就是隔壁那个长得比女孩子还好看的猛男啦!
 
    自从上次倒水遇到他以後,碰到他的次数好像就多了起来。碰面多了,当然 除了「你好」、「午安啊」这类的问候语外,也会多少聊个两句。
 
    渐渐地就知道他叫小健,我现在住的这栋大厦,拥有人是他爸爸;至於平常 来收房租的那位太太,并不是他妈妈,只能算是他爸聘请的收租人吧!至於他爸 爸是个台商,在大陆东莞沙田有家电子加工厂,一年之中难得见到几次。
 
    他还有个大他两岁的姐姐,不过是住在老家(某超贵地段的高层大厦);另 外小健他妈妈也是事业有成,听他说好像是某家专柜的老板。总之,他就是那种 标准的「纨裤子弟」就对了啦!
 
    那他干嘛自己家里不住跑到这边来住?据他说,因为这里离学校近,而且比 较自由,至於哪种「自由」?经过这几天,我已经十分清楚了。
 
    对了,顺便介绍一下我住的环境吧!这里的格局主要是成一个「回」字型, 一共有七楼,一楼中间有个中庭,中庭里有个小花园和小游泳池。另外四边各有 两间房间,每间大约23坪左右,我就是住在东南侧这边,而小健住在我隔壁, 另外二楼的北侧两间房间是没有租人的,从窗户可以看到似乎是健身房,但是却 没看过有人进去运动。
 
    後来才知道,原来那边是小健「私人」的健身房,并不对外开放,至於他把 健身房设在二楼的原因是,这样他在运动的时候才不会吵到楼下的人,反正一楼 北侧那边是大门入口跟警卫室。
 
    今天男友比较早下课,所以傍晚就买了晚餐还有一堆零食,跑来窝在这边。 
    (先说喔,可不是本姑娘不会做饭,只是因为男友顺便买了,我也乐得轻松。) 
    吃完晚餐以後,我照例在书桌前继续做我的报告,男友则窝在床上看着电影 台第101次播出周星驰主演的《威龙闯天关》。
 
    看着看着,突然间隔壁又传来一声女孩子的呻吟,虽然听得出来她有刻意压 抑音量了,却还是清清楚楚地透过薄薄的墙壁传了过来。男友本来已经有点进入 半昏迷状态了,一听到那声叫声,整个人像是突然充满了电一样,马上从床上跳 起来,迅速拿起遥控器把音量转小,侧耳倾听隔壁传来的猫叫声。
 
    随着时间慢慢经过,本来有点压抑的声音似乎也放开了,音量慢慢地大了起 来,听得连我都开始不好意思起来,只能红着脸低头假装专心做我的报告,但身 体却不受控制地慢慢燥热起来。很快地,我就已经无心在报告上了。
 
    「哇赛!隔壁天天都这麽激情,老婆你怎麽忍得住啊?而且这次的声音跟上 次那个又不一样了耶!嘿嘿……」这个猪头,就只有对这种事情特别敏锐。
 
    男友一边说,手上也没有闲着,两只手从後方伸到前面揉捏着我的胸部,他 的体温也变得好热,感觉像是被一团火从身後紧紧抱着。
 
    「嗯……」男友相当熟练地一口就咬住我的耳垂舔弄起来,顺手也去脱我的 短裤,但是因为我坐在椅子上,使得男友的动作相当不顺利。
 
    「小思,来,自己把小屁屁抬起来,不然裤裤脱不掉。」男友像是在哄小孩 般的在我耳边呢喃着,他呼出来热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蜗里,感觉痒痒的,我也 感觉下体开始有热液流出。
 
    当我的短裤及内裤同时落在我的脚边时,男友的手也同时已经在我的下体上 活动起来。刚开始他是沿着小肉缝轻轻滑动,没多久就用两只手指将我的阴唇拨 开,熟悉地找到小豆豆的位置,时而压着它绕圈、时而轻点。
 
    「唔……好酸……好嘛……嗯……轻点……这样太刺激了……嗯哼……」随 着男友手指的动作,我也感觉下面的水越流越多,已经流到椅垫上,还沾湿了小 屁屁。
 
    正当我们俩意乱情迷的同时,隔壁传来的阵阵呻吟声也开始高亢了起来,男 友的力气像是突然被提了起来一样。原本他总是喜欢女上男下,让我在上掌握主 动,在听了隔壁的声响之後,男友却将我一把抱起,然後推倒在床上,从身後抓 着我的腰部,握着已经硬挺的肉棒直接贯穿我的身体。我还来不及反应,只觉得 小穴像是突然被塞入一根火热的棒子,忍不住叫了出来。
 
    也许是因为跟男友交往两三年了,做爱好像已经变成例行公事,难得男友像 这次这麽热情。也许受到男友感染,我的身体也比平时更加敏感,男友每次深入 我体内,我甚至能感觉到肉棒上青筋的样子。
 
    男友在身後一边努力地冲刺,一边发出浓浊的喘息,我也忍不住发出阵阵的 呻吟。正当我沉醉在下体传来的快感中,冷不防男友突然靠在我的耳边问:「怎 样?听声音,隔壁那个猛男应该很神勇吧?想不想让他干一次啊?」
 
    男友这样一说,小健的样子突然浮上我的脑海,分神了一下。
 
    「呼~~怎啦?该不会你真的被他干过了吧?」男友发现了我的反应,有点酸 酸的说,并且用力地顶了我一下。
 
    「唔~~没有啦……隔……哼~~壁的那个住户……叫……小……小健…… 
    嗯……好酸……他长得很……很……像……女生啦……呜……」随着男友更 猛烈的抽插,我只能喘着气,断断续续地回答他。
 
    「连名字都知道啦?长得像女孩子?呼呼~~怎麽像?」男友边喘气,边摆动 着腰,继续逼问着我。感觉上,他的肉棒又胀大了一点。
 
    我只能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地回答着男友的逼问,而隔壁传来的呻吟声 也大到几乎只像是在旁边多了张床。
 
    「那你说,你是不是已经让他干过了?嗯!?是不是?」男友边说,另一只 手往下一探,直接捏住我的小豆豆,开始揉了起来。
 
    「怎样,他干得你爽不爽?大不大?插得深不深?有没有顶到你的子宫颈? 
    有没有射在里面?」男友似乎越来越兴奋,声音也沙哑了起来,冲刺的力道 一次比一次大,像是一定要把整根肉棒完全插进我的小穴才甘心。
 
    「唔……哈啊……哈……啊……啊……好……好里面……嗯……老公……好 舒服……」我很久没跟男友有这麽激情地性爱了,尤其一边做,耳边还一边听到 男友传来与我幻想中情景相仿的耳语,我也禁不住大声呻吟起来,也不管会不会 被隔壁听到了。
 
    也许是我们的声音也刺激了隔壁的女生,她的音量也越来越大,此後两个房 间的女生像是在较劲般的嘶吼。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性爱中,我也在其中不知道 高潮了多少次,下体已经几乎都麻掉了。
 
    最後男友终於再用力地冲刺了几下後,拔出来将精液射在我的脸上,我也整 个人虚脱的卧倒在床上。而男友这次竟然能持续如此之久,也让我十分讶异与满 足,事後他不但温柔地帮我擦去脸上的精液,更体贴地帮我泡了杯热牛奶。
 
    在激烈的性爱後,我枕着男友的手臂,感受他身上传来的男性体温,而他也 一反常态的持续温柔地爱抚着我全身,尤其当他碰触到红肿的小穴时,更是让我 性感至极。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射在脸上的感觉,再加上有点後悔自己刚才的放 浪形骇,但是看到男友满足的笑脸,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稍事休息及灌洗後,我依旧习惯去饮水机装水,刚巧又碰到从隔壁出来的小 健,对着我满脸笑容,映着他秀气的脸庞,就像是隔壁家天真的小弟弟一样。但 是一想到自己刚刚的「精采」表现,想必已经被他听得一清二楚,所以我也只能 满脸通红的低头不语。
 
    接着他在等我装水的时候,沉默了一下後突然打趣着说:「想不到小思姐的 叫声那麽性感,害我今天一下子就早早收兵了。」我害羞的不敢直视他,只能假 装没听到,赶快装完水,低着头离开。
 
    当我要回房时,小健正好站在我身後,一转身,低着头的我刚好看到他的下 体支起了一个帐蓬,那尺寸完全不像他那年纪该有的尺寸,更让人无法想像一个 有着女孩脸孔的人却会有着这麽惊人的……
 
    刚刚男友做爱时在我耳边说的话,一下子就鲜明了起来,或许,我跟小健都 一样幻想着彼此的肉体吧?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枫希月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