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嫖娼史】作者:不详
【我的嫖娼史】
 
         (一)
 
  我的第一次嫖娼,是在张家口
 
  那是93年的事情。
 
  招客住店的小姐遍布了整个火车站。
 
  那时,也早就从各式各样的渠道听说了招妓的传闻。
 
  在张家口,俗称:量黄米。
 
  莫名、兴奋、期盼、逡巡……
 
  突然,眼睛一亮,呵呵,无鱼虾也好!
 
  个头中等,奶子坚挺。
 
  “住我们的店吧,大哥,便宜,又卫生。”,“大哥,您就住吧”,“要不, 再给您找一个小姐?”
 
  “是你吗?”
 
  “不是我,比我漂亮,你一看就知道了。”
 
  “……那……好吧,走。”。
 
  七拐八拐,就像电影《小兵张嘎》里一开始的那个穿梭迂回的长镜头。 
  一进门,再找她,早没了踪影。
 
  干!
 
  “老板,住店。”,环顾了一下,确认无碍,又低语道:“再给找个小姐。” 
  “小姐?我们这没小姐呀!”
 
  干!干!干!
 
  转身欲走,不甘的还抱有一丝希望。
 
  “那……好吧,给我等个记先。”——管它,住了再说。
 
  早晨,5点多钟吧,个龟头敲门。
 
  “大哥,要小姐吧?”
 
  “KAO!不是没有吗?”
 
  “怕您是警察!”
 
  “现在不怕我是?”
 
  “大哥要是警察,早就走了,警察不在这过夜的。”
 
  再干!
 
  “好吧。”
 
  “给您换个单间,您这边走。”
 
  坐定,小姐也被龟头领了进来。
 
  “多少钱?”(装做老练的问,怕被宰:))
 
  “60”
 
  “再便宜点”
 
  “大哥,这就够便宜了,您到处打听打听,我这……”
 
  “好,好,好,60就60,不跟你砍了,”
 
  龟头走了。
 
  第一次面对真的、活生生的妓女,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日思夜想的情景真 的就要发生了!!!
 
  (那时我还没结婚,那可是我的第一次啊!……KAO,想想真的有点后怕, 差点就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妓女,而当时却什么都没想!)
 
  好在姑娘挺大方,也没说什么,自己走到了床边坐下,将白色的连衣裙从下 翻到了上边,躺了下来。
 
  屄——便展现在了我的眼睛里。(我到现在都没想起来,她穿没穿底裤) 
  心儿真的快跳出来了——这就是屄,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屄呀……!!! 
  衣服都没脱,我便趴到了她的身上,用自己的嘴努力的去亲她,舌头努力的 向她的唇中递送,她紧闭着嘴,不肯张开。继续温柔的吻她,热吻她…… 
  也许是受了感动吧,她启开了嘴唇,两片舌交织在了一起……
 
  继续向下……
 
  笨笨的去揭她的乳罩。
 
  “别解开它,看来人”,她呻吟着说。
 
  “让我吃口奶嘛……”我在她的耳边厮磨。
 
  她不再坚持。
 
  虽然……
 
  但我还是照顾到了她的担心,只将乳罩从奶子上从上向下扒了开来,并没解 开。嘴跟着便追了上去。
 
  奶子比较松软,白白的,但很大。
 
  我温柔、用力的揉着,吸着……
 
  她也喘着,呻吟着……
 
  可是,就在这时……我射了!
 
  我的裤子都还没脱呢,我居然就生生的射在了自己的裤子里!
 
  看到我的迟疑和停顿,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一下坐了起来,用手将我的弟弟一下从裤门掏了出来,开始上下搓将起来, 可能是太紧张了吧,我真的没办法起来。
 
  我于是便用胳膊又将她拥来起来,亲了一下她,然后开始低头去看她的屄。 
  阴唇很小,很小的两片,颜色还算粉红,翘翘的翻开来,屄毛不多,下腹还 是很白嫩,我尝试着用手去摸她的屄,并试着想去用手指插进去,(我从小到大, 还没真的看着摸过屄呢!)
 
  但我遭到了她的拒绝。
 
  “别,脏。”
 
  当时,我是抱着极其复杂的心情去嫖娼的,有兴奋,有恐惧,有自责,有… …
 
  于是我便不再勉强,又亲了她一下,告诉她说,“你走吧”
 
  只给了她30元,她也没饶舌,收拾了一下,出去了……
 
  想想,好险!KAO!我的第一次,差点就丢在了那样一个脏、破、旧的地 方,差点就交给了一个我从来都没见过的,不知被人上过了多少次的土妞的身上! 
  到不是我自己有多金贵,关键是,心理上第一次的那份珍重,我真的想把它 交给我的生命中最挚爱、最纯净的她!
 
  好在,当时没能成就:)
 
  (后来,个龟头从破旧的二楼上又来找我要了30元,我不给,我说:我没 达成事实!龟头说:是你自己不行。
 
  KAO,你大早上怀着忐忑干个试试!
 
  但也不想再说什么,便按说好的价格又给了他30元。
 
  呵呵……肏屄给半价,这就是我干过的事情……
 
  呵呵……想想真的还挺可笑的……,不过说真的,60元,真TMD够便宜 的……)
 
  以后我便没有在太原找过鸡。
 
  而我以后也绝没有想到,
 
  在此后不久
 
   张家口,这个古老的城市,又焕发了它的第二春
 
  它居然成了北京的后花园
 
  是唯一在美国之音中报道过的中国改革开放以来
 
  以歌厅、小姐、红灯区而闻名遐迩的性都!
 
                (二)
 
  云南的昆明。
 
  工作上的原因,开始在全国飞起来。
 
  公差,到了昆明。
 
  客人很礼仪,在昆明最富具特色的酒店款待了我们。
 
  在精心雕饰、极富民族色彩的厅堂中,主宾边赞不绝口的品尝着当地特色饮 食,边高坐俯视欣赏着民族风情演出。
 
  (至今不能忘却的是阵阵的紧锣密鼓当中,那位赤脚攀缘刀梯的小伙子的表 演)
 
  酒足饭饱,意犹未尽。
 
  然后便去了一家富丽堂皇、台湾人开的KTV(想起来了,名字叫丽晶。) 
  两侧旗袍加身、玉腿林立的迎宾小姐齐声问候:欢迎光临。
 
  着实让人吓了一跳。
 
  妈眯来了,热情的让人有些受不了,说话的同时,36D的胸脯也在你的手 臂上来回逡巡,小头已然有些翘立。
 
  开始遴选佳丽。
 
  没有必要打枪,直接命中目标。
 
  一群小姐落座,一干衣冠情兽便角色起来。
 
  小姐很温存,很恬静,话不多,歌喉很好,甜美、清丽。旁边的小姐道:她 是我们这里的歌后。
 
  小姐不张扬,但也不做作。声音很好听。
 
              略带修饰的眉
 
              轻清纯净的眼
 
              柔和挺直的鼻
 
              饱满甜荷的唇
 
              健康白皙的脸
 
                ……
 
  不禁惋惜:她干吗要干这个呀!
 
  微醺过后,小猫倚人般的她,已将芊芊玉体靠在我的臂弯自然而然,手便搭 在了她饱满的奶上。
 
  KAO!居然没带罩罩!
 
  是那种中短型低胸连衣裙,奶子部位,裙子里自带了海绵衬垫(这是我后来 实在好奇,忍不住考查出来的。)
 
  欲遮还漏,恰到好处的将丰满的奶,圆润的臀、笔直的腿,魅力的展现出来。 
  试探性的抚摩、轻按了一下,没有抵抗。
 
  频度于是提高起来。
 
  手感很舒服,软硬绝对适度。
 
  真是爽到死!呵呵……:)
 
  (当时自己点了首歌:同床的你,噢,对不起,不是,同桌的你。
 
  音响很好,从没有像那次那样,发挥的那样好,于是便对老狼的这首歌有了 新的理解,同时,也深深的印记在了脑海当中。)
 
  因为第一次与客人相酒,道貌岸然的我真的没好意思直接叫她出台。
 
  小费50元,走人。
 
  牵着小姐的手,避开众人,附耳道:“再想见到你时,怎么办?”
 
  边说,边叫WAITER拿了纸笔,再拿到那张纸签时,上面有了我想要的 东东:BB机号和名字:李英。
 
  淫虫上脑,已经不能自己。
 
  第二天,放弃了公事(本来要飞上海的),又停留了一天。
 
  一到天黑,没再叫客人,带着小弟,直扑目的地。
 
  老地方,老情景。
 
  比昨晚放开多了……:
 
  也了解了好多:
 
  “真的很想你。脑海中萦绕了一天。”
 
  “那您怎么没CALL我呀!我今天没事情,白天一直跟几个朋友在划船。 您要是CALL我,我一定会回来陪您的……”
 
  “!#%$#^%$^%……是呀,怎么没CALL你……”
 
  “你是哪里人?”
 
  “昆明……”
 
  “这么漂亮,怎么没找个其他的工作?”
 
  “上学的时候,比较笨……毕业了,才知道工作真的很难找的……”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有妈妈,还有个哥哥。妈妈退休了,哥哥在玉溪卷烟厂……”
 
  说着,脸上露出了温情的笑。
 
  “妈妈知道你在这里上班吗?”
 
  “知……道……我跟妈妈说,我在这里做服务员……”
 
                ……
 
  小弟比我有经验,看出了我的用意:“小姐,等下我哥哥请您吃消夜好吗?” 
  含羞的首肯。
 
  就地开房。
 
  但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每个人其实都是有自尊心的,我忽略了这一点,在我带着她上楼的时候,我 们太大幅度的无遮掩行为,让其他的小姐都看到了(很多小姐,那种刚出道,还 没有完全堕落的小姐,她们虽然干的是这一行,但她们还是不愿意让人知道她们 跟客人出台的,一是想保持不卖身的最后一点自尊,二来也是不愿意将自己的卖 身钱再由妈眯抽头。这些都是我后来知道的,可惜,当时我的行为已经太暴露了。)
 
  进房后,我忘记了要因人而异,没有首先着手消除她的心防,在灯火明亮的 房厅里,开始做一个男人最爱做的事。
 
  这更引起了她的恐慌。
 
  千哄万哄,将她扶躺在了床上。
 
  开始掀起她的裙子,
 
  没有迟疑
 
  直接将唇印在了她的底裤包裹下的耻处。
 
  换来她“嘤”的一生呻吟。
 
  ……
 
  千不该,万不该!
 
  我没有继续前戏,挑逗如往。
 
  我以为火候以到,跪起身来,开始解卸自己的领带,衬衣……
 
  本来就慌乱的她,倏地清醒。
 
  坐了起来,道:“我真的要回去了,别的姐妹知道了真的不好……”
 
  已然起身。
 
  不死心
 
  “那……就再坐坐好吗?就一会儿。”
 
  片刻,凝视着她,玉笋葱葱,低首羞怯饶指的她“我摸一下你的脚好吗?” 
  不等回答,我的手已经盈握满把。
 
  我轻轻的抚理着她肉感纤细的玉足,轻轻的,很动感情……
 
  但她还是开始慌乱的回缩,慌乱的起身……
 
  我从衣袋拿出了钱,告诉她:真的很喜欢你,本来,这些都是准备给你的… …
 
  从中抽出了200元,折在手里,然后温情的抱住了她,在她耳边道:谢谢 你给了我一个愉快的夜晚……也没什么给你的,这点钱给妈妈买点营养品吧…… 好吗?好好照顾自己……好吗……“
 
  她回身抱住我,丰盈的唇印在了我的唇上……轻轻的呢喃:
 
  “真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情……希望你还能……记得我,下次,下次你再来昆 明的时候,CALL我!我一定会好好的……陪你,不管我做你的什么人……“ 
  深深的吻别,憾憾的残念ed!!!!
 
  黄莲苦,没干成情仪的女人,更苦;做人难,忘记掉曾经的心史,更难! 
  一种没有干到的遗憾,一种深切怜惜的负担,一种青檀回味的思苦…… 
  我从小的时候,就是一个感情非常丰富的人,大人都开玩笑的说我是个多情 种子。我想,我是……
 
  写到这里,我想我一定会遭到众多人的公干,但不管说我笨也好,说我将嫖 当恋也好,我还是高兴将内心真实的感受写出来,因为它确实是我的真实感受: 
  人都是有自尊的,不管她从事的是什么样的职业。妓女,也然。
 
  当你泡也好,嫖也好,对她的尊重一定不要放弃,因为,她也是有血有肉, 有情有感的活生生的人!
 
  当你持与我不同的观念时,我想我也会理解你,因为,你一定遇到了有些已 经麻木的不知羞耻的女人,她们大声的张扬着,大声粗话着,大声赤裸着,大声 唾弃着,但,朋友,您听我一句,但凡她是有思维的人,她的表象真的不见得就 是代表了她们的全部真实,有时她们是在刻意掩饰着自己(有的也确实是彻底的 放任着自己),这种掩饰的理由,来自各个方面:有无情男人的无情玩弄和抛弃, 有先天好吃懒做的依附和寄生,有不良环境下的谎言和欺骗……随后,她们学会 了无情,学会了嘲弄,学会了表演,但,您只是遇到了女人中的一部分,而不是 全部。内心底,女人的那份真实的自尊,切切实实的存在着,永远,永远一生。 
  男人,这个怪异的动物,他生于世,长于世,道德、法律、世界观、人生观 的约束,使他能够在公众场合道貌岸然,可一旦条件具备,内心里面深深藏着的 那份色,绝对将会适时的跳将出来!他永远会随时对他感到清纯、亦或风韵、亦 或成熟、只要合他口味的女人献出瞬间或稍微长些时间的情感,这不是说他流氓 成性,或他道德败坏,只是因为——他是男人!是个具有不灭性欲望的男人!他 永远会喜新厌旧,永远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忠诚绝对是相对时间长的忠诚。但 他也永远会对自己曾经干过的女人,流下一份记忆,留下最美好的一瞬间的那份 记忆,也是自己被深深感动的那一瞬间的记忆——尽管他可能提起裤子,就将曾 经在他身下的一些女人骂的一分不值!
 
  昆明的经验告诉我,在歌厅,(不是在随买随卖的桑拿或发廊,或者是遍布 街女的街头):1。歌厅的三陪,有些还是有一定的自尊心的,有时她们也需要 掩饰一些她们想要去掩饰的东西。
 
  2。只要你用谈谈小恋爱的感觉去找女人,你一定会给自己留下一段抹不去 的情感记忆。
 
  3。如果你真的想去找女人,内心中就一定要先将自己的决定定下来,不要 迟疑,晃三晃四,还在和自己的操守和道德观念做斗争(要么去,要么不去,否 则,你会不开心的。)。
 
  4。如果你一开始,就已经定下来要玩了A。就不要再去装什么正人君子 (那里不是你上班的地方!到那里去装,何苦?),脱下伪装吧。
 
  B。不要认为自己是救世主,悲天悯人,劝善从良,不管她各方面多么的好。 她们不需要你的同情,因为她们来这里做的时候,已经通过自身或者外力说服, 打破了内心的羞耻,已经给自己找出了这样做的理由。你的同情,只会花钱换来 自己的不愉快,因为她们会认为你是瞧不起她们的,而她们认为,这也是工作, 与你的工作相比,只是工种不同罢了。
 
  C。与她们在一起,只要玩出你平时的风度,玩出高兴就好,只当她是你的 朋友。因为小姐们下台后,也是彼此议论、比较客人的,有程度有素质的客人永 远会被她们喜欢。
 
  D。不要歧视她,不要居高临下的看她,不要颐指气使,认为她们都是贱人, 你花了钱就是奴隶主了!记住,人性是相通的,你尊重了她,也一定会换来她对 你心甘情愿的好。否则,可能你花钱买来的只是生气——床上的配合一定是很差 的,你就去面对一条没有生机的死鱼吧!想玩出床上的新花样,做梦吧。 
  5。女人是靠哄的,毕竟你们素味平生,她也需要心防方面的工作要去做, 除非你确认,她是什么都不吝的。
 
  6。当你各个方面都很正常时(容貌,气质,风度、钱财……等),气氛条 件成熟时,直接谈要求,要结果。(除非你特有钱,用钱砸出来。容貌帅气?没 钱屁事不当的。),否则,换人没商量!
 
                               (   三  )
  流火的7月,在深圳。
 
  17点多的时候,飘在这座城市的朋友(女)打来电话:你在哪里?女人世 界?好好,你就在那里别动,我马上就到!
 
  半个小时后,两男三女蜂拥而至。
 
  惊喜,拥抱、欢跃走吧,我们去吃海鲜。
 
  席间,再次一一落实了身份:A男,台商企业工作,B男,着名杂志主编。 其他两女号称是他们的女友新朋旧友,推瓶换盏,杯盘狼籍,不亦乐乎。 
  23时许,踉跄、握手、道别、独行。
 
  夜晚的深圳,空气中的暑热已经开始慢慢消散,偶有微风拂面,惬意怡人。 
  刚才被情绪触动,因豪饮五粮液而已显醉态的大脑开始清醒,小头也有些蠢 蠢欲动,酒精作用下的身躯开始有了另一种燥热。
 
  “走,带我去找个按摩的地方揉一揉!好呗?”,小头对大头说!
 
  “耶!OK”,大头没有丝毫、半分的迟疑!
 
  可是,去哪呢?这里偶还真的不太熟呀(至于阳光、富华、下沙等着名区域, 偶真的是后来才知道的……如果当时就有了解,哪还会有什么这样的苦恼:))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慢慢找呗,小弟弟要找小妹妹,哪怕远隔千山万水, 只要有恒心,有毅力,就一定会找到的啊——就酱子鼓励着自己。同时—— 
 因色而发出异样意味的眼神开始在眼镜片的后面显得比以往明显的光亮起来 
  喏!这不立着按摩的营业牌子嘛,看,还有详细的价格标示呢!(还是小头 先提示的大头。呵呵……)
 
  嗯,价钱还算不错,很公道,应该说是童叟无欺了,但“做工”好不好呢? 
  管它,试了才知道嘛!
 
  “先生,您好,做个按摩吧,你喜欢韩式的,泰式的,还是港式的?” 
  @#$%$^%$^%^ 8*^ ,晕!
 
  不知道我还是个准良家男子吗?不知道以往我是不进入这种场所的吗?不知 道我对这些事情的了解仅限于街听巷闻的吗?不知道这全是调皮的小头闹的吗? 不知道……
 
  噢,对了,你是不知道,因为你还不认识我,不了解我的性格和历史。 
  “嗯……好吧,那你就介绍下它们的区别先。”
 
  ……(以上省略一万字废话)
 
  “噢……是酱子,那好吧,就来个泰式的吧,我就是来找蹂躏的嘛!” 
  “那好,先生,您这边请”小姐导引我走向一个单间。
 
  “问一下,能不能给我找个奶奶大些的小姐!”(KAO,小头你真讨厌, 不顾我的脸面,硬逼着我不顾羞耻的说这样的话!)
 
  “呵呵……先生,我们这里小姐身材都很好的,也都很漂亮,您一定会满意 的。”
 
  ……
 
  在小姐的带领下,一个亮着红灯的小间的门,在我的眼前被打开了。
 
  小间面积不大,一张床,一个茶几而已,房间在暗红的灯泡照射下,显的很 暧昧。
 
  给我按摩的小姐来了,还好,不错。
 
  轻轻的,柔柔的,女性特有的那份柔感开始在身躯扩散开来……
 
  头,臂、腹、腿、脚及上面的相应穴位,在她的手的按压着,渐渐感到了舒 畅与放松……
 
  伴随着她的手指在我的指间适中的“啪”、“啪”秩序性拽动的响声,我的 紧张、慌乱也很快平息下来。
 
  同时,在小头的一再催促下,我也张开了我的色翼触须……开始了深圳之行 的桥女历程。
 
  “小姐,你是哪里人?”
 
  “噢,我是江西人,先生,您是哪里人?你一定不是本地人,对吧?您说话 的声音真的很好听的……”
 
  “噢,没有,没有,没你夸的那样好……,对了,你的指法蛮不错,一天的 劳累都给你按摩出来了,好久都没这么舒服了,真的很不错的呐,你一定受过专 业的训练,对吗?”(小头这只禽兽开始放电。)
 
  “咯咯……先生好会讲话……哪里,我也怕按不好的……只要您舒服就好了 ……”
 
  指法越来越温柔,气氛也越来越好,两个人也都越来越放松,没了素味平生 的那份生分与拘谨,就像好久没见的朋友。
 
  小头开始翘立起来。
 
  暗红的灯光下,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能感觉到她注意到了小头的翘立,她的 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
 
  我抓住她的手,放到了那里。
 
  “帮我揉揉它,好吗?”,我低低的声音,飘逸在小小的房间里,飘逸在她 的耳畔。
 
  片刻的迟疑后,她的手还是握住了它。
 
  哦……我发出了一生低吟。
 
  她不再说话,但能感觉到她的羞涩。
 
  温柔的小手,也轻轻的、温柔的律动起来,(小头差点喝出一声“赞!”) 
  我不能再控制自己,手也轻轻的,轻轻的在她的乳房上揉动起来。(我也给 你按摩,我不收费还不行吗?:))
 
  好在,我得到了无声的默许。
 
  哦,真的不错,大小适中,稍微显的有些柔软,但肉感真的很强。
 
  “先生,要不要我给您推推油?”,她附在我的耳边低喘道。这时,我真的 能感觉到她脸上的红热。
 
  “哦,好……,可,什么是推油啊?”
 
  (呵呵,别打偶!偶当时真的还算比较清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推油啊!:)) 
  我就是在那次,在祖国的特区,彻底了解了推油的概念。
 
  “哦……不,我不要推油,我想打真军!”,我听明白后,连连的摇着头。 
  这时,我的手已经不在了原来乳房的位置,开始撩起她的裙子,透过她的底 裤,进入了她的禁区……
 
  芳草如碧,饱满至柔!
 
  “我想和你在一起,在这里,好吗?”
 
  “……先生……可……我……我们是不允许和客人那个的,尤其是在店里… …”
 
  “不,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先……生……真的……真的……不行,……如果您真的想要,我给你 一个我的姐妹的电话,好不好?她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不,我谁也不要,就要你!”
 
  “……可……先生,在这里真的不行,如果……如果……您真的喜欢我,等 我下了班或者明天白天,好不好?”
 
  “那你几点下班呢?”
 
  “2点钟。”
 
  “现在几点了?”,我翻身起来,找到了手机,“嗨,这不都差不多了吗? 我等你。”
 
  “……那……好吧,先生,那您就再等一会儿,好吗?我们不到时间下班, 是要扣工钱的……等一下我下班,您先走,在楼下等我,好吗?”
 
  就这样,为了熬到时间,我们又继续互相按摩开来,这时,我已经感觉到, 她也快差不多了……
 
  时间到!
 
  换装,买单,下楼。
 
  等了一会,她下楼来了。
 
  “先生,您在大门口等着我好吗?我还要回宿舍打个招呼,要不,她们会担 心我的。”
 
  “好吧,我等你。”
 
  目送着她向另一个楼走去,转身我也走向了大门口。
 
  等了半天,怎么还不出来?莫非……偶被放了鸽子?!
 
  马上向记忆中她走向的楼走去!
 
  KAO!好热闹,在大楼一层一个房间的窗户前(深圳天热,窗户是打开的, 主人更节俭,窗帘、窗纱一律都没有,就那样打开着。),我看到在小小的20 几平米的房间里面,上下铺住了至少十几个姑娘,房间里,花花绿绿,挂了好些 女人用的小衣服,小裤子,可哪里有她的踪影!
 
  干!被放鸽子了!
 
  气恼中,走向了大门口。
 
  咦,那怎么站了个左顾右盼的姑娘?
 
  “先生!”,在她的眼光触及到我的身上时,我听到了她的叫声。
 
  “您去哪了,让我好着急的找您。”
 
  “噢……没去……哪,我怕你找不找我,去迎了你一下。”掩饰不住的高兴, 在我的脸上荡漾开来。
 
  真的没想到,她居然又换了一身装:翘翘的两个松散开来到肩的发束,无袖 的粉色短衫,宽大半吊的兰色牛仔裤裙,透明的鞋拖,整个一放假在家的女学生 嘛!
 
  自然而然,将她的手臂放在了我的臂弯,向我住的宾馆走去。
 
  TMD,还是经验不足,从来没领姑娘回过宾馆,居然被楼层的服务员给挡 住了。
 
  “先生,我们这里有规定,会客时间限制在晚十一点前,来访客人也须一律 登记,现在太晚了,真对不起您。”
 
  “有没有搞错,怎么会有这样的规定,还让不让客人下次再来这里入住。我 的公司与你们酒店有协议,我也是你们这里的VIP会员,这位是我的朋友,干 吗不让她进来?!”
 
  “对不起,对……”
 
  “好了,好了,你什么也别说了,这样,我把房门打开,你看着我的房间。 行了吧?我的朋友来我这里,取点我带给她的东西,然后喝口水就走,这样可以 了吗?”
 
  “先生……那……好吧,真对不起,真不是故意为难您……”
 
  “好好好……就这样定了,理解你,有规定嘛,你是执行者,不怪你。” 
  说罢,领着小姐就进了我的房间。(真是好险!所以,下次您有此事时,一 定要注意这个细节,解决的办法只有两个:一是理直气壮的提出要求。二是不妨 给他30、20的小费。我后来再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不过想想也是,确实太 晚了。)
 
  关上房门,深深的给了她一个吻,让她先热起来。
 
  温存片刻,她磨着我的脸低声道:我们先洗个澡好吗?
 
  当然好,这是我的习惯,同时也能更快乐的鱼水巫山,不是吗?:)
 
  当下,我快速的脱光了衣物(想不快都不行,小头不干呀!),扔在了行李 柜上,进入了卫生间,但我犯了个大忌!(当然,从那次以后,我再也没犯过了。)
 ——当我洗完出来时,看到她站在写字台前,一手拿着我白天随手放在上面的公 事簿,一手拿着我的名片,正在仔细端详!
 
  KAO,四大傻里排在第四位的就是:给小姐留电话!
 
  大哥,法律是无情的,一旦扫黄,小姐进去后,不用逼打,一经吓唬,你的 资料可就在警察叔叔的手里了!还混不混了?!还有,你的衣物钱财都不在你的 视线看管范围时,万一碰到个不良小姐,你亏不亏呀?!所以,找小姐时,以上 细节一定务请留意。(不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在江湖走,还是自己多照 顾一下自己,大家都好。)
 
  好在,下回注意就行了。
 
  当我再次看到小姐时,我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会了。
 
  她用浴巾包裹住自己,婷婷纤步,羞涩的来到了我的床前。
 
  我将床头的灯调暗,一手将她轻轻揽入怀中。
 
  啊……好高兴!终于,终于可以把自己最好奇的、最想念的、也是觉得最刺 激的偷腥时刻即将变成现实了……
 
  小姐很温顺的侧身躺在了我的身边。
 
  我慢慢的,慢慢的去除了她的最后一层遮羞屏障,将她的头发温柔的抚住, 将自己的唇轻轻的按将在她的脸上、眉上、眼上、鼻上、唇上,蜻蜓点水般的爱 抚着她,用柔情表达着我对她的喜欢。
 
  明显的感觉到了她呼吸的急促和脸颊的红热。
 
  这时,我已经开始从她的面部开始下移。
 
  白皙的脖颈,柔嫩的肩膀,肉感的腋窝,松软的奶子,红红的奶头,迷人的 乳晕,平坦的小腹,圆圆的肚脐,这一刻都是我唇齿激动的驻留地。
 
  她已经开始轻轻的呻吟……
 
  但,我还是坚定的在她的禁区以上,肚脐以下的空白处停顿下来!
 
  我要让她感觉到空字的真实,及那悸动的反差!
 
  瞬间,我又倏地俯身下去,目标直接奔向靶心!
 
  依然温柔,依然要让她感受强大的被喜欢的爱意。
 
  但,速度和频率大大快了起来。
 
  我要让她感受到她引起为傲的身体,在男人面前所展现出来的魅力——那是 通过男人大幅的动作体现出来的!
 
  而她也明显感受到了被尊重、被喜欢、被疼爱的那份每个女人都想得到的疯 狂!
 
  她已经没办法再控制自己!她两只按抚着我的头的手,节奏跳跃的来回抚动, 她开始变声的娇喘呻吟。
 
  忽地,她坐了起来:“我一定要让你舒服!”
 
  然后便不在说话,因为她已经不能再发出声音——我的小头已经被她整个的 含在了嘴里!
 
  啊……!!!!
 
  真的是好舒服啊,她说的真是没错!
 
  互动的前戏让我们都激动万分,我们双方都没有刻意的去矫饰自己,去隐藏 自己,有的都是对性快感的努力追求,有的都是对性快乐的自然流露。
 
  她让我更加坚挺无比,我让她异常水流汩汩,在我们的世界当中,没有了外 界的一切,只有我们俩个快乐激动的异性赤裸身躯翻腾蛇绞……
 
  “哦!”
 
  终于,我在她的纤指的导引下,准确的挺身而进,进入了她的生命之门! 
  哦——这个象声字在此时,几乎是同时,被我们用来表达对生命的颂赞! 
  我很投入,我真的非常投入,也非常努力,因为,快乐应该是彼此的。 
  “告诉我,我们在做什么?”我喜欢在这种场合下,听到女生的淫语。 
  “我们……在做爱!”,她喘答。
 
  水流越来越大,我几乎快感觉不到弟弟的存在了。
 
  “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屄这么大呀?”
 
  “……可能……是我的身架比较大……”
 
  “告诉我,第一次和你做爱的男人是谁?”
 
  “是我的男朋友……”
 
  “告诉我,舒服不舒服?”
 
  “舒服……”
 
  我开始加速,加速,再加速。她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声。
 
  “从我后面来……”,突然她说。
 
  ???!!!,我不懂。
 
  但她已经坐了起来,并站到了床下,弯下身子,双手按在了另一张床上。 
  “从我后边来……”,她回身急急眯眯的看着我说。
 
  我终于明白了,此前,我真的没这样干过。
 
  如果一定要我说出对这种姿势的感受,我只能告诉你:爽!!!——时而两 手紧抚丰臀,时而两手向前摸奶,感受着她的身躯随着自己的前后运动而抖动, 眼看着鸡巴在她丰腴的屄里进进出出,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我动着,我冲着,我刺着。
 
  她叫着,她呻着,她吟着!
 
  但!
 
  就在这时,我最想要的,也是最不想要的那一刻,在这种充满性爱,充满淫 荡气息的氛围中,随着肉体与肉体的啪啪撞击声中,砰然而至——
 
  无数个精子,冲破精门,喷薄而出!
 
  我不想结束,我还想细细品味,可是,这时我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 
  男人,对女人来说,永远是个迷。
 
  女人总是希望自己的男人永远是自己的唯一,永远是自己生命中的不二依靠, 永远是自己的牵手,永远是自己专属的相依相伴。
 
  对任何一个有社会感、责任感的男人来说,她的希望又何尝不也是自己对女 人的希冀期盼?
 
  就此来说,女人绝对要比男人做的好的多的多(女人确实是能做到情性专一 的)。
 
  而男人骨子里的那份永远的不安分,却绝对会随着环境的适宜,心跳、气喘 的表露、释放出来——尽管事后,他可能对自己的偷腥是多么的自责!
 
  这就是男人与女人在情、性态度把持程度方面的巨大差异之一吧?
 
  生活中,我有一个完美的家庭,妻很贤惠,我也非常顾家。
 
  但我知道,我绝对是个两面人:我是道貌岸然的,但我也是下流的,就如我 PO这篇文章。
 
  在妻面前,我是个好丈夫。
 
  在妓面前,我是个好嫖客。
 
  我很理智的处理情和性之间的关系。
 
  我知道:情是一辈子的,性是一时的。
 
  就好比情是汩汩而流的清水,虽然淡而无味,但,它是生命的支撑,不可或 缺。
 
  而性则如冰凉可口的冰激凌,尽管色美味甜,但,它只能拿来解渴,不堪生 源。
 
  故,色——性也!
 
  没什么可自卑的,当然,也没什么可自豪的。
 
                                                  【完】
 
[ 本帖最后由 chengbo898 于  编辑 ]


附件
【我的嫖娼史】.txt(23.9 KB)
 , 下载次数: 12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beckysc金币 +20ok