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销魂淑女】作者:典心
销魂淑女
 

 字数:76853字
 TXT
下载次数: 158



 CHM
下载次数: 10



 


         
销魂淑女.jpg (106.32 KB)



 
               内容简介
 
  冷萼儿专门惩治背妻享乐的男人,凭着惑人的美貌及机灵巧智的应变能力, 她从未失手。
 
  如今,她却被一个神秘莫测、唇边勾着一抹残酷冷笑的英俊男人绑在床上! 
  看着他缓缓将她的衣物褪去,听着他说要索取她的身子作为偿还代价的复仇 计划……阎过涛永远也忘不了冷家的女人是令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而如今,时机已然成熟他将她掳至偏僻的大宅院中,设计让她喝下她自己的 迷药,望向大床上她娇媚惑人的模样,他冰冷的恨意……
 
                楔子
 
  阎过涛永远都记得那一天,在他十岁生日那天,他平静的世界被粉碎了。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眉清目秀的小男孩穿着整齐,虽然脖子上的领结弄得他 有点不舒服,他还是努力忍耐着,在豪华的餐桌前正襟危坐,像个小绅士。他所 受的良好教养,让他尽力忍耐着,虽然那很困难,但他还是勉强地克制着,只是 偶尔咽下渴望的口水。在他面前摆着一个大大的冰淇淋蛋糕,是他最喜欢的香草 口味。
 
  只是,因为时间的流去,冰淇淋蛋糕逐渐融化了。餐卓旁还是只有他孤单一 个人,他有点不安地看看楼梯,没有看见任何人下楼。
 
  这是他的生日,不但没有任何人来帮他庆生,甚至连爸爸跟妈妈都关在书房 里,半天都没有出来。他的心情本来很好,因为爸爸今天特地回来了,他以为爸 爸是记得他的生日,所以赶了回来,但是爸爸却粗鲁地推开他,只顾着跟妈妈谈 话。
 
  他很想念爸爸,因为爸爸已经好久不曾回家了。妈妈告诉他,爸爸被坏女人 迷住了,不肯回家来。他似懂非懂,却不敢问妈妈;自从爸爸减少回家的时间后, 妈妈变得愈来愈可怕了,现在他甚至有点怕妈妈。
 
  冰淇淋蛋糕融化成一滩糖水,他偷偷伸出手,沾了一点放进嘴里尝着,小脸 上露出微笑。忽然,砰地一声,巨大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 他的笑容冻结在脸上。
 
  「不会的,我不相信!这绝对不是你的意思,你一定是被那个贱女人迷惑… …」啪地一声,打断了接下来的咒骂,阎雨妍的尖叫声更凄厉了。
 
  「这是我的意思,是我最渴望的事。我不要再忍受你这个颐指气使的女人, 哼!你甚至不是女人,只是一条冷冰冰的死鱼。」郭至中轻蔑地说道,用力推开 房门。
 
  尖叫的声音充斥在整座宅邸,阎雨妍追了出来,平日高贵的模样此刻只剩下 狼狈。她的脸上红肿,泪水弄花了细心扑上的妆,美丽的容貌在此时看来十分可 怕。
 
  她极度愤怒,不敢相信丈夫会因为那个贱女人,选择要离开她。那个出生卑 微、在无数男人床间流连,甚至还有着两个拖油瓶的女人!她比不上那个女人吗? 
  「郭至中,你给我回来,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她颤抖地说着,仰 起头不让泪水滑下来。
 
  「别痴心妄想了,我已经被你糟踢得够了,从入赘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半 点人的尊严。哼!要不是看在那些钱的分上,我连碰你都觉得恶心。」郭至中残 忍地说道,视线在看向唯一的独子时,没有任何感情存在。
 
  他丢下一张已经签好名的离婚协议书,然后推开大门扬长而去,去找寻那个 美丽的女人。伴随着离婚协议书飘落的,还有一张被遗忘的照片。
 
  「妈妈?爸爸要去哪里?」阎过涛怯怯地拉住阎雨妍的衣裙,担忧地看着妈 妈。
 
  阎雨妍全身颤抖着,猛地低下头来,双眼里充斥着嫉妒的血丝,理智已经消 失殆尽。她弯下腰去,拿起那张照片,深恶痛绝地凝视着,红唇都被牙齿咬出伤 痕。
 
  「他去找那个贱女人了,他被抢走了,永远不会回来了……他下贱,天生是 没救的贱骨头!是我一步步地拉拔他,他才有今日的成就,现在为了那个女人, 他竟然敢拋下我?!」她发狂地怒斥着,全身气得发抖,蓦地,她用力扯起儿子 的衣领,丝毫没有怜惜。
 
  小男孩在母亲的暴力之下发出痛苦的呻吟,却不敢违逆。他被粗鲁地拉着在 地上施行,几乎要窒息,他不明白妈妈是怎么了。
 
  「你身上有他的血,要是我不好好教你,你一定会变得跟他一样下贱……」 阎雨妍喃喃说着,将小儿子拖到地下室的仓库前。仓库是用来堆积杂物的,不但 满是灰尘,而且已经好多年没有打开,充满了发霉的气味。
 
  「妈妈,我不要!」他挣扎着,眼睛里充满不解,突然被妈妈用力推进仓库 里,他跌倒在地上,那一张照片也被扔进来。
 
  仓库的门被关上,四周变得一片漆黑。
 
  「我要教好你,一定要好好地教你!」阎雨妍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不留情 地将门上了锁。「给我看清楚,就是照片上的贱女人抢走你爸爸的,给我认清楚 那个贱女人的长相,牢牢地记住,永远不要忘记她,不要忘记这个仇恨!」她凶 狠地说道,不理会儿子的哭泣声,转身离开。
 
  「妈妈,放我出去,这里好黑啊!」他哭喊着,心里好怕好怕,小手不停地 拍打着门。直到嗓子哭哑了,手也因为拍打而受伤流血时,他的哭声转变成啜泣。 「妈妈,我会乖的,我一定会乖的,放我出去啊!」
 
  渐渐地他没有了力气,软软地坐在地板上,摸索到地板上那张被妈妈丢进来 的照片。适应微弱的光线后,他慢慢认出照片上的人。
 
  一个大概跟妈妈差不多年纪的漂亮女人,还有个看来比他小几岁的清秀女孩, 以及一个大概只有两岁的可爱小女孩。那小女孩笑得好灿烂,乌黑的发辫,以及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来很漂亮。哪一个是妈妈口中的贱女人?
 
  他紧握着照片,脸上的泪水渐渐干了,眼睛里首度出现了怨恨的眼光,纯净 天真的童年消失了。是这些人夺走了他的父亲,毁坏了他本来平静的生活,他恨 她们!
 
  照片里的小女孩笑得仍旧灿烂,而他的眼光愈来愈冰冷,却始终离不开她甜 甜的笑容。
 
  从那一天之后,阎过涛忘记了什么叫做笑容,成为一个不懂得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